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超凡运转手by水猪排骨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01

小说《超凡运转手》的主角是唐小白李楚楠,做校车司机的唐小白意外获得了外星文明,用赌术赢钞票,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阅读吧!

超凡运转手_唐小白李楚楠在线阅读

第1章 给姐飙起来

超凡运转手

星城岳麓区,湖师大校门口,笔直地挺着一辆白色的考斯特。

唐小白双眼猩红,魂不守舍地瞄了下左手腕上价值十八块的“卡西欧”电子表。

上午九点十分!

条件反射似的,小白浑身一震,手脚同时出动,踩离合,点火,挂档,右脚制动,手刹放下,按下空气压阀打开校车门。

接着,那不大的胸肌一抖,从上衣袋子内震出来一根软白沙,精准地叼在嘴里,啪的一声,火点上,一缕青烟冒出。

这一连串的动作,完成的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凝滞。

如此顺畅的动作,让唐小白自己都有些发愣,叼着烟呢喃了一句,怎么了?怎么好像比以往快上许多?

由不得他想这么多了,车门外传来一阵叽叽喳喳地声响,扭头一看,好家伙,满眼尽是那坑爹的大白腿!

美女们来了!

仅此一眼,却也让唐小白看的相当别扭,他吞了一大口唾沫赶紧别过头去。没办法,二十多的人了还没女朋友,也着实难为他了。每次洗澡他就摇头叹气,好枪是有一把,奈何就是没有实战机会,诶——

“小白,快来吃早餐了。”

他正装模作样地盯着方向盘呢,身后蓦地传来了声音。小白回过头去咧嘴一笑,第一眼首先瞄到的是那一袋子肉包和稀饭,然后才落到给自己带早餐的妹纸身上。

做湖师大的校车司机也快一年了,这校车司机的身份相对于湖师大高高在上的音舞系美女们来说,本来就应该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所以,小白认识的美女不多,也没机会去认识,因为绝大部分的音舞系美女都是抱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自然也不会去搭理一个校车司机,尽管这校车司机年轻帅气,但也只能说适合养眼。特别是这个年轻的校车司机,基本就是一副穷屌丝加痞子流氓的模样。

但总有些事情是例外的,在这考斯特上,也有那么两个妹子是例外的。

一只芊芊玉手拎着早餐,玉手的主人,大大方方地看着小白,脸上的笑容十分真切自然。看得出来,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给小白带早餐了。

“喂,我说唐小白,你今儿发什么愣呢?你喜欢我家潇潇就直说嘛——哎呦,你拧我干嘛——”

被人一说,莫潇潇脸颊刷的红了,一把就将早餐塞在了小白手中,扯着李楚楠就往后走,“就你话多,对了,小白,今儿这早餐可是楚楠买的哦——”

小白哈哈一笑,拿出个肉包一大口便咬了下去。

这样的情景对话其实并不是第一次了。至于这两妹纸为什么给他带早餐,无非就是他以前帮了这两妹纸一个小忙而已。

他虽然很自恋,但也没自恋到说什么帮了人家妹纸一个忙,妹纸就会死心塌地的对他好。在他看来,这无非就是一种变相的答谢方式而已,或许等哪天这两个妹纸都找了男友,他这个小小的司机就不知道会被遗忘到哪个角落去了。

或许这属于自卑的自知之明。

一口肉包一口烟,小白悠哉地扭着身子看着校车门口不断上来的音舞系美女。当然,他这么仔细地看着并不是说他有多么负责在清点人数,再说了,这人数有多少和他有一毛钱的事?他所关心的是那些妹子上车时,脚步迈开短裙拉开时露出的那白嫩白嫩的大腿,别提有多带劲了。

哒哒哒——高跟鞋清脆的声响传来。

heisi!?

小白瞬间停住了咬肉包的动作,眼睛瞪的老大老大。

啪啪的,heisi大腿上了车,却不知怎么地,heisi就在小白跟前停住了。

额——

小白慢吞吞地咬了口肉包,艰难地从hei丝大腿上移开视线,一路向上开始打量。

heisi,超短裙,蕾丝花边透视上衣,再往上——

“小白,看够了没?好看不?”

一个略微嘶哑却让人心里有些痒的声音在小白头顶上响了起来。

唐小白暗中吞了把口水连忙抬起头来,望着眼前这妹纸尴尬一笑。站在他跟前的这妹纸,他可是太熟悉了,虽然他不是师大的学生,但这妹纸可是艳名远播啊。

陈傲蕾拢了拢垂在胸前的长发,既是轻蔑又是挑逗地道:“呦,双眼发红呢,小白你昨晚是不是做什么坏事去了呀?”

