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程易苏子衿_倾心伊人在城一方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5 17:31

《倾心伊人在城一方》的主人公是程易苏子衿,是作者“梅朵”所著,讲述了一次偶然,她听见了程易和林安然的话,让她知道她无法怀孕的真正原因......

倾心伊人在城一方by梅朵在线阅读

第1章 寒冷的夜晚

苏子衿不喝酒。

可今天她却喝了不少。窗子没关,风直往屋子里面吹。

躺在地上。

她感觉冷,心冷。

若不是她偶然听见了程易和林安然的话——今天临时回家取的那把钥匙,她也就不会知道她无法怀孕的真正原因,如果她在自己家小心地听的那些事,她觉得她这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

有人开门进来,是程易。

她不知道程易回来了,只是边哭边笑,还边要把另一瓶酒塞到嘴里。

酒没到嘴里,苏子衿看着碎了的酒瓶子,就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人。

“喝够了没?”程易甚至没看她,只是挑了干净的地方坐下,“苏子衿,你胡闹够了没?”

苏子衿没回答,又是一颗眼泪落下,她跪坐着向他爬过去,伸出手,抚住他的脸,“程易,你还爱我吗?”

“爱。”程易面无表情地回答,然后迅速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几张纸。

他说,签字。

然后她只看见了“股权转让书”这五个大字,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她甚至连程易的脸都看不清了。

“我不签。”苏子衿摇着头便往后退,“我签了字,妈妈留给我的公司,就不是我的了,是不是?”

程易抓住她的手,带着苏子衿熟识又陌生的微笑。

“你还有我啊!”程易像是在哄小孩子,慢慢地把苏子衿搂入怀中,搂入他编织的巨网中,“我会养着你的。”

苏子衿眼神迷惘了,然后狠狠地推开他,“你让那个林安然滚出公司啊!你告诉公司的人,谁才是真正的小三。”事到如今,他还是在骗她。

当年温柔地对她笑的人,是他。如今间接害死自己妈妈,也是他。

当年把她说成他的全世界的,是他。如今骗她妈妈股份的,还是他。

曾经她为了和程易在一起,间接害死了妈妈。在那么痛苦的时候,也是程易陪着她度过的。

于是她把公司完完全全地交给了程易。短短三年,公司名声鹊起,前景大好。

可也有件事,压在她心里,他和她到现在了,都没有孩子。

她不知道自己和程易之间,是谁有问题,可他不让,说是他们还年轻,不着急要孩子。

可笑的是,做了夫妻三年,自己的丈夫却让公司助理林安然怀了孕。为了不失去程易,再多的疼痛,她都全部咽下。毕竟有问题的是自己,她有什么资格去深究什么吗?更何况程易还再三承诺,说这个孩子最后会过继给他们夫妻俩。

也因为这样,在林安然怀孕公开,被公司里的人叫做“小三”的时候,她咬着牙忍了。林安然背地里的挑衅,她也忍了。

唯独欺骗与背叛,她忍不了!

“签字吧!”程易无视她的痛苦,因为在他眼里,她今天的所有行为,都是无理取闹。他甚至强硬地把签字笔塞到她手里。

可她将手中的笔摔在地上,碎裂的渣子甚至弹到了程易的手上。

细微的疼痛让细微的愤怒变得庞大,“你今天究竟怎么了,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把协议签了吗?我……”

“程易!”苏子衿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了尖锐的模样,“如果你不和林安然分开,我是不会签的!”

她从地上爬起来——尽管双脚已经不能好好地站着,但是她还是撑着沙发,命令自己站起来。她想用更平等的姿态来面对他,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程易终于察觉到了,眼前这个女人有些改变了。至少在他眼里,他是站着的,而苏子衿,永远都是跪着的。

第2章 骗子

苏子衿颤抖着身子。

“苏子衿,你有完没完?”程易再受不了她这个样子,声音又拔高了许多。

她哆嗦着唇,涣散的目光有了聚焦,“程易,我们要个孩子吧!好不好?”她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抓住了程易的袖口。

不知道为什么要提到“要个孩子”上的程易,明白了她情绪激动的原因,平稳了下来,抓住了苏子衿的手,“我们还年轻……”

“骗子……”苏子衿狠狠地推开了他,“你这个骗子,还打算骗我多久?”

