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程思慕沈鹏by月夜霏晗小说_思慕思君思流年无广告

发布时间:2018-11-05 18:34

《思慕思君思流年》是由“月夜霏晗”所著,故事的主角是程思慕、沈鹏,沈鹏心里有火发不出,才三年时间,这个女人就把他忘的干干净净,看似程思慕天真无邪的外表下藏着一个鸡贼的心。

思慕思君思流年小说_程思慕沈鹏在线阅读

第一章:

S市。

临近正午,正是日头最烈的时候,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程思慕正费力的拖着那婚纱大裙摆在街上跑。

好不容易找机会逃了出来,谁知道一路都拦不到车!总不能留在原地等着追兵来吧?程思慕只能自认倒霉,靠两条腿撒丫子狂奔。

正当程思慕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突然被一队训练有素、整齐划一的军用悍马车队给团团围住了,而且每辆车的顶棚都缓缓打开,霸气的升起了一排排机枪对准了她。

随后,车队里下来一排气势昂扬的军人举着枪向她逼近……程思慕彻底傻眼了。

她不就是逃个婚嘛,至于派武装部队过来抓嘛!还拿枪对着她!至于么?

程思慕心里是真的很想吐槽,不过,当一个人被抢指着头顶的时候,谁都知道当务之急是保住自己这条小命。

向来遵循“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一重大原则的程思慕把自己内心的狂躁完美的掩盖了下去,脸上堆起一脸狗腿子的笑容,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说:“各位长官,误会!都是误会......其实我就是觉得屋子里太闷,出来溜达溜达,呵呵......”

然而向来铁血严肃的军人们没有丝毫要跟她客套寒暄或者解释的意思,直接来了两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毫不怜香惜玉的把程思慕两条胳膊掰到了背后,然后狠狠地把她推进了中间那辆悍马内,气得她直对着空气比中指。

可是当她抬头看到车厢内她正对着的那个男人时,却一时忘记了挣扎。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她向来自诩为一个不看重皮相之人,她的几个哥哥各有各的帅气,她自以为从小到大都免疫了,从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为一个男人的容颜而惊艳。

他的眉眼,他的轮廓,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在一身军装的衬托下更显得他气质出众,一身正气中透着上位者的威严,让人在他面前不自觉的感觉低了三分,不由自主的变得收敛起来,但是却又不会因为过于凌厉而害怕。

就像是收了锋芒的刀刃,透着两分淡淡危险,但威慑力依旧。

程思慕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一个人的气场压制。

他忽然转过头来,他那狭长而乌黑的双眸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疏离,却偏偏又有灼灼光华隐藏其中,吸引着人不由自主的沉溺其中。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他这样子看上去就好像……开心中带着愤怒?

这是什么复杂的情绪!

程思慕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探究对方情绪的时候,先搞清楚什么状况才是正经事。

“你们是谁?干嘛抓我啊?”

只见那男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嘴唇轻启吐出一个字:“走。”

走?走什么?走是什么意思?程思慕正想着,就听见一阵踩油门的声音,整个车队都灵活的动了起来。

敢情这话不是对她说的,人家压根没打算搭理她!

程思慕的火气顿时涨了三分,十分不满的说:“喂!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

回答她的依旧只有一片沉默和那男人冰冷的双眸。

第二章:

沈鹏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程思慕,明明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却让程思慕从一开始的愤怒转变成莫名其妙的心虚。

他看她的眼神怎么那么的……一言难尽呢?最主要的是充满控诉,搞得好像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儿似的。

被他盯得十分不自在的程思慕只能故意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吼道:“你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

沈鹏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微微扬起,居高临下的上下打量起程思慕来。

是她没错。

是三年前的那个女人没错。

她的外表本来就是那种人畜无害的清纯型小女生长相,和她的性格、行事作风截然相反,极具欺骗性。而化了新娘妆的她,少了几分清纯,多了几分妩媚,再对上她那双亮晶晶的犹如璀璨星河般的眼睛,更是让人一见心跳就漏了半拍。

不得不承认,她穿上婚纱的样子,很美。

而这种美,是因为她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沈鹏的视线忽然沉了沉,一种难以言喻的愤怒涌上心头。

她竟然……她怎么敢?

程思慕感觉到了沈鹏身上散发出来的越来越凌冽的气场,还以为是自己刚刚的态度触怒了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不自觉的将目光移到窗外,避开了沈鹏的视线。

这一看她就发现,他们既没有往回走,也没有往教堂那边走。所以说,他们既不是抓她回家的,也不是抓她去结婚的,那他们干嘛抓她?

程思慕忍不住再度开口,不过这次她学乖了,态度转变了一百八十度。程思慕眨巴着她的大眼睛,用轻松愉快又天真无邪的语气问道:“那个,这位……解放军叔叔,咱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呢?”

她这话说完,一直面无表情的沈鹏终于有了反应。他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说:“不好意思,我没你这么大的侄女。”

一句话就把程思慕噎住了,她捏紧了拳头,好几秒钟后才把自己的假笑憋回来。

大人不记小人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忍!

