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愿余生不辜不负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程余微沈责深目录by默雨兮

发布时间:2018-11-05 16:08

愿余生不辜不负程余微 沈责深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愿余生不辜不负全文在线免费阅读,愿余生不辜不负是作者默雨兮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程余微沈责深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问:老妈和媳妇同时掉水里,先救谁?程余微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会在现实中遇到这个问题。她和老公婆婆三人出来踏青游船,船翻了。她在水里胡乱扑腾,朝老公窦原伸出手去。窦原却像没有看到般直接从她面前游过去拉起婆婆袁梅花上了岸。而后,他背着婆婆一路小跑,消失了。程余微根本不会游泳,能撑这么一会儿已是极限,她的身子一沉,顿时感觉水从四面八方涌来,灌进她的口鼻,塞得她无法呼吸。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肩上突然一紧,被人拉出水面。“老公,我就知道……”她顾不得吐掉嘴里的水,急急出声,却在看清那人的脸时,僵在了那里。那是个男人,此时一头湿发伏在脑际,却半点不显狼狈。剑眉如束,鼻梁高挺,唇薄形美,算不得绝世美男但也丰神俊朗,气度不凡。

愿余生不辜不负

第01章:落水

问:

老妈和媳妇同时掉水里,先救谁?

程余微怎么也没想到,有生之年会在现实中遇到这个问题。她和老公婆婆三人出来踏青游船,船翻了。她在水里胡乱扑腾,朝老公窦原伸出手去。窦原却像没有看到般直接从她面前游过去拉起婆婆袁梅花上了岸。而后,他背着婆婆一路小跑,消失了。

程余微根本不会游泳,能撑这么一会儿已是极限,她的身子一沉,顿时感觉水从四面八方涌来,灌进她的口鼻,塞得她无法呼吸。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肩上突然一紧,被人拉出水面。

“老公,我就知道……”她顾不得吐掉嘴里的水,急急出声,却在看清那人的脸时,僵在了那里。

那是个男人,此时一头湿发伏在脑际,却半点不显狼狈。剑眉如束,鼻梁高挺,唇薄形美,算不得绝世美男但也丰神俊朗,气度不凡。

关键是——

“程余微,是你!”

对,他们认识。

眼前的男人叫沈责深,是她的初恋男友!

沈责深看她的表情错综复杂,几秒之间转过各种情绪,“刚刚跑掉的那个男的是你老公?”

程余微顿时窘得面红耳赤,却没办法否认。

“你费尽心思,冷血无情地甩了我就是为了嫁给这样一个男人?”衣服湿透贴在他身上,透出健壮伟岸的身材,与老公松松垮垮的皮肤形成鲜对的对比。他此时的话犀利尖锐,唇上还勾着一抹讽刺。

这些话,像无数的巴掌打在程余微的脸上,打出了她的痛点,也打出了她的倔强和反抗情绪,“我老公怎么了?他很好,顾家爱我,孝顺老人,最关键的是,他专一。”

他不语,只看着她,却让她底气全失。爱她,怎么会弃了她?

她难堪又难受,吃力地爬了起来,想找自己的皮包,却发现皮包早不知道掉哪里去了。她不想再在沈责深面前丢人,只道:“谢谢你今天救了我,有时间再请你吃饭。”说完,逃一般跑了出去。

初秋季节,虽然不是很冷,但风一吹还是冻得让人打战。程余微不得不努力用双臂抱住自己,以减少些风寒的侵扰。包虽然丢了,好在她衣服口袋里还有些零钱,跑到路边后,她顺利打到了一辆出租车。

“小姐,去哪里?”司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一身湿漉漉的她,问。

程余微拧了下眉,“去最近的医院。”

窦原背着落水的婆婆跑得那么急,只可能去医院了,她此时让司机带去最近的医院还有一层想法,就是想着窦原肯定会回头找自己,半道上就能碰上。

只是,车子一直开到医院都没有看到窦原的影子,难道错过了?付完车钱后,她直接去了询问台,“请问刚刚有没有两个全身湿透的人进来?”

“那边去了。”询问台的护士给她指了一个方向。她大步而去,才拐过一个弯就透过玻璃窗子看到了窦原和婆婆。婆婆半倚在床头,窦原坐在她对面,正说着什么。

婆婆看起来没有大碍,窦原,怎么不去找她?

