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佳瑶许慕凡小说全文阅读《诺你千言万语》

发布时间:2018-11-05 15:38

林佳瑶许慕凡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诺你千言万语林佳瑶许慕凡目录,诺你千言万语全文阅读,诺你千言万语小说又名《幸好今生爱过你》,该小说讲述了林佳瑶许慕凡两个人的爱情故事。亲眼见证老公出轨,闺蜜的背叛,林佳瑶愤怒之下决定以同样的方式报复回去,谁知道第一次就约到了极品妖孽男? 本来说好一次之后,再无联系。 谁知道他却违背承诺一次一次的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在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刻陪她,护她,助她,一步一步走上人生的巅峰,然后在她情根深种的时候又亲手将她推上了更黑暗的深渊......

诺你千言万语

第1章 出轨报复

林佳瑶醒来的时候,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嘤咛。

浑身又酸又疼,好像被车碾轧过一般。浑身上下青青紫紫,没有一处好地方,已为人,妻三年的她自然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后脖颈传来酥酥麻麻的感觉,林佳瑶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张妖孽一般的脸。因为离得太近,灼热的呼吸都打在她身上。男人眼睛紧紧的闭着,唇角斜斜的勾起,好像在做什么美梦。

散落在地板上的衣服堆里手机在不停的震动,林佳瑶翻出来看了一眼。

来电显示是老公!

老公?

多么讽刺的一个词。

就在昨天下午,她竟然发现了她老公苏宇斌出轨了,甚至在她的逼问下,那个曾经声称爱她一辈子的男人,竟然对她摊牌了,所说的话里没有一句不再诉说着那个女人的美好,而她又是多么的糟糕。

愤怒之下的她早就把羞耻抛到了天涯海角,当下下载了某个社交软件约了一发,决定要报复回去。

现在是半夜两点多,渣男一定是着急了,毕竟到现在距离她离家已经有13个小时了。早就超出了渣男对她的认知,或许渣男还以为她现在一个人躲在酒店里伤心哭泣,等着他哄呢吧。

林佳瑶冷笑一声,起身开始穿衣服,刚一下床脚下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看来是纵欲过度了。

她无语的看了一眼睡相很不文雅的男人,嘴角可疑的抽了抽。

床上的男人迷迷糊糊被吵醒了,抬头看了一眼,咕哝了一句:“几点了?”

林佳瑶一边系着扣子一边回答:“两点多了!”

男人揉了揉眉心:“这么晚了还要回家?”

“恩。”

林佳瑶嗯了一声,拿起桌子上的包包就打算出门,却在一瞬间被拉住了手腕,一拉一拽,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按回到了床上。

“睡觉!”男人低垂着眉眼凝视着她,一双桃花眼微闪,然后拍了拍她的脸,不容拒绝的将她往怀里搂了搂。

林佳瑶摇了摇头,伸手推了一下男人,见没什么作用,只好任命的开口请求:“我得回去了!”

男人闭着眼睛,不语。

“喂!你.....”

“许慕凡!”

男人睁开眼,一个翻身就把林佳瑶压在了身下,唇角微勾:“你可以叫我许爷,慕凡或者许慕凡,但是我不叫喂。”

男人的距离太过亲近,动作也太过惹火,林佳瑶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屈膝想要逃脱控制,却被男人轻而易举的化解,反而被迫做出来张开腿迎合的姿势。

“喂,你不要太过分!”

林佳瑶脸色爆红,脑袋偏向一边,不敢与他对视。

“唔......看来我的话你并没有往心里去,那么我不介意换一种让你记忆深刻的方式。”男人说完,低头在林佳瑶脖颈见嗅了一下:“真香!”

“别,我记住了,记住了.....”

“恩?”男人舔了舔她的耳唇,有些含糊不清的开口:“想清楚了再叫。”

“许....许爷!”

“恩?”

男人声音微挑,似笑非笑:“再给你一次机会。”

说这话的时候,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滑到了林佳瑶的后腰,并在那里停下打了一个圈。

“许慕凡,许慕凡,不是,是慕凡,慕凡!!”

这个男人简直是个调情高手,他们才不过做了一次,他竟然就能摸清她身上的所有敏感点,强忍住想要破碎的声音,林佳瑶颤抖着求饶:“不要了.....”

