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相思随你入心间免费阅读_相思随你入心间慕雅静郁少谦by有点甜

发布时间:2018-11-05 15:06

相思随你入心间慕雅静 郁少谦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相思随你入心间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相思随你入心间里,主要介绍了慕雅静郁少谦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慕小姐,让你陪着小少爷到郁家来也是为了小少爷好,小少爷刚到一个新的地方肯定是不习惯的,如果有你的陪伴会好得多。”这句话说动了慕雅静。话,说得确实有道理。虽然她一万个不想去郁家,但为了慕小白,为了能让慕小白习惯,她必须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第1章 没有爸爸的野种

“疼……不要……”

漆黑的夜里,被压在身下的女人眼眸因为痛楚浮起了淡淡的水雾,她的手紧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她因为痛楚而挣扎的样子就宛如鹰枭爪下的小白兔,逃脱不过。

……

四年后。

北城一所幼儿园内,一群孩童正在老师的带领下做课间操。

而远处,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那。

笔挺的西装衬得他优雅挺拔,浑身都散发着卓尔不群的矜贵气质。

此刻骄阳透过树叶的缝隙透在了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让他的五官有些看不真切。

四年前的一幕闪过了他的脑海,最后定格在了在他身下的女人因为痛楚而向他求饶眼眸沾染了潮湿氤氲的模样。

明明对那个女人是厌恶而轻视的,可每每想到这一幕,心竟然又会掀起数道涟漪。

就在这时,男人身后的走过来了一个人。

“郁总,需要现在将小少爷接回吗?”来人朝着郁少谦恭敬说道。

“明天。”郁少谦开了口,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没有多少情绪的外露。

“是,郁总。”

郁少谦将目光收了回来,随即弯身上了黑色的宾利。

片刻后,黑色的宾利开去,惊起了一片的尘土。

……

操场上,一群孩童做完课间操后玩耍起来。

在这么多孩子里,有个小男孩格外的引人注意,他长得实在太好看了,一张小脸粉嘟嘟的,眼睛和黑葡萄一般又大又圆,那睫毛更是如同扇子一般浓密。

玩耍的时候小男孩不小心踩到了另外一个叫陈明明的男孩的脚上。

“啊。”陈明明发出了痛喊。

小男孩赶紧道歉:“陈明明,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他就弯身要看看陈明明的脚怎么样了。

然而陈明明却用力推开了他:“你竟然敢踩我,我明天就要我爸爸打死你!”

陈明明的父亲是北城某高官,所以素来跋扈。

有小朋友为小男孩不平起来:“陈明明啊,慕小白都和你道歉了,你怎么还这样欺负慕小白。”

陈明明“哼”了一声:“他踩痛了我!我就是要我爸爸打死他,谁让他没爸爸,就是要被人欺负的!”

小男孩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你说谁没有爸爸!”

陈明明语气充满了轻视:“我说得就是你,全幼儿园的人都知道,慕小白没有爸爸,慕小白是个野种!”

慕小白死死瞪着陈明明,忽然一下就向陈明明冲了过去。

“啊,老师打人了,老师快过来,慕小白打人了。”

……

慕雅静接到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慕小白又在幼儿园打架了。

她匆匆打了一辆的士赶去了幼儿园。

她这个儿子,素来懂事体贴,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屡次在幼儿园打架。

慕雅静微叹了口气。

她将目光投射在了车窗外面,刚好看到前方大楼外悬挂的液晶显示屏上正在播放一则财经新闻。

“郁氏集团十周年,已成为全球科技巨头,被评为全球员工薪水最高公司,总裁郁少谦功不可没……”

