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冬百里翰小说全文阅读《一夜情深娇妻有点甜》

发布时间:2018-11-06 09:06

夏冬百里翰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一夜情深娇妻有点甜全文在线阅读,一夜情深娇妻有点甜是作者迟小宴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夏冬百里翰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一场意外,她和他睡了一夜,她如愿以偿的借了个种。 谁知道,第二天他竟然全城通缉她。 “拜托,百里先生,我只不过是借个种,你至于的登电视报纸全城通缉吗?” “你,要么打掉孩子,要么让我宠你一辈子。”百里翰如是回答。 夏冬从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我真的只是想借个种而已……早知道这样不借了!” “可惜,晚了。”百里翰邪魅的笑着。

一夜情深娇妻有点甜

第1章 流言蜚语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夏冬还是老处女?”

“你是新来的,当然不知道,她是老处女这件事,在咱们公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夏冬刚走进洗手间,就听到这么火爆的话题。

“你说,她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谈恋爱,是没人要,还是有什么问题?”

夏冬眉头一跳,二十四岁,她很老么?

另一人不屑地说道,“听说她最近在四处相亲,一副赶紧将自己嫁出去的样子,不过像她那种女人,有哪个男人敢要啊?”

“有八卦!快说快说,她到底怎么了?”

“她呀,听说从小就没了父母,还住了一段时间的孤儿院,最后被姨妈接回了家,像这种家庭出来的女人,有几个是正常的?说不定她还心理变态呢!还说不定她不喜欢男人,喜欢女人,所以相了这么多亲,还是没有嫁出去!小西,你可要小心点儿,我看她最近和你关系不错,不会是对你有意思吧?”

“啊,不是吧!好恶心啊!”

隔间里的两人同时叫着“好恶心”,根本不知道被她们八卦的对象已经将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她不过是对新同事友善了一点儿,哪里就像她们说的那么猥琐了?这些女人吃饱了没事干是不是!

罗西和陈丽从洗手间里出来,还在嘲笑着夏冬,不料抬头就看见夏冬双手抱臂,笑意盈盈地看着她们。

“齐,夏冬……”

夏冬笑得异常灿烂:“你们也在,好巧啊!”

“是,是啊,我们已经好了,先走了……”

夏冬笑眯眯地挥手,“慢走,不送。”

刚说完,就听到“砰砰”两声,穿着高跟鞋的罗西和陈丽狠狠地摔倒在地板上,陈丽痛得不顾形象大吼:“是哪个混蛋把洗手液倒在厕所门口了?”

“哎呀,你们没事吧?我就说让你们慢慢走嘛,看,现在摔倒了吧。”夏冬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挣扎的两人,冷笑道,“走得太快,当心会摔跤,同样,话说得太多,也要当心闪了舌头!”

自己不过是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到底哪里碍着她们了,偏偏要将她说得那般不堪!

夏冬郁闷地坐到吧台边,随手拿起酒杯喝了几口,直到脑袋开始发晕,她才想起自己不能喝酒,只要沾一点酒就会醉,从小到大,姨妈都禁止她喝酒,今儿个一郁闷,她把这事忘记了。

头越来越晕,眼前的人影都变成了多重,她想给好姐妹打电话,但是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挎包。啊,挎包好像被她忘在聚会的包厢里了,夏冬恍惚地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包厢走,脚下一个趔趄,跌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屁股好痛,夏冬皱了皱眉,迷茫地看着周围好多人头晃动,伸出手指笑呵呵地数着:“一头,两头,三头……”已经彻底醉掉的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具有多大的诱惑力。

乌黑的长发高高地挽了起来,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因为跌坐在地的缘故,她身体微微前倾,被吊带裙包裹的高挺的柔软几乎要呼之欲出,一条深深的沟壑引起人的无限遐思。修长的玉腿毫无掩饰地暴露在灼热的空气中,再加上她微微眯着的双眼,无意识地舔着干渴的红唇,浑身都透着撩人的妩媚。

百里翰一走进大厅,就看到坐在地上的夏冬。

她很美,性感得无与伦比,却又带着纯真迷茫的神情,就像是天使与魔鬼的矛盾融合,浑身透着神秘的魅力。但是他却全然不感兴趣,收回视线,在吧台坐了下来,调酒师立刻迎了上来,用最快的速度给他倒了一杯酒。

修长白皙如艺术家般的手端起了酒杯,刚喝了一口,身边的空位上已经多了一个人。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闷酒,你不是要向苏云芊求婚么?”

