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亦晨安言希小说最新章节哪里有?顾亦晨安言希叫什么?此书的名字叫《一生所愿》,又名《

发布时间:2018-11-05 17:33

安言希顾亦晨小说

一生所愿全文阅读

顾亦晨安言希小说最新章节哪里有?顾亦晨安言希叫什么?此书的名字叫《一生所愿》,又名《爱你一生足矣》、《画地为牢等着你》,小说的作者是梦露莫妮卡。一生所愿小说讲述的是安言希和顾亦晨之间十分虐心的爱情故事。顾亦晨明明深爱着安言希,可是却各种折磨她,不仅打掉了她的孩子,还取走了她的肾...

第一章 把她拖出来

  夜色凉薄,窗外淅沥的雨声越来越大。

  “把她拖出来。”顾亦晨坐在沙发上,一手摇晃着红酒杯,眼神森寒,声音冰冷。

  两个身高一米九的黑衣大汉恭敬地回答:“是。”转身朝门口走去。

  安言希被两个大汉像提袋子一样提着胳膊进来。

  安言希拼命挣扎,但力气微薄,根本无济于事。

  顾亦晨冷冷地透过红酒杯瞥一眼那个挣扎的女人。

  “丢在地上。”顾亦晨的声音犀利。

  两个壮汉将安言希重重地掷在地上。安言希瘦弱,骨头磕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出去。”男人命令道。

  两个壮汉恭敬地鞠了一躬,转身退出去。

  磕在地上的骨头传来剧烈的疼痛,缓了好一会,安言希还是没法站起来。

  只能仍然坐在地上。

  顾亦晨走上前,一杯红酒迎头泼到安言希的脸上。

  猝不及防的疼痛刺激得她的眼睛像针扎一样。

  看到她像破布一样被拖进来,扔到地上,他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

  可是看到她的那张脸,他的理智很快就被心中燃烧的怒火夺去。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四次离开。

  难道呆在他身边乖乖听话,就这么难吗?想到这,顾亦晨变得癫狂。他抬脚重重地踢倒安言希,一只脚踩上她的胸脯。安言希痛得倒吸凉气,浑身像要闪架一样。

  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可是安言希总能让他瞬间失去理智,总能让他一秒钟变得癫狂。

  “我跟你说过,叫你不要走。”顾亦晨声音里的森寒像要将人生生活吞一样。

  安言希被踩得喘不过气来,根本无法说话。

  顾亦晨慢慢蹲下身,抬起踩在安言希胸口上的脚,一把拽住安言希的领口,将她拽得坐起来,脸近得就要贴在一起,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我说过,不听话是要受到惩罚的。”

  安言希拼命摇着头骂着:“顾亦晨,你混蛋。”

  顾亦晨一把撕开安言希的衣服,一口咬到安言希的另一只胸脯上,嘴里慢慢涌上血腥。

  安言希痛得双眼睁大,拼命挣扎。

  安言希的力气太小,她的挣扎反而让顾亦晨更加癫狂,嘴唇肆虐地舔舐着她的胸脯。

  嘴唇慢慢往上移到安言希的脖子上,顾亦晨一边疯狂啃咬,一边狠狠捏着安言希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警告:“安言希,我说过你就是我的人,我说过叫你乖乖听话。”说完,顾亦晨又咬了安言希一口。

  安言希顿住挣扎,气愤地喊道:“你做梦!”

  顾亦晨脸上邪魅得意的神色里,一丝忧伤一闪而过,很快换作阴冷:“如果你再离开,信不信我让你残废,一辈子都离开不了。安言希,你只能是我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安言希气得哭喊,大滴眼泪从眼睛里涌出来:“顾亦晨,我真恨我爱上你。”

  顾亦晨的嘴唇附上安言希的眼睛,温柔地舔舐几下,然后说道:“乖乖呆在我身边,乖乖听话不可以吗?我不能失去你。”他紧紧地抱住安言希,像抱住最宝贵的珍宝一样。

  “不可能”安言希使劲挣扎,冷冷地说道。

  顾亦晨脸上又现出森然:“安言希,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不要。”

  说着,他附身靠近安言希的身体。

第二章 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你

  安言希痛苦地哀求:“肚子里的孩子,我的孩子。”

  顾亦晨冷冷地笑笑,却没有停下动作,大力将安言希身下的裙子撕烂,然后丢到一边。

  伸手在安言希的肚子上摩挲着,抬头看向安言希:“几个月了?真的是我的孩子?”

  安言希气愤,心里像被刀片绞动一样痛得闭闭眼睛,骂道:“顾亦晨,你凭什么侮辱我?”

