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寒冬乍暖我在等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乔珊陆离目录by白茶清欢

发布时间:2018-11-05 16:08

寒冬乍暖我在等你乔珊 陆离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寒冬乍暖我在等你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寒冬乍暖我在等你是作者白茶清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乔珊陆离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我叫乔珊,两年前,嫁给了恋爱五年多的男友,排除万难,远嫁他乡。所幸,婚后生活过得还算甜蜜,王家明跟结婚前一样,对我照顾有加,事事关心,出门在外,从来没有让我单独行动过,细致入微到连我自己都自叹不如。可惜,好景不长,我跟王家明之间因为婆婆的到来而逐渐产生了矛盾和分歧。婆婆总是埋怨我占用了王家明太多的时间,导致他连工作都做不好;也总是嘟囔我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两年了,肚子连点动静都没有;甚至,有时候还会碎碎念的跟邻居说,她儿子失了眼力劲儿,找了我这么个游手好闲的女人,事事不如别人家的媳妇。就连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得不敢碰凉水,婆婆都会说我这是装出来的矫情,明里暗里的跟家明说我的坏话,怂恿我们离婚。

寒冬乍暖我在等你

第一章:所谓婚姻,所谓挚爱(一)

我叫乔珊,两年前,嫁给了恋爱五年多的男友,排除万难,远嫁他乡。

所幸,婚后生活过得还算甜蜜,王家明跟结婚前一样,对我照顾有加,事事关心,出门在外,从来没有让我单独行动过,细致入微到连我自己都自叹不如。

可惜,好景不长,我跟王家明之间因为婆婆的到来而逐渐产生了矛盾和分歧。

婆婆总是埋怨我占用了王家明太多的时间,导致他连工作都做不好;也总是嘟囔我是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两年了,肚子连点动静都没有;甚至,有时候还会碎碎念的跟邻居说,她儿子失了眼力劲儿,找了我这么个游手好闲的女人,事事不如别人家的媳妇。

就连我来大姨妈肚子疼得不敢碰凉水,婆婆都会说我这是装出来的矫情,明里暗里的跟家明说我的坏话,怂恿我们离婚。

这些,我都默默地忍受着,直到三天前——

婆婆有打麻将赌钱的习惯,这一次,又是输的血本无归的回来,进门之后,就嚷嚷着要吃饭,我将做好的饭菜端出来的时候,婆婆冲我要钱,说这一次肯定能够把钱全部都赢回来。

我皱眉,问婆婆要多少钱,婆婆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的说,一万。

一万块钱,婆婆拿过去,也不过几小时的光景就没了。

我没给,跟婆婆耐着性子解释了下,说那些一起凑堆打麻将的都是出老千的好手,专门骗钱的,婆婆不信,反倒觉得我是因为疼那一万块钱,脸色骤然变得难看了起来。

连日里面的不满也随着这次的事情爆发。

只见婆婆用力推搡着我的肩膀,嘴里骂骂咧咧的,什么我的父母都是农民,没见过大场面,什么我是个扫把星,天生是为了拖累她儿子的,什么如果不是我死赖着不肯离婚的话,他的儿子,现在就是DE集团的准女婿。

离婚?DE集团的准女婿?

我僵硬的愣在原地,缓神过后,慌忙质问,“你这话……是,是什么意思?!”

婆婆冷冷的笑了下,“还不明白呢?DE集团的大小姐怀了我儿子的种,现在在医院待产,家明日夜陪着,等孩子生下来,你就该从这个家里滚蛋了!”

陪产?滚蛋?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婆婆,第一次觉得汉字这种东西,组合在一起之后的意思是这么的难以理解,王家明出轨了,出轨了一年之久,而我却——

被蒙在鼓里,不得而知。

我跌坐在地上,思绪紊乱,脑海里面所充斥的满满的都是结婚当日,王家明手指天地,表情郑重的告诉我,这辈子,他都不会负了我的场景。

婆婆似乎是给王家明打了电话,因为没过多长时间,王家明就步伐匆匆的进门了。

在看到跌坐在地上的我的时候,王家明下意识的就要走过来扶我,我甩开了他的胳膊,努力的压抑着自己浑身的怒气和绝望,睁着眼睛,声音颤抖的问他。

“是真的吗?”

我没有具体说是什么事情,因为我知道,王家明其实都懂,他什么都懂。

王家明蹙眉看着我,动作没变,依旧保持着被我甩开的样子,半晌,他才哑声开口,“我是爱你的,姗姗。”

“爱我?”我极其讽刺的笑了一声,“爱我,所以,绿了我?爱我,所以,你要在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爱我,所以,你即便出轨了,我也要笑着说声没关系?”

听我这么说,王家明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我低下头,突然觉得可笑至极。

这个我爱了一整个青春的男人,这个说过有生之年绝对不会辜负我的男人,现在,依旧口口声声的说着爱我,但却让另外一个女人怀了孕!

“你还跟她啰嗦什么?赶紧把离婚协议书签了,让她走,哭哭唧唧的看着就心烦。”婆婆不耐烦的从卧室抽屉里面拿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丢到了我的面前,“赶紧把这个签了,然后,从这个家里滚出去!”

