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诱惑冷艳女上司是由作者十年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极度诱惑冷艳女上

发布时间:2018-11-05 15:45

冷艳女上司陈立

极度诱惑:冷艳女上司全文阅读

极度诱惑冷艳女上司是由作者十年所著的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小说极度诱惑冷艳女上司全文讲述了主角陈立酒吧邂逅开红色悍马的失意姐姐,却不想她竟然是他将上任的新概念时尚品牌有限公司的高贵冷艳女老总,他们之间会有怎样的火花产生呢?

第1章 邂逅悍马女人

  如果不是哥们又失恋了,我想这一晚应该不会遇到那个让我一生都无法割舍的一段感情。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也不是一般的背景,而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广告人,虽然长的像某个男明星,但从来没有想过会邂逅她,那个风情又多姿,美丽又动感,时尚又不失调情的女老板。本来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直到邂逅她之后,莫名其妙失业了,在接下来,竟然接到了一个面试电话,因此我和她开始了一段说不清,理还乱的感情生活。

  事情要从2006年的那个夜晚说起。

  沿江路的红点酒吧里面灯红酒绿,熙熙攘攘,好不热闹,猜拳的,打牌的,用歌喉发泄能量的,人群大多是像我的老同学陈立这类愤青,他一边拿着酒一边喝着说,“林峰啊,我们也算TMD的白领了,你是广告界的顶尖策划师,我是最牛B的销售精英,为什么,为什么……”

  陈立更愤愤不平像机关枪式的说着,“我算是看透了,女人第一看重的就是TMD的钱,什么狗屁爱情,什么生死相许,TMD曾经沧海,靠,有房有车才是硬道理,没车没门,没房难道跟你睡大街啊,这就是女人TMD的思想。”陈立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一只手抓着一瓶快要见底的威士忌,嘴里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

  在红点酒吧,陈立这一次不止是失业了,原来还失恋了,安慰的次数多了,我也找不到安慰的理由。

  “哥们,看开点吧天意弄人啊,但又能怎么样呢,路是靠自己走出来的,妞是靠自己去泡的。”

  陈立苦笑,陈立这哥们失恋次数太多,而且还每一次失恋都是因为对方看上比他更有钱的了。这次数一多,我想大多数又是遇到这个问题了。

  “女人,有钱就TMD的恨不得立刻睡在男人的床上了。”陈立的眼神带着怒火。

  看陈立这样子,不能再让他喝下去了,我见他正要拿起酒,我马上抢了过来,实在不想难为了自己,毕竟送一个醉酒的人不是一件好差事,打辆车,连司机都不愿意搭乘的,免得吐得车子又脏又臭。

  结账,离开,陈立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们离开酒吧时,陈立已经醉的东倒西歪。

  我费了半天的牛劲才把他给架到外面,没走几步,他却从我的怀里挣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后发泄还是面前的红色的悍马H2极其抢眼的缘故,陈立竟然就在这辆极其力量和霸气的红色悍马H2面前一个翻江倒海的吐了起来,面对如此的画面,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更没有想到的问题是这个时候,从车里走出一个高贵、丰韵的漂亮女人,她的眼里有一种极度严厉的视线。

  我呆若木鸡,紧张与激动,没有想到走出来的是一个如此高贵丰韵的漂亮女人,她的目测身高168CM左右,事业线的尺寸是36D,穿着一身休闲装,可是依然能感觉出来是一个身材极其良好,事业线极其丰满的气质女人,有一种成熟少妇的道味,我和她的眼神在短时间内有一个快速的对视……

  她刚才透露出的严厉眼神似乎就在一瞬间内消失了,顿时变得有点儿温柔止水,她有点儿醉意,这会,她并没有发现陈立在她的悍马面前大吐特吐的这番情景,而是看着我,眼里似乎特别的有内容。

  当时我绝对是被她的样子所倾倒,这样高贵美丽的女人,怎么可能开这么霸道的悍马,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她突然走到我的面前,然后很不自然的往我的身上扑过来,我却成了她的扶柄,她也很快的就靠在我的腰身然后往后面吐了起来,好一会,她才吐完了,然后看着我,说。

  “送,送我回去。”

  我是不是听错了,还是理解错误,面对这样高贵失意的女人,不,应该纠正说是面对这么美丽又高贵,却失意的女人,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让我送她回去?我以为她是不是认错人了。

  “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似乎并没有反应过来,而是状态很差的看着我,眼里特别的有内容。

  我在想,她对我有其它的企图?