“我们之间的距离好像忽远又忽近.......”

放在包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两个人的身体都僵了一下。

“我真的要回去了!”

林佳瑶咬了咬唇角,捉住男人作乱的手,顺便推了一下,没想到这次竟然轻而易举的就从他的身下逃离了出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之前已经为了报复而出轨过一次了,再来一次她可能真的没办法接受了。

许慕凡看着胡乱整理衣服的女人眸光闪了闪,反手又把她拖回到了床上,想走?那也得看他同意不同意。

“你出尔反尔!”林佳瑶控诉。

“出尔反尔是指答应过某件事之后再反悔,我可是从来就没答应你要放你走!”

许慕凡扬眉,再次附身,扯下林佳瑶的衣服,连前戏都省了,直接握住她的腰枝挺身进入,一气呵成。

“混蛋!”林佳瑶没有防备,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许慕凡笑了一下,这一笑犹如三月烟花盛开,一下子美到了极致,把林佳瑶看得一愣一愣的,连反抗都忘记了做。

她是不是该庆幸第一次约就约到了这样的极品?

结束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或许是太累了,林佳瑶就这样睡着了。这一睡不要紧,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已经到第二天早上了。

林佳瑶的手机已经被打爆了,一百多个未接,五十多条短信。

足以可以想象苏宇斌有多着急。

“醒了?”

就在林佳瑶低头看手机的时候,许慕凡从浴室出来了。

湿漉漉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一件白色的浴巾,勉强遮住了重要部位,完美的倒三角身材,精装的上半身,每随着他走动一步,滴落的水珠从身上流下来,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简直帅到爆炸。

林佳瑶看着眼睛都直了,直到许慕凡出言提醒,问她要不要冲一下澡,她才结结巴巴红着脸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跑去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之后,许慕凡已经穿好衣服了,正斜靠沙发背上看手机,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眉头微皱,周身也散发着凉薄的气息。

都言人靠衣装,这话一点都不假。昨天太过着急了,再加上房间里拉着窗帘,根本没来得及好好看他什么样子,本来以为洗完澡出来那会的许慕凡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但是现在再看他一身正装的样子,依旧被惊到了。

气质许绝,桀骜矜贵。

不知怎么脑海就自动蹦出了这八个字。

不穿衣服的他,就感觉像一个流连情场的花花公子,西装革履的他又仿佛站在十字塔顶端的王者......

第2章 改‘日’偿还

男人在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丝丝贵气,就连这一方豪华奢侈的别墅都仿佛成为了他的衬托。

“看够了没有。”

许慕凡收回手中的手机,看着林佳瑶,眸光闪了闪:“你不是着急回家吗?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林佳瑶总觉得现在的许慕凡和刚才有什么不一样了,看她的时候透着一股意味深长。

*

坐在好不容易打来的出租车内,林佳瑶一阵气结。

出了别墅,许慕凡告诉她让她等一下,他去开车。她还以为他要送她一段,毕竟这个别墅处在半山腰,实在是太不好打车了。

当初约的时候也是许慕凡说不喜欢外面,她才过来的,光车费都花去了她一百多。

谁知道这个恶劣的男人,特意把车开到她跟前,然后笑着跟她道别,一脚油门飞了出去......

越想越气,林佳瑶差点把手中的包都扔出去,这大概也是她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爆粗口,实在是太气愤了。可能骂的确实有些太难听了,出租车司机还回头看了她好几眼。

直到肚子咕噜咕噜的响,她才发现她已经一天两宿没吃东西了,不知道是饿的还是气的,现在肚子也有些隐隐的不舒服。慢慢的那股坠疼感越发明显,不一会,林佳瑶的额头就沁满了汗水。

“小姐,您没事吧?”出租车司机发现了异常,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询问。

“我...我肚子疼,师傅,送我去医院!”

说完最后这一句话,林佳瑶头一偏,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

“醒了就睁开眼!”

林佳瑶睫毛不停的颤抖,一直不停的再告诉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她怎么一睁眼又看到了许慕凡?

脑海里一个有一个想法冒出来又一个一个被否定,林佳瑶眼睛始终不敢睁开。

“我没缠上你,别自作多情了!”

