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为君风华帝九烨小说的名字叫做回到皇城做正宫,又名《绝色炼丹师:太子,别乱撩》、

发布时间:2018-11-05 16:36

君风华帝九烨小说

回到皇城做正宫全文阅读

主人公为君风华帝九烨小说的名字叫做回到皇城做正宫,又名《绝色炼丹师:太子,别乱撩》、《帝尊嗜宠绝色炼丹》,是由作者墨邪宸所写。该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君风华原本是修真界的第一炼丹师,一次意外,她竟然魂穿成为废材大小姐,与太子殿下帝九烨开始了一段精彩的爱情故事。

第1章 异世,重生

  痛。

  头痛欲裂,浑身宛如被上万斤重物碾压过一般的痛。

  君风华艰难动了动沉重的眼皮,一时有些恍然,那半边天粗的雷劫当头劈下,她竟然……还没死?

  砰!

  君风华还未清醒,就被人当胸一脚踹飞了出去。

  后背撞翻了大树,后脑勺磕在了石头上,疼得她脑壳一阵阵发黑。

  紧接着,下巴被人遽然捏起,耳边同时响起一道骄横霸道的少女声音:“君风华,你以为自己还是三年前的风云城第一天才?呵,如今不过区区一个废物之躯,谁给你的胆子敢觊觎本小姐的男人?”

  君风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模糊的视线逐渐变得清晰,看着面前一张画着精致妆容的少女脸庞,泛白的双唇微动,吐出一个冰冷的字眼:“滚。”

  纵然刚刚清醒还未缓过神来,但也不代表什么人都能在她面前如此放肆。

  少女冷嗤一笑,居高临下看着君风华的眼神犹如一只蝼蚁:“你放心,本小姐会很快就会送你的废物弟弟去找你的!”

  君风华黑眸冷眯,冰冷的视线自少女脸上掠过,看向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人。

  那是一个看似面容俊秀的蓝衣少年。

  他看着君风华,下巴抬高,神情布满了高高在上的嘲讽和嫌恶:“君风华,你该不会以为本少爷真的会喜欢上你这么一个废物吧?”

  “实话告诉你,本少爷之所以会追求你,不过是因为闲来无事和几个朋友的一个赌约罢了,谁知道你居然还当真了?”

  君风华:“……”

  这一个个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君风华记住了这两张脸之后,什么都懒得再和他们多说,只问了句:“你们两个还要废话到什么时候?”

  少女怒眉一扬,抬手就欲杀她,却被少年握住了手腕。

  蓝衣少年微微笑着,却无比残忍:“舞儿,这废物已经被挑断了手脚,与其杀了她,倒不如让她好好享受享受这云深山脉的夜晚。”

  少女顺势倒在了少年的怀里,轻笑着道:“阿麟说得对,云深山脉的夜可热闹的紧,据说狼群最喜欢这一带了呢。”

  话毕,少女又看向了君风华,冷笑一声:“贱种,下辈子投胎祈祷别再碰上本小姐,否则一定再杀你一次!”

  君风华:“……”

  真是好怕怕,吓死她了呢。

  终于等这对狗男女搂着腰消失在丛林中,君风华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艰难动了动手指:“大宝,还活着没?”

  “天塌了本大爷都不会有事。”

  一道极为暴躁稚嫩的童声传入了君风华的脑海,“倒是你,你确定你没得罪那九天雷劫?半边天那么粗的雷劫,本大爷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

  “我只确定你再不滚出来给老子止血,你马上就能看到第一个刚活过来就失血而亡的冤魂了。”君风华望着天空,扯了扯嘴角,偌大一个修真界敢这么对她说话的人除了她的美人师尊,就只有她的本命契约兽——君大宝同学了。

  然而,这些都只是曾经了。

  她现在只是一个渡劫失败又莫名重生的倒霉蛋罢了。

  “等着,本大爷正在找止血的丹药!”