  我的脑子里十分的混乱,可以说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但她并没有理会我是否答应,而是半推半就的拉过我的手上了她的手,然后让我开她的悍马,直到我上了这辆传说中的悍马的时候,才发现里面只有她,并没有其他人,难道她真的是一个失意的女人,出来找男人发泄?

  这会我还留意到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陈立,他似乎感觉到从车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后,就立马的给躲到一边去,虽然他是个愤青,但他还是有自知之名,万一这个车主让他赔偿损失的话,他可赔不起啊。

  这个开红色悍马的漂亮女人,只是对我说了一句话。

  “送我回去,效外大街美林别墅A1栋……”

  说完,她就睡着了,透过昏暗的灯光,我发现她真的很美,很美,美得可以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样的事儿竟然发生在我的身上。

  当时我也没有想太多,可以说是把陈立给遗忘在这个城市的角落,奉命送这个醉酒的失意美女回家……

  发动着这辆高大凶猛的红色悍马时,我的神经也蹦得紧紧的,只听说过悍马的发动机像拖拉机的声音,果然不错,紧张与刺激,一路狂奔,这种感觉很拉风,心里想着陈立这哥们一定是懊恼着为什么在车上的人不是他。

  凭着导航仪上的指示,才摸索着到了这位悍马女人所说的美林别墅A1栋,车停下来之后她依然熟睡,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忍心叫醒她,面对着如此美艳的姿色女人我心乱如麻的,不经意间的眼神落到了她的身材上,当时我只感觉脸也烫烫的,却没有想到正在这个时候她突然醒了过来。


第2章 为人民服务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目光马上往上移,她那微醺而如梦似幻的眸光看着我,闪过一抹赞许。听到她柔声道,“谢谢你。”

  “不客气,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我正想谦虚表白一番,没想我感觉到一个很火热的吻贴进了我的嘴唇,凭着直觉我知道是这个悍马女人的红唇烈吻,我心里那个心跳已经连蹦跳的机会都显得复杂了,现在的感受可复杂了,面对如此热烈的躯体还这么强有力的吻,我想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儿。

  正当我进一步迎合的时候,悍马女人却从我的嘴里头分开,然后我只感觉到内心的一片空虚,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红色诱惑罢了。

  我们一同下了车,她的酒劲说上来就上来,身子一软,眼看就往地上倒去,我眼疾手快,及时伸手抱住了悍马女人的蛮腰,酥软的娇躯仿佛无骨一般瘫软在我的怀里。

  手触处一股滑腻如脂,贴在怀里的温热娇躯,柔软如绵,蚀骨醉人的舒畅迅速蔓延全身,鼻端满是清雅醉人、如兰似麝的幽幽香气,直薰的我晕晕乎乎、轻轻飘飘。

  这个突如其来的心跳,我的脑子里混乱一片,这实在是让我呼吸加速,心乱如麻,我快速的意识过来,松开她的腰身。

  夜色之下我迷乱的眼神接触到她酒醉后绯红的脸,正好这个时候,她再一次呕吐的反应,我及时感应到了,霎那间恢复了清醒,脑子里依然乱乱的感觉。

  一阵微风拂过,悍马女人单薄的身驱我看到了她哆嗦了一下,我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了上去,她这会也慢慢的恢复了状态。

  也许是她酒醉后仅有的几分清醒,只听到她喃喃的在说着什么。

  “扶,扶我上去好吗?”我有些听不清楚。

  看上去她确实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并没有刚才从悍马走出来的那种强势。

  她的脚步有些摇晃,在这个大半夜的我想着既然送到这里了也不在乎把她送到家,常言道,送佛送到西,毕竟她在这个时候也并不那么的行动自如。

  我快速上前把她扶好,她给了我一个很浅的微笑,我在想她刚才喃喃自语的那句话应该是让我扶她上去。

  她的身体依然的柔软,这一路上的她都借力于我的身体上,这个女人有一种让人无法抵抗的美丽与气质。

  直到在那栋写着A1的小洋楼停下来的时候,她才慢慢的从我的身体挣开,似乎她有那么点儿的意识,到家了。

  打开门之后,一种富丽堂皇般的高贵逼人奢华感觉迎面袭来,屋里装修的十分豪华,不愧配得上这么漂亮的女人,也很符合她的高贵气质。

  我愣在了原地,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大半夜的把一个美丽的女人送回来任务也完成了,接下来顺利成章的打道回府了,其实我也在担心陈立,他也同样的喝醉酒,而且还失恋了,正当我的脑里想着这事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她在喊我。