她推门就要进去,却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今天这事儿稳当么?一条人命啊,到时候肯定会惊动警察的,警察查起来,咱们怎么说啊。”这是婆婆袁梅花的声音。

“怕什么?船又不是咱们安排的,又没人动过手脚,船翻了完全可以说是意外。我先救您,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您上岸后不还心脏病发了吗?做儿子的心急妈的病,背着老妈来医院抢救忘了媳妇,说到哪儿都不输理。”

两个人极有深意地对了一下眼,都笑了。

“呆会儿要把医生打点好了,千万不能说我心脏病没犯,到时候就麻烦了。”

“心脏不在您身上吗?您只要坚持说自己心脏疼得要死,我心急也没有去确认就送您来了医院,到时候连医生都没话说,这比专门去打点他们安全多了。再者说,咱们来的是离出事地点最近的医院,这也符合逻辑啊。”

“还是我儿子聪明。”

袁梅花朝自己儿子竖起了大拇指。

门外的程余微却彻底傻在了那儿。

她一直以为今天是场意外,一路上还不断地为窦原的不救找借口,可现实却狠狠打了她的脸!口口声声说爱她的老公和对外宣称自己比她女儿还亲的婆婆,竟然联手要来害她?

“咱们忍辱负重这么久,可算有了盼头了。老头子死了,如今程余微也死了,程家的财产就都是咱们的了。”婆婆脸上显露出来的是从来没有过的贪婪。

原来,窦原娶她,只是为了程家的财产!

“我刚刚已经借电话报警了,医院的急救车也都过去了,都过了这么久,相信她也死透了。”窦原道,满面阴毒的微笑,“我是她的丈夫,她没有孩子更没有别的直系亲属,我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她的东西除了给我给不了旁人。”

这会儿,程余微真想冲进去把这对狗男女给撕碎!但她强强压制住了自己的火气。

空口无凭,她连个录音都没有,如何证明他们想害死她?更糟糕的是窦原以怕她累为由,早把她从公司里骗了出来,如今掌握公司实权的是他而非自己!若贸然进去跟他闹,他狗急跳墙,最后得不偿失的是自己。

咬碎一口银牙,程余微逼着自己退出来,回了别墅。

程余微一家住在半山别墅区里,不是什么富人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别墅,周边设施也只能算一般。这里是父亲当年买下的,当时因为偏僻,价格比周边城市的房价还要便宜,父亲一次性付的全款。

这几年这边发展得好,才慢慢有了些名气,价格也涨了不少。

她用指纹系统打开了大门锁,走进屋子,冲了个热水澡。边冲水,边想着如何才能把这对心怀不轨的母子赶出去,就连外头响起了开门声都没有发觉。

当她围着浴巾走出来时,正好碰到走进来的窦原。看到她,窦原像看到鬼似地,僵在那儿眼睛都要暴出来。

第02章:一屋的人渣

“微微,你……你没事,你回来了?”好一会儿,他才问。

“怎么?看我回来你不开心?”程余微冷冰冰地问,此时眼里扎着刺。她当初是怎么看上这个猪狗不如的男人的?

“怎么会!”窦原突然扑通一下跪在了她面前,“微微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混蛋,混蛋啊!我妈一说心脏疼我就忘了别的,背着她去医院了。你也知道,上次我妈因为心脏病差点就救不过来,我只想着不能失去她,完全顾不上你了。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骂我吧!”

他拉着程余微的手拼命往自己脸上扇巴掌,痛哭流涕的样子还真像那么回事。程余微恶心得差点没吐出来,她抽回了手。打这种男人,还怕脏了她的手。

“我已经没事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越过他,程余微走向卧室。窦原却扑过来,一把将她抱住,“微微啊,我知道,你很失望,我错了,你惩罚我吧,只要你觉得开心,怎么罚我都可以。不过,我真的没有不管你的意思,我一到医院就让人去找你了,警察和医生都有叫。”

是啊,叫这些人帮他看看自己死透了没有。

“微微,幸好你没事,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哽咽得讲不出话来,表情声音到位,没去演戏真是浪费。

程余微心里恨得发痛,却清楚这不是决裂的最好时机,于是道:“好,我罚你,罚你今晚跪一晚上的搓衣板!”