  话音才落,随着一道耀眼的光芒闪烁,一个毛绒绒的小黑团子凭空出现在了君风华的面前。

  拳头大小,跟个黑煤球似的。

  唯有一双溜圆的绿色瞳眸,为这一身黑稍作了些点缀。

  黑团子僵硬地抬了抬自己的小肉爪子,差点哭出来:“我靠,小风儿,本大爷这是又回到幼生期了?!”

  君风华看着拳头大的黑团子。

  一个没憋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黑团子咬了咬牙,小爪子捏着几枚丹药塞进了她嘴里,恼羞成怒道:“笑笑笑,笑个屁啊!你现在比本大爷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吗!”

  君风华噎住,默默望天。

  何止好不到哪去,简直就是惨极了。

  黑团子看着她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浑身黑毛炸得飞起,一边给她血流不止的伤口洒药,一边后怕地嘟囔着:“那天雷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就粗都那种地步了?”

  别说它了,恐怕整个修真界数十万年来都没人见过那么粗的雷劫。

  不提这茬还好,提了君风华比它更郁闷,幽幽叹了口气:“大宝儿啊,咱们好像也没干什么缺德事吧?”

  不就是飞个升吗?至于降下那么个欺负人的雷劫吗?

  黑团子沉吟了一瞬,说道:“我们之前好像扫荡过天宝门的藏宝阁?”

  君风华神情一僵,沉默不语。

  黑团子:“还不小心烧光过柳老宗主的头发和胡子?”

  君风华:“……”

  黑团子:“我们好像还在司徒门主和侍女厮混的时候,带着他夫人去抓过奸?本大爷记得那次司徒门主在雪地里跪了七天七夜,咱们还大大方方的去看了个笑话呢!”

  君风华:“……”

  黑团子挥舞着小爪,还越说越来劲了:“还有仙丹宗宗主那次炼制了九九八十一天的一百多枚极品仙丹,我记得刚出炉就被咱俩分了,当着他的面吃了个一干二净,连个渣都没给他留下,可带劲了!”

  君风华:“……”

  黑团子小嘴一瘪,浑身飞舞的毛发服帖了回去,幽幽怨怨道:“也没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啊,小风儿啊,本大爷觉得肯定是那九天雷劫突然犯病了。”

  还是神经病那一挂的。

  君风华:“……大宝儿啊,你可长点心吧。”

  大宝委委屈屈地应了一声,小爪子抓住一条丝绢团了团,塞进君风华嘴里:“那你忍一忍,本大爷先给你把挑断的筋骨接上。”

  君风华咬着丝绢,点了点头。

  丹医本就不分家,再加上大宝从小跟着她耳濡目染,此时处理她的伤应该不算难事。

  “嘶……”

  手筋乍一被挑开,君风华顿时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君大宝见她疼得满头冷汗,一身黑毛瞬间炸了起来,小爪子的动作也愈发迅速麻利:“再忍一下,等本大爷恢复些实力,非活剥了那两个傻逼不可!”

  君风华愣是被它拳头大小的炸毛样给逗笑了,“没事,还忍得住。”

  待君大宝将她手脚的筋骨接好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火红的霞云自天边绽放,鲜艳似血。

  君大宝捏碎了几枚丹药,将粉末仔细地洒在缝合好的伤口上,用丝巾包扎成了蝴蝶结状:“好了,现在怎么样?”

  君风华呸了嘴里染血的丝绢,吐出一口浊气:“还能活个几千年吧。”

  君大宝极为赞同:“本大爷懂,祸害遗千年嘛。”

  君风华幽幽看它。

  君大宝轻咳一声,小爪子捏着几枚丹药胡乱塞进了她嘴里,转移话题:“搞清楚这身份怎么回事了吗?”