“额,呵呵,哪里哪里。你昨晚倒是真的做了好事——嗯?”

一句话出口,小白立马呆住了,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来,并且看样子自己还真说中了!

而反观陈傲蕾,一听到小白这话,首先是一愣,随即全身似乎哆嗦了一下,脸上瞬时红透,瞧其模样那是又羞又愤,又有点惊恐。

难道真被小白说中了?

考斯特车厢内的气氛顿时就怪异起来。

“咳咳,愣啥呢,小白时间不早了,赶紧出发吧,今儿可是不能迟到。”

李楚楠的声音总算是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也缓解了车内怪异的氛围。

看着陈蕾傲慌慌张张地找座位坐下,小白还是满头雾水,到底怎么了?哥随便一说就能说中?

直到好几个妹纸催促出发,他才有些回过神来。作为一个校车司机,小白绝对是敬业的。

今天这些音舞系的美女们要去的地方是马栏山广电中心,至于去做什么,小白就不知道了,他接到的通知就是将这一车美人送到马栏山,其他的,和他无关。

小白左手拿着包子,右手握着方向盘,非常熟练地启动了车子。

车速不快,但很稳。身后一帮美女叽叽喳喳地聊着,小白除了偶尔通过后视镜观察下她们的情况之外,视线主要还是放在了马路上。

在星城的街道上开车,一辆QQ车和一辆兰博基尼其实是没有多大区别的。车子跑的再快,没有足够的马路空间,那什么也都是百搭。

这样的路况,小白早就见惯不惯了。但今天似乎却有点不对劲,马路上的车流比平日似乎多了许多,将近二十分钟下来,考斯特才前进了不到五公里。如果还不能提升车速的话,今儿怕是真要迟到了。

车上坐着的一众美女,也都察觉出时间紧迫了,一个个扭着头看着车窗外,可看到马路上那望不到头的车流又很是绝望地坐在了椅子上。

见到众美女如此着急,小白不禁出声问道:“你们一个个这么着急做什么,平常要迟到了也没见你们这么着急啊。”

“小白,你不懂。平常是平常,但今天不同。今天我们有很重要的排练要参加,马栏山那边可不会浪费时间来等我们,他们可有的是人手来排练呢。”李楚楠说着,便站起身来走到了驾驶区这边,透过挡风玻璃看了看前方拥挤的道路,脸色更为难看。

蹒跚前进了一会儿之后,小白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儿不对劲了。因为他有一种想要飙车地欲望,这在平时压根就不可能,开车四年多来,他最高车速还是在高速路上开到110码,而眼下在这拥堵的马路上,竟是升起了一股飙车的冲动?

这怎么可能?

若有人注意的话,绝对会看到小白握着档杆的手青筋暴起,且还在一个劲地抖着。

小白额头上冷汗淋漓,他不知道怎么了,心里头的那股欲望越来越强烈,脚踩在油门踏板上,好几次都差点踩了地板油。

忍了良久,又看到车上众女一个个焦急的神色,小白终于开口了:“那啥,如果我现在加快车速——嗯,飙车的话,你们怕不怕?”

听到这话,众女默然,却唯独李楚楠眼前一亮,马上凑到小白身前,紧紧地盯着他道:“你真有把握?在这样拥堵的情况下,你能飚的起来?”

小白瞄了一眼李楚楠胸前的那一大团白肉,只觉得一阵心慌慌,面对李楚楠这样的提问,他心里头莫名地升起了一股极其自信的感觉,点头答道:“当然,若没把握我怎么会说?”

“好!”

李楚楠击掌大叫了一声,狠狠地一拍小白的肩膀:“飚,给姐飚起来,我家老头子是交通局局长!出了啥问题,姐给你兜着。”

第2章 异禀初现

超凡运转手

一辆校车要在拥堵的马路上飙起来,谁相信?

尽管这是一辆丰田标考斯特的校车,但它还是一辆校车!

“楚楠姐,你以为咱现在坐的是一辆兰博基尼呢。”

“就是,就咱这校车,还想飙起来?别搞笑了。”

一听到前面两人说要飙车,其他妹纸顿时就不淡定了,开什么玩笑,拿校车飙,这不纯属找死么。

坐在后排艳名远播的陈傲蕾跟着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姐正值花样年华,那么多富二代,那么多干爹在等着姐呢。小白,你可得悠着点。姐要是哪儿磕了碰了,你可担待不起。”

“小白,别听楚楠胡扯,咱安心开车哈,真要是迟到了那就迟到吧。”久未作声的莫潇潇眉头小皱,显然是有些担心。

经过众人七嘴八舌地这么一说,李楚楠也有点醒悟了,知道自己刚才的确是激动了点,可还是有点儿不甘心,看着唐小白犹犹豫豫地道:“小白,要不咱就不飙了?”

