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透视系统关毅免费阅读哪里有?超级透视系统小说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

发布时间:2018-11-05 15:44

超级透视系统关毅

超级透视系统全文阅读

超级透视系统关毅免费阅读哪里有?超级透视系统小说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都市神眼》,由网络作者空骑所著,关毅是小说的主人公。全文讲述的是来自农村的关毅本性淳朴,他一直坚信着“吃亏是福”,可是当女友抛弃他和富二代在一起之后,他改变了看法。而在这时,他得到了一张神奇的面具···

第1章 后院一把火

  “你小子怎么就搞不明白呢?曹公子是我们公司的财神爷,他看上了小芹,让我给牵个线,小芹是自愿的……你女朋友跑了,关我什么事?”魏可达冷冷地对关毅说道。

  眼前的魏可达在关毅看来和平易近人的魏总完全判若两人。

  关毅来自农村,从小生活在那种与世无争淳朴的乡间,从来都不知道这世间还有“欺骗”这回事,所以常常会吃亏上当。生性憨厚的他,一直都记着父亲告诉他的一句话——吃亏是福。

  作为一个外地人,大学毕业后能留在海州工作,全靠了女友席小芹的推荐。进入通达拍卖公司后,三年来他几乎全年无休,每个月的业绩都是全公司最高的。他努力的工作,就为了能报答魏总的信任,给小芹一个美好的未来。

  上个月魏可达还答应升他当二部经理,还要给他加薪。有了这升职和加薪的承诺,他才敢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付了房子的首付款……买房、结婚,把席小芹娶回家,然后再攒钱买车。能在海州这样的大都市拥有一个家,这是他最大的希望。眼看着这个希望马上就要实现了,可后院却被魏可达点了一把火!

  曹瑞德是东桓集团的少东,东桓集团是通达的大客户,魏可达像亲爹一样供着的“财神爷”。席小芹是魏可达的秘书,昨天晚上魏可达说让席小芹一起去应酬……席小芹一回来就对他提出了分手!

  “她是自愿的?如果不是你给曹瑞德拉皮条,她会自愿?把自己的女秘书,老同学的女儿送给大客户当情妇,这是乌龟混帐才做的出来的事情……”关毅双拳“砰”地一声砸在办公桌上,支着桌子怒吼道。

  就在这时,席小芹从旁边一直紧闭着门的秘书室走了出来,她非常冷静地对关毅说道:“我就是自愿的!”

  “你无耻!”关毅看到席小芹双眼冒火,全身的肌肉都因为愤怒而不由自主颤抖了起来。

  “大学里我就跟了你,清清白白的跟着你……这些年跟着你,我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席小芹喋喋不休地数落犹如火上浇油。

  而魏可达还在一旁煽风点火:“自己没钱没本事,女人又怎么可能跟你吃苦,醒醒吧,小子!”

  他那双抵在办公桌上的拳头骨节里都在嘎嘎作响,刚刚那记重击让他的手指关节渗出了血,他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临界点。

  “财神爷是吧?曹瑞德是你魏可达的财神爷,能给你席小芹富足生活的如意郎君……我就是你们用过就扔的擦屁股纸,是吧!”关毅怒吼着将面前一个不知名的傩戏面具高高举起准备砸过去。

  就在这时,那个陶制的傩戏面具沾染到了关毅手上的鲜血,两只眼睛投射出了金色和紫色两道神光,这两道光正射在关毅的双眼之中。

  啪——

  被这两道光刺到眼睛的关毅,脱手就将面具砸了出去。

  就在魏可达和席小芹被这陶制的面具砸中嚷嚷着叫警察,办公室的同事和公司保安冲进来乱作一团的时候,关毅却仿佛全然不知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他的神智虽然还清醒,可在他所能见的世界里一片漆黑,一个奇怪的图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三只巨大的眼睛呈品字形排列,每只眼睛周围都有一个神秘的螺纹和九个奇怪的符号。

  “超级透视系统入驻完成,宿主契合度20%,能量储备0……”

  一个仿佛来自远古的神秘声音回荡在关毅的脑海之中……这是什么鬼?

