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泽洛舒雅目录是什么?女主角是洛舒雅男主角是封泽的小说名字是《一生所爱》,又名《恰似

发布时间:2018-11-05 15:44

一生所爱洛舒雅封泽

封泽洛舒雅全文阅读

封泽洛舒雅目录是什么?女主角是洛舒雅男主角是封泽的小说名字是《一生所爱》,又名《恰似你的温柔》,小说的作者是水弄月。全文讲述的是洛舒雅被自己的后妈算计,给她下了药妄想把她送给一个老男人。阴差阳错之下之下她和一个陌生男人春风一度,后来她才知道那个人竟然是封泽!

第一章 失身

  热,好热!

  洛舒雅觉得十分燥热,身体里就像是有无数条小虫子在不停的蠕动,让她的全身都燥痒难耐。

  她伸出手臂在黑暗中摸索着,终于摸索到了一个强健的臂弯。

  顺着结实的肌肉往上,洛舒雅摸到了一个强劲有力,充满弹性的胸膛。

  仿佛是得到了救赎一般,整个胸脯便贴了上去,在胸膛上面来回摩擦着。

  封泽看着在自己胸口不停摩擦的裸女,脸上的冰冷却没有褪去几分,他本来约了陈总在这个房间里谈事情,却不想一进来就有一个裸女抱住了自己。

  她的身体非常柔软,并十分的温热,女人特有的香气弥漫在封泽的周围,加上她柔软的胸脯此刻正紧紧的贴着他,就连一向不近女色的封泽此刻也觉得小腹处有暖流一阵一阵涌动。

  “怎么回事?”封泽突然觉得有些心烦,用手不耐烦的扯开了领带和衬衫的纽扣,身下的裸女便一把褪去了他的衬衫,这下子两个人算是坦诚相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个裸女的热情所感染,封泽觉得自己的体温也在不断的上升,甚至双颊也滚烫起来,这种热让他很不舒服,甚至有些晕眩。

  而此刻的洛舒雅从下面慢慢的爬了上来,她柔弱无骨的身体紧贴着封泽的胸膛,就这样一点点的爬上来。

  在寻找到了封泽嘴唇这个突破口之后,洛舒雅毫不犹豫的吻了上来。

  一股子诱惑的香气一下子充满了封泽的口腔,让他有些情不自禁起来,双臂也自然而然的抱住了面前的裸女,这个女人虽然陌生,却给了他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

  封泽此刻意识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从被动变为主动,反攻而上,将裸女压在了床上。

  “我,我要......”洛舒雅迷离着双眼,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确定?”昏暗中,封泽看见了一双好看又迷茫的眼睛。

  “嗯......”

  不等洛舒雅说完,封泽便腰身一挺,耳边便只有洛舒雅的轻吟声了......

  俩个人仿佛干柴烈火,久旱逢甘露,这一夜,女人不停的索要,男人不停的给予,到了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两个人才因为体力不支而睡去。

  “叮铃铃......”洛舒雅是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的,她睁开朦胧的眼睛,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住了。

  自己在一个酒店的房间,而与自己同床的居然还有一个一丝不挂的裸男!

  精雕细琢的眉眼,棱角分明的脸颊,硬挺的鼻翼和纤长细密的睫毛,洛舒雅发觉这是一个很是帅气的男人。

  洛舒雅吓得不敢出声,连忙将还在响着的手机调至了静音,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她男朋友沈鸿俊打来的。

  “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男人是谁?我与他......发生了关系?”

