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天才相师林静佳王欢目录_天才相师小说最新章节by抽刀断水

发布时间:2018-11-05 15:07

天才相师林静佳王欢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天才相师林静佳王欢目录,天才相师小说最新章节,天才相师小说讲述了林静佳王欢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对一个巅峰强者的不尊敬,这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王欢现在就是杀了他,恐怕也没人帮他报仇,反而是拍手称快。

天才相师

第一章 一语成箴

前往上京市的火车上,王欢坐在挨窗位置,拿着本发黄的旧书在火车上静静的看着,身旁一群人围着一个胖子,而胖子的余光却瞟向旁边。

那里坐着的是一个美女,皮肤白嫩,一双标准的杏眼,眼眸顾盼生媚,总是带着一种淡淡的迷朦,柳眉弯弯,小巧的红唇似笑非笑的抿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薄薄的衣服难以遮掩胸前的丰满挺翘,此刻她脸上正带着浅浅的笑意,偷偷的打量着对面的王欢。

他穿着一件衬衫,简单而又干净,他的五官看上去很英俊,最让林静佳着迷的是那一双眉毛,就像精心裁剪过的一样,像两道锋利的长剑,眼睛明亮而又深邃,眸子里光芒很清澈。

不过他似乎对外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抱着一本书在看。

此时的胖子,正在一脸神秘,口吐飞沫:“俗话说的好,一命二运三风水,富贵贫穷,早有定论。不是我胖子吹牛,看相算命不说十拿九稳,但也差不了多远。”

“小伙子,省省吧,现在还有谁信这套!”一旁的乘客们翻了翻白眼。

胖子咳嗽一声,把林静佳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来,“这位美女,介不介意让我给你算一算?”

“什么?”

林静佳一愣,见到王欢久久没理会自己,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回过头来。

“美女,就让他试试,看这胖子有多少本事。”旁边乘客们起哄。

林静佳偷偷的看了对面依旧在看书的王欢,心里有些埋怨王欢不解风情。

见到美女注意力到自己身上,胖子心中一喜,露出高深莫测的面容,道:“大家看好了,这位美女额头饱满有度,这额头代表财运和事业,依我看这位美女家中富有,学业有成,最关键的是面目光泽,说明运道旺盛。”

林静佳听后微微一愕,这人说的跟她情况还真差不多,她这次就是去上京市读大学的。

林静佳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的情况?”

这句话无疑告诉众人,胖子说对了。

“真的这么神?”

不光是林静佳吃惊,就连周围的乘客们也惊讶无比。

胖子见到气氛渐好,悠然的道:“这只是小道,我还能看出更多的东西来,就看这位美女愿不愿意了。”

“你还能看出什么?”林静佳的心思完全被胖子的话吸引,一脸新奇。

那胖子淡淡的道:“刚才只是看了美女的面相,如果是看美女的手相,我能从手上的掌纹推测出更准确的东西。”

林静佳的轻轻的皱起秀眉,给他看手相,这不是要手拉手了吗?

胖子道:“掌纹及命纹,里面能看出更多东西,甚至还能看出你的生命中白马王子什么时候出现。”

“真的?”林静佳咬了咬红唇,偷偷的看了对面的王欢一眼,内心隐隐有些期待感,便要把手掌伸了出来。

那是一只纤纤素手,十指尖如笋,腕似白莲藕,非常的漂亮,深深的吸引住旁边乘客们的眼球。

“呵呵!”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讥讽的笑声从旁边传来,而那胖子好不容易制造的气氛瞬间烟消云散。

眼看就要得手的男子心中有些窝火,看向对方的目光有一丝警告的意思:“这位兄弟,你什么意思?”

王欢把书本放下,似笑非笑的道:“老兄,你这占便宜的把戏太老套了。”

胖子整理了一番身上衣服,正声道:“你说我这是骗人的把戏,那你怎么解释,我刚才说的都对了?”