许慕凡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激的林佳瑶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没这样想!”

“是吗?”

“当.....当然!”

虽然有些心虚,但林佳瑶还是挺直了胸脯子。

但是心里早有一万匹马在自由奔腾了,他怎么会看出我在想什么,简直和肚子里的蛔虫有的一拼。

“你的表情早就出卖了你!”

“.......”

林佳瑶语噎。

“你被人送到医院来了,我恰好是你现在的主治医生。”

许慕凡一句话,算是简明扼要了林佳瑶现在的处境和原因。

林佳瑶点了点头,原来许慕凡是个医生啊。医院说起来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但是没钱的话,一切都成了空谈。她现在能在病房里安然无恙,肯定是被垫付了医药费,而那个人不做他想。

想起在出租车上的那一幕,林佳瑶心中一暖:“那个出租车司机大叔真是个好人。”

“你想多了。”许慕凡皮笑肉不笑的看了林佳瑶一眼:“你,我送来的,钱也是我替你交的,还有,记得还债!”

如果不是他不放心回去看了一眼,怕是早就被那个司机扔到大马路了吧?

林佳瑶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了,瞪大眼睛,伸着手指着许慕凡,欲言又止。

许慕凡挑了挑眉:“怎么,不打算还?”

“不是....没有....怎么可能!”

林佳瑶慌乱的摇头,心里却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这个恶劣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好心。

“需要我把缴费清单给你看一下?”

许慕凡说着,慢悠悠的起身轻描淡写的补了一句:“省的某人以为我骗了她。”

“不用不用!”林佳瑶赶忙拉住了他,一副狗腿的样子:“我信,我信,改日就还你!”

许慕凡看了一眼,继续皮笑肉不笑的说:“不还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林佳瑶有些受宠若惊:“真的?”

“恩,就按你说的办。改‘日’偿就行。”

许慕凡说着,凑到了林佳瑶跟前,距离近的呼吸都打在了她的脸上。想起那两次的亲密接触,林佳瑶的脸一下子红了。

改日,改日?

混蛋!

被调戏了。

咚咚——

“许医生,您要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正在这时,一个小护士进来了,伸手把东西递给了许慕凡在许慕凡低头看的时候,好奇的看了林佳瑶好几眼,那眼神,直看得她毛骨悚然。

“出去!”

许慕凡头也不抬,低声说了一句。小护士如梦初醒,诺诺应了一声,一路小跑就逃了出去。

如果不是确定许慕凡没有三头六臂,林佳瑶还以为小护士看到了什么妖魔鬼怪,让她如此惧怕他。

眼看着许慕凡的眉宇越皱越深,脸也越发严肃,林佳瑶心下一慌:“我是不是得绝症了?”

许慕凡不语,手中的报告单子却险些被他捏烂。

林佳瑶忍不住看了一眼,他也恰好抬眸,眼神无常,一片清明。可是她总是感觉那双眸子里蕴含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我承受得住,你说吧!”

林佳瑶收回视线,垂下头。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她这一辈子还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呢,当然除了出轨这件事,那也不过是为了报复她老公,平日里她可是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她还没揪出来那个勾引她老公的女人,也没好好惩罚他们,现在就得了绝症,果真是好人不长命吗?

“你怀孕了。”许慕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看病历是上个月做的试管,恭喜你啊,成功了!”

“下次怀孕的时候就不要再随便出来约,万一掉了,我可是一万张嘴都说不清楚!”

许慕凡见林佳瑶伸手摸着小腹,一副沉思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很不舒服,忍不住出言嘲讽,扔下手中的病例,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佳瑶现在脑子一片混沌,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怀孕了,可是这个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

要是放在一个月之前,她真的无比的开心,毕竟和苏宇斌结婚三年都没拥有自己的孩子,一直是她心中难以弥补的憾事。可是......

第3章 你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真的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即便她可以,那么苏宇斌呢?真的可以放弃那个外面的女人,回心转意吗?

林佳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比如该怎么和苏宇斌开口。

“回来了?”苏宇斌看到林佳瑶,一脸怒火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去哪了?”