  君风华微微点头。

  想到脑海中那多出来的一份记忆,漆黑的凤目深处闪过一抹慑人寒芒。

第2章 弟弟风宸,谁是废物

  荒天大陆,强者为尊,拳头至上。

  一个同样以修炼为主,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

  君风华,与她同名同姓,一个刚满十二岁的豆蔻少女。

  同时还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弟弟,名唤君风宸,今年六岁。

  两人的身世并不算糟糕,是这风云城三大家族之一君家的嫡系少爷小姐,而原身君风华曾经更是一个原本天赋卓绝,备受父母宠爱的天之骄女。

  然而三年前,自从两人的父母进入了一处神之遗迹后,从此再无消息。

  在那之后没多久,君风华也被人偷袭废了丹田,从此沦为废物之躯,在家族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如今掌权的大伯一家待他们姐弟二人更是弃如敝履,将二人丢在城外郊区一个简陋的茅草屋里,之后便再未过问半句。

  姐弟二人从此相依为命,每天靠着君风华在山脉外围猎取猎物和下人时不时送来的米粥馒头过日子。

  君风华眸中寒芒闪烁,若仅是日子清苦,姐弟二人还过得下去。

  但来找茬的人却在大伯女儿君舞歌的带领下,是一波接着一波。

  经历了大起大落,见多了人情冷暖的小姑娘,对三番两次维护他们姐弟二人,给他们送饭的蓝衣少年极为感激。

  却没想到,这一切非但只是一个针对她的笑话,甚至最后连命都搭在了君舞歌和蓝衣少年的手中!

  君风华舔了舔干涩的嘴角,缓缓绽开一抹冷厉残酷的弧度。

  小姑娘,安心去吧。

  无论是机缘巧合还是其他,既然占了她的身体,那从今往后她的弟弟她来守护,她的仇她来接手,她的不甘她来弥补!

  君大宝听完,嗤笑一声,不屑道:“你们人类的内心真黑暗。”

  君风华白了它一眼,试着动了动手腕。

  伤处依旧传来一阵痛楚,却已经不似先前那般动弹不得。

  君风华稍稍松了口气,说道:“大宝,你找个小弟,先送我们回去。”

  君大宝点了点脑袋,小爪子放在嘴边,吹了一个嘹亮的口哨。

  没过多久,不远处乍然传来了一声惊天虎啸。

  树丛被两只巨爪扒开,走出来了一头威风凛凛的紫色灵虎,在君大宝的面前低首匍匐,喉中发出一声低吼:“吼……”

  君大宝拍了拍紫虎的脑袋,随后连拖带拽的将君风华放在了紫虎背上,问她:“知道方向吧?”

  君风华点了点头,指了个方向,便躺在紫虎身上阖起了双眸,抓紧时间疗伤。

  目前情况紧迫,她必须尽快恢复身体。

  即便是一路疾驰,赶到城郊那处破旧的茅草屋时,也已经几近深夜。

  远远就看到了那扇小小的门外,坐着一个小小的瘦弱男孩。

  男孩双手抱着腿,鼻头冻得通红,似乎已经很困了,却还是强撑着眼皮,一眨不眨地望着路口。

  君风宸看到路口有动静,瞬间从地上站了起来。

  君风华从紫虎背上下来,看着那小脸冻得通红的小男孩,酸涩、心疼、难过、不甘、自责等种种情绪瞬间涌上了心头。

  一时间,五味杂陈。

  君风宸揉了揉眼睛,待他终于看清楚对面的人后,这才像是梦醒了一样,瞬间小跑着扑到了风华怀里,紧紧抱着她的腰,声音止不住的发颤:“姐姐,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君风华有些僵硬地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张了张嘴,喉咙竟是无比干哑艰涩:“风宸,我回来了,没事了,别怕。”

  小男孩止不住地大哭,颤抖的声音充满了害怕和恐惧:“姐姐你以后不要再去山脉打猎了,我会努力长大去打猎,我会照顾姐姐的,姐姐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他今天在家里等了一天,从早上等到了晚上,从晚上等到了深夜。

  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害怕,多害怕姐姐会和爹爹娘亲一样,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他,他只有这一个姐姐了。

  君风华鼻尖泛酸,喉咙更是哽疼的厉害,轻轻拍着小男孩的背:“不会了,姐姐保证,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了。”

  君风宸不知道哭了多久,最后在君风华的怀里抽噎着睡着了。

  君风华将小孩儿放在床上,摸了摸他细软的头发,叹了口气:“傻小子。”

  君大宝蹲在小孩儿枕边,大大的绿眸将他打量了一番,小爪一挥:“这小家伙本大爷喜欢,以后就归本大爷罩了!”

