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当爱已成殇by糖糖_段锦南徐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5:01

《当爱已成殇》是作者“糖糖”写的一篇总裁豪门类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发生在段锦南徐娇两人之间虐心凄美的爱情故事。

当爱已成殇by糖糖_段锦南徐娇在线阅读

第1章 我恨你

乌云笼罩着天空,阴沉沉的一片。

我浑身颤抖、一脸惊惶的站在医院的天台上,一遍又一遍的向面前的男人解释着:“锦南,你信我,我真的没有害她。”

段锦南咬牙切齿的看着我,怒叱着:“信你?我亲眼所见,难道还会是假的?”

“不是的。”我无助的摇着头,眼泪流湿了整张脸,我重复着那日所发生的事情,“是徐娇,是她想要陷害我。”

“陷害你?娇娇是我见过心地最善良的女孩,她为什么要去陷害你?”

我看着一步一步向我靠近的男人,整颗心都被恐惧占满,浑身哆嗦得更加厉害了起来。

他一把狠狠的掐住我的脖子,一脸阴狠的说着,“是你将娇娇害得失明的,那么,就由你来偿还她的双眼。”

“咳咳咳……不要,锦南,不要夺走我的双眼,我不要做一个瞎子。”

我被他掐得几乎快要窒息,拼命的挣扎着,可是,我的挣扎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段锦南双眼腥红的瞪着我,怒吼出声,“你不想做一个瞎子,难道我的娇娇就该变成瞎子吗?”

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就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停的摇着头,祈求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我爱了十年的男人。

结婚三年,我一直想要用时间来慢慢暖化他,可是,他的整颗心里满满的全部都是徐娇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我的半丁点儿位置。

“季温暖,你不是想要做段太太吗?只要你贡献出你的双眼,我可以承诺你,段太太这个位置,将永远都是你的。”

我的心底一片酸楚,双目涣散的看着他,就在我以为我快要窒息而死时,他却骤然松了力道,另外一只冰冷的大手用力的拍打着我惨白的脸颊,“聪明的就乖乖配合手术,否则的话,我有的是办法取走你的这双眼睛。”

我惊恐的看着他眼里染上的杀意,他,真的对我动了杀心,可我是他的妻子啊?

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捅在我的心窝,痛得我难以呼吸。

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用力的推开他,向后踉跄了两步,冷冷的看着他,“段锦南,你真绝情。”

苍白的唇瓣不停的颤抖着,我恨恨的瞪着他,“今日,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将眼角膜让给徐娇的。”

这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生与死,而是爱而不得。

我想,如果我就这样死去,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呢?

转身,我纵身朝着天台下跳去。

段锦南看着一脸决绝的我,字感觉心口一阵收紧,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胸口重重的砸在围栏上,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

胸口的痛意让她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看着悬在半空中的我,双眼腥红的瞪着我,“季温暖,你想死,也得先把眼角膜取出来给我的娇娇再死。”

我被他毫无情感的仍在冰冷的地面上,刺骨的凉意却不及我心底的寒意,我双目涣散的看着他,原来他救我,并不是有一丁点的在意,他在意的不过是我的这双眼睛罢了?

段锦南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对着一旁目瞪口呆的医生,说道:“立刻进行手术。”

“不!我不要手术,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我要告你们。”

我大声的嘶吼着,挣扎着,只是,当麻醉剂注射到身体里时,在我大脑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在心底呐喊道:段锦南,我恨你。

第2章 失明

我醒来时,感觉周围一片漆黑,心底被恐惧占满,我用力的睁大双眼,想要寻找到一丝的光亮,想要看一看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双眼传来的刺痛,提醒着我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颤抖的伸手抚上我的眼睛,却触摸到粗糙的纱布,一颗心,狠狠的颤了一下,原来,他真的说到做到,取走了我的眼角膜。

即便在这个时候,我对那个心狠的男人还是存着一丝的希望,然而,我醒来了这么久,他却从未出现过。

我自嘲的笑了起来,感觉自己的一颗真心,不但没有得到回报,反而还被他狠狠的踩在了脚底下,想到他的狠,我觉得自己真的是犯贱。

为了嫁给他,我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因为爱他,我失去了双眼。

爱他,真的让我遍体鳞伤。

‘啪嗒——’

我刚准备休息时,却听到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的声音,想到早上护士的交代,我立即出声问道:“陈医生,是你吗?”

