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终极邪尊云枫_终极邪尊免费阅读by 断路

发布时间:2018-11-05 16:35

终极邪尊云枫

终极邪尊全文阅读

终极邪尊最新章节已经出来了,终极邪尊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由作者断路所著的一部非常精彩的玄幻小说,小说终极邪尊全文讲述了主角云枫是一个无法觉醒武魂的少年,被人称为废物的他在一次意外下获得奇遇,看他会如何走上了强者之路,用后天觉醒的异种武魂强势崛起……

第1章 神秘枯藤

  崎岖险峻的山路上,巨石横陈,灌木生长在岩石峭壁狭缝中,也生长着各种草药,伴随着各种暗坑,砾石。

  各种有毒的植物、蛇蚁虫蝇随处可见,偶尔还会撞上酣睡的妖兽。

  云枫熟练的从各个意想不到的地方,采集到能够给父亲治病的草药。

  忽然云枫眼睛一亮:“那是‘馨儿’最喜欢吃的雪樱果了。”

  他一伸手,从一株带刺的雪白色树上摘下一枚飘着清香的白里透红的水果。

  收回手的时候,忽然手指被倒刺划破。

  云枫急忙将手指放在口中吮吸,不过眼中却很是开心:“馨儿见到了肯定很高兴。”

  想到那个闲静少言的美丽少女,云枫总是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云枫开心的将雪樱果放进口袋里,眼前似乎出现了馨儿看见雪樱果时高兴的样子了。

  可是画面一转,美丽的医馆老板娘猛地将馨儿挤开,端着一碗臭味熏天的药,露出恶魔般的微笑,柔声道:“云枫小弟,该喝药啦!”

  “唔!”云枫下意识的急忙捂住嘴巴,一想到那些苦的要死的药,他就感觉到一阵恶寒。

  因为他无意中他发现,那种药竟然是大人们吃的壮阳药,也是因此,他一见到医馆女老板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发的什么疯,竟然给他喝那种药。

  云枫继续采药。

  “嗤……”

  他的衣服裤子都被凸出来的石头刮破了,皮肤被锋利的石头刮破,但他却似乎没有感觉。

  “有了这些药草,父亲就可以减轻些许病痛了。”

  “可是,还不够!”

  “想要让父亲康复,这些草药,远远不够!”

  他需要更加值钱的草药,更多的草药。

  那样,他才能治好父亲的病。

  想起重病在床的父亲云黔,云枫就感觉揪心的难受。

  而他唯一能做的活,只有采药!

  一想到自己和父亲在家族中受到的冷眼,云枫眼神更阴沉了。

  眼神虽然平静,但那双眼睛深处,却隐藏着疯狂。

  若非他无法觉醒武魂,家族怎么可能会如此看扁他,羞辱他?

  若非父亲的修为尽失,云氏家族在九炎山的分支,石锤镇的云家,怎么可能如此对待父亲?

  但是曾经父亲虽然很强,可是如今却也只是一个卧病在床的病人。

  而他云枫,更是只有淬体境九阶,根本没有半点作用。

  万罚大陆上的实力等级分为淬体,武者,先天武者,武师,武王。

  而每一级又分为九阶。

  传说中还有更强大的存在,但那些存在已经近千年没有出现在大陆上了。

  万罚大陆的修炼功法和战技共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同时每一阶又分为上中下三品,黄阶最低。

  至于天阶功法和战技,那几乎等于传说中的存在,流落在民间的功法几乎都只有黄阶,最高就是玄阶,地阶的就非常罕见了。

  身为当年主家族天才云黔的唯一独子,云枫,却竟然是无法觉醒天赋的废材,这无疑是天大的讽刺。

  都已经十六岁了,云枫依旧还是淬体九阶的实力。

  这还是因为身为古家族,拥有古家族血脉的原因,这样的实力,在家族中一抓一大片。

  在万罚大陆,想要修炼强大,就需要觉醒武魂。

  武魂,有自身的天赋魂力,妖兽武魂、植物武魂、器武魂等等。

  人类没有天赋觉醒之时,都是以淬炼身体为主,有古家族的血脉,肉身修炼会非常的强大。

  一般修者等天赋觉醒以后,气海就可以凝聚真气种子,就可以修炼灵气。

  云枫无法觉醒天赋武魂,就相当于不能强大起来。

  想要达到武者境界,都必须靠着练体,这样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并且不知道要多吃多少苦头。

  这也意味着,想要从家族中拿到治愈父亲云黔的珍贵药材,几乎不可能了。

  出于某种原因,云枫的父亲处处受到挤压。

  云枫只以为那是云氏家族在九炎山的分支、石锤镇云家家主云破天的压迫而已。

  事实上,这后面的水太深,根本不是小小的云枫所能知晓的。

  云黔之所以会丹田被毁,并且出现在九炎山分支云家,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还好老板娘医术高明!”那个女人虽然古怪了些,但这些年对他们父子的帮助也不少。

  “恐怕,只能去那个地方碰碰运气了!”

