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美女的近身兵王小说是由网络作者千军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林强苏雪是小说的主

发布时间:2018-11-05 15:11

极品美女的近身兵王林强苏雪

极品美女的近身兵王全文阅读

极品美女的近身兵王小说是由网络作者千军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言情小说,林强苏雪是小说的主要人物。林强苏雪小说讲述的是林强受人所托,回国保护苏林峰,可是因为性格原因,偶遇了苏林峰的女儿苏雪后却被她嫌弃了。而他却是发现了苏家人将要面临大灾难,如果三天之内不进行救治,必死无疑!

第1章 必死无疑

  林强叼着烟卷,晃晃悠悠走出了洗手间。

  他此时穿着一件棉质跨栏背心,肥大的沙滩裤,脚上还踩着人字拖,尤其是不经意间显露出来的精壮身材,一出来就吸引了不少目光。

  林强一边拉扯沙滩裤的系带,一边对着镜子吹了一声口哨,惹得一帮路过的小护士交头接耳,哄笑着跑开了。

  “流氓!”

  清冷的声音传来,林强闻言转过头,身边来了一个美女,最多也就二十多头的样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祸国倾城应该就是用来形容这种女人的。

  她虽然化着淡妆,林强还是看出来了,这女人刚才哭过,给人一种怜香惜玉,想要保护的冲动。

  当看见她眉间的一缕黑线,林强不由愣了一下,随后急忙拉紧沙滩裤的系带,抽出手递了过去,“美女你好,你病的不轻啊,让我来帮你把把脉。”

  “你才有病,精神病!”美女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林强那只手,一下子躲开好远,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厌恶。

  林强也不觉着尴尬,忙着在裤子上擦了擦手,笑嘻嘻的又道:“不,不是精神病,而是神经病。你还是我回国之后遇见的第一个美女,不对,是第一个病人,看在咱俩这么有缘的份上,我跟你解释一下精神病和神经病的区别。”

  美女的目光越发冰冷,林强就像没感觉到,又自顾自的问道:“恩,这个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楚,要不咱们找个地方躺一会,我先帮你稳住病情?你要是没时间的话,咱们可以先加一个微信,然后再慢慢沟通?”

  “呷,难道你没有微信嘛?那陌陌也行。”见美女脸色冰冷,林强笑嘻嘻的继续问。

  “九州医院好歹也是江海最顶级的私家医院,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是怎么混进来的,你要是再敢缠着我,我会让你后悔的!”美女抽出湿巾擦拭了一下眼角,听见林强还在一边罗里吧嗦个没完,冰冷的警告声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

  “我真没骗你……”林强还没等说完,就看见走廊上跑过来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一股子彪悍的气息,只听他道:“大小姐,李主任叫你!”

  美女脸色一变,狠狠瞪了林强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消失在走廊尽头。

  “臭小子,再让我看见你招惹我家大小姐,你会死的很惨!”听见这个人威胁自己,林强不由愣了一下,在心里嘀咕道:“保镖?怪不得这么有性格,没想到还是个富家千金。”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黑衣人已经走远了,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林强遗憾的摇了摇头,随后掏出了一台卫星电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喂,我已经到九州医院了,把接下来的任务告诉我吧。”

  不等对方开口,林强语气赫然一冷,“记住,千万别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臭小子,你放心,这个任务对你来说很简单,掩护身份我都已经帮你安排好了。”电话那头的语气顿了顿,一副回忆的口吻道:“这个人叫苏林峰,多年前他爸爸有恩于我,这次他遇到麻烦了,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把话说清楚,你是知道的,我不可能一直待在他们身边。”林强不由皱起了眉头。

  “那就一年期限,这一年的时间,你正好可以养养伤。嘿嘿,对了,苏林峰还有一个独生女儿,叫苏雪,听说还挺漂亮的,你……”

  林强根本不想听对方继续唠叨,得到了保证之后,他随手就捏碎了卫星电话扔进一边的垃圾桶,这个老东西虽然坑了自己好几次,但说话还是靠谱的,应该可以相信。

  林强径直走向护士站,费了一番口舌才打听清病房的位置,他一边走一边还在想,看来这个苏林峰还是一个有钱的主儿,特护区环境不错,就连走廊上的护士也都高出一个水准,细腰长腿,看着就养眼,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林强刚从一个护士妹妹身上收回视线,就被人拦住了,抬头一看,拦住自己的是个中年护士,估计是护士长,张嘴就问自己,“这里是特护病房,你走错地方了吧?”