“好,等我把咱妈接回来就跪。”

他果然没有食言,一把袁梅花接回来就去跪搓衣板了。程余微的平安归来让袁梅花一脸的丧气表情,到手的家产飞走了,哪能快活得起来。又见窦原跪在搓衣板上,脸登时就绿了。

“微微啊,虽说窦原今天不该没去救你,但他不是担心着我的心脏吗?你罚他跪搓衣板,不太好吧,怎么说,他也是公司的老总,要是让别人看去了,以后还怎么在公司立威啊。”

程余微心里一阵阵冷哼。

立威,就是为了更快地霸占她家的公司吗?不过,她以前一直对袁梅花言听计从,如果性格突变,难免不让他们产生怀疑。于是笑嘻嘻地跟着点头,“妈说得是,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他当真了。窦原快别跪了,妈心疼我更心疼呢。”

程余微亲自把窦原给扶了起来,袁梅花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夜里,程余微躺在床上,想着围绕在她身边的都是些怀有虎豹之心的人渣,心里一阵阵地泛冷。当初父亲千挑百选选中了窦原,说是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懂得感恩,他给了窦原这么好的平台,窦原一定会感恩戴德一辈子,死心踏地对她好。

他就是这么感恩,这么对她好的。

最初的时候,她根本看不上窦原,他各方面都很普通,两个人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但窦原表现出了对她百分之百的关爱,无论多晚多忙都会每天出现在她面前,鞍前马后地为她服务。她有时生气打他骂他,他也一味忍着,还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打完了左脸主动把右脸递过来给她打。

那时他的口头禅是:“只要微微高兴,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当时只觉得他傻气,从来不曾想他做这些隐藏了多深的心机,就算老谋深算如父亲,也没能将他看透。窦原的城府,深得可怕!

正想着,身侧突然下陷,窦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他弯身将她往怀里拢,唇跟着就凑了过来。

他的气味让程余微心底的怒气嗖地升到最高位,一巴掌就甩在了他脸上。

“老婆?”他满脸委屈地捂了脸看着她。程余微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控了,忙道:“抱歉,不是故意的。”

窦原理解地点点头,“老婆就算是故意的也没关系,老公今天太不是人了,让老婆失望了。老婆放心,下次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下次?她怎么可能给他再一次害自己的机会!程余微推开他再次凑过来的嘴巴,勉强正脸对他,“我今天真的很累了,想休息。”

“好,好。”窦原没有再勉强程余微,退了回去。即使不会有亲密接触,程余微还是觉得不舒服,跟这种人渣处在同一空间,还真不如死了好。

“对了,你是怎么上来的?你不会游泳啊。”窦原试探着问,对这件事依然没有释怀。

“你不救我,就不兴有人见义勇为了?”程余微不软不硬地回应。窦原选了那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动手,目的就是不让她被人发现,可上天都不想让他得逞,派了沈责深来。

“哪里,哪里啊,我是在关心你啊。对了,你有那个见义勇为者的联系方式吗?咱们得好好感谢他啊。”

程余微摇头,“没有。”她的确没有沈责深的联系方式。

“哦,那真是可惜了。”窦原喃喃着。

身边睡了个恶魔,任谁都无法安眠。程余微一晚上都没睡好,早上顶了两个厚重的眼圈出来。她特意用粉底掩了,找出一身工作服套在身上。

“你这是准备去做什么?”

走出来时正好碰到袁梅花,她不解地问。

“我决定去公司上班。”程余微懒得拐弯抹角,直接道。

“上班?好好的怎么想去上班了?”袁梅花满脸的不赞同,脸色都变了,“不是说好了的吗?公司让窦原去管就好了,你好好呆在家里玩就行。”

玩?

程余微简直要笑出声来。

再玩下去,公司就要被玩完了。

“我怎么能玩呢?窦原一个人撑着公司,那么忙那么辛苦,我看了心疼,想去公司多帮帮他。”程余微四两拨千金地道。她走到袁梅花面前,拍了拍她的肩,“妈,您放心吧,我没事的。”

袁梅花绿了一张脸,看这一招行不通便发起火来,“说来说去,你就是信不过阿原嘛。他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早出晚归的,你却还这么……这么不相信他,你有没有把他当你老公啊。”

第03章:千方百计地阻止

程余微在心里冷笑。她把他当老公,他却要她的命!信任?他们之间有信任吗?

“他是我老公是一码事,去公司上班又是另一码事,不管怎样,公司都是我父亲创下的,我这个做女儿的去守着,不算为过吧。”自从意识到这两个人的渣后,她便没有了以往的耐心,说起话来也刻薄了许多。

她的话让袁梅花哑口无言,只能鼓起一对眼生闷气。

“没有人不让你守公司,但微微,你不是很想要个孩子吗?我都计划好了,今年咱们就生个大胖小子。”窦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大概也听到了她的话,一脸堆笑地走过来道。

他的话惹得程余微一阵反感。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刚结婚的时候她就表示过想要个孩子,窦原和他妈坚决不同意。袁梅花说自己身体不好,照顾不来孩子,窦原说自己工作太忙,心里压力大,怕影响精子质量,怀的孩子不好。希望晚几年,等到他立稳了脚跟再考虑孩子的事情。

现在却想要孩子了?