  洛舒雅大气不敢出,快速的看了一下自己,一丝不挂,身上到处都是吻痕和淤青,这一切和全身的酸痛在告诉她,昨天晚上这个房间里发生了激烈的一幕。

  “可是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啊!”洛舒雅此刻连哭的心思都有了,她可是有男朋友的人,虽然还没有订婚,但是她一心一意要跟沈鸿俊在一起,本想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没想到却给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

  洛舒雅强忍着泪水快速的穿上了衣服,逃似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房间门刚刚关上,床上的男人便微微皱了皱眉,他是被关门声音惊醒的。

  封泽从来没有晚起的习惯,今天也是因为昨晚太过劳累,他睁开眼睛看见旁边的床铺有些乱,脑子里立刻涌现出了昨晚的一些画面。

  清澈的眼神,柔软的双唇,还有那滚烫的躯体和细腻的皮肤......封泽想到这里,身下的某处再次有了反应,这让他觉得有些惊讶。

  因为封泽可是从来不会晨勃的人,尽管他的私人医生说他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

  去洗手间解决了一下尿意,再次回到房间里,封泽一眼便看见床单上面有一处刺目的樱红,这是那个女人留下的?

  洛舒雅离开酒店之后,快速回到了谭城东区的香山别墅,回到了她的家,确切的说是她后母和两个妹妹的家。

  刚一进门,就看见了后母站在门口笑容满面的迎接自己,脸上带着假惺惺的笑容。

  “妈,我回来了。”洛舒雅很累,身体几乎透支,她打了招呼就想上楼去休息一下。

  “舒雅啊,昨晚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宋美珍却没有打算放过洛舒雅,急切的问道。

  “昨晚?昨晚什么事?”洛舒雅有些疑惑,心中却隐约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陈老板啊,昨晚你不是去陪了陈老板吗?他怎么样啊?对你好不好啊?他今天有没有说跟咱们公司合作的事情!”宋美珍兴冲冲的问道,全然不顾洛舒雅的脸色变得难看。

  “妈,你的意思昨晚是你给我下的药?”洛舒雅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宋美珍虽然是她的后母,但是自己一岁就来到了这个家庭,跟两个妹妹又有什么区别呢?

  “女儿,别说的那么难听,妈只是帮你一把,要不你那么羞涩,是服侍不好陈老板的。”宋美珍却是一脸的得意。

  “妈,我也是你的女儿,你居然给自己女儿下药,为了让我去服侍一个生意上的伙伴?”洛舒雅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她此刻很是愤怒,但是更多的是伤心和屈辱。

  “傻丫头,妈肯定不会将你往火坑里推的,这个陈老板啊可是一个富二代,家里有几百亿的身价呢,你要是被他看上了,或者不小心怀了她的孩子,你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宋美珍说着,还用手去搂洛舒雅,被洛舒雅躲开了。

  “哎呀,你这个丫头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要不是妈这么帮你,你不还得嫁给那个穷酸的沈鸿俊!”

  一听到沈鸿俊的名字,洛舒雅再也忍不住的泪流满面,“妈你知道我和鸿俊都要订婚了,你这样做,我还怎么和鸿俊在一起?”

  “如果陈老板看上你了,你还跟那个穷鬼在一起做什么?就算陈老板没看上你,以你的出身和条件,嫁给那个沈鸿俊也绰绰有余,就他给的那点彩礼,也就配找个二手货,妈都觉得他赚到了好吗!”

  看着宋美珍越说越过分,洛舒雅气得全身颤抖,哭着上了二楼,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第二章 后母

  宋美珍的声音依然在客厅里隐隐回荡,舒雅捂着耳朵,流着眼泪走进了浴室。昨晚,那个男人激烈的索取让她身体极度不适,回想起都是梦魇。她只想洗一个澡,再好好的睡一觉,最好睡到失忆,忘记发生过的一切该有多好。

  水,温热舒服。洛舒雅站在镜子前,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葱白的手臂捧起温暖的水,洒在布满青痕的胸前,洛舒雅的眼泪簌簌的落下来。

  她闭上眼睛,努力的把身体全都浸泡在温水中。这样多少可以缓解下身的酸疼难受。初经人事,她真的觉的自己快要死了。

  好在水是温柔的,缓解了她颤抖的身心。可是洗澡水毕竟不是忘情水,不能起到失忆的作用。当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浴缸里,昨夜的点点滴滴犹如洪水猛兽,席卷而来。