  “进来坐啊,喝饮料什么的自己去拿,我先换件衣服。”

  关上门,走进屋里,感觉蛮不自在的,有一种拘束感,好一会,她从房间里出来,没有想到她换上了一套红色的紧身休闲装,这样看上去,她的身材很有韵味,这一系列的红色诱惑,我只感觉到心里蹦蹦的跳动了起来……

  没有意识去分辩是她给予我的暗示还是其它信号,反正这种情况下发生得有点不太符合逻辑。我的脑子里有一种超越了常规的反应,我几乎是不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她走到了我的面前,然后做出了一个极其撩人心弦的动作,我才发现这一切绝对是真实的存在,她的身体发出的一种幽香,特别的淡雅,让我的内心与思绪绝对的不能平静下来。

  她的手轻轻的在我的身上盘旋,在这个夜里让人无法呼吸……

  画外音:接下来的一幕,各种激情飞扬,各种战斗大片……

  似乎这个热闹的画面由平静来代替,她很快的一个利索的穿衣动作,然后奔向浴室,我整个人回过神来,抽了根烟,浅浅的笑了笑。

  直到她洗了个澡之后,走了出来,我看到了她的眼神里掠过一丝的高傲与冷酷,对于这个开悍马的女人,找回了一种性之外的陌生。

  当时我坐在客厅,烟抽完之后,她就走出来,正准备跟她说一声告辞。

  她浅浅的说。

  “我送你回去吧。”

  点头,然后一同走出别墅,这个过程已经变得很机械化,没有任何的交流,刚才似乎像是一场交流,上车,我坐在副驾位上,她依然没有任何的话语,夜里很静,马路上的车辆也很少,她的眼神有些凌厉。

  “你住哪?”发动车一段时间她问。

  “世纪华庭停下就可以了。”

  她没有问,接下来没有了交流,大概二十多分钟,车停下,我下车,她的车很快就消失在这个夜色之下。

  我浅笑,回到那栋世纪华庭高级公寓对面的华明楼它是一栋单体楼梯房,说真的,这是极度的鲜明对比,可以说世纪华庭是富人区,那么我住的这边是另一个反面,在现在这个能力与收入极不成正比的社会,生活就是如此,只能接受,我跟陈立住在里面一套带全屋家私电器的二房一厅,凑合着过日子。

  看着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打开灯,显然陈立已经回来了,而且不是他一个人回来,我知道他带了一个女人回来,刚走进来就迎面看到了鲜红的内衣,紫色的bra,看来是一个神秘女人,随地散落的套子。

  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倦意也上来了,正想懵懵入睡的时候却听到了从陈立房间传来的一阵刺激的声音。

  心乱如麻,睡意全无,脑子里浮现出那个开红色悍马H2的她。

  这个屋子里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隔音效果不好,陈立失恋了也难免,他的观点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酒。


第3章 午夜疯狂

  每每在午夜的时候我都会被这种疯狂的声音有所触发,我的灵感和头绪也越来越多的新点子迸发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动了整个脑垂体的运动从而产生新的兴奋点,也记得我有几个广告界代表作,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所产生的兴奋点然后突发其想,在某个广告界比赛中获得些奖项。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所吵醒,还朦朦胧胧的昏睡状态,意识也没有恢复过来却听到了一把声音我整个人给吓坏了,我知道这会出事了,这一次我闯大祸了……

  “峰哥,金碌福珠宝品牌推介会马上开始了,你人在哪儿?”电话是品牌助理小妮子打过来的,听到她这把清甜的声音时候,我才反应了过来问现在几点。

  “踏正9点30分,10:00开始了,我是看你到哪儿了,现在金碌福的高层都到齐了,今天我们就等着看峰哥的精彩发言。”

  小妮子的声音让我顿时吃了一惊,脑子似乎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

  “什么,妮子,你刚才说现在几点了。”我以为是不是听错了。

  “9:30分了。”