  顾亦晨继续摩挲着,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看来真的是我的了。”说着,他的手慢慢朝安言希的内裤伸去。

  安言希喊着:“顾亦晨,你不是人。”她拼命挣扎,却被顾亦晨死死桎梏着。

  安言希感受到顾亦晨的手慢慢朝自己的下体摸去。浑身阵阵激灵,心脏扑通扑通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一样。

  安言希闭着眼睛,感觉自己像放在砧板上的肉一样,即将任由别人切割。

  顾亦晨的手附上去,安言希吓得颤抖,身体紧紧缩了缩。

  顾亦晨拿开手,压在安言希的身上,得意地亲吻安言希的嘴唇,慢慢激烈,直到后来狠狠掠夺。

  安言希使劲地摆着头想要躲开,顾亦晨两手将安言希掰正,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安言希,眼睛地有些忧伤的神色:“为什么要离开?”

  安言希不说话,眼泪却顺着眼角留下来。虽然一句话也不说,可是有个声音却在她心里叫嚣着:因为你更疼爱安舒艺,因为你喜欢的是安舒艺。

  闭闭眼,安言希睁开眼决绝地说道:“因为讨厌你,憎恨你。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你。”

  顾亦晨的眼里的愤怒像燃烧的火焰一样:“好。有种。”声音里的冰冷像要将安言希生吞活剥一样。

  激烈地吻住安言希的嘴,肆虐到嘴里涌出血腥才慢慢松口。

  嘴唇顺着脸颊触上安言希的耳朵,舔舐,亲吻,啃咬,安言希挣扎,却只能带来顾亦晨更加激烈的对待,心如死灰。

  顾亦晨一边亲吻,一边在安言希的耳边吹着气,一遍遍地小声念着:“说爱我,说爱我......”

  安言希一动不动,脸上仍是如死灰的表情,一字一顿地说:“不可能。”

  顾亦晨脱下自己的衣服,精瘦的腰身一挺,安言希倒吸一口凉气喊着:“顾亦晨,我的孩子。”

  顾亦晨根本不为所动,仍然激烈地运动着。她的身体让他疯狂的着迷,他无法抗拒,无法冷静,没有理智。

  直到完事之后,顾亦晨看着安言希身下淌出的血,眸子紧紧地缩了缩,紧张的神色袭上英俊完美的脸庞。

  看到身下的血,安言希气得只记得痛骂:“顾亦晨,我真后悔遇到你,爱上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要是能回到过去,我宁愿去把当初那个爱着你的自己亲手杀掉,也不要活到现在。”

  安言希的话像一把把冰刀狠狠地扎进顾亦晨的心里,他彻底被激怒:“大出血不正好吗?省得再到医院做流产手术。别忘了我这次捉你回来是干嘛的。”

  安言希气得浑身发抖:“顾亦晨,你不是人。”

第三章 孩子掉了更好

  因为怀孕了,身体本就虚弱,又不停受到刺激,安言希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晕。努力地支撑着自己的意志。

  顾亦晨看着安言希,气得失去理智,只是冷冷地看着:“孩子掉了更好。”

  安言希觉得浑身冰凉,冷得发抖,顾亦晨的话像将她的心凌迟一样。

  虽然气得想大声痛骂,但是顾亦晨的性格她知道,如果硬碰硬,他根本会什么都不顾,哪怕鱼死网破,哪怕失去所有,他从不会让自己输。

  闭闭眼睛,拼命忍住心中的难受。那个大学时像明星一样光芒四射,像太阳一样明媚阳光的少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他生下来就注定众星捧月般辉煌灿烂,他生来得意,骄傲纵横,无所顾忌。

  可是他却曾对她百依百顺,对她百般呵护。

  他给她深夜去买宵夜,带她去看电影,为了她和家族反抗。

  他不顾家人反对,和她结了婚。

  他曾经很好

  他相信她爬上别人的床

  他对她冷漠嘲讽,对她羞辱折磨

  他和安舒艺走得越来越近

  他越来越冷漠,他越来越偏激,他越来越癫狂。

  他要她打掉孩子,把肾脏移植给安舒艺。

  他...

  眼泪无声滑下,过往六年的时间,仿佛汇成一瞬间的画面,一齐涌进她的脑海中。

  睁开眼睛,那双冰冷的眼睛仍然看着她。

  按按胸口,她乞求道:“顾亦晨,救救孩子。求求你,求求你......”