林佳瑶实在没心情和他吵,掰开苏宇斌的手腕转身往卧室走去,头也不回的敷衍:“在酒店喝多了。”

苏宇斌还想说什么,手机响了,看了一眼之后,脸色大变......

一个小时后,苏宇斌收到了一份快递,然后悄悄的往卧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拿出里面的东西,快速的把盒子处理掉了。

几分钟后,苏宇斌端着一杯牛奶出现在卧室。

“老婆,是我对不起你,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啊。”

林佳瑶背着的身子微微一颤,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到了枕头上,又飞快的没入枕芯。

“我保证不和那个女人联系了,夫妻还是原配的好,我们重新来过,我保证好好弥补你。”

“过段时间咱们去医院检查一下,然后再要一个宝宝,从此以后,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你说好不好?”

苏宇斌见林佳瑶还是不说话,不由得急了,攥着杯子的手也紧了紧:“老婆,你想想咱们以前,多幸福啊,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我保证改过自新。”

话落,苏宇斌把杯子放到了床头柜上,直接把林佳瑶搂进了怀里,小心的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要多温柔有多温柔,眼底的宠溺也好像能把人溺毙其中。

林佳瑶看着这张脸,眼泪流的更欢了。

当初,她和苏宇斌在一起的时候,家里人根本没有一个人看好,是她不顾家里的反对,甚至以性命相威胁,才得到了这份婚姻。

刚结婚那会,苏宇斌真的是恨不得把她含在嘴里化了,捧在手里又怕打碎了,平日里连洗碗,拖地,做饭这些小事也从来没让她碰过,她一直以为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并且会一直这么幸福下去,可是到底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变了呢?

是第一次从他身上闻到了女人的香水,还是从车上发现了不属于她的女人的头发?

她也曾无数次的劝自己,是太小题大做了,要相信他,相信他,可是最后现实却狠狠的打了她一大嘴巴!

“你相信我,我爱的始终都是你,永远也不会变,难道你非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

苏宇斌见林佳瑶一直默默流泪,一句话也不说,眼神慌了一下,就那么一秒,又很快被他掩饰了过去。

“老婆,你要是不原谅我,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没了你在我身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话落,苏宇斌猛的松开林佳瑶,眼睛一撇就看到了梳妆台上的剪刀,大步的走过去就抓了起来,抵在了脖子上。

“不!不要.....”

见苏宇斌不像是开玩笑,林佳瑶一下子急了,连滚带爬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就去夺他手中的剪刀,生怕他有个闪失而伤害了自己。

“老婆,你是原谅我了吗?”

“我......”

林佳瑶咬着唇角,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原谅吗?可是心底里还是觉得有一块疙瘩。

不原谅吗?好像她又没什么资格,毕竟为了报复苏宇斌,她也在一时冲动下出了轨。

她现在怀孕了,苏宇斌也认错了,如果,如果他们可以重归于好,是不是真的可以回到原来的幸福生活?

想着苏宇斌描绘的那一幅幅美好的蓝图,她的心不由得软了下来。

“我也有不对,是我忽略你太多了,以后我们好好的。”

“老婆,你别这么说,我爱你!”

苏宇斌见林佳瑶服软了,立刻挂上了笑脸,扬手把手中的的剪刀扔到地上,一把揽住了她,满嘴的甜言蜜语不要钱似的往外倒,直哄的林佳瑶最后一丝防备也放下了。

“老婆,昨天喝了那么多酒一定很难受吧?先喝杯牛奶,好好休息一下,老公去给你做好吃的!”

“好!”

林佳瑶乖巧的点了点头,接过苏宇斌手中的牛奶杯,一饮而尽,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

苏宇斌望着她手中的空杯子,脸上的笑意越发大了。

三,二,一。

他心中默默的倒计时。

最后一个数字结束,林佳瑶也软软的倒在了床上......

*

叮铃铃——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深夜显的尤为的刺耳。

林佳瑶睁开有些疲惫的双眼,伸手摸了摸床头柜上的手机,当看清来电人的时候,瞳孔猛然放大,手机都差点被她扔出去。

许慕凡?

她的手机什么时候存了他的手机号?

难道......

还不等细想,手机一遍又一遍催命似的响着,林佳瑶一紧张,本来是想切断的,结果手下一滑,竟然摁下了接听键......