  在关毅愣神的功夫,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突然之间又消失了,而他眼前也出现了八个大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在派出所里待了半天之后,关毅被放出来了。

  “小伙子,以后别那么冲动。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现在你砸坏了人家的东西还打伤了人,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一位老警察将关毅送出了派出所语重心长地叮嘱了几句。

  他犹如行尸走肉的走在大街上。脑子里乱作一团,女朋友跑了,工作丢了,积蓄全部付了首付……还有刚刚那似真似幻的奇特幻境。

  一切就仿佛做梦一样,如果是做梦的话,他还真希望这个噩梦早点醒来。

  “明天我要嫁给你啦!”他的电话响了,这段歌词彩铃还是席小芹帮他设置的……听着这充满着嘲讽有些刺耳的歌声,关毅掏出了手机准备关掉。可那个来电显示的号码,让他犹豫了一下。

  打电话过来的是他以前的同事夏建。两人曾经是搭档,老夏也算是领他进门的大半个师父。老夏显然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声,赶来安慰关毅的。

  看着关毅一声不吭只是低头喝酒,夏建给他夹了点菜说道:“别光喝酒,吃点菜!”

  “你这小子!就是太老实……魏可达是什么人,我还不了解吗?曹公子看上了小芹,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讨好曹公子的机会呢!我早跟你说过,有好的客户介绍到我这里来,我多给你点介绍费。钱赚到手里才是真的!”

  夏建的处事哲学,关毅并不苟同,但他也没说话,还是一个劲的喝酒。

  夏建安慰了他一会儿,试探着问道:“你现在从通达出来了,打算干什么?要不……来海源吧,还跟着我!”

  他所在的海源拍卖行在业内也算是小有名气,虽然牌子没有通达老,但实力雄厚,背景也挺深的。

  关毅对于夏建的邀请,也没多想直接点了点头。他现在还有选择的权力吗?打伤了魏可达摔了他的东西,这死胖子向他索赔十万呢!

  聊了一会儿之后,夏建对关毅提到了一件事:“小关,我听说你现在和闵老师的关系搞得不错啊?有没有动员他拿点藏品出来上拍啊?”

  看着夏建眼中的期待,关毅有点明白了……要进海源拍卖行,没有点见面礼是不行的,而夏建想要的就是他手里的客户。

第2章 右眼能透视

  夏建所说的闵嘉元老师是海州大学历史系的教授,对瓷器非常有研究,家里有很多藏品,对这个潜在客户,关毅做了好几个月的工作了。最近闵老师的儿子据说要结婚,家里等着钱用,这件事刚刚有点眉目……“小关,你现在还没入职,自然是没提成的。不过这单生意,我给你五千好处费!还有……”夏建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你不是有一个明嘉靖的牡丹青花碗吗?我这里有个一样的,给你凑个对!”

  关毅看到他递过来的那只碗,真是有苦说不出!

  为了买房凑首付,他已经把那只碗给卖了,结果碗没了,房子也写的是席小芹的名字,她说本地人买房契税便宜……正准备拒绝的时候,夏建手里的那只碗底突然冒出一团金色宝光朝着他的右眼涌了过来。

  这团宝光进入了关毅的眼中之后,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刚刚出现过的那个奇怪的图案。

  那三只神秘的眼睛,右下角那只眼突然亮了一下,透出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眼睛周围的神秘螺纹有一小段注入了金色能量,就好像玩游戏时吃了一瓶回血药一样,能量槽涨了几格血,当这股金色能量触及到第一个符号时,叮地一声响起了一个声响。

  “透视之瞳第一阶!能量储备10%,透视深度1厘米……”

  当他再次睁眼睛的时候,那只碗在他右眼中却赫然成了半透明状了。

  右眼能透视?

  左眼看到的一切都很正常,这印证了他右眼的透视功能。

  关毅透视着这只碗的时候,夏建还在讲“故事”。

  “这只碗我可是花了八千呢……”

  关毅的眼中,这只碗底非常清楚地出现了一圈修补过的痕迹。碗底有一层淡淡的金色。这是一只“后接底”,用真的碗底残片,补上碗身做的。这碗绝对不值八千块!

  老夏打眼了?

  想到这里,关毅看了一眼正在讲故事的夏建……很快关毅右眼中的透视景象,开始模糊起来没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他脑海中的那个神秘图案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金色螺纹黯淡无光,那个刚刚点亮的符号也暗了下来……关毅突然明白了。

  这透视异能就和充电电池一样,吸收了这碗底的宝光之后,可以透视,但残缺的明代残瓷能够提供的“电量”太少,没看一会儿就恢复原状了。

  就在这时,关毅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竟然是闵老师!