“那首长,行了吧?麻烦您大发慈悲回答小的这么一个小小小小的问题,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呢?”程思慕再次假笑着问。

沈鹏这次却没有理会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开口道:“身份证,户口本。”

“啊?”程思慕愣了一下,过了几秒钟才意识到沈鹏是在叫她把她的身份证户口本拿出来。

程思慕有些无奈的说:“长官,你看我穿的这身衣服,有能放东西的地方吗?有谁逃婚的时候会左手拿着身份证、右手捏着户口本的逃啊?”

逃婚?

沈鹏闻言轻轻抬眼,看程思慕的神情十分真诚,不似作伪,他心里那种莫名的愤怒和烦躁顿时消弭了不少。

“你叫什么名字?”沈鹏再度开口问道,连他自己都没意思到他这次说话的语气相比之前柔和了不少。

“啊?”程思慕又愣了一下。

所以说,他们压根就不知道她是谁?那为什么要抓她?

第三章:

“长官,您是不是抓错人啦?我是个绝对的一等良民!平时热心公益,乐于助人,遵纪守法,连个红灯都没闯过!”程思慕语气真诚的说,“您们一定是抓错人了,要不您再多看小的两眼?哦对了,今天这新娘妆可能有点浓,要不我卸个妆再来?”

沈鹏压根就没有搭理程思慕的碎碎念,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等程思慕说完之后,沈鹏才再次缓缓开口道:“说,你的名字。”

程思慕不由得长大了嘴巴。

这感觉......简直就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糖上,让她的拳头失去攻势不说,棉花糖的软绵绵还把她的力气都抽干了......

“好吧,我知道我今天逃婚的行为不是很道德,需要被谴责。可是我的首长大人,逃婚不犯法吧!更何况我的逃婚对象又不是您老人家!您就这样把我抓起来不合适吧?这是非法圈禁!我抗议!我有权保持沉默!我要维权!我要投诉!”

程思慕再度咋咋呼呼的说了一大堆,沈鹏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等她说完以后,沈鹏又再次缓缓开口道:“说,名字。”

靠!

要不要这么高冷!

说话台词还一次比一次少!

毛病!!!

程思慕在心里气得牙痒痒,可是……偏偏眼下这情况她明显处于绝对的劣势,不低头不行啊......

程思慕深吸了一口气,把她捏紧了的小拳头慢慢松开,然后脸上挂起一副温和的笑容,说:“报告首长,我叫......箫白杏。”

对,没错。

她就是一个单纯善良、普普通通的小(箫)老百(白)姓(杏)。

对于程思慕终于配合的交代,沈鹏也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拿起手机打下“箫白杏”三个大字拿到程思慕面前晃了一眼,然后问:“是不是这几个字?”

程思慕随意的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肯定的说:“对对对,就是这个。”

沈鹏眼皮都没抬,把手机伸到前排的人面前晃了一下吩咐道:“查。”

坐在前排副驾驶位置的一个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军官立刻打开了他手边的笔记本电脑,对着键盘噼里啪啦一阵狂敲,然后迅速用公式化的嗓音说:“全国叫这个名字的有一万八千三百五十二人,其中在20到25岁年龄段、性别为女的有二百七十八人。经过面部比对,没有人与这位小姐的面部特征相符合。”

程思慕:......

两百七十八人呢!!!

这人眼睛是镭射机关枪吗?扫一眼就能发现她不在其中了???

“长官,这么多人呢,要不您再看看?其实我......”

程思慕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男子打断了,他十分笃定的说:“这种程度的数据,两秒钟的时间足矣。我的判断不会有错。”

程思慕不满的撇了撇嘴,现在的男生都这么臭屁的吗?等她脱下这身婚纱,把他打得满地找牙也只需要两秒钟的时间足矣!

哼!!!

程思慕吸了一口气,干脆胡搅蛮缠道:“我前不久整过容!”

沈鹏闻言依旧面无表情,仿佛她说出什么话来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似的。

毫不意外的,沈鹏的嗓音再次响起。

“检查。”

依旧是那个白净小生,他回过头来认真仔细的打量了程思慕一番,然后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报告!没有发现这位小姐脸上有整容的痕迹。”

沈鹏:给你一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程思慕:......

哪有他这样一本正经的拆穿她这明显的谎言的啊!还有,前面那个谁的眼睛是激光眼加人工智能吗,扫一扫就什么都知道?

行,算他们狠!

第四章:

程思慕咬牙切齿的胡搅蛮缠道:“其实呢,事情是这样的。我......我失忆了!但是呢,我知道我自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所以我就给自己取名为箫白杏,户口还没来得及上,所以暂时还查不到,嘿嘿......”

沈鹏继续冷冷的看着她,问:“什么时候失忆的?”

“额,就不久之前。”程思慕胡乱答道,“我莫名其妙一睁眼,发现我自己居然穿着婚纱化着妆,这种感觉好怕怕。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能就这样结婚呢?不行,我得找回自我!所以我就跑出来了,然后就遇到首长您了,嘿嘿。”

沈鹏闻言终于有了反应,居然还点了点头,说:“好吧,那我就原谅你。”

程思慕内心:??????