  “我找苏林峰。”林强见她对着自己上下一阵打量,脸上鄙夷神色也越来越浓,正想开口解释,就听她一副不耐烦的语气回道:“这里没有姓苏的病人,你赶紧走吧!”

  “有没有这个人,你让我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林强感觉到了对方的敷衍,微微皱起了眉头。

  “真是好笑,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里九州医院的特等病房,是你这种人想进就能进的?”护士长见林强一身地摊货,脸上那副轻蔑神色更加浓郁。

  “我是你们医院请来的大夫,专门给苏林峰看病的。”林强也懒得跟她纠缠,想起自己的掩护身份,冷笑了一声道。

  “就你?还大夫?你怎么不说自己是主任医师,不说自己是特聘教授啊?实话告诉你,这两天打着幌子接近苏小姐的人我见的多了,像你脸皮这么厚的还是第一个!”护士长都气乐了。

  “哎呀,你还别不信,我还真是特聘教授,刚从国外回来的,不信你打电话问一下你们院长,或者你进去问一下苏家的人,他们应该也知道。”林强一脸认真的说。

  “少扯没用的,你是医托吧?告诉你,你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就喊保安了。”护士长抓起电话,没等张嘴就被一道清冷的女声喊住了,“吵什么?”

  “嗨,美女,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我就说咱俩有缘吧。”等她走近了,林强不由皱起了眉头道:“美女,你的病又重了。”

  “又是你?别说我没病,就算我有病,也不会让你这种人医治!九州医院没有保安嘛?给我把这个人撵出去!”美女冷哼一声。

  “喂,我是哪种人?老子好心帮你看病,不领情也就算了,还要把我撵出去?有钱就了不起啊,难道医院是你家开的?实话告诉你,如果我不出手,三天之内,你必死无疑!”林强的话掷地有声,连那个护士长听见都傻眼了。

第2章 神医归来

  “那要怎样才能治好我的病?”美女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看似平静的问道。

  “老子现在心情不好,不想给你医治,如果你求求我,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林强抱着肩膀,转头就看见美女主动凑了过来,离得近了,还能嗅到她脖领间的淡淡香气。

  她也不说话,脚下狠狠一踩。

  林强疼的直捂脚,气呼呼的骂道:“卧槽,特么的你个臭三八,不识好歹,别以为长的漂亮就高人一等,过了今天,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老子都不会看你一眼!”

  林强骂完,别说护士傻眼了,就连美女也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她还没有被人这么骂过,指着林强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你……”

  “你……你什么你,以为我吓唬你?不怕告诉你,就你身上这毛病,如果我不出手,从明天开始,你就会胸部变平,声音变粗,脸长胡须,到时候我看你还装什么冰山美人!”林强的视线从美女胸前扫过,一脸冷笑的说。

  就在这时,值班台的电话响了起来,护士长接过之后脸色一喜,“苏小姐,夫人醒了!”

  美女听见这话,再也顾不上别的,踩着高跟鞋就往回急匆匆的跑,看见对面迎来的男人,冷冰冰的说道:“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把后面那个人给我丢出医院,我不想再看见他!”

  “苏小姐?”林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西装壮汉,伸手一指美女的背影,“她就是苏雪?苏林峰的千金?”