苏子衿踉跄地跑去桌子那边,把那张纸甩在了程易的脸上。

程易抓起来,扫了几眼,然后把它撕得粉碎。

这样的动作,彻底激怒了苏子衿,她疯跑上去,用手,用指甲,去打他,“你撕得掉这张纸,撕不掉你做的那些事情。你给我下避孕药,让我怀不了你的孩子,是因为你只想要我妈妈公司,最后无所牵挂,功成身退,是不是?”

每天她都要喝一杯她最不喜欢喝的牛奶,只因为是他为她热的。

她也一直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今天回家取钥匙的时候,听到了他和林安然的通话,听到了她无法怀孕的真相,才知道自己是傻的可怜。

她当时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却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应该给予他信任。于是她瞒着程易,去做了身体的检查。

最后,结果告诉她,她不能怀孕,不是因为她的身体问题,而是她长期服用避孕药的原因。因为她每天必须喝的那杯牛奶!

她看错人了,也信错人了!

“苏子衿,你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个事情,闹脾气吧?”程易很快反应了过来,反过来问起她来,“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你都要闹?”

“子虚乌有?”苏子衿喝了酒,却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的清醒,“那你说,这个化验单是怎么回事?”

“肯定是医院弄错了,子衿。”程易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把协议签了之后,我们再去检查……”

“你做梦!”苏子衿打断了他的话,“到了现在,你还是在骗我。协议我说什么也不会签的,说什么都不会成全你和那个婊-子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尖锐,到最后嘶喊到破音。

“子衿,我爱的还是你。”程易难得耐着性子哄着她,“我怎么可能给你下药呢!你也知道,我也很想要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啊!”

她明明该不信的,却还是软下了态度,“那这张化验单呢?你怎么解释?”

她就像是给予自己最后一个借口,自我欺骗的骗子。

但是程易最后的耐心却没了,他甚至不再看她,“既然你那么笃定我害你,那就算了。”

转身就走。

协议也不拿了。

苏子衿愣住了,她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似乎是不理解他的话和他的动作。

“以后,我也不会再来了。”

她懂了。

“程易!”苏子衿想抓住他,却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抓住的是他的袖子,但她连爬起来的时间也没有,“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给我下药?”

“我再说一次,我没有给你下药。”程易说得很是决绝,他甚至拿起了那张协议书,撕成了两半,“你的股份,我不要了,你愿意给谁就给谁。我马上就和林安然登记结婚!”

程易边说边要挣开她的手。

“不,不要!”苏子衿被挣开之后,跪着抱住了他的手,死死不放,“你不要和林安然结婚,我爱你,我爱你啊!程易,我……”

还未等她说完这句话,程易就使劲甩开她,大步走出去。

门被重重关上。

苏子衿眼睁睁地看着程易离开,随后连他的背影也看不清了。

她的本意不是这个!

虽然她伤心欲绝,但是她还是爱着程易,还是想要挽回这段感情。她已经想好了,只要程易答应和林安然分开,下药的事她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可以欺骗她。

明明错的是他,狠心的也是他。但她还是要委曲求全?

这晚,苏子衿没有睡,只是躺在程易经常坐的椅子上,嗅着熟悉的气味,不哭也不闹。

第3章 恩爱夫妻

苏子衿一夜没睡,只是起来补了个妆,稍稍遮住了昨夜未眠的憔悴模样,就去了公司。

虽然现在她看起来仍是公司的董事长,实则权力都在程易手中。除了老一辈,几乎没人记得她了。

“董事长早。”

她进了公司,在部分员工诧异的眼光中,走到了自己办公室。

“不要……程易……”

她的办公室里传出了其她女人不雅的声音。

苏子衿又再次红了眼,推开门。

程易正坐在董事长椅上,林安然依偎在他怀里。程易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衣服里。

一对鸳鸯眷侣,一对……

奸夫淫=妇!

