绝品高手最新章节列表怎么看?绝品高手全本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

发布时间:2018-11-05 14:40

绝品高手全文阅读

绝品高手全文阅读

绝品高手最新章节列表怎么看?绝品高手全本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非常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坐墙等红杏,小说绝品高手全文讲述了主角贾思邈有一年多没有回南江市,当他从美国再次回到南江市会有怎样的际遇呢?看他会如何面对一连串香艳、刺激、有趣的事情……

第1章 你的第一次就这么给了我

  叶蓝秋,她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子?

  坐在飞机的座位上,贾思邈眼睛直直地望着前方,脑海中始终闪动着这个女孩子的名字。

  有一年多没有回南江市了,在去美国之前,他把贾家老宅交给了肖雅。现在,口袋中只剩下几个硬币了,等回去收点房租,或者是跟肖雅借点钱,干点小买卖也行,至少是能混口饭吃。

  啪嚓!一本书甩过来,砸在了贾思邈的身上,让他从沉思中恢复过来。

  是一个美女,她的身材高挑,扎着蓬松的马尾辫,瓜子脸蛋,很是精致。她的身上是一件长版的T恤,刚好遮掩住下身的短裤,整个人显得青春而富有朝气,像个邻家女孩一样,清纯、靓丽。不过,她的眼神,很不友善,正在狠狠地瞪着自己。

  现在的女孩子可也真是的,难道说看到帅气的男生,就要用这种方式来找搭讪的借口吗?对于自身的容貌,贾思邈还是十分有信心的,一米八五的身高,身材匀称,面孔清秀,走在街道上,回头率也是蛮高的。经过了大是大非,贾思邈现在已经大彻大悟了,淡定了许多,还帮忙将书给捡起来了,很是友好地招呼了一声:“你好,你看的这本《护考急救包》,你是学护士的?”

  她不屑道:“你管我?你要是再敢这样直勾勾地看我,信不信我喊非礼?”

  “我看你?”贾思邈这才反应过来,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他刚才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可不是看她,那是在想着心事。不过,这丫头也是够蛮不讲理的,怎么看一看就是非礼了?像自己这样一表人才、风流倜傥、侠骨柔情、坐怀不乱,每天早上都刷牙,每天晚上都洗脚……这么拉风的男人,还用得着去打别人的主意?自己可是每天出门前,都在内裤上绑条皮带,就怕别人非礼呢。

  她哼道:“你以为你帅吗?在我的眼中,顶多是蟋蟀的蟀。”

  跟疯子斗嘴的人是傻子,跟傻子斗嘴的人是疯子,跟女人斗嘴的男人又疯又傻。贾思邈可不想让自己有失风度,她这是在嫉妒自己,估计她男朋友没有自己帅,心里不平衡了,才这样子。

  他耸了耸肩膀,干脆不吭声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呀?”那美女霍下站了起来,手指着贾思邈气急道:“我告诉你,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理亏了?”

  她是不是刚让男人给抛弃了呀?贾思邈皱眉道:“小姐,你是不是更年期紊乱提前了?我又没有把你怎么样,怎么就不是好东西了?”

  她叫道:“没有说,你的眼珠子都在干什么了?”

  干什么了?哦,我就算是用眼珠子非礼了你一百遍,这算犯法吗?华夏国好像是还没有一条法律,说用眼珠子非礼,会要判刑的。

  贾思邈正要再说点什么,突然一个穿着制服的空姐着急忙慌的跑了过来,声音急促道:“大家好,打扰你们一下。现在,在头等舱有一个乘客突然心脏病突发,有没有谁是大夫,或者是学过护理的?”

  “我去。”

  “我去。”

  贾思邈和那个美女几乎是一同喊话,就往过冲。蓬!二人撞到了一处,还是男爷们儿力气大,贾思邈直接将那美女给撞翻在座位上。不过,时间紧急,他也没有心思去管那么多了,跟着那空姐疾步冲到了头等舱,就见到一个老人倒在座位上,已经一动不动了。

  贾思邈大声道:“赶紧都让开,让他尽量通风。”

  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年人喝道:“你是谁呀?”

  那空姐道:“他是大夫。”

  那中年人道:“大夫?有《医师资格证》与《医师执业证书》吗?要是没有的话……”

  “边去。”

  难道这证就那么重要吗?这都是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这个事情。贾思邈很恼火,伸手将他给推到了一边,疾步上去,把手指搭在了那老人的手腕上,感受着脉门的跳动,竟然已经停止跳动。这下,问题就严重了。

  从医学角度来说,当一个人的心脏停止跳动五分钟以后,就可以确定为脑死亡了,但是很少有人能坚持三分钟以上。当然了,可以采取一些应急措施,例如持续胸外按压的话,一直按,患者有可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那高挑美女也过来了,和贾思邈一起将老人平放到座位上。贾思邈照着老人的胸口,连续地锤击都没有效果,他又立即改锤击为按摩,一样是患者的心外。突然间,那老人嗯的呻吟了一声,终于是复苏了,但是他的心跳还很微弱,一不小心就会再次停止跳动。

  贾思邈立即抽出银针,那美女又快速给消毒,他一针刺入了老人的内关穴,针尖向近心端,尽量往里刺。然后,他轻轻捻转针尾,随针上下,跟着进气、呼气。

  差不多留针有三十分钟,他再次针刺哑门穴,针入八分深,平补平泻,以知为度,不留针。这一针,老人的呼吸已经平复了正常,贾思邈这样做,是为了增强他的心肌收缩力,调整心律,防止心跳再度停搏。

  好一会儿,贾思邈这才坐到了一边的座位上,汗水已经顺着额头地躺了下来,微有些喘息道:“老爷子,你这是冠心病,原发性心脏骤停。走到哪儿,身边怎么不带点儿药啊?”

