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阴妻碧玺唐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6:01

《阴妻》碧玺唐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阴妻》讲述了碧玺唐鹿跌宕起伏的故事,阴妻碧玺唐鹿小说精选:我睡这?……棺材?看着面前死气沉沉的棺材,我以为黄三爷是在跟我开玩笑。但见他一副严肃的表情后,我知道他这话是要来真的。

阴妻
推荐指数:★★★★★
>>《阴妻》在线阅读>>

《阴妻》精选章节

“我睡这?……棺材?”

看着面前死气沉沉的棺材,我以为黄三爷是在跟我开玩笑。但见他一副严肃的表情后,我知道他这话是要来真的。

见我十分不情愿,黄三爷叹了一口气:“三爷我为你做这口棺材,整整做了一天,你小子还不识宝。”

“要是喜欢的话,那你自己睡呗。”我看着他摇头做作的样子,忍不住嘲讽了一句。

黄三爷瞪了我一眼,抬手扯住了我的耳朵:“现在就嫌我烦了?要想老子睡棺材,你小子还得等几十年呢。少废话,进去看看合不合适。”

见过试鞋试衣服的,长这么大我头回看见有人试棺材的。无奈的翻翻白眼,我依着黄三爷的话爬进了棺材里,你还真别说,三爷的手艺就是好,这棺材做的大小合适,宽窄贴身,躺进去软绵绵的,还真有那么一点小舒服。

见我老老实实的躺了进去,黄三爷笑着点点头:“臭小子,你以为我想让你睡棺材呀,那是因为你的体质特殊,先天灵脉,命结阴魄,你现在学了法术,灵脉会逐渐觉醒,要是此时不用棺材死气压制你的阴魄,你小子迟早会背道入魔。”

对于我自身的问题,黄三爷以前从来没提过,见他提了这茬,我心思一动就问他:“师父,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是怎么来的?”

好似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黄三爷愣了一下,我见他一脸犹豫的样子,就赌气的在棺材里坐了起来。

黄三爷叹了一口气,拍拍我的脸,坐在了棺材边:“你现在也大了,有些事是时候该让你知道了。”

一听这话有门,我连忙竖起了耳朵。

见我一副猴急的样儿,黄三爷笑了笑:“你小子怎么来的,我只能猜到个大概,当年你养母把你从棺材里抱出来,说你有两岁大了是吗?”

我点点头,怕他不说没敢接话。

黄三爷捻着胡子想了想后,说道:“那口棺材我知道,是一个道行颇深的鬼仙所住,当年你能在她的棺材里滋养,说明了一点,你很可能与她有什么关联,她肯为你舍去一身修为,证明你对她很重要,我想这事,很可能与你的身世有关。”

“我靠,她不会是我娘吧?”听了黄三爷的话,我不敢相信的瞪大了双眼。

黄三爷伸手在我头上拍了一巴掌:“孺子不可教也!”

我嘿嘿一笑,黄三爷气的一瞪眼:“你小子竟想美事,她是孤魂,你是人,她怎么可能生出你来呢?哼!”

不知道这老头为什么生气,我见他一走后,心里可就乱了。想着他刚才说的话,我心说难道我真的身世成谜吗?我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呢,我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他们吗?

直到三爷叫我去吃饭,我才在棺材里爬了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三爷很奇怪,他每天总是早出晚归,连我的功课也没有指导,丢了一本《吕祖十二箴言》给我后,他就跟消失了一样,我每天根本就见不到他的影子。

一连半个月都是如此,我可有些害怕了,不怕别的,就怕这老头把我给丢了。

因为从我记事起,我就和养父养母相依为命,如今到了我们爷俩过日子了,如果他要是突然不辞而别,那我可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有一天晚上我终于见到黄三爷回来了,他一身泥土,整个人愁眉不展。我问他怎么了,一向慈祥的黄三爷却突然发起了火,喝斥我说让我少管他的闲事,好好学好本事就行了。

对于老头子的异常反应,我的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起来,直到一天夜里,我终于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原来黄三爷的仇家……找上门了!

当天和往常一样,黄三爷出去了好几天没有回来,我自己躺在棺材里无所事事,就拿着背熟的《吕祖十二箴言》看了起来。

我一边看着,一边希望黄三爷能够突然出现。可盼来盼去盼到后半夜的时候,黄三爷没有出现,我们家里却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浑身披着白沙的女鬼,样貌五官看不清,就像谁家新死的新娘一样。

当时我正在棺材里犯困,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飞了进来,她一出现,屋里的空气瞬间变的阴冷,我心头诧异,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漆黑的夜色下,这个女鬼全身白雾的立在门口,我当时就这样躺在棺材里愣愣的看着她,我心里感觉很不可思议。

因为我们家虽然看起来平常,但屋里屋外可都是黄三爷亲手打理的,这老头在屋里摆了多少阵法我是知道的,凭这个女鬼,她又是怎么无声无息出现的呢?

