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凝歌乔懿楠的小说《我可能不会爱你》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林乔所写,

发布时间:2018-11-05 15:11

我可能不会爱你宋凝歌

宋凝歌乔懿楠全文阅读

宋凝歌乔懿楠的小说《我可能不会爱你》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为网络作者林乔所写,全文宋凝歌、乔懿楠、张浩之间的爱恨纠葛。乔懿楠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将她救离苦海,他疼她爱她,步步紧逼诱她上钩,后来他有了未婚妻,本以为这个男人还是爱着她,可他的情话一向动人,却唯独无法许她婚姻。

第一章 闺蜜变小三

  “小姐,你这伤不可能是摔伤吧,是被人打了吧。”护士拿着药水给我消炎的同时试图与我攀谈几句。

  的确,是被人打的。

  我今天还没睡醒,大门就被人狠狠敲响,那紧促的敲门声仿佛要把我家门砸了一样。我懵懵懂懂地打开门,还没看清来人是谁就被打了一巴掌,紧接着就被一群疯女人围殴,撕衣服扯头发打脸没一样落下的。

  但我还是艰难地抿了抿唇,淡淡一句:“是摔的。”

  护士见我不愿提受伤原委,索性就不再多话。

  我现在这张脸肿的跟猪头一样,额头上还多了一个犄角,走出去怪吓人的,就掏出手机给张浩发了条短信:[我受伤了在医院,你方便来接我一下吗?]

  没想到张浩竟然秒回,语气很是不耐:[我在上班呢,你自己回去吧,好好休息。]

  周末还要上班?我半信半疑。

  他这冷冰冰的态度让我有点心塞。

  想想一年前追我的时候那叫一个殷勤,简直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而不到半年,对我的态度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好像我是他的玩物想起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宝贝宝贝”地叫几声,不想的时候权当没了我这个女友的存在。

  转念,我反思是不是自己太矫情了!我和张浩是同一公司不同部门的,自然知道最近公司业务是比较忙,而他作为部门主管自然要更忙一些,说不定他真的在公司加班呢。

  我还没完全说服自己要原谅他,就看见诊室门口闪过一对身影,那个一身休闲服身材高挑的男人不是张浩还有谁!

  可是,他旁边的女人是谁啊?

  我腾地起身冲出去,丝毫不顾身后护士的叫唤。

  与他们还差一步之遥时,他怀中搂着的女人娇声道:“阿浩,我都怀孕三个月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呀?”

  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直直地刺痛了我的耳膜。

  为什么会是她,这么多人,为什么会是她?

  不会的,宋凝歌,肯定是你听错了。

  我一面为范晶晶申辩,一面又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脚上的那双鞋是和我一起逛商场买的,当时她缠着我买闺蜜鞋穿,我同意了。

  我僵硬在原地,双腿像是被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可他们的对话却依旧像锋利的尖刀刺在我的心口上……

  “晶晶,等你那件婚纱定制好后,我们就结婚。”张浩宠溺地看向范晶晶,他的眼里只有她,丝毫没有看到不远处还有一个我。

  “真的吗?”范晶晶欣喜地望着张浩,转而就垂眸神情也没落了几分,“可是小歌怎么办呀?”

  “这件事你别操心,我会跟她说的,你放心我早就不爱她了,我现在满心满眼都只有你和宝宝。”

  “阿浩,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我看着范晶晶在张浩的怀里蹭着,再也无法忍住,冲着那对奸夫淫妇的背影吼道:“张浩!”

  瞬间,他们齐刷刷地回头,清一色的惊讶惶恐,旋即就分开了一段距离,范晶晶还往张浩的身后躲了躲。

  果然是她,范晶晶!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慢走向他们,明明没有几步的距离,可我却觉得像是走上了半个世纪。在这段距离中,我还傻傻地告诉自己,一定是离得太远所以听错了。

  我站在他们面前,死死盯向张浩,出奇地冷静:“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张浩双唇微颤,脸色发白,憋了半天干涩地问了一句:“你的脸怎么了?”

  “不用你管!”我不屑地抽抽嘴角,我站在你身边这么久你总算是看到我了吗?若是我不出声,你是不是会完全认不出我了。

  我瞥见范晶晶手中的那张孕检单,又上前一步:“晶晶,你怀孕了?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啊。”

  “我,我也是刚知道的,还,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范晶晶同样苍白着脸,颤巍巍地回答道。

  这时,张浩好像是抓住了话柄,立刻接话:“对,晶晶怀孕了,我来陪他孕检。”

第二章 你就是个婊

  我看着他说得面不改色,心口揪得愈发紧了,我咬着牙装没事:“孩子是谁的?晶晶,我们不是好朋友吗?怎么从来都没听你说过有男朋友啊?还有阿浩,你不是说你在上班吗?”

