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黎一宁皇甫权免费全文_首长的温宠小甜妻免费阅读by酸辣牛肉

发布时间:2018-11-05 17:31

黎一宁皇甫权免费全文

首长的温宠小甜妻全文阅读

首长的温宠小甜妻小说是一本很精彩的现代总裁文,又名《报复中的爱情》,由网络作者酸辣牛肉所著,黎一宁皇甫权是小说的主要人物。黎一宁和皇甫权小说讲述的是五年前,但皇甫权爱着她的时候,她却只能选择他的弟弟,于是在五年后她迎来了他的疯狂报复,她家破人亡,并且被他禁锢在身边···

第1章 黎一宁,好久不见

  乌云黑沉沉的笼罩在城市上空,瓢泼大雨倾盆而下。

  “拜托您,拜托您,帮帮我爸爸吧,帮帮我们家吧……”门廊前,一个身形单薄的女子正在不断的哀求着,没有任何的遮蔽,就那样伫立在大雨之中。

  大概是因为淋了太久的雨的缘故,她乌黑的长发全部被打湿,紧紧的贴在皮肤上,而最引人瞩目的,却是她身上那一袭雪白的婚纱。

  “不是我们不想帮你,实在是……不能帮你,你走吧,以后也别再来了!”

  嘭的一声,大门在黎一宁面前狠狠地关上了。

  黎一宁喉间发出一声呜咽,身子一软,缓缓跌坐在地上,苍白的小脸上,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濡湿一片。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仅仅几个小时之间,她的世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天,原本应该是她一生中最明耀光华的一天,是身为黎氏集团的千金的她,与燕京市名门萧家三少萧沐辰联姻的日子,但是在这场盛大的婚礼上,新郎却根本就没有出现。

  不仅如此,黎氏集团的股票也是一路下跌,转眼间就已经陷入泥沼,大小股东纷纷跳水,原本盈利的集团瞬间背上了沉重债务。

  而黎一宁的父亲,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心脏病突发,现在还在抢救中……

  黎一宁忍不住捂住脸,痛苦的啜泣。而与她隔着一条马路的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静静的停靠在那里,明暗不明中,一双猎鹰般的黑眸正一瞬不瞬的锁定在地上那个白色身影上。

  男人身上穿着定制的手工衬衫,侧脸的轮廓如同雕刻版棱角分明,他薄唇紧抿,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那深邃的眼眸中透着幽幽冷光。

  倏地,男人打开车门,迈步而出。

  雨越下越大,黎一宁挣扎着站起身来,却因为淋了太久的雨的缘故,身子有些支撑不住,再度跌回地上,白皙的手臂瞬间被路边凸起的小石块划开了一条伤痕。

  殷红的鲜血,滴落在洁白的婚纱上,染出一小团晦暗。

  忽然,一片阴影笼罩在黎一宁头顶上方,遮挡住了倾盆雨势。

  与此同时,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出现在她的眼前。

  黎一宁抬起头来,夜色迷蒙中,她只看到一张模糊的男人的脸。

  “黎一宁,好久不见。”

  声音低沉,略带一丝沙哑。

  黎一宁一怔,随即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冰冻凝结。

  是他?!

  情绪剧烈波动,黎一宁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眼前便忽然一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在了雨地中。

  皇甫权冷冷的看着身形单薄的女人,眉心一蹙,缓缓俯下身来,将她抱上了车……

  偌大的客厅,一派简欧风格,璀璨的水晶吊灯白光耀眼。

  灯光直直投下,打在宽大沙发上正安安静静蜷缩着的女人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嘤咛一声,似乎是醒了。

  黎一宁微微皱了皱眉头,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痛着,缓缓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天已经大亮,虽然窗帘并没有拉开,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到外面的阳光明耀。

  这里,不是她的家。

  黎一宁脑海中依稀记得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她在暴雨中,看到了皇甫权出现在她的眼前。

  在心中自嘲的笑了一声,怎么可能是他,当初是自己狠心伤害了皇甫权,皇甫权又怎么可能再出现。

  微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黎一宁却赫然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全都被束缚上了铁链!