周围的人都看向王欢,等他的解释。

王欢看向林静佳露出一个微笑,道:“你的衣服是今年最流行的香奈儿牌子,你刚才打开行李包的时候,里面有录取通知书,家庭富有和学业有成都摆在眼前了,还用他算?”

周围的人眼里露出一抹讶色,这年轻人心思如发呀,他们怎么就没发现?

林静佳也回味过来,立刻就知道自己被胖子给忽悠了,当下竖起柳眉,美眸圆瞪。

“你这个死骗子,想占我便宜!”

胖子被王欢这么一搅合,看到好不容易搭上线的美女又对自己恶言相向,不由将怒火转移到王欢身上。

“臭小子,诚心坏我的好事是吧?”

王欢淡淡的道:“没打算坏你好事,只是觉的你刚才说的不对。”

“什么不对?”胖子下意识的接话。

王欢道:“这位小姐面相虽然好,但是印堂发白,本是好运道,但是他的鼻头微微发红,命星黯淡,鼻尖略带黑尘,根据相术而言,这鼻尖主财,她这鼻尖发黑,这是漏财之相,而且她的眉宇之间血气不顺,这说明她最近要走霉运,跟你说的运道旺盛恰恰相反。”

林静佳本来对王欢还挺有好感的,年轻帅气,又帮她揭穿死胖子骗术,心存感激,没想到转眼间,这家伙就开始咒自己丢财、倒霉。不由怒视着王欢。

“诶!你这个人会不会聊天,你才倒霉,你全家都倒霉!”

那胖子见到王欢自寻不痛快,惹怒佳人,幸灾乐祸的道:“美女,你别听这小子的,他这是欲擒故纵,先吓唬你,然后在说出解决之道,这样一来,你就慢慢上他的套,然后……”

“呸,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你的心思比他还要阴险。”林静佳俏脸寒霜的道。

王欢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解释。

一旁的胖子更加得意,道:“小子,你说我是骗子,现在怎么样,被人破坏了好事的感觉不爽吧。”

王欢笑着道:“我说的是实话,没有骗她。”

“少来了,你要说的是实话,那你说说我,你看我怎么样?”胖子挑衅的道。

王欢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呀,运气更不好,印堂带红色,不详即可来!”

“放你娘的狗屁!”

那胖子听到这里,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指着王欢的脸破口大骂。

王欢大皱眉头,脸上露出几分愠怒,不过很快他的眉头就绽放起来:“现在给我道歉,我可以教你解决之法。”

“你咒我倒霉还让我给你道歉?信不信我揍你一拳!”胖子站起来,怒目而视。

“来了!”王欢平静的道。

“什么来了……”大家被王欢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的有些糊涂。

只见这时,后面的车厢传来一阵骚乱,还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胖子刚准备回头,就被一个疾跑过来的撞的人仰马翻,脑袋一阵晕乎乎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感觉自己被人从后面提起来,脖子上传来一片冰凉。

一柄冰凉的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在他后面传出一个恶狠狠的声音:“都给我站住!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

顿时,车厢内一阵骚乱。

隔的较远的乘客快速逃离这节车厢,距离近的乘客不敢乱动,惊慌的看着这一幕。

坐在旁边的林静佳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花容失色,看了看对面镇定如初的王欢,回想他刚才说过的“印堂带红色,不详即可来。”在看看眼前那个胖子的下场,心中更是惊慌失措。

这是……一语成箴?!

第二章 我不是看相的

相比之下,那被挟持的胖子心中更是惊恐万分,眼前的情势,差点把他吓尿,在他对面的是三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手里面拿着枪,瞄准自己,不,应该是瞄准他身后的男子。

他虽然看不到后面那人,但是脖子上冰凉的感觉,还有那划破皮肤带来的刺痛感,还有那流出热乎乎的鲜血,事实告诉自己,他被劫持了。

车厢对面,一名警察,握了握手中的枪,正色严肃的道:“放开人质,主动投向,你还有路可走。”

这名男子面带恶色,阴狠的道:“去你妈的!少跟我来这套,老子身上的罪,就算是枪毙十次都够了,现在你们要么就给我滚开,要么就让老子跟他同归于尽。”