  “小关……我和你阿姨商量了一下,那只梅瓶还是交给你们公司上拍吧,我信得过你。底价就按我们之前说好的。你能现在过来一趟吗?”

  关毅愣了一下,听到了免提中闵老师的话,夏建在他对面立刻猛点头示意。

  “您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到!”关毅想到自己公关闵老师费了那么多心力,既然他说信任自己为什么要拒绝?

  听到关毅的回答,等他挂了电话之后夏建立刻说道:“我们马上去……”

  当他们来到位于海航花园的闵家楼下时,刚下车关毅就站住了。

  就在他们前面进来的一辆宝蓝色阿斯顿马丁豪华跑车上下来了一个女人……这身材高挑的女人身穿一身浅蓝色的职业装,西服套裙完美将丰盈的曲线勾勒出来了。乌黑的秀发挽在脑后,白皙细腻的脖颈,好像优雅的白天鹅。美丽精致的五官,一点脂粉都看不出来……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

  关毅看到这女人之后,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这样的一句诗。

  “她怎么来这儿了?”夏建看着这个女人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老夏,你认识她?”关毅听到这话立刻问了一句。

  夏建摇了摇头说道:“她来过我们公司,当时我们张总就好像她家的仆人一样跟着……啧啧!这女人背景很深,我只知道她姓沐,孙总称呼她沐总……”

  “小关,漂亮女人谁都喜欢,可向她这种……我劝你还是别想了,那是天上的仙女,你够不到的!”夏建看到关毅的眼神还看着那女人消失的方向,暗含讥嘲地笑道。

  关毅涨红着脸说道:“我有自知之明,我们该上去了。别让闵老师等太久了。”

  夏建点了点头跟着关毅一起上了楼。

  等他们敲开闵家的门,在闵嘉元的引领下进入里屋,两人都愣住了。

  这也太巧了吧!

  刚刚那位“沐总”也在。

  不过,她只是清冷地看了两人一眼并没有说话。

  闵老师说话了:“小关,我儿子结婚要买房,这小子缠了我大半年了。没办法,谁让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呢,我打算把那只梅瓶出来上拍。小关你在我这儿蘑菇了也有几个月了吧,这个梅瓶就交给你了……”

  “呵呵!”夏建笑了一声说道,“闵老师,鄙姓夏,夏建!这是我的名片……这也是巧了,小关刚刚离职,接到您的电话,怕耽误事就找我过来了,我们海源拍卖行在本市也是数一数二的……”

  闵嘉元听到这话怔了一下,看了看关毅。

  关毅点了点头,有些尴尬地说道:“老夏是领我入行的师傅,人不错的!”

  “海源的信誉还是有保证的……”就在这时坐在一旁的沐总开口说了一句。闵嘉元听到这话也就没在说什么了。

  闵嘉元将那只明代的梅瓶拿出来给夏建鉴定的时候,沐总也凑过去看了起来,而关毅只能孤零零地坐在一边,两只眼睛漫无目地看着。

  闵家的客厅兼书房之中,放着很多收藏品,看着这一屋子的宝贝,关毅就好像进入了一个金色的世界。金色宝光在这些藏品上出现了深浅不一的光泽,满屋子的宝光全部涌入了他的右眼。

  透视之瞳第三阶!

  右眼的能量槽一下子涨了好长一段,接连点亮了三个符号能量储备30%了!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两个雪白浑圆的翘臀,一条浅紫色的小内内……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很是晃眼。

第3章 青花碗藏宝钱

  感觉到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沐蓉下意识地转身……她看到了关毅的头转向那一瞬间的动作!

  人长得倒挺干净帅气的,就是长了一双贼眼!看到关毅的面前放着一只碗,沐蓉走过去看了一眼。

  后接底!

  哼,这人还玩假货?

  沐蓉对关毅的观感更差了。

  不过此时关毅的两只眼睛盯着面前的这只碗一动不动了!

  刚刚第一次看到这碗的透视效果还有点模糊,可现在却是非常清楚的。这只碗底藏着一枚古币。

  西夏文贞观宝钱!

