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黎夏战北霆小说_一睡成婚:冷酷老公坏爹地免费阅读by尚安安

发布时间:2018-11-05 16:35

黎夏战北霆小说

一睡成婚:冷酷老公坏爹地全文阅读

黎夏战北霆大结局是什么?黎夏战北霆的小说《一睡成婚:冷酷老公坏爹地》是一部很好看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又名《总裁爹地宠上瘾》,作者尚安安。这本小说全文讲述战北霆自从将那个女人睡了之后,自己的运气便一直很不好,五年后再次相遇,没想到黎夏居然还生下了他的孩子。

第1章 怀上了野种

  深夜,郊外的废弃工厂。

  身材纤细却唯独小腹微微隆起的女人,被一条铁链绑住手腕,铁链一端挂在厂房的横梁,她整个人就这么晃晃悠悠的悬在半空。

  在她身体正下方,铁桶里装着刺鼻的汽油,一根燃烧的火柴从二楼掉进桶里,呼地一下,火焰四起。

  火烧的灼热感从脚底传遍全身,黎夏浑身大汗淋漓,痛苦地嘤咛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

  “阿煜!她醒了呢!”

  不远处传来女人矫揉造作的声音,黎夏忍着反胃想吐的冲动,循声看过去,只见不久前还是她闺蜜的李雪,此刻正唇角含笑地靠在周煜怀里。

  周煜,是黎夏相识十年,相恋三年的男朋友。

  周煜也在看着黎夏,只不过,那双眼睛曾经多柔情,如今就有多嫌恶。

  对上这样的目光,黎夏心头一阵刺痛。

  她闭了闭眼睛,想问他们要干什么,也不知道她被绑了多久,等张开嘴巴想说话时,才发现喉咙又干又疼,身上压根提不起丁点力气。

  “阿煜,你看夏夏,她是不是说不出话了呀?真可怜,你把她放下来,我喂她点水吧?”

  李雪满脸虚情假意,搂着周煜的腰说完,见男人不为所动,这才转过身看向黎夏。

  “对不起啊,夏夏,你看到了,不是我不帮你,是阿煜他不同意。”

  脸上写满了爱莫能助,可眼神里满满都是得意之色。

  黎夏眼神如刀地看着她,却听周煜在一旁冷冷地说道,“帮这种下贱的女人,不怕脏了你的手?”

  下贱……

  他曾说一辈子视她如珍宝,现在却对她用上了这么恶劣的字眼。

  李雪眼神更显得意,却故意嗔怪道,“阿煜,别这么说,或许,我们都误会夏夏了呢?毕竟她说过要把第一次留到你们新婚那一晚的!她连你都拒绝了,又怎么会跟其他男人上床呢?”

  这番话听起来是向着黎夏,可字字句句都是在撩拨周煜强压的怒火。

  黎夏终于忍无可忍地用尽力气说道,“我……没有……”

  没有跟其他男人上床!

  她从来没有!

  “没有?那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背着我给野男人生孩子!黎夏,你怎么这么下贱!这么放荡?!”

  周煜目光淬毒一般盯着黎夏已经隆起的腹部,恨不能把这世界上最肮脏的字眼都给了这个虚伪的女人!

  黎夏满腹委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泪流满面的拼命摇头,“我不是……我没有……”

  “哎呀,阿煜不提,我倒是忘了,夏夏,你还打算把你肚子里这小东西生下来啊?真是枉顾阿煜当初对你那么好,也难怪阿煜费这么大功夫要亲眼看着你死了才解气……”

  周煜要她死?

  黎夏倏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周煜。

  只见他将手放在墙上的按钮上,双眸不带一丝温度地看着她,冷漠地说道,“看在你陪了我三年的份儿上,我亲手给你火葬,记着,这是你背叛我的代价!”

  说完,他在黎夏绝望的眼神中用力按下了按钮……

  五年后。

  “我给你在凯宾斯酒店订了房间,房卡放你包里了,房间号是2618,你庆功宴结束后先回酒店休息,我们看完电影,我就把小魔王给你送回去。”

  喝得醉醺醺的黎夏走进酒店电梯,又拿出手机,把苏澜发来的短信看了一遍。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她摇摇晃晃地走出来,嘴里嘟囔着,“2818……2818……在哪儿呢?嗯……2816……2817……哈!在这里!被我找到了!”