“不要冲动,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这样只会让你罪加一等。”那几位警察额头也在冒汗,对方手里有人质,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本来万无一失的抓捕行动,关键时刻却掉了链子,导致这名凶徒抓到了人质,令他们功亏于溃。

那凶恶的男子咧嘴大笑,道:“放屁,落入你们手里那才是死路一条!现在你们乖乖的退出这一节车厢,这节车厢还有十几个人,老子杀了他,人质还多的是。”

几位警察面面相觑,最后咬着牙道:“好,你最好不要胡来,有什么条件先提出来。”

商议过后,为了不激怒这凶徒,几位警察退出车厢,不过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凶徒身上。

“大,大哥,他们都退了,你,你什么时候放过我?”杨再虎颤声道。

凶徒狰狞的笑道:“嘿嘿,兄弟,只能算你倒霉了,放了你,那我怎么办?先委屈一下兄弟,只要那些臭警察不乱来,我不会杀你的。”

杨再虎心中也道:“我特么的怎么就这么倒霉,这种事也遇上了,等等……倒霉,刚才那小子说过什么印堂带红色,不详即可来。”

想到这里,他瞟了一眼王欢的位置,见到他正一脸平静,安稳的坐在位置上,荣辱不惊,好像外界发生的事都与自己无关紧要似的。

“难道……他真的是高人?”杨再虎心里一惊。

“看相的,看相的,救救我……”杨再虎对着王欢求救的喊道。

凶徒还以为旁边还有警察,手里的匕首微微用力,喝道:“老实点!”

说罢,看向王欢这边,道:“谁是看相的……”

顿时,被凶徒看到的人无不低下头,表明自己的不是。

“再说一遍,谁是看相的,在不站出来,我现在就杀了他!”凶徒有些焦急的大喝,他担心这看相的也是便衣警察。

眼看凶徒情绪激动,随时都有可能把杨再虎杀掉,林静佳看了看王欢,低声道:“诶,他在叫你呢。”

王欢翻了翻白眼,这女人缺脑子啊。

这个时候说话,还把他的身份暴露出来。

“你就是看相的?给老子站起来。”凶徒恶狠狠的道。

王欢无奈的站了起来,很认真的解释道:“我不是看相的。”

“看相的,看相的,救我,救我啊!”看到王欢站起来,杨再虎顾不上危险,拼命的叫道。

周围的人看的一阵迷糊,这人不向警察求救,偏偏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求救,这是不是找错人了。

王欢道:“刚才我就说过你会有不详,让你道歉,我救你,你不信,现在向我求救,你是不是犯贱?”

“对对,我犯贱,我在犯贱,我给你道歉,救救我。”杨再虎心里后悔死了,早知道这看相的说的这么准,他就不该把人得罪死了。

车厢外面的警察也迷茫,低声道:“这年轻人是谁,人质不向我们求救,反而向他求救?”

“呃……听他的说法,好像是个看相的……”一旁的警察嘀咕。

“立刻了解情况。”

“是。”

很快,这些警察通过旁边逃出来的乘客把先前的事情了解了一遍。

那些警察面面相觑,难以置信的道:“那家伙真的这么神,竟算出人质有这样一劫?”

“不可能吧,这么邪乎?”

“都闭嘴,这是封建迷信,江湖把戏,不要当真,现在第一任务是怎么解救人质。”其中的那位队长低声喝止他们私下的谈话。

不过眼下他们也没有妥善的解救方案,只能关注眼下的情况。

“看相的,求求你了。”在他心里,王欢现在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王欢道:“我真的不是看相的,不过我倒是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好好,只要能救我,你是干什么的都不重要,我什么都听你的。”杨再虎连连点头。

王欢看向那恶徒,打量了几眼,仿佛很熟悉一样,道:“哥们,我给你两条路选择,第一是放了他,回头是岸。”

“呵呵,我回不了头,说说另外一条。”凶徒冷冷的笑道。

王欢无奈的耸了耸,说道:“另外一条路,那就是死路了。”

恶徒眼神立刻警惕的看着王欢,道:“死路,不见得吧,只要火车过了这一段路,到了平原地带,我就能跳窗逃走,在这之前,有人质在手,谁敢动我?”