众人是都没有注意到小白的异常。他双眼通红,胸上下起伏的节奏很快。

其实小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只知道自己心里头现在只有一个声音,飙,飙起来,咱绝对有这个技术和实力!

红灯还剩二十秒。

小白不急不慢地从上衣口袋内掏出一根软白沙点燃叼在嘴里,咧嘴一笑,带着些许邪气地道:“飙,怎么不飙?放心,你们谁也伤不着。”

听到这话,众人并没有放在心上,都以为小白在说赌气之类的话呢,于是并没有人出言反对。

轰——轰——

小白踩死离合,接着一深一浅踩了两脚油门,转速表攀升到了五千左右。

“4.2升V6涡轮增压柴油发动机,最大功率325千瓦,最大扭矩550牛每米,最大转速6000——”

莫名其妙的,他嘴里头喃喃念出了这一项数据。

这,是这辆考斯特的性能参数?

小白心里头既是迷惘却又是紧张激动,他开始有点儿明白,自己身上绝对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难道是前天被那东西砸了的缘故?

“美女们,都给我坐好了!”

三、二——吱!

红灯变成绿灯的那一刹那,考斯特的引擎发出了一声咆哮似的怒吼,偌大的车身竟是像一架航母上的战斗机般猛地弹了出去。

“啊!唐小白,你想死啊!”

突然而来的惯性,使得站立在驾驶席旁的李楚楠,差点没扶稳摔了一跟头。

踩离合,升档,变向灯,超车。再踩离合,再升档,双闪打开,考斯特如脱笼而出的猛虎,车速瞬时间拉到了八十码!

八十码很快吗?放在高速甚至好一点的国道上,那也只是寻常普通的速度,但放在星城这几乎车挨着车的道路上,八十码绝对是一个惊人的速度。

拥挤的街道上,考斯特竟是灵巧而快速地不断超过一辆又一辆车。直到几乎开出了一条街的距离,车上众妹纸才终于回过神来。

真的飙起来了?

“小——小白,慢点慢点,咱不飙了,不飙了行不?不过——很刺激,对,刺激!”

李楚楠神情既是有些担心,却又有些在享受这刺激的感觉,尽管她之前还在要求小白飙车,但其实也是没想到小白会真的飙起来。

小白脸色有些发白,这样的飙车他平常是想都不敢想,但他不知道怎么今天却有一股如此大的想要飙车的欲望,而且现在已经在飙了。

看着前方拥堵不堪的道路,再感受着自己身下这辆考斯特在不断地超车避车,小白忽然有了一种十分荒诞的错觉。

这,还是我自己么?我什么时候有这般能力了?

但他大脑里飞速闪现出来的各种规避动作,以及手脚操作时的那种超乎驾龄界限的熟练,仿佛心底里头有个声音在说,相信自己,这对你而言没有任何难度。

“仙人板板的,管个锤子,或许小爷是突然开窍了也不一定。干了!”

小白自嘲地笑了笑,空出一支手来弹了弹软白沙上的烟灰,另一只手顺便猛打了一把方向盘又超了一辆车,这才扭头看着李楚楠道:“放心好了,我保证会将你们安安全全地送到马栏山。不过你也得保证,今儿这么一飙,交通局可不会吊销我的驾照。”

他这话既是说给李楚楠听的,也是说给车内众妹纸听的。

众妹纸现在尽管害怕惊恐,但其实她们心底里头都有一丝丝刺激紧张感,这样的飙车可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到的。也正因为如此,她们是一个个紧闭着嘴不敢再说些什么,生怕说了不该说的话会导致小白分心。

车内虽然安静了下来,但时不时传来那刺耳的刹车声,却让众妹纸的小心肝儿禁不住一颤一颤的。

“前方第一线道车辆18部,第二线道21部,第三线道15部。按照当前相对速度,适宜在第三线道靠第二线道超车。”

“前一个红灯过去约莫二十秒,下一个红灯是十字路口,第二线道约莫四十秒之后会由绿灯变为红灯。”

一项项的分析情况飞快地在小白心里头闪过,大脑飞速分析的同时,其手脚上的动作也没闲着,半离合,地板油,各种手段是让人眼花缭乱。

这对小白而言,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感觉。如此纯属的开车技巧,再加上大脑强大的运算分析能力,在这一刻,仿佛是他与生就具有的天赋。

天赋异禀?

当然不可能。小白自己都不相信。若真是天赋异禀,那他就不会高中读完就来混社会了。

但无论怎样,小白开始有些享受这样的感觉,这让他觉得天下任何事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考斯特与他,已然人车合一。

吱!

