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骄傲如你梁云止傅行歌by唐微微小说无弹窗

发布时间:2018-11-05 18:34

《骄傲如你》是由“唐微微”所著,故事的主角是梁云止、傅行歌,傅行歌觉得自己和梁云止相比,就好比萤火与皓月,她是那么的不起眼,可是梁云止偏偏相中了她,还死缠烂打,不同意就。。。

骄傲如你小说_梁云止傅行歌在线阅读

第一章: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傅行歌都确认自己不可能喜欢梁云止。

因为她从小就是比较好强的性格,看到优秀的人,她会努力追赶超过对方,然后比对方更优秀。

像梁云止这种,才十七岁就在这所全国排名前三的大学里面读研究生并且做教授助理的男孩子,她不可能会喜欢的。

她如果对他感兴趣,那么一定是因为她想超越他,而不是因为她对他心生仰慕。

绝对的。

其实,与周围的同学相比,傅行歌算是年龄小的了。她考上大学的时候,还差三个月才满十八岁,而且她是上海市的高考状元,怎么说也算是天才少女那一类的。

九月的京城天高云碧,这座融合了人文历史厚重感和现代科技时尚感的大都市,车辆和高楼都多得可怕,从出租车下来的时候,傅行歌就听到旁边一个由父母陪同前来报到的女孩悄声惊叹:“哇,京城真的好大呀。”

傅行歌来自著名现代都市海城,每年的假期几乎都是在全球的各个著名都市度过,所以她并没有这种土包子进城的感觉。不似很多新生拖着各种行李需要人接送,她的行李早通过快递寄送到学校,她独自一人,只带了一个背包,休闲得就像只是随便下个楼。

但傅行歌很引人注目。她身高一米七,身材比例极其完美,腰细腿长,肤若凝脂,长发乌黑,五官精致,尽管只穿着普通的白T恤和蓝牛仔裤,但整个人充满了高级感。她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来报到的大学新生,反而有点像走错了地方的某个少女名模。

“哇,那个女孩好像明星。”

“是哦,气质真好。”

傅行歌听到这两句的时候,心里并不得意。为了掩饰太过招人的容颜,并不近视的她特意戴了一副样式老气的黑框眼镜,然而还是不能完全掩饰她的美貌,反而给她增添了几分俏皮可爱感。

“嗨,你好。”忽然两个手拉着手的女生跑了过来,笑容里满是惊喜,“我们是来这所大学参观的游客,请问你是倪妮吗?能和我们合个影吗?”

“你好。我叫傅行歌。抱歉。”傅行歌冷淡地开口拒绝了,并无视那两个女生眼睛里破碎的期待,转身离开。

“不是吗?明明长得好像呀,而且比照片还漂亮……”

“傅行歌?名字也好特别呀……”

傅行歌像没有听到女孩们的讨论一般,眸光如潭,脸色冷漠。

母亲说,不要过分在意自己的美貌,但也不要小看自己的美貌,美貌是美好世界的通行证之一,傅行歌觉得母亲说得有道理。

但傅行歌心底是明白的,比起美貌,她更希望所有人都承认她的聪慧与理智。

“嘿,你看那个女生,好漂亮。”

“会和我们一样是新生吗?”

“别看了。这么漂亮的女生,肯定有男友,轮不到你。”

“可以挖墙脚嘛。”

“就你这酸样,挖得起吗?”

排队办入学手续的时候,傅行歌又听到了旁边几个男生在悄悄地议论自己。

傅行歌很多普通的生理能力,比如视力、听力、反应能力等等,都像她的智商一样比常人高出许多。她一直是个完美的孩子,她也将成长为一个完美的成年人。她无愧于她的母亲精挑细选才选择了她的父亲来决定她的出生这件事。

她想她也会有一个完美的人生。

男友?那是什么东西?爱情?那是什么鬼?是人生必需品吗?

