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夏依言焕宇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缘深一顾情依依》

发布时间:2018-11-05 17:37

池夏依言焕宇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缘深一顾情依依池夏依言焕宇目录,缘深一顾情依依全文阅读,缘深一顾情依依小说又名《攻妻不备:生个天才宝宝》,该小说讲述了池夏依言焕宇两个人的爱情故事。六年前,闺蜜将她灌醉送到陌生男人的床上,闺蜜同时爬到了她男友的床上。 无意之中,她拿走了他那颗带有诅咒的血钻,带着腹中的宝宝离开祖国。 六年之后,她带着天才宝宝回归,血钻再次出现,他将目标锁定到她的身上,出价五亿与她签上一纸契约。 他傲娇,BT,冷酷,幼稚,却将她宠上天。 她阴险,离经叛道,贪钱,虚荣,但就是有人爱她一身的缺点。 她说,她人生的终极梦想,就是在客厅里放一台ATM机,遇到他之后她发现,他就是她的ATM机。

缘深一顾情依依

第一章 相遇,阴差阳错

夜色正深,大街上依旧车水马龙。

池夏依今晚打扮得很隆重,身穿Blumarine最新一季白底豹纹图案抹胸小洋装,外罩TomFord白色外套,配上Lanvin水钻装饰高跟鞋和TadashiShoji金属链条挎包……整个人看上去活力十足,精美绝伦,又甜美至极。

为什么要打扮得这么隆重?因为她第一次卧底任务成功,今晚和自己的联络人陆凡约好了一起庆祝的,这身行头就是用她自己赚来的钱买的。

池夏依已经等不及去见陆凡了,因为她知道,陆凡一定会狠狠地夸奖她一番的。

夸奖是一定的了,作为警校还未毕业的她就出去做了卧底,而且任务成功,捣破了X市最大的高中生卖淫集团,陆凡若是不夸奖她的话,那真是天理难容了。

下了计程车,池夏依在餐厅门口停了下来,从包包里拿出了小镜子仔仔细细照了照。

镜中的她,黑曜石一般的双眸清澈见底又不失明亮,秀眉轻挑,眼角眉梢满是甜甜的笑,水灵得能掐出水来,小巧玲珑的鼻子,粉嫩的唇瓣色泽饱满,如樱花一般,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又似冰雪般清灵透彻。

耳边BVLGARI“地中海伊甸园”系列黄金耳环摇摇曳曳,更衬得她别有一番风情美丽可人之姿。

谁远远地看过来,也不禁会因她的美貌而神魂颠倒,她长得风华绝代,疑是童话故事中走出来的精灵,玲珑出尘,不需粉黛便艳冠群妍。

粉嫩的唇微微向上弯起一抹完美的弧度,池夏依甜美一笑,收回了镜子,向餐厅而去,去领取自己的奖赏……

事情本应该按照这个轨迹发展下去的,可此刻,池夏依却是神志不清,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房内的灯光昏暗,却还是可以将这里的豪华看得一清二楚。

池夏依双颊泛着动人的红,秀眉微蹙,粉嫩的唇瓣一张一合,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这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房门被打开,又进来了三个人……详细说来,是一男一女,架着一个男人进来了。

然后,那一男一女将男人往里一推,便离开了房间,门在这一刻被紧紧地关上。

“二哥,我们这么做真的好吗?大哥一定会生气的,到时候咱俩可就死定了。”言晴舞一改刚才“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清纯的小脸上掠过了一丝担忧。

她是在为自己的性命担忧。

言焕彬也是担忧的,但他还是咬咬牙,硬着一颗心说道,“他最好杀了我,你说说,哪有他那么当哥哥的?他竟然说我是万人睡。”

言晴舞望天想了想,又看向言焕彬,“你确实是啊。”

言焕彬拥有着可以媲美阳光的灿烂英俊容颜,此刻却是满脸黑线,“所以,我才要看看,看看他能不能坚持到底,不碰女色,我给他放的东西,可是加强的。”

言晴舞看着她二哥一脸淫荡的笑容,担忧地问道,“那……那那个女的能受得了吗?”

言焕彬点点头,“放心,那女的其实也是……万人睡。”最后那三个字,言焕彬用鼻子发出了三个奇怪的声音代替了。

言晴舞不禁倒抽了一口气,连忙摆手说道,“不行啊二哥,你怎么可以给大哥找个妓女过来,你忘记……”

言焕彬顿了顿,俊颜含笑说道,“安啦,你还真的相信那个什么狗屁诅咒啊?只是那个女人瞎说的,我保证,不会有事的,这都什么年代了?”

