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全职狂医沈良_全职狂医免费阅读by七月流火

发布时间:2018-11-05 15:01

全职狂医沈良

全职狂医全文阅读

全职狂医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全职狂医全文下载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七月流火,小说全职狂医全文讲述了主角沈良曾是特种军医,却被转业安置处处刁难,秉持一身正气的他会如何凭借高明医术来踏出一片朗朗乾坤……

第一章 狗眼看人低

  金秋十月的一个下午,平海市民政局的门口一如既往地热闹,他们多是等着安置就业的小年轻,其中不乏几名退伍军人,相互之间抱怨着工作难找。

  而其中有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岁,长相普通但却由里到外透着一股子阳刚之气的小伙子,穿着一身摘了军衔和领花的军装常服,手里攥着就业安置卡安静地站在人群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

  他叫沈良,曾是华夏某特种部队的随队军医,退伍回到地方后本以为能顺利的进入三甲大医院工作,却是四处碰壁被折腾得没了脾气。

  这已经是他第七次来到民政局催问安置就业的事儿了,如果这一次还是被各种理由所搪塞,他准备当着工作人员的面将那张安置卡撅折了摔到对方的脸上。

  他的出发点很简单,曾身为一名职业军人,他坚决不惯着一些不作为的工作人员以这种方式来侮辱部队给一名退伍老兵的福利政策,那是每一名军人应得的尊重!

  很快,轮到了他,看着一个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垂头丧气地从民政局的门口走出来,沈良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一来二去地也和沈良熟了,见到沈良又来了,眉头拧成了麻花状:“诶呦喂,哥们,不是让你在家等信儿么,你怎么......”

  没等工作人员把话说完,沈良一巴掌拍在了办公桌上,发出“啪”的一声爆响,把周围正在办事的人都吓了个哆嗦。

  接着,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沈良几乎是吼了出来:“我就问你一句话,安置就业的事儿你们还他妈能不能给我办!”

  “真不是不给你办,你那专业对口的实在是太难找,几乎是整个平海市的医院我们都给你联系了一遍,人家一听说是军医都不愿意要,因为你那属于是战场急救,作用并不大......”

  说到此处,工作人员发现沈良的眼神愈加地阴冷,仿佛要吃了自己似的,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连忙改口:“这样吧,你也别着急,我这边有个资源,是一家私人医院正在招人,要不我给你联系联系,你去试试?”

  沈良一听差点儿没骂娘,按说以他的资历怎么说也得安排个事业单位,这会儿却弄个私人医院就想把自己给打发了,一旦自己答应了那就等于放弃了吃体制这口饭的机会。

  可他转念一想,自己退伍已经一年多了,再不找点儿事做他就要憋疯了,管他是公立还是私人,只要给他工作的平台,他在哪都一样能救人,更何况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于是在权衡利弊之后,沈良还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平静地说了两个字:“可以。”

  工作人员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赶紧打电话给联系了一通,终于是好说歹说给沈良博取了一个面试的机会。

  ............

  第二天上午,沈良怀揣着久违的激动赶到了惠安医院的人事办公室门口,他轻轻敲了几下门以表示自己对这份儿工作的尊重。

  过了好半晌,里面才传来一声慵懒的应答:“进来吧,门没锁。”

  推门而入后,沈良有些拘谨地想开口做昨晚准备了一宿的自我介绍,可面前的这位看上去三十来岁风韵犹存的美女主考官却把他的档案随意地翻了一下就扔到了一边,带搭不理的说道:“你资料我看了,军医是吧,一会儿你去急诊报道,跟那些刚毕业过来的大学生一样先实习一段时间,然后看你表现再给你定岗吧。”

  沈良一听,差点儿没一口老血给喷出来,这他妈也忒瞧不起人了啊,让自己和那帮雏在一起实习,还不如让他去医院门口看大门呢。

  见沈良还没有走,美女经理的脸拉了下来,不耐烦地说道:“怎么着,我看你意思有点儿不满意?不怕告诉你,我们医院是很正规的,这个实习的流程无论是谁都得走,跟你明说了吧,如果不是民政局那边非要把你安排过来,对于你这种坐不了诊的医生我半点儿兴趣都没有,你自己考虑吧!”

