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凤清歌苏慕白最新章节_凤清歌苏慕白全文阅读by桃小白

发布时间:2018-11-05 17:05

凤清歌苏慕白小说凤清歌 苏慕白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凤清歌苏慕白最新章节,凤清歌苏慕白小说是作者桃小白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凤清歌苏慕白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内容十分精彩,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小姐,不好了,不好了,睿王领兵造反,已经攻占皇城,朝长乐宫来了!”映雪跑进来,衣角还染了血,声音急促。坐在铜镜前的凤清歌一听,连忙扯下红盖头,“映雪,你说的可是真的?!”还没等映雪回应她,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清歌,你自己亲眼瞧瞧,不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话音刚落,说话的男人就已经走到她的面前,“我们又见面了,三年了,凤清歌,你可还好?”凤清歌仰头,看着男人脸上肃杀的神情,眸中带着嗜血的颜色,一袭白衣染血。她知道,他恨她,恨极了她。所以才会挑她大婚这一天,不顾生死,领兵造反,攻城略地。

凤清歌苏慕白小说

第一章 撕碎嫁衣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睿王领兵造反,已经攻占皇城,朝长乐宫来了!”映雪跑进来,衣角还染了血,声音急促。

坐在铜镜前的凤清歌一听,连忙扯下红盖头,“映雪,你说的可是真的?!”

还没等映雪回应她,只听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清歌,你自己亲眼瞧瞧,不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话音刚落,说话的男人就已经走到她的面前,“我们又见面了,三年了,凤清歌,你可还好?”

凤清歌仰头,看着男人脸上肃杀的神情,眸中带着嗜血的颜色,一袭白衣染血。

她知道,他恨她,恨极了她。

所以才会挑她大婚这一天,不顾生死,领兵造反,攻城略地。

“暮白……”凤清歌看着男人,轻唤道,还没等她说出完整的话,她的脖子就被男人掐住,眸中是蚀骨的恨意,只听一声巨响,苏暮白将凤清歌用力扔到了床榻上,她的身子像断线的风筝一般,摔倒在地,耳边传来男人冷漠的声音。

“凤清歌,我早说过,你会后悔的——”

随即,苏暮白一步一步向她走去,映雪想要去护着凤清歌,但却没有那样的能力,凌厉的掌风袭来,她吐血昏倒在地。

看着靠近的男人,凤清歌怕了,怕他眼中嗜血的颜色,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男人就已经撕碎了她鲜红的嫁衣。

“苏暮白,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不可以——”她歇斯底里地叫喊着,大大的眼睛里泪如雨下,像决堤的洪水般猛烈,“你不可以……”

她像个无助凄苦的孩子般乞求着苏暮白,只是他却无动于衷。

“不可以?凤清歌,没有什么是我不可以做的!”苏暮白冷冷的道,话未落音,他抱起她,随后便一个深深的刺入,深深进入她的体内,“我们这才刚开始!”

由始至终,凤清歌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固执得不肯发出一点音响,嘴唇被咬得破烂不堪,鲜血和着泪水落在鲜红的被褥上,凄美而绝望……

凤清歌忽然笑了,她闭上了眼,长睫毛遮住了她清澈的眼瞳。

是我自作作受。

可是苏暮白,我们本来就不该相遇的,你我从一开始,就都是错的……

破碎的音节,从凤清歌干涩的喉咙发出……

渐渐地,她放弃了挣扎,任由苏暮白在她身上索取。

“你说,三哥,看到你这副模样,会怎么样呢?”苏暮白依旧在她身上驰骋着,那种极致的美好,令他欲罢不能。

“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求你放过三哥,他……”

苏暮白却笑了,笑容却教人不寒而栗,他俯身在凤清歌耳边轻声道,“放过他?那就要看你用什么来换了!”

“你想要怎样?”凤清歌咬牙,看着身上的男人,那样好看的眉眼,却再也不是当年梨花树下,说要和她一辈子都在一起的少年了。

苏暮白抽身出来,随即穿好衣服,深邃的眸子氤氲出凌厉的寒气,“凤清歌,你忘了我当年临走时说过的话了?你越是在意的东西,我越是要毁掉,不过你放心,这皇后之位,我还是会给你的!”