  除此之外,原本她穿在身上的婚纱已经被脱了下来扔在远处,而现在她浑身上下,竟然完完全全是未着寸缕的,只是盖了一件宽大的白色衬衫,虽然遮住了重点部位,但是不该露的也全都露了出来。

  天啊,黎一宁完全懵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也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鼻息间有淡淡的烟草味道,黎一宁猛地转过头去,这才看到原来在房间中,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她下意识的呢喃出了那个人的名字:“皇甫……权。”

  在她的对面沙发上,高大的皇甫权正慵懒的陷于其中。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烟雾袅袅,使他的面容时而模糊,只有那唇角勾起的一抹冰冷的笑,格外分明。

  “你,你回来了……”黎一宁从来没有想到,再次见到皇甫权,竟然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境。

  “是啊,五年了。”男人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转眼,你都要结婚了。”

  黎一宁心中咯噔一下,此时此刻的皇甫权,浑身上下都是陌生的感觉。

  不仅陌生,而且危险。

第2章 原来是他

  “皇甫权,你要做什么,放开我。”黎一宁试图挣脱四肢上面的铁链,但是却是徒劳的。

  男人步步逼近,直觉告诉黎一宁,皇甫权很危险。

  高大的身影如同一座雄伟的山峰,将黎一宁娇小的身躯笼罩在其下。皇甫权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的女人。

  想到自己就这样出现在男人的视线当中,黎一宁又羞又怒,却没有办法解脱,只得别过脸去。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大手便突然落下,黎一宁顿时惊叫出声。

  大概是因为掌心有茧子的缘故,那粗粝的触感反倒更加的明显,随着男人的动作,一波接一波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黎一宁顿时僵在了那里,浑身的肌肉紧张到了极致,她想要躲开皇甫权,却因为四肢全被束缚而毫无闪避之力。

  黎一宁惊惶的大叫:“皇甫权,皇甫权你住手!你这是要做什么!”

  然而皇甫权只是轻笑一声,不仅没有因为黎一宁的话停下手中的动作,反倒是得寸进尺,使得整个气氛更加的紧张。

  “皇甫权……不要……”黎一宁的声音越来越低。

  慌乱与不知所措占据着黎一宁的心,直到现在,她也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甫权为什么要绑住她,为什么要对她做这样的事情。

  五年前,皇甫权离开的时候,她以为这辈子,她都不会再见到他……

  黎一宁的皮肤白皙细腻,女人凹凸有致的玲珑身躯,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温润的白玉。

  “你怕什么?”皇甫权黑眸变得深邃,幽幽的光芒暗中浮动,“就算不是我,昨天晚上你也会成为其他人的人,总归都是要经历的。”

  一想到黎一宁竟然要嫁作别人的妻子,皇甫权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你,不该答应和别的男人结婚。这是对你的惩罚。”

  黎一宁浑身一僵,面对着男人犀利的眼神,忽然明白了什么。

  猛地抬起头来,黎一宁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难道……是你阻止了我的婚礼?!”

  说是婚礼,其实也只不过是一场为了家族利益的联姻,黎一宁自己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最重要的是——爱情于她已经变得太过奢侈,她情愿接受这样的安排。

  不过萧家和黎家交好多时,她和萧沐辰也算是熟悉,正是因为这样,萧家缺席婚礼,她才一直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香烟燃烧的红色火点后,男人淡漠的声音清晰的传来,“是我。那又怎样?”

  好看的薄唇末梢微微上扬,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黎一宁,你真的以为,黎家被退婚、黎氏集团濒临破产,这些都是偶然发生的吗?”

  黎一宁浑身的血液瞬间涌上脑颅,皇甫权这话的意思,是在说其实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他在暗中操纵?是他毁了自己的家,毁了自己的世界?

  “为什么……为什么!”

  黎一宁愤怒的冲着皇甫权大吼,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随随便便的说出这样的话?

  他的轻描淡写,对于黎家来说,简直就是天崩地裂的灾难。

  “为什么?”皇甫权锐利的鹰眸微微眯起,如雕刻般的俊脸上有恨意一闪而过,他狠狠地将手中的烟头摁灭在了烟缸之内。

  男人向前跨了一步,走到黎一宁的面前,伸出手来,死死的扣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不得不直视自己的眼睛。

  男人黑眸中尽是讥诮的冷讽,“黎一宁,在皇甫琰因为你而死去的时候,你就该想到,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因为距离太近的缘故,皇甫权唇齿间的烟气悉数喷洒在黎一宁脸上,呛得她忍不住一阵咳嗽。然而黎一宁的心中,却是一点一点的凉了下去。

  “怎么,有了新欢,这么快就忘记曾经的旧爱了吗?”