“喂?”

熟悉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似乎还带着揶揄的笑声。

林佳瑶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瞬间汗毛炸裂,连大气也不敢喘,浑身僵硬的转向了身旁。

空的?

她老公那边竟然是空的,用手摸了一下还带着余温,应该是上厕所去了。

林佳瑶连额头上的冷汗也顾不上擦,颤抖着手把手机话筒贴在了脸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

想干什么?

当然是想干你了!

许慕凡眸光微闪,一点也不觉得这种话有损他的颜面,反而觉得乐在其中。他似乎可以想像到电话那头女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唇角微勾,忍不住发出一声低笑,然后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摁下了挂断键。

“林佳瑶……”

许慕凡口中喃喃,手中的手机随意向上一抛,整个慵懒的的靠到了身后的办公椅上。

“很快了.......”

墙上挂着的壁钟滴答滴答的走着,许慕凡没头没脑的又说了一句什么,可惜的是还没等听清,就被钟表的滴答声掩盖住了……

第4章 孽种是谁的

嘟嘟嘟——

林佳瑶错愕的看着已经被切断的电话,心里好像有一万匹马在奔腾,到嘴边的质问又被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神经病!

脑海里回想起许慕凡那张妖孽的脸,林佳瑶总觉得自己好像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不管了。

既然苏宇斌已经认错,决定好好回归家庭了,那么她肯定也不能再做对不起他的事了。

反正以后也不会和那个妖孽有联系了,他们之间估计也就是医药费那点事了,恰好也知道他所在哪个工作单位,那么到时候直接快递过去就好了。

林佳瑶心中这样想着,下定决心之后,指尖在键盘上停留了一下,快速的把那个名字拉近了黑名单,才慢慢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客厅传来一声异响......

男人的闷哼声夹杂着女人欢愉又似痛苦的声,已经人事的她自然听得出来那是什么动静。

顺着房门走出去,满地碎裂的衣衫,足以可以想象他们有多心急。

“我厉害,还是老头子厉害?”

听到男人的声音,林佳瑶眼泪唰的流了出来。

苏宇斌,竟然是苏宇斌的声音!

“当然是你了,这还用说!”

“呵呵,这里真大啊!”

男人低笑一声,摸上了女人的胸,部,不停地揉,捏,引起女人一阵颤栗吟叫:“唔..快...”

“嘘,小点声!别被她听到了!”

这里的她不做她想,林佳瑶的身体一下子凉了,或许比深冬寒夜结成冰的水还要冷。

“怕什么,不是在牛奶里下药了吗?那个药片没有十二个小时醒不来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唔...”女人不满的嘀咕一声,后面就被男人含住了嘴唇,只能发出恩恩的声音了。

然后又是一阵激烈的沙发嘎吱嘎吱的声音以及男女粗重的喘息声。

被下药了?

那杯苏宇斌递过来的牛奶被下药了,而且他们还不止一次的做过这种事,听到这句话,林佳瑶大脑轰的一下子,一片空白。

她竟然还天真的以为苏宇斌真的为她改过自新了,原来他的示好,他的求和,只不过为了让她降低警惕,放下防备在,好再一次给她重重的一击。

分不清现在心里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对于她来说,就像是跌入了地狱一般痛苦。

林佳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跟前的,当她看清楚那个女人的真面目之后,心,更是疼的不能自已,钻心的疼。

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她引以为知己的好闺蜜——周思思!

委屈,不解,愤怒,憎恨揉成一团对着她狠狠的砸了过来,她眼睛死死的盯着忘情的两个人,脑海噌的升起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这对狗男女!

胡乱的擦了一把眼泪,林佳瑶疾步的转身冲进近在咫尺的厨房,再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已经抓了一把菜刀。大喝一声直接对着还在沙发上不停运动的两个人扑了过去...

啊的一声惨叫响彻楼层!

“林佳瑶,你是疯了吗?”

苏宇斌捂着不停冒血的大腿根部,疼的五官都发生了扭曲。

“疯了?对,我就是疯了,我他妈疯了也是让你逼疯的!”