  9:30分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意味着我现在马上飞过去可能才不会耽误时间,周碌福这个大客户是公司一年的订单,总监把这个任务交给我的时候就知道了这是个大案子,只许胜不许可败。

  心里乱七八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我马上跳了起来,让小妮子先跟周碌福的高层交流着,我争取不会迟到很多,小妮子听到我的紧张她才知道了我还没有出门,但这会她的电话那头我还听得出有杨坤的声音,什么?小妮子似乎在跟杨坤交流着什么,我把电话挂断了,用了短短的几分钟穿衣洗漱,这个品牌推介会如果我不在场的话我知道后果一定很严重……

  快速奔出门,打了辆车,让司机有多快就驶多快,我几乎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盯着时间在看,现在已经是9:45分了,离推介会的时间还有15分钟,我想如果按现在这个车速到达现场的话应该刚刚好,最多不超过5分钟,没有想到正当我的心平静下来的时候,前面却遇上了车祸,塞得很长的一条通路,这是司机用呼机反馈回来的信息。

  “司机,有没有其它的道可以抄。”

  “不行了,你看现在塞在中间了怎么走。”靠,正当我慌乱之际,小妮子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她也带着紧张的调子在说推介会开始了,这不是重点,问题是代表我发言的人换成了杨坤,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挂断了电话。

  最后经过一轮的交通事故处理,到达了金碌福珠宝品牌推介会的现场已经将近11:00,看到了发言席上的杨坤他似乎春光满脸……

  我在台下的滋味已经不只是五味参杂,这会有着女魔头著称的品牌总监看到我的时候,她的眼里一脸的凌历与愤怒……

  我知道这一次肯定遭罪了。

  女魔头的全名叫何丽莎,她总管别人叫她莎姐或英文名lisa,年芳三十的她,打扮得风姿妩媚,但她有这个资本,她有着模特般的魔鬼身材,还有那火爆的上围,专靠这个来迷惑广告商的资本,还听说她是靠着自己火爆性感的身材坐上了我的现任4A赢品牌公司的总监一职。

  “林峰,你可来了。”她的话里面没有任何的责备,似乎还有一丝的温柔,但我知道这个温柔的背后却是一个早就挖好的大坑等着我。

  “恩,lisa,我早上有点事儿所以来迟了,可是我听小妮子说这个代表发言人由杨坤来代替所以我也比较放心。”我尽量的把话说得轻松,可是我的心里已经紧张得要死了。

  她走近我,然后把她那张性感的滋润的嘴唇贴进了我的耳朵,因为她贴进的同时,她的丰满上围也贴得我很贴,很贴。这个女魔头今天怎么一转常态,让我占这种便宜,可是我知道美好的事物背后肯定隐藏着处处杀机。

  她让我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之后,一定是有我好受的,果真没有错,很快的她就恢复了一脸的魔鬼式脸色,说。

  “林峰,你已经被开除了,你的职务将由杨坤全权代理。”

  听到这个结果我一点儿也不惊讶,我知道了她做事风格的火辣与无人情味,

  我只是对她浅浅的笑了笑。

  “lisa就这样是吧,别忘记了我手头上还有两个大的案子。”我以为这样的话对于继续留在公司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魔头早就留了一手,她只是很干练的对我笑了笑说。

  “别我谈条件还嫩着点儿。”随即她在我的胸膛上抚摸了一把,然后对我挤出了个很灿烂的笑容,甩下,“林峰,你的身材很不错,不去做模特儿也有点儿浪费了。”然后就走了。

  我知道她这句话的意思,说明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小妮子似乎听到了我跟女魔头的对话,她的眼里满是难过。

  晚上,沿江路的红点酒吧依然是熙熙攘攘,好不热闹,陈立却满面春风的样子,似乎他今天的状态很好,我拿过啤酒的时候,眼里走过来一个高贵的女人问能不能坐下来?

  “我能坐下来吗?”眼前的女人有一种高贵的光芒,似乎在哪里见过有几分的面熟,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陈立就马上站了起来把屁股下的位置擦了擦让她坐了下来。

  陈立一看到美女就三魂不见七魄的样子,眼前的女人在我和陈立的对面坐了下来,陈立挤到了我的旁边然后盯着她在看。

  “林峰,这么快就忘记了我?”她把眼镜摘下来的时候,我才认真的打量着她。

  “陈雅?”

