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序列在线观看内容怎么样?死亡序列在线阅读非常精彩,这是由作者躲被子里哭所著的一部

发布时间:2018-11-05 15:44

死亡序列小说免费阅读

死亡序列全文阅读

死亡序列在线观看内容怎么样?死亡序列在线阅读非常精彩,这是由作者躲被子里哭所著的一部超级好看的灵异恐怖小说,小说死亡序列全文讲述了主角唐大龙小时候,他家里总有陌生人做客,后来他才明白,他爷爷就是传说中的神棍,这里面会有怎样的惊悚际遇呢?

第一章 变成鬼的女明星(上)

  小时候,我家里总有陌生人做客,提着各种礼品来看我爷爷。那些人衣着光鲜,开着洋汽车,看着就不是和我们一个档次的。

  问我过爷爷,只说是武汉来的叔叔阿姨,时间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反正每次好吃的,都是进了我肚子。

  记得有一次,一个大肚子叔叔坐着桑塔纳来我们村,好几个人搀着他,走路还是颤颤巍巍的,指名道姓要找我爷爷,带了满满一后备箱礼品。

  在村里人嘀嘀咕咕下进了我们家大门儿。

  他们一进屋,还没开口说话,爷爷就递了袋瓜子给我,说是去找小伙伴儿耍吧。然后,又带着那龇牙咧嘴的大肚子叔叔,进了平时禁止我进入的房间。

  神神秘秘的,我也懒得问,蹦蹦哒哒去找隔壁二虎,俩人坐门外的河边,磕着瓜子讨论孙悟空和奥特曼谁能打过谁。

  过了没多久,那个大肚子叔叔便一脸喜气走了出来,一个劲儿的拉着我爷爷的手说“谢谢”“大师”神马的。

  饭也不吃,留下礼物,开着车走了。

  送走了人,爷爷就照例掏出烟,默默抽着,看着院子里的春椿一言不发,直到吃饭才回神。

  现在想想,当然明白了,我爷爷就是传说中的神棍。但令我发现这件事的原因,还要从高三那年说起。

  当时学校刚期末考完,放寒假,我直接拖了行李箱回家。

  临近春节,一路上堵的跟什么似的,人山人海。还好我机智,提前定好了票。

  回到家,就看见门口停了辆宾利。黑色流水线车身,光亮亮的,一看就贵得很,又是武汉来的亲戚?

  以前我对那些所谓的亲戚,带来的吃食还很热衷,后来年龄一大,也就淡然了。

  摇摇头,感叹了句爷爷魅力不减当年,便想进屋,不料却听见屋子里传出了对话声。

  一想到往年爷爷,总是用各种借口支开我,就顿住了脚步,站在门外,往里面窥探。

  门半掩着,我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坐一旁的那个美女,竟然是KX!(真名不方便讲)

  这大歌星咋来咱这穷乡僻壤了?

  我不禁来了精神,侧耳听他们交谈。听话音,KX好像是到本市开演唱会来了,从她的闺蜜那里说这里有个唐老先生,便抽空过来拜访一下。

  正当我想偷偷拍她两张照,发朋友圈的时候,突然,一阵椅子摩擦声,屋里人都站了起来。门打开,走出了爷爷、KX和另外一男一女。吓得我赶紧收了手机,叫了一声:“爷爷,我回来了。”

  “大龙回来了啊。”爷爷看我一眼,应了我一声,便转头对他们说:“不是老夫不近人情,实在是年纪大了,帮不了。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

  男的似乎不死心,一个劲儿的扯着我爷爷的手,请他再考虑一下什么的。

  爷爷只是叹气,仍旧坚持“老头子真的无能为力”。

  在他们交谈的空隙,我偷偷瞟KX,果然明星,就是不一样,那叫一个漂亮!啧,不过这眼怎么那么红,像哭肿了一样,整个人看上去也没那么电视上精神,反而是说不出的憔悴。

  这样的大明星,会有什么事情要我爷爷帮忙?我爷爷一没工作二没后台,能帮她啥?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爷爷转身进了屋,那三人愁眉苦脸的走向门外。