小白又是猛点了一下刹车,借着拉开一点点时差,同时间也是一脚地板油下去。

嗦的一下,瞬间便将一辆途观甩在了屁股后,甚至还逼停了途观。

而这,仅仅是一个瞬间而已。

随着考斯特不断地在拥堵的街道上左右穿梭,不断地急停加速,不断地超车抢位,星城拥挤的道路上,开始沸腾,开始骚乱了。

那些被考斯特吓到逼停的车主,一个个紧急刹车,跑下车来破口大骂,更有甚者忍不住心头的火气,想要和考斯特一较高下。

于是,便出现了这样一幕奇葩的景象。

一辆考斯特在前左右穿梭,无数轿车歪歪斜斜地停在了马路中间,也有跑车在后头拼命追赶。

人群怒骂声,马达轰鸣声,尖锐的刹车声,让得街道两旁的路人开始发呆。

特么这是在拍好莱坞大片么?没听说速度与激情第六部要在星城拍啊。

“哦也,又超了一辆!”

李楚楠的声音忽然就响了起来,她大大咧咧地凑到小白身边,狠狠一拍他的肩膀:“小白,姐帮你统计了下,你现在至少已经超了一百二十五辆车了,哦不对,现在是一百二十七辆了。”

“楚楠姐,你可千万要保证交通局不会来追究我的责任,不然我可就——”

小白话还没说完,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听到了警笛声。

第3章 甩掉交警

超凡运转手

透过后视镜,小白至少看到了不下五辆交通局的巡逻车亮着红灯呜哇呜哇的追了上来,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降下车速被抓,吊销驾照那是肯定的了。如果我不降速呢?”

小白心头谋划着,衡量前前后后的厉害关系。瞄了一眼站在边上的李楚楠,问道:“楚楠姐,如果我将这些巡逻车给甩掉,你能保证我不会有什么事儿?”

李楚楠同样也听到了后面传来的警笛声,皱眉想了会儿才道:“小白,我当然能保证交通局不会查到你身上来,但前提是你不会搞出什么大的乱子,比如出了车祸或者损害到了其他人的利益甚至是人身安全。”

别看她大大咧咧的,但在这些关键上的问题她还是想的非常清楚。交通局长虽然管交通运输问题,但如果闹的太大,市委书脊都没办法一手遮天,特别还是在省会城市。

“呵呵,那是当然。好咧,各位美女坐好了哈,咱先把这几辆巡逻车甩掉再说。”

得到了自己想听到的答案,小白毫不犹豫地又是一脚地板油下去,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发动机声响,考斯特随即窜了出去。

“简直是胆大包天!”

见到前面那辆考斯特丝毫没有降速的意思,巡逻车上的交警顿时就不淡定了,一把抄起对讲机就吼道:“都给老子加把力,老子就不信这考斯特是要逆天了。”

“章队,咱要不要请求总部支援?这考斯特——啧啧,不是一般的猛啊。”对讲机里头传来另一名警员的声音。

“支援你妹啊支援,老子在星城飙车的时候还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前面开考斯特的,不是傻子就是疯子,赶紧地给拦下来。等下真出了什么乱子,我们就等着背黑锅好了。嗯,实在是跟不上的就在后面吃灰顺便疏散交通吧。”

见又被拉开了一些距离,章队长彻底暴走了。他屁股下这辆简单改装了下的伊兰特如同打了激素的黄牛般,同样是怒吼着追了上去。

呲!

小巧的伊兰特爆发出了强大的动力,瞬间超过了它前面的一辆卡宴。转向急停加速,完成的行云流水。几个加速间,与考斯特的距离那是越来越近。

那些瞬间被伊兰特过了的车主,心里头顿时就不平衡了,一辆破伊兰特就敢这么超车?那我屁股下坐着的豪车买来干啥?

于是,被超的车主绝大多数都开始了加速,也忘记那辆伊兰特其实是警车的性质了。

轰轰!

这条主干公路上,顿时此起彼伏地出现了马达轰鸣的声响。

飙车的,并不一定都是车技好的。于是,各种追尾各种磕碰各种急刹各种逼停,一个接一个地开始上演。

偌大的星城主干公路,终于开始走向瘫痪。

“伊兰特?”

小白看到后视镜里头那辆伊兰特在左突右闪时,着实愣了一下,交警来真的了?

因为一个屁民对警察的天生“敬畏”,小白心下一颤,右脚一个哆嗦直接地板油了,时速表猛地窜到了一百迈,方向盘左切再右切,考斯特就这么走着蛇形像一道闪电从几辆车左右的缝隙间穿了过去。

随之而来的便是众妹纸的尖叫,以及考斯特前面那辆一向彪悍的公交车猛地来了一个急刹车!