离婚?也好,反正,现在这个所谓的家,早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我试图去拿离婚协议书,王家明却比我更快的将协议书捡了起来,然后,大力的撕成很多份,“妈,我不会跟姗姗离婚的,如果您非要逼着我们分开,那我就跟她一起走!”

“你这是要气死我吗?!”听到王家明这么说,婆婆气的脸色都红了。

只见,她冲着王家明怒目而视,“你不离婚,潇潇就永远没有名分,孩子也没办法落下户口!就为了这么一个不会生蛋的母鸡,你就要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吗?DE集团的准女婿,你知道,这是多少人拼了命都爬不到的高度吗?!”

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听在我的耳朵里面,却尤其的讽刺。

我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左手去拔无名指上的戒指,“王家明,结婚的时候,你说过永远不要拔掉这个戒指,因为这是我们相爱的证据,现在,你出轨了,我把它还给你,你的爱,我不要了,我们,离婚吧……”

话落的瞬间,我将戒指重重的丢在了地上,然后,转过身,奋力跑出了这个家。

“姗姗——”

身后的王家明似乎喊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楚,但是,直到我坐上了计程车,我都没有看到王家明从房子里面跑出来。

五年的相爱相守,两年的相濡以沫,终究,还是没能敌得过野花倾城。

第二章:所谓婚姻,所谓挚爱(二)

我坐在计程车上,慌乱的催促司机快开车,却不知道究竟该去什么地方,只能一个劲儿的要司机往前开,往前开,好像,只要司机不停车,我就不会又急又怕。

我蜷缩着身子,半靠着车门,脑海里面一片空白,可是,心里却慌乱不已。

侧面的车窗上映出来了一张脸,苍白憔悴,蓬头垢面,活脱脱的就像是那些宅在家里,天天剩菜剩饭喂起来的邋遢妇女,没有一点美感可言。

我像是被吓到了,慌忙往后坐了一点,突然的动作甚至将开车的司机给吓住了,他不断的在前面询问我怎么了。

我无意识的摇着头,心情却越发的沉重绝望了起来。

手机响了很多次,我没理,在手机响到第七遍的时候,将手机彻底关机。

我现在一点也不希望听到王家明的声音。

因为现在,哪怕只是听到他的呼吸,都会让我觉得恶心不已。

计程车开了很远,最后,停在了一家酒吧前面。

我付了钱,下了车,站在酒吧的前面,看着灯红酒绿的街道,突然想起很久之前,我穿着职业套装,站在里面跟那些难缠的老总虚与委蛇,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三百万的单子。

当时,副总跟我说,我有跟人谈判的天赋,只要好好干,不用几年,职位比她都高。

只是后来,这些雄心壮志都随着我跟王家明的结婚,而烟消云散了。

我成了整天操劳家里家外,照顾婆婆跟丈夫却总是讨不到半点心疼和关心的家庭主妇,彻底的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曾经的梦。

胸口突然一阵憋闷,那种委屈而无力的感觉又一次席卷而来。

我进了酒吧,找来酒保,要他给我找个伴儿,他挑了挑眉毛,随即了然的询问我需要什么样的,换句话说,应该是需要什么价位的。

我蹙眉,想着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对付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便瞥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逐渐靠近,他微微侧着脸,嘴角上挑,似乎是在跟身边的人说话,那种眉眼之间都带着些许温柔的姿态吸引了我,因为——

这个男人侧过脸说话的温柔样子,像极了年少时候的王家明。

鬼使神差的,我抬手,指着距离我不过一米远的俊雅男人,模模糊糊的开口,“这个,我要他陪着我喝酒,我要……这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看起来着实LOW,在我开口说话的时候,酒保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不少,那种神情姿态就好像他觉得我并不能买得起面前这个男人陪酒似的。

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长时间的顾家,让我很少在花时间和精力在自己的身上,但是,这种被人嗤之以鼻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我浑身摸了摸,找到了一张王家明给我,我却一直没舍得用的黑卡,递到了酒保的面前,“我有钱,他的价格是多少,你自己刷,要多少,我都给得起……”

“不是,小姐,我们……”酒保的话被俊雅男人打断,只见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唇角微微扬了扬,露出了一抹好看的弧度,随即,他冲着我招手,缓声道。

“这位客人交给我来接待,你先下去。”

……

昏暗的包厢里面,气氛有些紧张,我蜷缩着身子坐在沙发的角落里面,旁边坐着的是落落大方的男人,正在自顾自的往酒杯里面倒酒。

刚刚在大厅,灯光照射的我眼睛有些花,并没有看清楚面前男人的五官,如今仔细看看,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之前那个酒保震惊的看着我了,因为——

这个男人,单单只是一个俊雅,已经没办法形容了。

举手投足之间一点也没有沦落风尘,各种落魄的姿态,反倒是多了些许的从容不迫和镇定自若,甚至,恍惚间还会让我有种我才是被点台的错觉。

许是气氛有些尴尬,男人将一杯酒推到了我的面前,“你以前也是这样吗?点了人却像个要被侵犯的小羊羔似的缩在角落里面?”