林佳瑶手中的菜刀还在不停的滴着血,她死死的瞪着,眼底的怒火怎么也遮掩不住。

“苏宇斌,你还是人吗?你之前和我说的话都是放屁吗?你说要一个我们的孩子,和我好好过日子,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已经有了,你就这么对我?”

一边说着,林佳瑶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听到林佳瑶的话,苏宇斌一怔,眼底快速的闪过一抹愧疚,原本剑拔弩张的气焰也低了下来。

“老婆...对不起.....我.......”

一看到苏宇斌低头认错,站在他身后的女人瞬间急了:“宇斌,你凭什么道歉!要道歉也该是她才对,你别忘了.......”

女人凑近男人耳边一阵低语,还不忘了投给林佳瑶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

不知道女人说了什么,苏宇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中的愧疚也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佳瑶,你这个贱人!你还有脸和我提你怀孕了?”

苏宇斌一下子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上前一步,趁林佳瑶愣神的空挡直接夺过了菜刀,抬脚就把她踹到在地上。

“说,那个孽种是谁的!”

事情转变的太快,一下子让林佳瑶没反应过来,完全是下意识的为自己辩解。

“你在说什么?孩子就是你的,是我去医院做的试......”

“瑶瑶,你不会真的打算用试管婴儿这个烂借口吧?对不起....虽然我能理解你太着急想要个孩子了,但是我真的无法帮你隐瞒你出去偷人的事实,我已经和宇斌都说了,你就承认吧.....”

周思思说完,连忙走过去拉住了苏宇斌的胳膊:“宇斌,你就原谅她一次吧,虽然她确实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那也只不过是她一时糊涂,你可千万不要和她离婚啊....”

周思思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在不停地呐喊,只要他们离婚了,那么自己很快就可以上位了,她为自己的聪明而骄傲,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脸上的表情却越发悲戚起来。

“周思思,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佳瑶快要被气疯了,她一直把周思思当闺蜜,什么话都告诉她。因为和苏宇斌结婚三年了,一直没有孩子,所以她就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她并没什么问题,后来她找借口骗苏宇斌做了检查,没想到苏宇斌有弱精症。

她真的太想要一个孩子了,一个她和爱人的爱情结晶,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所以就把苦恼告诉了周思思。

当时周思思苦口婆心劝她不要告诉苏宇斌,怕伤到他男人的自尊,还劝她去偷偷做试管婴儿。没想到不仅转眼把她卖了,倒打一耙,颠倒是非,还勾引了她的老公!

“老公,因为你有弱精症,所以我只能....”

“所以你只能出去偷人?林佳瑶,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贱!”

第5章 救救孩子

“我没有......老公......孩子真的是你的.......”

虽然她确实为了报复而找了男人,但是这个孩子绝对是她老公苏宇斌的,林佳瑶慌乱的解释着并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快要成功的时候,男人的脚狠狠的踹在她的后背上,用力的碾压。

她的半张脸死死的贴在地上,泪如雨下,还是在垂死挣扎,试图说服那个狠心的男人。

对了,病例报告,之前因为肚子疼她去医院,许慕凡拿的她的病例报告,可以证明她确实在一个月前做了试管婴儿。

“我背包里有医院开的证明.......”

“你是说这个吗?”

周思思走到林佳瑶跟前,递给她一张纸:“瑶瑶,不是我说你,明知道不是宇斌的孩子了,还不死心的做什么亲子鉴定,你看,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林佳瑶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在说什么?”

周思思笑了笑,伸手把东西塞进了林佳瑶手中:“像这种东西就应该早点毁尸灭迹啊,还留着做什么,难道你非要刺激宇斌吗?瑶瑶,你的心也未免太狠了点吧?”

林佳瑶看着手中的东西,整个人好像被雷击了一般,病例报告竟然变成了亲子鉴定报告,而且孩子竟然显示不是老公的!

这怎么可能?

“还有,你说宇斌有弱精症,根本不可能让人怀孕,简直更可笑了......”周思思说着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温柔:“我怀孕了,到今天为止刚满三个月,宇斌的!”

听到这句话,林佳瑶浑身一僵,猛然抬起头,脸色瞬间一片惨白。

周思思怀孕了?三个月了?她老公的?