  “小子,知道我们大小姐是苏家的人,你还敢跑来惹麻烦?刚才我就已经警告过你,这一次,我可不会客气了!”西装男把拳头捏的噼啪响,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嗨,兄弟,你先别紧张,我可是你们董事长请回来的客人。”林强摊了摊手,试图解释。

  “大言不惭,连我们大小姐都不认识,还敢说自己是董事长请回来的客人?你到底滚不滚!”西装男嗤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她就是苏雪啊,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给苏林峰打一个电话。”林强一副无奈的语气。

  “小子,我们董事长可是苏家的家主,就凭你也敢直呼其名?哼,既然你不滚,那就别怪我了。”西装男一拳砸向林强的脖颈,动作又快又恨。

  “嗨,黑大个,别冲动嘛。”林强站在原地没有动,很随意就闪开这一拳,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

  “有点意思。”西装男脱掉外套,露出一身恐怖的肌肉,摇了摇脖颈,随后一拳直冲林强的胸膛,这一拳力道不小,甚至带出了一道拳风。

  ……

  “妈妈怎么样了?”苏雪走进病房的观察区,一眼就看见了苏林峰脸上的担忧神色,她不由皱起了眉头。

  “爸,您不是托关系联系到了朱神医,难道还没有答复么?”苏雪早就听说朱神医是华夏国手,如果他肯帮忙,母亲就一定会没事。

  “朱神医已经归隐多年,请他出山哪有这么容易?爸爸费尽周折才请出了他的亲传弟子,听说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按理说今天也该到了。”苏林峰说着,再次拨通了手里的电话,一番沟通之后,脸上随即露出狂喜之色。

  “快,朱神医的弟子已经到医院了,你们赶快去迎接,一定不要怠慢,我随后就到!”苏林峰形容了一下对方的衣着打扮,他越说越激动,要不是身上有伤,都想亲自去迎接了。

  “不用了,我想……我知道这个人在哪里。”苏雪皱着眉头,洁白的贝齿紧咬着红唇,语气中透着难以掩饰的怪异,她也不怕认错,这身打扮整个九州医院都找不出第二个。

  “雪儿,你已经见到朱神医的徒弟了?”苏林峰疑惑盯着女儿。

  见苏林峰一脸不解,苏雪点点头,简单讲述了一下刚才的事。

  “愚蠢!”苏林峰气的差点从轮椅上跳起来,好不容易请回来的救命菩萨,被女儿给拦在了病房外不说,而且还让大熊把人给丢出去?大熊那可是退役的特种兵,万一神医的徒弟有个好歹,整个苏家恐怕都要跟着遭殃。

  “还愣着干嘛,还不跟我一起出去,给小神医赔礼道歉!”苏林峰领着人出去的时候顿时傻眼了,身材魁梧的保镖鼻青脸肿,躺在墙角昏了过去。

  苏雪也愣了一下,头一撇就看见了林强,这货趴在护士站的前台上,屁股撅得老高,嘴里还啃着一个苹果,也不知道眉飞色舞的说着啥,把里面那个漂亮的小护士逗得前仰后合,银铃般的笑声随后响起。

  这时,护士长也领着一帮保安从电梯里冲了出来,张牙舞爪的指着林强说,“就是这个人在医院里闹事,把他给我丢出去!”

  “胡闹!”苏林峰冷着脸在一边喝道。

  “是是,简直太胡闹了,苏董事长您放心,我们立刻就把这个人丢出医院!”苏家财大气粗,护士长哪敢得罪这尊财神爷,一脸惶恐的解释着。

  “我是说你胡闹!这位小兄弟是我专门从国外请回来的神医,你竟然要把我的客人撵出去?”苏林峰哼了一声,急忙上前道:“您就是小林神医吧?鄙人苏林峰,林峰集团董事长,您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护士长的脸色犹如吃了死苍蝇一般难看,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林强,他是神医?

