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罗华微凉莫叶蓁凌封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7:01

《罗华微凉莫》是由“梨花白”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叶蓁、凌封,叶蓁怀了九个月的孩子,说没有就没了,最爱的男人竟然保小三弃原配。

 

叶蓁凌封小说_罗华微凉莫在线阅读

第一章 牺牲孩子救小三

“凌封,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吧,让我把我们两个的孩子生下来,孩子出生之后,你让我干什么,我都不反抗。你不就是要我把肾给叶诗吗?我给,只要……”

深秋的夜本该是寂静的,现在却被女人的哭声打破了这一份宁静。

病房内,叶蓁身着薄衫,神情痛苦的跪在病房的地上,一手捂着已经怀胎九月的肚子,一手抱着凌封的大腿,嗓子因为长时间的哭喊几近沙哑,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坚持仰着头,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哀求的话。

“把你的脏手拿开。”凌封这会儿已经被叶蓁缠烦了,不等她把话说完,他就一脸嫌恶的甩开了她的手,一边拍着裤腿,一边面无表情的说着说着,“叶蓁,我今天来见你,只是来通知你,三天后你就要把肾给诗诗了而已,我不是来跟你商量捐肾时间的。你给我好好的在病房里面呆着,要是让我知道你有什么小心思,你就死定了。”

说完这句话,凌封就想转身离开。

他这一走,她就注定保不住她的孩子了,叶蓁哪能让他走啊。

凌封刚一转身,叶蓁就跪着爬行了几步,再次哭着拽住了他的裤脚。

“别走,凌封,求求你不要这么绝情,看在我们过去三年的感情的份上,看在我肚子里面是你的的孩子份上,你就放过他这一次吧。”

“你让我放过你肚子的这个孽种?”凌封冷笑出声,垂眸像看一条死狗一样看着叶蓁,“我放过你,谁来放过诗诗?叶蓁,不作死就不会死,如果不是你暗害诗诗,我现在又怎么会让你牺牲你的孩子来救诗诗?”

“不是的,我没有害过叶诗,叶诗变成这样是咎由自取,你听我解释……”

听到凌封说叶诗需要换肾是她害的,叶蓁慌张的摇了摇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刚想解释就被他劈头盖脸的打了一巴掌。

“闭嘴,我不想听到任何人说诗诗不好。”

“凌封,你……竟然打我?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叶蓁做梦都没有想到,凌封竟然会动手打她,而且,还是为了叶诗打她。

这一巴掌,彻底的把叶蓁打清醒了,到现在她才彻底看清凌封这个人,她终于放开了凌封裤脚,终于不再苦苦哀求,终于露出了了然又怨恨的表情。

原来,过往三年,她爱的人的心真的不在她身上。

第二章 保小三弃原配

再开口的时候,叶蓁不止表情扭曲,连声音也充满了怨毒,她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凄厉和尖锐。

“你不想听我说叶诗不好,我就偏要说,凌封,我不止诅咒叶诗,我还诅咒你,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你为了让我把肾捐给叶诗,活活的欺骗了我三年,现在还逼我牺牲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救叶诗,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不长记性是不是?”见叶蓁还敢诅咒叶诗,凌封眉头一皱,抬手就又甩了一巴掌出去,再次把她打的趴到了地上。

这次跌倒在地上之后,叶蓁撑着胳膊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最后,她只能痛苦的蜷缩在地上,继续不甘的冲凌封嘶吼。

“凌封,我将我一颗真心交给你,你却为了叶诗一再伤我,现在还要牺牲我的孩子,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后悔了,我不把我的肾捐给叶诗了,你回去告诉叶诗,让她躺在床上等死吧。你不给我孩子留活路,我也不让叶诗活。”

“你以为现在捐不捐肾还由你说了算吗?别异想天开了,好好在这儿给我待着,再胡闹我现在就把让人把你肚子里面的孽种拿掉。”

凌封冷笑出声,一脚踢开叶蓁,交代完守在病房门口的保镖,让他们看好她之后,就转身离开了病房。

他走的很干脆,但他走后叶蓁却更加绝望和愤怒了。

走出很远,凌封都还能听到从叶蓁病房里传来的沙哑的哭喊声,句句声声,反反复复咒骂的都是他有多绝情,叶诗有多卑鄙。

凌封被叶蓁的哭声搅的莫名的心烦,索性直接出了医院,往后三天都没在出现。

三天后,不管叶蓁怎么反抗还是被注射了麻药,强制性的推进了手术室。

在进手术室之前,她有一次和凌封擦肩而过的机会,看到几天不见的凌封,她的表情立刻就扭曲了,双目充血的看着他说了一句:“凌封,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一辈子?听到这话,凌封的心跳猛的漏了一拍,没有给叶蓁回应,赶紧催促医生将她送进了手术室。

手术台上,眼睁睁的看着医生用手术刀切开自己的肚子,感觉着自己怀了九个月的孩子渐渐离自己远去,叶蓁终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睛,从喉咙里挤出来了一声压抑的哀鸣。