  “可以救你。跪下来求我,告诉我,以后都会乖乖听话。”

  心像一瞬间被扎进几十把刀一样,痛得喘不过气。

  安言希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感觉脑袋瞬间头晕目眩。眼睛里整片白色涌上来,夺去她的视线,身体仅剩的力量像瞬间被人抽走一样。

  她感觉自己慢慢地跌下去,身边似乎有声音响起。

  看到安言希突然倒下去,顾亦晨瞬间慌了,“噌”的一下站起来,急促走上前的脚步紊乱得差点摔倒在地上。

  一把将地上的人打横抱进卧室,给安言希套上一件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睡衣,然后拿了钥匙,紧紧抱着安言希疯了一样朝门口奔过去。

  那两个身高一米九的黑衣人不知从外面的哪里冒出来,急促的跑过来。

  顾亦晨一边抱着人继续往门口走,一边说道:“一个去开车,一个去联系医院。”两个黑衣人赶紧跑开,一个朝车库跑过去,一个拿着电话跟在顾亦晨的身边,联系最近的医院。

  只是两人都纳闷,boss从来都冷静从容,刚才说话的声音竟然在打颤。

  黑衣人很快将车子开过来,顾亦晨抱着安言希坐进去,另外一个黑衣人也坐进来。

  “联系好医院没有?”顾亦晨的声音仍然带着霸气,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手早已经抖得自己根本控制不了。

第四章 打掉孩子,保住大人就行

  “顾总,顾太太是因为大出血,孩子可能保不住了。”将安言希轻轻放到手术推车上的时候,医生大致检查了一下,为难地说道。

  顾亦晨双眼猩红,一把抓住医生的衣领冰冷地吼道:“我不管,保不住大人,我让你干不过明天。”

  医生吓得瑟瑟发抖:“是,顾总。”

  顾亦晨松开医生的衣领。护士见顾亦晨这样,都吓得噤若寒蝉,默不作声,紧张地推着推车。

  顾亦晨换了手术服,也进到手术室。医生不敢违抗顾亦晨,只好任由顾亦晨慌张地在旁边盯着。

  这压力也太大了,顾亦晨是全国著名的实业集团总裁,他的公司涉及的产业包括,地产,互联网,金融,服装,超市,等等。他的财富能排进全国前十,他刚才发怒的样子能吓得人发颤。

  这手术要是做不好,这辈子都别想当医生了。

  医生紧张地做着手术,额头上的汗不停往下淌,旁边的护士不停帮医生擦着汗。

  也许是头顶的光线实在太明亮,安言希缓缓地睁开眼睛,冰冷的医疗器械碰触着她的身体。

  突然挣扎,伤口又撕裂,血越流越多。顾亦晨震怒,医生慌张,既要保住大人,又要保住孩子,旁边还有个大佬像要吃人一样地盯着。

  看着医生的慌张,顾亦晨冷冷地说道:“打掉孩子,保住大人就行。”

  安言希眼睛倏然睁大,眸子里袭上恨意,想要挣扎。

  “如果不想你父母出事,就好好呆着。”顾亦晨的声音威严而犀利。

  安言希瞬间一动不动,浑身像被抽掉气一样:他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安言希眼泪一颗颗顺着眼角留下来,手捏得死死得,指甲都扎进手心里,疼痛和耻辱让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一刻,无助,绝望,想死。

  突然安言希大力挣扎,嘴里一遍遍喊着:“顾亦晨,你给我出去,出去...”

  她不停挣扎,手术根本不能好好做下去。

  医生一脸为难地看向顾亦晨,顿了十几秒钟,顾亦晨没有说话,转身走出去。

  看到顾亦晨终于离开,安言希哀求的眼神看向医生,卑微地一遍遍乞求:“大夫,求求您保住我的孩子,求求您保住我的孩子,求求您.....”

  看着安言希哀求的眼神,医生十分不忍,一直安慰着她。

  但是安言希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情绪一直很激动,没办法,医生只好让护士给安言希打了一剂镇静剂。

  安言希继续乞求着,意识越来越模糊,慢慢闭上眼睛。

  安言希感觉自己睡了很久,久得像前半生一样漫长...