  林强这才转过头,临走还不忘要了小护士的微信,也不搭理在一边赔笑的护士长,走到苏雪面前摇了摇,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嘀咕道:“都是美女,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啧啧啧,冷着一张臭脸,就好像我摸了你屁股似得……”

  “流氓!”苏雪气的酥胸直颤。

  “你给我闭嘴!”苏林峰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劈头盖脸一番训斥,这才对着林强道:“小兄弟,真是不好意思,小女娇生惯养,平时又疏于管教,别往心里去。”

  这番话听的林强暗自点头,心想这个男人很有城府嘛,怪不得能把林峰集团做大,不过能把一个这样的男人逼入绝境,对方到底什么来头?他总觉着事情似乎并没有老家伙说的那么简单。

  “老哥太客气了,我怎么会跟小侄女一般见识?”林强说完,朝着苏雪眨了眨眼。

第3章 扁鹊神针

  “无赖!”听见林强占自己的便宜,苏雪气呼呼的转过头。

  “住口!你还敢顶嘴?还不快给小林神医赔礼道歉!”苏林峰眉头紧锁,他实在想不明白,女儿平时挺稳重的,今天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

  “爸,他就是……”不等苏雪说完,苏林峰哼了一声,“还不快给小林神医赔礼道歉,要不然你就不配做我苏林峰的女儿!”

  苏雪从小到大也没受过这种委屈,更是第一次被父亲如此严厉的训斥,她嘟着小嘴,连眼眶都红了,气鼓鼓的挺着胸脯,不服气的说道:“要我道歉也行,除非他能把妈妈的病治好,到时候别说道歉,就是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你……”听见女儿顶嘴,就连苏林峰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没问题,如果治好你妈妈的病,我也不要你做牛做马。”林强把话接了过来,盯着那双好看的眸子,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要,做你爸的女婿!”

  “好!”苏雪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时傻眼了,俏脸蒙上一层红晕,恨不得撕了林强那张臭嘴,真是无赖!

  “那就一言为定!”根本不给苏雪反悔的机会,林强大笑着走进病房,等他看见躺在床上的中年美妇人,顿时愣住了,轻咦一声道:“媳妇,原来不止你有病,你全家都有病啊!”

  跟在后面的两个人同时愣住了,苏林峰城府颇深,脸上看不出喜怒。

  苏雪则是被那一句称呼给喊懵了,白皙的俏脸蒙上一层嫣红,气的她银牙紧咬,又怕苏林峰骂她,小声嘀咕道:“臭流氓!”

  “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吧!”看见苏雪想要反对,林强坏笑的挑起嘴角,视线往下一落,威胁道:“敢跟进来,小心我打你屁股!”

  苏雪懊恼得满脸通红,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林强已经进了病房的隔间,把门从里面反锁上了。

  “李主任!”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人走了进来,围观的医生和护士往急忙让开。

  李主任点了点头,等他看见正在施针的林强,激动的脸色通红,花白的胡须颤颤巍巍,“这是……这是朱神医的扁鹊神针?没错!没想到,真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有幸见到扁鹊神针,真是死而无憾啊!”

  竟然能让一贯稳如泰山的李主任如此激动,所有人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等他们的视线再次看向林强的时候,昏迷了几天的中年妇人竟然缓缓睁开了双眼。

  林强本就有伤在身,这一番施针几乎耗尽了全部气劲,等他走出隔间的时候脸色苍白,摇摇晃晃的差点栽倒,结果看见一个老头激动的抱了过来,吓得他一扭头,在苏雪的一声惊呼中,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

  “好大,好软,好舒服。”林强用头蹭了蹭,一句话让苏雪满头黑线,然后彻底晕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

  看见林强醒了,苏林峰急忙凑了上去,一脸关切的问道:“小林,身体好点没有?真是不好意思,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把你接到家里来了。”

  “老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给你添麻烦了!”林强靠着床头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房间里不止苏林峰,连苏雪也站在一边,还是那副冰山美人的臭脸,被自己救醒的美貌妇人正在劝她什么。

  “怎么,还喊我老哥?”苏林峰爽朗笑了起来,看见林强发愣,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道:“喊我伯父!”

  “伯父好!”林强晃了晃神,就听见苏雪在旁边哼了一声,“脸皮真厚!”