  摸出房卡来贴到门锁上,很意外的,门锁亮起了红色小灯,提示她房卡不匹配。

  “怎么会这样?”黎夏头晕目眩地想不出所以然,盯着那个不停闪烁红灯的门锁看了好大一会儿,又顽劣地扯开嘴角,“哼哼,不怕!我有万能房卡!”

  说着,她又从手包的暗袋里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磁片,弓着腰,眯眼瞄了半天才把磁片贴到门锁的相应位置,然后“滴——”的一声,门开了。

  黎夏露出满意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进去,看到金碧辉煌的客厅,她也只是暗暗惊叹了一下,这个房间看起来就很贵,苏澜这次可真大方。

  除此之外,她没觉察到任何不对。

  行李箱还在苏澜车上,黎夏洗完澡直接裹着酒店准备的浴袍走了出来。

  氤氲的水汽加上酒精在体内的发酵,她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就趴在扶手上睡着了。

  睡袍的深V衣领半敞,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两条又细又长的腿从睡袍下摆延伸出来,交叠着呈现出一幅撩人的姿态。

  战北霆走进房间,抬眼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家里老太太着急抱孙子,整天想方设法往他下榻的酒店房间塞女人,战北霆对此都习以为常了,所以看到黎夏,他很是见怪不怪。

  战北霆开门的声音惊扰了黎夏,她目光迷离地抬起头来,第一眼只看到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正朝她走来。

  裁剪精致的高订西服完美地勾勒出这人倒三角的身材,黎夏眯眼看了好大一会儿,等看到来人的脸,她两眼一亮,猛地站起来,直接扑了过去。

  这团带着酒气和沐浴乳清香混合气息的柔软扎到怀里,战北霆原本冷淡疏离的眉眼顿时浮现出极度的不悦。

  这些年来,老太太给他找的女人,清纯的,妖艳的,什么样的都有,只是不管什么样的,那些女人见到他,或者有所忌惮,或者故作矜持,从来没等到近他的身,就被他一个“滚”字撵了出去。

  今天是怎么样?

  老太太居然剑走偏锋地找了个酒鬼来?

  一开门就投怀送抱,直接往他怀里钻。

  战北霆心里一阵烦躁不堪,一边考虑要不要干脆跟老太太坦白他压根就硬不起来这件事,一边想抬手把醉鬼女人从怀里扯出去,直接丢到门外。

  结果,他的手刚碰到女人的脖颈,就听见这女人在他怀里闷闷地说道,“小宝,妈咪刚才做噩梦了,乖,让妈咪多抱一会儿好不好?再抱一小会儿……”

第2章 尝尝男人的滋味

  黎夏这句话冒出来,战北霆冷酷俊美的脸出现了一丝裂痕。

  驰骋商界这么多年,有很多人在他面前当孙子,就算是老太太送来的女人,也有恬不知耻跪在地上叫他爸爸的,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怀里这个醉鬼一样,居然自称他的妈咪?!

  呵!

  有意思!

  战北霆想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干脆放下手,任由她抱着。

  黎夏倒是没抱多久,心里那点不安消失以后,她就放开手往后站了两步。

  看了“小宝”一眼,她忍不住拧起眉头不满地说道,“怎么还穿着小礼服啊?小懒虫,不想自己换衣服是不是?来,妈咪帮你换,换完衣服妈咪就帮你洗澡……”

  黎夏自顾自地说着,小手已经摸上了战北霆的西服。

  可能是因为喝的太醉了,她捏着外套的扣子怎么都解不开,一直低着头,脖子都酸了,最后索性跪在了地上。

  随着她的动作,战北霆垂眼看下去,只见女人双颊微红,眼眸泛着水光,看起来舒服漂亮,还别有一种撩人的韵味。

  再加上她跪在他身前的姿势,殷红的小嘴正对着总是沉睡状态的位置,战北霆发现自己波澜不惊的看戏心态,好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而从来没有反应的地方也渐渐有了抬头的趋势……

  黎夏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异常,盯着眼前凸起的东西,猛地皱紧眉头,语气有些严厉地问道,“黎斯年,你在裤子里藏什么了?!”