小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心里头只有一句话冒了出来……

“亲,你现在是和警察叔叔对着干了!”

“疯子!他妈绝对是个疯子!”

见到前头与前头考斯特的距离又拉开,且看到考斯特很大的车身在车流中险之又险地穿梭,章队长也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大的车身,如此快的速度,一旦真撞上了,在这样车流密集的道路上,绝对会造成一场特大交通事故!

“要追不上你,老子山车章的名号就是白叫的了!”

章队长恶狠狠地盯着前头的考斯特,同样也是一脚地板油追了上去。

不得不说,章队长的车技也着实不弱,甚至很强。伊兰特在他的控制下,极为灵活地在车流当中左突右闪,几个加速间,离考斯特的距离一下子就短了。

“想追上来?”

瞄了一下后头的伊兰特,小白看着前面一个弧度较大的弯道,嘴角扯出一丝古怪的笑意:“那得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了!”

其双眼一凝,重踩刹车,右手极快速地在档杆上一划,瞬间降档!从高速降档,带来的就是考斯特车身重心的前移。

“啊!——”

车内众妹纸的惊呼声还未停歇,小白猛切方向盘,一把打过来弧度至少超过了九十度!

吱!

方向的骤然变化,使之很大的考斯特车身,开始了滑移!

“拿考斯特玩甩尾!?这不可能!疯了,这绝对是个疯子!”

章队长双目瞪大,握着档杆的手都哆嗦了一下,满脸尽是不可置信地神情。

而考斯特的甩尾动作还只进行到一半。随着轮胎摩擦着地面发出刺鼻的烧焦味,考斯特的车身在小白的控制下,借着惯性,高速地朝着出弯适宜的角度滑行了过去。

“就是现在!”

小白再次猛切方向盘,右脚一个地板油下去,车身瞬间纠正咆哮着加速绝尘而去。

唯一还留下的,就是在这弯道路面上,留下了又长又深地几道黑线。

“Breaking-Drift?”

“用考斯特玩Breaking-Drift?星城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手了?”

没办法形容章队长此时心下的震惊,只有他自己知道,像考斯特这样完美的甩尾过弯、惯性滑行的动作有多难,他可是清晰地看到刚才考斯特切入弯道的时候,只打了一把方向盘,中间并没有纠正角度,这就说明这个驾驶员的技术有多么恐怖,他对弯道的掌控有多么强悍!

并且,千万还别忘记了这是一辆没有经过改装的考斯特!如此长的车身要玩出如此完美的惯性滑行,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

章队长面色终于阴沉了下来,他告诉自己,今儿是真碰上人物了。

沉吟了半响,他终于拿起对讲机,嘶哑着声音道:“后面的兄弟就不要来了,今儿咱们算是碰到高手了。通知总部,利用摄像头迅速把考斯特驾驶员的面部图像弄出来,另外,查一查这辆考斯特是哪个单位的车。”

对讲机那边收听的人,显然也是没料到一向自傲的章队长会这么说,呆了半响才反应过来,一个个只回复了两个字:“收到。”

“考斯特?没听说今儿有领导来视察啊。”

“再说了,就算是领导视察也不可能开这么快,甚至不知会交通局一声。”

章队长降低了车速,他没打算继续折磨屁股下面的这辆伊兰特了。想了良久,他再次拿起对讲机,刚想要说话,却听到对讲机那头传来了声音。

“章队,刚接到上面通知,星城各媒体至少派出了十辆以上的新闻采访车,正前往我们这边。”

“采访车?”章队长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马路上凌乱不堪的车流,随即冷笑:“这些媒体记者脑袋是让门挤了?莫非他们还想将那辆考斯特截下来采访一下?一帮吃饱了没事干的蠢货!”

“给我听好了,这些傻子记者想要采访可以,只要他们追的到那辆考斯特。还有,尽量别让他们再冲过来给老子添乱!”

考斯特车上,小白一脸淡定,嘴里叼着的那根软白沙时不时地冒出一阵烟雾,就仿佛他刚才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儿似的,其仪表盘上显示着的时速,分明达到了九十码!

却没人知道此刻他心里头在荡着多大的涟漪。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的的确确是真实且正在上演发生的。

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这一个飙车,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他并不知道。

小白深吸了口烟,弹了弹烟灰,从后视镜里头看着车内众妹纸各不相同的表情,看着她们双手捧心惊呼、感慨,甚至看到她们在看向自己的眼神带有些许崇拜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很爽!

有一大群妹纸崇拜你,难道不爽么?

做一个能让众多妹纸崇拜爱慕的男人,不好么?

做一个身有绝技的男人,不拉风么?