  黎一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如果当初我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皇甫琰他会追过来,对不起……”

  皇甫琰,皇甫权的亲弟弟,同时,也是黎一宁的前男友。当初,在黎一宁提出分手之后,皇甫琰竟然发着高烧开车出来追她,没想到却在半路中出了事故,抢救无效……

第3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甫权听了黎一宁的话,冷哼了一声,随即加重了手下的力道,钳制着黎一宁下巴的手指指骨甚至都微微泛出了青白之色。

  黎一宁只觉得自己的下巴几乎都要被男人捏碎,痛的几乎要叫喊出声来。

  “你不配提起他的名字。黎一宁,你给我记住了,你身上的罪孽,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偿还。”

  说到“皇甫琰”,皇甫权的铁拳忍不住紧紧攥起,当年,他最疼爱的,就是自己这个弟弟,可是最后,小琰却惨遭横祸!

  痛苦的神色一闪而过,皇甫权很快又恢复了冰寒的神色。

  黎一宁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那曾经熟悉的眉眼,心痛的不能呼吸。

  就在这时,黎一宁的手机响了起来。

  皇甫权扫了一眼地上嗡嗡作响的手机,看了下屏幕上的来电名字“妈妈”,嘴唇几不可察的微微向上勾起,随即接通了电话,按下了免提。

  顿时,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尖利的斥责声。

  “黎一宁,你这丫头死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医院要将你爸爸赶出去!”

  黎一宁一惊,“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说是医药费拖欠的太多,现在我们家的银行账户全部都被冻结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承担这笔费用!”

  什么?银行账户全部都被冻结了?!这,怎么会这样呢?

  忽然,黎一宁想到了什么,猛地睁大了眼睛望向皇甫权,失声惊叫,“是你?!”

  电话那头的黎母不耐烦的责骂道:“黎一宁,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到底还顾不顾你爸的死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给我借钱回来听到了没有!”

  电话嘭的一声挂断了。

  客厅中只剩下一片死寂。

  明明是夏天,但是黎一宁却觉得浑身上下不停的冒着冷气,心中更是一片冰寒。皇甫权他……不仅仅毁了她的婚姻,毁了黎氏的企业,现在,还要间接地夺走她父亲的性命吗?

  想起那些在她上门之时忙不迭的找借口托辞、视她如瘟神的人,他们原本都是同黎家交好的家族,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伸出援助之手。

  这一切的背后,竟然都是皇甫权。

  皇甫家本来就是燕京市赫赫有名的望族世家,而皇甫权,更是年轻一辈中最为杰出的子孙。现今不过只是三十岁的皇甫权,已经在特种部队待了多年,战功赫赫,是华夏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部队长官。

  不管是军界政界还是商界,皇甫权的影响力都是惊人的,哪怕只是皱个眉头,都能够引发很多震动。

  只要皇甫权开口,任何人都不敢违抗他的命令。

  在这个男人的面前,能做的只有服从。

  “我说过,你身上的罪孽,我要你用一辈子来偿还,现在,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全燕京市,不会有任何人敢帮助黎氏,除非,他不想再在这里混下去。”

  皇甫权冷冷的开口,深沉的黑眸中带着似笑非笑的幽光,叫人看不真切他的真实想法,“当初,是你选择了小琰,可是最后,你却狠狠的伤害了他,黎一宁,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薄情的女人。”

  一行清泪沿着黎一宁的眼角缓缓滑下,黎一宁痛苦的摇着头,嘴中不断地低喃着,“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皇甫权狠狠地甩开黎一宁的下巴,站直身体,凌厉的视线如同刀子一般来回的割划着她。

  回忆不停地翻涌,黎一宁的脑海中浮现起了许许多多当年的事情。曾经的她,拒绝了皇甫权,并且当着皇甫权的面,接受了皇甫琰的告白,选择了和皇甫琰在一起……

  可是事实上,那根本就不是她的本意,她一直喜欢的人,都是皇甫权,只是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她不得不做出那样的选择。然而她还没有来得及找到皇甫权向他说明一切,皇甫权就已经毅然决然离开了燕京市,投身在部队之中,再也没有回来过。

  如今,他终于回来了,他们终于再见面了,可是,他却是来报复她的。

  五年的时间,让一切都变了,变得物是人非。

  黎一宁动了动嘴唇,内心无比的痛苦,“皇甫权,我知道你现在很恨我,但是……无论你想要做什么,都冲着我来可以么,不要,不要牵扯到我父亲他们……求你……”

  男人笑了笑,“黎一宁,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你可别忘了,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黎家那个大小姐了,你只不过是一个身上背负着上千万债务的破产千金。”

  当初,为了成全她和自己的弟弟,皇甫权选择主动放手,离开燕京市,再也没有和任何女人在一起过,只是一心一意的投身于保卫国家安全的事业中。

  想起当初黎一宁拒绝了自己转投皇甫琰怀抱,皇甫权幽深的眸子变得更加的深邃,透着一丝凉薄的冷讽。

  忽然,皇甫权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他的队友兼兄弟骆战打过来的。

第4章 最锋利的一把刀

  “老大,秦风追踪到了‘毒蛇’的秘密通讯点,两个小时后,‘毒蛇’可能会在那里活动!”

