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沈清曦沈清柔小说_沈清曦沈清柔免费阅读全文by步月拂裳

发布时间:2018-11-05 16:35

沈清曦沈清柔小说

沈清曦沈清柔全文阅读

沈清曦沈清柔小说的名字是《君予妾意三生三世》,这是由网络作者步月拂裳创作的一本古代重生复仇言情小说,沈清曦楚烨沈清柔楚綦是小说的几个主要人物,小说又名《邪帝狂妃:鬼王的绝色宠妻》。前世沈清曦被关在地牢里折磨了两年,最后还亲眼见证了自己孩子的死亡。重来一世,她定要撕毁楚綦的假面,让他付出代价!

第一章 她只是个笑话

  御惩司最深处的地牢里,沈清曦又做了那个噩梦!

  “皇后沈清曦,毒杀妃嫔,残害皇子,淫乱后宫!现废皇后之位,打入地牢永不得出!今怀胎八月,祸不及婴儿,开膛剖腹,取她腹中之子,交与柔贵妃抚养,钦此——”

  痛!钻心蚀骨的痛!

  他的夫君,大齐国皇帝楚綦,拿着一把长刀,亲手剖开她的肚腹,生生将还未足月的骨肉从她肚子里拉扯出来!

  时隔两年,沈清曦至今仍然清晰记得自己如同被撕裂成两半的痛感,那一场血淋淋的骨肉分离,更是化作一场噩梦,日日夜夜的折磨着她!

  她是大齐丞相沈怀信发妻所出嫡女,生而贵胄,姿容无双,母亲更是出身大齐安定候府,尊贵无匹,本该是天之骄女的她,却因母亲早逝姨娘狠毒,后被弃别庄不闻不问,至十二岁得一场大病,由外祖出面方才得回本家。

  本以为回了家中方能安乐顺遂,可没想到,继母慈爱庶妹良善只是假象,而所有的噩梦,都是因为她那个天下第一温柔第一良善的妹妹沈清柔!

  “曦儿,雍王的生母出身卑贱,为皇上所不喜,将来,他是要被发配凉州苦寒之地为王的,你妹妹身体娇弱,哪里受得了那般苦楚,你是她的姐姐,这一次出嫁,你替她嫁给雍王吧,我们丞相府上下一定念着你的好……”

  彼时楚綦是最不受宠的皇子,他看中了妹妹沈清柔,可沈清柔想要的却是入后宫为妃为后,就这样,她带着整个丞相府的“感激”嫁给了楚綦。

  十五岁成婚,她费尽所有心血,用了五年时间,将楚綦这个本来毫无希望争夺帝位的人送上了皇位,又用了四年,一心一意做他的皇后,为他拉拢权臣,为他匡制吏策,终于让毫无背景根基的他坐稳了皇位。

  可他坐稳了皇位之后呢?

  沈清曦永远记得那个晚上,未央宫所有的宫人皆被斩杀,而怀孕八月的她,被押跪在她夫君和她那个好妹妹的面前,楚綦当着满宫的侍卫太监满眸嘲讽!

  “沈清曦!你这个贱人!你害的容妃惨死,害的丽妃小产,如今,竟然连你亲妹妹的孩子也要害,你为后多年却无所出,是柔儿替你诞下了朕的皇长子,你竟然如此歹毒——”

  “我没害过任何人!我也没害过沈清柔的儿子——”

  “啪”的一记耳光落在沈清曦脸上,楚綦的眼底满是冷酷,“琼儿病重,你竟然让太医换了他的救命之药,你这个贱妇!你分明是嫉妒朕要立琼儿为太子,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

  沈清曦绝望极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成婚九年的夫君竟然会这般待她!

  他亲口说过,她的容貌天下无双,她的心性不输男儿,他说过,他从未爱过沈清柔,当初最先选择沈清柔不过是为了相府支持,她信了他的痴情,她回他呕心沥血的辅佐!

  可到头来,她只是个笑话!

第二章 让你求死不得

  沈清曦冷笑连连,“我要眼睁睁看着他死?!那他现在死了吗?我若换药,又岂会留下把柄让你知晓?!你说我为后多年无所出,可你是否忘了,若非建隆二十一年我替你挡剑掉落寒湖,又怎会落下宫寒之病?!你当时说,说绝不会辜负我,说会给我世上最尊贵的位置,给我最无双的宠爱和尊荣,我信了你,可你呢?”

  楚綦听着沈清曦之语眼底却无半分波澜,他嫌恶而冷漠的看着沈清曦,“朕封你为后,便是对你最大的仁慈,你还奢求朕的宠爱?!你这种狠毒卑贱之人,怎么配?!”