“孩子,我的孩子啊。”叶蓁一边流着泪,一边在心里绝望又无力的哭泣着。

到了这个时候,她对凌封和叶诗的怨恨终于彻底到达了顶端,过往又多爱,现在就有多恨,现在的叶蓁,恨不能变成地狱的恶鬼,一寸一寸的将凌封和叶诗撕成碎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情绪起伏太大,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大出血的状况。

医生赶紧让人通知了凌封,给了他仅有的两个选择,要么立刻停止手术,保叶蓁,要么继续手术,保叶诗。

突然得到这个消息,凌封下意识的愣住了,恍惚间,他的眼前竟然出现了叶蓁的脸,当以前开朗总是带着笑意的叶蓁和现在疯狂绝望的叶蓁重合在一起,凌封发现,他竟然有些舍不得让她去死了。

第三章 她疯了

不过,叶蓁和叶诗在他心里终究还是有差距的,犹豫了片刻,凌封还是咬着牙说了一句:“保叶诗。”

这个选择,无疑是压垮叶蓁的最后一根稻草,她急促的喘了几口气,仰头吐了好大一口血,拽着身下的床单说了一句:“凌封,死后我要化成修罗,日日夜夜的缠着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完这句话,叶蓁又猛的吐了好几口血,然后就歪着头倒在了浸满鲜血的病床上。

意识陷入黑暗之后,叶蓁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痛苦的梦,梦中叶蓁耳边不断的回响着凌封毫无感情的声音。

凌封说:“叶蓁,你也不看看你那个贱样,你以为你真的配得上我吗?如果你身上没有诗诗需要的肾,我连碰都不会碰你一下。”

凌封还说:“你死了那条心吧,你肚子里面的那个孽种就是个意外,就算你不需要给诗诗捐肾,我也不会让那个孽种活着出生。”

贱样!孽种!

凌封,在你心里,我和我的孩子就这么低贱吗?

“凌封,我要杀了你!”不知道过了多久,叶蓁终于厉声尖叫了一声,满头大汗的睁开了眼睛。

“叶蓁小姐,你醒了?你已经昏迷了七天了,你再不醒,我真就以为你醒不过来了,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这就去找医生过来。”

醒来之后叶蓁才发现,她已经回到她之前居住的病房了,冰冷又空荡的房间,除了凌封为她安排的保姆张妈之外,别无他人。

很快凌封和之前给叶蓁做手术的医生就一起来到了病房,看到凌封,叶蓁立刻就想到了之前凌封对自己做的事情,瞬间她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

“凌封,你来这里做什么?你给我滚,我不想见你,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这张丑恶的脸了,我叶蓁之前是眼残心瞎,才会爱上你这样的混账。”

不等凌封开口,叶蓁就艰难的撑起身,拿起她病床旁边的水杯恶狠狠的往凌封身上扔了过去。

凌封没想到叶蓁见到他竟然会失控成这样,赶紧侧身避开了水杯,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叶蓁质问道:“叶蓁,你疯了?往我身上扔水杯,想死是不是?”

本来捐肾手术之后,凌封对叶蓁还有些愧疚之心的,现在被叶蓁这么一闹,他对她的那点温情又消失了,脸上也不自觉的露出了冷然和厌恶的表情。

而他越这样对待叶蓁,叶蓁受的刺激就越深,捂着胸口猛喘了几口气,叶蓁就扯着嗓子怒吼道:“是,我疯了,被你和叶诗这对狗男女逼疯的,这样的结果你凌大少爷觉得满意吗?凌封,我没有如你所愿的死在手术台上,你是不是觉得很失望啊?老天爷开眼,他不让我死,就是要我亲自回来报复你和叶诗。”

“我看你是真的疯了。”凌封皱着眉头瞪了叶蓁一眼,转身就往门外走去,他已经不想跟叶蓁同处在一个空间里面了。

看到凌封要走,叶蓁突然露出了畅快的冷笑:“心虚了是不是?不敢面对我了是不是?凌封,你会遭报应的,你如今对我做的一切,他日都会报应在你爱的人身上。”

“而我,将等着你下跪求饶的那天!”

第四章 灰暗的日子

“你发够神经了没有?别以为你才醒过来我就不会打你。”凌封停下脚步,脸色阴郁的看了叶蓁一眼,最后又跟和他一起来的医生交代了一句,让他帮叶蓁检查身体,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虽然孩子没了,但是万幸,你的身体恢复的还算不错。”凌封走后,医生敬职的给叶蓁检查了身体,不过他最后得出的结论,却又给了叶蓁当头一击。

她的孩子,那个在她肚子里面,被她细心呵护了九个月的小生命,竟然真的没有了。

“宝宝。”叶蓁捂着已经恢复平坦了的肚子,低声呢喃了一声,原本就没有什么颜色的脸庞因为过度的悲伤,显得愈发的苍白。

失去孩子被叶蓁造成的打击是致命的,往后几天她一直过得浑浑噩噩的,白天哭晚上也哭,再后来,她甚至在自己心理的暗示下,觉得她的孩子还没有死,只是被凌封藏起来了,日日哭闹着要去找孩子。