王欢皱了皱眉头,道:“老兄,说实在的,我很怀疑你的眼光,这车厢这么多人,你挑他做人质,太不明智了。”

“嗯?”凶徒不明白他的话。

王欢道:“你看他,肥头大耳,身材五尺,看上去还算有点力气,若是在你跳窗的时候拉你一把,你就一命呜呼了。”

“他敢!”

王欢摇头,笑道:“你也是在刀尖上吃饭的人,到了穷途末路,他敢不敢,你心里很清楚。”

凶徒沉默了片刻,一个人真的面对死亡的时候,必然会垂死挣扎,这是求生的本能,若是在跳窗的时候,他手中的人真要拉了自己一把,很有可能发生难以预料的事情。

见到他沉默,王欢指了指旁边的林静佳,笑道:“我建议你把她当作人质,逃跑的几率会大的多,你说对不对?”

林静佳本来还以为这事跟她没关系,听到王欢这话,整个人都炸起来了,“这,这个人怎么就这样坏呢,让自己当人质?”

第三章 王欢出手

别说林静佳心里面一万头草泥马,就连那些警察心头也是一阵愤怒。

这也叫解决办法?

这家伙到底是站在哪边的,怎么听着好像是在精心策划给凶徒设计一条逃生之路?

你这不是坑人吗?

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就这样被你送去给别人当人质,你丫的有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

那凶徒眼神看了林静佳一眼,开口道:“你不提醒,我还没想到这一点,美女,你过来。”

林静佳吓的脸色苍白,坐在位置上置若罔闻,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

“我叫你过来!”那凶徒见她没动,语气抬高了几十个分贝,林静佳身躯明显颤抖了一下,差点没被当场吓哭出来。

“别怕,不就是当人质嘛,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火海。”王欢满不在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林静佳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这个坏蛋,比他还坏,小心眼,不就是刚才说了你几句,你就这样报复我。”

王欢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道:“呃,放心好了,你们都说我是看相的,你的面相不像是短命,这次只是有惊无险,不会死的。”

本来周围的人还在谴责王欢,这时候还在说这些乱七八糟的看相,简直罪大恶极。

然而,林静佳听后,抽泣了一下,瞪着大大的眼睛,迷朦的看着王欢,问道:“嗝……你说的是真的?”

“你也不是觉的我看相很准吗?”王欢道。

林静佳听后,好像着魔一样,主动的从座位处走了出来,朝着凶徒走去。

“娘的,这小子在乱搞什么!”那位警察队长脸色大变,怒不可及。

“队长,这下怎么办……”一旁的警察也一脸愤怒,让一个小姑娘去交换人质,这家伙脑袋是怎么想出来的,反正他们做不来。

那队长也无比懊火,只能脸色露出坚决之色,道:“静观其变,抓住时机,必要时候击毙凶徒。”

眼看着林静佳已经到了凶徒的面前,王欢道:“诶,现在她已经到了你的面前,放了他,这大美女给你做人质,比那家伙要安稳多了。”

“哦,对了,让她站好些,别被后面的警察找到射击机会。”

“妈的,这个混蛋!”后面的瞄准的警察们脸色都青了!

