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三月莲香白石陆小丽_三月莲香免费阅读by我叫公孙策

发布时间:2018-11-05 15:01

三月莲香白石陆小丽

三月莲香全文阅读

白石陆小丽是什么小说?男主白石女主陆小丽小说的名字是《三月莲香》,此书为网络作家我叫公孙策作品,小说又名《乡村迷情》,是一本剧情非常吸引人的都市小说。白石从小跟着自己的父亲在杨柳村长大,眼看着都订了亲了,白石却和村里的大美女陆小丽勾搭在了一起。

第1章 白家父子

  贫穷和落后共同笼罩着杨柳村,贫困村的帽子戴上就没摘下来过。

  村子小,信息流动自然也就慢了下来,偶尔来个人到村子里走动,大家都看珍稀动物般跟着。走街串巷的小商人成了附近村里最为简单和方便的交流者,白家父子是在一个冬天跟着卖炭的车子来到这个小村子的,当他们父子俩来到这村子时,村里人里里外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纷纷过来看热闹。

  白林右腿不怎么灵便,走路拖着腿,手里抱着个三岁男娃娃,跟村长说了许多好话,村长摸着下巴让村民们表决,这才有了村东头山坡上的两件茅草屋子。

  男耕女织的生活距离这里比较遥远,通常来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男人们的天下在山里,伐木打猎作为家里主要经济来源,女人们地里播种些作物补贴家用,日子勉强也能过的下去。

  白林腿不好,进山也干不了什么,做些陷阱抓兔子才好歹把白石养活下来。

  白石懂事,于是自己也出去帮村里人放牛羊割草,这些不会开口的动物成了白石唯一的玩伴,有事没事的时候白石就会和它们比力气。

  一来二去的倒练出白石一身力气,普通人还真不是他对手。

  放羊放牛的钱根本无法补贴家用,所以白石也会跟白林学习放置捕兽夹的技巧,村里老猎人的家也是白石最爱去的地方。

  白石一身的蛮力气只会跟牛较劲,碰到稍微灵活点的只有束手无策,白林拐着右腿会在晚上偷偷训练白石,但是成果无人可知,更不明白这父子俩晚上不睡觉在那瞎比划啥子。

  白家虽说也是村子的一部分,可白林挑地点时偏偏挑了距离村子有段路程的东边山坡。平日里跟村里人的来往不多,只是白石这家伙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不但饿不住他,相反跟村里人感情深厚。

  有天白石兜里紧紧揣着这五块钱在家里转悠过来转悠过去,屋外月色正浓,一轮圆月从山那边开始往上爬。五块钱在那时候价值可不算低,白石给人放羊一天才五毛钱。

  “你在那晃悠啥呢,晃悠的我心烦。”白林摇着蒲扇瞅白石,些许皱纹爬上白林面庞,增添些坚毅。

  “没啥,就是约了村里狗蛋儿说晚上去河里整些笼子抓鱼,这不,我也该出去了。”白石嘿嘿笑着想要隐藏他的慌乱,接着便逃似的出了门,出门时又用手摸了摸口袋,确保那五块钱还在,只有肌肤接触到纸币的粗糙感才觉得心安。

  白石哼着歌从家里往南走,那边是一片菜地,跟他嘴里说的去河边差了十万八千里,而菜地边儿此时也有了个美人儿正在翘首企盼。

  美人儿陆小丽是从邻村换亲换来的漂亮媳妇儿,不仅生的一副好皮囊,更重要的是胸大腿长屁股翘,天生的炮架子,不知被村里多少男人惦记着。

  陆小丽男人一直在外面打工补贴家用,她自己就操持着整个家,上面老人下面孩子全靠她。

  女人容易寂寞,又穷,自然走上了一条靠着出卖身体过活的路,今晚到这菜地头上是前天跟白石约好的,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白石。

第2章 讨价还价

  白石身上的大裤衩是才洗过的,他怕今晚见陆小丽掉了面子还刻意用肥皂洗了好几遍。

  “也不知道这五块钱让不让睡。”白石嘴里嘟嘟囔囔。对于女人他老早就充满了好奇,上个月才听狗蛋说给陆小丽十块钱就可以跟她来一炮,女人神秘的身体对这些童子鸡的诱惑无疑是致命的。

