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落花意水长流小说阅读_落花意,水长流免费阅读全文by云中雾

发布时间:2018-11-05 17:08

落花意水长流小说阅读

落花意,水长流全文阅读

落花意水长流小说的主角是许云心和夜池溟,这是一本剧情非常虐的古代言情小说,落花意水长流云中雾是此书的作者,小说又名《国色天香》、《我有相思冠山河》,全文讲述的是许云心为了留在夜池溟的身边早已变得不像自己,可是夜池溟却恨她入骨,直到心上人死而复生,夜池溟再也不能忍受许云心留在他身边了。

第一章 看看你有多脏

  “皇上,您轻些,奴家怕痛……”

  “小妖精,今晚朕绝对不会让你睡的!”

  一浪接一浪的*声从女子的口中传出宫殿,一身凤袍的许云心站在门口,一双手悄悄在袖子下攥紧了。

  “皇……皇后娘娘,皇上还在忙,有事的话,还请改日……”

  那太监还没说完,许云心一言不发的推开房门。

  空气之中散发着让她作呕的*气息,许云心脸色苍白如纸的看着幔帐后面交叠在一起的男女。

  听到开门声,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道厉喝声从幔帐的对面传来:“滚出去!”

  许云心听罢,却弯了弯唇角笑了起来。

  她大步走到床边,一把扯下遮挡住里面光景的帘子,站在床边细细的打量着躺在夜池溟身下的女子。

  看到那女子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许云心心口倏的一痛。

  她掩饰所有情绪笑道:“一张脸看下来,就只有那双眼睛有三分相似,皇上没想到饥不择食到了这种地步,若是忍耐不住,大可以来找本宫,何苦找这等见不得人的货色?”

  那女子像是被吓傻了,抓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夜池溟从床上起身,怒色满面的一把掐住了许云心的脖子。

  许云心面不改色,依旧睁大了双眼看着夜池溟,不管对方那好似要杀了他的眼神,忍着窒息的痛苦,轻轻的用手指慢慢的抚摸着他的胸口。

  媚眼如丝,肤若凝脂,许云心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夜池溟看着她的表情,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找你?许云心,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究竟有多脏。”

  这句话,说的许云心面上的笑容僵了僵。

  不过她面色很快平复,有些费力的开口道:“夜池溟,今天是十五,按照这后宫的规矩,就算你再怎么嫌弃我,今晚你必须留在我身边!”

  不提还好,一听到这番话,夜池溟的双眼更是布满血丝,手指间的力道更重,许云心有些承受不住,以为就要活活被他掐死。

  然而就在她头晕目眩的片刻,身体被重重砸在了床上。

  “许云心,别以为有太后在你背后撑腰,朕就不敢废了你!”

  她勉强睁开眼睛,一只手捂着脖颈勉强呼吸着,看到身边那女人的脸,只感觉一阵反胃。

  “出去!”

  许云心对着那女子低声命令了一句,那女子裹着被子跑下床,却被夜池溟叫住。

  “慢着!”

  夜池溟忽然笑了起来。

  那张俊美中透着几分邪肆的面孔,在许云心的眼前逐渐逼近。

  “许云心,你说她低贱?那你知不知道,每个月朕上你之前,都是刚刚从这些女人身上下来?”

  许云心不敢置信的看着夜池溟,无法隐忍的浑身轻颤。

  她强行忍住想要呕吐的*,突然拼命挣扎着想要脱离夜池溟的掌控。

  夜池溟一把将想要逃的许云心抓住,看着许云心终于变色的面孔,只觉得一种快意在心头蔓延。

  他侧头,扫了一眼那个女子,冷声吩咐道:“给朕睁大眼睛好好看着,看看这南岳国的皇后娘娘,在床上究竟有多浪。”

第二章 她已经死了

  许云心抓住夜池溟的手臂,尖叫起来:“不要,让她给本宫滚出去!”