来人没有说话,可我却听到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我的一颗心,莫名的紧张了起来,漆黑的世界,未知的处境,令我害怕,双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颤声问道:“你不是陈医生,你是谁?”

“呵……”

一声很低很低的冷笑声传入耳里,我的一颗心狠狠的颤了一下,是他,他终于来看我了吗?

明明心底恨极了他,可是现在知道他来了,一颗心,还是不受控制的悸动了起来。

“锦南,是你吗?”

段锦南看着我这幅狼狈的模样,心底闪过几分的不忍,只不过稍纵即逝。

徐娇一脸虚弱的看着段锦南,“阿南,你答应过我,一定会找到适合季小姐的眼角膜的,对吗?”

我听到徐娇的声音,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就是这个女人,害我失去了光明,明明她才是那个狠毒的女人。

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我大声的说道:“徐娇,你少在我面前装好人了,若不是你,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吗?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啪’的一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意,我下意识的伸手抚摸着高高肿起的脸颊,想要看清打我的人是谁,可是眼前一片黑暗,我什么也看不到。

“贱人!你以为这世上人人都像你一样的犯贱、歹毒吗?若是再让我听到你辱骂娇娇,我定不会放过你。”

心口一阵的抽痛,原来,打我的人是他啊!

“阿南!”徐娇轻轻的拉住段锦南的手,“你别再动怒了,季小姐现在这样,已经挺可怜的了。”

我听到徐娇的话,只觉得心底一股怒火直涌而上,“徐娇,你给我滚,我不需要你在这里装好人。”

“看吧,像她这样的贱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你真以为是我强行取走她的眼角膜的吗?我们不过是做了一个交易,让她永远坐在段太太的这个位置上。”

徐娇一脸震惊的看着他,“阿南,你怎么可以……”

“娇娇,为了能够让你重见光明,只得委屈你了,但你知道的,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段锦南抓着她的手放在心口上,徐娇却直接抱住了他,将脸埋在他的胸前,“阿南,我爱你,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我不在乎什么名分不名分的。”

“嗯。”

段锦南重重的应了一声,眼角的余光却看向了满脸苍白的我。

虽然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能够想到,他们此刻有多么的黏糊。

这就是我深爱着的男人,他夺走了我的双眼,却还这般的污蔑我。

“呕~”

喉间一阵腥甜,我呕出了一大口鲜血之后,彻底的陷入了昏迷中。

第3章 晴天霹雳

我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因为当我睁开眼时,等待我的依旧是一片漆黑。

我知道,从此以后,我的世界将再无光明。

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我喃喃自语着:“段锦南,你就真的这么恨我入骨吗?”

明明医生说过,只需要等上一段时间,就能够找到捐赠的眼角膜,可是,他却残忍的夺走了我的双眼,夺走了我的世界。

明知道爱他宛若飞蛾扑火,可我还是执着的不愿放弃。

变成现在这样,都是报应啊!

病房的门再次被人推开,我竖起了耳朵去听,想要听一下来人到底是谁,可是我只听到极轻的脚步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医生说,你之前是急火攻心才会呕血昏迷的,现在应该是醒着的吧?”

我听到徐娇的声音,只感觉胸腔有一股血气上涌,我知道,那是愤怒、是恨意。

被子下的双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徐娇,她又来做什么?

“我真没想到阿南那么心疼我,竟然会强行摘下你的眼角膜给我,让我重新看到了这个美丽的世界。”

说着,她伸手轻抚上眼尾,笑着继续说道:“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的,若不是因为你的这对眼角膜,阿南又怎么许诺你永远是段太太呢?”