  狗蛋还说村里大部分男人都偷偷摸摸的跟陆小丽睡过,表面上都正儿八经的,背地里巴不得天天长在陆小丽床上。

  村里人穷,挺多小伙子都娶不上媳妇,要是家里有一男一女还好说,那可以跟其他人家换亲,我把我家女儿嫁过去,你把你家女儿嫁过来,孩子都有了对象,省钱也省心。可就是那样还是剩下一堆的到了年纪讨不到老婆的人,没老婆自然对女人充满渴望,陆小丽就是这个时候走进了众多寂寞男人的心里。

  天天听狗蛋在那说女人身上滋味如何,自己也尝不到,心里别提多别扭。所以白石犹豫了好几天之后终于决定要去睡了陆小丽,之前挣得钱他都拿去给了白林存着,五块钱还是他攒了十来天才有的。

  一想到马上就要告别处男之身白石就没来由的一阵兴奋,身下的大裤衩早就被顶起老高,也幸亏在晚上没人看见。

  陆小丽穿着宽松的乳白色睡衣,没穿内衣,胸前的白兔若隐若现。洁白光滑的大腿裸露在空气中,借着月光,白嫩诱惑,刚洗过的头发还散发着点点清香,她就坐在菜地梗上摇着扇子。

  坐在这里的她还真是不怎么显眼,白石晃悠着健硕的身子,小跑到菜地石头那一跃而上,跳到石头站着四处眺望,可是都见不到朝思夜想的陆小丽,平日里见到陆小丽屁股扭来扭去心里就一阵阵邪火,这次就要实现了梦想,可是人却找不到了!

  心里越来越急,额头渗出点点汗水,白石心里扑通扑通跳,难道陆小丽要放鸽子?“丽姐,你在吗,丽姐……”

  白石伸头低声的喊着,夜里声音传的远,声音稍微高点,村里一群狗子就要拼了命狂叫。

  “哎,我说你就那么有精力吗?还在石头上蹦哒个啥?”突如其来的一声低喊差点把白石从石头上吓的掉下来。

  “丽姐,原来你来了啊,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以为我不来了?”陆小丽甩甩头发盯着窘迫的白石,“废话少说,钱带来了一切都不是问题。”

  “丽姐,我带来了五块钱……”

  “想的美,老娘这里起步价十块钱就够便宜你们了!”

  “丽姐,我肯定能让你流连忘返!”

  “五块不成。”

  “我是处男……”

  “真是处男?”

  “嗯!”

  “那也不成!”

  “那……那我明天进山再给你两只兔子!”

  白石讨价还价,这两只兔子可是完全能够抵得上那少的五块钱,只要跟他爹说没什么收获就成了。

  “这可是你说的,没骗我?”

  陆小丽将信将疑,两只肥美兔子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骗人。”白石说话时脚步已经往陆小丽那移动,趁着她不注意,一把搂了过来,怀里温软如玉的身子让他心血沸腾,爪子已经不老实的上下游走,握着陆小丽胸前的大白兔揉捏。

第3章 恶毒女人李玫

  “猴急个啥子呦,晚上还长着嘞,看看你能不能让我流连忘返!”陆小丽背过手往白石大腿根摸去,脸上的表情丰富多彩。

  “怎样,我还是有这个资本的吧……”

  一夜酣战,白石同陆小丽翻云覆雨,好不痛快,陆小丽美的笑眯眯瞅着白石:“下次你再来,我给你优惠,只收你一半儿!”

  “就是也不知道还能再来几次,真是太可惜……”

  白石皱着眉头一脸的深沉,怀里搂着一丝不挂的陆小丽,一只手正放在陆小丽胸前揉搓。

  “怎么了?你偷偷过来我保证不会往外说的。”

  “我爹给我说了门亲事,亲家就是咱村里李家的李玫,连日子都定了。”

  陆小丽抬头望着白石,一脸的同情:“李玫这个人真的不好惹。”

  李玫,李家小女儿,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嫁了个镇长,李家就凭借着这层关系在村里迅速崛起,现在也是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李玫生的漂亮,绝对比陆小丽更有青春活力,而且关键还是个雏,这一点可是别人怎么也比不上的。

  但是有钱人家的姑娘娇生惯养,脾气自然蛮横无理,甚至是胡搅蛮缠,不知道李家从哪搞来一条狼青,天天跟着李玫屁股后边,在村里横行霸道。

  有一次白石被那条狼青追了半个村子,差点咬到屁股,打又不敢打,万一打死了,怕是家里砸锅卖铁也赔不起,只能不停跑,不知道村里有多少人都被这条狗欺负过。

  “上次她的狗追着我咬,她竟然在后边哈哈大笑,要是有机会非要把那条狗给炖喽!”白石恨恨的说着,手上加大了些许力道。

  “李玫长的那么漂亮,你都要娶她了,怎么还要跑出来找姐姐我?”

