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向晚时晴靳予城秦宛小说_小说靳予城秦宛无防盗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5:00

近期热火作者茶忆安所著的一本好看的小说叫《向晚时晴》,书中主人公为靳予城秦宛,剧情犹如坐过山车,跟随小编来看看吧,精彩片段:他手一伸,接住了我。昏迷之前,我模模糊糊听到的,是一个低沉得很好听的声音:“你怎么了……快,送她去医院……”

向晚时晴 精彩章节

整整一周,我每天疲于应付各种招聘会和面试。也是时候不好正赶上毕业大潮,哪哪都人满为患,竞争激烈。

周五上午,我赶了个场,感觉机会也不大。快中午时,我转两趟车,来到位于商务中心的一栋写字楼前。

前两天有家公司通知我来面试,虽然职位只是一个小小的文员,但我告诉自己,这是最后的机会,非抓住不可。

也的的确确,只有这最后一线生机了。

哪知刚到大楼门口,我突然两眼一黑,一头往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身上跌过去。

然后一双有力的臂膀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我把头靠在他肩上,失去了意识。

醒过来时,鼻尖是再熟悉不过的消毒水气味。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果然躺在病床上。

几天来简直是连轴转,白天四处奔波,饭都顾不上吃一口。晚上回医院照顾我妈,只在困急了的时候趴在病床旁眯一小觉。到底是撑不住了啊。

我动了一下手指,才发现手背上扎着针在挂吊瓶。第一时间,脑子里冒出的念头竟然是再也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付医药费。

而且,那场面试估计也已经泡汤了。

绝望几乎将我淹没。正在无比懊丧,房间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身质感笔挺黑色西服的人大步走进来。

他大概三十多岁,长着一张轮廓俊朗分明,让人移不开眼的脸。身材高大,长腿笔直,整个人都透着种商界精英的成熟优雅。

那个把我送到医院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你醒了,还好吗?”他淡然问了一句。

我连忙支撑着想从病床上坐起身,他很快伸手按住我的肩:“大夫说你很虚弱,需要休息。”

我怔怔地躺回去,刚想说话,外面有个年轻人站在那儿敲了下门。他流露出些许抱歉的神色,又走过去和他交谈起来。

“……对,再找。钱不是问题,我只希望人一定要安全可靠……”

和那个年轻人说话时他声音很低,不过安静的病房里,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年轻一点……Angela需要的不是保姆。我想找的是一个能教养她,像个真正的母亲一样,关照她,给她爱的人……”

听他的意思,似乎是有个叫Angela的小孩需要人照顾……?

我偏过头,一边偷听一边悄悄打量他。

他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站在门口,侧影挺拔修长。眉眼里静得像深潭一样,看不出什么情绪,举手投足间那种矜贵沉稳的气场却是让人无法忽视的。

我隐约觉得,这个人好像有点面熟。

“行。那我先走了,靳总……”

听见那个小年轻喊他“靳总”,我脑子一热,一下反应过来。

莫非,他是靳予城?

短短时间就迅速崛起的晟辉集团总裁,年纪轻轻已经站上业界巅峰的商业奇才。

我知道他,是因为经常能从肖扬父亲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提起这个人,肖扬父亲不仅是欣赏,还有敬佩和忌惮。说他聪明绝伦,但也城府极深,对竞争对手从不会手软,不少人都着过他的道。还说对靳予城这种人,最好的方法是与之结交,而不是对立。

我不知道肖扬父亲有没有真的结交上他,不过每次提起这事,肖扬都是有几分不屑的。

因为被传得神乎其神,我因为好奇曾在网上查过这个人。他相当低调,几乎找不到什么信息,而且大约因为外在条件过于出众,大家更感兴趣的好像是他的私生活。还流传着不少小道消息,说他私下里为人风流多情,常常流连于各色模特美女之间。

这种消息或真或假,不过像他这样事业有成,成熟又极致的男人,招惹桃花倒是一定的。

真没想到,我这一晕,竟然撞到了这个人。

很快他交待完事情转过身。我连忙装作不经意地移开视线。

“你……还好吧?”他又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刚说声自己没事,就见他走过来,拿起床头柜上的几张化验单翻看了一下。

“这上面说你中度贫血,营养不良,建议补充营养,好好休息。”他看我一眼,眼里是浅淡的笑意,“你们这些小姑娘,又是为了身材不肯好好吃饭吧?”

窗外阳光洒在他肩上,简单的一句调侃,他眼里的光和口吻都莫名让人耳根发热。

我垂着眼不敢看他。像我这样的,哪还有什么资格被称作“小姑娘”?

见我不出声,他又去看手里的单子,翻到底下那页,轻声念道,“六周前于本院分娩,请及时复查,确保身体恢复健康……”

我的脸更烫了。

那天我本来是去应聘,穿着一条比较宽松的藏蓝色连衣裙,绝对看不出来是个刚出月子的产妇。

如果他问起来,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正在忐忑不安,就听他自言自语说了句:“开什么玩笑?”然后将那几张单子放了回去。

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我还有点事要先离开。你可以通知你家人过来照看一下吗?哦对了,医药费我已经结清了。”他看了眼手表,语速很快。

我赶忙说:“那怎么好意思?您留个电话吧,哪天,我还您……”

“没多少钱。不用了。”他没有丝毫流连地转身往外走去。

我看着那个高大挺拔的背影,有一刻脑子里乱七八糟不知在想什么。一会冒出我妈病恹恹的面容,一会又是我只看过一眼的宝宝。

然后我想起肖扬。他有什么急事时也一样,总是头也不回,走路带风。不过肖扬绝不会像他这样好心,会凭空去帮助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在肖扬的观念里,所有弱者都是不值得同情的。

病房门被拉开,那个暗色身影消失在门外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也许这是老天垂怜我,在我即将走投无路时给我的最后一个机会。我不该就这样让它白白从指缝溜走。

我一下坐起身,咬牙一把将针头从手背上拔出来,起身冲了出去。

“等一等!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