百里翰抬眼看了看身边笑容不羁的邵天晟——自己的好友,同时也是这家酒吧的幕后老板,冷冰冰地说道,“她拒绝了。”

第2章 服务太好了

“为什么?难道她变心了?”

百里翰冷眼看着他,“为什么你不猜测是我变心?”

邵天晟耸了耸肩,“比起相信你变心,我还不如相信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像你这种感情单细胞动物,怎么可能做出变心这么复杂的事情!”

百里翰唇角一哂,“连你都不相信我会变心,难怪她会那么笃定我会等她。”

“等她?”

百里翰又要了一杯酒,“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邀请她去英国,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刻她才告诉我,让我等她五年。你说,她是不是太狠心?”

百里翰抬头看着邵天晟,眼神犀利而沉冷,但邵天晟却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几分心伤。百里翰和苏云芊是青梅竹马,正式确认恋爱关系已经一年多,邵天晟知道自己的好兄弟为了向苏云芊求婚,精心准备了很久,没想到换来的是她出国的消息。

“别说她了,来,我们喝酒,我们兄弟俩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地大醉一场了!”邵天晟打了个响指,示意调酒师拿出一瓶他珍藏很久的红酒。

百里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邵天晟拍了拍他的肩膀,“有酒有美人才痛快,你看那个女人,很漂亮吧?有没有兴趣?”

百里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的是刚才坐在地上的夏冬,她已经被一个男人扶到了沙发上,那男人将她搂在胸前,笑得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百里翰皱了皱眉,“除了云芊,我不会碰其他女人。”

邵天晟不怀好意地盯着他身体某处,“苏云芊要在英国待五年,难道你就做五年和尚?你自己能忍,‘它’也能忍?”

百里翰皱了皱眉,刚要说话,听到“啪”的一声巨响,循声望去,夏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发疯般捶打着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王八蛋,居然吃我豆腐,看我不挠死你!”

邵天晟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一只小绵羊,没想到是一只小野猫,有趣!”

百里翰淡淡收回视线,似乎并不感兴趣。

邵天晟本来想替他找些乐子,消除他的烦闷,没想到他根本不上心,顿时觉得有些无趣了,看了看醉得摇摇晃晃,在人群里乱窜的夏冬,心里一动,突然想了个好主意。

百里翰没喝几杯酒就醉了,邵天晟让人将他送到VIP休息室。

邵天晟在角落里找到捂着额头醒酒的夏冬,彬彬有礼地微笑,“小姐,我们酒吧每晚都会选出一名幸运者,幸运者将得到我们酒吧送出的客房服务,恭喜您成为今天的幸运者。”

夏冬已经清醒了一些,本打算再坐一会儿就回包厢找同事,没料到自己这么好运,愣了愣,“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中奖……我是说,谢谢你,不过不用了,我的朋友们都在118包厢里面,我要去找他们了。”

“我觉得以您现在的状况,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再去跟朋友会合,会更适合一些。”

夏冬明白过来,自己刚才醉酒的时候,不知道闹出了什么事儿,现在头发和衣服都有些凌乱,如果这个样子出现在同事们的面前,还指不定被他们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呢。

“那好吧,能不能麻烦你跟我的同事说一声?”