  陆小丽说的不假,都是一个村子的人,哪怕是到了李家当上门女婿,也能时不时的回家瞅瞅。稍微忍耐些日子,跟李玫睡觉还不用花钱,何必跑出来找一个跟众多男人上床的女人。

  “她是恶毒的女人,长的再好看又有什么用,我就是不睡她,还要想办法把那条狗给炖了!”

  村里一群单身汉也没有一个愿意娶李玫的,这次让白石去补了漏洞,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在私下议论。李家曾放过话,只要有人能娶了李玫,不但不要彩礼,还白送一辆自行车,尽管这样诱人,还是没有人愿意提亲,毕竟李玫的坏脾气摆在那。

  “那要是你去李家做了上门女婿,被李玫给看着,会不会就忘了姐姐我啊?”被白石的大宝贝给伺候舒坦了,一想到马上就要长时间享受不到,陆小丽还真有些舍不得,如果白石能隔三差五过来滋润一回那少收点钱也无所谓啊。

  “那简单,她李玫就是寸步不离跟我屁股后边,我进山她总不会跟着吧,你到时候也进山,咱俩在山里边办事儿神不知鬼不觉,你看怎样!”

  “那也成,你这脑袋瓜子里看来也有点东西,没有让姐姐失望。就冲这,以后再来找姐姐,姐姐大不了不收你钱,还有,不收你钱这事儿不许外传!”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我把打的野兔野鸡分你些,就当钱了,家里有活儿也叫我,保证随叫随到!我倒要看看那李玫有啥子能耐不让我找女人……”

第4章 笑里藏刀

  “要不,你先别走,从现在起我就不收你钱,咱俩再……”

  “我得回去,不然我爹找我可怎么办,现在时候不早了。”白石赶忙打断陆小丽,“今天晚上你要是有空我再来找你!”

  “我晚上答应了其他男人,明天晚上我给你留着,你快回去,要是你爹知道你来找我,指不定怎么收拾你!”

  陆小丽嘿嘿笑着起来穿衣服,目光却是不离白石胯下那东西,跟那么多男人睡觉,没有一个能够像白石这么强壮有感觉的。

  “没事儿,我爹心疼着我呢!”白石知道陆小丽在看自己,又趁机抓了把陆小丽充满弹性的屁股才从陆小丽那离开。

  出了门的白石嘴角突然闪过一抹跟他年纪及其不相称的笑,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狡黠,一种老谋深算的味道。

  很快这种表情就从白石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思考着回去该怎么向白林交代,说自己去狗蛋家睡了一夜那有点不太现实。

  不知不觉,白石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他爹白林正在摆弄捕兽夹。

  “昨晚去哪了?”

  “那个……我……”

  最终,白石还是把自己去干的事一五一十都告诉了白林,他低着头不敢看白林,在订了婚之后还出去找别的女人,这万一传出去那是在打白林的老脸!

  白林欲言又止,只是摇了摇头使劲朝白石肩膀拍下去,白石身子猛然一震,随即又恢复平静。

  “爹,我知道我错了,可我就是不喜欢那个李玫,想要出去找其她女人好好报复她一下,让她知道她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白石站直后比白林还要高出半头,眼睛眉毛跟白林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孩子,你还是年轻,没有学会隐忍,我这条腿都能忍下来,你又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要是连李玫你都制服不了,那么咱俩在这村子里怕是再难安身……”

  “儿子记着了,笑里藏刀是你教我的,我从没有忘记,当年的事情我一定会查的水落石出,让那些人付出代价!”白石蹲在地上擦拭捕兽夹锋利锯齿,凭借捕兽夹弹簧力量,足以轻松把手骨击打的粉碎。“只是,陆小丽那里我觉得还是先维持着好,说不定就有什么用处了……”

  “要是李国富真的与那件事有什么关联,我一定要活活剥了他的皮解恨!”白林把手里的捕兽夹掷在地上,拳头捏的作响,“脸红个什么,男人找女人再正常不过嘛,我当年像你这么大早就跟女人睡过了,哪像你找女人睡觉还要花钱!”

  “我都记下了,李家只是我们的第一步,而完成计划首要就是让李玫臣服!”