“队长,这家伙太可恶了,提醒那凶徒,会不会是同党。”

那位队长心里也怒火滔天,看着王欢那副样子,恨的直咬牙,道:“不管他是不是同党,等会也要把他抓起来。”

那凶徒嘿嘿一笑,其实不用王欢提醒,他也会这样做。先是让林静佳站在面前,替他挡住警察的射击位置,而后手中的匕首慢慢移开。

然后一脚将踢在杨再虎的屁股上,将他踢滚出去,而后飞快的伸手抓向林静佳的胳膊,准备将她拉到身前。

他的速度很快,几乎只是一瞬间,但是有个动作比他更快。

在他的手接触到林静佳胳膊的时候,突然,中途一只手横空插了进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凶徒的脸色大变,还未来得及这手的主人,挥动手里的匕首,朝着这条手臂砍了下去。

然而,这只手的主人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么一手,在他匕首砍下来的那一刻,直接拧起他的手腕,向上一档。

“扑哧!”一声尖锐物刺中血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响起一声惨叫:“啊……”

却是那凶徒的匕首刺进他另外一条手臂中。

他抬头看去,见到那只手的主人正是那个给他出主意的王欢。

“是你……”

此时,王欢的面不改色,一脚踢在他的胸口,砰的一声,直接将人踢飞出去,在车厢的过道上足足滑行了好几米的距离,这才停下。

“我杀了你!”那凶徒感觉自己被戏耍,面部狰狞恐怖,双眼赤红,两只手在地上一撑,嘴上喊要杀王欢,却是调头就跑。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去找王欢算账,那是死路一条,只有逃走,重新抓人质才有活命的机会。

“你逃不掉的。”

他转身逃走的那一刻,王欢纵身一跃,一脚踩在旁边的座位上,身体兔起鹘落,眨眼功夫便到了这凶徒的后面。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这凶徒的后脖子,用力一捏,像是提行李袋一样将他提飞,而后向着后方一扔。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在车厢里传来,在安静的车厢里面显的格外的刺耳。

“噗!”

那凶徒两眼一翻,只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砸碎了一般,大大的吐出一口鲜血,蹬了蹬腿,挣扎了几下,最后无力的爬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

“这、这、这、这……这是见到鬼了!”

车厢里面的人无不屏住呼吸,脸上还处于一片茫然,实在是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太惊人,这比看电影还要精彩无数倍。刚才还给凶徒充当狗头军师的小人,转眼化身见义勇为的英雄!

林静佳整个人呆若木鸡,她还没从眼前的变故反应过来,看着倒地不起的凶徒,脑子里还迷迷糊糊的,这就结束了?

相比他们,那些警察们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眼睛瞪的跟灯泡似的,他们十分清楚这个凶徒的危险程度,反侦察能力很强,而且还有一身的格斗功夫,就算警队里的高手与对方近身搏杀,也未必敢说取胜。

结果,憋在肺里的那口气还没呼出来,那个家伙就已经把凶徒给搞定了。

一招还是两招?

他们也没有看清楚,总之,给他们的感觉就是一晃眼的功夫,凶徒就爬在那里了。

“队长,我,我没眼花吧?”一旁的警察揉了揉眼睛,不确定的道。

那队长张开的嘴巴还来不及合拢,难以置信的道:“我相信他不是看相的了,看相的不可能有这个身手。”

倒是那个被一脚踢爬在地上的杨再虎,本来抱着头蹲地上,听到砰砰几个响声后,就感觉到背后没有动静,回过头真好看到王欢扔飞凶徒的一幕,不由自主的竖起大拇指。

“兄弟,牛逼!”

王欢笑了笑,心里倒没有什么感觉,解决一个这样的凶徒,没什么值的骄傲的。

而这时候对面的警察走了过来,其中两名先去把凶徒控制,而那位队长则脸色凝重的走向王欢。

她的脸色比面对那凶徒时还要紧张,从刚才的情况看来,眼前这个人比那凶徒危险一万倍。

王欢见这位警察队长向自己走来,心里道:“还是老头子说得对,出风头不行,这下麻烦就来了。”

第四章 被美女讹上了

王欢被带到一个独立的车厢内,旁边一名警察递来一杯水,王欢接过杯子,看着杯子上冒着热腾腾的白烟,赏心悦目的看着对面的女警察。

刚才这个女警察戴着帽子,而且情况危机,还没仔细打量,现在她将帽子取下,露出真容。

她约有二十五六岁,脸蛋很漂亮,皮肤柔嫩,吹弹可破,挺翘的鼻梁,眼睛清澈明亮,一头乌黑长发,简单的扎着马尾辫,配上身上的衣服,让她显的英姿飒爽。

若是让王欢挑毛病的话,那就是这女人有点冷,让人难以接近。

认真的看了她几分钟后,王欢忽然笑着道:“这位队长,咱俩坐在这里已经有几分钟了,你要问什么赶紧问,车马上就要到站了。”

