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爱是含笑饮毒酒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陈灵符温谨目录by染沐漓

发布时间:2018-11-06 09:35

爱是含笑饮毒酒陈灵 符温谨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爱是含笑饮毒酒全文在线免费阅读,爱是含笑饮毒酒是作者染沐漓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陈灵符温谨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她享受着来自身上男人有力的动作,妖娆的身子在欺负中逐渐变得粉红,细长的眼睛望着他像是一只餍足的猫咪。男人清楚的知道她身上的每一个变化,弓着背强有力的上下着,不知是触到了身下女人哪一个点,原本还享受着的女人将男人的手抓得更紧,粉嫩的身子止不住颤-抖着,低头隐隐哼咛着,哪有半分平日里的高冷。“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对你?”男人每停顿一次,动作就会越重一分,直到折磨女人开始无意识呢喃时,男人才停了下来,微微皱眉似笑非笑地望着身下因为急速运动而染红脸的女人,俯下身子靠在女人的耳边低声呢喃着:“怎么……还想要?”男人戛然而止的动作让女人异常不满,她抬起几分意乱情迷的眼睛望着男人,柔弱无骨的手从男人的下巴缓缓滑落到达胸口,好似小女人一般的张开手放在男人心脏处,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嗤嗤地笑了起来。独特的声音从男人身下响起:“你说,要是让别人知道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符市长,在床上竟然这么为难一个弱女子会……嗯……”还未等女人说完,男人猛然又开始,好似被摸到了逆鳞。

爱是含笑饮毒酒

第1章 情妇

她享受着来自身上男人有力的动作,妖娆的身子在欺负中逐渐变得粉红,细长的眼睛望着他像是一只餍足的猫咪。

男人清楚的知道她身上的每一个变化,弓着背强有力的上下着,不知是触到了身下女人哪一个点,原本还享受着的女人将男人的手抓得更紧,粉嫩的身子止不住颤-抖着,低头隐隐哼咛着,哪有半分平日里的高冷。

“你,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对你?”男人每停顿一次,动作就会越重一分,直到折磨女人开始无意识呢喃时,男人才停了下来,微微皱眉似笑非笑地望着身下因为急速运动而染红脸的女人,俯下身子靠在女人的耳边低声呢喃着:“怎么……还想要?”

男人戛然而止的动作让女人异常不满,她抬起几分意乱情迷的眼睛望着男人,柔弱无骨的手从男人的下巴缓缓滑落到达胸口,好似小女人一般的张开手放在男人心脏处,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嗤嗤地笑了起来。

独特的声音从男人身下响起:“你说,要是让别人知道一向不食人间烟火的符市长,在床上竟然这么为难一个弱女子会……嗯……”

还未等女人说完,男人猛然又开始,好似被摸到了逆鳞。

“我变成这样,不就是你陈灵想要的么?”男人一脸平静地陈述着事实,动作却越来越粗暴。

女人有些吃痛地皱着眉,直到感觉男人的身体越来越烫的时候,突然单手撑起身子,环着男人的脖子深深地吻了下去。

男人还未来得及转过脸,就只感觉两片冰冷的唇印在嘴上,好像……还几分熟悉的味道?

男人并没有深究,只是他原本还满是混色的眸子里浮现透着一丝厌恶,甚至还来不及清理,就站起身来匆匆向浴室门口走去。

他转过头清冷的脸像极了平日里道貌岸然的样子。

“我,很讨厌别人吻我。”

“那符市长的老婆呢?”

还没爬上符温谨床的陈灵就听他曾经无数的女伴说过。

符温谨这个人极度厌恶别人吻他,甚至结婚的郁竹琼也不过是因为三年前的意外才有了一个儿子和他结婚。

这些她都知道……

本就有些厌恶的符温谨听到陈灵的话之后,只是清冷的望了她一眼,便走进了浴室。

符温谨进了浴室之后,坐在床上的陈灵这才解脱似的倒在床上,大-腿内-侧隐隐的抽痛着。

她望着天花板突发愣,不由想起亲上符温谨唇的温度依旧和三年前一样的冷。

她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躺在床上,深秋的风吹拂着窗帘,若有似无的透过街边的几抹光。