言晴舞正欲开口,言焕彬身后上来一个女人,风情万种地靠近,妩媚一笑,“言二少,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迟到了?”

言焕彬闻声转过身,当场石化了。

这个“万人睡”才来,那里面那个是谁?

第二章 激情,刚刚开始

言焕彬悄悄打开套房的门,想进去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发誓,从小到大,他是第一次看到他大哥这么狂野的一面……虽然,还没有脱光光啦,但是对他来说,他大哥这样压在一个女人的身上,已经算得上狂野了。

套房的门再一次被关上。

柔软的大床上,人影重叠,衣衫凌乱,在言焕宇粗重的喘息声中,两人赤城相触。

池夏依喝得很醉,迷迷糊糊之际,粉嫩如樱花一般的唇瓣被一条柔软湿滑的舌头撬开,她一双秀眉轻轻蹙起,本能地含住那柔软的舌尖吮着。

言焕宇耳边一声轰鸣,一双深邃幽蓝如深夜大海一般的眸子缓缓睁开,昏暗的灯光下,他双眼迷离,看不清楚面前人的面貌,却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她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感觉,叫做情欲。

药效已经彻底发作,言焕宇所有的思想被情欲牵着走,一张俊美绝世的容颜泛着潮红,他再也顾不上其它,深深地与身下这个女人热吻着,一点点挺进了她的身体。

池夏依感到那股撕裂的痛楚犹如一双无形的小手,紧紧攥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她缓缓睁开双眼,眼皮却又无力地垂下。

火辣辣的痛楚让她无法呼吸,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却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在她的身体里面进进出出。

疼痛酥麻在心底流蹿,池夏依脑中乱轰轰的一片,体内渐渐涌起了一丝欢愉,她反射性地攀住身上的人,只是本能的,失去了任何思考的能力。

窗外的夜色又深了一分,夜幕之上,燃起了满天的星斗,这一夜的馨香激情才刚刚开始。

不知过了多久,池夏依脑中仍旧混乱一片,却已经有了思考的能力,剧烈的疼痛也在这一刻传来。

手机铃声欢快地唱了起来,她微微蹙起秀眉,借着昏暗的光起身,摇摇晃晃地顺着手机铃声的方向走过去,捡起地面上的包包打开,却不小心手一松,包包落了地,里面的东西全部掉了出来。

大脑仍旧一片混沌,带着剧烈的痛楚,太阳穴像是有血液在涌动一般,池夏依弯身从地面上捡起了手机,凭着感觉按下接听键,“喂……”

听到声音,才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又听了几句之后,池夏依瞬间便清醒了过来,声音沙哑音量却是提高了,“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电话里的人应了一声,池夏依黑曜石一般黑亮澄澈的双眸微微眯起,“我马上就回去,你先别打草惊蛇。”

话落,她便挂了电话,一颗心都是颤抖的,连床上还躺着一个人都没有发现,急急忙忙捡起地面上的衣服套上,又一把扫过地面上她刚刚掉落的东西塞进了包包里,开了门便跑了出去,却不知道,有的东西,并不属于她。

此时天刚蒙蒙亮,她跑出了酒店,在马路上拦了辆计程车,报上了地址,计程车便扬长而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子在半山停了下来,池夏依让司机师傅在这里等着,她便冲了出去。

走进那栋别墅,刚才给她打电话的芬姐便迎了上来,小声说道,“小姐,你总算回来了,我都给你打了几十通电话了,快点,他们两个现在还在房间。”

池夏依看了眼楼梯口,双眸之中闪过一抹狠色,便“噔噔”上楼,一脚踢开了那间卧室的门。

“嘭”的一声,巨大的声音显然将床上的两人吓了一跳,池夏依冲了进去,果然,满床都是惊喜。

第三章 捉奸,男友闺蜜

谢笑煊显然没料到池夏依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俊美的面容之上满是惊讶,他身边,全身赤裸的蓝朵恩也跟着坐起身,拉过被子覆在胸口之上,看着门口的池夏依,磕磕绊绊地说道,“依依,你怎么……”

池夏依看着床上的狗男女,冷冷地哼了一声,“你想问什么?问我怎么会来?我是不是不应该来啊?”