  “谁告诉你我坐不了诊?”忍了半天的沈良终于还是没忍住,反问了一句。

  哪成想美女经理竟然冷笑了起来,不屑地撇嘴说道:“你个战时急救的随队军医,你告诉我你能治什么病!呵呵,也无非就是包扎止血的那一套呗,很抱歉,在我们这里那算不上什么本事,更何况这和谐社会一天哪来那么多缺胳膊断腿的患者让你大显身手呀?”

  这一句接一句的讽刺让沈良是打心眼里地想上去抽丫一顿,可是面对一女的,他也实在是下不去那手,于是心灰意冷地从美女经理的桌角拿回自己的简历转身就走,临出门的时候摇头叹气地嘟囔了一句:“哼,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那美女经理一听顿时就炸了毛,噌的一下站起来冲着沈良的背影大声嚷嚷道:“臭当兵的你说谁是狗!”

  突然,沈良的身形一顿,臭当兵的那四个字让他顿时就窜起了一股火,受点儿委屈和嘲讽真没什么,但是你不能侮辱当过兵保卫过祖国的战士,这几乎是所有退伍老兵们的硬伤!

  于是他再也搂不住火,回转过身指着美女经理的鼻子说道:“我说你狗眼看人低有错吗?从我一进这门你压根连简历都没仔细看一眼就给我安排去实习了,再说了,谁他妈告诉你军医就只会包扎和止血的那一套,你了解军医吗?我把话给你撂到这,今天我还就跟你叫这个板了,让你见识见识到底什么是军医!”

  说着不等美女经理反应过来,沈良便直接抱起美女经理把她给摁到了沙发上动弹不得,紧接着也不管她如何的大喊大叫,直接撩起她的衣服露出纤细的小蛮腰。

  当沈良的手搭在自己腰上的一瞬间,她浑身如触电了一般哆嗦了起来,眼中露出了面对野兽般的恐惧:“不......不要.......啊!”


第二章 主治医师

  随着美女经理的一声尖叫,沈良手底下开始使活,就看见他的手掌极有节奏地在美女经理雪白的肌肤上游走,抚摸,揉捏,压按。

  时不时地还发出几下骨节间摩擦的“咯咯”声响,而经过一段时间按摩的美女经理也从最初的焦躁恐慌变得安静了下来,全无刚才的尖酸刻薄,可以说此刻的她一脸享受,舒服得几欲呻吟出声。

  最后,沈良照着美女经理的屁股拍了一巴掌:“起来吧,慢性腰肌劳损,记住以后和你老公滚床单的时候注意点姿势,最好是老汉推车,腰不用使劲!”

  脸色一片羞红的美女经理听到沈良如此耍流氓的话刚要发怒,却突然想到沈良怎么知道自己是腰肌劳损?连片子都不用拍,甚至连正常的问症都没有,光凭借自己手上的触感就知道?

  那这也太神了,于是她表情惊讶地问道:“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沈良翻了个白眼,有些得意地说道:“你站起来的时候含胸弓腰,左手有意无意地扶着腰椎,就能看得出你腰上有毛病,果然,上手之后我摸出来你的腰椎部位的骨骼还算健康,再结合你的职业天天坐办公室,那只准是腰肌劳损无疑喽。”

  美女经理是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关键的是此刻她腰上的感觉是从没有过的轻松和舒服,这让她心里翻起了惊涛骇浪,敢情眼前这看上去位其貌不扬的年轻人还真有本事。

  她赶紧追问道:“那......那我这病能治好吗?我可听说去不了根啊!”

  “那得分谁治,怎么治。”沈良抱着肩膀说道:“就你这小病在我手里不出两个疗程准保让你药到病除!”

  说到这,沈良撇了撇嘴继续说道:“不过我也没那功夫跟你在这瞎耗,既然此处不留爷那自有留爷处,我不过是想告诉你,以后少拿你那点儿短浅的见识去衡量别人的高度,军医也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么百无一用!”

