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元祯萧寒小说最新章节_元祯萧寒小说在线阅读by一江明月

发布时间:2018-11-05 16:36

元祯萧寒小说元祯 萧寒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元祯萧寒小说最新章节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在元祯萧寒小说里,主要介绍了元祯萧寒之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去看看这本都市小说吧。我终究还是没将信笺抢过,眼睁睁地看着胡兰心将它打开。“你们……你们好恶心!”看毕,她脸色陡然一变,浑身气的发抖,两行泪水将那涂满了脂粉的小脸冲出两道深深的沟壑,“我……我找太皇太后去!”话音未落,她便哭着转身,意欲离去。

元祯萧寒小说

第一章 我是男儿身

蘸了盐水的皮鞭,宛若一条吐着猩红芯子的毒蛇,在阴冷的空气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重重地落在我的后背上。

一下,又一下,鲜血浸透了白色的衣裳。

触目惊心的红,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越发显得妖艳诡异。

我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咬破了嘴唇,却没有哭一声。

他说过,说我哭起来像个女人,他不喜欢。

“给哀家记住,你是男儿身,是先帝唯一的皇子,是大魏的皇帝!”太皇太后眸子里滴着血,疯狂地挥舞着皮鞭,用最为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小贱人,再敢*男人,看哀家不杀了你那没用的娘!”

恶毒的话语,如一根根涂满了剧毒的银针,恶狠狠地刺着心脏。

我叫元祯,大魏孝明帝唯一的女儿。

先帝驾崩,朝堂动荡不安。为了大魏江山,太皇太后让刚出生的我假扮皇子,登上了皇帝宝座。

这一扮,就是整整十五年。

十五年来,我不曾有过一件女孩玩具,更不曾穿一次女孩衣裙。

每一天,我都过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被人看穿身份。

我知道,一旦被揭穿,到时候死的不仅仅是我,还有太皇太后,还有冷宫中那个疯疯癫癫的生母潘充华。

小时候还好一点,反正男孩女孩差别不算大。直到初潮来临,身体开始发育的时候,我的噩梦便开始了。

每天,太皇太后派来伺候我的心腹嬷嬷便会用一条白色的束带,将那如雨后春笋般正蓬勃发育的胸脯紧紧捆住,并密切关注癸水的日期,生怕出一点点纰漏。

在十五岁生日这天,身为九五至尊的我收到了太皇太后的一份大礼——鞭刑!

因为,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他叫萧寒,摄政王独子,亦是我自幼的伴读。

他,就像一抹阳光,照亮了我灰暗苦涩的人生,让我知道世界原来并不仅仅只有黑白两色。

萧寒表面极为冷漠,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可我偏偏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

因为,他是皇宫里唯一真心对我好的人。

发泄完心头的怒火,满头大汗的太皇太后终于累了。

她扔下皮鞭,歪在贵妃榻上,宛若涂抹了鲜血的唇边泛起一抹阴森古怪的笑容:“哀家给萧寒赐婚了,就在鞭刑之前。“

听了这话,只觉得心脏骤然一紧。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惊愕地抬起头。

太皇太后听了,笑声越发凄厉起来,扭曲的面容宛若鬼魅般阴森恐怖:“为什么?不给他赐婚,难道还要把他留给你?呵呵,他可是摄政王的独子,将来可是要封侯拜相的,又怎么可能给你当男宠呢?“

心,被寒冰包裹,直接坠落无尽的深渊。

她说的没错,萧寒是天之骄子,将来是要封侯拜相的,我这种傀儡和他是不可能有未来的!

虽然早就猜到了结局,可一旦血淋淋的现实摆在面前时,撕心裂肺的痛苦顺着四肢百骸蔓延到每一根发梢,连一头长发都在无助痛苦地颤抖着。

“记住,你是男儿身,是大魏的皇帝!“太皇太后目光阴沉,沙哑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来自地狱的气息。