  那浓重的喘息,那猛烈的撞击,那厚重的警告,那霸道的索取!她猛地睁开眼睛,好像做了噩梦的小孩,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连脸色都有些变的苍白了。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舒雅紧张的扯过浴巾,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舒雅,你快点把门打开,我和你说点事情。”

  宋美珍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听起来急不可耐。洛舒雅走到门口,打开门,戒备的问了一句:“妈,你还有事吗?时间不早了,我想休息。”

  “这才几点就休息?呵呵……今天晚点睡,等会妈带你去参加一个上流宴会,让你见见世面。”

  洛舒雅经过昨夜的事情一点心情都没有,更何况把自己送给别的男人的还是自己的妈妈,她语调平平的回答道:“我不去,太累了,你带着小妹去吧。”说完便准备回床上睡觉,结果宋美珍抢先一步,一脚横在洛舒雅之前。

  “不行!你今晚必须得跟着我去。”宋美珍一改之前的虚假温柔,抬臂看看表,正色道:“赶快去收拾收拾,八点的时候我来叫你。”

  洛舒雅觉得这后妈欺人太甚,压抑太久的脾气也随之窜了上来,她睁圆了双眼瞪着横在眼前的后妈,大声道:“妈,闹够了没!我都说了我很累,我不想去,你干吗还这样...”

  “哎呦呦,长本事了是不,洛舒雅你翅膀长硬了是不。我宋美珍也真是心大心宽,你爸当年倒插门进我们家做上门女婿,整日什么都不做就知道游手好闲,这么多年一分钱没挣下,倒是花出去不少钱!”宋美珍也越说越生气,自己家没用的男人已经够让人头疼的,还带着一个一样没什么用的女儿。“你爸不争气算了,做女儿的怎么能和他一样呢?我天天不仅要白养你们,还要想方设法拉拢外边那些老奸商,我一个女人这辈子容易吗!”一口气说完,宋美珍红着眼睛死死看着眼前的洛舒雅。

  而洛舒雅本来一肚子的火顿时就被后妈的一番话彻底浇灭,连点火星都没余下。她投降了,谁让自己和爸爸寄人篱下,无力感和无奈感就这样包围了整个洛舒雅。她低头又抬头,点点头,答道:“妈,你别说了,我去就是了。”

  豪华的轿车稳稳当当地停在举办宴会的酒店门口。

  宋美珍带着大女儿洛舒雅下车,一同下车的还有宋家的二女儿宋可可。宋美珍仪态端庄,保养得很好,所以样貌形态和身边的两个女儿形似姐妹,自信和气场让酒店门口的接应人员恭敬谨慎。

  洛舒雅的二妹宋可可虽和她是同父异母的孩子,但样子生的极好,长得很像后妈宋美珍,从车上下来一直到宴会会场,宋可可嚣张傲慢的眼神已经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嘴角还挂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而落后到最后进场的洛舒雅微耸着肩膀轻悄悄的走过,虽然五官精致,很漂亮,但极度的不自信让洛舒雅外貌和气场形成强烈的反差。也因此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宋美珍一进场就眺望着全场的各个角落,突然眼一亮,微笑着带着两个女儿端庄的走过去。

  “舒雅,你等下就坐在那,听见没。”宋美珍小声地附在洛舒雅的耳边说着,顺便指着一个男人旁边的座位。洛舒雅点点头,虽然心里极不情愿,但这么大的宴会,自己也绝不能丢人,不然又要被后妈骂。

  一行三人来到刚才宋美珍所指的餐桌座位旁,对旁边的洛舒雅点了点头,随即喜笑颜开地弯弯腰对旁边的男人说道:“陈老板,您好您好!您今天真是气质非凡啊。”