  云枫抬起头,望着高耸入云的山岭。

  那地方叫幽冥岭,是连最资深的采药人也要畏惧的地方。

  可是,想起父亲,他眼中的惧色便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坚毅的决心。

  ……

  穿过险峻崎岖的峡谷,云枫终于看到了幽冥岭里茂密的丛林。

  甚至,云枫只要一抬起头就依稀可以看到,里面随处可见的草药。

  “这些都是老板娘说的珍贵草药,有了这些草药,就能够给父亲治病了!”

  云枫眼中有着喜色。

  “嗷唔……”

  一声兽吼。

  云枫一愣,旋即脸色大变:“这是冥狼?”

  “糟糕!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里竟然会出现淬体九阶的妖兽!”

  冥狼,全身都是青黑色鳞甲,幽冥岭最常见的妖兽,同时也是采药人最不愿意遇到的东西,因为它们不但凶残,并且团结。

  幽冥岭,连绵数里,谷中不仅荆棘丛生,密林遍布,生长诸多药效奇佳的药草,还居住着无数凶狠的妖兽。

  这些凶狠的妖兽,实力都非常恐怖,即便是村镇里那些所谓的高阶强者,单独遇到也是凶多吉少。

  “为了来到这里,我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如今机会就在眼前,叫我怎能半途而废?”

  云枫迅速冷静下来,望着眼前风中摇摆的珍贵药草,他狠狠的咬了咬牙。

  “机会就在眼前!”

  猛然间,他的身子如离弦的飞箭一般,动作敏捷,十分娴熟地手起铲落,十几株药草便被他塞入药笼里。

  看到这些药草终于放入笼中,云枫脏兮兮的脸庞上终于闪过了一抹笑意。

  “砰!”

  几乎是同时,一阵腥风扑面而来。

  饶是云枫躲闪及时,衣角也被擦中,出现了一道狭长的口子。

  轰的一声,一头凶恶的冥狼如陨石一般重重的落在云枫的面前一丈处,让脚下的地面都狠狠震动了一下。

  云枫面色一变,手中药铲向前,做好战斗的准备。

  冥狼红绿色的眼瞳闪过一抹凶光,如刀目光直直落在云枫的脸上。

  “轰!”冥狼瞬间发动了攻击,猛地扑上来,钢铁之躯如同坦克碾压而来。

  云枫目光如炬,猛地后退,同时以诡异的角度猛地甩出药铲。

  “噗。”

  近距离之下冥狼根本来不及闪躲,被药铲扎中眼睛。

  “嗷……”

  冥狼发出惨嚎,轰的一声重重落地。

  “不好,它在呼唤伙伴。”

  云枫脸色一变,如果只是一头冥狼,以他同样淬体九阶的实力,还可以战胜,但要是多来几头,那就糟了。

  云枫毫不犹豫的选择撤退。

  “嗷嗷……”

  钢铁般的冥狼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嚎叫声,从远处密林中传来,已经有别的冥狼发现了这里的动静。

  云枫加快了速度,被追上,那是九死一生,插翅难飞。

  可是他的速度再快,又怎么是常年生活在这里的冥狼妖兽的对手?

  三四头冥狼从前方围过来,将云枫的退路封死。

  “吼!”

  几头冥狼几面夹攻,杀向云枫。

  云枫只能不停地闪躲,可是他身上依旧在不停地添加伤口。

  “嗤……”

  云枫的裤腿被划破。

  “噗……”

  后背直接被一头冥狼的钢铁利爪抓破,鲜血淋漓,巨大的撞击力,让云枫倒飞出去五六米,身上多处挂彩,鲜血直流。

  鲜血滴落到身下一株小草一般的枯藤上,那株原本普普通通的枯藤忽然微微颤动了一下。

  不过云枫却没有注意到,他猛地爬起来,脸色难看:“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看着周围包围过来的七八头钢铁冥狼,云枫感觉到了绝望。

  “父亲,馨儿,老板娘……”

  “即使是死,也要死得有价值!拼了!”一声怒喝,云枫悍不畏死的冲上去。

  “嗷嗷……”

  冥狼发出震耳的嚎叫,声音震得周围的山石都滑落。

  忽然地上那株有些发黑的,小草一般,普普通通的枯藤,瞬间冲进云枫体内,一闪而没。

  与此同时云枫身上一股如洪荒般的凶戾气息铺天盖地四散开来。

  周围的冥狼惊恐的后退,见鬼似地,几下子跑得没影儿了。

  “这是……什么东西?”

  云枫也发现了那株没入他体内的枯藤,他瞪大了眼睛。

  即便是以他经常采药的经验,竟然都没见过这种奇怪的黑藤。

  不过隐约间他发现黑藤上一闪而逝的火光,他心中诧异。

  正疑惑这是什么东西,但是紧接着身体一阵剧烈的痛楚,同时云枫感觉天旋地转,猛地倒地晕了过去。


第2章 云家的人到医馆提亲

  云枫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神清气爽,身上的伤口似乎没那么疼了。

  “嗯?”云枫仔细一检查,身体猛地一僵,旋即狂喜。

  “真气种子!”

  云枫感觉到了,气海位置已经凝聚出一枚颗粒状,就像是一颗植物种子。

  那是觉醒武魂的象征,那是真气种子。

  “我觉醒武魂了?”

