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乔爷又在作死了罗文静乔泽予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6:32

《乔爷又在作死了》是由“安心不乱”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罗文静、乔泽予,为了交易值,乔泽予错把罗文静当成了李唯依,深刻体会到了速度与激情。

 

罗文静乔泽予小说_乔爷又在作死了在线阅读

第一章 黑不溜秋的女主角

“总经理,马上开会了,杜副总已经虎视眈眈地等着您了……”严正抱着一堆资料,小心翼翼地对面前的男人说道。

乔泽予垂眸,对着偌大的镜子整理着着装,毫不在意地挑眉。

“又怎么?”

“那个,百货公司马上20周年了,加上代言人合同马上到期,都忙得焦头烂额,您又好几天没去上班,到这种关头了,要是营业额不上来,副总又得去董事长面前告状了……”

“知道了,备车。”

看着镜子中身高腿长、身形挺拔的自己,他勾了勾嘴角,满足地退出衣帽间。

长腿迈上了车,手机适时地响起。

“泽予,忙吗?你知道郡城有个地方叫长平吗?现在,我前女友之一正在那里开记者发布会,说是要曝光我跟她的绯闻!我原本只是想玩玩而已,没想到她那么难搞……喂,在听吗?!”

电话刚接通,一道男声跟放连珠炮一样火急火燎地巴拉了一大堆。

“哦,那又怎么?”乔泽予挑眉,漫不经心地问。

“哥现在正在开发布会,走不开,你,你先去帮我把她稳住,两小时就行,OK?我听说她以前是个混混,还拍了我的那种照片……”

乔泽予闻言忍不住嗤笑一声,“反正你也是个烂片小王子,倒不如趁此机会,出个全新写真,指不定还能梅开二度。”

“喂!你就这么对你表兄弟?”那头传来咆哮。

“你知道的,我一直很闲,想让我帮你,今年与百货公司的合约金就免了。”乔泽予眨了眨眼,眸子里闪着算计的精光。

那边果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咆哮:

“我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不愿意就算。”他冷哼。

“喂喂喂,成交!成交!她叫李唯依,现在在长平的片场,地址我发给你!”

乔泽予满意地挂断电话,大手朝严正挥了挥。

“开会我不去了。”

语毕,一脚油门,绝尘而去。

半个小时后,长平。

乔泽予拧着眉看着人头攒动的剧组,拍了拍正在一旁打盹儿的工作人员:“请问,李唯依是哪位?”

工作人员揉了揉惺忪的眼,指了指一旁穿着一袭黑衣,正在跟导演沟通的女人,答道:“那个就是。”

“谢谢,你接着睡!”

扯了扯衣服,他大步流星地上前,挡住了女人的去路,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

怎么看都想不通这么黑不溜秋矮不隆冬的女人,怎么会成为了女主角。

打量了一圈,他收起心神,倨傲地抬起下巴。

“认识白承越吗?”

女人看着他,眨了眨明亮的眸子,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老土的陌生男人,迟疑的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走吧,他要见你。”他偏了偏头,指了指一旁的车子,不由分说地拽着她就要走。

“见我?为什么?!”她莫名其妙地反问。

乔泽予不耐烦地瞟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

“我的拍摄还没完呢!”

“不会耽误你太久。”乔泽予长腿一迈上了车,拧着眉对她使了个眼色,“上车!”

第二章 野外?草丛?车里?

女人想了一下,迟疑着坐上了副驾驶。

耳边的风声呼啸,她缩了缩脖子,看着大开的车顶棚和旁边不停吸着鼻子的男人,“不热的话,车顶棚能不能关上?”

“不然你以为我买这种车的意义是什么?”乔泽予毫不在意地反问。

“对了,白承越说,要我带你去你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哪儿呢?”

女人睁着大眼睛,好像是在沉思。

她与白承越大明星的第一次见面,是她给他主演的电影女主做替身的时候,这么久过去了,没想到他突然想到了自己……想了许久,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笑了。

“京广酒店1306房。不过,他找我有什么事……?”