她的表情管理系统快要崩溃了,脸上的假笑完全维持不住,程思慕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疑惑不解的看着沈鹏。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然后,她就看到沈鹏继续面不改色甚至还十分理直气壮地说:“你就是从跟我的婚礼上逃跑的,现在真相大白了,我也原谅你了。我们现在就去继续婚礼吧。”

程思慕内心:......

骗谁呢喂!

老娘的逃婚对象是沐清辰,才不是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葱油绿男!!!

程思慕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了这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不,准确的说,她第一次有了这种“无力感”。

她真的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说起谎话来居然这样脸不红心不跳的,简直......简直就跟她一样......

感觉到程思慕气势上已经明显的败下阵来,沈鹏终于不再陪她胡搅蛮缠,举起双手十指交叉于胸前,一副懒洋洋却又带着绝对威严的样子,缓缓开口说:“玩了这么久了,该说实话了。否则的话.....”

他的话没说完,但程思慕却莫名觉得被他的气势压得心下一惊,脱口而出的老实交代道:“程思慕。我叫程思慕。”

说完以后,程思慕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怎么就这样说出来了呢?

程思慕啊程思慕,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出息了!

沈鹏对此似乎觉得理所当然,继续面不改色的对着身后的人吩咐道:“查。”

还是那个白净斯文的小哥,举起手机打起“程思慕”三个字给程思慕看了一眼,见程思慕无力的点了点头确认之后,又对着电脑键盘噼里啪啦一阵狂敲,最后点了点头,说:“报告!查到了,情况属实。”

沈鹏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说:“英哲,把她的所有资料调出来整理一下给我。文昊,把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全部挂失然后加急重新办理,两个小时之内送到。”

“是!”车内的无线电通讯传来两声洪亮的回答。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程思慕心里现在已经化身成了十万个为什么,可惜沈鹏一点儿帮她解惑的意思都没有。程思慕气鼓鼓的将头扭了过去,所以没看到沈鹏微微勾起的嘴角。

第五章:

就这样一直到下车,程思慕踏入军营的那一步,看着眼前守卫森严的军事基地,她清晰地意识到:完了完了,像这样重兵把守的地段儿,她怕是逃不出去了。

于是,自暴自弃的程思慕索性扯着嗓子狂吼起来:“救命啊!绑架啦!杀人啦!夭寿啦!无良军官残害普通老百姓啦!!!”

结局也当然是显而易见的。

沈鹏听了她的话没忍住太阳穴跳了跳,恶狠狠地往程思慕的方向看了一眼,站在她旁边的军官立刻吓破了胆子似的慌忙捂住了程思慕的嘴。

“嗯......”一声闷哼传来,这位兵哥哥的手就被程思慕咬了两排牙印。

不过,有专业素养的兵哥哥就是不一样,即使被咬了也只是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手上的力气可是一点儿没松懈,还顺势制住了程思慕的两只手以免她进一步反抗。

程思慕心里一阵苦闷,她都想要当场撕了她这身讨厌的婚纱了......逃跑的时候不方便,打架的时候更不方便!

这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事儿还真不是她的风格啊!她向来是用拳头说话的好不好!

就在程思慕暗暗叫苦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这是哪里抓回来的疯婆子?”

程思慕抬眼看去,一个身穿军装、短发齐肩的女士官正皱着眉头打量着她,眼神里透着浓浓的鄙夷和厌恶。

不过下一秒,当女士官的视线转移到沈鹏身上时,顿时化作了满满的欣喜,她喜笑颜开的上前行了个军礼,说:“你回来啦。”

那语气,那神情,活脱*脱就是个独守空闺苦苦等待丈夫归来的妻子在见到丈夫回家时的样子。

不过沈鹏的反应就没那么热情了,他微微颔首作为回应,随即将目光转向程思慕,说:“跟我来。”

程思慕还没动,那女士官就率先跟了上去,结果沈鹏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那女士官说:“辛琪,你去让食堂准备点儿吃的。”

“好!”听到沈鹏的吩咐,辛琪立马两眼放光的应了下来,然后一脸幸福的跑掉了。

而程思慕则是被沈鹏带到了审讯室,他屏退左右后,缓缓坐到了她对面,面无表情的开始盯着她看。

程思慕虽然不明所以,却也不甘示弱的回瞪了回去。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儿的对望着。在这种时候,似乎谁先打破沉默谁输啊~可是,看着看着,程思慕就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有些不受控制的往上升了……这个人的眉眼,总觉得有几分熟悉……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他呢?

不,不对,像他这样长相惊为天人、气质非凡出众的人,只要见过一眼就不可能会忘记的。

应该,只是她的错觉吧……长得好看的人的眉眼,都会有些相似的。

程思慕摇了摇头。不行,不能再这样和他对视下去了,要出事情的好吧!这种禁欲系的男人,很危险呐……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