  撂下这句话,沈良扭头就走。

  美女经理却是被说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面对着这么一位有本事的医生,做久了人事的她是决不允许这样的人才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的。

  于是她当即也豁出去什么面子了,无比尴尬地一路小跑追上去一把拉住沈良的胳膊:“诶,你别走啊,咱们再商量商量呗。”

  沈良眉头微皱甩手说道:“还有什么可商量的,贵医院的程序我真接受不了,我可干不了急诊的实习生,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要说这美女经理也是脸变得贼快,立马是衣服谄媚的表情:“就你这本事,哪能让你干实习生啊,刚才真是我不对,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只要你答应留下来,我代表院方聘请你为骨科主治医师,工资按照主任级别给你开,怎么样?”

  要知道主任级别的工资按照平海市的经济水平那至少是八千块钱打底,说沈良不动心那他妈是扯蛋,于是他问道:“没逗我玩吧?”

  “你放心吧,我们医院是真的非常需要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才!”

  看着美女经理此刻眼神中流露出的诚恳,沈良才点了点头:“那行吧,不过丑话咱们可说到前头,我看病救人有我自己的方式,我可干不出来宰患者钱卖昂贵药的事儿......”

  美女经理见沈良终于吐了口,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毕竟有沈良的加入,他们医院就会投入更多的宣传和运营,想必不久的将来,指着沈良这块金字招牌往他们医院门口一戳,那患者们还不得踏破他们惠安医院的门槛啊!

  就这样,沈良直接入职成为了惠安医院的主治医师,在医院内部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因为自打惠安医院挂牌以来,毕竟还没有说哪一名医生刚一入职就连跳三级直接成为主治医师的!

  而他沈良就做到了,这在人事制度上算得上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

  然而,入职后本以为能大展拳脚的沈良却遭遇到了重重的打击。

  首先是没有患者信任他去挂他的号,成为了大家眼中的一个闲人。

  其次是他军人的脾气和秉性见不得那些同事为了点儿业绩给患者上好药加钱的做法,所以人际关系上有点儿糟糕。

  最主要的是他们骨科的徐主任横竖瞧不上他,也许是怕沈良夺了他的位置,故然是处处针对,恨不得让沈良一个患者也接不到,然后好根据院方的明文规定将其辞退!

  对此沈良也很是无奈,尽管美女经理答应他给他做宣传,但基础的临床病例总得有几个吧,所以这一来二去的就进入到了死循环当中。

  直到有一天,沈良被欺负急眼了!

  那是一个下午,无聊到浑身长毛的沈良正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这个时候恰巧徐主任从他门口过,见沈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赶紧抓住了把柄,站在门口就是一顿训斥:“沈良你也太放肆了吧,把单位当成你家炕头了是怎么着!你没看到大家都忙成什么样了?还他妈有闲心跟这儿喝茶!”

  沈良眉头微皱,心里琢磨着这家伙又来没事儿找事儿了,尽管这话不好听,但是军人出身的沈良对上下级的观念极强,所以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出言反驳,嘴上还说道:“行,我知道了。”

  说着沈良要把茶壶里的茶倒出去,可徐主任是真他妈蹬鼻子上脸,老脸一板:“以后眼里有点儿活,别他妈老让我说你,都这么大人了一点儿眼力价都没有......”

  听着徐主任不停地哔叨,沈良也是憋了一肚子的委屈,回了几句:“主任,真不是我不干活,你瞧瞧这一天天的一个到我这挂号的都没有,我总不能去抢人家的活干吧?再者说了,还有人在这中间截胡,明明是图便宜挂号到我这的个别患者,也被分给别的同事去接了,你说你让我怎么办?”

  当然,沈良口中的这个某人指的自然就是他徐主任,而徐主任也心里也明镜似的知道沈良这是在拿话敲打他,顿时是一股火气涌上心头,抽搐着嘴角嚷道:“嫌我没给你安排活是吧,那行,正好今天保洁请假了,你给我去把咱们楼层的厕所卫生打扫一下!”