  “臭丫头,怎么说话呢?小林是你母亲的救命恩人,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苏林峰脸色冷了下来,语气也很重,把林强都给吓了一跳。

  “可是……那也不能让我嫁给他啊!”苏雪一脸的委屈。

  “苏家的人,言出必行,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轮不到你做主!”苏林峰又好言安慰林强几句,领着中年妇人道了一声谢,这才出去了。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苏雪闷闷不乐,一个人靠在窗口,冷着一张脸道:“喂,谢谢你救了我妈妈,我可以给你钱,但是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

  “那你觉着,你妈妈的命值多少钱?”林强转过头,视线在她那修长的身材上不断打量,见苏雪被自己问的哑口无言,这才撇嘴笑了笑,“你放心,就算你想嫁给我,老子还不愿意呢,整天对着你张冷冰冰的臭脸,我怕自己将来对女人失去兴趣。”

  “你混蛋!”苏雪胸脯气鼓鼓的,整个江海追求她的人不知凡几,怎么到了这个混蛋的嘴里就变得这么不堪?

  “好了,我还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妈妈的病还需要施针两次,告诉她别乱走,我晚点回来。”林强跳下床,一边往外走,一边掏出烟盒。

  “喂,喂!不许走,你等一下!”看见苏雪拦在自己的身前,林强把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才说道:“这件事去问你爸爸,如果你能搞定他,就帮我准备一间客房。”

  “要是他不同意呢?”苏雪被林强看的心慌意乱,下意识的反问道。

  “那我就睡你的房间,哦,对了,我不喜欢你身上的香水味,记得通风。”似乎吃定了苏林峰的态度,林强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也不管苏雪如何叫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其实自从发现了中年妇人的病因,林强就知道,以苏林峰的城府,他肯定会用尽一切办法将自己留在苏家,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他能招惹的存在。

  只是林强有些想不明白,一个江海本地的财阀,怎么会招惹到他们?

  狠狠吸了一口烟,林强郁闷的想到,特么的,怎么感觉又被那个老东西给坑了?

  ……

  “不可能,他有那么厉害?”别墅的顶层,苏雪听完保镖的口述,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怎么不可能?要不是林强手下留情,大熊恐怕连三招都撑不过去。”苏林峰的视线透过落地窗,落在了林强离去的背影上,眯着眸子说道:“这个年轻人,绝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可是……”苏雪还想说点什么,苏林峰直接打断道:“没有什么可是,爸爸托的那层关系根本求不动人家,好不容易才让林强留在苏家一年,这一年之内他会保咱们一家三口平安无事。可别的事,包括公司的事,他是不会过问的!”

  苏雪闷闷不语,显得有些不高兴。

  “等林强回来,你去找他谈一下,最好是在公司里给他安排一个职务!”看见女儿还在犹豫,苏林峰拍了拍她的肩膀,神色凝重道:“雪儿,你也知道我们的对手是谁,要是不想爸爸几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想尽办法也要把他留在苏家,算爸爸求你了!”

  等苏林峰离开书房,苏雪攥着拳头,恨恨的低声道:“想留在苏家?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第4章 黑甲蛊虫

  离开苏家别墅,林强坐上一辆出租车直奔江海市的腐败一条街,在小巷里七拐八绕,终于走进了一家小酒吧,酒吧里白天没什么人,没等坐稳就看见一个女酒保走向自己,黑马甲,白衬衫,紧身皮裤,身材火辣的不像话。

  “嗨,美女!”林强吹着口哨,直勾勾盯着她的胸口一阵打量。

  女酒保抛过来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伸出手指在林强精壮的胸膛上不断滑动,舔着嘴角问道:“好看么?”