  “啊,是宋夫人啊,哟!还带了两位千金,漂亮!漂亮!快坐快坐。”陈老板闻声立马同样的恭敬的回应着宋美珍,并且将三人的座位一次拉开,绅士的请三位入座。刚才接收到后妈暗示的洛舒雅礼貌的点头微笑后迅速坐在了陈老板的旁边,心里寻思着:“这就是那个陈老板啊,后妈给我下药原来是要和他......可昨晚的男人不是陈老板啊,那那个男人又是谁?”她为了确认又偷瞄了一眼旁边正在和后妈聊天的陈老板,长吁一口气。

  “陈老板!”宋美珍看看四周,上身微微向前倾,小声说道:“您看,昨天晚上...我都让我家大女儿陪您了,那么生意上的事?”

  陈老板正准备张口回答宋美珍时,全场突然变得很嘈杂,他被这些声音所吸引,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大老板封泽入场了。他随即起身迎上去,面脸堆笑的问候这眼前这个男人。

  封泽真可谓是世人眼中的高富帅,“霸道总裁”、“腹黑男”的名号从不缺,因为极致的容颜和有型的身材,再加上显赫的家世和职位,让不少女性为之痴迷。可这个封泽,却总爱冷着脸,深邃的眼眸,冷峻的神情,也着实让很多商业界的人敬而远之。

  而此时,这个男人不例外的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很多女性窃窃私语,用目光意淫着眼前的他。但是,对于封泽自己来说,这些就和空气一样,都入不了他的眼。

第三章 再次遇见他

  洛舒雅和妹妹宋可可也注意到了这个男人。

  洛舒雅一看到这个人,就被吓一跳,这是昨晚的那个人,这才是昨晚和自己发生关系的那个人啊!她的内心狂跳不已,生怕眼前的男人看到她,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很不好受。

  而一旁的宋可可,俨然没了之前的高傲和自信,摆出一副花痴样,呆呆的望着封泽。对于她来说,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心动男生啊!

  封泽身边的陈老板一脸恭维的他说:“封老板,昨晚怎么样啊?那小妮子还是个处呢!”说完不忘往洛舒雅这边瞥了一眼。

  “那个女孩是谁?”封泽不动神色的问道。

  “就是那边坐着的宋家的女儿。”陈老板拿手指了指前面不远处的餐桌,继续小声道:“最边上是宋家生意的管事人宋美珍,旁边是她的两个女儿,都挺漂亮的。”

  封泽顺着陈老板的手指方向,看了一眼洛舒雅,刚好那边的洛舒雅也正望着封泽,两人的目光一瞬间对视,洛舒雅脸“唰”的一下红了,心快跳出喉咙了!

  而封泽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她,仿佛不认识她一样,随即收回了目光,看向别处。

  洛舒雅看着封泽这样随意又陌生的举动,虽然有一点点失落,但转念一想,那个男人和自己本不是一个世界的,而且像那种男人睡过的女人不止自己一个,或许根本就不记得自己,这样也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封泽淡淡看一眼陈老板,轻着声问道:“你给我也下药了?”他早知道,自己原本对这些没有兴趣,偏偏昨天晚上会把持不住,而且今天早上又忍不住...肯定是这个陈老板耍了些小手段。

  “封老板,我这还不是为了能让您美美的睡一夜吗。您平时工作压力那么大,也应该好好放松一下。”陈老板猥琐的一笑,以为眼前这个男人会和其他男人一样,遇色好办事。

  封泽冷哼一声,斜睨一眼陈老板,冷道:“这次的合作,免谈。”

  说完,便离开,来到宴会的休息区坐下。

  陈老板想挽留封泽,结果对方对自己根本不理不睬,脸色也冷到极致,而且周围这么多赴宴的人都看着呢,他也就收敛收敛,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时候,一边坐着的宋美珍急切的又问一遍陈老板这次生意的事怎么样啊,她在这次的生意合作上可是下了不少血本,就连自己的大女儿也丢进去了,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必须成功不许失败!