我本不想理会这个心思歹毒又卑鄙的女人,可是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够轻易的勾起我心底的怒火,让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徐娇,你少在我的面前装好人,你是什么德性,我很清楚。”

“呵呵……”徐娇轻笑出声,“我是什么德性不重要,重要的是阿南他爱我,并且还爱得死心塌地的,就算你嫁给他了又如何?三年的时间,你可曾怀上过他的孩子?”

‘孩子’二字绝对是我心口上的伤,一触即痛。

原以为结婚以后,只要我生下了我们的孩子,那么锦南他一定会慢慢接受我的,可是三年了,我却从未怀孕过。

徐娇看着我惨白的脸,继续说道:“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怀不上吗?那是因为你每天吃的饭菜里都有避孕的药在里面。”

“不,这不可能。”我不住的摇着头,不敢相信她说的话,可是心底却隐隐有了答案,只是不愿相信罢了。

“这怎么就不可能了?你一直怀不上,不是你的问题那就是阿南的问题。”顿了一下,徐娇继续说道:“可是,我现在已经怀上阿南的孩子了。”

这句话对我而言,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因为一直怀不上,所以我定期去医院检查,可每次的检查都是正常的,而徐娇现在怀孕了,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我一直都有误吃避孕药。

徐娇看着我这幅狼狈的模样,大声的笑了起来,“季温暖,你真以为嫁给阿南你就能够得到他了吗?我告诉你,你在做梦。以后我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有的是办法弄死你这个瞎子。”

她的话,让我的情绪完全失控,浑身颤栗着,不断挥舞着双手,试图将这个歹毒的女人掐死。

徐娇笑看着我这幅癫狂的模样,眼角的余光瞥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朝这边而来,于是,她俯身靠近了我,“季小姐,你怎么了?”

我双手撑住床板,突然坐了起来,一把用力的拉住徐娇,好巧不巧的,正好抓住了她的脖子,我想起这些天所承受的痛苦,这一切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

“你个卑鄙小人,是你将我害成现在这样子的,今天,我就掐死你。”

“咳咳……”徐娇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虚弱的挣扎着,“季小姐,快,放开我,阿,阿南,救我,救救我……”

第4章 让你生不如死

‘嘭’的一声巨响,病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的踹开,段锦南浑身萧杀的走了进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掐住徐娇脖子的手刚松开些许,便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捏住了肩膀。

“贱人,你找死。”

伴随着男人冰冷无情的声音,我被他狠狠的推摔倒在了地上。

“啊——”

我狼狈的趴在冰凉的地板上,除了身体上的剧痛以为,脸颊仿佛被利器划伤一般的疼痛。

我慌乱的从地上爬坐起来,双手胡乱的摸了摸脸,黏稠的血液顿时糊满了整张脸,我吃痛的再次尖叫了起来。

“闭嘴!”

段锦南冷冷的喝诉出声,看着我脸上斑驳的血迹,有一瞬间的失神,可是,徐娇却在浑身颤抖的抱住他的脖子,“阿南,我好怕,我好怕啊,呜呜……季小姐她,她想要杀我,呜呜……”

“别怕,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烙铁一样,狠狠的烙在了我的心上,明明我们才是夫妻,可是他的承诺却是对着别的女人。

“呵……呵呵……”

他们听到我悲戚的笑声时,都朝我看了过来,徐娇一脸唯诺的看着我,甚至微微颤抖了起来。

段锦南轻拍了她的背心,“娇娇,别怕,这个疯女人,我看她是有病了。”

“阿南,我,我好难受……”

徐娇虚弱的说完这句话,双眼一闭,直接晕了过去。

“娇娇……娇娇……”