看着眼前那摇曳的烛火,我默默地对自己说:“我是男儿身,是大魏的皇帝!我和他,是不可能有未来的!“

第二章  暗恋

净鞭刺破微冷的空气,重重落在汉白玉铺成的地面上,发出一阵凄厉的响声。

我听了,心脏不由的抽搐了几下。

又到上朝的时候了,由于伤势太过严重,太皇太后便垂帘听政,将我扔在了含章殿。

连续三天未上朝,朝臣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

所有人都知道,我只不过是那冰冷皇位上的一个傀儡,朝堂上的主角不过是太皇太后和摄政王二人。其他人,都只不过是些可有可无的跳梁小丑罢了。

自从我落地那一刻,他们便一直在斗,斗了足足十五年,依旧未分胜负。

不过,他们之间的明争暗斗,却丝毫没有影响我和萧寒的关系。

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到萧寒时,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他一脸桀傲地站在含章殿前,素缎长袍宛若流水般倾泻而下,在阳光下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美的宛若一幅画。

骄傲的他,原本是不屑于做我这个傀儡皇帝的伴读,太皇太后更是不想让摄政王在我身边安插一双眼睛。

然而,在这场较量中,摄政王还是赢了。

一切,都不能以个人意志为转移。在这个冷漠无情的朝堂上,拳头硬的才有话语权。

光阴,在绵绵密密的纠缠中匆匆流逝。

我和萧寒,也一天天长大。

从最开始的彼此警惕,到后来的亲密无间,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渐渐的,一种莫名的情愫在心底萌生。

在那一刻,我才清楚地知道,自己并非什么男儿,而是一个再也普通不过少女!

我也渴望温情,也渴望爱。

然而,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太过奢侈!

暗恋,是如此的痛。

每次,我都不敢直视他那炽热的目光,生怕被看穿心事。

无奈中,只能将对他的爱意深藏在心底,再加上一把永不开启的锁。

原以为,这份爱将随着我的尸身埋进陵墓,永远不会有人知晓。

可谁也不曾想到,生日前的那一晚,在和他喝了整整一坛桃花酿后,他轻轻地捧起我的脸,漆黑的眸子亮晶晶的,映着如水的月华,眼底清晰地映着我那张酡红的脸。

“如果你是女人多好,那我一定娶你!“萧寒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着,听起来极为*。

看着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心中不由的小鹿乱跳。

借着酒劲,我笑着将那个秘密吐露:“那你娶我吧!我爱你,一直都很爱!“

当时头好痛,我记不清楚萧寒当时的反应。只知道一觉醒来,他早已经没了踪影,地上唯有那个孤零零的空酒坛。

事后,被太皇太后发现,所以就有了那夜的鞭刑。

一想起萧寒,心脏上便如刺了密密麻麻的银针般,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我想,他应该不会再来了。

像他那样孤傲高贵的世子,又岂能被人亵渎?即便是皇帝又如何,更何况像我这样一个无用的傀儡。

他喜欢的是女人,不是我!

“听说你病了?”耳畔,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

一听那个熟悉的男声,我不由的打了个冷战,立刻将被衾往上拉了拉,遮住后背那片触目惊心的伤痕。

第三章 像个女人

朕……朕没事……“我一脸慌乱,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只不过是普通风寒而己,休息几天就好了。“

强忍着后背的疼痛,吃力地抬起头来,透过明黄色的薄纱帐,清楚地看到了萧寒那宛若青松般挺拔笔直的身影。

能再次看到他,真好!虽然一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他,会不会因那天晚上的话心存芥蒂?

帐外,传来了一阵极低的叹息声,在这偌大的含章殿中,听起来极为落寞寂寥。

“你身体还是这么差,像个……“话说了一半,他突然停了下来。

我知道,他想说我像个女人,可我本来就是女人!

“对了,听说太皇太后给你赐婚了?“我勉强笑了笑,故意转移话题,”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呢?“

心隐隐作痛,却又无可奈何。

他早晚要娶妻生子的,命中注定不会属于我。

我知道,我们做不成夫妻。如果连朋友也没的做,我想自己一定会死掉的。

话音未落,明黄色的纱帐被一把撩开,一张苍白憔悴的脸庞赫然在眼前浮现。

几天未见,他清减了许多,那双漆黑的眸子深深地陷了进去,眼底浓浓的怒意却如潮水般溢了出来。

“你就这么希望我成亲?“萧寒声音冰凉,狭长的丹凤眼中烽火连天。

我心中骤然一紧。

不希望又如何?我一傀儡,又岂有扭转乾坤之力?