伴随着新闻,一张照片,被放在了镜头上。

棱角分明的脸,如神匠雕塑般的五官,下巴干净坚毅,连同脖子,都有一种天生尊贵的弧度。

他的眼睛更是尤为引人注意。

那是一双极为幽深的眼眸,深邃,沉静,淡然。

仿若漩涡一般,只要看一眼就能将人的魂魄吸进去。

慕雅静收回了目光。

有些人,注定就是天之骄子。

而她,只是众生中最普通的蝼蚁。

天之骄子永远和蝼蚁扯不上什么关联,即使四年前的这天,他们有过一夜之欢。

下一章

第2章 我不要道歉

慕小白的班主任很喜欢慕小白。

所以在慕雅静来领走慕小白之前特地和慕雅静提醒了一句:“小白妈妈啊,原来小白和人打架我都会安抚一下对方父母,但陈明明的爸爸是高官,他母亲性格也一向霸道,明天陈明明父母会亲自来学校,到时候你要小心一点,再让慕小白和陈明明道个歉。”

慕雅静感激地看了一眼王老师:“谢谢你了王老师。”

回去的路上慕雅静问慕小白为什么要打架,慕小白一直没有吭声。

慕雅静蹲下了身子:“小白,你一向乖巧听话,为什么总是要在幼儿园打架,你知道这样很让妈妈烦心吗?”

“大白,对不起。”慕小白声音很低。

慕雅静摸了摸慕小白的脑袋:“小白,明天好好和陈明明道个歉,答应妈妈。”

这句话让慕小白一下炸了毛:“我不和他道歉!”

慕雅静说了很久,但慕小白依旧是这个态度,最后竟然吐出了一句:“我死都不会和他道歉的!”

慕雅静重重叹了口气:“小白你怎么那么不懂事,是你先打了人家,何况,”

何况陈明明的父亲还是高官。

但慕雅静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慕小白还太小,他根本不懂。

但是她懂,她一个女人,在北城算是社会的最底层而且又带着一个孩子是格外艰辛,很多事情,能得过且过就必须让它过了。

可她还是不舍得将这些太过现实的话告诉慕小白这个孩子。

慕雅静站了起来:“小白,你总是在幼儿园和人打架,真是太让妈妈失望了。”

说完慕雅静就往前面走去。

慕小白没有走。

他盯着慕雅静的身影眼眶渐渐红了一圈。

片刻后他忽然大声喊了一句:“大白,他们总骂我是野种,骂我是没有爸爸的野种!”

他不想打架。

他知道大白已经很辛苦了,大白要上班养家,要给他交学费买吃的,这都要好多好多的钱,大白每天很早就去上班了很晚才回来。

他不想让大白为他操心,可是别的他都可以忍,那些人骂他是没有爸爸的野种他独独不能忍。

因为他,真的没有爸爸。

慕雅静的身子一僵,浑身血液似乎都要往脑袋冲一般,慕雅静眼前一片金星。

腿脚有些发软,慕雅静身子就要往后面倒去。

但她没有倒下。

因为小小的身子在后面支撑住了她。

慕小白声音带着哭腔了:“大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说这句话。”

他知道,他的大白一定很难过。

慕雅静蹲下一把将慕小白抱住。

这四年来她带着一个孩子生活很不易,但再难的时候她都咬牙扛了过来,可这刻,她的眼泪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小白,妈妈对不起你,是妈妈对不起你。”慕雅静搂紧了慕小白哽咽道。

当年那一夜荒唐怀孕后,她本来想打掉的,但都走到手术室了却不忍心了,她想着毕竟也是一条生命。

可却没有想到,这条生命以后会没有父亲。

而没有父亲,在这个社会会受到无尽的嘲笑和讥讽!

第3章 我要好好收拾她

翌日,又是新的一天。

北城半山腰别墅,郁家。

全玻璃屋顶的餐厅,带着露水的娇艳玫瑰,名贵骨瓷的餐具,雪白的牛乳,香醇的咖啡,豪华的英式早餐。

郁少谦坐在主位上喝咖啡,袖口露出了名贵的PatekPhilippe名表,晶莹的表面熠熠生辉。

坐在郁少谦对面的是两个女人,分别是郁少谦的奶奶和母亲。

郁老太和郁夫人。

两个人虽然上了年纪但亦是贵气十足。

郁老太最先开了口:“少谦,你等下就去把那小东西给接回来,到时候让你爷爷看看,也好让你爷爷走的时候安心。”

郁少谦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奶奶我明白,你放心。”

郁夫人也跟着说道:“少谦,孩子的母亲也一并接回来,毕竟孩子刚到这也不会认生,肯定是不能离开母亲的。”

提到孩子的母亲,郁少谦的眼底闪过了一道幽邃的光芒。

他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我先走了。”

等郁少谦走后郁老太重重“哼”了一声:“那一个费劲心思爬上别人床的女人,怎么能够进我郁家的大门!”