  “我狠毒卑贱?我不配?!”沈清曦怒极反笑,“我与你九年夫妻!从大婚之日起,我日日为你筹谋,建隆二十一年,为拉拢左将军支持,我献出身边情同姐妹的两个侍婢,建隆二十二年,明知道晋王夜宴是一场围杀,我却替你赴约,那一夜我身中三剑右手被废,建隆二十三年,你染了时疫,连你的乳娘都不敢近你身,是我一个人不放弃你用一手医术救了你,建隆二十四年,你中了禹王下的毒,是我用自己的心头血入药为你解毒!”

  沈清曦语声含泪,字字泣血,“我和你九年夫妻啊!九年的夫妻恩情,不及一个沈清柔的挑拨陷害,楚綦,你得良心被狗吃了!你答应我的一句也没有做到,楚綦!我信错了你!”

  “贱人!”楚綦一脚踹在沈清曦胸口,一双眸子满是戾气,“到了此时,你竟然还在污蔑柔儿!柔儿是天底下最良善纯洁的女子,她对我一腔深情,却因为顾念你迟迟不肯成为我的妻子,为后以来,你谋害了多少人的性命!若非柔儿为你求情!朕早就将你处死!便是你和秦王的奸情,也是柔儿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朕才隐而不发!你有柔儿这样的妹妹是你的造化,可你竟然还要害她的孩子!”

  说着,楚綦蹲下,狠狠捏住沈清曦的脸,“你以为朕对你有多爱重?!你不过是柔儿的替代品,要不是看你能为朕谋夺皇位,你以为朕会忍受你至今?!”

  话音落定,楚綦目光下移,一眼看到了沈清曦隆起的肚子,“你造了这么多孽障,又有什么资格养育孩儿?!来人,拿刀来——”

  侍卫递上长刀,楚綦接在手中,抬手便朝沈清曦刺来!

  “你这样的毒妇,不配养育孩儿,亦不配悬壶济世,朕要取出孩子,斩断你的双臂,让你在地牢里一辈子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楚綦狠毒的话在沈清曦耳边回绕,她喘着粗气将自己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地牢,她唇角绽出一丝痛苦到快要疯魔的冷笑。

  两年了,她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两年了。

  她枯瘦如柴,垂在身侧的袖筒空荡荡的,像一具死尸一般的缩靠在墙角,偶尔,还有几只老鼠从她膝头一窜而过。

  她面上皆是污垢,离得极近方才能看清她满脸的刀痕,和右眼处拳头大小的疤。

  她毁了脸,还瞎了一只眼,此刻的她人鬼难辨,可谁能想到,就在两年之前,她还是这大齐的皇后,是这天下最为尊贵的女人?!

  沈清曦独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喉头发出低低的嘶吼。

  就在这时,几道极快的脚步声响了起来。

第三章 她的钰儿

  太监执灯快步走到牢门口将门打开,“皇后娘娘,请——”

  眼皮一抬,沈清曦看向走入牢中之人。

  来人着一袭雪色宫装,妆容精致,衣袂翩飞,进门看到沈清曦,女子忍不住的露出甜美的笑意,“姐姐,妹妹来看你了——”

  沈清曦喉咙里发出嗤嗤的响,怒意到了极致。

  来人正是沈清柔!

  沈清柔,这个丞相府中最温柔懂事的庶妹,这个从前日日唤她姐姐,羞怯良善好事做尽的柔弱小可怜,如今,以一副得胜者的骄傲嘴脸站在她眼前。

  沈清曦动了动唇,“你来做什么?”

  她的嗓子被沈清柔毒哑,此刻不过二十六岁的年纪,说起话来如同七老八十的老妪,在这阴森森的地牢里,格外有诡谲凄厉之感。

  沈清柔笑意越发婉转动听了,“我为何不来?啊,你竟然还能开口说话,看来这几年我还是太对你顾念姐妹之情了。”

  “你顾念姐妹之情?!”沈清曦怒笑一声!

  “你本只是个庶女,你母亲只是个妾室被扶正的继室,可我何时不尊与她?何时不照顾与你?!我拿你当做至亲,便是你勾引我的夫君我也不记恨与你,是我!是我让他准许你入宫为妃!可是后来呢!你忘恩负义!居然如此恩将仇报与我!”

  沈清柔笑意一变,眼底生出一抹愤恨,“你对我好?!你是丞相府的嫡长女,一个‘长’字,便永远压了我一头!你生的貌美又如何,陛下最开始爱的便是我,一直以来爱的也是我,你蠢不自知,还以为陛下待你是真心?!你活该有今日!你给我看清楚!现在我才是大齐的皇后,而你,只是一只随时都能被我踩死的臭虫!知道我为何留你一只眼睛吗?因为我得让你看看我做这大齐国皇后的样子——”

  沈清柔仔细的欣赏自己在沈清曦脸上的刀疤,“啧啧,真该让外面那些人看看,曾经的大齐第一美人,如今竟然变成了这般丑陋的样子,不人不鬼,失了双臂,瞎了眼睛……”

  沈清曦冷笑连连,“你以为你害了我,就能高枕无忧了?楚綦能背弃我,又何尝不会背弃你,你捡到了世上最狼心狗肺的男人,却还当捡到了个宝贝!”