心里越想越不对劲,我躺在棺材里没敢出声,我一直看着女鬼在屋中转来转去,她就好似在找寻什么东西一样。

她先去了我的屋子,随后又去了黄三爷的屋子,没多久后她穿墙而出,就来到了我的棺材前,冷冷的盯住了里面的我。

对于和鬼对视,这要是以前我肯定会被吓死,但如今不同了,有了法术在身,我还真不怎么惧怕这类东西。

见她看我,我也冷冷的看着她。我知道她看不见我,因为这棺材的死气,能够阻挡一切魂体的灵觉。

和我想的一样,这个女鬼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棺材里有人,就在我以为她会转身离去的时候,这女鬼却突然飘了起来,随后平平的向棺中落下。

她突然间下落可把我吓了一跳,漆黑的屋子里我和她那张惨白的脸相隔不到五厘米。只见她的双眼全是血红色,嘴唇乌青,脸上还带着泪痕。

“我——知——道——你——在——这.别——躲——了——”

就在我惊恐看着这个女鬼的同时,她嘴里幽幽的说出了这句话,那声音就跟《聊斋》的片头曲似的,甭提有多渗人了!

当时她把我吓的不轻,我抬手就向她脸上拍去。这女鬼就好似知道我要出手,竟是阴冷的一声怪笑,随后就像旋风一般在屋里飞了起来,不等我从棺材里蹿出,她就穿过我家的大门,向院外飞了出去。

眼见这东西想走,我当时年少轻狂怎么能放过她呢?推开大门我使出缩地成寸的法术,就在后面追了过去。

这女鬼在前面一路飞奔,我在后面紧追紧赶,不多时她把我引进了一处公墓后,身影一晃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夜色下死气沉沉的墓地,我开始打量眼前成排的墓碑,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在我的左手方向好像有人在交谈,我循声一看,只见一个全身黑衣的男人坐在墓地里,而他的身前,正站着那个白衣女鬼。

只见他与女鬼在低声的交谈着什么,不时的点头思索。我一见他这副样子,当时心思一动,就藏在了一块墓碑的后面。

我盯着这个男人看了很久,他四十多岁,长相彪悍。我心里很诧异也很意外,因为除了三爷之外,他还是我长这么大见到的第一个会法术的人。

不多时他们两个谈完了,这个男人在怀里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瓶子,对着女鬼摆了摆,那女鬼就一阵烟似的钻进了瓶子里。

眼见情况不对,我当时没敢轻举妄动,刚想悄悄撤离的时候,那个人男人却冷笑了起来:“既然来了,躲什么呢,出来吧!”

说着话,这男人手中起了一道指决,我只感觉后背有如针扎一般,等我扭头看去的时候,只见地里冒出了几根青藤,就像空中飞舞的怪蛇,向着我急冲了过来。

这是伍柳派的功夫!

眼见这男人一出手,我当时心里大吃了一惊,随后也来不及细想,我一个翻身躲过这几道青藤后,就使出了破解的法子,在空中画了一道镇山符,直接将那几根青藤打入了地里。

“小子倒是有点本事,看来黄老三没白疼你呀。”

这个男人一边阴阴的笑着,一边变幻了指决。随着他的指决变化,我脚下的地里传来了响动,不多时只见几道粗粗的树根破土而出,竟是直奔我缠绕了过来。

眼见这家伙一声招呼不打就冒然动手,当时我也是气坏了,使出了同样借势聚灵的法术,招来树根藤蔓向他打了过去。

我们两个一斗法,周围墓地里的那些“住户”可倒霉了,被地下的树根搅的四飞五裂,空中洒满了零碎的骨灰。

见借势聚灵难不住我,这个男人顺手在空中抓了一把飞来的骨灰。他一边冷冷的看着我,一边将骨灰细细碾碎,随后一点一点的洒在面前,嘴里叨咕着:“尘归尘,土归土,一方游魂一方主,今招尔等速速来,青烛白蜡投宿主。太上三清,急急如律令!”

这个男人说完,便在怀里拿出了一根牛脂白蜡,只见他伸手在蜡芯上一弹,那蜡烛就自己跳起了绿色的火苗,随后这个男人又将几枚铜钱套在了蜡烛上,抬手哗啦啦的一摇,整片墓地顷刻间就刮起了阵阵的阴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