郁夫人语气柔和耐心劝道:“妈,那孩子之前根本不知道有少谦这个爸爸,又一直和他的妈妈生活在一起,刚来肯定会不习惯的,一定要让妈妈跟着过来陪一段时间的。”

郁老太虽然没有反对还是不屑说道:“如果不是少谦爷爷病了,那个女人我根本都不想见!”

当年北城的慕氏集团频临倒闭,需要度过危机,结果没有想到慕家的女儿竟然设计爬上了郁少谦的床,并且叫来媒体拍下照片想要威胁郁少谦收购慕氏集团。

可惜郁少谦从来不是受人威胁的。

那些被慕氏叫来的媒体纷纷被处理干净,而这场设计也终究是成了空。

而在不久前郁老爷子却病了,恐怕是活不长了。

在郁老爷子临终前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看到郁少谦成家立业并且生子。

但这么多年了,郁少谦一直孑然一身,怎么可能迅速结婚生子。

而恰好郁夫人无意中得知了,当年那个设计爬上郁少谦床来敲诈的女人竟然生下了一个儿子。

而现在,就是这个孩子回到郁家的时候了。

郁夫人看到郁老太的不悦又温和劝道:“妈,不管怎么样那个孩子终归是少谦的骨肉身上流得也是郁家的血。”

“是不是少谦的还不知道,那个女人既然能随便爬上少谦的床,说不定又爬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妈,绝对是少谦的孩子,那个孩子的模样我看了,和少谦小时候一模一样。”

郁老太这才不说话了。

良久后却又是吐出一句:“那个女人生下少谦的孩子,恐怕就是为了日后敲诈!真是心机太深。”

郁夫人倒是没有这样想。

“妈,她生了孩子四年了,如果有心敲诈的话早就找来了,如果不是我无意得知根本不知道知道少谦还有个孩子。”

郁老太看了郁夫人一眼:“你还是太年轻,一个设计爬上男人床的女人不是个简单人,她没来只是一直在蛰伏,挑着机会,等这次她过来,我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第4章 我要慕小白下跪给我道歉

慕雅静带着慕小白去了幼儿园。

今天陈明明的父母会来。

慕雅静带着慕小白来到了幼儿园的办公室。

等了一会,一阵浓烈的香水味道传了过来。

伴随着香水味道,陈明明和父母也走了进来。

陈明明的母亲打扮很妖艳,而陈明明的父亲则顶着一个大肚子,头上没有几根头发,一副官相。

两个大人都是趾高气扬,连带着孩子陈明明也是。

一进办公室陈明明就指着慕小白:“妈咪爹地,就是他打了我!”

慕小白站在慕雅静的身后一声不吭。

来的时候慕雅静特地和他说好了,如果不道歉的话那就保持沉默。

陈明明的母亲不屑瞥了慕雅静和慕小白一眼。

两个人都是穿着普通,一看就是社会底层人。

这样的人,陈明明母亲是完全不放在眼里。

这边慕雅静开了口:“二位,我儿子打了你们的孩子实在抱歉,我为我的儿子向二位道歉。”

她的语气陈恳极了。

然而陈明明的母亲却是跋扈:“道歉有用吗!我家老陈在北城可是个人物,儿子就这样被打了你就随随便便道歉有用吗!”

慕雅静依旧陈恳:“夫人,如果明明受了伤需要去医院检查看病我会承担所有医药费并且另外赔偿的。”

陈明明母亲嗤笑了一声,她挑着眼角看着慕雅静:“赔偿?就你这个穷酸家庭能拿出什么赔偿,你一个月的生活费都还没有我身上穿得这件衣服贵!”