  那男人嘴皮子上下翻滚,不知嘀咕什么,反手一扔,一个金色的东西落进了夹竹丛里。

  我以为是烟盒,就想说他两句,但走过去一看,发现是个金牌,上面还刻着繁琐的图案。

  “喂!你们东西掉了!”我捡起金牌,下意识抬头冲他们喊,急忙追去。

  一连喊几遍,他们都像是没听见,我没赶上。他们径直上了车,一溜烟不见了。

  东西好好地咋不要了?

  “乖孙,快进来!”爷爷洪亮的声音传来。

  我将金牌放进了兜里,进屋,好好汇报了一学期情况后,又向爷爷问起了KX的事情。这种明星,总是能吸引人的视线。


第二章 变成鬼的女明星(下)

  “那个小姑娘啊,说是最近总做恶梦,运气也衰透了,接的戏泡汤了好几部。这不,也不知道听谁说的,说你爷爷我本事强,爷爷能有啥本事啊,真是胡闹。”

  一边扯谎,爷爷点了根软中华,低头吧嗒吧嗒抽起来。他从来不缺好烟。

  兴许是知道我现在大了,这种低级谎话糊不住我了,又急着岔开话题。

  “不说了不说了,乖孙啊,想吃点啥子,烧甜辣鱼吧?咱爷俩晚上喝一杯……”

  吃过饭,我回到房间,冬天,天黑的早,加上喝了酒,我就冲了个澡,直接上床睡觉。

  刚睡着,就梦见了一个红纱帐闺房,像古代的洞房一样。桌子上还摆着一对龙凤蜡烛,映入眼中也是红彤彤一片。加上我又喝了不少酒,看什么都是重影。

  重重纱幔下,一个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女子斜躺在大床上,盖着红盖头。身段妖娆,看的我心痒难耐。男性的本能上涌,君子当断则断。

  走着酒鬼步,我爬上床,撩起盖头,这……这不是那个明星,KX吗?

  正当我喜悦难耐时,KX竟然一把将我扯进了罗帐,跨坐在我身上,伸手抚上我胸膛,小嘴一噘,向我凑来。

  鲜艳的红唇,直接将我不清不楚的思路再次打乱,灵巧的小舌在我口中随意挑逗。不知不觉中,她衣服也扯落大半,香肩半露。

  美色当前,不上王八蛋,我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反客为主,解开红嫁衣,上前就亲。这时候,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肯定在做梦。

  但是即便做梦,有这种美事,也着实快哉啊。

  亲着亲着,就觉她的舌,头怎么这么长?顺着嗓子眼往下钻……定神一看,怀里的KX不知何时成了一脸血,身下压的如玉肌肤,也成了干瘪的腊肉,卧槽!这是什么东西!

  吓得我当场一个弹身坐了起来。

  整个人除了闷着一股气,有些难受外,并没有太大的异样,坐床上缓了缓后,我又看看窗外的天,蒙蒙亮了,应该不怎么晚了。

  我打了个激灵,不打算继续回笼觉,万一又遇见那玩意儿咋办。

  一阵恍惚,那张七窍流血的脸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吓得我连连吞口水,刚才被她舌,头钻进嗓子的感觉,仍是挥之不去。

  呸呸呸,不就是好久没撸了,至于么……

  我不断做着心里暗示,深呼吸,等激烈跳动着的心稳定下来后,便穿上衣服,出了房门。

  一出房间,不出所料,爷爷早就在院子里步伐稳健地打起了太极。就这么单单穿个唐装,也不怕冷。

  “乖孙啊,咋醒这么早,不多睡会儿。”爷爷头也没回,姿势也没停。

  “饭我给煨灶上了,记得去吃。”