  君风华给小家伙掖好被子,随后拎起君大宝,离开了风宸的小屋子。

  君风华寻着记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忍着伤口疼痛,盘膝坐在了木板床上。

  双眸微敛,心神合一,仔细检查起了这个身体。

  不检查不要紧。

  这一检查,君风华倏地睁开了双眼,瞳孔颤动,难以置信地看着这双纤细瘦弱的小手。

  “这是……九仙之脉?”

  只见丹田之中,清晰可见的盘踞着九条首尾相接的灰色脉络。

  犹如九条幼生无力的小蛇般,看似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君风华却手指微颤。

  九脉相连,伏于丹田,灰雾散尽,锋芒必现!

  这——

  这不是传说中的九仙之脉又是什么?

  偌大一个修真界,数千万年的传承历史之中,唯有寥寥不到十人拥有九仙之脉,无一不是修真界的传奇人物!

  君风华记得,觉醒九仙之脉还有一个极为苛刻变态的先提条件,那便是——

  破而后立!

  也就是说,三年前原身所遭遇的那场偷袭,确实是废了她多年来的修为。

  但与此同时,却也为她觉醒了一个更为恐怖的修炼天赋!

  “什么?”

  君大宝的睡意也瞬间被惊散,瞪大了一双溜圆的绿眸,“九仙之脉?”

  君风华看着大宝,怔怔地点了点头。

  君大宝飞身飘到了君风华面前,小爪子抵着她的鼻子,不可置信地一字一顿道,“这里的人,居然把九仙之脉当废物?”

第3章 敢欺负我的弟弟

  九仙之脉也能被称之为废物的话,那全天下地修炼者又是什么?

  垃圾吗?

  君风华眸光微暗,轻轻叹了口气。

  无怪乎这小姑娘的身体越来越差,九仙之脉的修炼方法本就与常人不同,对体质和精神力的要求则更高。

  然而这对没有父母保护,甚至连生存都有些艰难的小姑娘来说,九仙之脉反而变成了连累她的存在。

  君大宝张大小嘴,震惊地沉默了许久。

  最终讪讪得出了一个结论,“小风儿,这天雷难不成其实是故意劈你的?”

  好给它家小风儿一个更好的修炼天赋?

  君风华嘴角微微一抽,并不想回忆那道一举将她劈成渣渣的天雷。

  无论如何,当下最重要的事情,都是先恢复伤势。

  以她如今的体质完全撑不起九仙之脉,纵然修复了丹田,冒然修炼恐怕只会得一个爆体而亡的结局。

  君大宝埋头翻了翻自己的小金库,抓了抓头顶的黑毛,长叹一口气:“什么丹药都有,就是没有修复丹田和洗髓伐经的。”

  君风华轻轻活动了下手腕,半眯着黑眸:“以后找机会炼吧。”

  君大宝挑了挑小眉毛,论炼丹,它家小风儿排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君大宝这么一想顿时放下了心,四仰八叉的往枕头上一躺,挥挥小爪子:“那你好好疗伤,本大爷睡一觉先。”

  君风华扑棱了一把它软软的黑毛,取来几枚疗伤丹药放入口中,缓缓阖上了双眸。

  翌日,清晨。

  东方鱼肚,万物初醒。

  “找到了!这个小杂种竟然躲在这里煮东西!”

  “呵呵,你很会偷嘛,君小少爷,都敢偷到我家厨房来了?”

  “你们走开,我没有偷,这是我昨天分来的饭菜,你们不能——”

  ……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吵闹声。

  “卧槽,小风儿,有人欺负小家伙!”

  “我听到了。”

  君风华蓦地睁开双眸,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的寒芒,身形一晃,瞬间消失在了床边。

  门外。

  君风宸小心护着身后的米粥,攥着拳头,黑白分明的清澈瞳孔尽是愤怒,“你们走开,我没有偷!”