第二章:

“哇哦,那边帮忙收表格那个学长也好帅。”除了悄悄议论傅行歌,女生们还在悄悄讨论在帮新生填写资料的接待咨询处的一位学长。

傅行歌同样听到了这句议论,但是她一眼都没有看过去,要看美貌,看自己就好了,何必费时间去看别人?

她在回复母亲的信息。

母亲问了一些行程琐事,又问傅行歌是否能在大一结束的时候,拿到世界排名前十的常春藤学校的全额奖学金。

傅行歌想试一试。所以她在搜索相关的资料与流程,准备以最快的速度投入其中。

她智商高又聪慧,但不努力的话,也不可能事事都做到完美的。

她是一个对自己有高要求的人。

“嗨,学妹你好。我是物理系的苏屿安,这是你的报到单。填写了之后,请到左边办公楼一楼第二个办公室交纳学费。”苏屿安是一个戴着无框眼镜的男生,个子只比傅行歌高一点点,丹凤眼、薄嘴唇,长相还算周正,若非他对女友要求太高,大概也不会是单身。按照学校惯例,一般来做接待新生工作的学长们,大多是为了结束单身才想先行结识单纯的小学妹的。苏屿安也不例外,快毕业了,不谈个恋爱怎么行?

这一届的学妹水准很高,不但有真学霸,还有真美人。他一眼就看到了在人群中低头看手机的傅行歌。

“这位可爱的学妹,我这会儿正好有空,我可以带你过去。”原本站在苏屿安后面帮忙收表格的顾延之,也在第一眼看到傅行歌时,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便像满天星光被点亮一般璀璨。

身为一个和苏屿安一样长着丹凤眼,却比苏屿安长得好看的富二代,顾延之根本不必借这种接待新生的机会来结识新学妹,每一年不是都有长相性格都不错的学妹向他表白吗?他今天是被苏屿安拉着,才勉强来压压场子,免得新生们都说没有帅气的学长可以倒追,丢了他们学校的脸——总之,顾延之完全没有想到,新生里会有一个傅行歌。

顾延之觉得,傅行歌像个发光体一样,从此点亮了他的眼睛里所有的光源。

傅行歌怎么个特别法呢?

长相?当然是特别漂亮。

气质?当然是特别好。

现在的学妹都比以前的会打扮了,又有整容技术,漂亮的学妹不少,顾延之是知道的。比如他的那些富二代女性朋友们,老爹给力找了漂亮老妈,再加上整容手术修整修整,还真就没有长得不好看的。

但是,像傅行歌这样,既漂亮又好看,既有气质又高雅冷艳,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为何就让他的心脏一紧,猛然乱跳的女孩子,在这二十一年来,他还真就只碰到了傅行歌一个。

听说,爱情是个鬼东西,它来的时候,是完全不会和你打招呼的。

顾延之觉得,他的爱情,好像真的来了,就在他看到傅行歌的那一瞬间,猝不及防,电光石火,就像你本来只是打开衣柜去拿一件外套,却完全没想到你根本没在意的某件衣服忽然撞进你的视线,并且和你的身体产生了静电反应,“噼啪”一声,全身都像过了电一样,短暂,快速,却穿透了每一个细胞。

第三章:

“不用。谢谢。”在顾延之伸过手来,正要帮傅行歌拿她的背包时,她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他。她的手皓白纤长,像带着光芒。顾延之的目光简直已经无法从她身上离开。

“知道美女为什么普遍脾气都不好吗?因为她美到爆炸呀。”苏屿安笑着打趣吃了瘪的顾延之。

“看着。”顾延之拍了拍苏屿安的肩膀,露出了一个自信帅气的笑容。笑话!在这个学校里,还有他顾延之搭讪不上的女生吗?

“嘿,请问漂亮的学妹,知道图书馆怎么走吗?”顾延之迈开长腿追上了傅行歌,并使用了他惯用的搭讪伎俩向她搭讪。他是学长,她是新生学妹,他这明晃晃的搭讪,学妹不觉得好气也觉得好笑吧?就算她不觉得好气也不觉得好笑,只说不知道,他也可以说他知道,他带她去认识呀。一般的学妹听到帅气的学长问图书馆的位置,就算是为了显示经常去看书也会表示关心的。

然而,傅行歌只是看了顾延之一眼,随后便面无表情地错过他继续往前走。

声都不吭?

