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南希陆晨风小说目录全文《叶南希陆晨风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5 17:06

叶南希陆晨风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主人公叶南希陆晨风的小说名字是爱你是一场在劫难逃,该小说由作者木锦修写的,本站带来了叶南希陆晨风小说全文,叶南希陆晨风小说完整在线阅读。

叶南希陆晨风小说

第1章

没时间了,医生说…

头部的二次手术不能保命,只能续命...

谁也不知道叶南希会什么时候突然倒下,不打一声招呼,就和这个世界永别...

可她一点都不在乎,她说,余下的每一天都该有陆晨风才对,她怕就这样长眠在手术台上,那双手,再也触碰不到陆晨风眉眼。

不顾医生的反对,叶南希坐上最早的一班飞机偷偷回了国。

那一天,叶南希目光所及之处*已泄,花草枯萎,唯有奔向陆晨风的方向,照出一抹暖阳。

……

大雨把地面冲出一道道沟壑,风也大了。

叶南希跪在陆菀的墓前,磕下第一百零一个头。

错落在头顶的刀口似乎就要炸开,疼痛蔓延到全身。

她仰起苍白的脸,紧紧抱住陆晨风的小腿,泥泞的双手在西服裤子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声音颤抖。

“到底磕多少才算够?我刚刚出了车祸,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陆晨风的雨伞沿掉下来几滴雨水,不偏不倚,砸在叶南希血肉模糊的额头上。

他嘴角挤出一抹冷笑,“陆菀命都没了,你还要我体谅罪魁祸首的身体状况?叶南希,你有没有点良心?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给我妹妹报仇!”

头顶响起一声闷雷。

叶南希的心里被劈开一道深深的口子,疼的她不能呼吸。

她豁出了命要守护的男人,竟然要因为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要了她的命!

叶南希着急,半跪着抬起身子,“是陆菀要撞你!我逼不得已才横在她的车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谁知她车技太差,竟然连车翻进了悬崖!”

下一秒,陆晨风扯住她胸前的衣服,微眯着眼,那股子很辣劲直戳进她的心里。

“拿我给自己开脱罪名,真没看出来你不光心狠手辣还足够卑鄙!很好,叶南希,总有一天我要让你血债血偿!要你们叶家跟着一起下地狱!”

叶南希承受不住男人的力气,突然失去重心,歪倒在地上。

“陆晨风,我们结婚三年,这三年我对你掏心掏肺,活得小心翼翼,生怕哪里惹你不开心,到头来你却一点情分都不讲,难道一定要看着我死你才甘心吗?”

大雨一点没停,像是刻意难为她,意外的变大。

“我谢谢你的小心翼翼!光明正大的道你不走,非要跟陆菀抢路,害死你的眼中钉是不是特别得意?”

轰…

脑中一阵刺痛。

为什么,他总是不信她?

陆晨风的迈着长腿就要走,叶南希用着最后的力气紧紧攥住他的裤管。

她要留着命,告诉他所有真相,不管此时她有多狼狈,“救我,我还是你妻子!你不能见死不救!”

陆晨风大力向前一步,那只紧绷的手敌不过男人的力气,垂在地面上。

他居高临下的瞥了她一眼,尽是冷漠和轻蔑,“妻子?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什么时候你死了,我会通知叶家人给你收尸的。”

夜,袭来。

叶南希在梦中惊醒。

“救我!”

“救我!求你,救救我!”

噩梦再一次袭来,叶南希的额头渗出点点晶莹的汗珠。那些陆晨风推开她的场景一遍又一遍的上演。

第2章

突然,覆在她身上的男人,动作粗暴,大手重重掠过她的皮肤,将她从梦里拉回现实。

叶南希拼命的呼吸着,一睁眼,就看到陆晨风那张愤怒的脸。她忽然一个激灵,全身的汗毛似乎瞬间立起来。

她不是应该跪在墓园的?看了看身上盖着的黑色西服,叶南希心底冒出一点暖意。

他终究,还是舍不得自己受苦的。

“叶南希,你不会以为这是我的衣服吧?”

听闻,她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怎么,连你心上人的味道都闻不出了?我让你好好跪着,你却通知赵天宇送你回来,叶南希,说吧,这*,你们做了几次?*的滋味刺激吗?”