虽然书读的不多,但小白现在也隐约感觉到,自己人生的轨迹估计是要有大的改变了。

第4章 打赌

超凡运转手

“爽,刺激,太刺激了!”

从各种惊险中回过神来的李楚楠狠狠地在小白肩膀拍了一下,说着说着她竟是紧挨着小白一屁股坐在了档杆旁,也不管现在还是九十码的速度,也不怕考斯特在左右穿梭摇摆地厉害。

“行啊,小白,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好的车技。要不,过几天晚上我带你去飙车怎样?凭你的车技,啧啧,那是赢定了。”李楚楠现在完全就是一副人贩子的模样。

小白汗了一个,瞟了一眼后头那些妹纸只能苦笑。两下一对比,更是感慨李楚楠神经之大条细胞之粗,特么别的妹纸全部捧着小心肝脸色苍白,就她一人仿佛刚享受完一次似的,还坐在这唧唧歪歪个不停,她怎么就不知道怕呢?

利利索索地再次过掉了几辆车,小白才不急不慢地答道:“得了,呆会就到马栏山了。我看你们还是先抽个时间恢复恢复——姿容吧。”

“姿容?”

李楚楠愣了一下,回过头一看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后面众妹纸哪里还有平日的优雅、秀美、端庄,一个个头发凌乱神色惊慌,甚至还有不少人流了眼泪导致脸上精心画的妆变得惨不忍睹。

在众妹纸慌忙补妆后,广电大楼终于清晰在目了。

挑了一个较隐蔽地巷口,停好了车。让小白有些意外的是,所有妹纸竟然没有一个吐的,无非是稍微受了点惊吓。

啪啪的,众妹纸慌慌张张地下了车,阳光照射下,那短裙白腿分外妖娆,差点幌瞎了小白的眼。

可慢慢地,小白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一干妹纸的眼光全部都落到了他的身上,那眼神,就像是在打量一个陌生的妖怪似的。

“额,你们都看着我干啥呢?”小白十分无辜。

李楚楠扯着莫潇潇走到了他跟前,丝毫不介意自己胸口那两坨肉几乎有一半暴露在小白的眼皮子底下:“小白,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经常飙车来着?”

“对呀,小白,你以前开车可都是慢慢吞吞的呢。”莫潇潇眨着一对大眼睛十分好奇地打量着小白。

小白忽然觉得有些不太自在,被这么多的妹纸注视着,平生第一次啊。斟酌了下才说道:“这个嘛,我师傅以前教我开车的时候,有教过的,今天这不是情况特殊么。”

莫潇潇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角落里头的考斯特小声地道:“小白,待会如果交警赶了过来,那你怎么办?”

“放心,我待会就打个电话给我爹,这事应该可以小事化了的。不过小白,你这样等在校车旁终归还是不好,若有交警或什么人追上来抓着你问,那你该怎么说?”李楚楠道。

“额,也是。那你说我该怎么办?难不成先躲一阵子?”小白挠头问道。

“没错,你现在最好就是先躲一阵子。”李楚楠指着广电大楼不怀好意地笑道:“小白,要不你和我们一起进去?”

“进广电大楼!?”

小白愣住了。抬头看着这栋大楼,心中的感觉是奇怪又复杂的。自己又不是师大的学生,怎么进去?再者,进去了该怎么办?

“当然是要进去啦,别墨迹了,跟着姐保证能进去。”李楚楠大大咧咧地在小白肩膀上一拍:“走吧,别愣着了。”

几人刚往前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沉闷的马达声。

轰轰轰……吱!吱!……

四辆跑车停成了一排。

两辆宝马Z4,一红一灰,一辆路斯特,最后是一辆科迈罗大黄蜂。

这四辆车在跑车行列当中,应该算是入门级别,倒是很贴合这四个二代当前的身份。

啪啪啪——四扇车门同时打开,走出来四个男子。

不得不说,这四货确实拉风,也的确吸引眼球。特别是在广电大楼跟前这么一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些个明星到了呢。一时间,众妹纸加上小白的目光都落在了这四人身上。

“哼,算老娘倒霉,看见什么不好,偏偏看见这四个色鬼。”李楚楠没好气地念叨了一句。

小白同样撇了撇嘴,这四人他也认识,虽说不是很熟,但也多少听说过一些关于这四人的猛事。听说半个月前,这四人当中的某一位就把校医务室两个小护士的肚子给搞大了,关键不在于数字二,而在于同时,记住,是同时!由此可以看得出来,男的凶猛,女的也不弱。