  愣过之后,云枫紧接着便是狂喜,并且,他惊喜的发现,他不但觉醒了武魂,并且实力达到了武者一阶,不再是淬体期九阶。

  他恨不得大吼上几声。

  记得去年十五岁成年礼上检测到没有觉醒武魂时受到的各种奚落侮辱,各种压力,此时云枫简直兴奋的快要晕过去。

  幸福来的太快。

  一般来说,武魂都是天生觉醒的,武魂,其实也是灵魂的一部分,是天赋的一种体现。

  如今,云枫竟然后天觉醒了武魂,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对了,是那珠奇怪的黑藤!”

  云枫很快就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事情,那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枯藤忽然进入他的体内,跟身体融合,之后就晕过去了。

  醒来之后,甚至连伤势都恢复了,想来是修为突破时恢复的,而这一切,应该都是那株奇怪的黑藤的功劳。

  “那株黑藤究竟是什么东西?”

  云枫无比诧异,即便是以他的见历,竟然都不认识那样的一株黑藤,记得当时好像还有很强大的气息从体内散发出来,将七八头冥狼妖兽都吓跑了。

  不过此时那种气息早已消失无踪,像是从未发生过。

  云枫仔细检查,果然发现在那气海的真气种子中,隐隐约约可见一株缩小版的枯藤,枯藤看上去甚至有些发黑,看上去就像是一株小草,实则,竟然是苍劲非常,像是成长了很多年的老树一般。

  但那确实是枯藤啊,并且还散发着非常不显眼的火光,云枫更诧异了,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云枫兴奋的快要晕过去:“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对了,我要马上回去告诉父亲这件事情!”

  云枫顾不得其他,抓起地上洒落的药草,急忙离开这幽冥岭。

  石锤镇,镇上云家一家独大。

  石锤镇的云家是天火城云家在九炎山的一个分支,云家乃是古家族,传承了也不知道多少年了,家族主修木系功法,主要家族武魂觉醒的是植物系武魂。

  石锤镇只是九炎山边的一个边陲小镇,这里的云家分支中,每一年都会有一次选拔,满十六岁的少年觉醒武魂中优秀者可以进入宗门修行。

  若能在宗门中得到成绩,成为玄宗,就可以进入天火城,回归主家族。

  这是分支每一个族人的愿望。

  云枫回到镇上,却并没有直接回云家,而是朝着一个医馆赶去,因为他的父亲就在那里,正急需药草救治。

  云枫来到医馆的时候,却发现这里来了不少人,并且大部分竟然都是云家的人。

  “怎么回事?”

  “云家有人受伤了吗?”

  云枫疑惑,挤进人群,看见几道熟悉的身影。

  云溪,云居,云强等几个云家天才,他们怎么同时来到这里了?

  正当云枫疑惑时,忽然里面传来一个非常动听却略带冰冷的声音:“将东西拿回去。”

  正是医馆老板娘宁熙儿的声音。

  “怎么,宁姑娘觉得聘礼不够?我们可以再加。”中年人的声音传出来。

  云枫听得出来,那个中年人,正是云家二长老云辉的声音。

  什么聘礼?发生什么事了?

  “谢谢云少家主的抬爱,请你回去告诉他,我还不想嫁人。”宁熙儿淡淡说道。

  宁熙儿一身白衣,俏丽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愠怒。

  云强说道:“宁姑娘,你在石锤镇这段时间少家主可是对你关爱有加,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敢动?”

  “是啊,要是没有少家主的暗中帮助,你以为就你一个弱女子,能够在石锤镇安静扎根吗?”云居也附和道。

  “熙儿姑娘,你还是答应了吧,你也知道,少家主决定了的事情,要是达不到目的,可是有些麻烦的。”另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也说到。

  宁熙儿迟疑了,如果自己不答应,会不会连累小师妹,会不会让云黔的病情恶化?

  “老板娘不要答应他们。”

  忽然一声怒喝,云枫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将大堆聘礼扔了出去。

  “云枫?”

  “是云枫那个废物!”

  “云枫你做什么?”

  云强等几个云家天才少年怒喝。

  二长老云辉也是微怒,不过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云枫神色不善。

  “老板娘不要答应,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云绝的花花肠子,你要是嫁给了那个家伙,你能有好日子过吗?”云枫看向医馆的老板娘宁熙儿。

  云绝,石锤镇云家的少家主,身为家主的长子,才十八岁,修为已经是武者八阶,已经算是了不得的天赋,更是石锤镇云家内定的未来家主,为人还不错,处理各种事情都很好,就是拥有一副花花肠子,最喜美色。

  “云枫你这个废物,什么时候轮到你多管少家主的事了?”

  “无法觉醒武魂的家族废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

  “连武魂都不能觉醒,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乱说话?”