“那个……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摄政王只有你一个儿子,他一定着急……”

尚未说完,只见他那琉璃般的眼瞳仿佛裂开一道细纹,宛若枯叶的叶脉般迅速蔓延开来。

“着急?“萧寒唇角勾起一抹冷笑,一字一顿地说,”如此说来,皇上那天晚上是在戏弄微臣了?“

那天晚上?

我听了,心脏重重一沉。

难道,难道他也……

不,这不可能!

现在的我是男儿身,他怎么可能也存了那样的心思?他喜欢的可是女人!

见我不语,他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纱帐,苍白的指节清晰可辩。

“既然如此,那么微臣告辞!“萧寒目光骤然一紧,一用力,将那明黄色的纱帐扯下。

他决然转身。

昔日的他,宛若一座高耸云天的丰碑般万人瞩目。而如今,却给人一种羸弱的感觉,恰似一只无助的孤雁。

看着那孤单落寞的身影,只觉得心脏裂成无数细小的碎片,再也无法收拾。

“萧寒!“我鼻子酸酸的,哑着嗓子喊道。

凄楚哀怨的声音,仿佛孤雁痛苦的哀鸣。

他身体一僵,停下了脚步。

我流着泪,哽咽地说:”你……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兄弟,最好的朋友!“

暗恋苦如毒药,可当他双手把真心捧到面前时,我却迟迟不敢接受。

他喜欢女人,我无法以女儿身朝夕相伴;他喜欢男人,而我却是女儿身!我和他,隔着一条长长的银河,今生注定只能隔河相望。

不过,一个“我”字,足以让他明白我的真心。

那个“朕”字,是属于君王的。而“我”,才是属于他!

萧寒身体重重一颤,笑声格外清冷:“微臣不敢。待大婚之日,还望皇上能赏脸喝一杯喜酒!

第四章 情伤

今年冬天的雪似乎格外的多,整个皇宫都笼罩在一片洁白之中,宛若一个巨大的灵堂。

借着清冷的月光,踏着皑皑白雪,我去冷宫看完娘之后,便宛若孤魂野鬼般在阴气沉沉的皇宫中游荡着。

从小到大,每次有心事的时候,便悄悄去冷宫找她诉说。

可娘什么也听不懂,除了抱着那个充当婴儿的枕头傻笑,什么也帮不了我。

正值元宵佳节,皇宫处处张灯结彩,美若仙境。

我信步走到一株老梅树下,一个熟悉的背影赫然在眼前浮现!

他站在御花园的长廊上,美丽的烛光将他那孤傲冷漠的背影紧紧拥在怀中,仿佛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猛然间,他一回头,看到了站在梅花树下的我,倨傲的眼神如蜻蜓点水般从我脸上掠过。

“皇上怎么没披件衣裳就出来了?”他并不看我一眼,声音极为清冷,宛若那一地如水的月华。

话音未落,他便将身上的白狐裘解了下来,随手披在我身上,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流畅。

厚厚的白狐裘上,散发着他身上的气息。

“额,忘记了。”我折下一枝红梅,不敢看他的眼睛,“你……你最近过的可好?”

我的鹤氅,刚才给了娘。

萧寒冷笑一声,冰凉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嘲讽:“托皇上的福,微臣过的很好。不过,微臣现在忙的很,得预备订婚的事宜,恐怕不能继续做皇上的伴读了。”

心重重一沉。

不敢想像,他从生命中退出,漫漫余生我又该如何渡过!

想伸手将他留住,可却又无能为力。

“萧哥哥!”一阵清脆的笑声从不远处传来,打断了我那纷飞的思绪,“原来你躲在这儿啊,害的人家找了好久!”

抬眼看去,胡兰心穿着一袭大红的衣裳,扭着性感妖娆的小蛮腰,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

她是太皇太后娘家的侄孙女,胡太师的亲孙女,前几天刚被赐婚于萧寒。

我一脸艳羡地看着胡兰心,因为她可以光明正大地向他示爱。

“走吧,我也正想找你看灯呢!”萧寒淡淡一笑,笑容格外亲昵。

我目光一紧,只觉得心如刀割,眼底似乎有冰凉的泪珠涌出。

他们才是天生一对,而我却只能像个鬼魂般永远活在阴影里,根本不配拥有幸福!