第三章 危急情况

  堂堂一个主治医师被安排去打扫厕所,这他妈不是侮辱人呢么,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沈良。

  就听见“啪”的一声,茶壶被摔了个粉碎,只见沈良的眼神绽放出冰冷的寒芒,让徐主任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你......你瞪着我看干什么?”到了这个份儿上徐主任也不甘示弱,还硬着头皮往前跨了一步,用食指点鼓着沈良的脑门说道:“怎么,想打我?你们这些臭当兵的除了会耍横还他妈会干嘛?”

  “还他妈会打你!”

  沈良说着怒不可遏地一脚蹬在了徐主任的胸口上,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响彻四楼,徐主任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被踹得倒飞出去!

  这一下可引来不少的人围观,有同事也有患者,而不明真相的人们往往都是打心眼里的同情弱者,更何况同事们在徐主任的手底下干活,于是口不择言地指责起沈良来。

  “沈良,你过分了,仗着自己拳头硬谁都敢打?非要我们大家一起去人事部讨个说法吗!”

  “对,不就是人事部的杨经理罩着你吗?你有什么可猖狂的!”

  “走,我们这就去讨个说法,看看杨经理是选择保你,还是想把我们大家伙都给得罪了!”

  ......

  面对着这一个又一个同事狗一般丑恶的嘴脸,沈良只是冷冷地扔下了两个字:“随意!”

  便回身钻进了屋里用力摔上了办公室的门,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其实他们刚才说的那些话也只是过过嘴瘾,捎带着故意地吓唬吓唬沈良,可哪成想这位是真不惯着他们这些臭毛病啊!

  被驾到了这儿的徐主任那是相当的尴尬,如果这件事儿就此作罢那他以后也不用在惠安医院混了,于是一咬牙一跺脚,振臂一挥:“走,咱们都去找杨经理评评理,老子还就他妈不信这个邪了!”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被气得直喘粗气的沈良听到一众人嚷嚷着要去告状陷入了沉思,他琢磨来琢磨去毅然觉得自己做的没错。

  对他来讲,军人的底线不能碰,胆敢有人赶跨过雷池半步,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因为他曾经历过真正的战争,在枪林弹雨下他苟延残喘过,他也曾亲眼目睹着战友们为了保护脚下的这一方土壤而一个个的身负重伤在他面前停止呼吸,所以军人这两个字是他的骄傲和尊严,任何人都不可以去亵渎!

  哪怕是让他丢掉这份他曾梦寐以求的工作,他都在所不惜!

  而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又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沈良下意识地以为是徐主任他们告完状领着杨经理找上门来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于是他选择了坦然面对这一切,可他这刚打开门一看,就瞧见急诊科的几个小护士惊慌失措地挨个办公室找人。

  可四楼还哪有人了,清一水的被徐主任给带到了人事部去告状去了,终于其中一个娃娃脸的小护士急得哭了出来,原地直转圈:“骨科的大夫都去哪了啊,刚送来一个车祸的伤者眼看着就不行了!”

  沈良一听双眼放亮,赶紧穿上了白大褂喊了一声:“在这呢,伤者现在什么情况?”

  沈良一边一路小跑奔向急救室,一边问追在他身后的娃娃脸小护士伤者的情况。

  “初......初步判定是粉碎性骨折......”小护士赶紧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沈良。

  “糟了,没见血,那可能是内出血!”沈良的脸色凝重了起来,脚底下全速冲刺狂奔,他的经验告诉自己受外力冲击后,如果外表见不到流血的伤口那将是最危险的征兆,因为极大的可能是脾肺等内脏器官受损而得不到有效的止血,那样的话血流不出来就算憋也能把人给憋死!

  说时迟那时快,沈良率先赶到了急救室的门口,见上方的指示灯显示红色正在施救,二话不说一头闯了进去。

  急救室里面的几名急诊科的医生手里拿着止血钳等一系列的工具悬停在半空中无从下手,再看伤者脸色煞白已经疼晕了过去,而心电感应机上面显示的心跳频率波动也越来越弱。

  可以说,伤者现在已经是半条命都没了,离真正的死亡那也只是咫尺之遥!

  那几名无从下手的医生见来的是沈良不免心里一紧,有些埋怨地看着跟在沈良身后回到急救室的娃娃脸小护士,心里的潜台词是这他妈都人命关天了,你怎么叫个半吊子过来了!