段锦南一脸担忧的看着徐娇,双手紧紧的抱着她,却在经过我身边时,停下了脚步,“季温暖,你最好祈祷娇娇没事,否则的话,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我的世界都被这两个人给毁灭了,现在的我,早已生不如死了。

我不知道自己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有多久,直到有医生和护士进来,将我扶起,又给我处理了脸上的伤,整个过程,我都像一个木偶人一样,任她们摆弄。

身体上的疼痛都不及他对我的心狠令我疼痛,那种痛,几乎快要让我窒息。

纤白的手紧紧的揪住胸前的衣襟,我从未像现在这般后悔过当初的执着,嫁给了这个我爱了十年的男人,我得到的不是幸福,而是毁灭。

“段太太,你不用紧张,脸上的伤口我已经帮你清理干净上药了,只要后期护理得好,肯定是不会留下疤痕的。”

我听着医生的话,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女为悦己者容,可是,不管我打扮得多么漂亮,都不曾入过他的眼,现在,我自己也看不到自己了,就算是毁容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见我不说话,张旭东叹息了一声,“季温暖,你怎么可以这般自暴自弃呢?曾经那个打不死的小强上哪儿去了?”

听到这有些熟悉的话,我狠狠的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发出沙哑的声音,“你,你是……”

不,这不可能,他怎么会在这里啊?我记得高考结束后,他就出国了的啊!

张旭东见我这幅不可置信的模样,笑了起来,“没错,我就是你高中最讨厌的那个同学,张旭东。”

我有些尴尬的将头扭朝了一边,曾经那么骄傲的我现在变得这么狼狈不堪,他一定很看不起我吧?

张旭东自然也知道我心里的想法,伸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季温暖,你一定要坚强起来,我会替你找到眼角膜的捐赠者,我会帮你重见光明的,所以,你千万不可以自暴自弃,知道吗?”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本以为他只是随口安慰一下,却不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段锦南和徐娇都没有出现过,反而是张旭东每日都来病房里陪我、鼓励我,甚至有时候还会带一些吃的来给我。

越是这般平静的日子,却让我越加的不安,因为我知道,徐娇那个女人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的。

想到那日段锦南离开时说的狠话,我忍不住紧张的问道:“旭东,你们医院有没有一个叫徐娇的女人?她现在怎么样了?”

张旭东剥橙子的动作愣了一下,看着一脸惨白的我,还未来得及开口,病房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段锦南看着坐在病床前的男人,浓密的剑眉狠狠的拧了起来,心底竟有一种自己的所有物被人抢占了一样的感觉,令他非常的烦躁。

双眼危险的看着我,“季温暖,你还真是下贱啊!眼睛都瞎了还不忘发情勾引男人,果然是下作又龌蹉。”

骨瘦如柴的双手紧紧的抓住被角被牙齿咬住的唇瓣瑟瑟发抖着,他说的话,就像是刀子一般狠狠的捅在了我这颗早已千疮百孔的心上,鲜血淋漓。

张旭东紧抿着唇瓣,将剥好的橙子放到我的手里,轻拍了一下我的手背,“温暖,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然而,张旭东在经过段锦南身边时,他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沉声问道:“你是谁?”

张旭东停了下来,一脸讥笑的看着这个冷俊的男人,“段总自然不会知道我是谁,你整日在隔壁病房陪着你的情妇,又何曾关心过自己的妻子呢?”

我听着张旭东的话,有些苦涩的笑了下,原来徐娇的病房就在隔壁,她们隔得这么近,可是他却从未来看过我一次。

段锦南,你当真如此无情!

俊逸的脸因为张旭东的这番话而冷青了起来,段锦南一把抓住他胸前的衣服,“你找死是吧?”

我听着他这森冷的声音,紧张的说着:“旭东,你先回去吧!”