这天深夜,叶蓁又一次从梦中被惊醒。醒来后,她赤着脚,双目通红,披头散发的把她病房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翻遍了,都还是没有找到她的孩子。终于,她还是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肩膀,跌坐在病房的地板上,撕心裂肺的痛哭了起来。

这段时间叶蓁经常哭,但从未哭的如此惨烈。这时候,凌封正在不远处的病房里陪叶诗休息,听到叶蓁的声音,他的神经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下意识的冲了出去。

打开叶蓁病房的灯,凌封一眼就看到了像只被人遗忘的小兔子一样,无助在在地上哭泣的叶蓁。

“叶蓁,你……”凌封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一步,想要看看叶蓁,又怕再次刺激到她。

“凌封,我的宝宝不见了,你帮我找他好不好?我求求你,求求你了。”听到凌封的声音,叶蓁恍恍惚惚的抬起头,眼神空洞的看着凌封。

此刻的叶蓁,是凌封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他从未见过叶蓁这样绝望又茫然的眼神,面对这样的叶蓁,凌封说不出任何打击她的话。

沉默了一会儿,凌封还是哑着嗓子说了一句:“好,我帮你找孩子。”

一边这样说着,他还一边缓缓的往叶蓁身边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特别想把叶蓁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安慰她。

“封,姐姐怎么了?”

但是,不等他走到叶蓁面前,就有一道虚弱的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

是叶诗!

凌封走向叶蓁的脚步猛然一顿,神情复杂的转过头来看着叶诗笑着说道:“没事,她还是跟前几天一样,闹着找孩子。”

“哦。”叶诗点了点头,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痛苦。

“诗诗,你怎么了?”见叶诗好像有些不舒服,凌封赶紧走到她面前,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温柔的对她说道,“我送你回去休息。”

说话间,他就要往外走。

凌封现在是叶蓁眼中唯一一个知道她孩子在哪的人,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他离开啊?注意到凌封想走,叶蓁赶紧跪在地上爬了几步,泪流满面的看着他说道:“我的孩子呢?你说要帮我找孩子的啊。”

“孩子……以后再说。”凌封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扫了叶蓁一眼,就抱着叶诗走了。

第五章 跳楼

离开之前,因为担心叶蓁会发疯乱跑,凌封还将她病房的门,从外面锁上了。这一下,叶蓁就被困死在病房里面了。

叶蓁追过去用力的推了推房门,发现推不开,就开始发疯似的锤门,对着门外大声嘶喊。

“凌封,你这个混账,我就知道我的孩子还在,是你……是你把他藏起来了是不是?你不要走,给我回来,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可惜,不管叶蓁怎么叫骂哭喊,外面都没有一丝反应,怒极之下,她便开始狂乱的抓着头发,在病房里面焦急的打转,希望能找到其它的出口。

突然,她的视线集中到了距离她病房不远处的窗户上面,除了门,那里就是她病房里面唯一的出口了。

“窗户,孩子。”

叶蓁魔障似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一步一步的往窗户的方向走了过去,她现在只想着离开病房去找她的孩子,根本没有想过就这么从窗户跳出去,她会有什么下场。

“叶蓁,你在干什么?”

就在叶蓁准备跳窗的时候,她病房的门终于被打开了,安抚好叶诗,重新赶回到叶蓁病房的凌封推开门看到这一幕立刻就惊呆了。

“不要胡闹,快点过来。”

看到凌封来了,叶蓁嘴角上扬,露出了一抹报复性的笑容。

“凌封,我要去找我的孩子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侧身从窗户上跳了出去。

“不要。”

眼睁睁的看着叶蓁的身影像飞絮一样从自己眼前消失了,凌封前所未有的慌了,来不及多想,他的身体就做了最及时的反应,跟着她一起跳了下去。

好在,叶蓁的病房楼层并不高,只是二楼,凌封身手向来很好,从这个楼层跳下来,只是有些腿麻而已。但是叶蓁就不同了,她现在身体虚弱,就这么跳下来,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一落到地面,凌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瘫软在地上的叶蓁牢牢的抱进了自己怀里。

“叶蓁,你没事吧?”周围环境太黑,凌封看不到叶蓁的情况,只能凭感觉抬手在她脸上抹了一把,果然感觉到了黏腻的液体,“该死的,你流血了,我带你回去。”

“孩子,我的孩子。”叶蓁这会儿已经出气比进气多了,但她嘴里还是在念叨着她的孩子。

“等你好了,我就帮你找孩子?”凌封随口安慰了她两句,抱起她就往她的病房跑。

回叶蓁病房的时候,会从叶诗那里路过,看到凌封像抱着无上珍宝似的抱着叶蓁,叶诗眉头一皱,下意识的开口问了一句:“封,你这么紧张姐姐干什么?”

“别废话,快速把夜医生给我找来。”凌封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回答叶诗的话,冷着脸对她怒吼了一声,就抱着叶蓁离开了。

无视,她竟然被凌封无视了?斜眼看着凌封从自己眼前跑过,叶诗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好你个叶蓁,想不到你竟然真的得到封的心,看来我是不能再让你继续活着了,小贱人,我要弄死你。”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