第二章 押赴刑场

看着男人的侧脸,凤清歌趴在床上,破碎的嫁衣,凌乱的头发,还有身上的剧痛,而在下一刻,她看到的竟然是建安帝苏暮云狼狈地被人押着,站在门口处,她瞪大眼睛……

那样一双眼睛,满是愤怒和哀伤,还有更多的则是悲痛。

“苏暮白,你这样待清歌,你会后悔的——”苏暮云怒吼道,看着远处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凤清歌,他疯了。

只恨,他却无法保她周全。

清歌,是三哥无用,保护不了你!

“还真是感人呢!可惜,三哥,你救不了凤清歌,也救不了你自己!”苏暮白冷声一笑,随后大掌一挥,示意他们将建安帝带下去,而凤清歌受了极大的刺激,随后就昏倒了。

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正午了。

“小姐,你醒了!”映雪看着醒来的凤清歌道。

凤清歌身子还是有些虚弱,她看着映雪问道,“苏暮白呢?他将三哥怎么了?”

“小姐,睿王不日就将登基为帝了,建安帝已经被废了,所以为了你自己,你还是想想该怎么保全凤家吧!”

凤清歌哑然,是啊,苏暮白成为皇帝,必然是不会放过凤家。

三年前的那场羞辱,他怎么可能会忘记?他是那样孤傲自负的人啊!

当年,苏暮白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梨花树下的相遇,她是真心只将他当成朋友,可她凤清歌是凤家嫡女,更是镇南王唯一的外孙女,这样显赫家世,她的命运从来都由不得她自个儿做主的。

建安帝的生母,华贵妃以为苏暮白靠近凤清歌,有夺嫡之嫌,对他明里暗里加害不知多少次,如果没有苏暮云,他早死了。直到三年前,先帝册封苏暮云为太子的同时,也册封一向不受宠的苏暮白为睿王,华贵妃害怕苏暮白会影响到苏暮云太子的位置,以苏暮白暗藏兵器为由,将他下狱,要杀他。

凤清歌找到了苏暮云,求他保全苏暮白,哪怕贬他去北地,只要他活着就好。

而苏暮云的要求是,要凤清歌他日成为他的皇后。

离开那日,看他离去苍凉的背影,她多想上前去抱着他,可华贵妃派的人跟在她的身后,她只能说了那些不堪的话,她说,“苏暮白,我是凤家嫡女,生来注定就是要母仪天下的,你不过是个不受宠的王爷,如何配得起我!”

血红的夕阳下,绝美的少年,带着彻骨的恨意,“凤清歌,你会后悔的!”

后悔吗?

不,她不后悔,如果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这样做,比起能不能和他在一起,他活着更重要,不是吗?

就在这时,两名侍卫走了进来,他们押着凤清歌就出去了,她身上披着的,是昨日破碎的凤袍。

刑场上,侍卫带着她穿过围观的人群,见到刑台中央跪满了人,全是建安帝的人,昔日高高在上的建安帝,也在其中。

凤清歌看到这一幕,瘫软在地。

而刑场上的人却大声嘶吼道,“凤清歌,都是你个贱人,害皇上被苏暮白这个贱种篡位,害我们因你而丧命!”

第三章 血流成河

昔日的建安帝侧妃凌菲菲怒吼道,“凤清歌,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永远都和你爱的人分离——”

唯有建安帝看着凤清歌,眸色中无怒无怨,有的只有疼惜。

“三哥!”凤清歌看着男人满是污秽的脸,泪水喷涌而出,可她却动弹不得半分,她只能大喊,“叫苏暮白出来见我,叫他来见我——”

而主斩官走到她面前,“恕下官无礼,睿王殿下说了,对废帝苏暮云杀无赦,您若是求情,那就改为凌迟处死!”随后无情的声音在刑场上方响起:“时辰到,行刑!”

“不——”凤清歌大声喊道。

可无人理会,侩子手手起刀落间,场上跪着的那一百多人已人头落地,血流成河,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之气,让人几欲作呕。

而废帝苏暮云被人凌迟,一刀一刀的刺向他的身体,却留了他最后一口气。

凤清歌猩红这一双眼,挣脱了侍卫的桎梏,她跑到男人身边,“三哥,对不起,对不起……”

苏暮云却是笑了笑,摇了摇头,“不哭……我很开心,清歌,从十岁那年,你在父皇寿宴上跳那支惊鸿舞开始……我就知道,这一生,不管要我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凤清歌心里的痛,心里的恨伴随着无奈与绝望如同蔓藤一样将自己缠绕。

怀中的人,已然是没有了气息。

三哥,为什么不悔?