三个月前的今天她才刚刚知道老公有弱精症,还为此约周思思去买醉大吐苦水,他们是从那个时候就勾搭到一起了?

还没等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听到周思思又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没关系,我可是有真的证据哦。”

周思思说完,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了一张纸,递到林佳瑶眼前。

这张纸依旧是亲子鉴定报告,只不过报告上的名字换成了周思思和苏宇斌。

而鉴定结果也从不是亲生关系变成了亲生。

这一刻,林佳瑶再也忍不住,一把抢过鉴定报告书撕了个粉碎,恨恨的瞪着周思思,咬牙切齿:“是你,一定是你!周思思,一定是你偷换了我的病例报告来冤枉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林佳瑶说完像个疯子一般从地上窜起来,照着周思思的脸上就扇了过去。

可惜还没碰到周思思,她肚子传来一阵绞痛,整个人就以跪着的屈辱姿势趴倒在了地上。

当她回过神来,眼前出现的一双男人的拖鞋,她当即就明白这个人的身份。

好疼,肚子好疼,林佳瑶还能感受到下,体有温热的液体不断地流出。

孩子,她的孩子.....

“老公....救救我们的孩子.....”

细密的汗珠不停的从额头滴落,林佳瑶艰难的呼唤着苏宇斌,声音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在颤抖。

“救孩子?林佳瑶,我巴不得他立刻就死掉!”

苏宇斌的一句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林佳瑶的身体。

林佳瑶抬头,就撞上了一双讽刺而冰冷的目光。

四目相对。

她似乎能感觉到周遭的空气都在一瞬间凝结,紧接着男人的脚再次抬了起来,照着她的后背踹了下去。

在苏宇斌抬起脚的那一瞬间,林佳瑶似乎是下意识的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肚子,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向一侧翻滚躲避,可惜的是男人力道太大了,速度也太快了,她才刚刚翻起身,那一脚就到了,就那么直直的踹到了她用双手护着的小腹上.....

林佳瑶脑袋砰的一声砸在冰凉的地板上,身下立刻淌出了大量的血,那一片殷红在白色的地板砖上无尽的扩大延伸,看起来触目惊心。

苏宇斌显然没料到自己的这一脚会造成如此大的效果,脸色一白,脚下不由自主的向着林佳瑶的方向迈了几步,眼底是无尽的自责和担忧。

周思思站在一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行,绝对不能让苏宇斌动一丝恻隐之心。

“瑶瑶,你没事吧?天啊,地下怎么都是血.....”周思思说着走过去作势想扶起林佳瑶,一边转过头对着苏宇斌招手:“宇斌,快来帮忙,虽然她怀的不是你的孩子,你不想要,但是明明已经下过堕胎药了,根本不需要你再亲自动手了啊....”

“堕胎药?”

周思思的话,让原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林佳瑶挣扎着反应过来,身下还在不停的流着血,肚子更是疼到让她全身痉挛,止不住的颤意,可是听到这个更加令她愤怒到难以置信的真相,她现在竟然连掉眼泪都觉得是一种讽刺。

“虎毒尚且不食子,苏宇斌,你连个畜生都不如!”

林佳瑶瞪着苏宇斌,眼底是无尽的幽怨和绝望。她拼尽全力嘶吼着,嗓子几乎破了音。

这是苏宇斌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林佳瑶,心口好像被刀子划了一个大口子,疼到一阵窒息,可是一想到他爱了半辈子疼了半辈子的女人,不仅从来没爱过他,还背着他偷男人,心里的那丝不忍,心痛和怜爱就通通化作了云雾,瞬间荡然无存。

周思思感受着苏宇斌的变化,脸上闪过一抹喜色,转瞬即逝,即刻又挂上了一抹担忧:“宇斌,要是再不快点送瑶瑶去医院,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苏宇斌垂着的手慢慢攥成了拳型,眼中闪过一抹厌恶:“管她做什么?死了才好!”

话落,男人再也不回头,砰地一声,大门关闭,也消失了男人的身影。

“啧啧啧.....”周思思见苏宇斌走了,双手抱臂绕着林佳瑶走了一圈,言语压不出的得意:“怎么,被自己心爱的人误会的滋味不好受吧......”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