这四人的“狗头”就是有号称师大第一富二代的王昊。

虽然小白自信自己要比这王昊长得帅,但一个是开公家校车的,一个是开私人跑车的,无形之中他也就矮了一头,不管是心里的还是表面的。

但眼下小白看到这四人的时候,不知怎么地,心下却十分的坦然,甚至隐隐还有些鄙夷、更有些傲然,他自己清楚,这完全是因为他身上那些还未完全弄清楚的“怪象”所致。

王昊一马当先走在前头,身后带着三跟班,别着一副最新款雷朋墨镜,身着阿玛尼的衬衫,那装模作样取墨镜的手腕上分明是一块江诗丹顿。

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一副十分绅士的模样,自我感觉可以用极好来形容,特别是见到这么多的美女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那种感觉,浑身都轻飘飘的。不过,王昊脸色马上就变了。因为他看到心仪已久的莫潇潇竟然紧挨着小白,这就让他不舒服了。

小白现在是什么身份?校车司机。而在他们这种人的眼里看来,校车司机那就纯属一下人!而自己钟意的妹子却似乎和一个下人关系暧昧,这让他很是愤怒。

不过他那虚伪的“绅士”意识提醒他,风度,要注意风度,这么多妹纸面前可不能发怒啊。

于是,王昊脸上的怒色瞬间就变成了担忧,三步并做两步地凑到了莫潇潇跟前,却是有意无意地将小白同学挤到了一边,用自认为十分温柔地口气道:“潇潇,听说有个疯子在飙车呢,你碰到了吗?没有被吓到吧?”

他是还不知道口中的那个“疯子”其实就站在他身旁,这话一出口,一行人的嘴角那是齐齐抽搐了一下。注意到这一点,王昊更为疑惑地看着莫潇潇。

“啊,刚才……”

“对,我们也听说了,不过没碰上。走,潇潇,小白,我们快进去吧。”莫潇潇话才一出口,就被李楚楠给抢着打断了,李楚楠边说就边朝身后那一众妹纸使了眼色。

莫潇潇再单纯再老实,这会儿也明白李楚楠的意思,她分明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那个飙车的就是唐小白,其实也正合潇潇的心意,自然是闭嘴不语了。

眼瞧着被李楚楠这么一作乱,王昊虽觉得丢了面子,但也不好发作,特别是碰到李楚楠这种同是“二代”的妹纸。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完全没办法了,至少眼下他对小白那是恨的咬牙切齿的,见到小白三人正往里走,便出声道:“慢着!李楚楠,这小子好像是一个校车司机吧?你想让他以学生的身份混进去?”

“笑话!”

李楚楠霍地转身,不屑地扫了王昊一眼:“本小姐喜欢带他进去怎么着?我乐意!难不成这芒果台还是你王家的,我们还不能进去了?”

王昊脸色一变,目光在小白身上一扫随即便轻笑起来:“可以,当然可以进去,不过你可别忘了今天我们来这是排练节目的,呆会指导老师肯定要一一检查我们各自准备的部分,难道你觉得一个校车司机能表演节目?就算能表演,又能登大雅之堂?”

被王昊这么一说,李楚楠也一时语结,显得有些犹豫起来了。今天这场排练非常重要,关系着他们以后能否顺利毕业的问题,毕竟这一次节目考核那是足足的十个学分啊!若真出了什么差错,还真有些麻烦。

“啧啧,王昊同学,你就这么肯定我不会表演节目?你就这么肯定我表演的节目登不了大雅之堂?”

小白面露怒容的盯着王昊。对方在话语行间流露出来的,是对他这一个校车司机赤果果地蔑视、侮辱,哪怕他性格再好,此刻也忍不下去了。

“哈哈哈……你可真搞笑。你一个开校车的,若是表演的节目能登大雅之堂,那我等岂不是白混了这四年音舞系?”王昊大笑,身后三个狗腿同样跟着哄笑了起来。

“哦?那你敢和我打赌么?待会我要是表演的节目,能登的了大雅之堂,你敢当着众人的面向我道歉?”小白脸上露出了淡淡地笑意。

这话一出,众人皆愣。

什么情况?一个校车司机要和一个音舞系的艺术生打赌自己表演的节目能上得了台面?

多数人皆无语时,却唯有李楚楠若有所悟地看了小白一眼,而莫潇潇却是扯了扯小白的衣袖神情担忧。

“好!”

王昊气极反笑,手指着小白狠狠地道:“老子就和你赌了!不过你若是输了,我要你跪下来向我认错服输!”