  “云家有你这样的废人,简直就是耻辱。”

  云家的天才少年们怒视云枫,一个个一脸不屑的看着云枫。

  “别跟这种人浪费时间,废物一个,直接扔出去!”云居更是一脸高傲的俯视云枫,猛地走出来想要将云枫扔出医馆。

  云枫冷漠看着这些人,如果是以前,他或许会愤怒,可是如今他成功觉醒了武魂,他再也不是那个云家废物,虽然如今他才武者一阶,但面前这些人,如果单打独斗,他有把握立于不败之地。

  “云居你别动,让我来将这个家族废物扔出去,云黔有这样一个儿子,简直就是天大的不幸!云黔已经成了废物,没想到他的儿子也变成了废物!果真是代代相传,废物的种果然也是废物!”云强站出来,直接一掌抓向云枫。

  “你闭嘴!”云枫大怒,别人说他可以,但说他父亲就绝对不去,他冷漠的看着云强,云强也不过才武者一阶而已,并且似乎修为都还不稳固,竟然敢侮辱他父亲,他决定给这个家伙一个深刻的教训!

  “住手!”

  二长老忽然出声制止了云强:“今日来这里是为了向宁姑娘提亲,不是家族内斗。”

  云强只得不甘心的收回招式,末了还不屑的看了云枫一眼:“这次算你走运!”

  云枫也不得不收回攻势,冷漠的看着云强,忍下心中的怒火。

  宁熙儿看在眼里,眼中有着一丝感动和别人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如今修为降低了,但是她的灵觉还在,察觉到了云枫的变化。

  “宁姑娘,希望你可以仔细考虑一番,少家主的心意你应该能明白。”二长老云辉说道。

  “不必了。”宁熙儿淡淡道:“谢谢云少家主的错爱,熙儿暂时还不想嫁人。麻烦云辉长老转告云少家主一声。”

  “我会转告的,不过还是希望宁姑娘能好好考虑。”二长老说着,眼神复杂的看了云枫一眼,而后离开医馆。

  云强等几个云家天才少年也跟着离开,不过临出门时一个个不屑的看着云枫。

  “等等。”

  云枫突然叫住了云家的人:“将东西都拿回去。”


第3章 三叶灵根

  云强等人一个个怒视着云枫,恨不得冲进来将云枫暴揍一顿。

  二长老扫视了云枫一眼,淡淡道:“将东西带回去。”

  那些人只得将散落在地上的各种东西捡起来带走,其实对于云家来说,这些东西可有可无,带走了不会多一点什么。

  但是留下来,却能找到借口说宁熙儿接受了这些聘礼,到时候再来硬的,在他们看来,宁熙儿一个弱女子而已,能怎么样?

  但是突然杀出来一个云枫,出乎了意料。

  这些云家的天才少年们都是少家主云绝的忠诚拥戴者,因此一个个都对云枫怀恨在心,狠狠瞪了云枫一眼,一个个灰溜溜的离开。

  云枫深吸一口气,转过身,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看到老板娘宁熙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一个碗,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他:“云枫小弟,该喝药了。”

  “我不喝!”云枫脸色一变,就要逃跑。

  但是忽然眼前一花,云枫就被宁熙儿扑倒在药柜上,并且捏住他的嘴巴,将一碗药给他灌了下去。

  “咕噜咕噜……”云枫被迫吞咽。

  “呕……”

  云枫推开宁熙儿,趴在地上干呕,却什么都呕不出来。

  “不要浪费,这药很贵的。”宁熙儿娇笑道。

  云枫汗毛倒竖,急忙逃之夭夭。

  身后传来宁熙儿的娇笑声,云枫顿时跑得更快了。

  “那个疯女人!”

  云枫心中诅咒,不过他奇怪,怎么宁熙儿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之前被人强行提婚的事情?

  “嘎吱!”

  云枫来到父亲云黔的房间,忽然他脸色大变,因为躺在床上的云黔的衣襟上有不少鲜血,显然是咳出来的。

  “爹。”

  云枫扑到床前哀嚎。

  “咳……”云黔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到云枫,笑道:“你回来了?”

  “嗯嗯,爹,你怎么样了?哪里不舒服?”云枫着急道。

  宁熙儿也跟了进来,见到云黔的样子,眉头一皱,捏住云黔的手腕,秀眉一皱:“病情恶化了。”

  “怎么会这样?”云枫着急。

  “你别着急,你这次采到的药能暂时稳住你爹的病情。”宁熙儿说道。

  “枫儿……”云黔艰难的说道。

  “爹,我在这里,我在。”云枫着急道,

  “枫儿……”云黔猛地咳嗽,咳出一口血来。

  “爹,你别再说话了,不要说话了。”云枫大急。

  云黔一直在念叨着云枫的名字,忽然大口咳血,昏迷了过去。

  “爹……”云枫惶恐的大叫。

  “你别急,你爹只是晕过去了。”宁熙儿急忙提醒。

  云枫松了一口气,但还是非常担心:“我爹这样,如何才能治好啊?”

  “他伤身又伤心,内伤加外伤,很难治愈,除非有非常珍贵的药材,否则……”

  宁熙儿没有说完,但云枫已经知道后半句可能是什么了。

  云枫知道,父亲伤心,是因为母亲的消失。

  他早就知道主家族中有一种名为‘木灵丹’的丹药,能够缓解父亲的病情,但是那必须是不久之后的家族大比第一名才能拿到。

  原本他几乎看不到希望,但是现在,他已经看到了希望,因为那神秘枯藤的出现,他看到了希望。

  不就是第一名吗?