“董事长,”看见苏子衿来了,林安然也没用动,“怎么今天忽然来公司了?”

苏子衿冷着脸,没看她,只是盯着程易。想要找到他脸上哪怕少许的愧疚与不安。

可她并没有找到,他的脸比她更冷。

“你!”苏子衿把视线转到了林安然脸上,“滚出去!我让你来是工作的,不是让你来勾引男人的。”

她努力的护着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尊严。

林安然脸上的微笑也维持不住了。

程易推开林安然,又转身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程易!”苏子衿加重了语气,“你不准走!”

“呵,董事长,这里是你的办公室。”程易连视线都未停留在苏子衿身上,只是拽着林安然的手继续往外走。

“别生气。”林安然声音柔柔的,用手抚慰他的手臂,“我们出去就是了。”

说完回头,嘴角勾起浅浅的微笑。

这个微笑让苏子衿理智全失,她冲过去抓住了程易的手,然后推开了林安然的身子,“不准牵他的手,滚出去!”她朝着林安然的方向警告。

“程易,我有话对你说。”苏子衿又转头对程易说。

可她的手,又被程易挣开,“你现在就说。”他走过去扶住了林安然。

林安然朝苏子衿扬起下巴,转眼间又在程易的眼皮子底下变得柔柔的了,“程易,我没事。只是董事长她……”

欲言又止,像是再担心苏子衿。

“不用你假惺惺的。”苏子衿走上前去想要甩她巴掌。

程易却抓住了她的手,“你知道吗?苏子衿,你现在像个疯子,泼妇!”

“那也还是比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强百倍!”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想要挣开被他抓得发疼的手。

“安然,你先出去。”程易更加用劲,让她逃不脱他的掌握。

“好的。”林安然温顺点头,“你好好和董事长说,别和董事长起争执。我没事。”

“嗯,我有分寸。”程易直勾勾地盯着苏子衿。

林安然朝苏子衿又微微勾唇,出去,关门。

“你放开!”苏子衿看着他们这副“恩爱”模样,甩开手后抓出了程易的衣领,“程易,你对得起我吗?你说你和她是因为你喝醉酒,你说你不会和她在一起的……”

“对啊!我也没和她在一起啊!”程易躲开了,毫不在意,“只是她刚刚有点头晕,我扶着她而已。”

他走上前去,像往常那样抚了抚苏子衿的头发,“你别多想。”

“你还想骗我?她刚刚明明坐在你身上的!”苏子衿往后退好几步,狠狠拍开了他的手。

亲眼所见亲耳所闻,难道还会有假吗?

“你说的话,有哪句是真的呢?你与林安然在公司就公然……”苏子衿弱下来的声音忽然高亢起来,“我才是你的妻子!”

她太傻,才会傻傻地相信程易说的和林安然保持距离的鬼话。

明明她才是程易的妻子,却又要遭受公司员工的白眼。

他和林安然在公司肆无忌惮地亲热,连同公司员工对她的态度都是轻蔑的。

“真的是你想多了。”程易整理好衣领,脸上没有其它表情,“今天你突然过来,是打算转让你的股份了?”

“你还想要股份?我和林安然之间,你究竟选谁?”苏子衿冷笑。

她所拥有的所有,不过区区股份和他而已。

程易大步走过去,搂住她,“我当然选你了。”

忽然用力吻住她。

她立马侧脸,吻就印在了她的脸上,“程易,你让我感到恶心!”

“恶心?”程易怒极反笑,“那就做些让你感到更恶心的事!”