“多、多少房?1306?”乔泽予烦躁地拍了一把方向盘,低咒出声:“四周拿个木板挡一下就能办事了,以为自己是什么喜马拉雅山顶上的秃鹫?爬那么高做什么?!”

女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嗓门骂得一愣,莫名地瞟了他一眼,无语地叹了口气,不再搭理他。

长平距离京广酒店有点远,她的脸都被吹麻了,才终于到了楼下。

领了房卡,乔泽予看着人来人往的电梯,将房卡扔给了她,烦躁地咽了口口水。

“你先上去,我一会儿就来。”

她闻言,毫无想法地瞥了他一眼。

“我,不是那种可以让人看到跟别的女人随便进出酒店的人,万一人家以后说起:啊,你跟那种女人去过酒店,那可就不好了……”乔泽予从她眸光中看出些鄙夷,忍不住解释道。

女人无语地嗤笑一声,扫了他一眼,自顾自地踏进了电梯里。

“随便你,爱来不来。”

独自进了房间,熟悉的布景让她有些恍惚。

找了瓶水,拘谨地坐到沙发上等待。

安静的楼梯间里,沉重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呼吸混在一起,还时不时伴随着咒骂。

“白承越,十,十三楼,你给我等着!不让你去我百货公司坐台半天我就不姓乔!”

门哐当一声被推开,她吓了一跳,一转身就对上了汗如雨下踉踉跄跄冲进来的乔泽予。

见了她手里的水,他一个大步冲上前来抢了过去,咕噜咕噜地喝了大半瓶,这才重重地喘着气,三两下脱掉了外套,状似不经意地叠起,露出了后领的商标,这才筋疲力尽地瘫坐到她的旁边。

“他还有一个小时才能来,虽然有些不便,我也得在这里盯着你。”乔泽予说着,擦了一把额上的汗,轻喘道。

“不便?不会啊,反正我一般都是跟男人打交道。”她云淡风轻地说。

乔泽予眨了眨眼,暧昧又嫌弃地笑出了声。

“虽然我不知道那些男人是什么眼光,但是我挺好奇,像白承越这种级别的大明星,一般给你多少钱一次?”

“你说的是片酬?”女人不明所以地反问。

乔泽予的表情一滞,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你们圈内人都是用这么专业的名词?你说是就是吧,多少来着?”

语毕,他拿起水瓶又喝了一大口,好整以暇地等着她回答。

“室内的话也不会多给,像野外,屋顶,啊,还有草丛会多一点。”女人眨眨眼,毫不在意的跟他闲聊道。

“噗……”他猝不及防地喷出一口水,一脸震惊地看着面前的女人,“野外?屋顶?草、草丛?草丛的话不会扎吗?啧啧,白承越还真是会玩!”

“扎?不会啊,草丛里还是挺舒服的。啊对了,最贵的是车里面,因为比较辛苦。”

“车?”乔泽予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震惊之余赞同地点点头,“也是哦,毕竟车里那么窄,确实不利于发挥,不过......很刺激。”

“男人喜欢速度和激情的东西,所以在车里也比较多,有时候连续好几天都是……”她笑了笑,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稀松的事情。

乔泽予被她的直白弄得回不过神来,只是觉得荒唐至极,忍不住鄙夷地笑了笑,“恕我直言,像你这样的大明星女主角,大大咧咧地说出这样的话来,不觉得羞愧吗?”

“大明星?女主角?”女人一愣,显然是被他说的有些懵,仅仅一秒,便无语又好笑地咧开了嘴。

“我问你,我的名字是什么?”

“你,不就是李唯依么?”

第三章 你不是李唯依?