  战北霆,“……”

  被她这么盯着,一阵喉头发紧,浑身的热血都朝下涌去,当女人不知死活地拿手去碰的时候,他两眼的眸色瞬间加深。

  这个女人!

  战北霆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某种未知的渴望,他顺从本能地扯起跪在身前的女人,在她没来得及反应时,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着卧室走去。

  黎夏被扔到床上的瞬间,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

  看到欺身压过来的人影,她终于认出,这不是她家小宝!

  不,准确来说,这是个放大版的小宝,但也只是放大版的小宝!

  “你……你是谁?!”黎夏泛红的小脸写满戒备,曲起双腿正要往后缩,脚踝就被男人一把抓住。

  战北霆握着她纤细骨感的脚踝,用力扯到自己身前,哑声质问,“不是自称是我的妈咪么?怎么这会儿又不认识我了?”

  男人说着,身体已经彻底压了下来。

  那张俊脸在眼前瞬间放大,黎夏彻底清醒了,推着男人线条有型的肩膀,连带着口吻都淡了几分,“对不起,先生,我想可能是哪里搞错了,你先下去,我们谈谈……”

  战北霆情潮汹涌,发狠地捏着女人精致的下巴,凶悍地说道,“适可而止!已经上了床,就别再玩儿什么欲擒故纵!”

  事实上,他已经箭在弦上,再忍下去,恐怕弦都要绷断了。

  男人浑身散发出异常强大的气场,黎夏半醉不醉的都闻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不要!你误会了!我不是……别碰我……”

  黎夏激烈的反抗,可是喝了酒的她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拳头落在男人身上,就像是挠痒一般。

  就在这时,客厅电视机里传来一段新闻播报——“五年前,周氏集团惊险传奇地度过倒闭危机后,整个集团的权利核心就掌握在周夫人吴美娟手中,据悉,周家少爷周煜将于近期回国,正式进入集团工作,未来周氏走向如何,值得期待……”

  时隔五年,听到周煜的名字,黎夏不禁愣了神,连抗拒挣扎都忘了。

  谁知,就在这时,身体感受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黎夏瞬间红了眼眶。

  周煜的名字将五年前的过往种种引入她的脑海,她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讽刺又可笑。

  连孩子都生了,却还没尝过男人的滋味。

  看着身下的女人蓦地流出眼泪,可唇角却一抹苦笑,战北霆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可能是体内残留的酒精作祟,黎夏望着伏在她身上的俊美男人,缓缓抬起手臂勾住他的肩膀,轻声说道,“继续……”

  说完,她闭上眼睛,任由眼泪浸入发间,抬起头青涩又笨拙地送出了自己的吻。

  女人的主动让战北霆备受鼓舞,他抚摸着她发烫的脸颊,开口的声音格外低哑,“这才乖,马上给你……”

  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房间里渐渐响起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娇柔的轻吟……

  翌日。

  黎夏是被一串特制的铃声吵醒的,忍着全身酸痛把手机拿过来,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大头照,她猛地清醒过来——小宝!

  她沉沦放纵了一夜,居然把儿子给忘了!

  接起电话,里面立马传来了儿子不悦的责备,“黎小姐!你才24岁就学别人夜不归宿!”

  “我……”黎夏心虚地坐起来,手忙脚乱地找衣服,浑身疼得要命,她忍不住在心里把昨晚那个男人拖出来骂了一遍。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已经重色到忘了要陪我去看望小外婆了?”

  小宝口中的小外婆,是黎夏的小姨许嘉艺,当年从怀孕到生下小宝,再到离开京都去川城生活,都是小姨在照顾帮助她。

  这次来京都出差,就算哪里都不去,也应该去看看小姨的。

  黎夏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听小宝在手机里愤懑地提醒她,“我和干妈在楼下等你,五分钟赶不过来,我就让干妈带我走了。”

  说完,啪的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态度这么恶劣,很明显气得不轻。

  这孩子的性格简直一言难尽,乖得时候特别讨人喜欢,可一旦生起气来,就像苏澜说的,完全是小魔王在世。

  黎夏来不及分析昨晚那么荒唐的一夜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为了抓紧时间安抚小魔王的情绪,她拉开房门,匆匆往外跑去。