恍然间她好像重新回到了四年前的那栋别墅。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被浓烟熏醒。

她惊醒,光着脚踩在偌大的房子里,甚至因为害怕而踩空,不小心从楼梯上径直滚了下去。

二十二层的阶梯让她的膝盖流了很多很多的血,她摸着血突然很想很想哭却记得有个人曾和自己说过,符家人不能哭,于是她忍了眼泪,跛着脚一步一步的向大门走去,却发现大门被死死封住,她拼命地拍打、哭喊着、偌大的别墅里只是回荡着她的声音。

她不惧死亡,就怕这世上只留下他一个符家人。

却发现在那个被牢牢封死的门外是他和郁竹琼笑魇如花的样子……

第2章 愚弄

符温谨洗完澡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陈灵俩条白花花大腿对着他,浑身上下都是因为刚才所留下的痕迹。

符温谨下腹一紧不由得想起了刚刚的味道,当视线慢慢流转到女人紧紧抿住的唇时,原本的旖旎全被一种叫做厌恶的情绪所代替。

那是一种生理反应,从身体渗透道心理的反应……

可就算是恨不得马上将她从床上扔下去,符温谨却还是慢慢的走了过去,连带着脚步都不觉小了几分。

他站在床边静静打量着女人的睡颜,从第一天见面的时候,符温谨就知道陈灵脸上是动过刀的,就和所有嫩模圈的人一样,为了名气和地位爬上别人的床。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张美到千篇一律的脸,总能在恩爱的时候,让他格外沉迷。

怎样的动作、声音、节奏能让他快乐,她好像比自己还要明白。

他不是没有见过别人费尽心思的讨好,可陈灵给他的是一种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好像是他来道这个世界上所残缺的另一般灵魂。

熟悉到哪里他却又说不上来,只知道将她囚禁在自己身边,让她自己来回答他。

许是符温谨的眼神太过露骨或是直白,本就不容易入睡的陈灵一下惊醒,一睁眼看到的便是符温谨深思的眼神。

恍然间,让她想起了以前“符萱”做噩梦惊醒时,一直坐在他床边的符叔叔。

当然,前提是他们不在这种坦诚相见的条件下。

“符市长……洗好了?”陈灵眯了眯眼慵懒的说着。

符温谨没有说话,身上却还是一股子冷淡的气场。

作为情人的陈灵这才突然想起,一向没有烟火味的符温谨是不喜欢还有女伴睡在他床上的……

尤其……尤其是在这么激烈的战场上……

可偏偏符温谨不说,只是清冷的看着她一副恨不得马上爆粗口让她滚,却偏偏因为自身修养所以只能隐隐发作的样子实在好笑。

陈灵还真的捂嘴笑了一会儿,等她感觉眼前的金主的脸色黑的可以滴墨的时候,这才收起笑容,撑着手肘就要起身。

可这稍稍一动,陈灵只感觉浑身上下像是散了架一样,忍不住哼哼道:“嘶……”

“算了,你还是在这待着吧……”符温谨有些不快的说着,另一只手则是拿起了床边的话机拨打着前台服务热线,好像是想要在重新开个房……

“符市长……”陈灵轻轻的喊着。

正在打电话的符温谨有些疑惑拿着听筒转过去望着她,以为她要和他说什么。

陈灵突然莞尔一笑道:“符市长的好意,陈灵就收下了,市长记得离开的时候把你的衣服拿走,要不,明天被保洁员瞧见,可就麻烦了……对了,还有记得钱~”

陈灵说着一个矫健的钻进被窝里,故作疲倦的睡了起来,那里还有半分疼痛的样子。

打着电话的符温谨这才知道自己又一次上了当,要说A市还有什么敢愚弄他的,就只有眼前这个小姑娘了……

第3章 故人

一个人从五米的大床上醒来是什么感觉,有人回答:像是拥有了全天下……

但陈灵却只觉得空,身体和心灵一样的空虚,一定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填满……

她不知道该如何规划这一天的计划时,一笔熟悉的银行卡入账声却突然响起。

“叮——”