苏子衿的衬衣被撕破,接着就被摔进了沙发里。

第4章 不是故意的

“住手!程易!”知道了程易想要做什么,苏子衿近乎嘶鸣般的惊声尖叫。

门外是她的员工,但是她在门里却要被强迫着做这种事。

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他压得更紧,然后是羞辱般的疼痛。

苏子衿全身都疼,疼得浑身都颤抖起来,她哆嗦着唇,看着眼前的人,似乎想要看透他的本质。

现在的他,把以前对她的温柔体贴全部给了林安然,留给她的,只剩下侮辱了。

然后她闭上双眼,用手抓紧沙发,紧闭着唇,不愿意再说话,甚至是不愿意吐露呻-吟。只是无助地承受着这份伤害,无休无止……

这里本来就是苏子衿的办公室,是有她以前临时备下的衣服。

程易整理好自己,就去拿了苏子衿的衣服,想要帮她换上。

“不用你装好人。滚开!”苏子衿哑着嗓子,不愿意程易再碰他。

眼前这个男人,带给她的痛苦和屈辱,让她眼泪流得更加厉害。

看着这样的苏子衿,程易还是软下了态度,“子衿,你别倔了。股份转让协议签了以后,我还会对你好的。”

这才是真正让苏子衿痛苦的地方,程易做出的这些事,没有一件不是让她心寒的,但是他还是能心不怀愧疚地说出这些话来。

“是吗?”苏子衿冷笑,“说到底,你还是为了股份。昨晚你说了,股份我愿意给谁就给谁的。”

程易也跟着冷笑,“难道你以为你不签字,我就拿不到股份?”

“拿到了我的股份,然后,给林安然?”苏子衿夺过他手中的衣服,自己穿了起来。

见程易没说话,苏子衿又笑了,“你就这么爱她?”

咚咚两声,打断了僵持的局面。

“程易,这里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字。”林安然走了进来,手持文件。

“拿过来,我来签!”苏子衿抢着说话。

“董事长,还是让程易签吧!毕竟……”林安然特意拉长了音,“生意上的事情,你半点也不懂。”

“我比你懂,拿来!”苏子衿一点就燃,猛地上前拽她。

林安然毫无防备,被一拽,脚一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苏子衿却看得分明,她没再关注林安然,却是把目光停在了程易身上,“你……”

她看见了,是程易绊了林安然一脚——她本来能稳住身子的!

他居然这样陷害自己!

程易躲开了她的视线,跑去扶林安然,“安然!”

他并不是故意的,刚刚他本是打算上前一步去扶她,却弄巧成拙地绊倒了她。

“我……”林安然死死捂住小腹,脸色苍白,“孩子……”

身下满是鲜血。

程易一听“孩子”二字,毫不犹豫起身,甩了苏子衿一巴掌,“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苏子衿被扇到了,没站稳,脚崴了一下,扶住沙发,“明明是你……”

“别怕,我把你送去医院。”程易没有时间和她多说,抱起林安然就走,“要是她和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踢开门,跑了出去。

员工们看着地上滴落的殷红的血迹,议论纷纷。

董事长太狠心了,连孩子都不放过。

难怪程经理不喜欢她。

苏子衿跌跌撞撞地做到沙发上,左脚腕是钻心的疼,心里,却是更疼。

她不是故意的,而他才是有意的!

为了让她死心,为了要她手上的股份,他连这个孩子都不要了?

“子衿……”在众员工议论纷纷之际,有人却为关心她而来。

苏子衿脸色忽然白了,“你……怎么来了?”

李柯,公司的销售部经理,是她的大学学长,戴副平光金丝眼镜,气质温和淡然。

“我来送上个季度的销售报表,刚刚看到你和程经理在,也就没进来。”李柯看着她已经发白的脸,“你是不是脚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苏子衿摇头,“我没事。”

“哎!”李柯看她如此坚定,也没用勉强她,“我去医务室拿点跌打肿伤药。”

“学长,”苏子衿抬头看他,“我不是故意的。”

那无心的举动,不是针对那个无辜孩子的。

李柯勉强笑了笑,“嗯,学长相信你还是那个善良的好女孩。”

第5章 孩子没了,你高兴了?