为什么不悔呢?

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会落到这番田地!

“啊——”凤清歌扬天长啸,那样悲鸣的叫声,让所有人的都为之颤动,随后她因忧伤过度昏倒在废帝苏暮云的身旁。

梦中,凤清歌脑海中闪过的是一张张稚嫩的脸,那是他们小时候,而三哥前一刻还在对她笑,下一刻就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三哥……”

她拼了命的呼喊,可是他们听不见,再也听不见了。

“小姐,小姐——”映雪坐在床边,哭泣着。

凤清歌终于在三个时辰之后醒来,一双眼睛空洞无比,她抓着映雪的手,“映雪,那些都不是真的,是不是?三哥他……”

“小姐,建安帝已经殁了!”映雪颤着声,眼睛哭得红红的。

原来,都是真的!

那些残忍血腥的画面,都是真的。

凤清歌目光呆滞,身体重重的靠在床榻边,微闭起眼,泪珠子就滑落了眼眶。

她真的很自私,也很残忍,她不过就是仗着苏暮云爱着她,所以也利用他的身份,去保护着自己所爱的人,这些,他不是不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

三哥,你傻,清歌也傻啊,我们都是一样的傻子。

窗外,寒风呼啸,屋内窗子没有关紧,被吹得噼啪做响,凤清歌的目光盯在窗子上,久久无法回神。

距离建安帝被杀已经过了三日了,而她这三日过得浑浑噩噩,除了映雪,谁都没有来过,苏暮白在忙着登基大典的事,也无暇理会她,直到五日后,苏暮白身边的太监高无庸来宣旨,苏暮白要册封她为后。

凤清歌微微冷笑,“高无庸,你回去告诉你主子,凤清歌已经嫁过人了,莫不是新皇对我这寡.妇还有兴趣?”

第四章 封后大典

果然,不多时,苏暮白气势汹汹的就来了,看着面色苍白的凤清歌,他微微蹙眉,道,“凤清歌,想抗旨?不想考虑你凤家满门的荣辱了吗?”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眸光极是不屑。

“毕竟当年,你也是为了凤家满门荣辱才舍弃朕的,不是吗?你凤清歌还说过,朕不过就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如何配得上你丞相嫡女的身份,你生来就是要母仪天下的,怎么朕如今给你,你却是不想要了吗?”

凤清歌脑中嗡的一声作响,原来他一直在怨恨。

可苏暮白,谁都有资格怨恨我,唯独你,唯独你没有这个资格。

“可惜,我已经是三哥的皇后了,即便是废后,那也母仪天下过了,”凤清歌的嘶吼了声,“苏暮白,你真可悲,活像是个跳梁小丑!”

“凤清歌……”苏暮白俊颜沉冷,隐在云袖下的手掌紧握成拳,“凤家如何?”

“你想怎样?”凤清歌蹙眉。

“做朕的皇后!”

凤清歌没有办法,苏暮白以凤家全族来要挟,她不得不从,封后大典这一日,凤清歌虽然脸色苍白,却仍旧是风华万千,可也是这一天,凤清歌才知道,那三年来,她为他所受过的一切苦难和折磨,都不过是在将苏暮白拱手让人。

她一袭凤袍,却看着苏暮白舍下帝王的尊严,去迎接一个女人上殿,接受册封,是为如贵妃。

他不是变得狠戾了,而是他所有的柔情,全都给了那个女人——沈如月。

凤清歌独自一人站在百丈台阶之上,看着天下最尊贵的男人不顾朝臣的眼光,将那个女人紧紧抱在怀中,姿态亲昵,宽大的衣袖如同羽翼,以守护的姿态护着怀中的女人,还不时地抬起低垂在女子发丝间的脸庞。

看着这一幕,凤清歌差点儿站立不住,藏在袖中的手握紧,指甲嵌入掌心,她也浑然不觉疼。

只是看着帝王抱着如贵妃一步步走上百丈台阶。

帝王拥着女子低语,那双墨眸淡笑,颊上顿显浅浅梨涡,如同他们初见。

倏的,苏暮白抬头,与凤清歌的目光相交,满是不屑与冷意。

“月儿,你若是累了,就靠着我休息一会儿,等走完过场了,我带你回未央宫!”帝王轻声说道,随后只见如贵妃羞涩的将头靠在帝王的怀中。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了,皇后不受宠,最受宠的,只怕是这位不知来历的如贵妃了。

未央,未央,长夜未央!