  毕竟他们当中谁也没有见过沈良的医术,再加上整天也接不到患者无所事事的要闲出个屁来了,他们就以为沈良肯定是那种托关系靠走后门进来的医生。

  这时候为首的一名医生急切地问娃娃脸小护士:“徐主任他怎么没来?”

  娃娃脸护士把头低了下去,结巴道:“没......没找到......”

  “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吧,需要我做什么,他姓徐的能做到我一样也能做到!”沈良插话进来替娃娃脸的小护士解围。

  为首的那名医生也是急得焦头烂额,这会儿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试探性地说道:“我们找你们骨科的医生来,就是想让你们凭经验确认一下病人的胸肋有没有发生粉碎性骨折,如果确认了我们就没办法开刀放血。”

  沈良一听确实是这么回事儿,不妨想象一下胸前的骨头如果被撞得粉碎,这会儿却不管不顾地在人家伤者的胸前开刀,那哪是抢救啊,简直就他妈是杀人!

  于是他走到了伤者跟前,一只手搭到了伤者的胸前开始游移抚摸,几个呼吸的功夫过后,沈良的表情变得格外的凝重,俩眉毛差不点儿拧到一块儿去:“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的确是胸骨粉碎性骨折!”


第四章 这锅我们不背

  瞬间,急救室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因为此时此刻任何一个冒险的方案都会引发一场医疗事故,这几乎是医生这个行当中最忌讳的问题!

  而眼下,眼看伤者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为首的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通知家属不行转院吧,咱们可担不起这责任!”

  这个说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纷纷赞同。

  就在这个时候,却插进了一个不同的声音:“开什么玩笑,这时候转院不是把患者往阎王殿推呢吗!”

  大家下意识地偏头看去,只见沈良一脸凝重地从里怀兜里掏出一个帆布包散摊开在操作台上,继续说道:“让我来试试看吧!”

  “你来试试?”为首的医生疑问道:“这个节骨眼可不是逞能的时候,万一出了事儿,谁来负责!再者说了,你算哪根葱啊?告诉你这锅我们急诊可不背!”

  说到这,其他的几名医生这才反应过来沈良心里打得是什么算盘,因为自打沈良入院以来就没接过一个患者所以想搏一搏证明自己,万一治好了他名声大燥,如果出事儿了人家本来就不是急诊的人,拍拍屁股走就是了。

  可沈良接下来的话,却让这些急诊的医生大跌眼镜。

  “责任我沈良一个人全扛总行了吧!”说着沈良从布包里抽出银针用酒精娴熟的消毒撩火开始进行准备工作。

  本来为首的医生见沈良这么有自信,说不定他是真有能耐,可这会儿见到了中医针灸用的银针心一子就沉到了谷底,嘲讽地说道:“你丫就凭这几根破针抢救?快别闹了吧.......”

  可为首的医生话刚说到了一半,声音却戛然而止,因为他面前的沈良出手了。

  就看见沈良的手如疾风,捏针下探,然后落针换穴整套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眨巴眼的功夫,九根手指长的银针已经灸在了伤者的胸前。

  而伴随着最后一根银针整根没入伤者的心口窝,沈良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可想而知刚才到底耗费了他多大的精神和力气!

  下一刻,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

  伤者胸腔内的淤血散发着腥臭的味道从心口窝的位置泉涌喷出,整个急救室的人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再看心电显示器,本来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心跳频率又开始波动了起来!

  成了!

  沈良长出了一口气,对几个还在发懵的医生说道:“行了,剩下的就是你们急诊的活了,记得完事儿之后把银针给我拔出来。”

  说完沈良便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影转身推门想要离开,这意思就是明摆着要告诉他们,他沈良压根就不是来贪功的!

  为首的医生见了这一幕,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刚才他确实是以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了,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他带头拍起了巴掌。

  紧跟着“哗啦哗啦”地掌声响起,为首的医生冲沈良诚恳地说道:“沈医生这个情我们急诊室记下了,以后但凡有用得着我江涛的地方你只管言语!”