  香樟树下

  她第一次见到他,帅气英俊的脸庞胜过明星。阳光落在他的脸上,像从画里走出来的,灿烂而美好。

  那么优秀的人,那么富裕的富家公子,她从没想过会和他有什么交集。

  可是,他那么主动地走近她,不厌其烦地温暖她。

  送她各种女生喜欢的东西。

  陪她去女生喜欢去的地方。

  陪她看电影,看演唱会。

  向他的兄弟们介绍她:“这是我的女朋友”

  在全校向她表白。

  有女生嫉妒,找来社会青年欺负她时,他毫不犹豫,替她挡了一刀。

  看着那把白森森的刀子插进那个美好的人身上,抽出来是鲜红鲜红,淌着血。

  她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

  “这辈子,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都要在他身边。”当时她的脑海里只有这个想法。

  那个声音越来越大,在她脑子里不断荡来荡去,直到画面变成他冷漠的脸。他和安舒艺亲密地在一起,他们的脸上是嘲笑,那样的嘲笑化成黑压压成千上万的箭朝她射过来。

  安言希“啊”的一声,惊醒过来。

  顾亦晨急促地凑身上前,温柔地抚抚她的头:“醒了。”虽然只有两个字,声音却温柔得像要腻了。

  看到顾亦晨俯身关切地问着她,安言希却根本不想理会。他的脸还是像以前一样帅,甚至比以前更加英气逼人。可是,一切都变了。

第五章 准备移植肾脏

  伸手下意识地摸摸肚子,安言希想起昏迷之前的一幕,像突然被浇了一盆冰水,瞬间被打回现实,像被定住一样,一动不动。

  顿了一秒,她恨得咬牙切齿地道:“顾亦晨,你亲手把自己的孩子杀死了。你还是人吗?”

  顾亦晨愣了一秒,柔声安慰道:“不要闹了,乖乖听话好不好?”他的手再次伸向前,想抚抚安言希的额头,安慰她。

  不顾手上还打着点滴,安言希一把打开顾亦晨的手,大声痛骂:“顾亦晨,你还是人吗?你为了让自己老婆尽快给那个贱女人移植肾脏,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呵呵呵呵......”

  “闭嘴。”顾亦晨大吼一声。

  安言希不为所动,继续“呵呵呵呵”地笑着,仿佛陷入癫狂一样。

  “我叫你闭嘴!”这一次顾亦晨怒吼的声音让走廊上的人都震惊。

  有医生和护士从门外走进来。顾亦晨侧头看过去,满眼猩红。

  医生和护士知道顾亦晨正在火头上,正准备不动声色,乖乖地退出去。顾亦晨冷冷地说道:“过来。”

  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医生和护士还是急促地走上前,不敢怠慢一分钟。

  愤怒的眸子又看看安言希,然后冷声命令道:“今天移植肾脏。”

  虽然被顾亦晨的怒火吓得心里直打颤,医生还是犹犹豫豫地说道:“顾总,这样恐怕不太好,顾太太现在身体非常虚弱,如果现在做移植手术,致死率百分之八十。”

  身体冷得发抖,这个人就是自己愿意付出一切爱着的人吗?

  你直接让我死了好不好?这个声音不停地在她脑子里回荡,却终究没有说出来。

  什么也不想再说,什么也不想再反抗。

  说好让自己什么也不在乎,不要再为他而疼痛,可是听到那个威严的声音“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直接做就行。”还是感觉万箭穿心,痛得喘不过气,痛得呼吸抑制。

  他曾经说:言希,我会一辈子守护在你身边。

  他曾经说:言希,我不能让你离开我。

  他还说过,做我的女朋友,让我来守护你。

  他说,这就是我要的妻子,我自己选的妻子,没人能干涉我。

  他给她挑最美丽,最珍贵的婚纱。

  他带着她去英国富丽堂皇的城堡里拍婚纱照。

  他们在法国最美丽,最浪漫的白色教堂里举办婚礼。

  他们的婚礼全国皆知,占据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

  她受到全国女孩的羡慕。

  媒体说他一看就是一个顾家爱妻的好丈夫。

  媒体说她上辈子一定拯救了世界,今生才能如此幸福。

  网络上祝福的声音像潮水一样,一波一波将人淹没。

  这些都是她这辈子从来没体会的幸福,也从来没敢奢求过。

  可是,梦醒得那么快,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切就变了。

  那个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将她灌醉,送到一个肥胖又好色的老板床上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刻,她昏昏沉沉地倒在一个陌生的床上,一个肥胖油腻的男人要附上来,她拼命挣扎,门哐当一声撞开。

  闪光灯刺目地照得她根本睁不开眼睛,咔擦声此起彼伏。

  一切就像一起噩梦一样。

  此后,一切都变了。她看到了那个阳光的人疯狂,狠绝的一面。

  她看到那个变得狠绝的人和安舒艺越走越近,再也听不进她任何的解释

  思绪还沉浸在这样的噩梦中,耳边却响起冷绝的声音:“准备手术。”

  医生战战兢兢地回答:“是。”然后转身离开。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