  老人呵呵笑道:“真是太谢谢你了,我这次去出国办点事儿,身上的药用光了。当时就想着,下飞机再买的,谁想到……真是多亏你了。”

  “我那儿有点药,我给你拿过来。”

  刚才,情况太紧急了,贾思邈也没有时间去拿药箱。他回到经济舱,从行李架上拿下来了一个紫檀木的药箱。这个药箱不是很大,却是相当精致,别的药箱是锁的,这个药箱却是一个骷髅头。手指按在了骷髅头上,那药箱自动弹开了,里面一层一层的,带着各种小机关,轻轻一按,就弹出了一个小匣子。

  贾思邈拿出了几颗药丸,递给了那老人,正色道:“老爷子,你现在岁数大了,这种病可不能不放在心上。这也就是遇到我了,要不然,你的小命儿都有可能交待在这儿。这几颗药,你带在身上,身体要是有什么不适,就吃一颗。”

  那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喝道:“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我告诉你,他是……”

  “行了,我觉得这个小青年说得挺对的。呵呵,这事儿,是我的错。”老人摆摆手,打断了那中年人的话,然后望着贾思邈,笑着问道:“你这么年轻,就有这么高的医术,了不得,了不得啊。”

  贾思邈轻笑道:“我就是一个不入流的赤脚医生。”

  那老人微微一怔,呵呵笑道:“不入流?哦,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贾思邈。”

  “贾思邈?”老人哈哈笑道:“这么说,你就是假的孙思邈了?这个名字很有趣,是谁给你取的?”

  “我爷爷。”

  “那你爷爷肯定也是一位了不起的高人啊。”

  “他,就是一个退隐山林间,不问世事客的闲云野鹤。”

  又跟老人闲聊了几句,贾思邈谢绝了老人的挽留,回到了经济舱。

  还没等坐下,那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就走了上来,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笑道:“真的没有看出来呀,你的医术这么高超,比我见过的那些大夫们强多了。我叫做唐子瑜,交个朋友吧。”

  美女爱英雄,果然是不假啊!

  贾思邈轻轻跟她握了握手,微笑道:“你这个小护士合格,刚才要是没有你帮忙,不可能那么顺利。”

  “真的?我还在学校读书呢。”

  唐子瑜很开心,咯咯笑道:“跟你明说了吧,我刚刚考取到护士资格证,这是第一次配合大夫抢救患者啊。”

  “这么说,我应该感到荣幸才对呀,你的第一次就这么给我了。”

  “第一次给你……去你的。”

  在刚才握手的时候,唐子瑜感到手上有些硌硌的,这才看清楚,贾思邈的手指上带着一个蓝色的,恍若有着水波纹在里面流动着的戒指,很特别,问道:“咦?你这戒指很好看啊。”

  “地摊货,我是戴着玩儿的。”

  贾思邈笑了笑,心里话却是没有说。这戒指可不一般,是爷爷给他的水戒指,跟“河医图”一样,是贾家家传的宝贝。要是谁的身上有伤口了,用水戒指可以快速治愈。

  旅途中,有美女相伴,是何等的快哉。只可惜,贾思邈和唐子瑜没有再多聊几句,飞机就抵达南江市的机场了。

  一直看着唐子瑜的背影离开,贾思邈这才想起来,怎么忘记问她的电话号码和联系方式了呢?不说是别的,交个朋友也是可以的嘛。或者是向她借个几百块钱应应急,唉,谁让咱囊中羞涩了呢。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

  贾思邈苦笑着,都没敢打出租车,直接上了公交车。


第2章 我不是拆迁办的我是房东

  贾家的老宅是相当有历史了,是贾思邈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连贾思邈都不记得,到底是传了多少代。但这老宅绝对是有据可查的,说是贾家出了一个御医,三个探花郎,在南江市那也算是文物古迹。

  近几年的城市改造,沿江路一带都修建了住宅楼、别墅群,唯独是贾家老宅,没有人敢动。门口有两只精雕细琢、栩栩如生的石狮子,朱漆大门,门环是两只兽首。院墙的四边,种植着毛竹,清风一吹,发出扑簌簌的声响。

  院内有小花园、凉亭,里面有正房、厢房,贴着琉璃瓦,还有着八角飞檐,飞檐上挂着铃铛,叮铃铃作响。这老宅,冬暖夏凉,有人花高价,贾老爷子都没有变卖。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贾家老祖宗留给后人的唯一物件儿。

  这要是卖了,岂能对得起贾家的列祖列宗。

  在市里转了几圈儿,当站在门口,贾思邈的心情很是激动,在大门的两边,还有着一副对联:入朝一御医,出朝三探花。正对着大门,就是潺潺流淌着的河水。小时候,贾思邈没少在河水中洗澡、摸鱼。

  他的手轻轻抚摸着牌匾,上面还有他用小刀刻的“思邈”两个字。爷爷给他起了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他能够继承贾家的遗志,将中医事业发扬光大。可是自己呢?就因为斗医败给了闻仁老佛爷,就远遁到了国外,还干了荒唐的事情……唉,不知道肖雅起来了吗?

  贾思邈轻轻叩打了几下房门,等了好一会儿,里面传来了趿拉趿拉的拖鞋声,伴随着的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谁呀?”

  肖雅是贾思邈的儿时玩伴,算是青梅竹马的那种。不过,他可没有过那方面的心思,一直是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看待了。她从小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外婆去世后,恰好是赶到贾思邈想出国散散心,就把老宅交给她了。

  一年多的时间,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变化。

  嘎吱,大门应声而开,从里面探出来了小脑瓜,冲着贾思邈叫道:“你谁呀?拆迁办的吧?赶紧滚蛋。”

  这是一个有着瓜子脸的小丫头,头发就这么随意地一扎,松松散散的,她睁着惺忪的睡眼,还没有睡醒的样子。咳咳,除了胸小了点儿,不得不承认,她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拆迁办的,难道还有人敢拆掉自己家的老宅?看着她这般理直气壮的模样,贾思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他左右看了看,这绝对是贾家老宅,没有错,就问道:“你谁呀?怎么跑到我家来了?”

