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乔奕辰季临渊小说阅读_重生小娇妻总裁手下留情

发布时间:2018-11-06 09:31

《重生小娇妻总裁手下留情》是由“四月温酒”所创作,乔奕辰在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当中醒来,更是千斤重的眼皮啊,季临渊那张完美到人神共愤的脸,那么他们之间有何误会,如大家感兴趣就来看一看。

第1章 重生

乔奕辰在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中醒来。

她撑开如有千斤重的眼皮,入目,是季临渊那张完美到人神共愤的脸。

汗水随着他此刻愈发凶狠的动作,顺着他冷硬坚毅的脸颊滑落。

清晰的疼痛,让乔奕辰猛然意识到,此刻他们正做着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

她的身体下意识地蜷缩紧绷了起来,却引来男人的一声闷哼,旋即,愈发凶狠地攻略城池。

头顶,传来了男人带着滔天怒意的低沉嗓音,“乔奕辰,你居然敢扔掉我的孩子?好,很好!你想离婚是吗?我成全你,这辈子,你都别指望我再碰你!”

明明正做着最激烈的情事,他的眼神却冷得让人心惊。

乔奕辰陡然撑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会回到五年前的这一天?

一定是梦......

“我没有扔掉孩子!我......啊——”她还没来得及说完,就承受不住男人的一阵猛烈攻势,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再度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乔奕辰强撑着酸痛的身子坐起身,发现自己是在乔家别墅自己的房间里。

一转头,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离婚协议书。

上面签着季临渊龙飞凤舞的名字,而日期,赫然是五年前!

乔奕辰猛然意识到了什么,掀开被子跳下床,冲进衣帽间,望向全身镜中的自己。

镜中,年轻的女孩因为刚生完孩子,体态略显臃肿,但一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上却是满满的胶原蛋白,没有任何瑕疵。

身上密密麻麻的青紫色吻痕,彰显着昨夜的疯狂。

乔奕辰的心跳快得像是要冲出胸膛,忐忑地张开了嘴巴,失去了五年的舌头,居然完好无缺地存在!

昨晚的一切不是梦!

她......重生了!

重生到了五年前,他跟季临渊分道扬镳的这一天!

乔奕辰还没来得及激动,卧室的门突然被敲响,钟晴着急的嗓音跟着传来,“奕辰,你爸爸发了好大的脾气,说是要把你关起来,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要不还是别离婚了,你忘了顾少,跟临渊好好过日子吧......”

乔奕辰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考虑?

当然要重新考虑。

重活一世,她怎么可能走老路,毁在钟晴手里,最后落得个惨死街头的下场!

乔奕辰拿了一件睡袍套在身上,打开房门,看见门外站着的钟晴。

钟晴在当上她的后妈之前,是她最好的闺蜜,只比她大了四岁,今年才23岁,正是人比花娇的年纪,身为乔家的太太,衣着打扮更是处处彰显雍容高贵。

乔奕辰看着眼前这张美丽动人的脸,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她对她长达五年的凌虐和羞辱,眼底顿时恨意丛生。

钟晴被她如刀子般的眼神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这个脑残大小姐一定是在气自己劝她别离婚。

钟晴忙笑着讨好道,“奕辰,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你对顾少的感情,我是最清楚不过的,我当然支持你离婚去追寻真正的爱情了。”

乔奕辰眼眸微垂,修长卷翘的睫毛遮住眼底的冷冽。

上一世,刚满两个月的小默默跟她去商场逛街,被随行的月嫂抱走,从此再无音讯,所有人都认定是她指使月嫂,故意丢掉儿子的。

她怎么解释都没人相信,季临渊一气之下,把她按在床上狠狠折腾了一夜,醒来后扔下一纸离婚协议书,两个人结束了夫妻关系。

乔父震怒,把她关起来闭门思过,直到两个月后,她19岁生日的时候才放她自由。

也就是在生日会上,她被人偷偷下了药,醒来的时候正跟三个肌肉猛男躺在酒店房间里,被闯进来的记者抓了个正着,彻底身败名裂,乔父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把她赶出乔家,她还没来得及找到容身之所,就被钟晴派人偷偷抓了起来,囚禁折磨。

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她绝对不会再任人摆布,一定要找回小默默,证明自己的清白,跟季临渊重修旧好,彻底改写这悲惨的一生!