  沈清曦一只独眼,一错不错的盯着沈清柔,分明她只剩下了一只眼睛,可那眼底的狠厉寒芒,竟然让沈清柔心底一慌,沈清柔眉头一挑,她一拍手,“姐姐,你在地牢两年,有没有想念钰哥儿啊——”

  这一问,沈清曦眼底骤然生出一片惊涛骇浪。

  钰哥儿,她的钰哥儿,即便是被开膛剖腹,可只要能保住她的孩子,她又有何不愿?

  这两年来,她想着钰哥儿不必受她这样的苦,心中只觉宽怀。

  “他已经两岁了,长的白白嫩嫩的,虽然有个下贱狠毒的母亲,可是因为我这个母后的疼爱,他这两年来还是活的好好地——”

  说着沈清柔回身,“把二皇子带进来。”

  话音一落,太监抱着一个两岁的小娃娃进了牢房。

  一瞬间,沈清曦眼底立时蹦出一瞬光芒,钰哥儿!她的钰哥儿!

  她从未想过,有生之年竟然能见到钰哥儿……

  沈清柔接过孩子,笑着,手指在小娃娃的脸颊上滑过,“真是可爱啊,特别是这一双眼睛,真是好看极了,才两岁就聪明的紧,竟然能念诗了,朝中几位老臣知道了,竟然提议让他做太子,这群蠢货,他这样的孩子,怎能做太子呢?!”

  说着,沈清柔眼底露出一丝毒芒,“何况,他做了太子,我的琼哥儿怎么办?”

第四章 废后之死

  话音落定,沈清柔的虎口忽然狠掐住小娃儿的脖子,“小畜生,你不要怪我,要怪怪你的亲娘,她生而和我为敌,你是她的儿子,到了阴曹地府,找你这亲娘便是——”

  瞬间,一动不动的小娃娃忽然痛苦的挣扎起来,他嘤咛几声,很快就露出了哭腔,然而沈清柔手上的劲儿分毫不松,小娃娃憋红了脸!

  “钰哥儿!”沈清曦独眼一红,厉喝一声,“沈清柔!你住手!你这个毒妇!他到底是楚綦的血脉,你怎么能杀了他?!你杀了他,楚綦也不会放过你!”

  “沈清柔!柔贵妃!皇后娘娘!求你,求你——”

  从喝骂到哀求,沈清曦绝望的看着太监怀中的小娃娃一点点停止了挣扎,她银牙紧咬,喉咙里发出愤恨到极致的嘶吼声,噗的一声,一丝鲜血溢出了她的唇角。

  而沈清柔嘲讽的一哼,“陛下的血脉?!呵呵!秦王的孽种罢了!”

  “沈清曦,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将你送上秦王的床榻!设计你怀孕!让陛下误以为你淫乱后宫!再剖腹取子,将你打入地牢!”

  看着沈清曦勃然色变,沈清柔娇声笑道,“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留着这个孩子?!琼儿需要他的心头血来救命啊!养了两年了,终于把这个孽种养大了!”

  沈清曦耳中听着沈清柔之语,眼里看着没了声息的钰哥儿,只恨的独眼血红!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可以如此狠毒!

  她将全部身心奉给楚綦,恨不能将自己的一腔热血为他耗尽,可他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他为了沈清柔废了她的后位,他明知道她以一手医术为傲,便砍断了她的双臂让她再不能行医,他更知道她最挂怀的是自己的孩子,可如今沈清柔,竟然当着她的面将她的孩子掐死!

  好狠心的楚綦!好狠毒的沈清柔!

  她恨,她好恨!沈清曦咬紧了牙关,一只独目死死的盯着沈清柔,直盯到滴滴血泪自她眼角滑落——看着沈清曦如此,沈清柔特意将断了气的钰哥儿放在了沈清曦跟前。

  “姐姐何必这么看我,其实,姐姐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沈清曦不为所动,沈清柔又道,“秦王举兵谋反,带着十万玄甲军到了永安城外,他今天下午派人入城,说是陛下如果拿姐姐你去交换,他便退兵……”

  沈清柔语声忽然暧昧三分,“看来秦王没忘记和姐姐的一夜欢好呢,而姐姐更不知道,当初,皇上正是利用他对姐姐的心思才夺了他的兵权呢。”

  沈清曦听着此话,泣血的眸子忽然一亮。

  如同绝望濒死之人发现了生机,忽然,她狂肆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不绝我,天不绝我——”