  “呵,你说你没偷就没偷?”为首的黄衣少女冷嗤一笑,眼底倏然迸出了一丝阴毒的杀意,五指一张,猛地朝君风宸的脖子掐了过去,“小杂种,跟着你的废物姐姐一起去死吧!”

  君风宸眸光一颤,连忙朝后退了几步。

  然而对方出手的速度却比他快太多了。

  眼看那毒掌即将落在君风宸的脖子上,一只白皙纤瘦的手突然从侧边斜插而入,一把抓住了黄衣少女的手腕!

  君风华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风宸的面前,死死捏住少女的手腕,一双漆黑凤眸杀机凛然,森冷的声音冷酷到了极点:“找死的人,是你!”

  黄衣少女瞳孔瞬间放大了数倍,惊恐地看着君风华,活像是见了鬼一样:“你,你不是死了吗?”

  “看来我没死,让很多人失望了?”

  君风华冷冷一笑,视线扫过少女身后那几个愤愤不平的年轻男女。

  漆黑的凤目,凛冽冰冷。

  被那一双眸子扫到的人,背后无不是冒出一股寒气。

  “故弄玄虚!”

  黄衣少女反应过来,冷笑一声,左手掌心带起一股劲力,直接朝着君风华扇了过去!

  然而下一秒,黄衣少女只觉一道寒冽劲风挨着她头皮擦过,一只放大数倍的拳头忽然出现眼前,根本没有给她丝毫反应的时间,整个人就被一拳打飞了出去!

  眼冒金星的黄衣少女还未反应过来,一连串暴雨般的拳打脚踢劈头盖脸的朝她落了下来!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欺负我的弟弟?”

  君风华咬牙暴走,真当她虎落平阳就要被犬欺了?

  昨日她断手断脚也就罢了,今天她伤势已然恢复,怎么可能允许别人当着她的面欺负她的人?

  何况这黄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君舞歌身边的跟班狗腿之一,君家管家吴伯的孙女,吴月!

  吴月被这一连串的暴揍打懵了。

  待反应过来后,吴月奋力挣扎开来,目眦欲裂,破口大骂:“君风华,你个废物你敢打我?!”

  轰!

  君风华目光冰寒,抬起一拳轰向了吴月的手腕!

  只听咔嚓一下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吴月一瞬间鼻涕眼泪横飞,惨叫出声:“啊啊——”

  “闭嘴!”

  凛冽拳风在吴月太阳穴处戛然而止,君风华深黑眸底杀机一闪而逝,“否则下一拳,打碎得就是你的脑袋!”

  “呜呜……”

  吴月满脸惊恐之色,立刻用另一只手捂住嘴。

  全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着,手腕上不断传来的剧痛却抵不了这双漆黑冰冷的眼睛给她带来恐惧的万分之一。

  杀气,那是毫不掩饰、残酷嗜血的杀气。

  她会杀了她,真的会杀了她的!

  其他几个被吓懵了的少年少女终于回过了神来,一个个指着君风华,惊慌失措的尖骂出声!

  “你,该死的,你竟然敢动手,你快放开吴月!”

  “没错,你区区一个废物还敢在我风云城撒野?”

  “君风华,你们姐弟两人简直就是在找死!”

  君风华黑眸冷冷一眯。

  看了一眼那叫嚣不停的几个人,一脚将吴月踹开,眸底尽是冰冷杀机。

  而就在这时,一只瘦弱的小手,却拉住了她的衣袖。

  君风华回头,就见脸色苍白焦急的君风宸扯着她的袖子不断摇头,双眼通红:“姐姐,你昨天受伤了还没好……”

  “放心。”

  君风华轻轻拍了拍小家伙的头,眸中漾开一抹令人安心的笑意,“风宸,从今往后,姐姐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了。”

  说罢,不等小家伙回神,君风华转身朝着那几个少年少女走了过去。

  手指轻轻一抬,猛地抓住一个微胖少年的头发就往地上抡!