“奕辰,你在想什么?”钟晴见她迟迟不说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乔奕辰眨了眨眼睛,收起眼底的思绪,再次抬眸时,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日里惯有的高傲和骄纵,“你说得有道理,所以我决定不离婚了。”

“不离婚了?”钟晴显然吃了一惊,“为什么!”

脑残大小姐做梦都想离婚追寻真爱,现在突然不离了?

乔奕辰脸上浮现出一抹小女人的娇羞,“昨晚......临渊在床上很厉害......我突然对他改观了,所以不想离了......”

钟晴:“......”

草!

这踏马是被爽到了?

钟晴看着她脖颈间暧昧的吻痕,嘴角抽了抽,思忖了一下,语重心长地劝道,“奕辰,你不能因为身体上的一时满足,就放弃顾少吧?你深爱了他那么多年,说不要他就不要他了,这不单单是背叛他,也是在背叛你自己的心啊......”

乔奕辰在心里冷笑,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嘴,难怪她上一世会被钟晴洗脑。

乔奕辰没再跟她啰嗦,冷着脸道,“我背叛谁了?顾吟枫从来就没喜欢过我,我这是幡然悔悟及时止损而已,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真的被我打动了,你能保证他在床上也能跟季临渊一样,一夜七次满足我吗?”

钟晴:“......”

“奕辰,女孩子家家的,这种话怎么能张口就来?而且你没试过,怎么知道顾少不行?”

“万一他就是不行,我又跟季临渊离了婚,那不是鸡飞蛋打了吗?钟晴,你也是女人,知道X生活有多重要,再说,你平时不是也没少给我爸吃药助兴满足你吗?别以为我不知道......”

上一世,她在被钟晴囚禁的几个月后,就得知了爸爸的死讯。

爸爸就是吃了太多助兴药,最后在跟钟晴同房时猝死在她身上,新闻大肆报道,爸爸身败名裂,乔氏集团由钟晴一人继承,被她贱卖挥霍。

钟晴闻言,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惊,这么私密的事情,这个蠢货怎么会知道的!

“那......那是你爸爸自己非要吃的。”

“呵......”乔奕辰不耐烦地摆摆手,“我困了,需要补觉。”

“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去让人给你准备调养身体的汤药。”

一定把你调养得人不人鬼不鬼!

钟晴刚走,乔奕辰便接到了一个电话。

第2章 孩子

是季临渊的助理慕白打来的,叫她去一趟昨天的商场。

上一世,她也接到过这个电话,只可惜,她当时在钟晴的挑唆下,直接签下离婚协议书,叫律师送了过去。

现在想来,一定是小默默有了消息才会叫她过去的。

乔奕辰急忙换上衣服赶到商场,刚走到电梯口,就听见几个女人在楼梯间里的议论声。

“商场怎么被封锁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你不知道啊?季总的孩子丢了,乔大小姐昨天在这里逛街的时候被人抱走了。”

“什么被人抱走了,听说是乔大小姐自己故意扔掉的,真是狠心啊......”

“就是,季总这么帅又这么能干,她不珍惜就算了,还把亲生儿子给扔了,毒妇!”

“哎,要是没有季总,乔氏恐怕早就在她那个草包老爸的手上破产了,还能有今天?换做是我,拼死也得抱紧老公能干的大腿啊。”

“乔大小姐喜欢的是顾少,季总虽然能干,但没有身份背景,从小住在乔家的下人房里长大的,乔大小姐这么高傲,看不上他的。”

“可是顾少也看不上乔大小姐啊。”

“能把闺蜜送上爸爸的床给自己当后妈的,天底下也找不出第二个了,这种脑残大小姐的脑回路,咱们正常人理解不了的,顾少能看上她才怪呢......”

“哈哈哈哈哈......”

乔奕辰双手紧握成拳,很快走进了电梯。

当初,钟晴说自己崇拜她的爸爸乔崇谦,还说要是能跟乔崇谦在一起,就可以帮她吹枕边风,帮助她顺利跟顾吟枫在一起。

乔奕辰做梦都想嫁给顾吟枫,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她,把她带回家,还把爸爸灌醉,让他们两个发生了关系,帮助钟晴顺利嫁进乔家。

没想到却是引狼入室,害了爸爸和乔氏,更害死了自己。

思忖间,电梯门打开,一个年轻男人正在电梯口等着她。

“大小姐。”慕白看见乔奕辰,眼底划过一丝不敢表现出来的恼怒。

乔奕辰没心情在意这些,着急地问道,“慕特助,小默默找到了吗?”