  “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手感咋样?”林强搓搓手,一副蠢蠢欲动的表情。

  “那你摸摸看不就知道了?”她脸上还是那副迷人的笑意,伸出一根手指勾住自己的衣领往下轻轻一拉,吓得林强急忙撇开头。

  “怎么,还怕我吃了你?”女酒保笑的花枝乱颤。

  “你吃的男人还少么?”林强的语气带着一丝怪异,眼前这女人可是地下世界凶名赫赫的“黑寡妇”,敢把她当成女人的,恐怕都已经被吃的只剩骨头了。

  “可是姐姐想尝尝你的味道!”见她轻咬嘴唇,一副诱惑的神态,林强却不为所动,从怀里掏出一个透明玻的璃瓶扔在吧台上。

  黑寡妇看见瓶子里面的东西,脸色顿时一变,微微寒声道:“这是……蛊虫?”

  “这次来的匆忙,你先帮我查清楚苏林峰的底细,我要知道他在江海到底得罪了谁,竟然惹出了他们!”林强喝了一口酒,脸色变得红晕起来。

  “我看……还是叫几个人过来吧。”黑寡妇犹豫了一下才说道。

  “怎么,你觉着我还对付不了几只踩过界的臭虫子?”林强脸上挂着笑意,一个眼神却看得黑寡妇浑身冰凉。

  “可你身上的伤……”黑寡妇想起了上个月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眉头簇起。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在我养伤期间,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在江海的消息,我可不想再把那个疯婆子给招来!”看见黑寡妇一脸促狭的笑意,林强轻咳了一声,“特么的,那个臭三八,老子早晚干翻她!”

  林强一口喝掉杯里的酒,将一张老人头塞进了黑寡妇的衣领中间,还顺手捏了捏,语气调侃的说道:“嘿,几天不见,又大了。”

  盯着林强离去的背影,黑寡妇一脸幽怨道:“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

  ……

  别墅区太偏,一般出租车都不愿意上来,林强加了点车费才坐上一辆车,等回到苏家别墅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没等进屋,就嗅到了阵阵饭香。

  “小林回来的正好,饿坏了吧?”苏林峰爽朗笑了起来,一旁的中年妇人也跟着招呼,“小林快坐,怕你吃不惯,今天让阿姨专门做了几个北方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尝尝看!”

  “谢谢伯父伯母,那我就不客气了。”看见苏雪身边多了一副碗筷,林强也不管她那副冷冰冰的脸色,径直坐了过去,拈起筷子就塞了一嘴,止不住说,“唔……唔……不错不错,好吃!”

  “没礼貌!”苏雪本来就看不惯林强,如今看见他这幅吃相,两条好看的眉毛都拧到了一起,轻哼了一声。

  林强也不搭理他,吃的一阵风卷残云。

  “你是饿死鬼投胎么?”苏雪恨得直咬牙,拎着一双筷子就和他斗气,结果忙活了半天,啥也没吃到嘴,气的她红着眼圈道:“爸,你看他啊,哪里像是神医,我看根本就是招摇撞骗的神棍!”

  “要不是看在伯父伯母的面子上,你当我稀罕?就你家这桌饭,你要是再吃几顿,那可就真的变成饿死鬼了!”林强给自己盛了一碗汤,端到嘴边嗅了嗅,嘴角逐渐浮现一抹冷笑。

  “林强你什么意思,我们苏家好心好意招待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恶言中伤?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苏雪来了精神,愤愤不平的吧筷子往桌上一摔。

  “呀,说的没错,还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林强吧唧着嘴,手腕一翻,一根银针已经出现在了掌心。

  这一手看的苏林峰眼前一亮,等他晃过神的时候,就发现那根银针已经扎在了汤盅里,汤盅里面炖的是一整只乌鸡,随着银针落下,它竟然动了一下。

  “啊!它是活的!”苏雪一声尖叫,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了林强的胳膊,就在她惊叫的功夫,早已煮烂的鸡皮陡然破开,竟然从里面钻出一只黑色的小甲虫,抖了抖翅膀,然后“嗡”的一声就飞了起来。

  这下别说苏雪了,连苏林峰都看得头皮发麻,猛地一拍桌子,惊喝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想跑?”林强没时间解释,一声冷哼,抬手甩出一根银针。

  就听“啪”的一声,飞到半空的黑色甲虫被钉到了墙上,折腾了几下,随后爆成一团绿色的血雾,连个尸体都没留下。

  林强取回银针,用白酒清洗了一下,扭头看向苏雪,一脸调侃的问道:“苏大小姐,还不谢谢我?”