不多不少,还是往常一样的数字。

本来还有些迷茫的女人望着短信上的数字,猫瞳似的眸子狡黠的笑了起来,匆匆起床洗漱去了。

三个月前一场盛大的酒宴中,陈灵就爬上了符温谨的床,她永远记得那个时候满脸通红却不得不屈服欲念的符温谨。

没错,她让人在他的酒里下了药。

自那以后,陈灵就抱上了这个大腿,每逢初一十五,只要是接到符温谨的短信,无论是在酒店或是温泉亦或是车里,她都会乖乖按时到。

每次过后她才知道,原来人人拍手称好的符市长竟然还有一个如此野兽的灵魂。

随着次数越多,符温谨给的钱也越来越高。

到了后来直接上升到想要包养她的态度,但是被陈灵拒绝了。

如果让她像三年前一样孤伶伶的生活在那栋房子里像金丝雀一样活着,不如直接叫她去死。

更何况,她这次“重生”的目的,并不只是为了成为他符温谨的床伴……

“请帮我把这个抱起来……”

商场里,优美的妇人指着专柜上琳琅满目的保养品对售货员说道。

“符太太,我们这还有新到的几款面膜,您要看看么?”

郁竹琼还未说完,一个穿衣鲜艳,妆容精致的女人就站在自己旁边,由于离的很近,郁竹琼也闻到了属于女人不符合妆容的香水味。

那人好像并不在意,只是漫不经心的打量着专柜里的商品。

售货员还没等女人开口,便满脸笑意的冲她打了招呼:“陈小姐,您要的春夏系列我已经帮您留好了,这是新来的几款补水面膜您要看看么?”

女人的侧颜莫名让郁竹琼有些熟悉,可还未等她仔细思索有没有见过这号人物时,就只听见陈灵随手拿起售货员手上的面膜一副若有所思道:“有推荐的吗?”

如果说刚才只是让她感觉很熟悉,可当她声音响起的时候,郁竹琼只感觉像是有一道雷从她的头顶炸了开,望着陈灵的眸子里不禁多了几分深思……

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像的声音吗……

被郁竹琼盯着的陈灵好像并不在意,目光仍旧停在售货员手中的面膜上,仔细之余,还将面膜拿在手上来回翻看着。

“帮我拿一盒吧,和那个春夏系列一起包起来……”

陈灵将手中的面膜交付到售货员手上的时候,这才漫不经心的转过头望着身边人的样子撑着手肘捂着嘴道:“这、这是符太太吧……总是听说到,现在一见,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

明明只是简单的一句话,郁竹琼却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甚至还闻到了从女人身上微微萦绕的甜橙味道……

第4章 出台

郁竹琼不知道是怎样回到家的,攥着纸袋的手还在瑟瑟发抖。

她记得陈灵看她的眼神,

清明的眸子被眼线勾勒出一丝妖孽,像是轻蔑,更像是不屑一顾。

郁竹琼并不觉得第一次见面,自己有什么对不起她的……

能够释放这么大的敌意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男人。

她记得当初陈灵念着符太太的声音,一字一句像是斟酌,更像是别有深意。

她和符温谨结婚三年,数不胜数的情妇曾上门挑衅,她都觉得无所谓,可唯独只有陈灵。

因为陈灵不仅是她见过长得最特别的姑娘,而且还有她的那双眸子……

她望着自己的那一刻,

那个眼神,让她无时不刻的想起了三年前那场火灾门缝里那个被烈火爬满浑身的女孩,还有那一双被火光映白了的眸子……

她甚至都闻到了那个焦味……

郁竹琼回家的时候,符简刚刚到家,正趴在客厅的桌上玩着小汽车,一看见妈妈来了,原来还撇着嘴的脸一下笑了起来,连忙冲过去将郁竹琼抱了个满怀,小脸埋在郁竹琼的肚子上奶声奶气道:“妈妈~你终于回来了,小简好想你呀!”

听见符简的声音,郁竹琼的神态才恢复平常,好像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梦境。

她拥抱着符简,望着这精致的别墅。

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

符萱,那个叫做符萱的女孩,早在三年前就死了,她是亲眼看见那座大楼被大火烧烬的……

人死不会复生的,绝对不会的……

**

提着“战利品”回到WRM会所的陈灵非常高兴,配上她脸上的妆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咪。

逢人都是笑着打招呼,到了会所办公室石姨哪儿,更是讨好的将手上的袋子先一步的给了眼前的中年妇人。

石姨虽然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但是浑身上下保养得像三十多岁的少妇,尤其是配上黑色的衣裳,更是显得曲线玲珑。

“我们家陈小姐,是撞见什么好事了呀……”石姨接过陈灵手上的东西一看,“呦,这是刚刚陪过咱们符市长了?”