  她笑得很灿烂,我的脑子里快速闪过她过去的样子,怎么可能变化这么大,在大学时的陈雅很朴素,而现在怎么变得这么高贵靓丽了?

  她的举指投足间都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时尚的红色眼镜给她增添了几分神秘女人的色彩,特别是她的上围丰满了不少,隐约的看到她戴的是黑bra,衣服也很有品位的某大牌子,身上似乎还有一些DIOR的香水味在挥发着余香。


第4章 美女同学

  “林峰,好久不见。”她站了起来,我也很自然的站了起来,她给予了我一个很开放式的拥抱,我们似乎像老朋友见面似的,拥抱了好一会,她的事业线贴得我很近,可以说很具有诱惑力,这个过程中我发现陈雅的性格也变化很大,以前一直沉默的灰姑娘类型,现在变得有点豪放型,但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有种让你很想去驾驭的感觉。

  这会陈立也跟着站了起来,我知道他在想什么,陈雅看着陈立,然后看着我,这会陈立很主动的介绍着自己。

  “陈立,林峰的铁哥们,现在任职一家500强外企销售经理。”他就是这样的主动型出击手,陈雅和陈立也来了个很友好的拥抱,然后她也来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陈雅真的变化很大,身材火爆了很多,似乎为了迎合这个物质社会的需求,陈立一直盯着陈雅在看,但陈雅却一点儿也不介意,还跟陈立开着一些大胆的玩笑。

  我喝着酒,其实今晚自己的内心有点儿浮躁,我似乎在等待一个女人,一个开悍马的女人,我似乎在刻意的寻找着她的影踪……

  这会音乐响了起来,舞池里成双成对的人儿在跳着舞着,高姿态的混乱场面,我扫视过去的时候,发现人群中再次飘起了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高贵女人,她的身姿很轻盈,就像一只在万绿丛中的一只蝴蝶,当时我似乎把当看成了她,场面有些混乱,灯光有点暗,可是我绝对是没有看错的,她一个倩影回过头来的时候,才发现她并不是她,一阵的失落,这会,我拿过啤酒喝了起来,陈雅本来找我跳舞的但我没有反应,她最后跟陈立跳舞去了。

  正当我发闷之际,似乎走过来一个女人,闻到那阵香奈儿味道的时候我确定了是个女人,至于长成什么样子的我没有留意,因为当时我压根儿也不会想到是她。

  直到她说话的时候,我的心跳顿时加速了起来。

  “赏脸跳着舞吗?”听到这把声音的时候,我回过头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她,这个开悍马的女人,她怎么会在这里?当时我以为是不是在做梦?还是我喝高了有点幻觉了。

  直到她的手搭到了我的肩膀,然后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的时候,我才确定了是真实的,而且这个女人并不是他人,就是昨晚跟我有过一次奇妙经历的悍马女人,虽然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从她的衣着品位还有开着这么拉风的悍马H2就知道了这个女人并不是这么简单。

  我很自然的把手搭在她的手心,当我握住她温润如玉的小手的时候,她把我的身体给一拉,我随即将右手往她纤细的后腰一搭,轻轻一揽,待她的娇躯往前一靠,脚步娴熟地滑动出去,带动着她的柔软身体翩翩起舞,这一刻我完全掌握了主动,将她曼妙的身体完全带入我的旋律之中。

  她舒服地锲入到优美的旋律中,完全放松开身体,任由我旋转带动,那种感觉非常的美妙动人。

  伴着她身上香奈儿的香水,我迷醉在诱人的香氛里,这会音乐好像有了小小的高潮,当时我扶在腰背上的手不由地滑动了一下,又滑又嫩,柔软得好像没有骨头一般,那种醉人的感觉让我不由有些迷乱……

  我没敢再继续动作下去,眼睛直视前方,因为这实在是让我感觉到疯狂,有一股能量已经从体内滑了出来。。

  悍马女人的身体也不自然的抖动了一小会,我能透过她的身体语言感觉得出她也同样的迷醉,这会我感觉到有一个男人,似乎看着我们,而悍马女人一直回避他的眼神,尽量对我做出一系列比较暧昧的动作,而这个瞬间,我能感觉到在不远处有一双眼睛,流露出一丝怒视的杀伤力,但悍马女人完全不在意。