  陈老板扫兴的看看宋美珍,再看看一旁的洛舒雅,脸色不悦地说道:“这次的生意啊,没得谈。”

  “什么!?陈老板,您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咱们做生意的人都讲究信义,这次的生意怎么说不谈就不谈了啊!”宋美珍听到陈老板的话后,像只公鸡一样突然炸了,站起身指着陈老板嚷嚷道。

  “宋夫人,你先别激动嘛。这生意随时都可以在谈的,你急什么?再说了,我怎么又说话不算话。”陈老板整整衣领,小声说着,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我说陈老板你怎么能赖账!我都让我女儿昨晚陪你了!......你也答应我...”宋美珍心一急不顾体面的喊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基本都听到了她不经意间脱口而出的话,这句话就像一颗原子弹,瞬间爆炸,周围人开始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而宋美珍也意识到自己的说漏嘴了,便急忙闭口不言,尴尬的坐下不知如何是好,只是愤愤的盯着陈老板。

  此时此刻,洛舒雅一听后妈不小心将自己被下药陪睡的事说了出来,顿时心里一紧,她偷偷瞟着周围正在议论此事的人,生怕有人再抖出那个陪睡的女的就是自己。她感觉自己坐立不安,无法再在这里做下去,真想现在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周围的人都看着宋美珍和旁边的两个女儿,都在猜测哪一个才是昨晚陪睡的女主,都兴致勃勃地边就餐便谈论。二女儿嫌弃的斜望一眼旁边坐着的大姐洛舒雅,“真是厉害呢!”低语一声,清清嗓子继续高傲的挺直身板坐着。

  洛舒雅听到妹妹讥讽的话,本来就手足无措的她更加的尴尬难过,随即假装去卫生间,一溜烟钻出了宴会现场。这一切的一切都被坐在休息区的封泽看在眼里,他紧盯着落荒而逃的洛舒雅,神色依旧令人捉摸不透。

  “呼......”洛舒雅借去卫生间一路跑到宴会外的天台上,外面清爽的空气扑面而来,洛舒雅深吸一口,顿觉全身都放松了,连刚才迷糊的大脑此时也清醒了不少,她靠着天台的栏杆上,仰头望着夜空,没几颗星星,却依旧令人舒服的不想再进那个宴会大厅去。

  “你在这?”突然地质问让原本正在歇气的洛舒雅当场吓一跳,她立马转过身,却看到了之前在宴会上看到的那个男人——昨晚和自己发生关系的男人!

  洛舒雅紧张的无法思考,完全忽略对面封泽的问题,扭头想走。

  “我有那么可怕?”封泽冷冷的问着。

  “我不认识你。”洛舒雅向走廊走去,压抑着尴尬和紧张的情绪淡淡道。却没发现一只手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强有力的手力迫使她只能停住脚步。

  “昨晚和我在一起的女人是你吧。”封泽继续无视洛舒雅别扭的表情,继续问着。

  洛舒雅挣脱未果后,急切道:“不是我,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放开我,我要走!”

  封泽深邃的目光定定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随即一改平常的冷脸,戏谑道:“你不承认,那吻过之后就知道了。”

  说完,封泽低头靠近还没反应过来的洛舒雅的嘴唇,深深吻了下去。

  男人的舌头趁机钻进女人的嘴里肆意掠夺,女人由反抗渐渐安静下来,垂着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抬起缓缓环抱着封泽,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热烈的回应着强吻自己的男人。

  这种感觉奇妙又美好,像毒品一般深深吸引着封泽和洛舒雅,两人又像是回到了昨晚干柴烈火般的境地,堕入迷幻痴迷里不能自拔。

第四章 鸡犬不宁

  洛舒雅用手强行撑住封泽的胸膛,意欲将他推开,可是她哪里是一个男人的对手,只觉得压在身上的人,越来越用力。

  她用尽全力一把推开封泽。

  “额......”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道充盈在口腔里,封泽只觉得口内一阵痛,紧接着,洛舒雅推开他便落荒而逃。