慕雅静脸上划过了难堪,但背脊依旧挺得直直的。

“那夫人你想怎么样?”她说道。

陈明明母亲看了一眼陈明明:“儿子,你想要怎么样?”

陈明明昨天说是被慕小白打了,但其实根本没有什么伤,这次他们过来无非也就是一向宠儿子特地为儿子来出口气的。

陈明明指着慕小白:“妈,我要慕小白下跪给我道歉!”

陈明明早就看慕小白不顺眼了,因为班里的女孩都特喜欢和慕小白玩说慕小白长得好看!

慕小白的手攥得紧紧的,他发红的眼眸瞪着陈明明。

陈明明挑衅地看着慕小白。

陈明明的母亲则慢斯条理说道:“听到没有,让你儿子下跪道歉,这件事情就这么过了。”

“我不会下跪道歉的,是他先骂我的,我凭什么下跪道歉!”慕小白忍不住喊了出来。

陈明明母亲轻笑了一声:“对了,慕女士,你是在JS百货上班的吧,恰好你们老板和我家老陈是熟人,要是你老板知道你儿子打了我儿子,保证你今天就走人。”

陈明明母亲如此盛气凌人,自然也是摸了慕雅静的底细。

慕雅静的脸色一白。

而慕小白心里也一紧。

他如果不下跪道歉的话,他妈妈就要被开除了吗?

慕小白忽然冲到了前面:“我,道歉!”

陈明明得意笑了:“那快点,快下跪道歉啊!”

慕小白一字一顿:“道歉可以,但我不会下跪的,我妈告诉我,男儿膝下有黄金!”

办公室门口,高大俊伟的男人正要推门而入,忽然一道脆生生的童声传入了他的耳中。

“我妈和我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

男人停下了脚步,眼里是讳莫如深的暗沉。

“小白。”慕雅静忽然将慕小白扯到了身后。

她背脊停得直直的看着陈明明母亲:“夫人,我本来是想带着儿子向你们道歉的,但现在我后悔了,你们不配让我们道歉!”

第5章 我的儿子,你也敢动

慕雅静知道,这个社会是如何的现实。

她,在陈明明父母面前就是如同蝼蚁一般,她是万万不能得罪陈明明的父母。

她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低声下气和陈明明父母道歉的准备。

直到刚刚陈明明的母亲要慕小白下跪道歉。

她可以为了生活软弱隐忍,但她不能让儿子也这样。

她的儿子是个男子汉,如果被人说要下跪道歉她还不发声的话,她的儿子以后怎么在这个社会上立足!

这边陈明明的母亲看着慕雅静一脸的错愕。

眼前这个女人之前还是一副软弱可欺的模样,怎么转瞬就像变了一个人。

等回神后陈明明母亲恼怒起来:“你说得都是什么话,我们不配!老陈你听到没有,这个穷酸女人竟然说我们不配,真是胆大包天了!一个底层女人也敢大放厥词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明明父亲脸色沉了下来:“不下跪道歉,让公司开除她,让幼儿园开除这个小孩!”

陈明明母亲又添了一句:“不止这样,以后让他们没法在北城立足,否则真当我陈家是随随便便可以欺负的了!”

慕小白双手攥得紧紧的,眼眸死死瞪着前方。

就在这么一瞬间,年纪小小的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他一时的任性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慕小白咬住了嘴唇,几乎要把嘴唇咬破,他摇晃了一下慕雅静的手:“大白,下跪就下跪,他们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是我不好。”

慕雅静蹲下了身子,她摸了摸慕小白的脑袋:“小白你没有不好,我们不道歉,你放心,你妈妈扛得住。

说完她站了起来就要牵住慕小白的手往外走。

陈明明的母亲和父亲这下彻底惹恼了。

他们说了这样的狠话,这个女人竟然还这么不知道死活,真是好大的胆子!

陈明明母亲拦住了慕雅静。

慕雅静脸色沉静:“让开,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悉听尊便。”

陈明明母亲扬起了手:“你算个什么东西,在我面前也敢说这样的话,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家老陈在北城什么样的地位,连这里的园长看到我们家老陈都要卑躬屈膝!”