  瞅着爷爷这老当益壮的身板儿,又瞧了瞧自个儿,也就比白斩鸡强上那么些,不由得暗自神伤。狗,日的小日,本,残我身材,毁我青春。

  “哦!”有些底气不足的声音,让爷爷的划弧动作顿了顿,却也没多说什么。

  洗着脸,镜子里那个人的模样,吓得我差点叫出声来。

  才一晚上,下巴就冒出了点点青色的胡渣,眼眶深陷,眼白处的条条血丝使得本就憔悴发青的脸,更是惨不忍睹。加上没搭理鸡窝般的头发……镜子里的人也正大惊失色的盯着我,一动不动。

  天呐!这还是我吗?

  匆匆打理完自己,还特意将脸在冷水里泡了泡,总算是看似“正常”了些。

  然后在锅里拿出早饭,慌里慌张地吃着,祈祷爷爷晚点儿过来。

  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我奋力扒饭的时候,沉稳的步伐径直向我迈来,我心里一咯噔。抬头,便对上爷爷的视线。

  “乖孙,你脸色怎么那么差?”


第三章 驱魔二百元(上)

  爷爷这一问,我顿时打了个激灵。总不能说我做了春梦,梦见美女变丑鬼了吧!

  “没,爷爷…昨儿没睡安稳。”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当时我还处于青涩年华,那种事儿,不太敢说。

  本来以为吃过饭,缓一会儿就好了,谁知道,一整天下来,人非但没转好,反而更不适起来。一股说不上来的凉气在身体里乱窜,越来越没力气。

  这刚回来的第一天,本该去找二虎他们耍耍,增进一下革命友情,可身子骨倒不争气了。还有昨晚那一幕,时不时在眼前出现,愣是让我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塞着耳机听重金属却又不敢睡着,就这么傻盯着天花板,一整天都惴惴不安的。

  终于熬到了黄昏,我实在顶不住了,心里那股凉气越发厉害了,跟吞了个大冰激凌似得。

  这个时候,我再傻也能猜到,定是跟昨天那个梦有关。但当时我还不知道爷爷的手段,于是踩着自行车,偷偷去了镇上。

  镇上有个黄道士,叫啥名不清楚,家里原本是吹喇叭的,后来自学成才,莫名会了道术,谁家有了白事,都要请他给超度一下。当然,他是个骗子。

  凭着记忆,我一路冲进了他家院子。一进去就看见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太师椅上,一身黄袍道服,看着倒挺正气凛然。

  我就着桌上的茶水猛灌几口,才喘着气说:“黄道长,你…你可得帮帮我啊!我被鬼缠上了!!”

  “小子,聒噪什么,有我在这儿怕个球!”

  黄道士摸着小胡子,看到我也不急,反倒是眯起眼睛。他喝了口水,缓缓又开口道:“说说,怎么回事。”

  我只当这镇定的黄道士是早有预料,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做梦的事儿给他说了说。

  黄道士仍旧一脸淡定,边拍着胸脯边竖直伸出手掌:“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大家乡里乡亲的,就给你打个友情折,五百。”

  “这………黄哥,乡里乡亲的,就再打个折呗?”

  说实在的,我没啥钱,穷得叮当响,不然也不会昧那小金牌了。

  “你惹的这东西啊,难缠着呢,我看你是学生,才给你打了个半价……”

  好说好歹下,他才答应先给两百定金,又请他搓了一顿表诚意,说是为了晚上发功蓄力。

  吃完后,也到了半夜,月朗风清。

  “不错不错,正是作法的好时候!”黄道士抬着头说。

  他一身黄色术士服,院子中央八卦黄布铺在桌子上,上面各种巫铃,黄纸,糯米啥的,看样子,还真挺像那么回事。

  准备停当后,黄道士就让我进屋里躲着:“小子,屋里躲好咯,千万别出声。”