  皇甫权的神情瞬间变得十分的严肃,眉眼中处处都是冷峻沉静,他仔细的听着电话中的相关汇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浓浓的威严感。

  多年的特种部队生涯,已经将这个高大的男人打磨成为了一个特别具有大将风范的将士,皇甫权所在的雷霆部队,如今已经成为了华夏最锋利的一柄利刃,哪怕仅仅只是说出这个名字,也都足够让敌人闻风丧胆。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雷霆部队也是很多人费尽心机想要除去的障碍。

  望着眼前那个高大的男人,黎一宁也不禁被这种气氛感染,一时之间忘了言语。

  “原地待命,我十分钟之后到。”皇甫权严肃这一张脸,迅速拿上衣服走了出去。

  在皇甫权走了之后,房间里又走进来一个冷艳美女,身材高挑,一头卷发妖娆而又性感,随意披散在身后。她身上穿着白大褂,手中还拎着一个军用医药箱。

  若九的一双美眸中满是敌意,冷冷的看着沙发上的黎一宁,随即将医药箱放在地上,无论黎一宁说什么,她都冷冰冰的根本不搭理她。

  黎一宁尝试了几次,想要让她放了自己,但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最终还是作罢。

  女人将黎一宁手臂上的伤口包扎了一番之后,再也不看黎一宁,径直离开了这里。

  大门砰的一声被关上,黎一宁绝望的躺在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黎一宁终于打起精神来。

  自己不能够一直像这样被束缚在这里,黎一宁奋力地开始挣扎着四肢的铁链。或许是上天眷顾,正在绝望之时,黎一宁忽然眼角余光一扫,注意到沙发旁边的地毯上有个什么东西在反射着灯光。

  再一细看,钥匙。

  黎一宁一路狂奔,生怕自己速度慢了,就会被皇甫权抓住再度带回去。一想起刚刚在哪个房间中发生的一切,黎一宁只觉得那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

  如果可以,她宁愿自己这辈子,再也不要再见到皇甫权。

  匆匆赶到医院,黎一宁回顾了好几次,确定自己确实是逃出升生天了,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医院长长的走廊中,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空气中不时地传来哪个角落中病人家属悲恸的痛哭。

  黎一宁正走着,才靠近父亲的病房,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争吵喧闹声。

  黎一宁慌忙跑上前去,将正在和医生争执着什么的母亲程燕玉拉开来。

  “妈,怎么了?”

  程燕玉见是黎一宁,顿时将所有的火气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你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钱呢,钱借到了没有?!这些黑心的人,现在要将你爸爸赶出医院你知不知道!”

  见黎一宁沉默着没有说话,程燕玉知道她一定是无功而返,更加的生气。

  “抱歉,如果今天中午十二点前无法结清先前所欠的医药费的话,所有的治疗都会停止,这是医院的规定。”医生冷着脸走了。

  颓然的跌坐在走廊冰冷的长椅上,黎一宁痛苦的抱住自己的膝盖,皇甫权说过的话清晰的回荡在耳旁,此时此刻自己和家人所经受的一切折磨,都是因为她……

  有皇甫权的禁令,整个燕京市,绝对不可能有任何人敢于冒着违抗皇甫权的风险来帮助他们,怎么办,怎么办。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个温润关切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一宁,你……还好吗?”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黎一宁一怔,随即抬头来,“沐辰,你怎么来了?”

  如果不是因为皇甫权从中作梗,黎一宁和眼前的萧沐辰,此时已经是夫妻。

  虽然两家是联姻,但是萧沐辰本身确实是一个很优质的男人,身后的追随者不少。

  素日里,萧沐辰对黎一宁也是温柔绅士,和他相处,黎一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心理上的抵触。

  只是现在,婚事黄了,黎家破败了,两个人再度相见,总归是有些尴尬。

  “一宁,今天……对不起。”

  萧黎两家的婚事本备受瞩目,而婚礼现场,新郎家全员缺席不说,新郎也完全没有出现,这件事简直已经成为了燕京市最大的笑话。

  黎一宁摆了摆手,扯出一丝笑容来,“没关系的。”

  “我听说,伯父住院了,情况好像有些严重,所以过来看看伯父,顺便……也看看你。”