  鲜血从沈清曦唇边溢出,沈清曦的笑音满是凄厉怨毒,“交换?!拿我的尸体去交换吧!我怎么会让秦王退兵……我只会用我的死,让他们攻城屠戮!将你们最在意的一切都夺走!哈哈哈哈,你们逃不掉的,一个也逃不掉的,这一世我错信与人,若有来世,我……我发誓……我绝不会与人为善,绝不会重蹈覆辙——”

  沈清曦笑的好似疯魔,血沫自她唇角如泉一般涌了出来。

  沈清柔见她这幅惨状面色一变,“沈清曦!你做什么!你不能死!你不能——”

  沈清曦听不见沈清柔尖利的急迫之声了,她的笑音凄厉疯狂,如同夺命的诅咒一般在牢房之中回响……

第五章 嫡女归来

  夜凉如水,沈清曦身上烫的如同被火炙烤一般,她神思混混沌沌的,一时不知身处何处,她早已油尽灯枯,眼睁睁看着钰哥儿断气,本就了无生念,沈清柔既然说她的性命可以换她们的平安,她又怎么会让她如愿!

  大仇得报,她便是死也了无遗憾!

  “金妈妈,求你了,帮小姐请个大夫吧,小姐再这样发热下去一定会死的。”

  熟悉的声音让沈清曦微怔,这声音,分明是她奶娘静娘的声音!

  静娘是她母亲的陪嫁,之后成为她的乳母,母亲病逝,她被冠以克死母亲的凶煞之名,很快就被送往洛州别庄,而静娘,便如同她亲生母亲一般,随她同往照看她长大,后来随她入宫,两年前,她被废后那夜,当着她的面,静娘被沈清柔一杯毒酒毒死!

  静娘死了两年了,她怎会听到她的声音?

  “静娘啊,你也是府里的老人了,知道府里的规矩,我不过就是个下人,这两日小少爷也咳得厉害,夫人操心着小少爷,还担心大小姐的病气过到小少爷的身上呢。”

  沈清曦心头猛然一震,强自将眸子睁了开。

  入目便是一袭烟蓝色的帷帐,帷帐之上百蝶穿花纹繁复秀丽,却因太过陈旧而显得色泽暗淡颓败,沈清曦眨了眨眼,转眸看向这屋子。

  五丈见方的屋子十分逼仄,家具摆设亦十分陈旧,而屋子正中,一华服妇人站着,她的乳母静娘则跪在那妇人面前,刹那间,沈清曦一双眸子陡然睁大了。

  她认得此处,这里是她在丞相府的闺房,是她十三岁被接回府中之后的住处!

  怎会……她明明死了,怎会睡在这里?!

  而那华服妇人,不是金妈妈是谁?!

  金妈妈是胡氏亲信之一,而胡氏,便是沈清柔的亲娘!

  胡氏出身低微,本只是父亲的妾室,却靠着一手狐媚之术得父亲欢心,在自己母亲病逝之后被扶为正妻,自那之后,庶出的沈清柔一跃也成为了丞相府的嫡女。

  而自己这个嫡长女则被送到了洛州别庄,等她十三岁岁回府之后,满府上下尽在胡氏之手,谁还记得她才是正经的嫡出长女?!

  沈清曦死死的盯着金妈妈,当年沈清柔入宫,胡氏不放心,将金妈妈送给了沈清柔,后来沈清柔在宫中诸多恶行都是这个女人替沈清柔张罗,当日也是她亲手毒死了静娘!

  然而沈清曦很快愣了住,她看到的静娘和金妈妈都是三十上下年纪,静娘因太过操劳远比不上金妈妈显得年轻,可这二人……都比她记忆之中年轻太多了!

  这般想着,沈清曦抬了抬手臂。

  她垂眸,只见当年因救楚綦在手上留下的伤疤皆不翼而飞,被废的右手亦能活动如常,而更叫沈清曦震惊的是,她这双手细腻白皙,骨节纤柔稚嫩,分明是一双豆蔻少女的手!一转头,沈清曦豁然在不远处的铜镜之中看到了自己的脸!

  她的眼没有瞎,脸也未被毁容,不仅如此,她面若求月眸似寒星,虽然是久病之态,却真真实实的……是她十二三岁时候的模样……就在这时,静娘又开口了,她几乎哭着道,“金妈妈,小姐已经回来两天了,路上本就一路劳顿颠簸,再加上伤寒,如今已是不行了,若是就此死在了府中,老侯爷回来是一定不会罢休的,好歹给小姐按着先前的方子煎一副药……”

  沈清曦心底顿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她当然记得,十三岁那年,她在京都百里之外的洛州别庄病重,由外祖父出面她才得回丞相府中……而她如今,竟然重生到了自己当初刚回府的时候?!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