女人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那杠铃般的笑声把乔泽予弄得一愣一愣的。

“喂,你是乡下来的么?家里还没通网?看你这衣服,是从哪里穿越过来的吗?我爸以前都不这样穿!老气!”她敛起笑意,一通疯狂diss,颇为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仿佛在看一个智障。

“乡下?我跟你说,我这个衣服是复古风格设计大师给我量身定做的,你说话注意点,不然……”乔泽予瞪大了眼,正欲与她争辩,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茬。

“哦,白承越。她?她在我旁边。我跟她聊了一会儿天,可真是大开眼界。看来你除了演戏,会的还真多,野外?草地?车里?啧啧啧......”乔泽予瞟了旁边的女人一眼,淡淡地嘲讽道。

“……敏儿把这些都告诉你了?!难道,照片的事是真的?你,你再坚持下,我现在就过来!”那头的白承越吓了一跳,忙不迭地说道。

乔泽予还欲多说,被女人一把抢过了手机。

“这里有个智障二百五把我当成了李唯依,白承越大大您下次可不能找这么傻的小弟去办事了……”女人说着,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把乔泽予瞪得一愣。

“等等,你说什么?!”反应过来,他一声低吼,飞快地抢过手机挂断了电话,一脸懵逼:“你不是李唯依?!”

“你问我是李唯依了吗?你只问我认不认得白承越!”她无语地呛声。

“你不是李唯依你跟我过来干嘛?!你知道这笔交易值多少钱吗?现在怎么办?你要怎么负责?!”乔泽予怒目圆瞪,暴躁地低吼道。

桌面上的手机响起,她下意识地捂住叽叽喳喳的乔泽予的嘴,颇有礼貌地接通了电话。

“你好我是罗文静,好,好的导演,我马上回去,半小时之内。”她应着,噌地站起身,欲走。

“你叫罗文静??那,李唯依在哪?!喂,你去哪!我的交易怎么办!再说了,半小时之内怎么可能回得去?”乔泽予飞快地抬起大长腿,挡住了她的去路。

“不是要找李唯依么?车钥匙给我!”

罗文静烦躁地在他腿上踹了一脚。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粗鲁,你去哪!你等等我!你,你先下去,我随后就来!”

罗文静没时间跟他多唠叨,等电梯的空隙见他一溜小跑钻进了楼梯间,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在门口回荡。

“放着电梯不坐跑楼梯?什么毛病......”她无语的嘀咕了一句,率先踏进电梯,下了楼。

等了好一会儿,他才气喘嘘嘘的扶着墙出来了。

“真是麻烦!”她冷哼一声,钻上了车,熟稔地系好了安全带,还未等他坐定,便一脚油门,车子刺啦一声便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一路火花带闪电,乔泽予的哀嚎响彻云霄。

“慢点慢点慢点!要撞上了撞上了哦~~~~”

“撞上了撞上了!黄灯了!黄灯了!”

“啊~~~~”

“你给我安静点!”罗文静忍无可忍。

“你要好好开车我才能......啊~~~”

“喂!你到底有没有驾驶证!你知道交规吗?这里限速,限速!!喂!!”

第四章 疯女人

约莫半个小时,车子停在了长平的剧组跟前。

“呕……”乔泽予拖着半条命,踉踉跄跄地下车干呕了起来。

“不是说男人都喜欢速度和激情,还有车里吗?!”罗文静冷笑一声,将车钥匙扔给了他,“李唯依就在里面,你去找一个跟我穿一样衣服的女人!”

语毕,她一溜小跑,消失在拐角。

“喂,你不要走,你要负责把人给我找到!喂!罗文静!!”乔泽予扯着嗓子大喊。

“诶,你这个人怎么又来了,这里不让签名的,赶紧走吧!”刚才给他指路的男人瞥了他一眼,嫌弃地摇了摇头。

乔泽予瞟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这个衣服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老气衣服,这是著名的复古设计大师一针一线纯手工制作的……喂,我还没说完呢!真的是......”