他还在生气,阴鹜的脸庞带着让人无法琢磨的表情,猩红的双眼像一只等待捕食的野兽。

印象中叶南希躺进一个温暖的臂弯,可脑中那个模糊的胸膛不是陆晨风的…

她刚要反驳,男人的大手忽然钻向她的裙子。他的力气是难以反抗的,每一个粗暴的吻都带着掠夺,一点一点浸润她锁骨间的诱人。

“不!我和赵天宇之间是清白的!再说…我在生理期,怎么会闯红灯?你知道的,我很惜身惜命…”

叶南希扭着身子反抗,可她的反抗在陆晨风眼里都变成了*他的小动作。

陆晨风冷嗤,手上的动作愈发的粗鲁了。

“当表子还想立牌坊吗?做没做过,我检查检查就知道了!再说,浴血奋战岂不是更刺激?追求刺激,不正合了夫人的胃口?”

陆晨风的嘴角带着几分森冷,甚至有些绝情。

“不!不要!我真的在生理期!”叶南希飙出眼泪,齿间的抗拒声也变成细碎的*,淹没在陆晨风的*和惩罚里。

他毫不怜惜的抓住她的脚踝,用力分开成大字,底裤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果然,她在骗人。

他的表情更加阴沉下来,抽出皮带将叶南希的双手捆住,抬起一只腿架在了肩膀上…

“叶南希,你知道骗我的后果,今晚,我要你生不如死。”

她突然笑了。

上气不接下气,浑身颤抖着笑了。

“你大可以直接让我去死,这么费劲干什么?你说得对,我就是故意撞死了你妹妹,我就是*,你杀了我,我们一命抵一命,也正好让你出气。”

他嘴角骤然消失了玩味,危险的气息,逼近,再逼近。

“叶南希!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陆菀的事我绝不会放过你,如果你还想用别的事激怒我,我只会让你,让你们叶家死的更难堪!”

他丢开她,眼角的轻蔑伴着愤怒,穿好裤子,甩门而去。冷漠的样子像一个极其不满的嫖客。

叶南希颤抖着望向天花板,全身似乎都失去了知觉,一口胸中闷积的血水喷出来。

她疯狂的翻开行李箱,从最底部抽出几瓶药来,来不及倒杯水,仰起脖子吞下一把颗粒。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前的世界还是越来越模糊……原来是怕死的,可为什么替陆晨风挡下陆菀车的那一刻,一点都不怕?

第3章

第二天清早,陆晨风就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他坐在客厅里愤愤的接电话。

“闭嘴!拿不下王总的订单就别再给我打电话!”陆晨风大声呵斥,接着挂着了电话,眉头拧成了川字。

叶南希的头上还缠着绷带,脸色惨白,她小心翼翼的奉上一杯牛奶,陆晨风突然暴怒!一个反手就打掉了杯子。

他没好气的扯了扯胸前的领带,转头就看向了叶南希,喉结忽然间动了动。

一把扯过叶南希的胳膊,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你干嘛?这里可是客厅,只要进来个人都会看见!”

叶南希心跳骤然加速,抗拒着就要推开陆晨风压下来的身体。下一秒,她就对上陆晨风阴冷的双眸。

“连*都没穿,今天故意的?嘴上说着抗拒,身体行动很诚实嘛。”

陆晨风三下五除二撕开了叶南希睡裙,不安分的双手滑着她的皮肤。

看她抗拒,陆晨风忽然话锋一转。

“你身下压着的就是岳父大人拿来求救合同,如果把我惹得不开心,我就撕掉合同,叶南希,你是聪明人 ,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叶南希倒吸一口冷气,在国外治病的时候,就听说叶家资金出了一些问题,父亲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却要低三下四的求着自己的女婿?

“快点,叶南希,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要么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叶家,让他们放弃跟我合作的希望!要么你识趣点。”

陆晨风说着便解开身下的皮带,戏谑的目光落在叶南希的身上。抽出那份合同,叶父清晰的字迹出现在叶南希的面前。

果然,是真的。

叶南希一口气憋在心里,似乎要喘不过来气。

心里明明委屈的就要哭出来,可还是要忍住,因为陆晨风说过,他讨厌看见她哭!

“半个小时后我要去公司。”

他又催促她了!