张旭东用力推开段锦南,扭头看向一脸担忧的我,“好,我先回去,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我听到关门声,准备躺下休息,却感觉到有人朝我走了过来,心脏骤然一紧,一股恐惧之意从心底蔓延而来。

第5章 他的折磨

呼吸不畅的窒息感令我心颤,男人满是怒气的声音响起:“贱人,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背着我找野男人。”

段锦南一脸愤怒的瞪着眼前这个脸色惨白的女人,真是恨不得一把将她掐死得了。

“呃……”

我吃痛的低呼出声,可是喉咙被他紧紧的掐住,根本说不出半句话来,我虽看不见,但能感觉到此刻的他,很愤怒。

只是,让我疑惑的是,他愤怒什么?

就在我以为我快要缺氧而死时,他却突然松开了我,浑身无力的我直接跌在了病床上,剧烈的咳嗽着,“咳咳……”

段锦南看着我这幅狼狈的模样,没有半点的心软,脑中只剩下我与张旭东相处的画面,心底竟有种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的感觉。

浓密的剑眉狠狠的拧了起来,段锦南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襟,冷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犯贱,居然与男人在医院里苟合!”

我紧紧的抿着嘴唇一言不发,我知道,不管我怎么解释,他都不会相信,在他的心中,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又下贱不堪的女人。

然而,我的不解释,在段锦南看来,就是默认的表现,本就烦躁的心,变得愤怒了起来。

“贱人,既然你不记得自己的身份,那我就帮你加深一下印象。”

我的身份?在他的心中,我何时有过半分地位了?

‘刺啦’一声响,我感觉胸前一阵凉意,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胸口,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捏住了手腕,不给我任何反抗的机会,另外一只手快速的脱着我身上的衣服。

“不要!”

我惊慌的喊出了声音,可是我的拒绝只让他更加的愤怒,他不管不顾的撕扯掉我身上的衣裤,低头,看着一脸苍白的我,眼底迸发着熊熊的怒火,“既然你这么空虚,那我今天就好好的填满你吧!”

“啊——”

没有任何前戏的进入,疼痛感几乎快要将我撕碎,我痛得脚拇指都蜷缩了起来,额头上浸出了细密的冷汗。

“季温暖,你给我记好了,你一天是我段锦南的妻子,就得坚守着自己的本分,若是敢做出背叛我的事情,我有的是办法折磨你!”

我紧紧的咬住嘴唇,听着他在耳边这番恶狠狠的话,眉头狠狠的拧成了一团,“你让我恪守本分,那你呢?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段锦南挺动的身子,因为我的话而停了下来,他伸手一把掐住我的脖子,虽然此刻我的双眼还缠上了纱布,可是他仿佛能够看到我眼底的倔强一般,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了些许。

“你一个瞎子,竟然也还想着点灯?简直就是在痴人说梦。”

低头,薄凉的唇瓣狠狠的吻住了我的嘴唇,不,这不是吻,这是啃,是咬,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顾虑。

我知道,他是故意让我痛的,这也是他折磨我的一种方式,因为是我,阻碍了他与徐娇在一起。

想到徐娇心机深沉的徐娇,想到段锦南对我的绝情,我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我突然张开了嘴,狠狠的咬住他的舌头。

“嘶——”

段锦南吃痛的低吟出声,眼神幽深的看着发了狠的我,不知为何,心底的郁结竟然开始散发了,勾唇,不顾舌头上的疼痛,准确的缠住了我的舌头。

淡淡的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我心底发着狠,既然嘴上不行,那我还有手,还有脚,于是,我用力的抓扯着他的后背。

一场情事结束后,我们两都累得够呛,就在我以为他会直接丢下我离开时,他却将我抱去了浴室,甚至还帮我清洗了身子,换上了干净的睡衣,只是,全程,我们水也没有说话罢了。

我浑身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听到病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嘴角慢慢的上扬了起来,低低的自言自语着:徐娇,你不是爱惨了这个男人吗?那你看到自己爱的男人身上有着别的女人留下的痕迹,心里一定很难受吧?

被子下的双手紧紧的捏着拳头,我在心底狠狠的想着:既然你们不让我不好过,那么,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