  看到那四个清晰可见的异形文字,关毅惊呆了。

  他记得很清楚,嘉德秋拍成交过一枚,品相比较差的,卖了11万,这枚品相如此完整,至少也得要20万吧……这碗底是货真价实的明代官窑,钱币藏在这里面肯定是烧造瓷器的时候藏进去的。明嘉靖年间这枚古币就被人藏得如此隐秘,更是可见其的珍贵程度了。

  这碗里有钱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老夏呢?关毅有些犹豫了。

  就在关毅犹豫的时候,闵嘉元已经和夏建谈妥了委托拍卖的协议。

  “小关,今天还是要谢谢你……咦?”闵嘉元走过来对关毅道谢的时候,看了一眼关毅手中捧着的碗。

  他接过那碗仔细一瞧,摇了摇头说道:“小关,这东西你从哪里收来的?后接底的冲头货啊!”

  听到这话,关毅讪讪地笑了笑道:“朋友送的!”

  听说是人家送的,闵嘉元也就不说什么了。

  一旁的夏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

  这东西是真是假,他在这行做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这玩意儿就是他在地摊上花五十块钱买来的,也就只值一个碗底的钱,本来就是糊弄关毅这傻小子的,闵嘉元一语道破,幸好关毅没说是他送的,否则就要出丑了。

  他们离开闵家后,夏建准备上自己的车……

  “老夏,我明天什么时候去上班啊?”关毅想到刚刚夏建答应他的事情随即问了一声。

  听到关毅的问话,夏建阴沉着脸说道:“小关……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这暴脾气,砸东西打人的毛病可不好,这事情魏可达肯定会四处去说,在这行你恐怕是没法干了!”

  关毅看着夏建的眼神越来越冷,他可是亲口答应的,可一转眼又反悔了,这不是卸磨杀驴又是什么?

  想到夏建还答应了五千块钱的介绍费,他又问了一声:“那这单业务的介绍费呢?”

  “介绍费?小关,这介绍费……我们公司可没办法报销的。你手里这碗虽说是后接底的,这碗底也值点钱就抵给你作为介绍费吧!”夏建看了一眼关毅,开着车直接就走了……关毅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是被夏建耍了!

  人心险恶!

  两年多顺风顺水的经历,一直都让他蒙蔽了双眼。席小芹的爱慕虚荣、魏可达的笑里藏刀、夏建的阴阳双面……这一切都真实的给关毅上了一堂人生成长课。

  攥着手中的那个破碗,关毅的脸上一脸肃然,他将那碗高高的举过头顶……“啪”地一声,这只“真假难辨”的碗犹如关毅过去的人生一样摔得粉碎。从碎瓷片中捡起那枚铜钱。关毅走出了小区,打了一辆车径直往城隍庙方向去了。

  城隍庙是海州重要的道教宫观,始建于明永乐年间,明清两代城隍庙的庙基不断扩大,宫观建筑不断增加,繁盛时期总面积达到了近五十亩。

  清末时此地香火鼎盛,海州开埠后城隍庙及其周围地区商贾云集,市场繁荣,到城隍庙可以购买许多生活必需品,特别是一些日用小商品。

  如今的老城隍庙市场成了海州一个集旅游购物的购物商城。市场内道路较窄,建筑多建造于1911年以前,极具浓郁的华夏古建筑的风格和特点。

  商店鳞次栉比,商品琳琅满目,各具特色,顾客熙熙攘攘,保持着华夏古老的城镇街市风貌。

  城隍庙的西北角是著名的古玩一条街,以之字形“北市老街”为核心向周边扩散。和其他地方比起来,这里的人就更多了,除了街道两边的店铺,在街市中央还有好多临时摆着的地摊。

  平时没事的时候,关毅喜欢到这边走走,在那些“包袱铺”上转转看看。也只有这里的东西便宜,他能买得起。不过地摊上的东西,他还是很少买,因为假货居多。

  今天他来这里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四点多了,时间上不允许他闲逛。他四下望了望,看到一间挂着“汇泉斋”的铺面,这店铺门口挂着一个刀币的模型。

  关毅径直跨进了店铺高高的门槛。这店铺的装修挺雅致的,按照古代钱庄的布局,柜台上是木质栅栏。左边一排柜子的玻璃柜台下面摆着各种钱币。

  他看了看柜子里的东西之后,开口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收铜钱吗?”