“可惜我变了。”苏子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眼睛注视着一个未知的地方。

“子衿……”

苏子衿的思维被唤了回来,“没事,我没事,李柯,你去做事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可是你的脚……”李柯皱眉。

看她没再说话,李柯又叹了口气,“你先休息着吧!有事就叫我。”

她还是没说一句话。

李柯深深看了她一眼,反手关门。

他应该要做点什么了。

而苏子衿伸手去拿掉在地上的包,找出手机,给程易打了电话。

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应该是在去医院的路上,苏子衿这么想着,捏紧了手机。

孩子一定不要有事,不然她和程易之间,就彻底不能挽回了。

她等了一天,程易没回电话,也没接电话。

下班了,苏子衿连忙回到家,但程易也没有回家。不知道林安然在哪个医院,想去看看都不行。

打了一天的电话,却还是没人接,苏子衿就坐在沙发上等,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碰。

一声关门的大响,把原本睡的迷迷糊糊的苏子衿吓了一大跳,她尖叫一声,就戛然而止。她被重重压住,带有酒气的嘴巴就印了下来。

“程易……你喝酒了。”苏子衿看着他这个样子,也大概猜出来为什么他会这样了。

接下来程易的话让她彻底明白了,“孩子没了,苏子衿,你高兴了,满意了?”他恶狠狠地瞪着她。

“我……没有。”苏子衿有些害怕,忽然抬起头来,“孩子没了……是你……你赶快救啊!不管花多少……”

“呲,”程易不知道是在笑她,还是在笑自己,“救?怎么救?大出血,孩子到医院之前就已经死了,怎么救?”

他伸出手,似乎要掐住她的脖子,却犹豫了。

“不是我……是你……是你把她绊倒的。”

“你想要推卸责任,是你把她拽倒的,那么多员工看到了,苏子衿,你赖不掉的。”程易表情不虞,真的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苏子衿感觉自己快死了,眼前一片发白,连呼吸都难了。她想要叫出来,张开了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你不是想要孩子吗?”程易压住她,松开掐住她的手,!轻易地撕开了她的衣服。

“你走开!”苏子衿咬着牙,想要推开他,刚刚的挣扎碰到了她受伤的脚,她倒吸一口气,“你不能这样……对我……”

想要反抗,却连手指都不能动一下,但这不是最难受的地方,苏子衿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眼角再次湿润了。

以前他再怎么生气,也是不会这么对自己的。

可程易却毫不在意伤了她,“这是你自找的。”

“.……”苏子衿叫也叫不出,所有的疼痛和压抑被吞入腹中,连呻-吟和尖叫都被压在喉咙中,连哭也做不到。

程易是真的生气了,动作更加强烈,不管她再怎么挣扎,也都是死死压住她。

苏子衿冷汗淋漓,死死地咬住嘴唇,不愿意求饶。觉得自己就像是大海上无依无靠的小船,被抛起来,又落下去。这让她非常痛苦。

推不开,也留不住。

意识渐渐模糊……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空气中残留的食物的味道,是她最喜欢的炸酱面。

她没有过过苦日子,但是也不会过奢侈的日子,妈妈做的家常菜是她的最爱。而炸酱面,是妈妈最拿手,做的最好的食物。

之前的程易,为了给她做一份炸酱面,从来不下厨的他,反复练习做炒酱,知道把那份炸酱面做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苏子衿想起了那段日子,眼前忽然一片模糊。

回不去了。人已经不再是那个人了,味道一样又怎么样呢?

随便套了件衣服,就跌跌撞撞地下了楼。

像是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程易为自己做炸酱面的日子。程易套着围裙,端着面,让苏子衿分不清楚真实,“吃吧!”

声音把苏子衿从美梦中惊醒。

回不去了。

抬头冷静地看着他,正如他的平静似水一样,二人都恍若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她挪过去,抓起那碗面。这熟悉的香味,没有让她多半分食欲,有的只是恶心,是讽刺。她想要摔碎这碗面,却又小心地把它放在桌子上。

眼看着程易又将出门,苏子衿才回过神来,“去医院看林安然?”

“那我呢?”嗓子,刺疼,让苏子衿咽了咽口水,“我就不难过吗?你昨天那样对我……”

她觉得自己像是出来卖的婊-子,尽管收到了无法弥补的伤害与屈辱,却还是得不到嫖客一丝一毫的怜悯。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