  沈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因为一切都尽在不言中,对他来讲或许这世上再没有什么事儿能够比他治病救人更能带给自己快乐。

  出了急诊室的沈良向伤者的家属报了喜讯,便赶回了办公室。

  推门而入的一瞬间,他还以为是自己走错了屋。

  映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人,徐主任一脸得意地靠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着的是满脸为难的杨经理,更让沈良意向不到的是,他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年近六旬的表情严肃的老者。

  从其鬓角花白的头发上不难看出这是个曾饱经风霜的人物,此人正是惠安医院的副院长庄梓剑!

  要说起这位来,那简直就是平海市医学界的传奇泰斗,他一生救人无数,德高望重,在惠安医院掌握着绝对的权威,就连院长都要看他三分脸色行事!

  “呵呵,徐主任也太抬举我了,咱们之间闹点儿小矛盾你连庄副院长都给搬出来了,你干脆拿个大喇叭站街上把这点破事儿喊出来多好啊!”沈良最是瞧不上徐主任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于是拿话敲打了两句。

  徐主任一听,立马添油加醋地对杨经理说道:“你看着没有,在庄副院长跟前还敢这么猖狂,我们骨科是绝对不能要他了,你赶紧给安排别地方吧,否则我们可都辞职不干了!”

  徐主任这么一带头,几乎是一呼百应,那些平日里的狗腿子们一个个愤慨激昂地嚷嚷着只要沈良还在骨科一天他们就打辞职报告集体罢工。

  一时间杨经理是左右为难,只得对沈良说:“沈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我希望你能给我和庄副院长一个交待!”

  沈良也不是傻逼,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一张嘴铁定说不过徐主任他们那十几张嘴,所以干脆也懒得解释冲杨经理说道:“你也别为难了,还是那句话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至于我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是让徐主任自己说吧。”

  这徐主任也真不客气,舔着大脸上来就当着庄副院长的面把沈良给说得百屁不是,然而这些都是在沈良意料之中的说辞,他压根就懒得去辩解。

  可当徐主任说沈良医术水平太差连患者都接不到,算是彻底的把沈良给惹毛了,他当即就出言打断:“姓徐的,你他妈过分了吧,我接不到患者到底是我医术水平不行还是你他妈从中作梗,难道你心里没数吗?就说上周胳膊摔折的那个农民工挂不起专家号,挂到了我这儿来,半路上是谁把这个挂号单给改成了别的医生,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面对着沈良的质问,徐主任的心“咯噔”一下,明显慌了神,就连嘴唇都抑制不住地哆嗦了起来:“沈良,你他妈你别血口喷人!”


第五章 银针渡血

  “我血口喷人......”

  俩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呛声了几句,紧接着徐主任的那帮狗腿子就开始加入战局,恶语相向围攻沈良,活生生地上眼了一出沈亮舌战群狗的大戏!

  好半天的功夫,庄副院长终于忍不住了,怒吼了一声:“够了!”

  瞬间,全场哑火,到了这会儿沈良也是早就不耐烦了,冲庄副院长说道:“得了,您给个痛快话吧,这里面怎么回事儿我相信您也听明白了。”

  庄副院长行医这么多年,手底下的这些勾心斗角他心里其实都明镜的,但毕竟徐主任跟他干的年头属实不短了,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把徐主任的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于是多少有点儿袒护的意思说道:“小沈医生是吧,你们之间的矛盾我不管,大家也都知道我庄某人更看重的是医术的水平跟技术,就目前的业绩来看,甭管说这里头有什么猫腻,但你确实是没有给我们医院创造价值,对吧?”

  庄副院长这么一说,徐主任的底气立马就足了许多,连忙附和道:“对,你要真是水平到位,那患者就算我再怎么拦着也得来找你看来!你明明就是水平不行,一天天在这儿混吃等死,呵呵你以为单位是福利院吗?”

  那帮狗腿子也纷纷发声,说沈良就是个庸医,还说随队军医也就能给人家看看头疼脑热包扎急救之类的小毛病,放到他们骨科简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得,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沈良也算是看清了庄副院长是什么人,闹了半天和徐主任他们是一丘之貉,多说无益,再者杨经理的脸色却愈发的难看,所以一咬牙心一横转头冲杨经理说道:“难为你了,我辞职!”