  原本对他还露出一张笑脸的小伙计,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耷拉下了脸,指了指对面说道:“找老板!”

  说完后,他就自顾自地继续玩了手机。

  在对面布置了一个喝茶的地方,这是接待贵宾奉茶谈生意的客堂。桌椅板凳都是仿古的红木家具,一个老者坐在椅子上正在看着一只红木盒子,盒子里放着一些珍品古币。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侍立在侧,样子甚是恭敬。

  “劳驾请问,哪位是老板……”关毅上前问道。

  中年人转头朝关毅看了一眼,问道:“我就是!您有什么事?”

  “你们这儿收铜钱吗?”关毅又问了一遍。

  老板一脸不耐烦地说道:“二十块一斤,找那边的小伙子!”

  关毅还没来得及说自己有枚珍品古币,老板就转头不理他了。看到这老板伙计接二连三的把生意往外推,关毅心里也有些不舒服,摇了摇头走出了汇泉斋。

  正准备另外找地方,刚走了几步,一个摊位吸引住了他。

第4章 貌似是“局”

  摊主是个三十不到的男人,短发寸头,一脸的胡茬看上去很是憔悴,穿着一身脏兮兮的迷彩服。面前的报纸上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旧货。

  关毅粗略扫了一眼之后,立刻蹲了下来。

  这堆旧货中有十几枚铜钱,大多都是些不怎么值钱的康熙通宝之类的,而且品相也差。但其中一枚覆盖着一层黄土,看不清字迹,这土坷垃下面,关毅却发现了一层浓浓的宝光。

  又是一枚古钱!

  “大哥,这些钱怎么卖?”关毅问了一声。

  那汉子看了关毅一眼平静地说道:“五百块钱一个!”

  这价格有点高的离谱了!

  关毅正准备杀杀价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封求助信摆在男人的摊位上。

  这是个退伍兵,他女儿得了骨癌在医院里等着手术费……仔细的看着这封求助信,关毅又动了恻隐之心。

  虽然现在社会上,很多人用这类悲惨故事骗取慈善捐款,这些事也经常在报上看到。但关毅只要碰上,不管真假总会给一点钱的。

  何况这个汉子虽然写了求助信,但他却只是卖东西。有路人送钱给他,他都一概拒绝的。

  想到这里关毅就想帮他一把。

  他伸手将那枚满是土的铜钱拿起来,放在手里搓了搓。那些土应声落地……“大哥!你女儿治病还差多少啊?”关毅拿着那枚铜钱微笑着问道。

  汉子被他这问题问得一怔,纳闷地说道:“15万,怎么了?”

  关毅笑了笑说道:“大哥啊!你这是把个金元宝当垃圾给卖了啊!你看看这枚铜钱……这是大泉五千啊!”

  大泉五千,三国时期吴国孙权赤乌元年至九年所铸的大钱。篆书“大泉五千”四字旋读,一当五铢五千。这是继王莽“六泉十布”之后最大的虚值钱。

  “大泉五千传世极少,被称为华夏古钱‘五十名珍’之一,至今罕有发现,我记得前年的南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曾经出现过一枚,当时是以港币估价35万成交的。”关毅给那汉子介绍了一下这大泉五千的由来和价值,笑着调侃道,“你如果真的把它五百块钱卖了,那可就亏大了哦!”

  关毅的话引来很多旁观者,这些人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们俩……如果这铜钱这么值钱,关毅干嘛不捡个漏啊!

  别又是一个设局的团伙吧?

  一般古玩行里的“局”,就有这么一种套路,一个傻汉子卖东西,来个客人发现“宝贝”,开始夸宝……还应该有一个假冒的“专家”出来印证一下真伪的。

  就在这时,那个套路中的“专家”果然出场了!

  一位穿着对襟中装的老者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给我看看行吗?”

  那汉子一直把那枚大泉五千攥在手心里,好像攥着自己女儿的命一样。

  他警惕地看了一眼这白发苍苍的老者,将钱递了过去。

  “呵!还真是大泉五千……品相还不错,包在这土坷垃里倒是相当于刚刚出土的了。三十万,我要了!”

  老头这话和那些诈骗套路完全一样。

  旁观者中有人已经打定了主意,万一有人要上当,立刻叫市场管理人员过来!