  正巧对面的客人也走出来,男人在余光里投下一抹熟悉的剪影,黎夏心底一紧,离开的脚步又匆忙了几分。

  在她身后,男人望着她的背影片刻怔愣,想起她白皙脖颈间一闪而过的红痕,他扭头看向对面的房间,幽冷的眼神变得愈发阴鸷。

  很快,他拿出手机,冷声说道,“是我。查查2818号房间是谁开的。”

  ***

  闪身跑进电梯的黎夏,看着电梯门彻底关上,她垂下眼睑沉了口气,再走出电梯,秀气的脸上已然看不出任何异样。

  酒店外,苏澜的车就停在喷泉边,黎斯年戴着几乎遮住他整张脸的墨镜,背靠车门,红润的小嘴巴里时不时吐出一个白色泡泡。

  这幅二世祖的小模样,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黎夏大步走过去,一把摘下他的墨镜,看到那张肉呼呼的脸,她不受控制地想起了昨晚跟她缠绵了一夜的男人……

第3章 偷腥的猫

  “黎小姐,关于昨晚的事,我只有一个问题——那个男人会变成我爹地吗?”

  黎斯年不自在地问完,又酷酷地吹出一个巨大的泡泡,但是泡泡很不给面子,啪的一声破掉了,泡泡糖糊了他一脸。

  要放在平时,黎夏一定忍不住哈哈大笑,但今天,听出儿子语气里的不安,她只是帮他摘掉脸上的泡泡糖,装糊涂地问道,“什么男人啊?臭小子,别乱说哦。”

  黎斯年瞪了瞪眼睛,“昨晚给你打电话,是男人接的,黎小姐,夜不归宿之后又学会撒谎了吗?!”

  黎夏,“……”

  “行啦,夏夏,你们家小宝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跟他说实话,他不会怎么样的,对吧,小宝?”

  苏澜说完,还从后视镜里朝小宝扬了扬下巴,不过,黎夏从她眼神里看出了浓浓的八卦气息。

  黎斯年抱起小胳膊,狠狠地哼了一声,脑袋往旁边一扭,“你还不如干妈了解我!”

  黎夏哭笑不得,又担心儿子真的因为昨晚的事,心里落下疙瘩,她摸摸他柔软的头发,认真地回答了他之前的问题,“那个人,不会成为你爹地的。昨晚是个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后一句话是说给苏澜听的,目的是打消她八卦的念头。

  果然,苏澜没再提起这件事,绝美的脸上还挂着笑意,不过神色严肃了几分,“两件事,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以我四年多的人生经验来看,一般这么说的时候,好消息也会变成坏消息。”

  黎斯年老神在在地分析完,黎夏还是很坚持地说,“先听坏消息吧,没准好消息还能带来转机。”

  事实证明,小宝的分析很有道理。

  “坏消息是,周煜回国了,昨天你们部门举办庆功宴的时候,他用两千万买了你们集团的大股,我怀疑他冲你来的。”

  黎夏愣了愣,又故作镇定地问道,“那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因为你的优秀表现,公司要把你调到总部,据说还会给你升职,但升到哪个级别我就不知道了。”

  苏澜刚说完,黎夏就收到了公司内部邮件,同样是两件事。

  第一件,周煜成为公司董事长兼任总裁。

  第二件,黎夏被调回总部,任职总裁秘书。

  同在这间公司的苏澜也收到了邮件,等红灯的时候看到邮件内容,没忍住蹦了句脏话,“卧槽!周煜这个神经病绝对就是冲你来的!”

  黎夏攥紧手机,指骨露出一片青白,干净秀气的脸上尽是苦笑,“是啊,我也看出来了……”

  小宝一语成谶,升职加薪的好消息果然让变成了坏消息。

  黎夏内心无比惆怅时,黎斯年却从脚边捡起了一张纸条,上面笔力虬劲地写着战北霆三个字,还有一串号码。

  黎斯年只看了一眼便不动声色地把纸条揉成了团,想了想,又干脆将纸团塞进了嘴里。

  硬生生地把纸团吞了进去,黎斯年被自己感动了——为消除黎小夏身边的渣男隐患,他做的牺牲可真是太大了!