  她不要,不要让人看着在夜池溟面前这般狼狈的自己。

  更不想在夜池溟和别人做过的床上,做她认为最亲密的事。

  夜池溟眼底的寒意越来越重,恨意也越来越浓,他慢条斯理的将许云心胸口的衣襟撕开,冰冷的音色像是穿透许云心的心脏:“许云心,你就这么缺少男人吗,若是你实在忍不住,朕不介意找来几个壮汉好好伺候你!”

  就算这种话听的多了,可是再次听到,许云心还是觉得心脏像是被刀搅动一样,变得血肉模糊。

  崩溃了一瞬间后,许云心已经重新恢复了冷静,她突然有些唾弃刚刚想要逃离的自己。

  睁开眼凝视着夜池溟眼底的嫌恶,许云心突然伸出手,双手环绕住他的脖颈,半裸的胸口直接贴了上去。

  “我是缺男人,可我有皇上你了!”

  她眉眼之间含着一抹雾气,唇角轻轻开合着,天生好似会勾引人的妖精。

  夜池溟只感觉一股火气从小腹散开,直接窜入四肢百骸。

  就算他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许云心在床上的滋味不错。

  更何况,将这个平日里在人前犹如高岭之花的女人压在身下,别有一种滋味。

  夜池溟闻言,轻轻冷哼了一声,没有任何前戏的分开她的双腿,横撞进去。

  “啊……”

  许云心只感觉身体像是被分裂成两半,剧痛从身下传来,撩拨着她的神经。

  她狠狠的咬着牙,承受着他那种报复性的驰骋,血腥的味道在口腔之中蔓延。

  唇齿被硬生生咬破,可是却已经无法减缓身体的痛苦,才没过多久,许云心就已经忍不住求饶:“好疼,皇上……池溟……求你不要……”

  那个跪在角落里的女人哪里敢真的去看,早就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夜池溟的微微垂眸,看着许云心因为痛苦迷乱的眼神,低头凑到她的耳畔:“浅儿……朕好想你!”

  这个名字在许云心的耳边炸响。

  她浑身骤然一僵,那两个字,像是钢针一样刺进了她的身体。

  夜池溟此时已经闭上那双狭长凌厉的凤眸,呼吸有些不稳的念着一个人的名字。

  浅儿……

  眼角的泪珠,不知道是因为疼的太厉害,还是别的原因,已经溢满了眼眶。

  那温热的泪痕顺着眼角滑落下来,落在耳边的发髻上,只感觉湿漉漉的一片。

  五指用力的抓着夜池溟的后背,许云心痛的难以呼吸。

  薛浅儿,又是薛浅儿。

  那个女人是横在她和他之间的万丈深渊。

  许云心忍着痛,一字一句的在夜池溟耳边说道:“夜池溟,现在和你在一起的女人是我许云心,成为你皇后的人也是我,不是薛浅儿,薛浅儿她已经死了!”

  “啪!”

  重重的一巴掌砸在许云心的脸上,夜池溟再次加重了力道,让她连说出一句话的力气都不复存在。

  脸颊高高肿了起来,许云心却不服输的抬起头直视着他。

  夜池溟发泄完,一把将许云心从床上拽下去摔在地上,抓起她的长发,将她压在桌子上:“你有什么资格和浅儿比,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女人,朕见多了,许云心,你将朕的浅儿还回来!”

第三章 让你生不如死

  额头被重重的撞在桌角。

  眼前被一片血雾遮盖。

  许云心只觉得脑海之中一阵阵晕眩,抬起头看着夜池溟的时候,好似出现了两个影子。

  她将涌到喉咙里的一口血咽了回去,无奈的低声轻笑:“夜池溟,就算你再恨我,也要每天面对我,也要在每个月的十五和我共度良宵,而你想见的薛浅儿早就已经不在人世,能够成为皇后的,也只有我!”

  她语气强硬,没有一丁点儿的妥协和柔顺。

  许云心就是这样的性子,两人每一次碰面,都会火花四溅。

  夜池溟松开抓着许云心的手,双眼之中的冷意更浓:“许云心,你说的对,你有许家和太后在,朕不会对你怎样!”