  张浩还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依旧振振有词:“晶晶也在公司上班,刚刚她说身体不舒服,我就陪她来医院看看,没想到是怀孕了、”

  “孩子是谁的?”我又重复一遍。

  张浩,如果你果断地告诉我孩子不是你的,我一定会相信你!

  但是,你犹豫了……

  刹那间,空气仿佛凝固了,我们三个谁都没说话,好像谁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抬眸定定地看着他,眼里去早已一片氤氲。

  良久,张浩打破了微妙的气氛:“小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吗?”

  当时,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冲上去就往张浩的脸上“啪”地甩了个巴掌,指着他背后的范晶晶,质问:“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吗?”

  “小歌,你别打阿浩,你要是觉得生气就打我。”范晶晶见张浩被打,忍不住跳出来拦在他面前,扬着脸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我抬起手就要落下一巴掌,却被张浩在半空拦截:“小歌,晶晶现在是孕妇,你有火就冲我发。”说着,就将范晶晶往身后拉。

  我看着他们如此谦让,真想上去每人再一巴掌,但此时此刻,我觉得刚刚落在张浩脸上的那一巴掌,让我的手心火辣辣的疼。

  范晶晶挣扎着护在张浩面前,声嘶力竭地哀求:“小歌,我和阿浩是真心相爱的,我现在有了孩子,请你成全我们好吗?”

  她这样一哭,怎么有种我棒打鸳鸯的错觉了呢?

  真是可笑之极!

  范晶晶见我没反应,边哭边要跪在我面前,被张浩及时拦住搂在怀里。“宋凝歌,她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又是打人又是让她跪在你面前是不是太没素质了?”

  “我没素质?呵,就她范晶晶抢我男人叫有素质?”我看着张浩朝我怒吼,仿佛能听见空气里有什么破碎的声音,我冷笑,“范晶晶,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知己,自认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你过,你为什么要抢我的男人!”我发狠出手推了她一把,明明没使什么劲,她却硬是装出一副站不稳往后倒的架势,被张浩拦腰扶住了。

  “宋凝歌,你发什么疯!晶晶她怀孕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可能会一尸两命。”张浩说着就将范晶晶往怀里搂紧。

  一尸两命!如果这样一点力气就能一尸两命那我还真想多推上几把!

  我抹过一丝苦笑,可终究还是没忍住眼泪,咸涩的泪水浸湿伤口,痛得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可是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哪里及得上心痛的半分。

  范晶晶在张浩的搀扶下站直,有张浩在背后加持,一改愧色趾高气昂:“宋凝歌,我从来都没有抢你的男人,因为阿浩本来就是我的!要不是你一年前突然进了公司,阿浩早就和我在一起了。我爱他整整爱了三年,而你呢?你就是一个婊!明面上和阿浩谈恋爱,背地里却勾搭朱总。”

  我恍然大悟,原来一直以来和我以好姐妹相称的女人只不过是为了利用我接近张浩罢了!与此同时,我也听明白了一件事,问:“是你在朱总老婆面前造的谣?”

  “是我说的怎么样?但我说的都是事实。”范晶晶反驳。

  “放屁!”

  原来我这些伤都是拜她所赐!

  现在是想倒打一耙吗?

  “宋凝歌,你有什么资格打我?看来你也是一滩烂泥,和朱总有一腿,你现在这样就是报应!”张浩瞬间就长了气势,那副龇牙咧嘴的模样就差没往我脸上吐口痰了。

第三章 贱人配狗,真是绝配

  “我没你们那么龌龊!”我扯着嗓子反驳,朱总这件事情完全就是子虚乌有,但我现在也不想和他解释什么,没必要。

  “你不龌龊?”范晶晶依偎在张浩怀里指着我的鼻子骂,“你一个小小的文员若不是勾搭上朱总这样的大人物,就凭你那点微薄的薪水怎么可能住得起天水公寓开得起宝马MINI?宋凝歌,你早就背叛了阿浩,你还有脸在这里说我们?”

  我看到张浩的脸上闪过一丝讶然,他的确该惊讶,因为我从来没跟他说过我住在天水,以往他要送我回家我都是骗他说我住在天水附近的平价公寓楼里,而他之前问我为什么开得起宝马时我也只跟他说是通过慢慢存钱付了个首期。

  但就算我住得起天水开得起宝马也不代表我就做了别人的小三呀。

  “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至于那些东西和朱总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义愤填膺但也理直气壮。

  但他们似乎都不信,张浩一副看不起我的样子:“宋凝歌,你还想狡辩什么?你把我当傻子吗?没有朱总你哪来这么多钱住豪宅开豪车!你和我在一起满口谎言,是不是从来都在把我当猴耍!”