  ***

  奢华的银色布加迪朝着京都郊外一路疾驰,副驾位上,战北霆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刀削般的薄唇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临时被抓来当司机的战安安,看他这副表情,心里有点发毛。

  自己这位老哥,平时笑起来绝对没好事,集团董事局的老头子们,经常说他一笑就是要整人的节奏。

  今天这是怎么了?

  笑得这么春风荡漾!

  第N次感受到妹妹探究的视线,战北霆懒懒地掀起眼皮,眼神没什么温度地看过去,“有话就说!”

  “哥,你……没事吧?”

  战北霆挑起一根眉头,表情邪肆的要命,“怎么了?”

  “你笑的像一只偷腥的猫。”战安安看他心情不错,大着胆子冒出这么一句。

  偷腥的猫……

  战北霆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在他身下肆意承欢的女人,媚眼如丝,确实像只慵懒的小猫。

  “老太太昨晚送去的人不错,有点儿意思。”

  这句话没头没尾的冒出来,战安安懵了,“哥,你是不是搞错了?老妈前两天还说给你找了这么多,你都没兴趣,她决定收手了,不可能昨晚又给你安排人啊!”

  战北霆转手机的动作一顿,唇角的笑意淡了些,眉间也隐隐透出些寒气。

  感觉车里的气氛瞬间转冷,战安安很是忐忑,“哥,你别是被人算计了吧?”

  战北霆再度想起那个清纯中不失性感的醉酒女人,想起她自称是他的妈咪,上了床之后的抗拒,那行眼泪,还有后来的主动逢迎……

  原来那不是调情的手段,她的挣扎也不是欲擒故纵,难道她后来的顺从迎合是把他当成了别人?

  战北霆的好心情被破坏的所剩无几,反倒是战安安察觉到不对了。

  叱!

  跑车在马路上发出刺耳的响声,战安安瞪大眼睛看着自家老哥,激动地问道,“哥!你破处啦?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病好啦?”

  战北霆寒着一张俊脸,语气危险地说道,“下车!”

  “……”

  战安安对哥哥的话向来不敢不听,认命地让出驾驶位,正想换到副驾位上,却见战北霆锁上车门,留下一句,“这件事不许说出去。”

  之后,银色布加迪拉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又一个惊险的甩尾,整辆车彻底消失在了战安安的视野中。

  待她反应过来自己被抛在了半路,不由得气得跳脚,“战!北!霆!”

  ***

  瞬间开出一百多的速度,战北霆早就听不到妹妹的嘶吼了,心情不佳的他脑海中不断闪现昨晚的旖旎春色。

  谁知,只是想想,身体的渴望就又开始变得蠢蠢欲动。

  他皱紧眉头,给助理陆少云拨了通电话,“我发给你一个手机号,查查机主的身份。”

  “好的,霆爷,跟周氏合作的项目今天签约,据说周氏少爷周煜会亲自到场,您要出席吗?”

  区区一个周氏而已,战北霆心情不好,冷冰冰地丢下两个字,“不去。”

  切断电话,他鬼使神差地搜了几个以美艳著称的女星照片,随便翻了翻,然后心烦气躁地发现还是没反应,可想象成昨晚那个女人,冲动就像跃跃欲试的猛兽……

第4章 谁都能

  黎夏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食髓知味的猛兽盯上。

  她把苏澜送走以后,牵着小宝走在通往小姨家的巷子里,满脑子只有一件事——时隔五年回来,周煜到底想干什么?

  原本早上在酒店,看到他从对门走出来,她确实被吓了一跳。

  可当时觉得他没认出自己,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她忍着内心的酸楚,强行给自己洗脑,劝自己不用把他放在心上。

  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黎夏!”

  一道尖锐的女声打破了她的沉思,黎夏抬眼看去,只见同样五年没见的李雪正浑身怒气地朝她冲过来。

  不到两个小时,先是周煜,再是李雪,黎夏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跟京都这座城市命中犯冲!