凤清歌看着苏暮白抱着沈如月走到龙椅,而她像是被人遗弃在外的人,独自站在台阶之上,一袭红衣翻飞,看着他,她感觉仿佛有一种痛苦自心底深处,缓缓溢开,缓缓溢至全身每处,那是不可抑制的,心伤!

封后大典后,凤清歌就病了,这病有些来势汹汹,太医来看了好几次,也不见好,足足将养了大半个月才好转了些,而病着的这些日子,她总能听到宫人们说起,苏暮白如何如何宠爱如贵妃。

而如贵妃又是如何温柔,善解人意。

还听说,他们之间动人的爱情故事,苏暮白当年被贬去北地,遭遇刺杀,是这位如贵妃娘娘不顾生死救了苏暮白,还因此落下一身的病根儿。

这样不离不弃的爱情,却然是让人羡慕的,也传播得很快,宫里很快就都知晓了。

而她则是早已被人遗忘的两朝皇后。

第五章 剜心取血

“小姐,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点!”映雪看着凤清歌终日这样,很是难受,她当年和苏暮白之间的种种,她也都是清楚的。

可她没想过,苏暮白竟然会这样狠。

“映雪,你说,我不是丞相嫡女,他也不是皇子,我们只是普通人,该多好,该多好!”凤清歌倚靠在栏杆处,喃喃道。

“小姐……”映雪上前抓住凤清歌的手,“要不,我们写书信给王爷吧,您是镇南王唯一的外孙女,他断然不会不管你的!”

凤清歌摇了摇头,她能想到的,苏暮白岂会想不到,只怕他会比她更先下手,外祖父那边只怕早就被他派人盯上了,她这一封只怕不是救命的书信,而是催命。

“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

凤清歌看着高无庸领着一群太监走来,轻声一笑,“你来做什么?”

“皇上有旨,请皇后娘娘去未央宫一趟!”

凤清歌微微蹙眉,未央宫,不是那位如贵妃的宫殿吗?苏暮白让她去做什么?

她没有拒绝,只是披了一件披风就去了未央宫,还没到未央宫,就看见跪了满地的太医,凤清歌这才知道,原来如贵妃中毒了,可这和她有关吗?

“不知皇上叫臣妾来此,是何用意?”

“如月中了蛊毒,需要你的心头血来做药引,朕记得,你小时候中过毒,后来镇南王用天下至宝千年雪莲制成的药丸给你服下,可消百毒!”苏暮白抬头看着凤清歌,她似乎比前些日子更加单薄了,墨黑的眼珠静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凤清歌一听,怒极反笑,“心头血?苏暮白,我为什么要救你的心上人?”

苏暮白微微一笑,“凤家!”

“是我错看了你,苏暮白!”

凤清歌轻声笑了,随后拿起放在桌面的刀子,看着那个男人,可他竟然一点儿都没有松口的意思,终于在怔忡了一会儿后,凤清歌绝望了,轻声笑着,漆黑的眸子淡静无波,“要我剜心取血救她,可以,苏暮白,我要你一道圣旨,不得为难我凤家,君无戏言,若违此誓,他日你所珍爱的女人将不得好死——”

苏暮白深邃的眸光冰寒如,“凤清歌——”

“皇上到底肯不肯,一句话,这旨,你是下还是不下?如贵妃的命全在皇上的一念之间,你也知道我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好,朕给你!”苏暮白站起身,走到了凤清歌的身边,手中把玩着放在桌上的刀子,另一只手,抚上凤清歌纤细的喉管,眸中的残戾一闪而逝,冷笑道,“凤清歌,你和朕记忆中讨厌的样子,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臣妾谢皇上夸奖!”凤清歌轻笑。

可却在下一刻,那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手中冷光逆转,尖锐的刀没入她的心脏,而他竟然撕开她胸前的衣物,让宫人们端着碗,取她的心头血。

血一滴一滴的落下,落了差不多有大半碗,凤清歌已经是受不住,一张脸煞白……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