  “你家?”那小丫头直接跳了出来,她的身上是一件米黄色的睡裙,吊带还耷拉到了一边的肩膀上,脚上趿拉着拖鞋,两条丰盈、白皙的小腿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暴露在空气中,很是可爱的摸样。

  她手指着贾思邈,瞪着眼眸,哼哼道:“你走不走?信不信我放狗咬你?”

  贾思邈有些哭笑不得,解释道:“小姐,我跟你郑重地说一声,我不是拆迁办的,我是房东。”

  “房东?你是房东?你编瞎话能不能编的有点儿品位?”

  “我当然是房东了。哦,对了,肖雅呢?你是不是肖雅的朋友?你让她出来跟我说话。”

  一怔,那小丫头挑着秀眉道:“哦?你认识肖雅姐?”

  贾思邈道:“废话,这房子就是我交给肖雅的。”

  她上下打量了贾思邈一番,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狡黠,笑道:“你早说嘛,进来吧,我给你叫肖雅姐去。”

  在市中心的黄金地段,有这样的一个类似小花园的房子,着实是不多。在旁边还有个葡萄架,有一张石桌和石凳,周围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不时地看到翩翩飞舞的蝴蝶,让人的心境都跟着祥和起来。

  那小丫头已经脚踩着碎石路,三两下跑没影儿了。

  肖雅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呢?贾思邈笑着,刚往里走了两步,突然传来了几声狗叫,然后就见到那个小丫头牵着一条通体黑色的杜高猎犬,嗷嗷地冲了出来。

  贾思邈故意往后退了两步,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那小丫头叫道:“别以为你说出了肖雅姐的名字,我就会相信你。本小姐这么聪明,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你走不走?再不走,我真的放狗咬你了。”

  敢情她还是不相信自己呀?贾思邈道:“行,你有种就把狗放过来。”

  她再次警告道:“我告诉你呀,这杜高猎犬可是相当厉害的,咬死你,我可不管啊。”

  这小丫头还挺有意思,贾思邈大喇喇地站着,大声道:“来呀?我怕你啊。咬不死我,你就……嘿嘿~~~”

  “咬死这个色狼。”

  看得出,这小丫头心底挺善良的,即便是这样,她都没将绳子给松开,而是拽着杜高猎犬向着贾思邈冲去。谁想到,这杜高猎犬就像是疯了一样,竟然一用力,差点儿将她给拽了个跟头,嗷嗷叫着扑向了贾思邈。

  不会把人给咬死吧?拆迁办的固然可恶,也罪不至死啊。

  她连忙站定身子,待到看清楚眼前的一幕,小嘴都张成了“O”形,愣是合不拢了。那无比凶猛,让她花光了零用钱,又是买肉,又是给买狗粮,好不容易给收买了的杜高猎犬,竟然摇头尾巴晃的,头还不住地在那青年的大腿上蹭来蹭去。哪里还有半点儿凶狠、彪悍的模样,倒像是献媚的小哈巴狗。

  贾思邈拍了下那杜高猎犬,笑道:“小黑,一边玩去。”

  那杜高猎犬叫了两声,撒欢儿地跑掉了。

  贾思邈搓着手,邪邪地笑道:“怎么样?这回看你还往哪儿跑……”

  那小丫头往后退了几步,紧张道:“你……你想要劫财,我没有,要劫色,更是不可能。还有哦,君傲是警察,你最是老实点。”

  “谁说不可能了,你现在就是叫破了大天也没有用了。”贾思邈才不管什么君傲,纵身向她扑了过去,她转身,撒丫子就跑,边跑着边喊道:“子瑜,子瑜,别睡了,赶紧起来呀,有色狼。”

  等跑到了门口,她随手抓起了扫把,大声道:“色狼,你敢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拍死你。”

  贾思邈笑道:“你拍死我试试?”

  嘎吱,房门打开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出来,皱眉道:“兮兮,大中午的,你鬼叫什么呀?人家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都困得不行了。”

  张兮兮叫道:“子瑜,你还睡什么呀?咱们这儿来了个色狼。”

  “色狼……”唐子瑜揉了揉眼睛,失声道:“哎呀,这不是贾思邈吗?你……你怎么跟踪到我们家来了?”

  贾思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竟然在这儿遇到了唐子瑜。

  有认识人就方便了,贾思邈解释道:“唐子瑜,你可别误会,我没有要跟踪你的意思。我是贾家老宅的房东,我一年前去了美国,就把老宅子交给肖雅了。现在,我回来了,你们让肖雅出来,我跟她说。”

  张兮兮道:“子瑜,你别听他瞎掰,他就是个大色狼。”

  唐子瑜喃喃道:“思邈,思邈,你……你就是在大门口,对联上刻下了名字的贾思邈呀?”

  贾思邈连忙道:“对,对,就是我。”

  张兮兮手指着贾思邈,又指着唐子瑜问道:“子瑜,你说他……他就是你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超级无敌大帅哥?”

  唐子瑜面颊微红,瞪了她一眼道:“谁说他是帅哥了?贾思邈,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说一下,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和兮兮都相信是真的。不过,肖雅姐没在南江市,是有拆迁办的人要拆房子建楼盘,她去美国找你了。”

  “啊?找我?”