邵天晟笑着应承,又将VIP休息室的房卡递给她,“美丽的小姐,祝您有个愉快的夜晚。”

“谢谢。”夏冬感叹,这家酒吧的服务还真是好。却忽略掉了邵天晟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

夏冬用房卡开了门,房里的灯似乎都坏掉了,不管她怎么按,灯都没有亮,反正是中奖,也别计较那么多了。

她摸索着前行,脱了鞋子扑上床,没有感受到软绵绵的床垫,摸到的是热乎乎还硬邦邦的东西,这是什么?

她又摸了摸,似乎是胸膛,额,还有两颗小突起,吓得她赶紧跳下床,老天,床上竟然躺了一个男人!

夏冬被这么一吓,酒劲全部都过去了,心脏砰砰直跳,这家酒吧的服务也太到家了吧,居然还为中奖的客人提供牛郎服务。

第3章 生个孩子吧

不过她不需要,一点都不需要!

夏冬刚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她现在一身凌乱,回到包厢肯定会被他们嘲笑,要不,就凑合一晚?她可以睡在沙发上。

借着月色找到座机所在的位置,压低声音拨打到家里,“姨妈,我是夏夏,我今晚住在思琪家里,不回去了,您早点休息吧。”

“夏夏,你李阿姨又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明天在老地方见面,你别迟到了。”

夏冬头疼地揉着太阳穴,“姨妈,我说过很多遍了,我不想相亲,也不想结婚,你能不能别再逼我。”

“那怎么行,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家庭,你看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谈谈恋爱了!要是你妈妈还在,也一定希望早点看到你结婚生子的。”

“好了好了,姨妈,我要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呢!”

“别忘了中午和人家见面啊!”

“知道了!”夏冬敷衍了两句,赶紧挂断电话。

相亲?当然不去!

相亲是为了结婚生子,可是她一点都不想结婚,至于生子,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夏冬想起叶思琪家里可爱的小宝贝,可爱的嘟嘟脸,肉呼呼的,每次看到宝宝的笑脸,她都觉得心情大好。

夏冬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要不,生个孩子吧!

夏冬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可行,再算算日子,她刚好处于危险期,床上又躺着现成的男人,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长相,但是既然人家是牛郎,肯定不至于长得难看。那就不用担心他的基因问题了。

简直是天赐良机。

夏冬清洗了一下,然后爬上了那张大得离谱的床,双腿一跨,便跨坐在百里翰的身上。

身下的男人似乎被压得有些不舒服,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

夏冬双手合十,碎碎念,“这位先生,我只是想借个种而已,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惹出麻烦的。我将代表我们全家感激你的慷慨行为。”

她将他腰间的带子扯开,白色的浴袍随着她的动作缓缓分开到两边,淡淡的月色下,依稀能看出他的胸膛精壮结实。

双手颤抖的落在他的胸膛上,滚烫的感觉从掌心传来,夏冬心脏砰砰直跳,二十四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还是忍不住紧张。

接下来该怎么办?脱自己的衣服么?早知道多看几部岛国的成人教育片好了。

虽然胆子无敌,但好歹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夏冬一张老脸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她横了横心,随即一个俯身,猛然扑在百里翰身上,对准他的唇瓣吻了上去。双手也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毫无章法的摸来摸去。

她的吻又急又乱,从百里翰的脸颊辗转到他的脖子,他的锁骨和胸膛,她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某处慢慢苏醒过来,硬硬地顶着她的小腹,心跳更加猛烈。

“云芊……”醉梦中的百里翰不耐地皱了皱眉,身体的紧绷和火热让他难受地闷哼出声,不再满足于身上的女人点火般的撩拨,猛地一个翻身,将夏冬压在了身下。

他摩挲着吻上了她柔软的唇瓣,美好的触感让他下腹的火焰越烧越烈,滑溜的舌头闯入她的嘴里,引导着她生涩的唇舌与他的缠绵在一起。

“云芊……我爱你……给我好么?”醉梦中的百里翰,轻轻咬着夏冬的耳垂,一只手抚上她的柔软,温柔地揉捏着,另一只手凭着直觉滑到她的腿间。

夏冬知道他将自己认作了别人,紧咬着牙齿忍住令人羞耻的声音,全身随着他的动作忍不住轻轻颤抖。他滚烫的大手在她的腿间摩擦,他绷紧的身体让他濒临爆发,但是他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

她突然很感动他对那个叫云芊的女孩的深情,如果他明天醒来发现和陌生人上了床,会不会难过?算了,反正他是牛郎,这是他的工作,她担心那么多做什么?