叶南希抬起头,看向陆晨风削减的侧脸,每一个呼吸都那么熟悉,又是无比的陌生。他,何时变得这么无情?

她蹲在他的面前,一点一点的探向男人身下的秘密。

……

事毕。

他迅速整理好自己的着装,冷眼看着她收拾沙发边的一片狼藉。

“叶南希看到你这副贱样,我突然改主意了,叶家人没一个好东西,这份合同我还需要再考虑考虑。”

叶南希大口喘着粗气,不可置信的看着陆晨风,手里的拳头不自觉悄悄攥紧,“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陆晨风冷笑,“无耻?你们叶家当年非要和陆家联姻,不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巩固商业的战略地位?死皮赖脸把你送上我的床,就不是无耻了?现如今,你又害死了我妹妹,于情于理,我都没有帮助你们叶家的必要!”

叶南希百口莫辩,当初父亲告诉她,陆家人不能招惹,可她偏偏从上学时代就暗恋陆晨风,她以死威胁,父亲才向陆家提出了联姻的建议。

那个时候,陆叶两家平分秋色,哪知日后,叶家实力渐渐衰微,倒是陆家,地位更加牢固!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十分钟之后,必须从我眼前消失。”

话音刚落,门外就有人敲门,叶南希顾不得再反驳陆晨风的话,匆忙的盖上胸前的衣服,下一秒就被陆晨风用力推进了浴室里。

那一下用力过猛,竟然让她生生的碰在了坚硬的洗手台上,一股暖流开始慢慢向下流淌…

第4章

陆晨风淡淡的关上浴室门,整理好领带,没事人一样坐回沙发前。

“进来。”

门开了。助理小林慌里慌张走来,大口换着气,“陆总,我们有重大发现!小姐…小姐好像没死!”

陆晨风蹭的一声站起来,一把揪住助理小林的领带,那双眼睛定格在助理小林的嘴角,散发出幽幽的光。

“你再说一遍?”

助理小林吓傻,颤颤巍巍再重复了一遍,“小姐好像没死…”

浴室的门“砰砰”响个不停,陆晨风瞟了一眼,听见了叶南希微弱的声音。他懒得理会她的声音,想来,也是抱怨的话。

可小林的声音够大,叶南希清楚地听到了陆菀没死的消息。

她宁愿陆晨风恨着她,也不愿意陆菀还活着,对陆晨风的生命不利。

可她找不到证据证明陆菀要害他,只能愚蠢的牺牲自己去保全陆晨风,可惜,他都不知道。

叶南希想要站起身,想要说什么,鲜血已经浸过了半个领口…她虚弱的说不出半句话。

不能再伤到头,那是医生对她最后的要求。

她伸手捂上伤口,血液从指缝涌出来,掉在地面上,眼前开始模糊。

她直不起身,只能咬牙向前爬,地面蹭破了胳膊肘,手掌心拍门拍的发麻。

都怕死的,没有人不怕死的,可听到陆晨风离开的声音,那比死亡还让她觉得难以接受。

“砰!”重重的砸门声,宣告着陆晨风的绝情。

叶南希的心里一点一点的凉下去,只要提起陆菀,陆晨风只会不管不顾冲上前。

跟他那个楚楚可怜的妹妹比起来,她只是个泄欲的工具而已!

工具没有感情,工具用完就扔,工具只配在别人来背扔进见不得人的地方…工具的死活不值得被关注。难道不是么?陆晨风又何时这样为她着急过?

——

陆晨风疯了一样出了公司,在助理小林的带领下,来到了事发地的一处村落。

一户普通的农家里,陆菀散着头发,呆呆睡在床上,空洞的眼神直到看见陆晨风,才变得有些生机。

“大老板,既然你来了,咱们就明说吧,你妹子这病花了我们不少钱呢,你要是再不来找,我可就要把她扔出去咯!”黄大娘抽着烟袋,斜眼打量陆晨风。

陆晨风明白她的话外之意,直接跨过黄大娘,对助理小林使了个眼色。

助理小林从包里掏出厚厚一沓钞票,递给了大娘。

她哪里见过那么多钱?正想感叹,却被助理小林轰出来房间。

“哥,你还来干什么?让我去死吧,像我这样的废人,还不如让我去死—”

废人?