  “是啊,都走了个把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你们是……”

  “我和兮兮,还有沈君傲都是肖雅姐的租客。再说得简单点,肖雅姐跟君傲认识,她临走前,就把房子租给了我们。这下,你明白了吧?”

  明白,又哪能不明白呀。

  当时自己在美国,刚好是不在五洲国际贸易搞贸易了,资金账户被冻结,连手机卡都丢掉了,难怪肖雅会找不到自己。她也真是的,贾家老宅是文物,谁敢乱拆迁呀?她要是真搞不定,就去岭南找老爷子呀,他出面摆平就是了。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转不过这个弯儿来,他把房子交给了肖雅来管理,肖雅去美国找他,把房子租给了唐子瑜,和这个什么兮兮,还有个沈君傲,那自己呢?贾思邈苦笑道:“我……我是谁呀?”

  唐子瑜噗嗤下笑道:“你是谁,你是贾思邈啊。”

  贾思邈道:“那我是这家房子的主人了,我可以在这儿住吧?”

  “这个……”

  唐子瑜沉吟了一下,张兮兮却跳过来,叫道:“那可不行,我们跟肖雅姐租房子的时候就说好了,这里不能再租给别人,更不能有男人入驻。我们三个女孩子,多了你这么个色狼,事关我们的清白名誉啊。”


第3章 住自己的房子也要交房租

  人家说的好像是也有道理,可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总不能去露宿街头,跟流浪汉一起挤桥洞吧?

  贾思邈挺郁闷,问道:“我是房东,这是我自己的房子,我为什么不能住?”

  张兮兮转身回到了房间中,再次走出来,手中已经多了一份房屋租赁合同,大声道:“你瞅瞅,合同上写的明明白白,你要是哪里不服气,你去找肖雅姐好喽。”

  贾思邈苦笑道:“那你们能不能借电话给我用一下?我给肖雅打个电话。”

  张兮兮叫道:“想骗手机吗?连门儿都没有,唐子瑜,不给他。”

  唐子瑜倒是挺同情贾思邈的,将手机递给了他,问道:“你手机呢?”

  “我出了点儿事情,现在是身无分文,手机也没有了。”

  贾思邈接过电话,立即拨打肖雅的手机,谁想到,怎么都拨打不通。完蛋了,不会是肖雅到了国外,连手机号都停掉了,或者是换手机卡了吧?贾思邈有些懵了,把手机还给了唐子瑜,喃喃道:“拨不通啊,这下完蛋了。”

  唐子瑜笑道:“这也没有什么呀,等肖雅回来,或者是跟我们联系了,我们再告诉你也是一样的。”

  贾思邈苦笑道:“这个……咳咳,关键是我现在身无分文了,打算在老家住着,然后去做点儿小买卖的。这回,我怎么办呀?”

  张兮兮满脸的幸灾乐祸,咯咯笑道:“怎么办,凉拌啊。我倒是有个建议,出门一直往北走,在江桥底下,绝对能有你的容身之地。那地儿好啊,晚上睡觉凉快,下雨还浇不着,太阳又晒不着……”

  跟她说,肯定是没有用了,幸好是在飞机上遇到了唐子瑜,两个人交谈的还算是不错。贾思邈道:“唐子瑜,我想问一件事情啊,你们跟肖雅租房子,把房租交给她了吗?要是没交的话,就先交给我吧。”

  唐子瑜很是同情的道:“真是没有办法,我们跟肖雅姐交的是一年的房租,她拿了房租后就走了。再就是,我们是跟她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理应把钱交给她呀。”

  挺好的事儿,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呀?

  贾思邈有些急了,问道:“你们怎么能随便跟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呢?她有房产证吗?”

  张兮兮得意道:“别说,她还真有。当时,她说这是她老公的房子,谁知道是你的呀?咯咯,她又去美国找你,这么说,你是她老公了?”

  “谁是她老公呀,我们只是朋友关系。”

  这事儿,还真有些解释不清了。想要房租,那肯定是不可能了,贾思邈苦笑道:“那你们看着这样行不行?我住我自己的房间,你们随便租住你们的,我绝对不会干扰到你们的生活。”

  “不行。”

  张兮兮一口就回绝了,大声道:“我们三个清纯的小女生,哪能容忍你这么个大色狼在这儿住着呢?谁知道你有没有偷窥,或者是偷我们内衣、内裤的癖好?再说了,我们租房子,合同上写的明白,是租整个贾家老宅,包括一草一木都是我们的。我们不同意你在这儿住,你愿意上哪儿告,上哪儿告去。”

  唐子瑜耸了耸肩膀,叹声道:“贾思邈,我也很同情你的遭遇,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这事儿,你还真的找到肖雅姐才能说明白。”

  “关键是,我找不到她呀。”

  “那是你跟她的事情了,我们也爱莫能助了。”

  憋屈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房子不能住,还有比这样更可怜、可悲、可叹的事情吗?这么多年来,就算是中了闻仁老佛爷设下美人计,在斗医失败后,他都没有这么憋屈过。口袋身无分文,而贾家的祖训,是禁止用医术来赚钱的。

  那让自己怎么活呀?在南江市,他不是没有朋友,比如说是张幂,那小丫头两年前得了场重病,恰好让他给赶上了,把她的衣服脱光了,帮她治好了。然后,她就义无反顾地爱上了自己。

  唉,治病脱衣服是很正常的嘛,还是不要去惹麻烦了,躲还躲不及呢。

  贾思邈苦笑道:“你们就有点儿人道主义精神吧,这毕竟是我的家呀。我不要房租了,那我……我住在厢房总行吧?等到肖雅回来,我让她把房租退给你们。”

  张兮兮大声道:“不行,我就不想让你在这儿住。”

  贾思邈道:“唐子瑜,权当作是朋友,你看我现在过得可怜……哦,对了,不是还有沈君傲吗?她在哪儿呢,她没准儿就同意我在这儿住了呢。”

  唐子瑜叹声道:“君傲去上班了,要等到晚上五点钟才回来。要不,你就先在这儿等一下吧,等她过来了,我们听听她的意思。”

  张兮兮瞪着眼眸,叫道:“唐子瑜,你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

  贾思邈连忙道:“这位美女,话可不能这么说呀,像你这样要摸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的美女,肯定也是非常富有同情心吧?哦,对了,还不知道美女的尊姓大名呢。”

  “美女?算你有点儿眼力见,一眼就看出我是美女了。”张兮兮心下得意,大声道:“我叫张兮兮。”

  “脏兮兮?”