顾延之明显愣了一下。他真的是生平第一次吃这种瘪!他性格开朗,长得帅气,家里有钱。最要紧的是,他对喜欢的女生十分大方。更更重要的是,他自己就有大方的能力。尽管现在才大三,但顾延之已经在外面自己弄了个公司开始赚钱了。他自己创业开公司挣钱也就算了,他在学校的功课还很好,虽然经常逃课,但是从来不挂科,也是能拿奖学金那一挂的。

他这种男生怎么看都是大学里最受欢迎的男生类型,可傅行歌根本理都没理他。

在傅行歌之前,顾延之有很多搭讪女生成功的经验。

所以,这也是顾延之第一次搭讪女生的时候,被人当众忽视了。

听到身后的损友苏屿安哈哈大笑出声,顾延之耸耸肩膀,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可他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了傅行歌气质冷漠的背影。

好吧,哪个长得这么漂亮气质又如此特别的女孩不高傲呢。

可是,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女孩的高傲就是与别的女孩的高傲不一样呢?他中了她的邪了?

直到傅行歌的背影消失,顾延之才回到了苏屿安旁边,拿起刚才那叠登记表格,翻到了傅行歌的那一页,拿出手机,“咔嚓咔嚓”,把傅行歌填写的所有资料都拍了下来。

——傅行歌。

——出生日期1992年11月7日,籍贯海城,大一化学系。

——女生宿舍3号楼504。

她的字也写得很好看。与普通女生的娟秀字迹不同,傅行歌写的漂亮的小楷像从书法字帖上拓下来的一般,非常完美却又冷冰冰的,有些缺乏温度。

那时候顾延之还不知道,傅行歌是一个让他第一次发现了爱情真的存在的女生,她会在将来的几年里,冷漠狠绝地将他的心挖掉一块,他差一点儿终其一生都没能让伤口愈合。

第四章:

傅行歌是在整理宿舍床铺的时候听到梁云止的名字的。

傅行歌不属于那种在集体生活里受欢迎的人。她性格冷漠,头脑又太聪明、太过理智,任何一件事情她都能通过理性精密的计算,找到于她自己最有利的处理方法与方式,然后一一去实行。她因此而显得有些不符合她年龄的刻板与冷漠——她自己也是承认的:她一点都不像一个十七岁的单纯女孩子。

别的十七岁的女生会讨论自己喜欢的明星,会讨论时下流行的电视剧,讨论彩妆与时尚,讨论班上的男生,讨论讨厌的老师。

但傅行歌不讨论这一切。似乎除了功课,她对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所以,从小学开始,她就没有什么朋友。但是她并不觉得孤独。不,偶尔她也会觉得孤独,但是她已经会享受这种孤独了。

人生毕竟都是孤独的旅程不是吗?

刚上大学又恰巧分进同间宿舍的四个女生,除了傅行歌冷淡着一张脸在收拾行李,大家都笑容满面地互相介绍,身材娇小的娃娃脸女生说:“大家好,我叫田小恋。东北人里少有的小个子,大概是因为在南方长大,吃的东西不同吧,嘿嘿嘿。我从广州来的。”

另一个有些高壮的女生比较大方得体地说:“你们好,我叫陆瑞瑞,来自青岛,以后请多关照。”戴着眼镜的女孩看起来有些土气,但性格很开朗:“大家好,我是谢安慧,来自河南开封,在黄河边儿上喝黄河水长大的。大家不要被网上说的河南人最坏吓到了,我不是坏人,真不是。”

田小恋听谢安慧这么说,率先笑了起来:“哈哈,你真幽默,网上骂东北人的也不少呀,不介意那些的,咱们有缘分到一个宿舍,就会是好朋友。”

“是呀是呀,谢谢你。”谢安慧有点儿自卑,但她还是大着胆子问一直没说话的傅行歌,“嗨,你来自哪儿呀?”