  身体的放松与肌肤的契合,伴着音乐的节奏,我们慢慢的柔合在一起,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我把她的腰枝腾空跃起,顿时赢得了阵阵的掌声……

  舞曲结束时她对我大加赞赏,跳累了我们坐了下来,这会全场的氛围变成了一片橙黄色的烛光,朦胧温馨地洒满空间,摇摇曳曳,辉映着高脚杯里琥珀色的液体,柔和的光氲映出一缕别样的温暖情调,轻柔的音乐舒缓地流淌,心情随着柔美旋律轻松飞荡。

  这种气氛让人的心情大好,而且内心也容易泛起一些波澜,我们相视而笑,她的眸子里闪动着心形的烛光,一朵温柔无限的花朵心底悄然绽放,荡漾徘徊,温暖无限地蔓延……

  正在这个时候,在我们的面前走过来一个男人,实在的说是一个打扮得挺入时的绅士男,他似乎用一种不怀好意思的眼神看着我们。

  悍马女人拿过高脚杯,双脚做出一个二郎腿的动作,然后高脚杯在灯下之下转动着,然后对着我说。

  “来,我们碰杯。”她似乎并没有理会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但凭着感觉我知道他们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不浅,但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局面,我突然想到了昨晚的那个瞬间,她一个人独自喝酒了,然后和我发生的那一幕,难道这一切因为这个男人吗?我没有问下去,也许悍马女人完全不把这个男人放在眼里,他也似乎放弃了,然后一声不响就走了。

  直到这个绅士男走了之后我才发现悍马女人的眼神似乎搜索着他的背影……

  这会陈立和陈雅看到了我然后走了过来,我正想起身跟陈立他们打招呼介绍眼前的悍马女人的时候,发现她已经站了起来,然后消失在我的眼前……

  这一切,我在想,今晚她的出现,跟我跳这支舞纯粹是为了演一场戏让绅士男放弃?但她昨晚为什么要跟我发生那一幕的关系?难道全是因为寂寞与难过?对于这个高贵而美丽的悍马女人,我也找不到一丝的切合口,我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第5章 只是苦笑

  陈雅坐下来之后问我刚才的女人是谁?陈立马上说是昨晚我跟她有过关系的女人。

  当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陈雅和陈立已经聊了起来。

  “老同学,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大的魅力,这种开悍马的女人都是很强悍的哦。”

  听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我回过神来,看着陈雅,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老同学,你都取笑我,我跟她也只是萍水相逢罢了。”

  “一次生二次熟嘛,酒吧的女人都是这样子的,还假什么正经了。”陈立说着。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应他这句话。

  “来,喝酒,为了我们老同学在这里相聚怎么样也得干杯吧。”我说着,其实当时我有点心不在焉。

  陈雅也没有说什么,我们就这样没有主题的喝了起来,二杯下肚了,陈立说再来一打威士忌,干喝这个啤酒没有意思,我摇了摇头,不想喝了,看来他今天全因为开心,而这个目标对象似乎是陈雅,陈立他脑子里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我知道的,但我没有揭穿他,陈雅也笑了笑说不喝了,一会醉了失身了怎么办,陈立很风趣的笑了起来说。

  “醉了就住我家得了。”

  陈雅却没有中了陈立的圈套,很大方的说,她的酒量少真的不能喝了,我也说着,陈立你就别难为我的美女同学了,陈立才作罢。

  把余下的酒都干完之后,我们就回去了,陈立说不够尽兴,我说你留下来继续我得回去了,当时我的想法只有一个,我想会不会在同样的位置,遇上她,刚才她体内的香奈儿还残留于我的身上,对于这个悍马女人,似乎有一种让我想去了解她的冲动……

  但这一晚,也许是我和她之间只是一个宿命,也许,她只是把我当成匆匆的过客,没有再遇上她,那辆红色的悍马H2再也没有在这个酒吧的门口,我只是浅笑,对于这种女人,我怎么会上心了,对于她,我应该觉得,她只是寻找一时的放纵,对于她,我应该觉得,少些联系或许会更好,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同一个地平线上,我笑了笑,这会,似乎有一辆车停在我的面前,但绝对不是悍马,而是一辆普通的本田讴歌。

  “林峰,去哪儿,我搭上你吧?”