  只听接连几声砰砰重响,那少年便被撞得头破血流,眼冒金星!

  君风华拽着他后脑勺的头发,冷笑不已:“小子,你挺狂啊?风云城你家开的啊?老子今儿还就撒野了你能怎么着?”

第4章 打就算了,还抢钱

  “啊啊……”

  那微胖少年蜷缩在地上,再不见半点嚣张模样,疼得鼻涕眼泪横流,捂着流血地脑门不断惨嚎。

  傻了。

  其他几个少年少女,也彻底傻了。

  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再次出手的瘦弱女孩,还有她手底下头破血流的同伴。

  这是君风华?

  那个懦弱胆小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废物君风华?

  君大宝看着这一幕,险些乐出了声。

  小风儿可是修真界千年难得一遇的炼丹鬼才,再加上她那向来不分青红皂白护短到了极致的美人师尊,十数年来可谓是纵横修真界,何其嚣张霸道?

  就这么几个小小的东西,也敢当着她的面欺负她的人?

  君风华嫌弃地丢开手上吓傻了的少年,大步上前,猛地捏住了一个紫衣少女的手腕,半眯起眼睛:“刚刚你也说我弟弟偷东西了?”

  紫衣少女瞬间满脸惊恐地挣扎了起来:“放、放开我!”

  君风华看着少女既恐惧又怨毒的眼神,冷嗤一笑:“眼神不错,想必挖了眼珠子当个收藏也挺好的,对吧?咦,别晕啊,晕了再挖可就没有收藏价值了。”

  “啧,太不经吓了。”

  君风华嗤笑,将生生吓昏的少女扔在了地上。

  已经闭眼昏厥的少女最后脑子里的唯一想法就是,妈蛋她是被疼晕不是被吓晕的啊,手腕骨都快被捏碎了好吗!

  君风华转眸,看向了剩下的三个少年少女。

  谁知三人乍一接触到君风华的目光后,瞬间尖叫一声,转身撒腿就跑!

  这哪里还是那个废物君风华,分明就是个长得一模一样的恶魔!

  尖叫声简直魔音穿耳,君风华掏了掏耳朵,淡淡吐出两个字:“站住。”

  狂奔的几人,瞬间停下了动作。

  像是被定了身一般,迈在半空中的脚步都僵在了原位,一动不敢动。

  君风华身影一晃,便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无视这几人见鬼般的表情,瞥了眼他们腰间鼓鼓的钱袋,嘴角轻轻一勾:“把钱袋,都给我交出来吧。”

  三人一愣,钱袋?

  君风华黑眸微微一眯,“怎么,还要我亲自动手?”

  “不不,不敢不敢,我们交……”

  三人再不敢发愣,一个个手忙脚乱地解开了钱袋子,欲哭无泪地递给了君风华。

  君风华大袖一挥,三个满当当的钱袋已入囊中,大发慈悲地朝几人摆了摆手:“滚吧。”

  三人如获大赦,小心翼翼从君风华身边经过后,拔腿就跑。

  “等等。”

  三人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趴到地上去,心惊胆战的回头看向君风华,又……又想怎么着啊!

  君风华侧了侧身,露出身后三个凄凄惨惨的少年少女:“把他们的钱袋也解下来,然后带上一起滚吧。”

  三人连忙上前解下钱袋,交给君风华。

  君风华掂了掂钱袋,看着那被人拖着目光恶毒的黄衣少女吴月,唇边泛着一抹冰凉弧度:“滚去告诉君舞歌,一个时辰之内,让她拿着十万水晶币滚过来给老子磕头认错!”

  吴月咬牙挣扎:“你——”

  一旁拖着吴月的少年瞬间捂住了她的嘴,颤颤抖抖地看着君风华:“我,我们一定把话带到,能走了吗?”

  君风华扯了扯嘴角,摆摆手:“滚吧。”

  乍一得了话,几人瞬间拖着吴月三人一溜烟儿跑了个没影,生怕这恶魔突然再喊个等一等什么的。

  几人在心里更是把君舞歌骂了个底朝天,不是说君风华已经死在云深山脉了吗?