  贾思邈盯着她上下看了又看的,喃喃道:“你这么干净的人,怎么是脏兮兮呢?”

  张兮兮白了他一眼道:“什么脏兮兮?我是张兮兮,弓长张的张,神经兮兮……哦,是聪明兮兮的兮兮,明白了吧?”

  贾思邈连连点头道:“哦,哦,是张小姐,果然是人如其名,一看就知道你是那种聪明绝顶的女人。”

  张兮兮一下子就乐了,故意绷着脸道:“少跟我拍马屁,等会儿君傲回来了,让你直接夹包滚蛋。”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混进来了。房间中的摆设都没有变过,连壁橱上的书籍,还是贾思邈搜集过来的,什么《三十六计》、《生意经》、《本草纲目》、《千金方》……他轻轻抚摸着,心中是感慨万千。

  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可怎么感觉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呢?等到肖雅回来的,非狠狠地抽她一顿屁股不可,可是把自己给害惨了。

  张兮兮捧着一大堆零食,盘腿坐在沙发上,边大口大口地吃着,边看着电视。她的这般姿势,让睡裙的裙摆都往上蹭了蹭。贾思邈就坐在她的旁边,顺着她的大腿望过去,恰好是能够窥觊到她裙内的打底裤。

  贾思邈看了一眼,一眼,又一眼,终于是恋恋不舍将眼神挪开。色狼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狼,要是所有人都防着你,这条狼也就没有色的机会了。这点,贾思邈向来很谨慎。

  唐子瑜走过去,很是自然地撞了一下张兮兮的大腿,问道:“贾思邈,你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呀?你医术那么厉害,肯定是哪个大医院的主任医师吧?”

  做什么工作?自己可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鬼手”,也是一名医道高手,在纽约的一家五洲国际贸易公司当操盘手,来国内圈钱。后来才知道,这五洲国际贸易公司是日本、美国、俄罗斯、英国、意大利五个国家的大家族联合起来,对华夏国实施的阴谋。

  当在新闻上看到,一个内地的老板叶河洛,因为生意陪得倾家荡产,跳楼自杀,他的心里极其内疚,当即甩手不干,回国了。而他的资金,也因此被冻结,身无分文。现在,只是想着帮一帮叶河洛的女儿——叶蓝秋,过个平淡的日子

  贾思邈淡淡道:“我就是随便混口饭吃的,什么工作都干过。”

  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等到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门铃声响起,张兮兮连忙跑了过去。等到再回来的时候,跟她一起的,还有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女。早就跟唐子瑜聊天的时候知道了,她应该就是沈君傲了。

  她身着深蓝色的紧身女警制服,头戴警帽,青灰色的衬衣领带,裙下露着两条丰盈的美腿。扣在腰间的皮带上挂着两个闪亮地手铐,使其充满了权威与严厉。很是平常的女警制服,在她的浮凸有致的身躯下,更是显得她高窕婀娜。

  “咕噜~~~”贾思邈很是无耻的吞了下口水,一双眼睛再也舍不得从她身上挪开了。不带这样诱惑人的吧,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制服诱惑吗?扮空姐、扮护士、扮教师……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幅幅画面,小腹处更是一阵蠢蠢欲动。

  停顿了有几秒钟,贾思邈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子,解释道:“沈小姐,我叫贾思邈,是这家老宅的主人……”

  很是不爽贾思邈的眼光,沈君傲皱眉道:“我跟肖雅是好朋友,听她提起过你,她还去美国找你了,没想到你会突然间回来了。怎么个情况,兮兮都跟我说过了。你现在身无分文,想住在这儿?”

  终于是遇到承认自己的了,贾思邈感动得眼泪都要下来了,赶紧点头:“对,对,就是这么个情况,我是实在没有办法,身上就剩下几个硬币了。”

  沈君傲道:“按理说,你是房子的主人,我们住在这儿,是你收留了我们才对。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从肖雅的手中租了房子,又跟她签了房屋租赁合同,连一年的房租都交了。从法律上说,在这一年的时间内,我们才是这间房子的主人……”

  “我明白,我明白。”

  贾思邈道:“你们在正房住,我住厢房就行,不会打扰到你们的。”

  沈君傲问道:“你真想住这儿?”

  “是。”

  “我们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你就交房租给我们吧。”


第4章 苦力哥

  贾思邈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是我自己的房子,我住着,还要交房租?这算是哪门子道理啊。

  沈君傲道:“我知道,你的心里可能是不平衡。要知道,我们把这套贾家老宅给租下来了,还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根本就没有想过再往出租,更没有想过租给一个男人。就是因为你是这家房子的主人,我们才网开一面。现在,我们条件都开出来了,能不能接受,是你的事了。你可以不租,那样更好,省的我们彼此都尴尬。”

  漂亮的女人可怕吗?可怕。

  有头脑的女人可怕吗?可怕。

  那,又漂亮又有头脑的女人呢?何止是可怕这么简单啊。

  看看人家,也不说拒绝,直接就给你开出了条件。贾思邈倒是想接受,可关键是他没钱呀?总不能把口袋中的几个硬币交上去,来抵房租吧。看着贾思邈犹豫,沈君傲淡淡道:“你要是交不了房租,那我们可就没有办法了。还请你找别的住处,或者是跟肖雅联系一下,让她来中间协商我们的问题。”

  要是有地方,何苦在这儿跟她们闲磨呢。

  贾思邈苦笑道:“实不相瞒,我是真没有钱了,要是有的话,我也不至于跟你们在这儿死乞白赖的,非要住在这儿了。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是贾家的主人,我拿走几样瓷器卖掉,来抵押房租行不行?”