  萧沐辰俊朗的脸上闪过一丝痛惜而又无奈的神情,随即抬起手来,将手中尚有热气的食物递到黎一宁的面前。

第5章 你到底想做什么

  黎一宁这才恍然想起来,自己整整一天,根本滴水未进。

  “沐辰,谢谢你。”

  小口小口的喝着粥,黎一宁感觉到自己被雨水浸淋的冰冷身体慢慢恢复了正常体温,只是她的脸,却还是苍白的没有一点儿血色。

  萧沐辰脱下自己的外套,轻轻披在黎一宁的身上,黎一宁顿时浑身一僵,不由自主的向一旁躲了躲,拉开点自己同萧沐辰之间的距离。

  注意到黎一宁这细微的动作,萧沐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沐辰,你走吧。”黎一宁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你不应该来这里,万一被什么人看到了,会影响你们家的。”

  说完,黎一宁便站起身来,想要离开这里。

  然而她才刚刚迈出半步,手腕就被男人一把捉住。

  黎一宁浑身一僵,定在原地,没有回头,想要挣脱,无奈却敌不过男人的气力。

  “一宁,你们得罪了什么人吗?”

  “沐辰,这不关你的事,你走吧。”

  其实萧沐辰知道在背后操纵这一切的人是谁,只是他并不了解,到底为什么,黎一宁会招惹上那个男人。而现在,见黎一宁并不想说这个问题,萧沐辰也只好作罢。

  然而萧沐辰还是没有放开紧握着黎一宁的手,“一宁,我知道我们萧家对不起你,这张卡你先拿着,这是我暂时能够动用的全部,其余的卡,都被我爸妈冻结了。一宁你放心,伯父的医药费我一定会继续帮你想办法的!”

  黎一宁看着萧沐辰强塞进自己手中的那张银行卡,整个人顿时愣在原地,心中止不住涌出一股暖流。

  她哀求了那么多人,那么多曾经和父亲相识相熟的故人呢,可是那些人看到她,根本没有一个肯出手相助,这一个晚上,黎一宁听遍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听惯了各式各类的借口,再加上皇甫权亲口所说的那些话,黎一宁已经陷入彻彻底底的绝望。

  可是现在,萧沐辰竟然……

  死死的咬紧了下唇,微微的疼痛刺激着黎一宁的神经,沉默良久,黎一宁最终还是推回了那张卡,“沐辰,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个,你还是拿回去吧。”

  因为她,已经落得太多的灾难,她实在是不想再多一人惹上灾祸。毕竟,皇甫权一向都是说到做到的性格,黎一宁真的相信,他会制裁萧沐辰甚至是萧家。

  黎一宁微微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遮挡住了明眸中的色彩,微微震颤的纤细直触心底,叫萧沐辰看了,一阵又一阵的心疼。

  黎一宁是铁了心拒绝萧沐辰的帮助,几番争执之后,黎一宁有些急了,忽然,只觉得眼前一黑,她顿时身体一软,向旁边倒去,幸好萧沐辰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这才免去了她摔倒在地的厄运。

  一个“谢”字还没有说出口,黎一宁就感觉到有一股大力猛地拉扯着她,将她生生扯离了萧沐辰的怀抱,瞬间,她整个人便猝不及防的撞上了一堵结实的墙。

  黎一宁惊呼一声。

  淡淡的烟草味道弥漫在鼻尖,抬眼,便看到眼前宽阔结实的胸膛,墨绿色的军装上,星星杠杠格外耀眼。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气场。

  黎一宁心中咯噔一下,即使没有抬起头来,她也知道来人是谁。

  完了,皇甫权竟然这么快发现自己逃跑的事情,还追到了这里。

  高大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微微起伏的胸膛昭示着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很是不善。男人揽在黎一宁腰间的手臂看似亲昵,但是只有黎一宁自己才明白,皇甫权到底使用了多大的力道。

  疼痛使得她脸色微变,然而面对着宛如地狱修罗的皇甫权,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儿声音。

  “看来,萧家并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上。萧二少,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是什么后果吗?”

  “皇甫权,你放开她!”

  萧沐辰好看的眉眼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愠怒,他想要将黎一宁拉回到自己这方向,然而皇甫权却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

  皇甫权微微眯起了眼睛,深邃的瞳眸中闪过一丝阴霾的光芒,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黎一宁和他之间的距离很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自男人体内传来的森冷的气息。

  她的每一份挣扎,结果都只是对方更用力的钳制。

  几经尝试之后,黎一宁最终还是放弃了。

  “萧二少,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轻易尝试违抗我的命令。”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