  待封泽反应过来的时候,洛舒雅已经不见踪影,感受着口腔内女人的香气,封泽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淡漠一笑。

  逃离出来的洛舒雅心情还未缓和过来,她干脆直接走出酒店,独自一人沿着马路回家。对于这两天的事情,她根本不敢细想,只是觉得心累,自己可以被称作妈妈的人下药送给别人陪睡,甚至还被妈妈妹妹嫌弃,更是糊里糊涂被别人强吻......接二连三的事情都和自己有关,这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下去,谁又陪自己走下去?

  她想到了男朋友沈鸿俊,心中对他的愧疚更是增加了几分。

  当她踩着细跟皮鞋疲倦的到家门口,就已经听到里面男人女人混杂在一起的争吵声。

  “你算什么男人!你看看你,自从来到我们宋家,你有干过什么?你有挣来一分钱?天天不是去哪哪玩就是睡觉。”宋美珍双手叉腰,对着坐在沙发里的男人破口大骂:“一点男人样都没有,我当初眼睛瞎了,才会招你当我们宋家的上门女婿!”

  窝在沙发里的洛东头也不抬,闷声道:“我要不是个男人,哪里还有你两个女儿?我又没到处花天酒地,没给你们宋家招蜂引蝶,你还生什么气。”

  “洛东,你说的是人话么?家里家外的事难道不都是我一个人在操心?生意上的事情都是我抛头露面,你从来不管不问,被欺负了也没见你帮帮我!还好意思说我生什么气?对了,今天和陈老板的那个大生意也算是没戏了......”

  宋美珍骂着骂着突然想到今晚晚宴,又想到和陈老板的生意也黄了,随即声音提高了八度,大嚷着:“还有你那个宝贝女儿,和你一样一点用都没有。让陪陈老板也不会,若不是你女儿不会陪那些死男人,我这桩生意怎么会黄呢?简直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女儿!”

  洛东一听宋美珍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心里的怒气一下子窜的老高。

  他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怒目瞪着宋美珍,大声说道,“你居然让我的女儿......”说着还将手臂抬得很高,宋美珍被洛东的举动吓了一跳,随即便反应了过来,“你这个窝囊废,居然还想打我?真是反了天了,你敢打我试试!”说着,美珍将脖子凑到了洛东面前,嘴里不断地嚷嚷着,“你打呀!你倒是打呀!”

  洛东的手颤抖了一下,最终还是无能的垂落下去,他哀叹了一口气,瘫坐在沙发上,常年的倒插门儿,让他已经没有了男人的魄力。

  “洛东,你这个吃白饭的,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汗毛,我跟你没完!”宋美珍继续嚷嚷着,“你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还在这里装大爷,我敢说你离开我们宋家,早就跟你那个便宜女儿饿死在街头!”

  “你,你这个婆娘......我洛东没了你照样能活下去,我现在就走!”洛东理了理头发和衣袖,转过身就走。

  当他走出门口的时候,看到了正在门外徘徊的大女儿洛舒雅。

  他激动的拉着女儿的手说:“舒雅,跟爸爸走。咱们去别的地方住。”

  洛舒雅一脸无奈,她知道,后妈虽然说的话很难听,但确实也不错。自己和爸爸除了宋家,再没有可以去的地方,自己还好,可以打工挣钱,可是爸爸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离开了宋家,真的会饿死的。

  她一把拉住准备把自己带离这里的爸爸,说道:“爸,我们能去哪呢?我就不说了,还年轻可以折腾,那你了?年龄也大了,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颠簸的啊。听我一句劝吧,忍一忍,想想以后。爸,你等下语气软一点,好好给后妈道个歉。”