  张兮兮一口拒绝了:“那可不行,我们答应了肖雅姐,房子的东西一样都不能少。否则,我们是要赔钱的。”

  贾思邈道:“我不用你们赔钱,我可以给你立字据。”

  沈君傲淡淡道:“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们是不能失信于人。”

  张兮兮连忙道:“对,对,我们都是正人君子……哦,女君子,哪能干出失信于人的事情呢。”

  贾思邈将求助的眼光落到了唐子瑜的身上,她耸动着小肩膀,也是爱莫能助。

  沈君傲道:“贾思邈,既然你没有钱交房租,我们倒是还有一个折中的法子,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了。”

  只要是不卖身,干什么都行啊,贾思邈连连点头。

  沈君傲道:“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们三个呢,我白天要上班,时不时的还要晚上出警。子瑜要上学,而兮兮是白天进货,晚上练摊儿,都比较忙。既然你对贾家这么熟悉,倒是适合当个打杂的。什么缝缝补补、洗洗涮涮,洗衣做饭、修剪花草、清理垃圾等等,这些事情就都交给你了,来抵你的房租钱。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就在这儿住,要是不行,那我们就实在没有办法了。”

  在自己的家中,供养了三个姑奶奶,然后自己一个当主人的,还要给她们当打杂的。这事儿,怎么就这么别扭呢?不过,转念一想也就没有什么了,洗衣服有洗衣机,清理家中的垃圾,那就是在收拾自己家,没什么大不了的。

  贾思邈咬咬牙,大声道:“行,我愿意了。”

  沈君傲笑道:“你也别答应的太早了,你一个男人跟我们三个女孩子住在一起,总是有些不便。这样吧,我们约定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这下,张兮兮和唐子瑜都来劲儿了,她们还找来了纸笔,边说着,边记下来。

  沈君傲道:“你不准随便进入我和她们两个的房间,有事情找我们要敲门。”

  贾思邈点头道:“这个我明白,这点儿文明礼貌,我还是懂的。”

  唐子瑜道:“这里的卫生间和浴室都是在外面公用的,你要是去的话,在外面要敲门,没有人应声了,才可以进去。但是,你要记住了,要从里面把门反锁上。”

  沈君傲道:“在房间中,禁止抽烟,更是不能穿着暴露。”

  贾思邈点头道:“我明白吸烟的危害,但是什么算是穿着暴露啊?这么热的天气,穿着大裤衩算不算啊?”

  张兮兮叫道:“当然算了,赤膊什么的都不行。还有哦,不许带女孩子回来,更不许在这儿过夜。”

  “这你们放心,我就认识个肖雅,她还去美国了,连个别的朋友都不认识。”

  “还有,还有,洗我们的衣服,不包括内衣、内裤,谁知道你这个邪恶的人,会干出什么样龌龊的事情来。”

  “呃,我没那癖好。”

  沈君傲道:“哦,对了,贾思邈,你回来的正好,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说一下。有拆迁办的人要过来,拆掉你家的租屋,来修建楼盘。你也是看到了,你家租屋的位置,刚好是在市中心的沿江路道边。周围的两边都是楼盘,唯独你家的租屋,身处在众多的楼盘当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肖雅去美国找你,一方面也是为了这个原因……”

  贾思邈乐了,连忙问道:“拆迁办的人找过你们了吧?他们开了多少钱?”

  张兮兮的眼角立即就冒出了两条黑线,哼道:“三百万,怎么样?价格还不错吧?”

  沈君傲和唐子瑜也是有些担心,别看她们是租户,如果贾思邈执意要卖房子,她们谁也没辙。这毕竟是政府行为,她们这些小市民上去阻止,连胳膊拧大腿都谈不上,因为她们根本就不是“胳膊”。真正的“胳膊”,是贾思邈。

  在这闹市中心,根本就不可能租到这种冬暖夏凉,又有小花园儿的房子。舒适、恬静、空气清新,交通便利,处处透着古典的气息,沈君傲和唐子瑜、张兮兮实在是太喜欢这套房子了。这要是搬走了,她们肯定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了。

  贾思邈嘟囔着道:“哎呀,有了这三百万,我可以随便租什么样的房子都行了。还不用给人洗衣做饭、当打杂的……”

  唐子瑜也有些要急了:“嗨,那是你们贾家的祖屋,你怎么能说卖掉就卖到呢?”

  “我也不想卖,可你们也看到了我的窘迫……”边说着,他边将衣服的几个口袋都给掏出来了,当啷,当啷,几个硬币滚落到了地上。他叹声道:“唉,我要是不卖掉,别说是租房子,连吃饭都是问题了。”

  沈君傲和唐子瑜、张兮兮互望了一眼对方,三个人快速嘀咕了一下,然后道:“贾思邈,你也就是摊上我们这样的好房东,这样吧,你不是没有钱了吗?你在这儿吃饭是免费的,买米、买菜等等,这些事情都由我们来花钱,但是要你来帮我们做好了。这回,你连吃住都不用花钱了,总行了吧?”