“上海。”傅行歌淡淡地回答了两个字,然后在三个女孩很一致地觉得“上海女孩呀,难怪这么高傲”的眼神里,她又加了一句,“我叫傅行歌。”

“傅行歌呀,这名字好特别!”田小恋最先对傅行歌露出了笑脸,还向她伸出了手,“行歌你好,我是你的下铺田小恋,万一你睡觉掉下来了,我负责接着你,哈哈哈。”

“谢谢。但是我睡觉不会掉下来的。”傅行歌选择上铺的原因是更清静,不必因为与人眼神接触而被迫与人交流。

“哈哈哈,开玩笑的啦。不过我们以前的宿舍里,真有人掉下来过,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床板一下塌了,她连人带床掉到了下铺上,幸亏下面没人,要不然……”田小恋显然是个话痨型的女生,她叽叽喳喳地开始说高中时候的事情,于是除了傅行歌,其他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

傅行歌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努力地在心里把她们话里那些没用的信息给清理掉。她在考虑要不要和母亲商量一下,在学校外面租一间单独的房子。

第五章:

傅行歌打消了自己出去租房子的念头,是因为田小恋忽然提起了梁云止。

“我是为了梁云止才来这个学校的。他是我们学校的天才,比我还小两岁呢。高一的时候我们同班,可是高二的时候他就考来这里上大学了。我是拼了老命了呀,学到现在才考上……天才果然和我们不是同一个物种啊!”田小恋也不知道聊到了哪儿,忽然一再地提起梁云止这个名字。

“梁云止?谁呀?比我们还小两岁的话,那不是现在才十七岁,还没成年就已经来上大学了?”谢安慧有点儿不相信地问田小恋。

“来的时候才十五岁不到!就是还没成年呢!不过我听说他已经成为教授的助教了,研究生都快毕业了哦。”

“都快研究生毕业了?天哪!我还以为我已经是学霸了。这天才少年长得怎么样?”陆瑞瑞也好奇起来。

“长得当然很好了,完全是超级完美的男神,不然我怎么可能为了看他拼命考来这里?我跟你说啊,跟梁云止比起来,谁都不可能是学霸。”田小恋语气里难掩自豪,“这世界上除了梁云止,我不承认谁是学霸。”

就是田小恋这句话引起了傅行歌的注意。

从小傅行歌都是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能把功课掌握得好好的。不管考什么,不管什么时候,她的成绩永远是第一名。

傅行歌是从小被人称为天才少女的那一类女孩子。

从五岁开始,母亲每年都会带傅行歌做智商和心理测试。智商测试显示她的智商高达190,各项生理能力,比如听力、视力、反应能力也比一般人优秀,总之她是个天才少女没跑了。

在心理性格测试方面,傅行歌每年会有些变化,但是有一项却是不变的,那就是她的内心要强而高傲。当时有位资深心理学家在给她做完测试后说,她的这个性格特点有可能会影响她将来的感情生活,因为性格高傲又太过倔强,通俗一点说,就是情商不太高。

傅明奕是个完全有着自己的自由意志并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她对医生的结论不置可否也并未在意。感情这个东西,理智处理就可以控制得很好。而高傲和要强与她的性格再相像不过了。她很开心有一个比自己更聪明,但性格与自己相似的女儿。因为这正是她想要的。

傅行歌也一直没觉得自己的高傲和要强会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什么坏影响。她智商高,为人警醒,而且遇事极其理智。下意识地用理智分析并规避风险已经成为她的本能。

如果说这过分要强的性格会给她带来什么烦恼,那就是她有点精神分裂,既不想自己太过引人注目,又总想追赶优秀,成为最优秀的人。

除了梁云止,不可能有别的学霸?

傅行歌是真心不服气。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