  从车里探出来头说话的人是陈雅,我反应过来上了她的车。

  “感觉你今天不入状态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了。”发动车陈雅问着。

  我苦笑,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一回事,对于早上被女魔头开除的事我根本没放上心的,但悍马女人我却对她上心,但我并没有对陈雅说,只是说我今天错过了公司的一个品牌推介会被开了。

  陈雅笑得很灿烂,还说着我竟然为这事而不开心,还劝我想开点,这年头,工作工作,哪有失业之说,只有换工作,不换哪里会找到更好的。

  她哪来的逻辑,但我也只是苦笑。

  “陈雅,毕业这几年你去哪儿发展了。”

  “我现在在一家公司做公关经理,也兼职做一些模特拍一些广告。”陈雅说得很自然,但我从她的经历和头衔听起来她发展得还是不错的。

  之后我们聊了生活,聊了这几年来的一些变化,从陈雅的话中我感觉到她也是不想重提这些旧事,这个话题之后我们沉默了一会,很快就到我住的小区了,我还想说要不邀请陈雅上去坐一回,但她说下次有机会再去,之后她的车就消息在我的眼前。

  当时也许自己有点儿心事,所以并没有留意在我的面前停着一辆极其拉风的悍马H2,直到我被一把声音喊着的时候才回过神来,看到了是她。

  当时我忽然间变得很兴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她的时候我会特别的有感觉,而且内心很期待着和她的相见,却想不到这么快再次见到她。

  “刚才那个是你的女朋友?她第一句话说。”

  我摇了摇头,她浅笑,然后让我上车……

  再一次我坐上这辆极其拉风的悍马H2的时候,我不时认真的看着她,一种莫名的兴奋与紧张,这种感觉很美好,就像一种久违的触动一样,在我25岁的时候,原来才有这种心跳的感觉,它不能用言语去表达,虽然我们接触的机会和次数加起来才大于或等于3,可是我却相信了这种缘份,有一种触摸心跳的美妙感觉。

  我一直盯着她看,以致她也不好意思的反应了过来。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我摇了摇头,说:“你很美,让我百看不厌。”她只是浅浅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一个如此高贵的女人说这种话,但绝对是出自我的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一路上,我们的交流其实很少,也没有问去哪儿,她也没有说,我们就这样彼此都达成了一个共识似的。

  迎着一阵的清凉的风,还有一些水咸味,我们到了江边,坐了下来,吹着风,她似乎有心事。

  看着她现在的这个状态,我又觉得她有点让我猜测不透,跟那晚第一次邂逅时的那个她有着两个不同的性格。

  “你有心事。”我问着,其实对于这个话题我自己说出来也觉得有点儿多余但为了打破这个沉寂。

  “今晚的夜色很美,风很大,听,还有音乐……”她没有接上我的话,似乎她在聆听城市夜空下的这份落漠。

  远处传来的吉它音,很清脆,很有节奏感,更带有一种苍桑感。

  “平时听音乐吗?”她在这把吉它音停止了之后问我。

  “恩。”我点点头,她浅浅笑,再次沉默了。

  这会她突然起身,我也起身,她一个不经意间的转身,没有想到我的手肘正好碰触到她那丰满而极具弹性的事业线,有一种电流划过了我的身上,当时我愣住了,说真的,每次面对她的时候总有一种兴奋,这种感觉更是致命的……

  好一会,她才说。

  “你的手好像有点不乖哦。”这句话明显是挑逗,这明显是让我欲望连连。

  但很快的她也平静了下来,似乎刚才的这个瞬间只是一个小波动。

  她站在了江边,吹着风,打乱了她的发际。

  看着江面倒映的霓虹,很漂亮。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着,没有看我。

  “林峰。”你呢,答完我问着,但她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继续说着。

  “林峰,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岁了。”这会她回过头,抿了下嘴,对我一笑,眼睛一直看着我,当时我和她的眼神有了个极具短暂的接触,说真的她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很高贵。

  “你挺帅的。”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问这么具挑逗性的话题。

  我呵呵的笑了笑,“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也想了解她的一些情况,但她总是回避或带了过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里吗?”过了一会她突然说着。

  我摇了摇头,对于她们内心的想法我是猜不透的,特别是这种有个性有钱有势的女人她们的想法更是独特。

  “你很像一个人。”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