  贾思邈道:“行倒是行,可我还要在家打杂、做饭的,什么都干,这不是成了吃软饭的了吗?知道内情的,倒也没有什么,可要是不知道的,他们还以为你们三个美女包养了我这么一个小白脸。这事儿,对我是没有什么影响,可事关你们三个大美女的清白名誉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觉得,我应该独立,你们三个能不能借我几百块,让我做点儿小买卖?”

  “什么?”

  沈君傲和唐子瑜、张兮兮差点儿都跳了起来,愤慨道:“贾思邈,你别得寸进尺啊,刚刚收留了你,不用你交房租了,也不用心交伙食费了,你竟然又向我们借钱,哪有你这样的呀?”

  贾思邈道:“那几十块行吧?”

  张兮兮大声道:“你要是真没钱了,那也简单,白天跟我去进货,晚上跟我去练摊,我给你每天二十块的工资。”

  “二十块?”

  “你干不干?”

  “行啊,蚂蚱也是肉啊,我干了。”

  张兮兮就乐了,二十块找了个劳力哥,省的自己每天还要来回搬货。有了这么个男人在身边,还能兼职当保镖,怎么都划算。沈君傲和唐子瑜也暗暗舒了口气,这下是妥了,有贾思邈在,她们还可以在这儿住下去,又有人给烧菜、做饭、打杂的,还真是不错。

  张兮兮问道:“贾思邈,你做菜的手艺怎么样呀?”

  现在的贾思邈心境平淡,轻笑道:“还行吧,反正药不到人。”

  张兮兮举起手,大声道:“我们的贾家老宅,今天有新人加入了,我认为,应该好好犒劳犒劳贾思邈,给他接风洗尘,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

  唐子瑜笑道:“我没意见。”

  人长得帅,就是没有办法,贾思邈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其实,你们不用这么客气的……”

  张兮兮道:“谁跟你客气了,我们是说真的。贾思邈,厨房菜肉什么的都有,你赶紧去弄饭,多做几道菜。”

  “啊?给我接风,就是让我做饭啊?”

  “你是打杂的苦力哥,不是你干,还能是谁干呀,赶紧的。”


第5章 练摊儿

  一个男人,做菜又能有多好?沈君傲、唐子瑜和张兮兮根本就没有抱什么希望。

  她们的嘴上是说着,但是心底都非常善良,人家贾思邈毕竟是房东,这是不争的事实。在贾思邈去做饭的同时,她们三个也将厢房给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在肖雅走之前,她就是住在厢房中了。

  把被褥重新换了一下,又在床上铺了干净的凉席,就OK了。

  等到三人走出来,就闻到了厨房中散发出来的菜香味儿,就像是有鱼钩丢到了她们的口中,把她们腹中的馋虫都给钩了出来。这……这是贾思邈做的饭菜?她们都怀疑是自己闻错了,闻着味儿就走了过来。

  在厨房中,贾思邈正在咔咔地剁着已经煮熟了的猪肉,锅中的油发出了滋啦滋啦的声响,他把姜蒜丢进了油锅中扒拉了两下,然后将切的滚刀肉块丢进了油锅中爆炒。等到稍微变了点儿颜色,又加入了老抽,继续翻炒。

  加糖、加醋、加盐,还有炸好的鹌鹑蛋……

  她们三个都看傻了眼,张兮兮吞了下口水,问道:“子瑜,你不是说贾思邈是大夫吗?我怎么瞅着他像个厨子啊。”

  唐子瑜道:“我哪里知道啊,不过,他的医术好厉害的呀。那老人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让他愣是给救过来了。”

  突然,贾思邈回头问道:“你们三个吃不吃辣椒呀?”

  张兮兮大声道:“没事,我们不忌口。”

  “妥妥的了。”

  贾思邈又将辣椒丢到了油锅中,继续翻炒,等到变成了颜色,终于是将红烧肉倒到了盘子中。然后,他又立即刷过,清洗干净,炒了个木须柿子和小青菜。煤气灶的另一个灶上,煲着的莲藕排骨汤也都炖好了,撒上了葱花后,一起端了上来。

  天儿太热了,也没有进入房间中,就都摆在了葡萄架下的石桌上。

  贾思邈笑道:“我也不太会弄菜,就是随便搞了几道小菜,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口味,尝尝味道怎么样?”

  还不太会弄,那会弄得怎么样呀?

  她们三个瞪了他两眼,坐在石凳上,迫不及待的夹起肉块吃了起来。放到口中,肥而不腻、又酸又甜又有辣,相当有嚼头。烫烫的,她们吞掉后,又去吃柿子、青菜,都忘记跟贾思邈说话了。

  还是沈君傲,伸手敲了她俩一下,笑道:“行了,瞧你俩的那点儿出息,人家贾思邈算是我们的……新租客,我们不是说给他接风的吗?兮兮,你去拿几瓶冰镇啤酒过来,咱们喝几瓶。”

  “好嘞。”张兮兮跑回到房间中,很快就拎着好几瓶啤酒过来了。

  开始,还都有几分拘谨,就是唐子瑜跟贾思邈认识的稍微长了一点儿。等到几杯酒下去,她们的脸蛋红扑扑的,在夕阳的照耀下,比荷塘内盛开着的花朵还要娇艳。再看着地方,彼此都顺眼多了,说话也放开了。

  贾思邈这才知道,沈君傲是在北城区公安分局上班,一名刑警。而张兮兮读的是市场营销,刚刚毕业,想着自主创业。唐子瑜是在南江医科大学读的中医,但是学中医的人很少,她就私下里考的《护士资格证》。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她打算去医院当一名小护士,像南丁格尔那样,救死扶伤。

  沈君傲问道:“贾思邈,我们听肖雅说起过给你,你之前一直是在岭南市生活的吧?怎么会突然间想着去美国了?这次,怎么又搞得这么惨,身无分文的回来了?”