他没好气地甩了甩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四处找寻起来。

找了一大圈,终于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正哭哭啼啼抹眼泪的李唯依本人。

“李唯依小姐?”他烦躁地叹了口气,双手环胸,大步流星地踱步过去,在女人面前站定。

李唯依抹了一把眼泪,烦躁地瞪了他一眼,“你又是谁?发布会还没开始呢!”

乔泽予勾唇一笑,熟稔地从兜里掏出一张金光闪闪的名片,递到她面前。

李唯依不耐烦地接过名片,轻蔑地瞟了一眼,接着,美丽精致的小脸露出惊讶之色。

“乔泽予?你是乔泽予?”

“有什么问题吗?”乔泽予挑眉。

“你是承越的表弟?那个承越买辆车你要买下一个车库,承越买艘游艇你就要买下整个码头才解气的幼稚表弟?”李唯依眨了眨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道。

乔泽予闻言,眉头微蹙,冷哼一声:“对我了解得还挺透彻。”

“你来找我干什么?是他要你来找我的吗?”李唯依瘪了瘪嘴,眼睛红彤彤的,像是又要落下泪来。

“我来就是想跟你说,感情,没有。绯闻,也没有。懂了吗?”

“我不,我们是相爱过的,承越他说对我一见钟情,只是因为外界流言才想跟我分手的,感情有!绯闻也有!”李唯依板起脸,一字一句地争辩道。

“爱?”乔泽予扯出个鄙夷的笑,“你相信他有爱,还不如相信他有一天能凭实力拿个影帝。”

“他玩过的女人,比你跑过的龙套还多。当一个男人说对你一见钟情,就是他的性荷尔蒙分泌出的睾酮和雌激素作祟,想省去繁枝末节快速跟你上床的意思。”

乔泽予说着,脸上挂起一抹淡淡的嘲讽,看得李唯依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会信男人的嘴。出乎意料的天真呢,李唯依小姐。”

“你让承越自己来跟我谈!”李唯依不死心道。

“你以为白承越为什么要派我来?”乔泽予剑眉轻挑,故作可惜地摇了摇头,“其实我挺欣赏你,投资了一部新戏女主角还没定,可惜......”

李唯依的表情果然松动了。

“若是你说话不算数,我就全都抖出去!”

乔泽予挑了挑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晚上回去,白承越就会签下免费的卖身契,省了他一大笔。到时候,抖不抖出去,可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只要不说出我跟白承越的绯闻就行,对吗?好,就这么说定了!”

不一会儿,记者陆陆续续地到来,乔泽予静默地退到一边,双手环胸,脑子里噼里啪啦地打着如何压榨白承越的如意算盘。

“李唯依小姐,请问你和白承越先生的绯闻是真的吗?”

“被记者拍到你已经好几次出入白承越先生的府邸,是否好事将近?”

“在这种时间段爆出绯闻,是为了炒作双方的影视作品吗?”

“李唯依小姐......”

李唯依双目含笑,瞟了一眼手中的名片,又看了正从容淡定地立在一旁等她说话的乔泽予,淡淡地摇了摇头。

“我跟白承越先生的绯闻,是......不存在的。”

场下记者闻言,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乔泽予见状,满意地冲她点头示意,转身欲走。

“那你出入白承越先生的府邸怎么解释?”有人不甘心地追问道。

“我出入他的府邸是因为......”李唯依吞吞吐吐,面露为难之色,旋即垂下头,挂上了一抹羞涩的笑容:“因为,他和他表弟,住在同一个庄园。”

她的声音轻轻的,却如同一声惊雷,震得乔泽予头皮一麻。

“???”他顿住脚步,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被这个疯女人摆了一道,顿时怒火中烧,回头怒瞪着台上还在胡言乱语的女人,黑眸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李唯依大胆地迎上他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随即勾起一抹带着小女人般娇羞的笑意。

“因为这件事,给白承越先生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在这里我特别澄清一下——我的男朋友不是他,而是他的亲表弟......乔泽予先生。”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