  五年前那件事,黎夏已经了解到李雪的心狠手辣,下意识将小宝护在身后。

  然而,李雪冲过来只是眼神阴冷地盯着黎斯年,嘲讽道,“没想到啊,你居然真把这个小杂种生下来了……”

  重新看向黎夏,目光扫到她脖颈上扎眼的吻痕,李雪表情变得凶狠起来,“你说!带着这个小杂种,你怎么还有脸爬上周煜的床呢?!就这么下贱吗?!”

  黎夏紧紧地牵着小宝,本着在京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她强忍着才没有动手打人,但她也没打算让小宝白白挨骂。

  眸光冷然地看着李雪,她淡淡地问道,“五年没见,你是疯了吗?”

  “你才疯了!贱货!被周煜睡了还敢做不敢当,装什么装啊?!我在酒店外守了一夜,亲眼看到你们一前一后从酒店出来的……”

  李雪吼得歇斯底里,黎斯年却探出头来,瞪大眼睛,很是怜悯地看着她,“哇!丑八怪大婶,我看电视剧里,那些被丈夫抛弃的蠢女人才会玩跟踪的把戏,你也被抛弃了吧?黎小姐,她好可怜哦!被抛弃了……”

  被小魔王三两句戳破了真相,李雪快气炸了,“狗杂种,我撕烂你的嘴!”

  她怒骂着扑向正在做鬼脸的黎斯年,像是要揪住他的头发,把他从黎夏身后扯出来。

  不过,她刚有所动作,就被黎夏抓住手臂,一个过肩摔扔到了地上。

  “啊!!!”

  路面一颗棱角尖锐的小石子戳到了李雪的后背,疼得她脸色苍白,撕破喉咙尖叫了一声。

  黎夏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表情淡漠地说道,“昨天晚上,我没有跟周煜在一起,以后别再招惹我和我儿子,否则,我对你不会再像今天这么客气。”

  李雪才不信她说的,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又听不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她心思微动,猛地抱住黎夏的腿,尖声喊道,“救命啊!救命!”

  抱着她的腿喊救命?

  黎夏无语地看着她,一度怀疑她是真的脑子不清醒,“我没想杀你,乱喊什么?放开我!”

  黎斯年也蹲下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雪,“黎小姐,这个丑八怪大婶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

  “可能是吧。”黎夏不耐烦地晃了晃腿,却没挣脱李雪的手。

  母子两个正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只听一阵跑步声传来,黎夏抬起头,只见两个执勤民警气喘吁吁地问道,“你们……你们干什么呢?!”

  ***

  “霆爷,那个号码的机主名叫黎夏,我已经把她的身份信息整理好发到您邮箱了。”陆少云看着后视镜里面色不善的战北霆,想了想,还是继续说道,“黎小姐现在好像遇到点麻烦。”

  战北霆刚打开邮箱,看着黎夏的免冠寸照一点点加载出来,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无可救药。

  对着这女人的证件照也能起反应?!

  战北霆啪地按掉屏幕,藏起眸子里涌动的情潮,冷声命令,“说清楚。”

  “黎小姐被警局以故意伤人的罪名抓起来了。”

  故意伤人?

  在床上柔得像一摊水一样,她能伤得了谁?

  战北霆看着熄了屏的手机,没说话。

  这是霆爷第一次找他要一个女人的资料,陆少云觉得这位黎小姐对霆爷来说应该很重要,所以大着胆子又详细地说道,“我跟警局的朋友打听到,是有人故意为难黎小姐,霆爷,您要不要介入一下?”

  战北霆想到今早离开前给她留的号码,她若需要帮忙,自然会联系他。

  她若不需要,他也不会因为那点生理反应上赶着忙活。

  虽然是这么想,可他忍不住拿起手机,亮着屏幕划来划去,漫不经心却又像在等待什么。

  叮咚。

  一条短信出现在屏幕,看到发送者的号码,战北霆眸光微亮——是黎夏。

  再看短信内容。

  “昨晚感觉很好,给你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我在老城区警局等你,不见不散。”

  看到最后一个字,战北霆冷硬的唇线,无意识地弯出一抹弧度。

  求救的短信都发的这么别出心裁。

  这个女人,果然很有意思。

  “陆少云,去老城区警局。”