怕是想要孩子是假,想把她留在家里远离公司是真吧。

“对哟,对哟,我和阿原都说好了,你们两个不年轻了,无论如何要个孩子。”袁梅花在微愣了一下之后,也马上接口道。程余微真是无语了,为了把她留在家里,这对人渣还真是无所不用其及啊。

“孩子的事,不着急的,有些人四十岁生不也挺好的,再说我还没有做好做母亲的准备呢。”现在就算跟窦原呆在同一空间她都会觉得恶心,更别说做生孩子的事了。她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这要什么准备啊,怀上就生。”袁梅花经验老到地道。

程余微摇头,“公司未来的继承人可不能马虎,要选最好的种子才行。”窦原这颗歪瓜裂枣,早已没有资格生她的孩子!

“窦原现在状态好,人又年轻,如狼似虎,种子当然最好了。”袁梅花把不要脸演绎到了极致。

“等我工作进入正轨再说吧。”程余微再懒得跟他们吵,大步走了出去。

进了公司,她才发现,公司里增加了好多生鲜面孔,重要岗位上坐着的,再不是自己从前认识的那些人。程余微打人打听了一下,那些人不是被调走了就是给辞退了。

“于经理做事是最勤勉的,从来兢兢业业,谨小慎微,窦总说他太过于小心,没有开拓进取精神,把他调去管仓库了。财务总监也被窦总换了下来,现在的财务全都由岳灵珊总监管。”

向程余微汇报这些情况的,是她先前的助理东方小花。她之前并不乐衷于公司的事情,她父亲也看了出来,所以才要找个勤勉老实的人帮她,最终看上了窦原。

但她还是在公司呆了小半年。

东方小花就是那时进的公司,和她一样,什么都不懂。自己走后,她被安排在了可有可无的行政岗位,也算清闲。

“岳灵珊?”程余微一惊,对于岳灵珊一点都不陌生。她是窦原的妹妹,之所以不同姓,是因为岳灵珊是养女。十八岁跟人生了私生子,至今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但窦家人对她却依然很好。虽然没有让她跟他们住在一起,但袁梅花隔三差五要去看她和孩子,每次去都大包小包的,恨不能把整个家都给搬空。而她现在住着的房子,也是窦原拿着程家的钱买的。

她被弄到公司还坐上了财务总监的位置,自己却毫无所知!冷汗从程余微的脊背滚了下来。

看了,听了,程余微的心沉到了谷底。如果再不把公司抢回来,自己就算没死也会被扫地出门。

正想着,窦原来了。

“微微,听话,回去吧。现在公司里每个职位都有人,根本没办法安插你进来。再者说了,孩子事大,咱们再不要孩子就真的老了。你没听说吗?超过了年龄生的孩子,傻子的可能性会加倍提高。”

他这是摸准了程余微想要生优质孩子的心思。

“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在意过会不会生傻子。”程余微不客气地揭穿他,“再者说了,这公司本来就是我们家的,我一个老板来上班,还需要安插吗?”

她这话又硬又利,说得窦原脸上一阵泛僵,“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心疼你,你看,上班这么累……”

“我已经决定了。”不想跟这个人渣再周旋下去,她一锤定音,“以前的办公室谁在用,腾出来吧,另外,把东方小花调过来,我用她顺手。”

窦原面色复杂,全是不悦,但到底没有说什么。程余微懒得管他什么心情,自己打电话把东方小花叫了上来,顺便叫她去把办公室的事搞定。

“你这么做,会让我很难堪的。你都不想想,你突然来这么一招,底下那些人会怎样议论我吗?”窦原闷声闷气地出声,又换了招术。

他还想用他那廉价的尊严来打动她吗?不可能了。程余微转头看他,“你去把公司的营业执照复印出来,张贴到外头的公告栏去,他们看清法人代表是谁后就不会再议论你了。”

程余微这话像闷棍打在窦原身上,打得他灰头土脸。

“微微,你变了,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还是因为昨天的事吗?我已经解释过了,也认错认罚了,你还不满意吗?”他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

程余微几乎要笑翻。

她为什么要满一个杀人犯的意?

当然,这些事还不能摆上台面理论,程余微只能忍住心底的恨意,摇头,“你想到哪里去了,昨天的事我早就释怀。我其实一直想回公司来只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而已。再在家里呆着,我会发疯的。窦原,我还年轻,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呆在家里等死。”

“你要做,可以做别的啊。开一家养生馆,既可以自己养颜美容,也可以当事业来做,还不会太累。”说白了,他就是不想她回来!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