  虽然苏雪今天没喝汤,可是一想到那虫子是从汤盅里面飞出来的,胃里就一阵翻江倒海,哪还顾得上还嘴,脸色一阵惨白,捂着嘴巴就跑进了洗手间。

  “小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苏林峰也终于缓过神,惊疑不定的问道。

  “黑甲蛊虫,专门用来吸人精血!”林强收好银针,目光透过窗户望向远方,估计自己刚才斩杀那只蛊虫的时候,应该被对方察觉到了。

  苏雪从洗手间走出来,刚好听见林强的话,也不顾不上跟他斗嘴,脸色阴沉的问道:“这东西怎么会在汤盅里,到底是谁放进去的?”

  苏林峰也是虎目一寒,他最先怀疑的就是做饭阿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难不成每天的饭菜里都有这东西?那简直是太恐怖了!

  “下蛊的不是一般人,估计这只乌鸡在买来的时候就已经出了问题,不过这是公蛊,本身无害,也不会伤人,只是用来喂养母蛊的。”看出了苏林峰的疑惑,林强轻声解释道。

  “喂养?难道说……”苏林峰似乎想到了什么,额头顿时淌下几道冷汗。

第5章 同床共枕

  见苏林峰猜到了什么,林强也不再隐瞒,点了点头道:“没错,不只是您,伯母和苏雪都已经中了这蛊虫之毒,不过您体内精血旺盛,暂时压制了蛊毒而已,伯母身娇体弱,所以先病倒了。”

  听完林强的解释,苏林峰的脸色顿时变冷,几乎是咬着牙根说道:“到底是谁如此心狠手辣?有本事冲着我苏林峰来,祸不及妻儿,这些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您也不用担心,伯母体内的蛊毒已经被我拔除,再施针两次,安心静养即可排出体内余毒。”林强一副云淡风轻的语气。

  “不愧是朱神医的亲传弟子,不负神医之名!”苏林峰稍微松了一口气,随后一脸郑重的说道:“雪儿,还不过来谢谢小林对咱家的救命之恩?”

  “谢他?”苏雪轻哼一声,话虽如此,可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张嘴,因为这个人实在是太讨厌了。

  “伯父,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眼看着苏林峰又要发火,林强摆了摆手,他本意是不想看见苏雪那张冷冰冰的臭脸,没想到苏林峰爽朗一笑,拍着自己的肩膀道:“说的也是,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跟雪儿上楼休息去吧。”

  跟她上楼休息?

  林强听完傻眼了,直到苏林峰走远,他才回过神,卧槽,这个便宜老丈人也太特么开放了吧,一句话也不交代,就这么默许自己和苏雪同房了?

  林强扭过头,发现苏雪早就跑没影了,他都不用问,循着香味就找到了苏雪的闺房,伸手一拧把手,“哎呀,锁的?”

  他再扣手敲了敲,就从门缝看见里面关了灯。

  “特么的,第一天同房,难道还能被门给拦在外面?那也太没面子了吧!”林强舔着牙花子,从指尖挑出一根银针,然后就听“啪”的一声,门开了,满屋都是刺鼻的香水味儿,差点没把他熏出去。

  苏雪缩在被子里,好久听不见脚步声,等她察觉到不对劲,猛地打开灯的时候,发现林强这货已经蹑手蹑脚走到了自己的床边,正掀开被子往里钻,就像是偷鸡的黄鼠狼。

  “啊,臭流氓!你想干什么?”苏雪吓得花容失色,一脚踹了过去,睡裤往后滑落,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真是好笑,上床当然是睡觉啊,还能干什么?”林强脸上挂着痞笑,一把擒住她的脚腕,不由偷看了两眼,心想这妞脾气虽然臭了点,这身材可真是没话说,绝对是腿模那个级别。