  不知是不是错觉,陆少云觉得霆爷心情似乎好了几分。

  ***

  老城区警局。

  “阿煜,夏夏她肯定是对我们怀恨在心,我不过是跟她打了个招呼,她就对我一顿拳打脚踢,你知道吗?她现在会功夫了,我能感觉到,她刚才恨不能把我打死才好,阿煜,我好害怕……”

  李雪一改之前的泼辣,柔柔弱弱地靠在周煜怀里,眼角挂着几滴清泪,这副小白花的模样特别招人疼惜。

  果然,周煜搂紧她的腰肢,温柔地安抚她,“乖,别怕,现在没事了,你先出去等我,这边的事交给我来解决。”

  周煜已经很久没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李雪说过话了,李雪沉浸在他的柔情蜜意里,以为在他心里,她到底是比黎夏更重要。

  她靠在周煜怀里乖顺地点了点头,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看向黎夏的眼神则无比得意,充满挑衅。

  戴着手铐的黎夏看她这副虚伪的样子,实在是被恶心坏了,所幸没一会,周煜的助理就进来把李雪带了出去。

  一时间,审讯室里只剩了周煜和黎夏两个人。

  感觉更糟糕了。

  黎夏强迫自己抬起头来,努力忽略掉心底的酸涩感,平静地说道,“是她先要动手打人的,我那么做是正当防卫。”

  她仰着头,一缕阳光正好透过窗户落在她修长的脖颈,那几朵吻痕像妖冶的花朵一样,刺痛了周煜的眼睛。

  他死死地盯着她的脖子,声线紧绷地羞辱她,“生过孩子以后,是不是更贱了?是不是你想要了,什么人都可以上你?!”

第5章 霸气的男人

  黎夏觉得自己肯定是被气糊涂了,她居然奢望跟周煜讲道理?

  这个男人五年前恨不得她死了才好呢!

  就像苏澜说的那样,他这次回来,也很可能是想继续折磨她!

  黎夏垂下眼睛,声音干涩地说道,“你出去吧,我要跟警察谈。”

  周煜对此置若罔闻,逼近她质问道,“昨晚跟你在一起的,又是哪个野男人?”

  他派人去查那间房是谁开的,可酒店的人说那是至尊客户,绝对不能泄露丝毫信息!

  至尊客户——黎夏这是又攀上了哪根高枝!

  周煜死死地盯着黎夏,看她噌地抬起头来满眼怒火,以为她会解释什么,却又看她撇开视线,故作冷静地说道,“这些跟你无关,李雪要走法律程序,我悉听尊便。现在,麻烦你从我眼前消失。”

  “黎夏!让我消失?你有什么资格!”周煜猛地俯下身,钳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他眼神中写满恨意,“带着你的野种,好好跟李雪道个歉,不然,我会让你无限期地关在这里……”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什么在五年前将她置于死地!

  凭什么对她百般羞辱!

  凭什么因为李雪发疯,就要把她关起来!

  忍了这么久,黎夏终于情绪崩溃,只是眼泪在五年前就流完了,徒留眼角泛出一片赤红。

  周煜站直身体,蹙眉看着她,表情沉寂地回答她,“这是你欠我的,黎夏。”

  “不!我不欠你了!”黎夏大声反驳,“我欠你的,早就还清楚了!”

  不管是周家对她的照顾,还是周煜对她的好,她已经用一辈子的幸福做代价,都还清楚了……

  激烈的争吵声从门缝里传出来,黎斯年抱着妈咪的手机蹲在墙角,表情焦灼地嘟囔着,“怎么还不来……怎么还不来……”

  听干妈说,在京都,战家的人最厉害,一个个都是别人不敢惹的狠角色。

  他刚才看到那个名字,只担心妈咪被欺负,可妈咪被别人欺负,那个姓战的应该能帮上忙吧?

  他是吃了那张纸条没让妈咪看见,好在他有过目不忘的天赋。

  一口气给那男人发了三条短信,谁知,等到现在还没出现。

  该不会不来了吧?

  黎斯年忧心的想,大人之间的情意这么经不起推敲与考验的吗?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阵嘈杂,黎斯年抬头便看到穿着局长制服的中年人还有一群警官簇拥着一个年轻俊美的男人走过来。

  声势太过浩大,黎斯年默默往墙角缩了缩身体。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表情慵懒,却透出强势气场的男人,眼睁睁看着他带人走进妈咪被关起来的审讯室。

  然后,不到半分钟他就看到摘了手铐的妈咪,被那人牵着手走出来。

  在他们身后,刚刚还朝妈咪大吼大叫的坏男人,已经被警察团团围住,想阻拦妈咪都没机会。

  黎斯年看得有些愣神——活了将近五年,他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这么霸气的男人呢!