陈灵点了点头,轻车熟路的坐在办公桌旁的椅子上,翘着腿,漫不经心的望着石姨。

“我还见着了符太太……”

陈灵话音刚落,原本还带着笑意的石姨皱眉道:“你不怕符温谨知道么?”

“就是要他知道……”

“你……”石姨沉着声音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办公桌上的铃声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

“喂……你说9号房的客人怎么了?姑娘们都不愿意去?好吧,你就和她们说,只要去都是按双倍工资,实在不行,三倍也行……欸,你要去干哪儿?”石姨提着电话,看着突然起身的陈灵。

陈灵狡黠一笑:“姐妹们不都说9号房的客人难弄么?我去吧,石姨,记得你说的双倍工资哦……”

“欸,你回来!”

还没等石姨说完,坐在椅上的陈灵早就先一步离开了。

石姨挂了电话,一脸的不安,9号房的客人大牌也就算了,而且总有一些其他的癖好,去过他房间里的妹子,几乎都不是正常出来的……

万一,万一陈灵出个什么意外,她该怎么和老板交代,怎么和符市长交代……

想着俩位大佬黑着脸的模样,石姨只感觉浑身上下都不好起来,连忙拿起手机……

第5章 奇怪的客人

一路上陈灵想了很多,记忆犹深的是郁竹琼一脸惊恐的样子。

那……应该算是惊恐吧。

陈灵笑道,停驻在9号房间的门口,望着镜子里倒映着女人的样子,风情万种的笑了笑,抽出放在口袋里的口红简易的补了一个妆之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不区于其他房间令人作呕的烟味,9号房的客人虽然怪了些,但是味道很干净……

是她喜欢的甜橙味……

“来了?”黑暗里是男人沉稳的声音。

WRM会所里每一个房间的灯光都是非常的暧昧,房子的四周是重重的幕布,只有头顶处暖红色的灯光缓缓打落下来,借着这光,你只能看见人大致所在的方向。

陈灵将门轻轻地关上,熟路的朝着那人的方向走去,俯在椅子旁的玻璃桌上将杯中早已空了的酒倒满。

“先生,可是还要喝点什么?”

陈灵举着酒杯轻轻的笑着,离开符温谨的三年里,她做惯了这些事,为的就是资质熟练的让符温谨相信她真的是做小姐的。

几乎是陈灵刚刚走到那人身边的时候,便被一阵大力拉扯过去,原本还是满满的一杯酒全部洒在了地上,甚至还有一点落在男人的裤子上,

男人的力气很大,陈灵被抓的死死的,俩具身体极具紧密的贴合着,陈灵甚至能闻到男人身上刚刚完事的味道……

陈灵突然感觉有一些反胃,还没等男人的唇落下来的时候,巧妙的偏过脸故作惊讶的将手上的杯子放在桌子上,原本满是旖旎的房间发生出一阵不大不小的声音。

“先生,您的裤子……”

陈灵看不清男子沉在暗处的脸,只能从黑暗中发生的细微声音来判断那人的心情……

良久,俩人都没有说话,陈灵死死盯着的眼睛有些累了,她突然有些好奇,让WRM会所里所有女人闻风丧胆不想来陪的人,究竟是长什么样子的……

好奇之余,陈灵慢慢的向男人靠去,想要更仔细看见男人的庐山真面目的时候……

黑暗处的男人突然伸出手勾着陈灵的脖子,狠狠的将陈灵压在沙发上,沙发不硬,陈灵还是被摔得有些茫然,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男人的湿热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脖子上,身下的手正不安分的在她裙边游荡……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好奇心会害死猫?”男人说着话,低沉的声音不停的刺激着陈灵的耳膜,接着就是湿漉漉的吻落在脖子上的触感……

陈灵想要奋力抵抗,并不是觉得自己还有什么所谓的贞操,苟且三年,她什么都见识过。

但是,并不想自己亲身去做。

更何况如果让符温谨知道……

陈灵想着,身下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大,她本以为男人兴致到了并不会轻易的让自己离开,可陈灵发现当自己反抗的心稍微起一点的时候,身上的男人便离开了,坐在角落的一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衣衫有些凌乱的陈灵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男人是什么意思的时候。

9号房的大门被人急躁的打开了……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