陆晨风眉头紧蹙,眼神挪到了她的腿上,他还在好奇,为什么进来半天,陆菀却没有起床的意思?

他咽了咽口水,憋住一口气,掀开了被子。

一股恶臭传来,陆晨风下意识明白了怎么回事。

“哥,我瘫痪了,黄大娘嫌照顾我麻烦,我大小便失禁,几天才给我换一次裤子,你不会嫌弃我吧?”

陆晨风喉结动了动,抬起眼皮,看向了陆菀,双手都变得颤抖。

“我们回家。”

第5章

她太懂陆晨风了,明白他何时心软,明白他何时愤怒。他的弱点,正是对付他的办法。

陆晨风忍住恶臭的味道,打横抱起陆菀,小心翼翼出了黄大娘的家门。

“哥,嫂子撞了我,她身体有好吗?是不是也伤的很重?”

陆晨风的心里咯噔一下。她的伤,他似乎从来没有关心过。

可看到陆菀的样子,再想到能跑能走的叶南希,陆晨风心里的柔软,瞬间就消失不见。

“你别怪嫂子,都是我的错,人在情急之下,难免做出过分的事情,要不是我撞见她跟……”

“提她干什么,那个恶毒的女人怎么值得你同情她?我会让她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陆菀作势趴在陆晨风的肩头哭哭唧唧,可心里却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医院门口。

陆晨风刚刚停下车,从后座抱起陆菀,下一秒,就看到了叶南希。

此刻的叶南希,正被赵天宇抱在怀里,头上的血液蹭在了那人的衬衫上。

她虚弱的躺在男人的怀里,一动不动,要不是胸口还在轻微的起伏,真的会让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陆菀顺着陆晨风眼神的方向看过去,心里暗暗有了主意。

“哥,嫂子的事,我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这几年你因为生意也不怎么回家住,我可是不止一次在家里见过赵天宇呢,那天我撞见嫂子跟他做那种事情,嫂子心急,就追着我上了公路,非要撞死我…”

陆晨风握紧拳头,慢慢把陆菀放在助理小林送来的轮椅上,脸渐渐阴沉下去。

“哥,你别怪嫂子,咱们可是一家人,家人犯错是可以被原谅的…”

陆晨风没有表情,把轮椅交到助理小林手里,迈着大步子追上赵天宇。

他的心跳不自觉的加速,全身的肌肉都颤抖起来。

赵天宇慌了,要不是叶父让他前来劝劝叶南希去手术,他怎么会发现被关在浴室里的叶南希。

他抱着叶南希,却渐渐感受不到她的体温。

“医生!医生!救人啊!”

他急疯了,叶南希流了好多血,多到让人害怕,头顶的绷带早已被红色染透。

叶南希觉得全身都在发冷,可心里怎么都走不出那个办公室,眼前一片红晕,陆晨风越走越玩。她想呼吸,想动动身子,可灵魂就像被禁锢!

医生和护士合力小心将叶南希放在床上,就要推进急救室,不料,还没跑几步,前方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

陆晨风大力推开围在身边的医生和护士,一把拽住女人的衣领凑到眼前。

众人惊呆。

尽管她闭着眼睛,可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滑下来,尽管失去了意识,但她心里的绝望还是溢出来。在梦里,陆晨风都不要她呢!

“叶南希你给我起来!你不就撞到洗手台,装得要死要活给谁看?”

他已经失去理智,脑子里只有叶南希背着他在别人身下*的样子,他必须找她问个清楚,他必须找她要个答案!

忽然,一只拳头砸上了他脸,一股暖流从鼻子流下来。

“陆晨风你他妈不是人!你都把南希折磨成什么样了,现在还阻挡她救命!你就那么想让她死?你的心怎么那么狠?”

陆晨风转头,以同样的方式,还给赵天宇一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叶南希的好事,现在又要用什么样的把戏骗我?你跟叶家人一样,都不是好东西!”

赵天宇急红了眼,“你就是个神经病!”

随着叶南希被推进急救室,两人扭打在了一起。两个倔强的男人各执己见,毫不相让,直到……急救的门被打开。

神情冰冷得医生,稳稳站在门口,道“别打了!谁是病人的家属?过来把病危通知书签了。”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