  白石躺回床上补觉,脑子里都是陆小丽白花花的身子乱晃,就是不知道第一美人李玫的身子摸着顺滑不顺滑,手感如何。平日里看着,李玫的身材可是要比陆小丽的好上太多,要是真的舒服,那真是赚大发了。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去,当时定下的日期如期到来,白石一大早就被白林赶去了李家,毕竟大婚的时候没有新郎成何体统。

  李家因为一个镇长女婿,这场婚宴办的是有模有样,风光无限,来了许多人凑份子钱,不光是村里人这里面还包括了镇上那些巴结镇长的小村官。比村里任何一家的场面都要热闹,李家还为此特地从镇上请来了戏班子唱上一整天的大戏,彻底让村里人过足了瘾。

  晚上客人们都散去,李玫的姐姐李雯和姐夫张雷则要开车回镇上,白石老丈人李保国不想大女儿和女婿走那么早,在门口尽量挽留,没想到此刻屋里突然爆发出李玫的大声尖叫,伴随着的则是白石的哈哈大笑。

  张雷和李雯也顾不上回镇上,连忙往屋里跑去。

第5章 睡觉也有规定

  张雷跟李雯先进了屋,此时正看到一身火红嫁衣的李玫从屋里往外跑,惊慌失措,像是有什么十分可怕的东西在后边追赶。

  李玫见到姐姐李雯,直接扑进李雯怀里,眼眶通红:“姐,那个白石抓了只老鼠吓唬我!”

  “什么?没事,姐替你教训他!”李雯当上镇长夫人,脾气也是水涨船高,对于村里人本就看不起,现在碰上白石定要发生摩擦。

  跟在后边过来的李保国见到女儿梨花带雨,霎时间一肚子火:“小玫,那白石怎么你了?”

  “他抓了老鼠吓唬小玫,这乡巴佬也是反了他!”李雯巴不得事情再闹大点,对于这门亲事从一开始她就不赞同,现在可算是找到了机会整治白石。

  李保国黑着脸进了喜气洋洋的婚房,此刻白石手里正拎着一只灰黑色皮毛的巨大老鼠嘿嘿傻笑。

  “白石,你干什么!你姐姐姐夫就要回镇上了,你不出来送送,你可倒好,在这抓老鼠吓唬你婆娘!脑子驴踢了!”

  李保国毫不留情情面的训斥白石,这老丈人的下马威必须做的漂亮,不然以后再竖立威严就难上许多。

  “别生气,这只老鼠突然跑到床上来,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它,就打算好好教训一番,谁知道李玫害怕啊。”白石连忙辩解,脸上堆出笑脸,心里却暗自骂道:

  老头子,让我找到机会非要打碎你的骨头,让你在这儿跟我耀武扬威!

  白石对李保国这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恨的牙根痒痒,这份怒气很快就要在李玫身上发泄。

  “还不把老鼠扔了,今天你们新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保国吹胡子瞪眼出了新房,对于他找的白石这个上门女婿,他自己也说不明白到底是对是错。

  白石笑眯眯的把那只大老鼠从二楼给扔了出去:“可别回来了,再回来得要你的命。”

  连李保国都走了,剩下看热闹的李雯和张雷也不好意思再留下,胡乱装装样子连夜回了镇上。

  李玫等了许久才回新房,眼光四处搜寻,确保没有什么东西后才重新坐到床上。

  新娘的盛装穿在本就貌美如花的李玫身上更加突出,白石可管不了那么多,只当做春宵一刻值千金,上去就是饿虎扑食要把李玫压在身下。

  李玫看出白石的打算,当即往后仰,一只腿却绷直了指向白石,只要白石往上扑,那这一脚绝对能结结实实的踢向他的命根子。

  “你这是做啥子嘛?”白石停住身子,此刻李玫的脚尖距离他的裆部不过一个拳头的距离,“想要谋杀亲夫?还是你不想尝尝作为女人是啥子滋味?”

  李玫有恃无恐:“想跟我睡觉也成,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不然你就睡地上吧,还要,敢强来的话,我就找你爹白林理论去!”

  白石可不怕什么睡地上,关键是这恶毒女人要去找白林,到时免不了一顿恶气。

  必须得想办法制服李玫,让李玫跟自己一条心,不然还怎么追查真相。这样一想,白石当即表示服了软:“你说,什么条件?”

  “一,不准在外边看其她女人,省的丢我们李家的人,二,出门需要进过我的准许,三,家里我最大,都得听我的,我说一你不能说二,四,不能私自把李家的东西拿去给你爹白林,五,在家里不能顶嘴,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都听清了没?”