  这一刻,云枫感觉干劲十足,无论有多么困难,一定要奋起直冲,勇往直前。

  “爹,你等着我,我一定能给你拿到木灵丹。”云枫无比认真。

  “你别太担心了,你父亲不会有事的。”宁熙儿安慰道:“对了,你去找一种药,叫做三叶灵根。”

  “这种药有什么用?”

  “自然有用,给你补身体。”

  没有理会云枫疑惑的神色,宁熙儿说道:“这九炎山,只有距离石锤镇五六十里外的魔渊峡谷才有,三叶灵根表面上只有三张金色叶子,没有任何枝干,灵根在土里,有一种蛇类妖兽守护。”

  “蛇类妖兽?有多强?”

  “不清楚,很可能有先天武者境的妖兽,不过你不用太担心,给你这个药方,你应该能找到这些药材,这些药材组合,就能将其毒晕……”

  “魔渊峡谷,先天武者的妖兽守护!好,我马上就去!”还不待宁熙儿将话说完,云枫便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

  “哎……我还没说完呢!”

  宁熙儿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她气得跺脚,怪云枫太冲动了,因为三叶灵根的用途太过古怪,万一云枫直接服用,那就糟了。

  三叶灵根还有一个更长的名字——蛇涎三叶灵根,据传是蛇类妖兽经常流口水的地方才会生长。

  蛇性本淫。

  以宁熙儿精通药理的经验,自然知道,三叶灵根的主要作用便是刺激肉身的发育,还能激活人体的欲念,严重的甚至可能让人性格发生扭曲,成为邪恶之人,除非有天材地宝压制那种副作用。

  宁熙儿经常给云枫喝的苦药之中就有类似的药物在其中,不过三叶灵根并没有使用过。

  可以说,三叶灵根是一种非常珍贵的灵药的同时,却又是一种毒药,能让还未完全长大的人体发育的更好,同时也会激活人体的欲念。

  宁熙儿之所以敢使用这种药材,因为她有去除副作用的方法。

  ……

  深夜了,微风拂过,空气有些微凉。

  宁熙儿不安的在医馆门口走来走去。

  “那家伙,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她口中呢喃着,微微有些担心。

  “老板娘你还没睡啊?”忽然云枫从黑暗中出现。

  “你没死?”宁熙儿惊叫道。

  “你才死呢。”云枫没好气道。

  宁熙儿也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但她似乎不知道何为尴尬:“对了,我让你找的三叶灵根呢?”

  “当然是吃了啊。”云枫理所当然的说道,不过下意识的避开绝美的宁熙儿,下意识的看向她的玉手,见没有药碗,才松了一口气。

  宁熙儿惊愕的张大了小嘴:“你你……你直接吃了?”

  “不然呢?”

  “你……没发生什么事吧?”宁熙儿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你很希望我出事啊?说起来,你竟然也不告诉我吃那东西那么危险,还好本少爷福大命大,挺了过来。还有,那守护兽还真厉害,竟然达到先天武者级别了,要不是有毒药,我说不定就回不来了。”

  云枫古怪的看了宁熙儿一眼,宁熙儿竟然脸红了,不过他可不敢多想,这个女人怪怪的,谁知道下一刻她又会想出什么法子来折腾他,因此急忙开溜。

  宁熙儿俏脸确实红了一下,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红着脸嘀咕:“看来以后不用给他吃补药了……”

  “不过,他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宁熙儿虽然担心,但更多的是疑惑。

  云枫之所以没事,完全是因为觉醒的特殊武魂,他觉醒的武魂跟别人完全不一样,他的武魂并非是先天性觉醒,而是后天出现的,完全可以说是实体,算是真正的异类。

  云枫去看了父亲云黔,发现云黔的呼吸均匀,似乎是昏迷了,不像是正常睡着,但起码暂时没有危险,他放心了不少。


第4章 馨儿云枫爆发

  云枫想到白天在幽冥岭采到的雪樱果,急忙将其拿出来,朝着馨儿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一个十三四岁的美丽少女独掌孤灯,美眸为奇怪的灰色,但却很有神,很可爱,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油灯。

  忽然一双手从后面将她抱住了。

  “啊……”

  美丽少女大惊失色,身后那结实的胸膛让她眼中现出惊慌,她明白那是男人的身体……

  “馨儿,是我。”

  云枫急忙放手,嘿嘿坏笑。

  馨儿急忙挣脱开云枫,有些怕怕的看着云枫。

  馨儿是宁熙儿的小师妹,云枫也是不久前才认识的,他平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逗馨儿。

  “嘿嘿,馨儿的身体真香。”云枫坏笑道。

  馨儿瞪他,微微咬下唇,这个家伙,就知道欺负人家。

  “馨儿你看,我帮你带什么来了?”