  关于房车这件事我无言以对,但张浩硬是把小三这顶帽子扣在我头上,我是真的伤透了心。

  不过,在所有人看来,我给张浩戴了绿帽子,也难怪他现在毫无愧色恼羞成怒了。

  “你又好到哪里去?这孩子已经有三个月了吧,你们至少苟且了也有三个月。一个是和我海誓山盟的男友,一个是我的好闺蜜呀,竟然背着我滚床单还留了种!张浩,范晶晶,你们两个真他么让我恶心!”

  “宋凝歌,你嘴巴放干净点,到底是谁恶心?我和你在一起一年了连你的床沿都没摸到,我是个正常男人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你以为我只是个吃素的和尚吗?”张浩喘了口气,嫌鄙地哼了一声,“怪不得你从不让我碰,原来只愿意给朱总碰啊。”

  我真觉得我以前会答应张浩的追求是脑子里进了水,原来他和我在一起最终不过是想爬上我的床。

  “呵,范晶晶,听到了没?他背叛我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因为你在床上特别浪啊?”我反唇相讥,“贱人配狗,真是绝配!”

  “宋凝歌,你……”范晶晶气急,两条细眉都快飞起来了,但转眼又软下态度,“小歌,你听我说,我和阿浩是真心相爱的,成全我们好吗?”

  装!再装!

  我不知道范晶晶这是要演哪出,听到她装腔作势的声音就反胃,一个手劲就将她推到地上。

  “啊——”她倒在地上惊叫一声,整张脸都扭曲在了一起看起来真的是很痛。

  当时我也慌了,再怎么恨这对狗男女,但我也没想过要伤害她肚子里那个无辜的小生命,上前想要搀扶她,却狠狠地被张浩推开了。

  我见他慌张地抱起范晶晶,嘴里还一直叨着“没事”安慰她,再一次心痛到无以复加。我从地上爬起来跟上去,毕竟真出了问题我愿意承担责任,却被张浩狠厉地拒绝了。

  “宋凝歌,要是晶晶和孩子有闪失,我绝对不会轻饶你!”

  我还想辩驳什么,却无意瞥见范晶晶回眸对我阴笑。

  贱人,又演了一场好戏!

  他们离开后,我顶着一张猪头脸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心中更加不爽,朝他们吼了一声“看什么看!”就戴上口罩跑出了医院。

  刚出医院,明明已是傍晚时分,但七月的热浪依旧不减,和医院里的冷气比简直是冰火两重天,倒是空气比里面清新了不少。

第四章 车祸

  因为脸上的伤,我出门前故意穿了一件连帽衫,戴着帽子和口罩与这样的天气格外不符,引来了高频的回头率,但我丝毫不在乎。

  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路边,我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才会惨遭张浩和范晶晶的背叛。一个是我想共度余生的人,一个是我情同手足的闺蜜,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

  如果美色是男人的劣根性,我无话可说。我是一个保守的女人,虽然和张浩在一起一年,但我还是想把初夜留到新婚夜,我觉得那是女人最美好的一刻。

  说到底,我还是不了解他,但我还是气不过在心底问候了他全家。

  但是范晶晶呢?

  她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称得上是闺蜜的人,我视她如亲姐妹,对她掏心掏肺,一路走来也是相互扶持,却从未想过她只是笑里藏刀,一心只为从我身边抢走张浩,赢得他的心。

  我承认,她是比我会打扮,性格也比我外放,但这样就能骚浪贱地勾引别人的男人?我真是蠢,以为进公司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我的幸运。

  “你好,我叫范晶晶,你叫什么?”

  这是我入职以来第一次见到范晶晶,她明眸皓齿,笑起来格外好看,像一束暖阳照进我心里,一扫我作为职场菜鸟的紧张不安。

  “小歌,你别听那女魔头瞎逼逼,每天都发那么大的火真心替她担心会提前进入更年期。”

  我刚被上司骂的狗血淋头,范晶晶就凑上来小声安慰我,还偷偷塞给我一包红糖姜茶。我来例假的时候总会小腹胀痛,但碍于在办公室我不好表现出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而她竟然发现了。我当时心里格外温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女生。

  “小歌小歌,快来看,这里的鞋子在打折呢,我们今天可真是赚到了!”她拉着我冲进店里,指着那双白色休闲鞋兴奋道,“现在这鞋子可流行了,咱们一人一双才只要一双鞋的价,多划算啊。”