胡兰心刚想说话,却看到我在,一脸高傲地冷笑着:“哟,原来皇上也在啊!要不要同我和萧哥哥一起看灯?今年的灯格外漂亮呢。”

胡家家势显赫,又有太皇太后这座靠山,她向来不把我这个傀儡放在眼里。

幸福之人眼里,哪怕是一草一木都格外清秀。而在我这个多余之人眼里,一切都是黯淡无光。

“朕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去玩吧。”我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转身,泪如雨下。

手中的红梅落在了皑皑白雪上,我踏着梅花,缓缓而去。

这,难道不是我一直希望的吗?

可为什么看到他们在一起时的情景,心还会痛呢?

我,终究还是失去了他!

在这个肮脏的世界,我根本就不配拥有爱情!

身后,隐约传来了萧寒的声音。

不,一定不是他,一定是我听错了!他刚和胡兰心离开,又怎么会折回来找我呢?

突然脚下一滑,身体径直落进了冰冷的湖水中。刺骨的寒意,宛若一条条疯狂的毒蛇,透过肌肤钻进体内。

我没有挣扎,只是缓缓闭上眼睛,任身体在湖水中沉沉浮浮。

或许,死亡对我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归宿。

朦胧中,仿佛看到了萧寒那张苍白的脸。

他紧紧地将我拥在怀中,眼底满满的都是焦急,仿佛在害怕失去某种重要的东西一般。

难道,我要死了?

我凄然一笑。

第五章 奢侈的死亡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离开后,萧寒见我神情有异,生怕出意外,便扔下了胡兰心独自追来。

萧寒将我救上了岸。

刺骨的寒风将我的神志唤醒,锥心刺骨的寒意分明在恶毒地提醒着我,又回到了这个肮脏的人世间。

老天爷为什么那么残忍,为什么连死亡的机会都不给我?

死了多好,死了就一了百了,就可以从这地狱一般的皇宫中逃离!

“你怎么样?别怕,我马上替你宣太医!“萧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紧紧将我拥在怀中,满脸都是紧张和担心。

“不要,我不要看太医!“我拼命地挣扎着,歇斯底里地怒吼着,”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萧寒苍白的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深邃的眼眸中隐隐泛着血一般的暗红:“你冷静一点!为什么非得寻死,这世上又岂有过不去的槛?”

过不去,真的过不去!

我,真的受不了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受不了生命里没有了他!

这道槛,打死我也过不去!

泪水,如天河决堤般奔涌而出,模糊了双眼。

我流着泪,奋力从他怀抱中挣脱,决然离去。

他一伸手,从身后拽住了我的衣领。

一道凄美的布帛破裂的声音划破了死一般的寂静,身上的衣服硬生生被撕裂,后背的肌肤顿时暴露在寒冷刺骨的空气中!

“为什么会这样?”身后,传来了萧寒那惊愕愤怒的声音。

他,一定看到了我后背上的伤痕。

我不敢回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萧寒一把拽住我的胳膊,一用力,身体便软软地跌倒在他那宽阔的怀抱里。

清冷的月光映在他眼底,琉璃般的瞳孔亮的骇人。

骇人的怒意,如潮水般席卷了整个脸庞。

“快说,后背的伤是怎么一回事,谁干的?“他银牙紧咬,每个字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意,”太皇太后,是太皇太后干的对不对?“

除了她,再也没人敢打我,连摄政王都不能,即便我只是个毫无实权的傀儡皇帝。

我流着泪,凄然一笑:“是谁干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的错了。那天晚上,是我酒后失德,言语间冲撞了你。”

萧寒目光一紧,宛若刀锋般简单明了的薄唇微微蠕动了几下。

“可是,那天晚上的话我当真了。”他哑着嗓子,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寒冷的空气中微微颤抖着,“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这几天,我一直试着不去看他,不去想他,可心却疼的要命,仿佛遗失了某种最珍贵的东西。没错,我喜欢男人,喜欢你!”

幸福,来的是如此突然,让我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突然如其来的表白,让我又喜又惧。

喜的是,他心里有我。

惧的是,他喜欢男人。而我,却是如假包换的女孩!

“不,不可以!”我拼命地摇着头,惊慌失措地说,“你……你已经订婚了!”