叶冰皱了皱眉头,一想到眼前这人那出神入化的伸手,在结合此时此刻的王欢,心中不由产生一丝错觉。

要不是的亲眼见到,谁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看似平凡的男子,竟是一位搏击高手。

听到王欢的话,她的眉头绽开,道:“感谢先生这次的见义勇为,不过碍于程序,我们会对你刚才的所做的事情做一个详细的笔录。”

“没问题,配合警察工作,是每个公民的义务。”王欢很自觉的把身份证拿出来:“这是我的身份证。”

叶冰看了一眼,身份证很新,写着王欢的详细信息。

“王欢先生,这上面写着你来自江西,能了解一下你刚才施展的身手吗?”

尽管叶冰努力让自己露出微笑,但王欢还是觉的有些发冷。

王欢随口就道来:“我从小在龙虎山的山脚下长大,小的时候体弱多病,爸妈就让我跟着山上的道士练武,所以会一点拳脚功夫。”

“原来是这样,怪不的王先生有这样身手。”叶冰听到这里,很快的记录下来。

王欢没有隐瞒,继续说道:“你也知道龙虎山是道家的圣地,受那里的道士影响,我也学会一些看相,医术之类的本事。”

叶冰确定了王欢的身份后,她心里就放心了不少,道:“好了,再次感谢王先生今天的见义勇为,你可以离开了。”

王欢一愕,笑道:“这就完了,我听别人说见义勇为有奖赏,还以为你把我叫来是发奖励的呢。”

闻言,叶冰愣了愣,随后冷冰冰的道:“奖励会有的,我会让警局给你送一面见义勇为的锦旗给王先生。”

王欢一听,索然无味的道:“只是锦旗呀,我还以为有什么实质的奖励。”

听着王欢的抱怨,叶冰刚刚松绽的眉头又一次皱起,正要开口的时候,王欢已经站起来了。

“叶队长,没什么奖励我就先走了,对了,我看叶队长的面相,最近可能会有麻烦,最近执行任务的时候记的小心一些,最好不要出危险任务。”

说完,不顾叶冰脸上的惊愕,起身离开车厢。

走出车厢的那一刻,王欢的笑了笑,他刚才说的可都是实话,他的确来着龙虎山,也的确跟着山上道士练过功夫。

不过他却省略了很多细节,他真正的身份是龙虎山一脉天师传承者,精通道家五术,山、医、命、相、卜,这次来到上京市,不过是了却师父临终时的一个心愿。

看着王欢离开了车厢,叶冰把王欢的资料交给旁边警察,交代道:“立刻跟江西方面的同事核实。”

“是,叶队!”

旁边的警察接过治疗,就在旁边打电话,几分钟后,他道:“叶队,那边的同事已经确认核实,,这上面的都是真的。”

叶冰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王欢走出车厢,刚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一旁的杨再虎就一脸感激的道:“兄弟,刚才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这条小命就完了。”

他看向王欢的目光中,除了感激之外,更多的还是敬畏。

王欢道:“没事就好,下次别在用这么低级的手段骗女孩,太丢脸了。”

杨再虎老脸一红,尴尬的道:“让兄弟见笑了,我那点小把戏跟兄弟比起来,那就是李鬼见李逵。”

很显然,他自己也清楚,眼前的王欢才是真正的看相高手。

“对了,兄弟这次是去上京市,到了上京市,一定要好好招待你,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杨再虎道。

王欢想了想,道:“我在上京市还要办点事,办完事再说吧。”

“那好,那好,这是我的名片,兄弟办完事可要打电话给我。”杨再虎把一张名片递给王欢。

王欢看都没看,很随意的放在兜里。

“诶,看相的!”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愠怒的声音。

“我叫王欢,跟你说了好几次,我不是看相的。”王欢一囧,苦笑的一旁的林静佳正气鼓鼓的看着自己,那粉红的脸腮,煞是好看。

“你就是算命的,还有,我们账还没算呢!”林静佳愠怒瞪着王欢。

“什么账?”王欢一愣。

林静佳美眸立刻竖起,嗔怒的道:“这么快你就忘的一干二净了,你刚才让我去当人质,这笔帐怎么算?”