  我有点怕,也不敢留缝儿,把门关紧紧的,只敢把耳朵贴着门边上听,听外面到底有啥动静。

  就听他一个人站在院子中央,一把桃木剑舞的嗖嗖响,嘴里嘀嘀咕咕念念有词,不时地咚咚乱跳。

  大概过了一刻钟,黄道士好像搞完了:“哎,不过是个小鬼。出来吧,大恩不必谢,把尾款付了罢。”

  我在屋里一听,赶忙摸胸口,虽然还是冰冷,但,似乎真的不气闷了。心里一喜,这五百块花的虽然心疼,可是挺值啊!

  谁知道一开门,却发现黄道士身后站着个人,借着月光细端量,竟是梦里那个满脸血的女人。

  一身红衣,神情古怪,脚下缥缈,好像一点重量都没有,正阴测测看着黄道士的后脑勺。

  黄道士好似没感觉般,仍旧站在那儿冲我笑哈哈的:“好了,别畏畏缩缩的,都解决了,没事。”

  “快!黄道长!!她、她在你后边!”我结结巴巴大声提醒他,黄道士一脸狐疑,边问什么在我后边?边木然然转过了头,正对上了那张七窍流血脸,和女鬼打了个照面。


第四章 驱魔二百元(下)

  足足愣了好几秒,他才恍如刚刚反应过来一样,连连倒退了好几步,踩住道袍摔了个狗吃屎:“龟儿球——俺滴娘诶!”

  完全没了刚刚的仙风道骨,我看的直揪心,感情这货,是个不靠谱的!

  黄道士一倒,那女鬼便伏在他身上,冲他呼了一口气,一股黑气直全喷在了他脸上。

  我就想着,黄道士好歹反抗一下,毕竟手里的可是桃木剑啊!刺她几下也好!

  却不料,他白眼一翻,就这么直接晕了。

  道长,你想过老弟的感受吗?我怎么办?

  果不其然,女鬼解决完了黄道士,便幽幽朝我飘了过来。

  “女鬼,啊不,美女大仙,我不是有意的。您就饶我这一次吧,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打扰到您了是我的不对,下次不敢了,美女大仙,您大人有大量……”

  我吓得直求饶,差点就跪在地上了,而女鬼压根儿不为所动,仍旧一步一步向我逼来,直到把我逼到死角。

  阴测测笑着,伸出一双苍白的手,就要来掐我的脖子。

  我感觉裤裆里一阵热乎,忽然想起了小时候,那些找我爷爷的人离开前总是“大师大师”叫个不停,于是脑海深处一道光闪过。

  不由的脱口而出“住手!美女大仙!我告诉你,十里八乡有名的收鬼师傅唐明业,可是我亲爷爷!你要敢杀我,他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

  我面色一正,强作镇定,试着吹嘘说。

  却不料,那女鬼的爪子果真在我咽喉一寸处停了下来。

  灰白无神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脸上露出一个阴惨惨的微笑,看得我头皮发麻。

  而后她竟“嘻嘻嘻”的笑着向我怀里扑来,我一晃神,她便不见了。

  我顺着墙沿直接滑落坐在了地上,全身抖的跟篩糠似的。只觉精疲力竭,真想一头倒睡过去,却还得紧绷着脑海中最后一根弦,在身上上下摸索那个女鬼去哪儿了。

  在原地坐了好一会儿,等到劲儿缓了过来,我才扶着墙直起身子。一边咂舌这来头不明的女鬼到底是要做什么,一边朝半死不活的黄道士挪去。

  这说来也奇怪,之前明明瞅着那女鬼也就只不过是吐了口黑气,也没有打他,这好好的大仙咋说倒就倒了呢?

  走近了一看,这还得了!

  离的远了看不清也就没注意,一走近了才发现,黄道士仰面朝天,整个人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脸色青黑,嘴里冒白沫,浑身还一抽一抽的。

  “哎,大仙,醒醒啊!”我拍了拍黄道士的脸“那女鬼被我吓跑了,快起来,别装了。”

  可他却毫无反应。

  捉鬼前还得意得跟什么似的,真是没用!