“还没有,大小姐请跟我来,季总在等您。”

天台上,高大笔挺的男人负手而站,遗世而独立的背影,透着帝王般与生俱来的矜贵气息。

“季总,大小姐来了。”

季临渊缓缓转过身来,强烈的压迫气息瞬间朝着乔奕辰袭来。

1米88的身高,使只有1米67的乔奕辰不得不抬头仰视他。

一头利落的黑色短发,完美立体的五官,如鬼斧神工雕刻而出,只是一双深邃沉静的黑眸里,寒光迸射。

乔奕辰从来不知道,那个七岁来到乔家,她从来没正眼看过的落魄男孩,有一天会有这么强大冰冷的气场。

年仅22岁而已,就已经锋芒毕露运筹帷幄。

那双眼睛,凉薄锐利,像是带着寒气的刀尖,能扎进人的心底里去,让人忍不住脚底生寒。

所有人都只知道季临渊从小跟着一个江湖郎中寄乔家篱下生存,乔崇谦资助他上完大学,毕业后直接空降成为乔氏集团的总经理。

只有乔奕辰知道,五年后的季临渊,会成为高不可攀的无冕之王,乔氏在他眼里,根本不足挂齿。

乔奕辰被他盯得心惊,如墨扇般扑闪的睫毛轻颤,下意识地开口解释道,“小默默真的不是我扔掉的,是张嫂抱走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抱走我们的孩子......”

“大小姐,张嫂已经找到了,”慕白指了指外墙,“人就在外面。”

乔奕辰疑惑地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

底下是几十层楼高的外墙,一个中年妇女被绳子绑住了手腕,正悬空挂在外面,人已经晕了过去,裤子上湿了一大片,一看就是被吓尿了。

乔奕辰恐高,吓得直接退了回来,“既然张嫂已经被找到了,那小默默呢?”

“大小姐,张嫂承认,小少爷是她抱走的,不过是受您的指使抱去扔掉的。”

“胡说!”乔奕辰激动地否认道,“我没有!快告诉我,小默默现在究竟在哪里!”

下一秒,女孩身前的衣襟就被季临渊揪住。

男人漆黑深邃的双眸,凌厉而危险,俊美的脸上风雨欲来,沉声道,“乔奕辰,为了跟我离婚,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嗯?”

乔奕辰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像是沉进了冰冷的海底,冻得快要没有知觉。

没有人相信她,上一世,这一世,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人相信。

她紧紧咬着牙,眼泪明明蓄满了眼眶,但依然倔强地仰着头,不肯哭出来。

乔奕辰不卑不亢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道,“我最后再说一遍,我没有指使她,我也从来没有丢掉小默默,我是一直很想跟你离婚,但我从来没有动过抛弃他的念头,我从小没有了妈妈,又怎么可能会让我的孩子跟我一样有缺失呢!”

这是她最后一次解释了,言尽于此,如果季临渊还不相信她,她无话可说。

空气凝滞了下来,两个人像是被定格住一般,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对方。

不知道是不是慕白的错觉,总觉得自家BOSS的眼神一点点柔了下来,恍惚间,他差点以为BOSS要对着面前的女孩亲下去了。

慕白晃了晃脑袋,止住了脑海中绝不可能发生的画面。

“季临渊,”乔奕辰紧抿着唇角,“你不相信我不要紧,可是现在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孩子究竟在哪里?”

男人松开她,冷声道,“她刚抱出商场,孩子就被人贩子抢走了。”

乔奕辰的脸色倏忽间变得惨白,脚下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原来她的小默默是被人贩子抢走了,那么小的孩子,落在人贩子手上,找回来的概率微乎其微。

眼泪失控地涌出,乔奕辰僵硬地迈开腿,跌跌撞撞地往外跑去。

她要去找回小默默,不能让他落在人贩子手上受苦!

“大小姐!”慕白突然惊呼一声。

季临渊转头看去,只见还没走出两步的女孩,身子像是抽空了力气一般,往后坠去。

慕白离她最近,下意识地想要上前搀扶,身旁突然闪过一个黑影,抱住了晕倒的女孩。

季临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往门口走去。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