  老头说完这话之后,伸手一摸口袋,没带钱……套路演到这里就该找旁人帮忙了。

  “老爷子,要我帮忙吗?”

  汇泉斋的金老板?

  在这里摆摊的、常来逛的都认识……他自然不会是这些骗子的搭档。

  立刻有人提醒道:“金老板……当心!”

  没想到金老板哈哈一笑道:“沐老说这是真的,那就百分之百是真的了!”

  金老板说出沐老的名号,大多数人并不清楚,但有些人却很是震惊……沐老爷子,本名沐笙,据说祖上是滇王沐英的后人。他十二岁进入古玩行,在这行里整整干了七十个年头,这可是不折不扣的老行尊了。

  有了金老板的背书,加上沐老爷子的认可,这枚价值三十万的大泉五千的身价也已经非常确定了。

  人们在赞叹那汉子的运气时,更是对关毅的仗义和不贪心感到由衷的敬佩。

  沐老爷子也是以这样的目光看着关毅的。

  见到了好东西,老爷子自然是不会放过的。可这没带钱倒是个问题……他想了想就对那汉子说道:“你跟我去那店里等一会儿,我让家里人送钱过来。”

  那汉子点了点头正准备跟着去,可又停住了脚步回头对关毅深深地鞠了一躬。

  “谢谢!”

  汉子这声感谢发自内心,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可就是硬撑着没让它们流下来。

  看着他们走进了汇泉斋,关毅心中一动。

  一客不烦二主!

  兜里这枚西夏文贞观宝钱索性也卖给这老爷子!

  “沐老,小子在您面前班门弄斧了。”说了句场面话后,他掏出了贞观宝钱,“我今天是准备来卖这个的,可刚刚您和金老板都忙着……您给估个价行吗?”

  沐笙一开始看到铜钱的光背也没在意,当他把那钱翻过来,眼前突然一亮。

  这西夏文贞观宝钱字迹工整,品相极佳,仿佛穿越时空而来……“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啊!小伙子,这东西你哪儿来的?”看到如此上佳的品相,沐笙忍不住多问了一声。

  这问题让关毅怔了一怔……他和魏可达的事情,估计很快就会在行里传扬开的。到时候,这宝钱的来路,势必要引人怀疑。

  思虑再三,关毅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原来是在通达拍卖公司工作的……”

  他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至于这枚铜钱的来历,他说是自己一怒之下把碗摔了才发现了其中的玄机。

  “你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啊!”沐老爷子哈哈笑了起来。

  这枚铜钱的“传奇来历”,估计很快就会传扬出去。到时候他倒很想看看夏建的表情……就在这时候,一个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爷爷!你这火急火燎地把我叫来……”

  关毅听到这声音转头一看一下子都愣住了。

第5章 海源拍卖行

  真是无巧不成书,眼前的赫然就是今天在闵嘉元家见到的那位神秘的“沐总”。

  她是沐老爷子的孙女?

  关毅错愕地看着沐蓉,沐蓉也在看着他。今天在闵家,沐蓉就对关毅那双直白而带有侵略性的眼睛印象非常深。今天再见到他……还是那么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某些突出部位看!

  真该把这双眼睛给挖出来!

  沐蓉暗含愠怒地瞪了关毅一眼。关毅这才讪讪地转过了头……“蓉儿,我看中了两枚珍泉,这枚大泉五千,我答应了三十万,你帮我付了……”沐老爷子指了指站在一边穿着迷彩服的汉子。

  大泉五千的价钱之前就说好了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关毅这枚西夏文贞观宝钱,还没和他谈好价钱呢。

  “小关,你这枚铜钱,你打算开价多少啊?”

  关毅笑了笑说道:“您老是行里的老行尊,您说多少就是多少!”

  沐蓉听他这么说,鼻中轻哼了一声……拍马屁!

  “之前嘉德秋拍出过一枚,是十一万。你这枚品相比那枚强多了。我给你二十万!”沐老爷子给出了一个极为公道的价格。

  听到爷爷这么说,沐蓉狐疑地上前看了看那枚贞观宝钱,看着这仿佛新的一样的铜钱,她眉头一皱:“爷爷,这品相也太好了吧?好的有点过分了哦!”