  云枫一翻手,手中出现一个雪樱果,白皙如玉却又近乎透明。

  “呀,是雪樱果。”馨儿灰色的眼眸顿时一亮:“馨儿最喜欢吃的雪樱果。”

  “馨儿亲我一口,这个雪樱果就是你的了!”云枫坏笑道。

  馨儿眼眸一暗,转过身不再看云枫。

  “馨儿不亲,我亲也可以。”

  趁馨儿不注意,云枫突然在她吹弹可破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馨儿猛地娇躯一颤,旋即耳根瞬间红了,但还没来得及发作,云枫将雪樱果塞进她的手中,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馨儿恨恨的看着半闭的窗户,羞得小脸通红,但眼中却有着淡淡的喜色。

  自从宗门被灭之后,跟着师姐来到这里,她几乎不愿见到外人,唯一接触的几乎就只有师姐宁熙儿和云枫,云枫看似经常欺负她,实则,她能感觉到云枫对她的关心。

  云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他进入馨儿的房间,看见馨儿那诱人的样子,突然想抱她一下,竟然还真的实行了,好在他脸皮厚,不然得直接开溜。

  接下来的几天,云枫开始了疯狂修炼,在深山里疯狂猎杀妖兽,用强大的妖兽来磨练自身。

  让他吃惊的是,他的实力提升的简直太快了,刚开始的时候他也就能击杀武者境二级的妖兽,到了后来,他竟然能同时面对三四头二级的武者境妖兽,如果是武者境一级,他甚至能横扫。

  同时武魂也更加凝实了,不使用武魂都能轻易击杀高一个等级的妖兽,使用武魂更是强大。

  石锤镇外,一座偏僻的小山上,云枫盘膝而坐。

  “嗡!”

  他感觉体内一颤,而后身上散发的气势更强大了。

  “呼!”

  云枫睁开眼睛,眼中有着惊喜:“武者境二阶!”

  短短几天的时间,竟然接连觉醒武魂之后,马上又晋级,这算是很不错的了。

  “该去家族中找一些功法战技的时候了。”云枫目光坚毅。

  功法战技分天、地、玄、黄,每一种还有上、中、下三品。

  这九炎山的云家分支中,最强大的功法战技也就是玄阶下品,而且似乎还需要核心弟子才能修炼,并且要对家族有一定贡献的。

  其余弟子,即便是天赋再高,也最多能修炼黄阶高级。

  今日,云家迎来了云枫,他们心目中的家族废物。

  ……

  偌大的云府,三三两两少年少女往来其间,一副生机勃勃之景象。

  “咦,那不是云枫那个废物吗?”

  “那个废物竟然还有脸回来?”

  云枫刚要进入云家大门,那些家族子弟忽然小声说道。

  云枫装作没听见,自顾自的进入了大门,直奔“武阁”。

  武阁,乃是云家放置功法和武技的地方,有强者守护,只要是云家子弟,修为达到武者境界之后,都能够进入里面选择一套功法和一套战技。

  “云枫,是你?”

  忽然一道声音叫住了云枫,声音冷漠。

  是云强,之前跟二长老等人一起去医馆向美女老板娘宁熙儿提亲,跟云枫发生过矛盾,之后他一直想要找云枫麻烦,奈何云枫竟然一直不回来,这次云枫出现,他打算好好虐一番这个家伙。

  云枫淡淡瞥了云强一眼,便没有理会,继续走路。

  “站住!”云强喝道。

  云枫眉头一皱,看着云强:“有事?”

  看着云枫那淡漠的眼神,云强心中微怒:“家族废物,竟敢如此看我,看我怎么教训你!”

  云强说着便一步上前,猛的一拳打出,想要一拳将云枫打得鼻血长流。

  云枫眉头一挑,猛地出脚,一脚踹在云强肚子上。

  “砰!”

  “啊……”

  沉闷的声响和云强的惨叫声同时响起,而后便见到云强倒飞出去,直接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怎么可能……”云强大惊失色,同时脸色狰狞,难以置信,云枫那一脚竟然将他踢得爬不起来。

  “云枫你这个废物,就会偷袭,算什么本事?”跟着云强一起来的云居怒道。

  “偷袭?”云枫讽刺的冷笑,而后抬脚就要离开。

  “打了人就想走?看招!”云居大喝一声,猛地抓向云枫。

  云枫反手抓住云居的手掌一扭,云居顿时惨叫,而云枫继续出手猛地抱住云居的脑袋往下压,同时一抬膝盖。

  “砰!”

  膝盖撞上云居的面部,沉闷的声响发出,云居惨叫一声,被巨大的撞击力道撞得倒飞出去,同样鼻血长流。

  “砰!”

  云居的身体倒飞至四五米外,砰的一声掉在地上,被撞得发蒙了,他心目中的废物,那个连武魂都无法觉醒的废物,什么时候那么厉害了?

  不过云居马上又爬了起来,一脸愤怒的看着云枫:“没用的废物,就会偷袭,算什么本事?”

  云居始终认为云枫是偷袭的,不然这个废物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刚才那膝撞,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在他看来,只有偷袭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边的动静吸引来不少人,发现竟然是云枫回来了,并且云居鼻血长流,甚至云强还趴在地上一脸痛苦,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

  “是云枫那个废物,他回来了!”