王欢对于林静佳的话,微微愕然,随后道:“你不是没事吗?”

林静佳听到王欢要撇清,气呼呼的道:“什么叫做没事,你知不知道,当时吓死我了,我精神受了很大的创伤,你不该补偿吗?”

“补偿吗?”

“当然了,你还说我这几天要倒霉,我不管,你必须送我去学校,知道我运气变好为止。”林静佳蛮横不讲理。

这件事让她的触动很大,之所以让王欢陪她去学校,一是见到王欢的厉害,有这样一个人跟着安全,另外一个原因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她觉的眼前这个男人有点迷人。

王欢想到自己还有事,正要拒绝的时候,林静佳已经道:“我的学校是上京医科大学,是你去市区的必经之路,反正你也要去市区里面办事,顺道送我去学校,也不耽搁你时间。”

“那好,咱们先说好,送你回去之后,你可不能再缠着我。”王欢嘀咕道。

林静佳听后,气的粉牙咯吱咯吱的发响,握着粉拳,“看相的!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大美女,你竟然有脸说我缠着你?”

一旁的杨再虎一脸羡慕,心里想:“感情这王欢兄弟最拿手的还是把妹功夫,一招欲擒故纵,施展的如火纯清,自叹不如。”

第五章 医科大学

上京市,作为国际性大都市,是无数追梦人向往的地方,在这里聚集了华夏一半的有钱大富豪,这样的顶尖大城市,高校林立,其中上京医科大学在华夏更是首屈一指。

特别是到了开学季,高校区人满人寰,来自各地莘莘学子前来报道,校门口,豪车摆满,其中有来送子女上学的,还有的是一些大老板,来高校区寻找美女的。

对于这些事业有成的老板们来说,来高校找女人比在酒吧夜场更有意思,这里的大学生清纯可爱,远比在夜店厮混的女人要新鲜。

“看相的,那辆车上面干嘛放了这么多种水?”

林静佳来到高校区后,就像是个好奇宝宝一样,对任何事情都充满了好奇。

王欢看了一眼,那是一辆奔驰,上面放着各种价位的水和饮料,说道:“那是价钱。”

“什么价钱?”林静佳问道。

王欢看她的单纯的样子,有些好笑的解释道:“如果有人拿了矿泉水,那么就是两百,拿了红牛,那就是六百,当然,只有长的漂亮的女人才有资格去拿车顶上的水。”

林静佳听后,本来还有些迷糊,但看到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在车上拿了一瓶农夫山泉上车后,看到车内那男人把钱塞进女人的胸口,还揉了几下,随后开着车向着旁边的酒店行驶去,脸色一红,总算明白王欢刚才那句话的含义。

“不要脸。”

林静佳轻啐一口,看到王欢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嗔怒质问道:“王欢,我看你对这些很清楚,是不是也做过这种事?”

王欢道:“我一个乡巴佬哪有钱买得起这样的豪车,都是在网上看的。”

林静佳怪怪的看了他一眼,把行李箱扔到王欢的手上,道:“别看了,送我去学校。”

“你还在干什么,还不过来!”

看见王欢还在恋恋不舍的看着那辆奔驰,林静佳回头,跺了跺脚,愠怒的看着王欢。

“我渴了,去给我买水。”上京市医科大学门前,心中还有怨气的她指使着王欢。

这一路上,她已经摸清了王欢的性子,非常好相处,而且她还发现这个王欢这路上没少偷偷看自己。

这让她颇有点小得意。

王欢把行李箱放下,看着门庭若市的校门口,特意交代:“别走丢了,我很快就回来。”

王欢刚走没多久,旁边几个男子就走了过来,一脸微笑的看着林静佳,其中一个板寸头发的男人善意的道:“学妹,你也是来上京医科大学报到的新生吗?”