  我那天本来是不打算买东西的,但受不了她的蛊惑就和她买了一双一模一样的,所谓的闺蜜鞋。

  “小歌,咱们闺蜜鞋在脚,就真是名副其实的闺蜜了。”

  阳光下,她的笑容灿烂而温暖,直抵我心中最冰冷的那一块。

  我想,这就是闺蜜了吧,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智斗女魔头,一起逛街吃东西……

  “待你婚纱落地,我必短裙相配。”

  这是我们一起去西塘游玩时在心愿墙上留下的。

  过去的美好还清晰如昨,却如烟花般转瞬即逝,如今的现实告诉我那段过去有多么虚假。

  “宋凝歌,我从来都没有抢你的男人,因为阿浩本来就是我的!”

  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尖锐地刺破我的鼓膜,太阳穴猛地抽痛,我惊醒过来,回眸时已经来不及,身体没了支撑,眼前一片漆黑。

  这难道就是真正的死亡吗?

  我曾经自杀过一次,无牵无挂,对死亡毫不畏惧。这一次,依旧无牵无挂,却是恐惧极了。

  我在心中祈祷,老天爷啊,请不要这么快地夺去我的生命!

  是不是在这个世上待久了,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牵绊与留恋,面对死亡也会越来越恐惧?

  我慢慢睁开眼睛,视线里是一片白色,这难道就是天堂吗?

  “醒了?”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倏然在我的耳畔响起,那股浑厚有力的劲儿像极了高山之上的水流沿着峭壁倾泻而下,直达心的最深处。

  这难道就是天使的声音吗?

  我的头还有点儿晕,辨别不清真假。

第五章 乔懿楠

  循声望去,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优雅地坐在皮革沙发上,他翘着二郎腿,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文件夹,仿佛刚刚那个声音根本就与他无关。

  我直直地盯着他看,奈何窗外的阳光投在他身上,光影交错使他的五官更加立体,却看不真切。

  他应该没得到我的回应或者察觉到我贪婪的目光,目光从手中的文件中收回,抬头幽幽地看向我。

  只一眼,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愣愣地盯着这张脸。

  竟然会是他!

  这张脸就算面目全非,我都会认得出来。

  三年来我总想再见他一次,却从未想过会像今天这样不期而遇。

  他起身走来,随手拖过一把椅子在我旁边坐下,眼中薄着几分清冷的戏谑:“为什么每次见到你,你都想寻死?”

  “我没有。”我下意识地否认,但看着他一副质疑我的样子我便意识到刚刚过马路时的失神,所以才会导致了这场车祸,在外人眼里肯定认为我是个轻视生命的人。

  我低眸试图掩饰我的心虚。

  这时,病房门被敲响后打开,一个身材高挑婀娜,一身职业装的女人走进来,不冷不热地看了我一眼,勾起艳丽的红唇朝我微微一笑。

  我认得她,叫Linda,是他的秘书。

  Linda看向一旁的男人,将手中的几张纸递给他:“乔总,手续都已办妥,医生说等宋小姐醒来后再做个脑部检查,看看是否存在脑震荡?”

  他听完女人所说的话后瞥了一眼我,将那几张纸递回给她:“她已经醒了,你去安排吧。”

  等女人离开后,他发现我瞪着他,轻笑一声,气定神闲地说:“你是被我撞到的,我会对你负责。你摔在地上的时候撞到了头,怕你有脑震荡,所以检查一下比较保险。还有,你的左腿轻度骨折。”

  我什么都没说,他就像我肚子里的蛔虫将我想问的都告诉了我。

  听完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的脑袋上缠了一圈绷带,左腿也暂时动不了。

  “看来你还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我。”见我还死盯着他,他倒不恼,还打趣起来。

  “你是谁?”我脱口而出,这是我这三年来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看他的衣着和谈吐,还有个贴身秘书,我只能猜到他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他莞尔,吐了三个字:“乔懿楠。”

  我在心中默念这三个字,依旧陌生,哪个懿哪个楠?

  他像是猜透了我似的,抽过桌上的纸巾,龙飞凤舞地在上面写下他的名字,递到我眼前:“记住了。”

  我暗自腹诽,真是个自恋的男人!不过,这字真心好看,刚劲有力!

  “当年你为什么要救我?”我口气不善地问。

  但他仿佛丝毫不介怀,简短一句:“人之常情。”

  是啊,人若有一丝慈悲之心,偶遇一位轻生者,都会将他救下吧。

  “那又为什么救了我对我不管不顾?”

  他的目光微微一动,闪过一丝惊愕后,再次恢复平静,反诘:“难道宋小姐的意思是还要我对你负责?”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