  “原来是那个废物,他父亲就是个废物,没想到他也是废物,连武魂都无法觉醒,这难道就是废物遗传?”

  “真是给家族丢脸,云家有这样的废物,简直就是耻辱!”

  “他那个废物父亲,估计活不了多久,估计差不多死了。”

  “死了好,最好父子俩都死了,云家不养废物。”

  或者是因为云绝少家主向宁熙儿提亲的事情,或者是云枫父亲的反派的人,那些人丝毫不避讳云枫,直接当着云枫的面诅咒云枫,甚至是侮辱云枫的父亲,这让云枫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你们……再说一遍!”云枫阴沉着脸喝道。

  场面顿时安静了,所有人都是一愣,似乎没想到这个家族废物竟敢如此跟他们说话。

  不过马上便有人不屑道:“说你是废物,你那个父亲也是废……”

  “砰!”

  身影一闪,云枫一个跨步便来到说话之人身前,猛地一拳轰出,这愤怒的一拳直接将那人轰得倒飞,摔倒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

  所有人脸色大变。

  云枫,他……

  一拳!

  竟然一拳将一个武者境二阶的强者打晕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混账!”

  “废物,就会偷袭,算什么本事?”

  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后,顿时一个个愤怒的瞪着云枫。

  “砰!”“砰!”“砰!”

  云枫身影连闪,拳风呼啸,之前说话的几人直接被打得鼻血长流,东倒西歪。

  云家子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发威的云枫。

  “这这……这……”

  “混蛋,这家伙偷袭,一起揍他!”

  “揍他,这个废物,竟然偷袭我们!”

  这些人都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竟然要群攻。

  “一起上?”

  云枫丝毫不惧,身后忽然悬浮出一株看不出是什么样子的树苗,顿时气息大涨,不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就率先出击,猛地弹跳而起,将之前骂的最狠的那个少年一脚轰飞,而后再次鞭腿横扫。

  “砰!砰!砰!”

  有三四人都被踢中,惨叫着倒飞出去。

  “混蛋!”云崖大喝一声,猛地一拳轰出。

  云枫丝毫不惧,也一拳轰出去。

  两人拳头上都有着淡淡的光芒,出拳速度快到极致,瞬间相撞。

  “轰!”

  剧烈的撞击,劲风呼啸。

  云崖只感觉到恐怖的反震力,整个人被震得后退了七八步。


第5章 阳辉沐浴诀

  云枫也被恐怖的反震力震得倒退了五六步,感觉拳头发麻,手臂直发颤。

  周围的人们顿时心中一跳,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十六岁的少年。

  一个个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云枫,真的是家族中的废物吗?

  不是说不能觉醒武魂吗?

  但是刚才他们明明看到了云枫身后一闪而逝的植物虚影,那分明是武魂的象征啊,并且云枫的拳头上闪现光芒,那是武者特有的真气。

  只有觉醒了武魂,体内凝聚出真气种子,才能修炼出真气来。

  这些都说明了,云枫绝对不可能像之前人们说的那样没有觉醒武魂,甚至于之前云枫散发出的气息,那绝对不是淬体期所能拥有的,那气息,至少是武者境二阶的修为。

  就算如此,这也太吓人了,要知道,云崖可是武者境五阶的天才少年啊,今年也才十七岁,但却已经达到了武者境五阶,这在石锤镇云家分支,绝对是了不得的天赋了。

  然而在刚才跟云枫的对拼之中,云崖竟然处于下风,并且云枫还是在同时面对多人的情况下。

  整个庭院中安静了,这里的动静已经引来不少人,家族中的少女们都怔怔的看着庭院中收身而立的清秀少年,感觉到不可思议。

  那个家族中的废物,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厉害了?

  就算之前云枫打晕那人算是偷袭,就算他突然出手将几个人打飞算是偷袭,但是最后跟云崖的硬碰硬,就绝对不可能是偷袭了。

  甚至,云崖还是先出手,还有着以大欺小的嫌疑。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云枫。

  不可思议!

  这真的是他们心中的那个无法觉醒武魂的废物吗?

  云崖也是凝神看着云枫,刚才那一拳之下,他竟然落于下风。

  “还有谁嘴痒的,站出来!”云枫喝道。

  沉默。

  寂静。

  竟然没有人站出来说话。

  或许是吓到了,或许是震惊的,竟然没有人出声,那些围观的天才少女们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云枫冷哼一声,大步离开,直奔武阁。

  云枫回来的消息很快就在云府传开,很多人都知道云枫回来了,并且都知道云枫也觉醒了武魂,甚至云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武者境二阶,甚至能以武者境二阶的修为,跟武者境五阶的云崖硬碰一拳而没有落入下风。

  这更让不少人惊讶,但依旧有很多人认为云枫之前走运,只是凑巧,甚至有很多人认为是云崖太废物了,竟然被比他低了三阶的废物云枫压制,简直比废物还不如。

  云崖自然是愤怒无比,感觉到了耻辱。

  云枫可不管云府的人如何,他直接来到了武阁。

  “长老,我来选功法战技。”云枫对看守武阁的长老行了一礼。

  看守武阁的云飘然长老淡淡扫了云枫一眼,无精打采:“武者境二重。记住,只能选择一套功法和一套武技。”