  洛舒雅深吸一口气,努力安慰着爸爸:“你以前不是常告诉我,凡事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洛东细细听着女儿的话,刚才还冲动的心情慢慢缓和下来,他不愿多说,摇摇头,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小声道:“舒雅啊,让你受苦了......”后面还想说什么,终究是没说出来,转身回书房去了。

  洛舒雅看着爸爸离去的背影,心里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压抑难过全部在体内涌动。她轻叹一声,推门走进客厅,发现二妹宋可可不知什么时候下楼在一边安慰着宋美珍。

  “妈,对不起。”洛舒雅小声赔着不是,心里反反复复都是小的时候爸爸告诫自己的“凡事退一步海阔天空”。

  “还有脸回来?今天这桩生意对宋家有多重要你知道吗?你爸窝囊废,连你也是!气死我了!”宋美珍也懒得再装平时虚情假意的好后妈,干脆现在就撕破脸,反正那洛舒雅也没什么用了。

  一旁正在给宋美珍按摩肩膀的宋可可也插嘴道:“就是,我妈就看你有点姿色,所以才让你去陪那个陈老板。我妈是相信你,结果你连陪睡都陪不好,真不知道你还能干些什么!妈,你也别生气,咱们家啊,以后有我和我三妹帮您呢!”尖声刻薄的说着,还时不时偷瞥一眼站在沙发旁的洛舒雅。

  此时此刻的洛舒雅全身发抖,她不敢相信后妈和二妹合起伙来羞辱自己,更没想到,自己被伤害了,到头来生意没谈成却全都怪自己。

第五章 封先生的邀请

  她的心隐隐作痛,但痛苦和失望已经麻木了她的双眼,她平静的看着眼前两个女人,突然就笑了,笑着的时候眼泪也溢满了整个眼眶。她对着模糊不清的人影说着:“妈,我错了。我是真的没用。”

  她对这个宋家真的已经失去了信心和仅存的一点爱,也就是在刚才,自己明白了很多。

  而就在洛舒雅自己思考的时候,就在宋美珍宋可可羞辱自己的时候,一通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是宋美珍的电话,她急忙接起,脸上的气色渐渐转好,心情也慢慢恢复激动,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嘴里连连说着:“嗯,嗯好的。好。好。没问题!我们明天准时到!”

  挂断电话,宋美珍激动的拉住二女儿宋可可的手说:“可可,你猜是谁来的电话?哈哈哈。”

  “怎么啦?是谁来的电话啊,妈你激动成这个样子......难不成是那个陈老板?他又同意和咱们做生意啦?”宋可可一脸茫然地猜疑着。

  宋美珍瞪了瞪对面的洛舒雅,摇摇头说:“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说道生意我还在气头上了。”

  她深吸一口气,接着说:“这电话啊是陈老板的顶头大老板,封泽封先生的秘书打来的电话,他说封泽邀请咱们全家明天一同进餐呢!我同意了,明天准时参加。”

  “是吗?!”宋可可一听宋美珍这样说,又想到今晚在宴会上那个全场人的焦点男人,激动的语无伦次:“是今晚宴会上那个超帅的男人要邀请咱们家吃饭啊?!难怪呢,那个男人今晚看了我好几眼,莫不是......”她一说到这,又莫名的兴奋,看定面前的妈妈害羞的说道:“莫不是他看上我啦?!”

  宋美珍也同样受宠若惊,再一听自己女儿这样说,觉得应该就是那个封泽看上自己的可可了,于是想要邀请宋家吃饭,拉近点距离。

  她高兴的点头说:“嗯,没错。应该就是他看上你了啊,不然怎么会平白无故的邀请咱们吃饭呢。可可,咱们家的好日子要到了,明天你好好准备准备,到了封泽那里,好好表现,知道吗!”