  不是说他们只要过来找下君风宸的麻烦就好了吗?

  结果呢?

  非但人没死,麻烦没找成,反倒害得他们差点儿被揍成了傻逼!

  君大宝蹲在君风华肩上,咧着小嘴笑道:“小风儿,你这可是放虎归山呀。”

  君风华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子,凉凉地勾起嘴角:“不放虎归山,哪儿还来继续给我们送钱的人?”

  要得就是他们去找人。

  找得人越多,钱袋岂不是越多?

  毕竟她现在穷得叮当响,兜比脸还干净。

  君风华收了钱袋,转身走到风宸身边,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风宸?”

  “姐姐……”

  君风宸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姐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到嘴边的话只剩了一句,“姐姐,你,你先吃点早饭吧。”

  君风宸对姐姐突然之间变得厉害是开心的,是震惊的,却也是害怕的。

  害怕姐姐身体好了,变厉害了,会不会不需要他了?

  毕竟他那么笨,力气那么小,还好像什么都做不好。

  君风宸那双过于清澈的眼睛看着君风华,带着点开心,带着点沮丧,还有一些小心翼翼的不安。

  君风华看到了他刚刚一直护着的盘子,上面放着一碗尽管热腾腾却散发着酸味的米粥,一个干硬馒头和一碟咸菜。

  接收了所有记忆的君风华知道,这是他们两个人一整天的食物。

  “傻瓜。”君风华眼眶有些酸涩,揉了揉君风宸的头发,“走,收拾下东西,姐姐带你去城里吃大餐。”

  “去城里,对,去城里。”君风宸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牵过姐姐的手就把人往外拉,“姐姐,我们得快些走,不然一会儿那些坏蛋就来了!”

  君风华看着小家伙急的眼睛都红了,连忙安慰:“放心,他们还不会来得这么快。”

  君风宸还是有些着急,但在君风华安抚的目光中渐渐平静了下来,“姐姐你等我一下,我这就去收拾东西。”

  君大宝飘在半空中,看看君风宸,叹了口气。

  再看看君风宸,又叹了口气,浑身散发着一股幽怨的气息。

  难道是它存在感太低了吗?

  这小家伙怎么就半点都没注意到它的存在?

  然而这接连两声叹息,吓得君风宸迈在门槛上的脚一抖,险些摔倒。

  它有这么吓人吗?

  君大宝嘴角抽了抽,干脆一屁股坐在了风宸肩膀上,伸长小爪子拍拍他的头:“怕什么,以后有本大爷罩着你,谁敢再动你一下本大爷就活剥了他的皮!”

  上一章

第5章 姐,是它救了你吗

  君风华看着风宸僵硬的神情,连忙将君大宝拎了起来,说道:“风宸别怕,这是大宝,以后也是我们的家人了。”

  君风宸看着姐姐手上那只黑乎乎软软的大宝,张了张嘴,突然有些颤抖地问了句:“……姐,是它救了你吗?”

  君风宸很清楚姐姐的性子,即便是出门打猎,最晚也会在午时赶回来,因为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里。

  除非姐姐她受了伤,赶不回来。

  君风宸突然拉起了姐姐的手。

  看着她手腕上那道已经愈合,却依旧触目惊心的伤口,紧紧咬起了牙关。

  衣袖下的小拳头紧紧攥起,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清澈的瞳孔深处,仇恨愤怒的火焰在不断燃烧着。

  那些人夺走了他的爹爹娘亲,难道连他最后的一个亲人也要夺走吗?!

  君风华抬手捂住了君风宸的双眼,将小小的男孩儿揽入怀中,轻轻安抚着他的背:“风宸,别怕,姐姐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的,以后也不会再有人能欺负我们了。”

  大宝也挥着小爪子:“对,以后还有我宝大爷罩着你们呢!”