林静佳点了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就对了,我们是学生会的,专门负责接送新来的同学,来,我帮你拿行礼,快跟我去报到处报到。”板寸头男子说着主动去帮她提行李箱。

林静佳忙道:“不用了,我还要等我的朋友。”

板寸头道:“学妹不用担心,我们先带你去报名,这个点正是报名的拥挤时期,你跟我们先去排队等候,你那朋友会跟上来的。”

“是吗?”林静佳看了看四周。

发现周围像她这样被人接待的人还真的不少。

而且这些学长学姐们都很热情,这让她对眼前的人信任提升了不少。

现在正直中午,烈日炎炎,想到等会报名要排很久的队,她心里就有些松动。

那板寸头见到林静佳动意,主动拿起行李箱,而跟他一起来的两个人也主动去帮她拿身上包。

“学妹跟我来,先去排队,不用担心你的朋友来了找不到你,我让他在这里等他,到时候让他带你朋友过来。”板寸头指了指旁边一个男子说道。

林静佳听后,觉的没什么问题,道:“那就谢谢学长了。”

那板寸头男子笑了笑,说着主动拉起了行李箱,刚走没几步,一个人就挡在他的面前,并从他手里把行李箱拿了过来。

“我们自己的行李箱,还是不用劳驾了。”来人正是手里提着两瓶水的王欢。

“王欢,他们是学长,带我去报名的。”林静佳道。

板寸头并没有生气,笑着道:“是呀,这位的同学,我们都是上京医科大学的,正要带她去报名呢。”

王欢笑了笑,道:“不用了,我们自己去报名。”

说完目光在她胸口丰满处盯了一眼,道:“去把手提包拿回来,有胸没脑。”

林静佳听到这句话,还是当着这么多人说她胸,面色变的一阵粉红,道:“看相的,你说谁没脑呢?”

“说你呢!”王欢把行李箱和手提包之内的东西拿了过来,翻了翻白眼。

王欢道:“忘记我在车里怎么跟你说的,你有丢财之相,我要不来,等会你连吃饭的钱都没有。”

“你什么意思?”林静佳不是傻,只是缺少出门经验,立刻听出王欢话里面的意思。

那板寸头也皱起了眉头,不怀好意的道:“同学,你这话就过分了,我们好心好意的给你朋友提行李箱,带她去报名,你不感激就罢了,还诬蔑我们是贼?”

王欢道:“呵呵,难道不是吗?”

这样低阶手段,一眼就能看穿,一些社会上的混混会报名季的时候装成学生会的人主动热情帮忙,然后带着新生去报名,随后一大堆手续办下来,当新生忙的团团转,被指使去办各种手续的时候,回过头发现,自己的行李箱和包都没影了。

“你这是血口喷人,诬蔑好人!”

那板寸头大怒,仿佛人格遭到羞辱一样,做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

“真是岂有此理,我们好心好意,不图回报的帮你们,你们不仅没有感激,反倒是诬蔑我们。”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几人怒视着王欢,很快旁边就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啧啧,真丢人呀,人家好意帮忙,却诬蔑热心人之贼,冤枉长这么漂亮,没有一点感恩之心。”

“要我说这人就没见过什么世面,出门的时候家长嘱咐要小心,结果太小心了,把好人当坏人了,哈哈。”

“切,我看那男的就是小心眼,担心别人拐走女朋友,故意找茬。”

“有道理,不过他诬蔑的手段也太低级了,这可是大学,怎么会有贼?”

“就没见过这样小心眼的男人,迟早要分手。”

……

林静佳听着周围的话,觉的有些丢人,拉了拉王欢的手,低声的责备道:“你在搞什么呀,人家是帮我们的。”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