谢笑煊看了眼蓝朵恩,眉心微微蹙起,弯身捡起了地面上的睡袍穿上,下了床走到池夏依面前。

池夏依却向后退开几步,伸手阻止他靠近,“你别过来,我现在看到你就想吐,你身上的味道更让我恶心,还有你,蓝朵恩,打小我就知道你下贱,现在竟然下贱到跑到我男朋友的床上……好,这男人我不要了,给你了。”

话落,她便转身离开,毫不留恋。

谢笑煊站在原地看着她,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他才收回自己的视线,垂眸,掩掉了眸底所有的情绪。

蓝朵恩这时也穿上了衣服,她下了床走上前,双手攀上了谢笑煊的肩膀,“没想到就这么简单,早知道,我就不用做那么多事了。”

谢笑煊蹙了一下双眉,低头看着她,沉声问道,“你做了什么?”

蓝朵恩微微一滞,妩媚一笑,勾住了谢笑煊的脖子,“没什么,好困哦,再睡一会。”

说着,她拉着谢笑煊的手,向大床走去。

池夏依离开了谢笑煊的家,又上了计程车,直接回家。

一路上,她才觉得不对劲,想到昨晚迷迷糊糊发生的事……她好像是被一个男人给上了!

思及此,池夏依不由倒抽了一口气,蒲扇一般纤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忽闪着,清灵透彻如冰雪精灵般的娇美容颜一点点变得苍白。

脑海之中,昨晚发生的一切犹如过电影一般再次上演了一遍。

她原本是和陆凡约好了一起用餐庆祝她任务成功的,可刚到餐厅门口,便被蓝朵恩叫住了,然后被蓝朵恩拉到酒吧喝酒。

她喝了很多酒,之后便不省人事了,记忆也就在那一刻断了片。

可她到底是怎样爬到那个陌生男人的床上的?

难道是蓝朵恩那贱人做的?

手机铃声这时又欢快地唱了起来,池夏依收回思绪低下头一看,是吴瑾豪打来的电话。

按下了接听键,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吴瑾豪冰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在哪了?你彻夜未归,阿姨生气了,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快点回来。”

池夏依一颗心直直沉了下去,“我现在就在回家的路上。”

一路回到了家,池夏依也知道迎接她的会是什么。

玄关门刚开,整个客厅内压抑的气氛便扑面而来。

池夏依看着坐在沙发上那个保养得看上去像是她姐姐的女人,就是她的母亲叶雯,心内幽幽一叹,走了过去。

叶雯双手环胸看着她,厉声问道,“昨晚去哪了?”

池夏依面色沉沉,“我和朋友出去玩了,怎样?不行哦?”

叶雯眉心微蹙,猛然起身,“做错了事你还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

第四章 逃避,一走了之

池夏依冷冷一哼,扬起下巴说道,“我有什么错?我都十八岁了,你管不着我!”

“你……”叶雯气得浑身发抖。

池夏依冷眼看着自己母亲的怒颜,心中痛快极了,哼了一声,转身就上了楼。

“畜生!和你爸爸一样!”叶雯指着池夏依的背影骂。

池夏依脚步一滞,整个身子都僵硬了。

“我爸一个人也生不出来我这个畜生。”她沉声说道,迈步上了楼。

叶雯一顿,双腿一软便直接跌坐到了沙发上。

池夏依胸腔之中燃起了炙热的火焰,脚下的步子极快,来到自己房间门口,纤手刚握上门把手,另一只手臂便是一紧,紧接着,整个人被转了过去,耳边响起了低沉的质问声,“你昨晚去哪了?我打电话给朵恩,她说你没有跟她在一起,你去找你男朋友了?”

池夏依神色露出不耐,看着面前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哥哥,樱花一般的唇瓣轻轻勾起,秀眉轻挑,“哥哥,我昨晚就在我自己男朋友家里了,你还想问什么?问我跟他做没做?”

这是她第一次开口喊他“哥哥”,只是她的语气让这两个字听上去竟是那般刺耳。

吴瑾豪冷眸微微眯起,还没开口,便被池夏依用力推开,“我跟你什么关系?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管好你自己的亲生妹妹吧。”

她说完,开了门进去,又“嘭”的一声,大力将门摔上,扔下手中的包包,几步走到床边,便扑了上去。

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不仅捉了自己闺蜜和男友的奸,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吵了一架,她甚至还被人给上了,而那个男人是谁,长什么样子,她都不知道。

以她的实力,若想要查出那人是谁,实在是太容易了,可此刻,她却犹豫了。

她不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又不能和那个男人结婚,以后若是见面了,这件事便会一直在她的心底挥之不去,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就当做被狗咬了一口。

而且,谢笑煊背叛了她,她把自己的清白献给了另一个男人,也算报复了他。

现在,就剩下蓝朵恩那个小贱人了,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办。

再怎么说,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而正因为如此,她绝对不能放过那个贱人!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池夏依转过身子,看着天花板,想到刚才叶雯的话,黑曜石一般黑亮澄澈的大眼睛渐渐蓄满了泪水。

她的亲生母亲,喊她“畜生”的次数甚至比喊她名字的次数还要多,她到底做错了什么?错的人明明就不是她!