夏冬主动伸手攀上他的脖子,将他拉近距离,清晰地“嗯”了一声。

第4章 不是做梦

百里翰将她紧紧抱住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额头上的汗珠已经浸湿了发丝……

夏冬愣了愣,他居然找不到地方,难道还是第一次?摇摇头,甩开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云芊,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夏冬从来不知道做这种事会这么累,她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强悍,整整一夜啊,直到凌晨才放过她。

夏冬强忍着疲惫,等他沉沉睡去之后,转过头打量他,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英俊的男人,胸/膛结实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脸部的线条也非常漂亮,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着的薄唇,都增添了他的魅力值,刚看着他的侧面她都觉得心跳加速,她几乎可以想象他睁开眼睛之后会美到什么地步。

不过,就算他长得再好看,她也不会再和他产生交集,她只当他是精/子捐赠者。

衣服胡乱地散落在地上,夏冬一件件地捡起,忍着痛进入浴/室整理,脖子和胸/膛上到处都是吻/痕,走出去大家都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办?

痛苦地哀嚎一声,她发现沙发上扔了一件西装外套,那是他的衣服吧。

“不好意思啊,借你的衣服一用,因为没有带钱包,所以没办法给你小费了,不过你放心,过两天我会把小费和衣服一起给你的!”

夏冬穿上外套,勉强能遮住吻/痕,猫着腰偷偷溜出了房间,从前台小姐那里取回自己的挎包,不顾旁人好奇的目光,撒开腿就狂奔,跑出酒吧拦住一辆出租车,直到坐上车双/腿都还在哆嗦,有疼的原因,也有紧张的。

刺眼的阳光从窗口射了进来,百里翰翻了个身,皱了皱眉,跟着像是想起什么,一股脑坐了起来。他掀开被子,很快又盖上自己的重点部位,凌厉阴鸷的视线迅速扫过四周。

这一切都印证着昨晚发生过什么,该死的!

那个人肯定不是云芊,他居然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Shit!

百里翰暴怒!

冲着电话里的人怒吼,“邵天晟,限你一分钟之内,给我滚上来!”

邵天晟揉了揉耳朵,慢吞吞的上楼,“一大清早的,火气怎么这么重?”

百里翰面色铁青,犀利的眼神犹如锋利的刀子,怒道,“都是你干的好事,我一向酒量不错,怎么可能喝了几杯酒就醉了!没有你的允许,谁敢走进这间房间?”

邵天晟摸了摸鼻子,供认不讳,“确实是我在你的酒里面加了东西,也是我故意把那个女人引到你的房间里,我还让人切断了这间房的电源,免得那女人发现你的存在吓跑了,没想到,这一切还蛮顺利的。”

“你就是这么陷害好兄弟的?”百里翰阴冷地盯着他。

“拜托,别说这么严重,我只是想给你找点乐子,一/夜/情而已,在意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你也没失去什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苏云芊不会知道的。”

百里翰脸色更加难看,他要怎么说,难道说他失了身?他肯定会被邵天晟那无良的家伙嘲笑一辈子!

百里翰眼中燃烧的怒火让百无禁忌的邵天晟也忍不住抖了抖,干笑了两声,“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没做,先走了啊!”