陈明明母亲的手就要往慕雅静的脸上打去。

“哎哟,痛死我了。”手没打下去陈明明的母亲倒是先叫了起来。

慕小白看到陈明明母亲要打慕雅静踮起脚直接在陈明明母亲另外一只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

看着手腕上被咬的痕迹,陈明明母亲大怒:“你这个小杂种,竟然敢咬我,今天看我不狠狠收拾你!”

说完陈明明的母亲就提起了脚向慕小白踹去。

她脚上穿着一双足足十公分的高跟鞋,一旦踹在那么小的孩子的身上简直不敢想象。

而就在这时一道沉稳清冷的男声忽然响了起来:“我的儿子,你也敢动!”

伴随着这道声音,男人走了进来。

他一身的贵气,当他走进的时候,连带着整个办公室都熠熠生辉起来了。

第6章 陈明明下跪

慕雅静看着进来的男人,浑身像是僵住了。

她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就如同雕塑一般。

而慕小白也傻傻看着男人。

这个叔叔真的好好看而且好威风的样子,只是他刚刚说“我的儿子”,那是个什么意思?

陈明明母亲的高跟鞋卡在了半空中。

明明男人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那般清冷的看着她。

但她硬生生觉得有一把利刃架在了她脖子上,随时都能割得她头断血流。

陈明明母亲一阵心惊。

她在北城也算个贵妇了,上流社会的人见了不少,但像这么有气场的还是头一回见。

虽然她心中是有些畏惧的,但她一向跋扈惯了此刻哪里肯认输。

陈明明母亲还在嘴硬:“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个人怎么可能是你儿子,你看他那穷酸样怎么可能是你儿子。”

这边陈明明也叫了起来:“他是个没有爹地的野种,他没有爹地,野种。”

郁少谦的黑眸瞬间闪过了一道冷冷的凝光,似化为了无形的利刃,能够削铁成泥。

“砰”

下一秒,陈明明被踹了出去。

是他那个之前还高高在上的爹给踹的。

此刻陈明明的爹一头的冷汗。

眼前的男人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北城的金尊大佛郁少谦吗!

他虽然在北城也是个人物了,但在郁少谦面前,连给人家提鞋都不配!

陈明明还是第一次被自己老爸给踹出去,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地一声就哭了出来。

陈明明的母亲爱子心切。

她指着陈明明的父亲:“好你个老陈啊,我这个宝贝儿子平时骂一声都舍不得,你竟然打他,他被一个小野种打了你不替他出头就算了,你竟然敢,”

“啪”

陈明明的母亲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傻了。

因为她被狠狠扇了一个耳光。

这一耳光一下就把她打傻了。

陈明明的父气急败坏:“看清楚了,郁氏集团的总裁就站在这里!”

这个蠢婆娘这么没有眼力,竟然还需要他说得那么明白!

陈明明的母亲眼中闪过了不可置信。

郁少谦?

北城的头号权贵?

竟然是他!

那个小野种是郁少谦的儿子?

这怎么可能!

陈明明的母亲猛然看向慕小白,忽然就呆住了。

因为慕小白长得很真的和郁少谦很像。

陈明明的母亲恨不得给自己再来一个大嘴巴。

陈明明的父亲卑躬屈膝站在郁少谦面前:“郁总啊,我不知道你大驾光临,你说这,这让你看笑话了。”

郁少谦一脸冷意:“陈先生你身在官位却是仗势欺人,你是不想要你的仕途了。”

陈明明父亲一听冷汗就起来了。

他将嚎啕大哭的陈明明拉了起来。

“快点,道歉,向你的同学道歉。”

陈明明哪里肯:“是他错了,要他下跪给我道歉。”

“砰”

陈明明的父亲又是一脚,直接踢向了陈明明的膝盖,陈明明一下跪在了慕小白面前。

慕小白:“……”

他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陈明明一下就糊涂了。

这,怎么陈明明跪在了自己面前啊?

明明刚刚这一家人还那么威风要欺负他和大白的,怎么现在反过来了啊?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