  听到她的怀疑沐老爷子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即将关毅得到这枚古币的“奇遇”说了出来。

  “一直都藏在碗底里不见天日,有这品相那绝对是天佑……”沐老爷子很是开心地说道。他自然看得出来这枚铜钱是真品无疑,而且被那瓷碗保护了五百多年,如此完好的宝钱估计这世上也就这一枚了。

  听着爷爷的话,沐蓉也是惊讶不已。那只后接底的青花碗,她是亲眼见到的。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枚珍品宝钱竟然会藏在碗底。如果不是夏建的行为让关毅怒不可遏地把碗摔了,这东西要面世那还真要一些机缘呢。

  沐蓉开了张二十万的支票给关毅之后,他正准备离开,却被沐老爷子叫住了。

  “小关,你等等……”

  沐老爷子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转头将沐蓉拉到一边说了几句,等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张名片。

  “明天你去海源拍卖行找张总,他会给你安排一份工作的。”沐老爷子淡淡地话语中透出一丝不容置疑的威严。

  关毅看着名片,有些犹豫……去海源拍卖行对他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夏建在那边已经做到了部门经理了。他这一去……看到他犹豫迟疑的样子,沐老爷子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是怕和那夏建再共事……这事情说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行里就是这样尔虞我诈的,习惯了就好了。你以后对他敬而远之就行了,倒是用不着放在心上的。”

  听老爷子这么一说,关毅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关毅早早地来到了海源拍卖行。

  “我找张总,是龙胜集团的齐总介绍的……”关毅正在和前台接待员说话的时候,夏建上班来了。

  看到关毅,夏建脸立刻就阴沉了下来。看到他看着自己怨毒的眼神,关毅就知道这家伙估计是听到“破碗里的珍品铜钱”的故事了。

  他笑着打招呼道:“老夏,昨天那只碗……谢谢你啊!”

  他这声“谢谢”犹如一记重锤砸在了夏建的心口上,夏建今天一大早听说了这件事还有些不信。可现在已经完全证实了……想到白白送了二十万给关毅,他恨不得现在就摔自己两个嘴巴!

  把关毅拉到一边,他低声喝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找张总!”关毅冷冷地说道。

  听到关毅生冷的回答,夏建径直对正站在门外的保安命令道:“你们过来!把这个来捣乱地给我赶出去!”

  “凭什么!”关毅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是来找张总的,龙胜的齐总和张总约好的!你凭什么赶我走……”

  夏建冷声讥讽道:“齐总?就凭你还认识齐总……你昨晚做梦没睡醒吧!”

  就在他要强令保安赶人的时候,海源拍卖行的总经理张崃上班来了。

  “齐总?你就是齐总说的那个关毅?”

  张崃昨天晚上接到龙胜集团海州分公司总经理齐之峰的电话,说是有个远房亲戚想要介绍到他这边来做事。当时他就觉得有些奇怪,齐之峰为了这么一个远房亲戚半夜三更的打他电话,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除了这件事,齐之峰还说了一些别的事情,今天他撞见的这一幕说明还真有其事……“张总,这件事我做的是有些欠妥……这不都是为了公司的业务吗?”

  总经理办公室里,当张崃问起夏建和关毅之间的纠葛,虽然明知自己做的这事情已经败露,可夏建还是竭力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着。

  张崃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公司的业务,可这件事毕竟对关毅有些不太公平,闵老师是冲着他才和你签了合同的。让他来公司工作,也算是给他的一点补偿吧!就这么定了,希望你们今后谁都不要再提这件事了……”

  他说完轻轻地挥了挥手示意今天的话到此为止。

  夏建有些不甘心,可对于张崃的决定他又不能再多说什么。当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一张脸铁青着,瓮声瓮气地说道:“你跟我来!”

  关毅看着他无奈地表情,心里倒是很轻松了。知道了夏建的真实面目之后,他自然会防着他,就像沐老爷子说的,敬而远之……最好是能相安无事,如果夏建以后针对他,他也不会逆来顺受!

  以前的关毅已经彻底死了!

  从今天起,有恩报恩,有怨报怨……在这波云诡谲尔虞我诈的职场,“吃亏是福”是行不通的!

  看着关毅离开的背影,夏建心中暗恨。想了想之后,他掏出了手机:“魏老板,最近还好吗……”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