他的话一说出口,我就知道,他是把我理解成那种经常出来包人的富婆了。

我知道我现在不该对个陌生人解释那么多,但,我还是攥紧了手指,“不,我,没有来酒吧点过人,我只是想让酒保帮我找个伴喝酒,就跟……海底捞会放个娃娃陪着吃火锅一样,我没想到是这种点人……”

“可你还是点了我,而且还是指定那种。”男人微微扬了扬眉,眼角里面没了之前的那抹温柔,他随意的倒了一杯酒,浅声道,“所以,我很难相信你没想到这种话。”

我被他的话一噎,有些无话可说。

男人见我迟迟没有说话,便凑近了一些,使得他身上清爽的味道晃入了我的呼吸,像是为了打破刚刚的尴尬,他没话找话的开口,“开个玩笑罢了,我倒是有点好奇,你既然没点过,为什么这次会点我?”

我咬了下唇,脑海里面恍恍惚惚的闪过了男人侧脸说话的温柔样子,眉眼微微一垂,这才小声地说道,“我想报复可又贪恋……”

我想报复王家明,用出轨,可又贪恋年少时候王家明的好。

自相矛盾的我,下意识的就点了面前的男人。

“他出轨了,在我们结婚二周年的时候,那个女人怀孕了,马上就要生了……”

男人倒酒的声音一顿,随即,又重新响了起来。

“婆婆不喜欢我,可这个事情上是她帮了我,帮我认清楚了我的丈夫,认清楚了我引以为傲的爱情和婚姻,”

我碎碎念似的说着话,手却下意识的抚摸着无名指那里的痕迹,眼眶有些湿润。

“我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最后却因为这样惨烈而恶心的事情毁灭,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有点像神经病?明明跟你不认识,却一直碎碎念的说着我那些恨不能藏起来永远不见的肮脏往事,其实,我以前不是这样的……”

第三章:所谓婚姻,所谓挚爱(三)

虽然我知道我跟面前的这个男人没什么好说的,可是——

偌大的城市,我无依无靠,没有人可以倾诉的绝望彻底的涌上心头的那个瞬间,发泄充斥了我的脑海,我想着反正也是露水姻缘,再也不见得关系,那……

我为何不好好的倾诉下,发泄自己内心的感情呢?

“以前的我,工作认真,能力出众,知书达理,又懂得精心打扮自己,做事情从来没有斤斤计较过,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没了自我,变得不修边幅,变得喜欢跟市场上的商贩讨价还价,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

男人递过来一杯酒,杯身微晃,晃晕了我的眼,他的声音温和,带着些许一针见血的锋利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段婚姻就不能称之为你的骄傲。”

我微微一怔,唇瓣抿在了一起,无言以对。

“好的婚姻是能让你提起来就能笑得,而不是这种让你觉得这么后悔的。”男人许是喝的酒有些多了,眼眸之间染上了些许的红,“那,你想报复吗?”

报复?

明知道自己犯了错,却还是任由那个错误的延续,王家明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吧?否则,他不会出轨还出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可是,谈及报复,我该如何报复?

“忘记你点我的理由了么?”男人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拉到了他的怀里,温热的唇瓣扫过我的耳边,声音黯哑,“而且,这,也只是你报复的第一步。”

意识恍惚间,我已经被男人拉到了身下,他的唇瓣像是带着火,燃烧了他所吻过的所有地方,鼻息间更是带着微醺的酒气,仿佛是要将我醉倒。

我伸手去挡男人不着痕迹的伸到下面的手,却被男人一把握住,拽到了头顶,他依旧是低低的笑着,带着魅惑人的嗓音,他说,“现在可不是拒绝的时候。”

……

我将自己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天亮就互不相识的男人。

一夜缠绵,再醒过来的时候,男人正坐在包厢的窗边抽着烟,烟雾缭绕,在窗外半明不明的衬托下,显得异常的迷离和虚无。

我抱着被子坐起身,男人应声回头,在看到我的时候,唇角的笑意温柔,他说,“你的电话,我刚刚帮你接了,是你的丈夫,他说,他马上会过来接你回家。”

我浑身一颤,看着男人无害的脸,心里慌乱不已,“谁让你接我的电话的?!”

我知道我不该对这个人吼,可是,我现在害怕得很,也不知所措的很。

男人的眼眸沉了沉,再去细看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柔笑意,“你在怕什么?怕你那个两面三刀的丈夫知道你跟我睡了?还是怕……其他的什么?”

我被他的话问住,正迟疑的时候,就听到他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放心,我们两个的事情,他一个字都不会提的。”

一个字都不会提?

怎么可能?那不是王家明的作风,以前的时候,我就算跟男同事多说两句话,他都要追根究底的问我们说了什么的,现在,怎么会只字不提?

我对男人的话表示了质疑。

对此,男人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随即将还未抽完的烟熄灭,伸手递给了我一张名片,名片上面只有简单的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码,并没有其他的信息。

陆离,他的名字。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