  君风宸咬了咬嘴唇,伸出小手紧紧拥抱住她:“我也会努力长大,将来保护姐姐。”

  君风宸拳头紧紧攥住,他再也不想让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

  再也不想被姐姐护在怀里,眼睁睁看着那些混蛋对姐姐拳打脚踢却无能为力!

  君风华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眸中漾开细细碎碎的温暖光芒,揉了揉风宸的头发,笑道:“好啊,我们就一起努力吧。”

  君风宸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泪水落下来,重重点了点头:“好!”

  “不过现在嘛~”君风华捏了捏小孩儿的脸蛋,笑眯眯道,“姐姐先带去你城里吃顿好的,再买几身衣服。”

  君风宸吸了吸鼻子,软软的鼻音乖巧道:“嗯。”

  说罢,小孩儿又轻轻一伸手,将飘在身边的大宝捧在了手心里。

  小下巴在它软软的毛发中蹭了蹭,软糯真诚:“谢谢你,大宝。”

  君大宝看着小孩儿忽闪忽闪的清澈大眼睛,一身乌黑柔顺的长毛,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卷毛荡漾了。

  “谢、谢什么啊,这都是本大爷应该做的,应该做的!”

  君风华看着大宝那荡漾害羞的模样,噗嗤一下乐出了声,一左一右拎起两个小家伙,“风宸,还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吗?”

  君风宸只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草编的蚂蚱,小心翼翼地放进怀里,摇了摇头:“没有了,姐姐。”

  君风华看着那只蚂蚱,微微愣了下。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好像是前身三年前编来送给风宸的那个蚂蚱。

  仅仅只是一个草编的蚂蚱,小孩儿却一直视若珍宝般地藏着。

  君风华沉默了片刻,轻轻牵起小家伙的手,走出茅草屋,朝着记忆中风云城中心街市的方向走了过去。

  风云城。

  十里长街,人满为患。

  由于邻近云深山脉,街面上来来往往的多为雇佣兵、商团队伍和历练者,虽热闹繁华,却也颇为混乱。

  君风华饶有兴趣地看了几眼街道,便带着君风宸拐进了一家裁缝铺。

  迎上来的一位老者面上带着亲切和蔼的笑容问道:“客人,您二位需要点什么?”

  君风华问:“老伯,这里可有适合我们穿的成品?料子要好点儿的。”

  老伯仔细看了下两人的身高,笑着说道:“倒还真有几件,是我前些日子给孙女和小孙子做的,尺寸应该合适,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拿来给你们瞧瞧?”

  君风华笑道:“好,谢谢老伯。”

  老伯摇头笑了笑,示意两人稍等片刻,便回到内院中取来四套衣服。

  两条裙子分别是桃红色和浅蓝色,两件长衫则是白色和青色。

  君风华道了声谢,拿起那件白色长衫在君风宸身上比了比,大小刚好合适,料子摸起来也舒适细软,便道:“老伯,就要那条浅蓝长裙和这件长衫了,怎么卖?”

  “六个银币,两位客人需要准备热水沐浴吗?厢房每间两个银币。”老者问,路过风云城的佣兵很多,所以一般裁缝铺里都准备有更衣沐浴的厢房。

  君风华点了点头:“两间厢房。”

  说完从钱袋里取出一枚金币递给了老者,随后两人在店铺伙计的带领下朝着三层厢房走去。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只见几个满脸凶煞之气的佣兵大马金刀地走了进来,其中一人粗着嗓门道:“老板,拿四套武士服,准备四个包厢,马上!”

  一直面带微笑的老伯歉意道:“几位阁下,包厢只剩下两个了,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请其中二位稍等片刻?待腾出空包厢之后……”

  “之后个屁!”一满脸横肉的佣兵抽出腰间大刀打断了老伯的话,横眉冷竖道,“老子赶时间!立刻给老子腾出四个包厢,听到没有?”

  君风华脚步顿了顿,眉头微微蹙起,正欲回头之时,就听其中一个佣兵略带不善的语气问道:“喂,老头儿,那两个小屁孩可是去包厢的?让他们滚下来先等着!”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