  “是。”云枫点头,而后大步走进武阁。

  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云枫似乎嗅到了腐烂的气息,那是木头等各种东西太过陈旧而发出的这种味道。

  九炎山的云家分支,历史虽然远不如天火城的云家主家族,但也有好几百年历史的。

  “功法……”

  云枫深吸一口气,这次一定要选择一套适合的功法和武技。

  功法主要就是修炼真气能量,壮大自身修为。

  而武技,也称之为战技,乃是将自身的修为爆发出力量,也就是运用真气能量的手段方式,好的战技能将攻击力提升到更高。

  无论是功法还是战技,都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而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上中下三品,黄阶最低,天阶最高。

  流传到外面的几乎只有黄阶,玄阶的就很少了,地阶的是可遇不可求,至于天阶功法战技,那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要看机缘。

  同样的修为,战技强大的,所能爆发出的实力也将更强大。

  当然主要还是看自身天赋,如果天赋不够,无法发挥出战技的全部威力,也是浪费。

  云枫首先便是来到功法所在的书架位置。

  “妖藤术,黄阶中品,修炼此种功法,能让木系武魂变得柔韧,能束缚敌人……”

  “枯木诀,黄阶上品,修炼出的能量能侵蚀普通植物,修炼至最高甚至能吸收普通植物的能量精华,充盈植物武魂。”

  云枫看着一套套功法的简介,都心中激动,每一种功法都有特殊的威能,武之一道,真是玄之又玄。

  不过一直没有找到让他非常心动的功法。

  忽然云枫手掌触碰到一本薄薄的书籍,原本云枫根本毫不在意,然而手指触碰的瞬间,体内的武魂种子竟然轻微的颤动了下,甚至云枫感觉到武魂种子内部的神秘枯藤也轻微的颤动了下。

  云枫心中一跳,那神秘的枯藤怎么会突然有动静。

  “难道……”

  云枫看向那本薄薄的书籍,随手拿起,封面上竟然一个字都没有。

  他翻开来,愕然的发现,里面竟然只是一张有些破烂的纸张,竟然只有一页,不过这本书籍的材质很奇怪,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做成的,看上去应该有些年月了。

  “沐浴诀?”

  云枫愕然的看着这几个字,然后又看向下方的介绍。

  这也是一套修炼之法,但古怪的是,这修炼之法貌似是专门为了种植而修炼的功法,修炼者可以调动太阳光辉孕养植物。

  更奇怪的是,这套功法甚至没有说是什么等级的,黄阶下品?中品?还是上品?

  至于玄阶或者地阶,云枫根本不敢往那方面想,一个小小的云家分支,怎么可能有地阶功法?

  “嗯?”忽然云枫发现后面竟然有些残缺了,他眉头一皱,难道这是残片吗?

  不过,能让神秘枯藤武魂出现动静的东西,肯定不简单吧。

  “就你了!”云枫一狠心,赌一把了。

  云枫其实非常不看重这套功法,可是体内的枯藤太神秘了,能让枯藤出现动静的,应该不会是凡物吧?

  因此他才咬牙选择了这《沐浴诀》。

  既然决定了,云枫便不再看别的功法,担心看到更好的,心中会动摇。

  他直接来到武技部分。

  “练绵掌,黄阶中品武技,修炼到极致可以连续打出三掌。”

  “柔拳,黄阶中品武技,以柔克刚……”

  “枯木掌,黄阶上品武技,配以功法《枯木诀》修炼,威能堪比玄阶下品。”看到这里,云枫眼睛一亮。

  玄阶下品,虽然只是下品,但是也要比黄阶上品厉害很多的,一个等级之差,有时候就是天地之差。

  不过云枫选择的修炼功法不是枯木诀,他很快就否决了这套武技。

  忽然云枫眼睛一亮,拿起一本书册。

  这本书册上面只有一个字——剑!

  “剑?”

  云枫看得惊讶,竟然只有一个字。

  他翻开来,看里面的介绍。

  “剑诀,暂定黄阶上品武技,共分三步——识剑,学剑,出剑!”

  “识剑,用剑之人,须知,何为剑!”

  “学剑,学习如何使用剑!”

  “出剑,捡出无招……”

  云枫愣愣的看着这些介绍。

  “暂定?”

  也就是说,还不确定这是不是黄阶上品武技?

  不过后面的修炼方式也很奇怪,竟然没有固定的招式,都是用剑的各种乱七八糟的。

  没错,第一感觉,云枫就觉得是乱七八糟,但是本能的,云枫却觉得这剑诀应该没那么简单。

  “这套剑诀,甚至都根本不能称之为武技,我学了真的有用吗?”

  云枫心中在挣扎,每个人,在武阁中只能选择一套武技和功法,除非达到先天武者境界,才能选择更多。

  “娘的,赌一把了,该断则断,男儿大丈夫,怎能优柔寡断!”

  云枫心中一狠,下定了决心。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