  “啊!啊!臭流氓,你别碰我,我才不要跟你睡觉!”脚腕被他抓在手里,苏雪觉着身体就像过电一般,双脚一阵乱蹬。

  “你是属驴的?”林强被她踢得有些恼火,一手擒住她的两只脚腕,另一手高高扬起,对着苏雪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落下。

  “啪”的一声脆响,手感还不错,林强低头一看,这大妞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总算消停了,不过她死死闭上双眼,脸上一副任命的表情,这特么算怎么回事?

  “臭婆娘,别自作多情,要不是为了压制你体内的蛊毒,你以为我想跟你睡一张床?冷的像是冰山似得,一点女人味都没有!”林强掀开被褥躺了上去,用屁股把她往边上一拱,一脸嫌弃道:“往那面点!”

  苏雪吓得都快缩到床边了,见林强迟迟没有动作,这才悄悄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安安静静,苏雪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是说……我体内也有那种蛊毒?那你怎么不帮我拔除蛊毒?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啊?实话告诉你,我是不会喜欢你的,如果你敢来硬的,我就……”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罗里吧嗦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林强本来不想搭理她,可是禁不住苏雪在耳边一阵唠叨,有些不耐烦的解释道:“你以为拔毒那么容易?上午损耗精气太多,我要休息几天才能再次施针。”

  “原来你不行啊!”苏雪后怕的拍拍胸口,长长喘出一口气。

  “特么的你个臭婆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林强脑门蹦起一道青筋,掀起被褥坐了起来,扬起手就要打。

  苏雪也吓得坐了起来,背靠床头,死死捏着被角,眨着大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对不起!我错了!”

  林强一看就知道她是装出来的,不过还真是下不去手了,气的倒头又睡,在心里骂了几句,麻痹的,妖精,早晚吃了你!

  “喂,你睡着了没有?”苏雪一想到自己体内有一只蛊虫,就觉着浑身别扭,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用白嫩的脚丫踢了踢他。

  林强也知道,自己要是不说话,这女人恐怕得墨迹一晚上,于是长长“嗯”了一声。

  “你上午跟我说的都是真的?”苏雪心想,如果体内的蛊毒发作,自己就会变成男人一样,那还不如死了痛快。

  猜到了她在担心什么,林强闭着眼睛说道:“白天阳气旺盛,你身上的蛊毒不会发作,晚上有我体内血气压制,这满屋的香水对它也有抑制的作用,那蛊虫翻不起风浪,不过你要超出我三步之外,那我就不敢保证了。”

  林强话音落下,听见旁边一阵悉悉索索,紧接着后背一凉,就感觉一具柔软娇躯靠了过来,那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身边躺了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哪怕是个冰山美女,那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啊,林强那点睡意瞬间就消散了。

  “你要是个男人,就光明正大的追求我,在这之前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死给你看!”感觉到了林强的异样,苏雪扭了扭身体,冷冰冰警告道。

  “你想多了,我有喜欢的女人了。”林强撇撇嘴,心里却在嘀咕,就你体内那个鬼东西,想让我碰你?除非老子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苏雪沉默了好一会,然后伸手在林强腰上狠狠一拧,冷冰冰的质问道:“王八蛋,跟我睡在一张床上,你还敢想别的女人?”

  “姑奶奶,你搞清楚,我可没有睡你,你可以把这个理解为……睡疗,没错,就是睡疗,睡眠疗法。”林强都无语了,这娘们刚才还像防狼似得防着自己,怎么一转眼又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这女人还真是不可理喻。

  “王八蛋!”苏雪又沉默了好一会,这才命令道:“明天跟我去公司。”

  “好!”林强下意识的答应,然后再也挺不住,沉沉睡了过去,他实在是太累了,连苏雪语气中的狡黠都没有听出来。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