  宋美珍母女俩因为封泽秘书的一通电话激动不已,早已忘了旁边还站着一个正在低头认错的洛舒雅。站了很长时间的洛舒雅,身心疲惫,她看宋美珍并有没要继续理她的意思,就独自轻声上楼。拖着沉重的身子钻进卧室,倒床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宋美珍就和宋可可在精心打扮。

  而洛舒雅醒来时,已经大中午了,她吃力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头昏昏沉沉,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摸摸额头才发现自己感冒发烧了。

  没一会,趴在床上的洛舒雅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刚才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她费力的站起身走过去开了门,是后妈。

  “舒雅,你怎么还没收拾啊。等下要准时到封泽的就餐地吃饭呢。快点去收拾收拾,你看看你,像个女鬼似的!”宋美珍一脸嫌弃的瞅了瞅门口的洛舒雅,催促着她赶快去收拾收拾。

  “妈,我不想去了,我有点感冒,我想留在家里睡觉...”洛舒雅垂着头,声音沙哑的回道。

  “不行!昨晚人家秘书都说了是邀请我们全家去赴宴,你不去,是不是不识抬举啊?这让封先生怎么想我们宋家?”宋美珍不依不饶,强硬的语气很快奏效。

  洛舒雅心里明白,她自己再怎么推辞,再怎么不想去,结果都是一样的。只好无奈的点点头,应了一声,回卧室随意换了身衣服,洗脸梳头。她总觉得,只有死了才会真正做自己吧。

  一行几人全都准时来到封泽的别墅前,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栋别墅,真正意义上的豪华奢侈,光别墅外观造型就足够吸引人的眼睛了。

  高挑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弧线优美柔和的大拱窗和沉稳的石砌,奶灰色泥墙搭配着浅红屋瓦,别墅的各个角落还放置着无数的鲜花,小型喷泉正在喷着细细的水柱,安静又浪漫,庄严又神秘。

  白木栅栏,深邃的走廊,实木的楼梯,柔和光线,还有古典风格的安格酒柜,让宋家的人大为惊叹,从外边走进别墅里,不管是高大的建筑还是细微的角落,都设计的独具匠心。

  二妹宋可可很合适宜的妆容与无精打采、随意简单的洛舒雅形成鲜明对比。宋可可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大姐,冷哼一声,心里早已嘲笑了不知道多少次眼前的这个女人。

  而洛舒雅却毫无察觉,并且对这里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她只想回到卧室好好睡一觉。

  “宋太太您好,让您和您的家人久等了。”封泽缓缓道出礼节性的话语,突然打破了午宴前的寂静。他走过来礼貌的和宋美珍握了握手,并向她身后的两个女儿点点头。

  “封先生,客气了。今天是您邀请我们全家进餐,我们应当来早点的。”宋美珍逢迎的微笑着回答。

  “嗯好,那就请各位落座吧,午宴马上开始。”封泽也不啰嗦,随即入座,目光却落在了洛舒雅的身上。

  等到所有菜品都上齐以后,封泽别墅的管家向宋家一一介绍着这些美食。每一道菜形美色美,制作精巧,而且大都是海外皇室里的用菜。

  就餐期间,封泽也不忘时不时地偷瞄一眼对着食物发呆的洛舒雅,而一旁的宋美珍放下刀叉,用纸巾轻轻擦拭下嘴,开口道:“这个是我的二女儿,宋可可。平时在家很乖的,邻居也很喜欢她。”她边说边看一眼宋可可,然后停顿一下,有点不情愿的再看看洛舒雅,又说道:“这是我的大女儿,洛舒雅。”

  封泽点点头,不动神色的继续品尝着嘴里的食物。

  而这时,宋可可忽然张口:“封先生,今天的菜品很好吃!而且,这些菜品也都是我喜欢的,谢谢您!”说罢还不忘微微一笑,深情的望着封泽。她希望这个男人能被自己的微笑所掳获。

  可封泽依旧一副冷漠的表情,对宋可可的话语只字不理,只是漫不经心的看着一身长裤长袖、像个女鬼的女人。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