  于是我便大着胆子,使劲掐他人中。

  结果,他一哆嗦,竟浑身抽搐起来,按都按不住。

  我后背惊出了一身冷汗,作为根正苗红的十佳好少年,我也不能这么扔下他不管不是。

  再说,他变成这样,跟我也脱不开干系,内疚感与惊恐一同涌上心头,也顾不上胆怯了,拎起自行车,扭头就往家赶。


第五章 横祸(上)

  我冲回家,摇醒午睡的爷爷,话都来不及多说,把他弄到自行车后座,就往黄道士家飞奔。

  “乖孙,乖孙!咋地了,你慢点儿啊……”

  “来不及解释了!爷爷,你先跟我走!”

  事态紧急,人命关天,我也顾不得解释那么多。

  到了黄道士家,我前轱辘一抬,大门顿时应声而倒,就看见躺在院子中央的黄道士,整个身体仍在一个劲儿地抽搐。

  不同的是,原先,他的脸上并没有黑气!

  这还隔着好几米,我大老远便看见他头部一股股黑气争先恐后的冒着,整个脑袋已经被黑气包围了。

  爷爷一见黄道士的模样,甩开我的手,三步并两步径直走到黄道士身边,蹲下,细细查看,一言不发。

  爷爷一脸凝重,我看的也是心慌慌。尽管这个道士有些不着调,可也是我把人家卷进这事来的,要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得愧疚一辈子。

  我掏出小金牌,怯怯地递给爷爷,爷爷一见到我手上的金牌,原本只是凝重的脸,瞬间大惊失色,“这,这东西从哪儿来的……”

  这次我可不敢再瞒着,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涨红着脸,把前因后果,以及难以启齿的春梦统统都坦白了一遍。

  爷爷听着,就皱起了眉头,突然怒骂一声:“马勒戈壁!”

  我吓得一哆嗦,从小到大,还没见他这么生气过,好在他很快镇定下来,一脸凝重的交代我:“在外头待着。”

  吩咐完,就拖着黄道士进了正屋,我不明就里,想跟过去看。

  爷爷却好似料到一般,“唰---”一声拉上了窗帘,将浅淡的月光与我视线一并隔离。

  我好奇难耐,透过劣质纱布充当的窗帘,把目光挤进去偷窥。

  模糊间,就见爷爷双手交叠在胸前,双目紧闭,仰面朝天,盘坐在狭小的房间里,上身以荡秋千的速度不停地打着圈。

  与此同时,一种奇怪的声线自屋内传来,似是女人做那事时候的呻吟,又像喃喃低语,又好像是唤魂曲,幽幽飘荡在院子上空,令人毛骨悚然。

  一阵阵冷风袭来,我缩着脖子,紧了紧大衣,心里都哆嗦,忍不住抱怨那小金牌,还不晓得值多少钱呢,带来的麻烦就那么多。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屋子门突然开了,就听爷爷说“乖孙啊,进来吧。”

  我进屋一看,黄道士已经醒了,抬头看见我和爷爷,瞬间双眼一亮,感觉是回想起了什么,直接爬起来奔到爷爷身边。

  “哎呀呀,唐大师?一定是大师您救了我!那女鬼一看就不是简单的料,在下不才,一时大意这才中了招,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说着还像个读书人一样做了个揖。本来眉头紧皱的爷爷,居然对他笑了笑,说大家都是同行,让他不必客气。

  表面看,似乎对他的这一记马屁相当满意。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

  我看黄道士跟没事人似得,缓口气,放了点心。只是想起那交给爷爷的小金牌,又有些不舍,毕竟200多块钱一克呢。

  暗自抱着一丝侥幸,问爷爷“爷爷,那个小金牌……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