“站住!”百里翰叫住邵天晟却不再说话,过了半晌,才咳嗽了一声说道,“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我昨晚没有做安全措施。”

邵天晟很想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百里翰露出这种表情,这是害羞吧害羞吧?可是他不敢笑,不然他会死得很惨的,快步走进电梯之后,狂笑了足足十分钟。

第5章 玩大了

半个小时之后。

百里翰听到邵天晟所调查到线索,眉间的褶皱越来越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你的意思是,你并没有查出她的身份?”

邵天晟双手一摊,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只知道他们是同事聚会,至于是哪家公司,她叫什么名字,一无所知。”说完,挑了挑眉,“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难道任由你的种流落出去?”

百里翰嘴角抽了抽,如果可以,他很想把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扔出去。冷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说道,“全城通缉!”

百里翰行事一向乖张,邵天晟听到他这么说,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你找到她之后,打算怎么做?”

百里翰眸色一沉,如果真如邵天晟所说,那个女人昨晚进房间的时候已经醒了酒,就算是房间里没有亮光,看不清楚状况,当她发现房间里有人的时候,也应该离开,而不是留下来。

这么说,那个女人也并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像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他见得多了,也非常厌恶,更加不可能与她产生什么交集,是处女又如何,可惜献身献错了对象!

百里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挂着一抹冰冷的笑,“今天中午之前,我要让所有电台和报纸,都通缉这个女人。”

……

夏冬一身狼藉,既不能去公司,也不想回家吓到夏云,就去了叶思琪家。

叶思琪看到夏冬这副狼狈的样子,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穿着男人的衣服?”

一大早就疲于奔命,夏冬已经很累了,“待会儿再告诉你,我先借你家浴室洗个澡。林希豪呢?他应该上班去了吧?”

叶思琪给她找来干净的毛巾和衣服,“他刚走,你先进去洗澡,我去看看妞妞。”

等夏冬从浴室出来,叶思琪正抱着快一岁的女儿妞妞,咿咿呀呀地教她说话。

夏冬手上擦着头发,坐到叶思琪旁边,逗着妞妞说话,妞妞笑嘻嘻地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姨,抱,抱抱。”

“妞妞乖,姨刚洗完头,妈咪抱抱。”叶思琪哄好女儿,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表情”看着夏冬,“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夏冬捏了捏妞妞可爱的小脸,“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想要个孩子,所以和酒吧里的牛郎上了床,那件衣服也是他的。”

夏冬说得一脸轻松,却把叶思琪惊得双眼圆瞪,“你说,你跟人上了床?”

“没错!”

“你想要个孩子?”

“完全正确!”

叶思琪表情突然凶狠起来,忽地一巴掌拍在夏冬脑袋上,“你疯了是不是?你不想结婚,却想生个孩子,难道你要做单身妈妈?你会毁了你自己的,知不知道?”

夏冬躲闪不及,任由那巴掌落在自己头上,不是很痛,她知道叶思琪刀子嘴豆腐心,表面上很凶狠,其实只是担心她。

夏冬温暖地笑了笑,“叶子,我姨妈一直催着我结婚生子,我不想让她失望,但是我觉得我这辈子是不可能爱上别人,然后再结婚了,所以,如果我有了孩子,也算是完成她一半的愿望,也能给她带来一些安慰。”

叶思琪与夏冬做好友十几年,知道她平时大大咧咧,其实她的心很敏感,一直都没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心里既替她难过,又替她担忧,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所有的语言只化作一句,“如果你已经下定决心,那我只能支持你。”

“叶子,谢谢——”夏冬感动的话蓦然顿住,全部注意力都被不远处的电视机所吸引,身子开始轻轻的发颤,渐渐的,又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通,通缉她?那家酒吧居然说她偷了某位尊贵的客人的东西?

不就是借用了一下那个牛郎的外套吗?有必要说得那么难听么!

夏冬愤慨了!立即叫来了快递公司。

当天中午,邵天晟就收到了夏冬邮寄出的包裹,看过包裹里面的东西,他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更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百里翰见到包裹之后的精彩表情,于是亲自将包裹带到了百里翰的公司。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