  这些条件简直是约束下人那样苛刻,白石心高气傲对李玫提出的条件怕是一个也不会答应。

  “这样,白天听我的,晚上听你的!这可是我最大的让步,不然我真打算来强的了。”

  “放屁!你敢!”

  李玫的大眼睛瞪着白石,平日里被宠爱惯了,哪有白石这样跟她讨价还价的,这是那条狼狗不在,不然又要被李玫指使追着白石咬。

  “你看我敢不敢!你爹巴不得你赶快给他来个大胖小子!”

第6章 强行推到

  “那我问你,这是在谁家?在我家就得听我的!”李玫用力推开白石,并与白石保持一个安全距离。

  “狗屁不通,我是上门女婿不假,但是咱俩成了夫妻,这就说明这里也有我的东西!跟你睡个觉怎么就这么麻烦!”

  白石现在突然想起了陆小丽的浪荡,恨不得就这样直接出门去找陆小丽好好快活一夜,也不用跟李玫在这儿浪费时间。可是又想到白林把自己送过来的良苦用心,又只好把那心思给收回去,就不信治不了李玫。

  “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就给你睡,不然免谈。”

  “那不可能,白天听我的,晚上在家听你的,要不然反过来也行,晚上听我的,白天听你的,反正是不能让你一个人说话。我好歹是个男人,天天被女人压着算什么事。”白石打定了主意,不论如何今晚一定得睡到李玫,让这个恶毒女人天天嚣张。

  “你是男人怎么了,还真想强上?”李玫灵巧的躲开扑过来的白石,顺手抄起桌上的鸡毛掸子作为武器,“告诉你,别仗着你一身的蛮力就可以为所欲为,你能把牛撂翻这确实很需要能耐,但是你可别以为女人是好对付的!”

  说着,李玫用鸡毛掸子使劲抽在白石的大腿上,疼得白石倒一口冷气,眉毛都拧到了一块儿。

  “你这恶毒女人,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绑村口柱子上,让来来往往的村里人都好好看看李玫的身子该有多漂亮,新婚之夜不让老公碰!看看你们李家丢起丢不起这个人!”

  李玫这一下确实惹恼了白石,提出一堆要求还不让碰不说,现在竟然用鸡毛掸子下狠手抽大腿,大腿上一片火辣辣钻心的疼。

  白石一把夺过鸡毛掸子折断扔在地上,眼神里出现了一抹少有的杀气,接着用手挡住李玫甩过来的巴掌,顺势转身搂住了李玫,把脑袋埋在李玫秀发中贪婪的嗅着发香。

  “你脑子真的不是被驴踢了?把自己女人脱光给别人看,你是不是个正常男人?也不知道我阿爹招你做女婿干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可喊人了!”

  李玫的双手被白石牢牢搂住,根本抽不出来,用脚去踩白石脚趾,结果白石把她给直接抱了起来,除了嘴里不饶人,李玫已经无计可施。

  “鬼知道你阿爹看上我哪了,你以为我乐意来陪你这疯女人,要不是我爹收了你们的彩礼,八抬大轿抬我都不来,不过,我来了也刚好收拾收拾你,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对付我!”

  白石用陆小丽教的方法,轻轻含住李玫的耳垂,果然,李玫瞬间老实下来,脸蛋儿通红。

  “还是这招管用,哈哈,今天我就睡定你了!”白石把李玫扔到床上,捉住李玫的身子,另一只手直接扯下自己身上火红的婚服,露出肌肉,随即又要伸手去解李玫胸前纽扣。

  “你再敢解一个扣子我明天就去找白林!”

  “那行,不解扣子就是了!”结果白石直接把李玫的裙子给掀开,露出里面白色小内裤来,“从下面来也是一样!”

  女人裙子里面风光无限,着实让白石好好饱了眼福,纤细双腿光滑诱人,想到马上就能尝到李玫身子,白石就一阵疯狂。头上汗珠不停渗出,也顾不上擦,兴奋的如同野兽。

  “我让我阿爹把你爹白林赶出村子你信不信!”

  这句话突然间让白石老实下来:“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放屁,今天先放过你,我再给你两天时间,还是不让我睡的话我就在外边说你有病,没办法跟男人睡觉!”白石不想再跟李玫纠缠,李玫大小姐脾气惹不起好歹还能躲得起。

  “你回来!”李玫气急败坏的冲白石喊,白石头也不回往外走。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