  要是搁在以往,贾思邈肯定会激动不可,可现在,经历过这种大是大非,他已经看淡了许多,微笑道:“哪个男人没有个小秘密呢?我问你有没有男朋友,你说,你会告诉我吗?”

  唐子瑜和张兮兮冲着贾思邈连连使眼色,他再看到沈君傲神色黯然,就有些后悔了,看来这是有故事呀?端起酒杯,他连忙道:“来,为我们能保住贾家老宅,不被拆迁,我们干一杯。”

  这个,必须要干杯。

  几个人一起仰脖,将杯中酒干了下去。

  贾思邈连忙转移话题,专门挑拣一些医疗上的小趣事,还有在国外的见闻说给她们听。又有唐子瑜和张兮兮在旁边打诨插科的,气氛很快就欢快起来。等到饭后,又休息了一会儿,张兮兮嚷嚷着,让贾思邈赶紧帮忙,去跟她练摊儿。

  就是两个大包,贾思邈问道:“你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呀?”

  张兮兮神秘兮兮的道:“急什么,等到地方,摆出来,你就知道了。”

  沈君傲在家中要整理工作计划报告,唐子瑜算是轻巧了,之前,每天都是她帮着张兮兮一起去练摊儿。然后,张兮兮在学校门口摆摊儿,她去学校上晚自习。等到她下课了,两个人再一起回来。

  这下是妥了,两个大包都交给了贾思邈,贾思邈的手中拎一个,肩膀上扛一个,就这样跟在唐子瑜和张兮兮的身后。张兮兮乐的,有了这么个苦力哥也挺好的,饭做得地道,还有人给帮忙拎东西了。要是有小地痞、流氓见本小姐漂亮,来骚扰,苦力哥还能上去抵挡一下。

  张兮兮一蹦一跳,得意道:“人家有犀利哥,我有苦力哥……”

  唐子瑜还不忘记打击:“兮兮,你就美吧,你有好几天没有卖出什么东西了吧?”

  张兮兮大声道:“你知道什么?他们是不识货,等我今天摆出去,肯定能狠赚一笔。”

  唐子瑜撇嘴道:“行,你只要是不回去摔门,跟我和君傲抱怨就行。”

  张兮兮道:“我什么时候抱怨了?等我赚大钱的,非让我姐知道知道,我张兮兮自食其力,一样能活得很潇洒。”

  南江市的天气很热,人民习惯的是过夜生活。等到了晚上,一家人都出来逛街,购物了。而在南江市的学府路,周边有好几所大学,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这里也是张兮兮练摊的地方。

  当贾思邈跟着她和唐子瑜来到南江医科大学门口的时候,街道的两边,有好多人在摆摊儿了,还有推着车子出来卖各种零食、小吃的,山东煎饼、东北水饺、小笼包、烤肉串儿、竟然还有臭豆腐的。有几个女生,在旁边,吃得津津有味儿。

  这就是大学生的夜生活啊,还真是丰富多彩。

  张兮兮的位置,是在人行道的一个路灯下,后面就是花坛。花坛后面几米的地方,是一个又一个的店面,服饰、饭店、打字复印店等等,生意都挺红火的。在闲聊中才知道,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店面,是张兮兮为之奋斗的目标。

  贾思邈笑道:“我相信,很快,很快,你就能搞一个店面了。”

  张兮兮嘻嘻笑道:“我就是喜欢讲实话的人,借你的吉言喽。”

  唐子瑜心里苦笑不已,连练摊儿都好几天没有开张了,还想着搞店面?投资多少,陪多少。唉,反正这次不用折磨自己了,只是可怜了贾思邈。她看着贾思邈,是满脸的同情,帮着张兮兮将摊儿给摆好了,就甩手把书包往肩膀上一丢,赶紧去学校了。

  贾思邈也算是终于见识到了,张兮兮的两个大包里面是什么东西,都是一些小饰品,什么手链、发卡、手机吊坠、手机贴膜等等,东西倒是不少,整整堆了两大堆。

  张兮兮一屁股坐到了花坛上,得意道:“贾思邈,怎么样?我这些东西还不错吧?”

  贾思邈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不管做大生意,还是小买卖,想要赚钱就必须是别开蹊径,最忌讳的是跟风。按说,在学校门口卖这些小饰品是能赚到钱,可周围卖这种东西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左右瞅了瞅,就有好几家卖这种小饰品的。

  这种小生意,说得好听点儿是练摊儿,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摆地摊儿的。

  消费者的购物心理,既然是买地摊货,图的就是便宜。所以,地摊货的价格一般都不会好高。而张兮兮将商品的定价,最便宜的都在十块钱,一般都是二十、三十块钱左右,想要卖出价格来,消费者还不如去精品店去买了。

  所谓的精品店,也就是同样的货,换一个牌子,搞一个精美的包装,价格就提升起来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人家有房租费、工商税务等等各种费用,成本高,价格自然是要提升一些。

  贾思邈问道:“你这些小饰品的成半价是多少?”

  张兮兮警惕道:“干什么?我告诉你呀,我是老板,你就是给我打工的,哪能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呢。”

  贾思邈差点儿乐出声来,就咱们两个人,还什么老板,打工的呀?他笑了笑道:“我们都是自己人,难道我还能翘你的行吗?我要是真的那样做了,君傲和唐子瑜会第一个将我扫地出门。”

  “那也是啊。”

  张兮兮左右看了看,尽量压低着声音,得意道:“我跟你说呀,这些小饰品都是我在南江大市场淘来的,那儿是我们南江市的货运、批发集散地。嘿,你也在南江市生活过,应该知道。这些小饰品,我最贵的花了五块钱,最便宜的才花了两块钱进来的。怎么样?便宜吧?我卖出去一件,就能赚十几块钱。”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