  他眼神之中暗潮汹涌,一时间让许云心有些心慌。

  “但朕能让你生不如死!”

  许云心看着夜池溟的眼神,却没有丝毫动容的从地上站起来。

  她脚步踉跄,身下撕裂的痛楚在提醒着她刚刚发生的事。

  每迈出一步,就好似踩在刀刃上那样的痛。

  “皇上与其每日想着这些,倒不如想想该怎样当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君王。”

  夜池溟最讨厌看着她这样一幅大仁大义的表情。

  她刚走出清和殿,就听到身后的宫殿之中传出凌乱的巨响。

  一直守在殿外的宫女连珠看到满脸血色的许云心,顿时慌张起来:“娘娘您怎么样,太医,快去传太医!”

  许云心摆了摆手,可是她实在走不动了,半靠在连珠身上:“不要惊动太医,我没事!”

  “娘娘,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奴婢去禀报太后,皇上怎么能这样对您!”

  “住口!”

  许云心眉眼凌厉起来,看的连珠心口一颤。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太后知道,若是传到太后耳朵里,本宫绝对不会轻饶!”

  连珠知道许云心的性子,平日里对她们极好不假,可是在重要的事情上一向说一不二。

  连珠连忙点头,扶着许云心回到凤云殿之中休息。

  许云心抓紧时间为自己身上的伤口上药,特意留了发帘,将额头上的痕迹遮挡起来。

  可是脸上的红肿,经过短短的时间内却没办法消减。

  就算用冰块敷了许久,还是残留着些痕迹。

  天色刚刚亮,许云心就例行公事的和夜池溟一同去面见太后。

  刚刚下朝的夜池溟神清气爽,眉眼之中的色彩更加凌厉,看到她的时候,隐藏的嫌恶仿佛要溢出来。

  许云心顿时一笑,大步走到夜池溟身边,故意挽起他的手来:“池溟,我们一同去给母后请安!”

  周围还有许多大臣,甚至还有许家一脉的权臣,见到这一幕,顿时有人调笑道:“皇上和皇后娘娘的感情真是令人艳羡……”

  夜池溟听到这话,脸色极为难看,他冷声低喝:“滚开!”

  许云心像是没听到一样,我行我素的挽着他的手,向着太后寝宫的方向行去。

  总算到了没人的地方,夜池溟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够了,许云心,若是下次你还敢如此……”

第四章 她回来了

  他狠话还未说完,就听到太后的寝殿门前,一个老嬷嬷的传唤声:“太后正在里面,皇上和娘娘请!”

  夜池溟将剩下的话咽了下去,许云心也收了心思走进太后宫殿之中。

  两人请安之后,太后随便寒暄了几句,就直接对夜池溟道:“皇上事务繁忙先回去吧,哀家这脊背有些酸,云心就留下给哀家揉揉!”

  许云心知道太后这是有话要单独问她。

  夜池溟在临走前,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带着警告的意味。

  如今夜池溟刚刚登基只有一年,根基不稳,羽翼未丰,而扶持他登帝的许家和太后,则成了朝中最大的权臣。

  夜池溟刚刚离开,太后原本和蔼的态度就已经变了,她一脸不满的看着许云心:“云心,哀家给了你一年的时间,可你给哀家的交代呢?若是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别让哀家为难,即便你是沈家嫡女,哀家也不会留情。”

  许云心心头一紧。

  巨大的压力压在心口,让她难以呼吸:“姑母放心,云心心中有数。”

  “知道就好,你这脸怎么回事,难不成他打你了?”

  许云心连忙摇头:“没有,是因为云心最近休息不太好,脸色有些浮肿,皇上对云心还好……”

  “还好?”

  太后神色之中多了一抹嘲讽:“如果还好的话,他怎么不夜夜去你屋子里,究竟是你的肚子不争气,还是你不争气?”