  要是黎小姐让这样的男人当他爹地,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就在黎斯年默默改变立场的时候,黎夏眼疾手快地将儿子一把抓到了怀里,然后随着战北霆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警局。

  直到坐进战北霆的车里,黎夏才调整好心态,视线上下把儿子打量了一遍,担心地问道,“小宝?你没事吧?吓坏了吧?”

  黎斯年摇了摇头,“黎小姐,我还行,没那么怂。”

  黎夏松了口气,视线转向车外的战北霆。

  他正在跟追出来的局长说话。

  男人身材颀长挺拔,穿着闲适又合身的手工休闲装,脚上踩着柔软的羊皮鞋,脸上表情淡淡的,可怎么看都透出一股不可一世的倨傲……

  黎夏正对着男人的侧影好奇他怎么会突然来警局的时候,只见他转过身,带着局长朝她走了过来。

  叩叩——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敲了敲她面前的车窗,一时怔神,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还是身边的小宝眼疾手快地按下了车窗的按钮。

  墨黑色的车窗徐徐落下,黎夏看见刚才还对她吹胡子瞪眼睛的局长,这会竟搓着手唯唯诺诺地走上前来,肥胖的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笑容。

  “黎小姐,实在对不住,刚才让您受委屈了,我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道您跟霆爷认识,还有那周家,说挨打的女人是周家少爷的未婚妻,一定要让您付出代价,唉,要是早知道您和霆爷这层关系……”

  听局长这么说,黎夏心底的火噌一下子就冒了出来,“你们就是这么办公的吗?我跟谁有什么关系,要比事情的真相还重要?是不是他今天不来,你们就真能关我一辈子?!你们这么官商勾结,就不怕被投诉吗?!”

  堂堂局长被她数落的面红耳赤,看女人这么义愤填膺,局长还没说话,战北霆没忍住先轻声笑了出来。

  局长尴尬地看向战北霆,局促地笑道,“霆爷,难得黎小姐还能保持这么一份天真……”

  “天真?我说的是事实好不好?!麻烦你调查清楚原委再来跟我道歉!”

  “黎小姐!”

  黎夏直言直语,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局长留,局长脸上挂不住,口气也变得冷硬了几分。

  到底是一局之长,板起脸来还是挺恐怖的,黎夏被他吓得有点怂,就在这时,倚着车身的战北霆懒洋洋地说道,“老孟,你这是冲谁耍横呢?难道她说的不对么?”

  看似闲散的一句话,却仿佛带着迫人的威压,局长脸色顿变,“霆爷,我不是……”

  “用不着跟我解释,要道歉就摆正态度,不会道歉我就跟你们领导谈谈,让你休息几天去学习学习。”

  要是别人说这话,听听也就算了,战北霆可不一样,他要说让谁休息几天,那就等于是撤了谁的职。

  面子可比不过乌纱帽,这笔账很容易算,局长也不管多丢人,直接朝黎夏深鞠一躬,特别诚恳郑重地说道,“黎小姐,对不起,是我们办事不力,让您蒙受不白之冤了!”

  黎夏,“……”

  以为她看不出来吗?

  他这么说还不是迫于那个男人的压力?!

  可事实是,她明明是正当防卫!

  黎夏还想争论什么,只听黎斯年猛然叫她,“黎小姐!小外婆打电话来了!”

  果然,铃声很快响了起来,黎夏忙着接电话,没再跟那个局长纠缠。

  战北霆朝局长挥了挥手,局长见状连忙逃命似的跑进警局,战北霆转身坐进车里,正好听到黎夏声调温柔地说道,“好,小姨,我这就带小宝回家……对,晚上在家里睡……”

  挂断电话,黎夏唇角的笑意还没有敛去,就察觉到一束目光露骨地落在她脸上。

  循着感觉看过去,正好对上男人狭长邪肆的幽眸……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