想到以前的事,晶莹的泪滴顺着眼角滚滚而落,浸湿了她的头发。

有时候,她真的想离开这里,而她现在也有资本了,至少,她有了工作,可以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了。

可是,再等等吧,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这个家里,还有对她好的人,她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可她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离开这里,因为这里,根本不是她的家。

第五章 大哥,危险人物

斯亚特集团大厦的最顶层,总裁办公室内,言焕宇阴沉着一张绝世俊颜,垂着眼翻看着手中的文件。

办公室内静悄悄的,只有纸张轻翻时“唦唦”的声音不时传来。

言焕彬与言晴舞并肩站在办公桌前面,耷拉着脑袋,等着言焕宇一声令下便将他们两个凌迟处死。

只是,这都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他们的大哥还是一声不吭,也不见他忙别的事情,就是一个劲儿地翻着文件,然后签字。

但这静默可不代表好事,此刻,言焕彬与言晴舞早已是毛骨悚然了。

终于,又熬过了十分钟之后,言焕彬崩溃了,抬起那张阳光俊脸,义正言辞说道,“你到底想怎样吧?要杀要剐你说句话,别在这阴阳怪气地装死人。”

言晴舞在言焕彬发出的第一个音节时就不由打了个机灵,然后便侧头,用崇拜的目光看着言焕彬。

她活了十八年了,她二哥也已经二十二岁了,据她所知,这还是她二哥第一次敢这么放肆地跟她大哥说话呢,真是值得敬佩。

可言焕彬,在最后一个字吐出口中之际,便后悔了。

果然,言焕宇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缓缓抬起头,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高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那双深邃幽蓝如深夜大海一般的眸子隐隐闪着寒光,只看了言焕彬一眼,言焕彬双腿便是一软,险些跌倒。

他身子向前倾去,扶着办公桌边才再次站稳,磕磕绊绊地说道,“大……大哥,我错了,你饶了小弟吧。”

言晴舞眼角抽搐了一下,清纯的小脸上满是黑线。

她真替她二哥感到丢脸,也替自己有这么个二哥感到丢脸。

这般想着,言晴舞也上前了一步,嘻嘻一笑说道,“大哥,不关我的事啊,都是二哥,我当时阻止他来着,他不听我的。”

言焕彬一怔,猛然转头,将目光砸到了言晴舞的小脸上,那视线充满了恨意。

言晴舞瘪了瘪嘴,缓缓低下头。

她也是没办法啊,为了自保嘛……好吧,她也为自己感到丢脸好了。

言焕宇仍旧不说一句话,俊颜沉沉,面无表情,拿起一边的座机低声说道,“阿富汗那边我有人选了,新上任的海外开发部经理。”

挂了电话,言焕宇再次拿起笔,在刚才看好的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耳边忽的传来“嘭”的一声,他面容仍旧平静,无波无澜,言焕彬却是真的倒了下去。

言晴舞倒抽了一口气,同情地看了眼她那刚被任命为海外开发部经理的二哥,在心底默默地流泪。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小碎步走进了办公桌内,在言焕宇旁边蹲了下来,可怜兮兮地说道,“大哥,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啦,我都没见过那女人,二哥也没见过,说是自己走错房间了。”

言焕宇签完字放下了笔,微微侧头看着自己的小妹,唇角轻勾,似笑非笑,“我已经为你联系好大学了,就在本市,没课的时候,别乱走,呆在学校或者回家,大哥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言晴舞耳边传来碎裂的声音,那是她的自由,碎了。

原本在国外自由自在的,突然就被抓了回来,在国内上大学也可以,她最近在研究的大学通通都是外市的,可她大哥一句话,她的自由便彻底泡汤了。

无声一叹,言晴舞站起了身子,说了声“我知道了,大哥”,便走到她二哥身边,拽着她二哥的脚,艰难地将他拖出了总裁办公室。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