  许云心被数落了一顿,直到过了晌午才从太后宫中离开。

  她小心的摸了摸肚子,一双眉眼之中却藏着无数苦涩。

  她的时间不多了,一个月一次根本来不及了,太后明显已经等不及了,她必须尽快怀上子嗣。

  顺路来到御书房门前,许云心本想远远的看夜池溟一眼,却见到跟在夜池溟身边的小太监,正在急匆匆的向外走。

  许云心有些意外,随口将人叫住:“皇上呢?”

  “回禀娘娘,皇上在御药房!”

  一听到御药房三个字,许云心心里一沉,语气顿时急了:“皇上怎么了,究竟出什么事了?”

  那小太监连忙解释:“不是皇上出事,是皇上安排的人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女子,那女子身体虚弱至极,皇上亲自将其带到御药房照顾了!”

  一个女子……

  心里有一种不妙的预感,许云心神色微变,她只身一人向着御药房走去,才走到御药房门口,就看到了一个恍惚的人影。

  心脏像是被一双大手狠狠攥紧了,她捂着唇角,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和薛浅儿一模一样的女人。

  不可能,怎么可能。

  薛浅儿明明不可能回来的。

  许云心不知道怎么迈开的步子,走到御药房门口,正看到夜池溟坐在旁边,亲手端着药碗给女子喂药。

  “池溟,这药好苦,我不想吃。”

  “乖,就吃一点儿,不多吃一点儿身体怎么会好?”

  女子闻言,听话的将那一汤勺的药喝下,夜池溟连忙将准备好的糖浆给她喂下。

  看到女子展颜,夜池溟才松了口气,唇角微微弯了弯。

第五章 换后

  而那一点浅浅的弧度,许云心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

  强忍着双眼之中的酸涩,许云心鼓起勇气大步走入房间,她的出现,一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薛浅儿看到她,一把抓住夜池溟的手,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看到薛浅儿眼底的恐惧,夜池溟怒不可遏,一双眉眼之中的恨意更加强烈:“许云心,朕要杀了你这个毒妇!”

  薛浅儿一只手抓着夜池溟的袖子,手指苍白至极。

  看到这一幕,许云心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微微侧眸,凝视着薛浅儿的脸:“薛浅儿,你还真是命大。”

  许云心深深的记得这女人究竟有多恶毒。

  如果不是她警觉,怕是一年前死的人就是她。

  然而,她这句任性至极的话却气的夜池溟站起身,二话不说的走到许云心的面前,一脚踢在了她的胸口上。

  许云心只感觉胸口剧烈的疼了一下,腥甜的味道在舌尖炸开,她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

  那眼神之中充斥的杀意再也掩饰不住,就算身边有御药房的外人,夜池溟也没有半分收敛。

  “许云心,究竟是谁给了你胆子,连朕的人都敢动?”

  他的人!

  许云心心头一凉,气的忍不住冷笑起来:“她勾结反贼,想置我于死地。薛浅儿罪该万死,我就算真的杀她又有什么不对?夜池溟,难不成你要因为这个贱人杀了我吗?”

  她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来,纵然身上染了尘埃,可是依旧面色如常。

  眉眼凌厉的扫了薛浅儿一眼,许云心完全不掩饰自己眼底的寒意。

  薛浅儿被她的眼神吓的惊叫起来,颤声轻唤:“池溟哥哥,救救我,救救浅儿……”

  夜池溟压制着眼角的猩红,心疼至极的将将薛浅儿抱在怀里。

  轻轻的安抚着她的后背,夜池溟一字一句道:“浅儿,你放心,朕一定要那个害你凶手付出代价!”

  代价?

  许云心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完全分不清自己究竟哪里在痛。

  她为了自己爱的那个人,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多了,如今也不差这一点儿了。

  “夜池溟,别忘了你动不得我皇后的身份。”

  夜池溟面色阴沉,一步一步的走向许云心。

  冰冷至极的话从他的唇角溢出来:“许云心,你好像忘了,沈家不止你一个女儿!”

  一直冷静自制的许云心,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直在心防上建立起来的高墙,骤然崩塌。

  “沈家的皇后之位,朕暂时不会动,可只要朕多许一些好处,你觉得你们许家,会同意朕换后吗?”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