  此话一出,全场再度安静了下来,徐主任的嘴角微微扬起甚是得意,而庄副院长却有些故意地躲避着沈良泛着寒芒的目光。

  而此刻坐在沙发上的杨经理却对沈良很感激,非但没有埋怨自己没站出来帮他说句话,还能为自己的尴尬处境着想。

  然而,就在沈良要脱下那身白大褂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给“呼”的一下拽开了:“放他妈屁!谁说沈医生的医术水平不行,我江涛第一个不服!”

  终于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话了,沈良心里很是感激,想必是江涛是来还银针来的,在门口听了半天。

  他赶忙冲江涛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你的好意我领了,但是别为我出头了,别到时候再牵连了你。

  本以为江涛会知难而退,谁想到他竟然一甩袖子,把装着银针的布包摔到了桌上,大声说道:“就在刚才,一个内出血并且胸前粉碎性骨折的伤者就是被沈医生凭借这这包银针给救过来的!你们竟然敢说沈医生的水平不行?”

  哗~

  场间顿时是一片哗然,在场的可都是骨科的医生,伤者在那种情况下意味着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

  尤其是庄副院长,瞬间脸色惊疑,在下意识地瞄了一眼那看上去极其普通的针布包后,不可置信地问江涛:“你说的可都当真?”

  江涛用力地点了点头,并竖起右手的三根手指:“我冲灯发誓,如果刚才不是沈医生出手,伤者肯定会死在转院的路上!如有一句假话,灯灭我灭!”

  大家看到江涛从没有过的认真,不由得信了几分,尤其是杨经理喜出望外地说道:“沈医生的确是有本事,就说我那老毛病腰肌劳损也是沈医生帮我看好的,施过两次针后现在基本上是去根了!”

  而庄副院长还是有点儿将信将疑地问沈良:“我对中医也有点儿研究,那你跟我说说你是用什么办法做到的。”

  “既然您通晓中医,想必应该听过银针渡血的手法吧?”沈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继续说道:“我就是用那一手法。”

  轰的一下,庄副院长的脑子差点儿没炸开了锅,他何止是听过,他还为此专门查阅过典籍,但可惜的是除了在药典上有寥寥几笔的记载后就再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可以说,银针渡血的手法在当世绝对是失传了,而眼前的沈良能把这个手法讲出来,那一定绝非是虚假,毕竟就连那些老字号的中医们都甚少有人听说过!

  庄副院长激动得连手都开始有些发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双手握了上去:“小沈医生,我信你,我绝对的信你!”

  接着不等沈良说话,庄副院长直接冲杨经理说道:“你们人事部真是够呛,为什么他的入职都不跟我打一声招呼!这样的人才只给个主治医生的职称能留住人家吗!”

  说到此,庄副院长的声音顿了一下,拍着沈良的肩膀继续说道:“小沈医生,你好好干,我任命你为骨科的副主任医师,今后但凡是有谁敢找你的麻烦,你就跟我说!”

  这......这个转折也太大了吧!

  别说是在场的众人,就连沈良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反升了一级,再看徐主任和那帮狗腿子一个个的都灰溜溜地夹着尾巴站到墙角,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他妈可是被活生生地给打脸了,更让徐主任无地自容的是,竟然是被一个入职没多久的生瓜蛋子给拾掇了!

  沈良也因为这件事而名声大噪,算是彻底的在惠安医院站稳了脚跟,徐主任再也不敢私底下做什么手脚,陆续找他看病的患者也逐渐多了起来。

  可徐主任和他的那些狗腿子们却也从此和沈良划清了界线,老话讲惹不起那就躲呗,而沈良也懒得搭理他们这帮人,在他看来,那毕竟是一帮人品都有待考证的家伙。

  直到有一天,一伙职业医闹的人把灵堂摆到了他们四楼骨科。

  那天外面飘着小雪,一帮脖子挂着手指粗金项链的社会人抬着棺材上了四楼,并疯狂地叫骂打砸徐主任的办公室,指着跪在地上的徐主任吼喝道:“死的这是我老丈人,我也不管你多要,就一百万,少一个子儿,老子他妈把你剁了扔海里喂鱼去!”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