萧寒的目光无比温柔,声音甜的仿佛滴着蜜,让我欲罢不能:“我可以退婚。阿祯,我叫你阿祯好不好?从现在开始,不管是太皇太后,还是我爹,都不可以伤害你半分!因为,你有了我。”

痴情的话语,让我感到一阵脸红心跳。

他缓缓低下头,火热的双唇轻轻地覆上。

刹那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一场攻城掠池般的热吻,宛若狂风暴雨般疯狂地落下,将我心底最后一处防线彻底击溃。

乱就乱了。

龙阳也好,断袖也罢。

此时的我像溺水之人一般,紧紧地抓住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会如飞蛾般义无反顾地扑过去。

第六章 兴师问罪

萧寒退婚了。

听说胡兰心去太皇太后那大闹了一场,但还是无功而返。

在大魏,萧家只手遮天。太皇太后对退婚一事虽然不满,但也断然不会为了一个胡兰心而得罪摄政王。

“是你干的?”胡兰心冲进御书房,气急败坏地怒吼道,“那天萧哥哥扔下我去找你,第二天就退婚,别跟我说这件事和你没关系!“

我铺好宣纸,拿起狼毫,开始泼墨作画,一泓碧水很快便跃然纸上。

我喜欢水,喜欢在湖水边和萧寒相拥亲吻的感觉。

一想起那个恼人的热吻,不禁有些脸红心跳,连耳朵都有些微微发烫。

“朕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还有件事提醒你一下,见了朕不下跪,那可是得杀头的。 “我一边画着,一边淡淡地说。

或许素日里从不计较,她大约以为皇帝也是可以欺负的。

殊不知,即便是傀儡,我也比她高贵三分。因为,我是坐在龙椅上的傀儡!

“杀头?”胡兰心黛眉一扬,娇俏的小脸上漾起一抹不屑的神情,趾高气扬地冷笑着,“如果不是我们胡家,你觉得自己这皇位还能坐的稳吗?”

如今的朝堂,是萧家的天下。唯一可与摄政王勉强抗衡的,只有胡家。所以,她的确有高傲的资本。

“心儿,休得信口雌黄!”殿外,传来了太皇太后阴冷的声音。

她的声音很冷,每个字仿佛都在冰窖中冷藏过,散发着浓浓的寒气。

抬眼望去,只见太皇太后拄着龙头拐杖缓缓走来。身后,跟着的是她的亲弟弟胡太师。

胡兰心一看,立刻垂下眼帘,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滚滚滑落。

“太皇太后!“胡兰心哭的梨花带雨,宛若一只花蝴蝶般飞上前,哽咽地说,“您给评评理!我和萧哥哥的婚事好不容易才定下,可皇上他为什么非得横加阻拦呢?”

“住口!”胡太师直接扇了她一个耳光,厉声喝道,“贱人,皇上又岂是你等草民可以随意抵毁的?不过,老臣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缘故,萧家会突然退婚?这事,还望皇上能给个明示。如果不能给个说法的话,老臣以后恐怕没脸见人了。”

我将手中的笔放下,淡淡一笑:“胡太师好像问错人了。当初赐婚的是太皇太后,退婚的是萧家,朕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过。如果太师非得讨个说法,似乎应该问摄政王去。”

胡太师身体一僵,那张宛若枯树皮般的老脸阴的几乎能拧得出水来,却又无言以对。

太皇太后嘴角微微上扬,保养得当的脸上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皇上可真是伶牙利齿。说话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半点错。胡太师也消消气,兰心冰雪聪明,貌美如花,日后哀家一定给她寻个好人家,一定不比那萧寒差。”

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她,也奈何不了萧家。

胡兰心心急如焚,刚想说话,却被胡太师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吓的立刻闭上了嘴。

“论家世,论容貌,天底下能和萧寒相媲美的男子可不多了。“胡太师的笑容有些诡异,看的我后背发凉,浑身汗毛根根竖起。

朝堂上那群老狐狸,果然没一个是良善之辈。

太皇太后漫不经心地瞟了他一眼,冷笑道:”天下如此之大,难道再寻不出一个好男子?“

“好的倒有一个,只是恐怕人家未必愿意。“胡太师浑浊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神色,诡异的目光却落在了我身上。

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在我心底蔓延。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