第5章 秋日私语(1)

超凡运转手

三十二号演播厅,舞台灯光绚烂,台上正上演着一出歌舞剧。

歌舞剧的名字叫什么,小白没听清楚,里面讲了些什么又表达出了些什么,他同样不知道。

他就只知道台上好几个妹纸着实看着养眼,尽管看不懂,但坐下来好好欣赏也很是不错。

啧啧,瞧瞧那身段,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特别是还穿着一套紧身的服装,别提有多带劲了。

台上这些演员,正是莫潇潇他们。作为一个集体考核的节目,对他们每个人而言都有着莫大的关系,特别这次还是和芒果台一起合作的。

和芒果台合作,那是什么概念?那就是,只要你表现突出了,说不准就会被芒果台看中,一步登天都是有可能的。

“这四个二世祖倒也不完全是不学无术嘛,至少表演起来还有模有样的,还真是难得。”

小白咂了咂嘴,眼睛开始四处打量。没办法,因为他实在是太无聊了。

就如同一个压根不懂艺术不懂音乐的莽汉,你要他去大剧院欣赏交响乐团的表演,那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嘛。而这歌舞剧对小白来说,其实也差不多,上面既是跳又是唱的,每一个人的表情还那么夸张,特别唱的还是英文!

没一会儿,他的目光便落到了一位有贵妇气质的女人身上。此女穿着一身职业LO套装,脸上戴着一副黑边框眼镜,成熟中带有睿智,睿智中又透露出那么丝丝shutou了xinggan。

这女人叫李莉,是指导莫潇潇他们排练的一位芒果台编导。湖师大音舞系和芒果台一直就有着合作关系,每年音舞系的现场表演考核,都会有芒果台内部的资深编导或者某方面的专业老师来指导学生完成节目的排练,今年同样不例外。

而正因如此,也让李莉对莫潇潇这一个班级并不太熟悉,今天是他们第一次在一起排练,可以说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面。

看着台上正表演着的歌舞剧,说实在话,李莉是不太满意的,眉头微皱着站在一旁,不时地拿笔在本子上写写画画。正写着呢,她就感觉总有人在盯着自己看似的,一扭头,正好对上了小白同学那道赤luoluo地目光。

“无赖!”李莉咬牙忍住了没发作,其实她很想走下去质问这个学生为何没参与节目的排练,从看到小白的第一眼,她就总觉得这“学生”有点怪怪的,好像不太像是学生,但如果是湖师大音舞系的老师那也不太可能,因此她才一直按耐住没去询问。

“额——”

虽然李莉没有发出声,但从她的嘴型动作小白也可以看得出她是在说哪两个字。小白觉得冤枉啊,咱坐在这没事干,总不能连我欣赏美女的权利也给剥夺了吧,特别还是这样一个难得的轻shu女。

要是李莉知道她在小白心中被归类为轻shu女,会是何种表情。

其实现在也只有小白知道他心里头是在想些什么。今天发生的一些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时间来得及去消化,以至于他现在脑袋都还有些迷糊。刚才在门口,他之所以敢和王昊打赌,完全是因为他对自己身上那些奇怪的现象有了充足的信心。他总觉得,这些“怪象”会再次带给自己莫大的惊喜。

“咯咯,小白,刚才我表演的好不好?”

“啊?”

一阵幽香袭来,小白扭头一看发现不知何时莫潇潇已经坐到了他身旁,这才反应过来,敢情歌舞剧都已经结束了?

他老脸一红,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很好,表演的很好。”

“那是,我家潇潇的表演那是没话说的。”

李楚楠完全没了刚才舞台上表演的那种气质,一屁股就在小白左手边坐了下来。她皱了皱眉,有些儿担心地看着小白:“之前你和王昊打的那个赌怎么办?你要是输了,凭他家里的关系,让你立马下岗绝对是轻而易举,就算我家出面估计用处都不大了。”

“对啊小白,要不——我过去和王昊商量商量,这个赌就别打了?”莫潇潇也是一脸担忧。

“哎我说你们两怎么就一定认为我会输呢?信心,要对我有信心!”小白笑着摇头。

“这么有把握?”两女好奇地看着小白。

“小白,那你准备表演什么节目?”莫潇潇很想知道小白会表演什么,且表演的还要能登大雅之堂。

“额……”小白愣住了,对啊,我表演什么节目?

他虽然是对“怪象”充满信心,可到了现在他其实也并不知道呆会自己可以表演什么,“咳咳,这个嘛……保密,对,暂时保密。”

见小白说的这么认真,两女也不打算再问了,反正过会儿就能看到。

李莉扶了扶镜框,扫视了一遍台下,讶异的发现莫潇潇和李楚楠两女竟然分坐在那个“无赖”两旁,这就让她对小白的身份更为好奇了。难道真的是学生?

暂时将疑惑压在心里头,她清了清嗓子,喊道:“好了,同学们,刚才你们表演的歌舞剧,我现在就先不做点评。现在请你们每个人上台表演自己准备的节目吧。”

“小白,你别紧张哦,我们先去准备了。嘻嘻,记得好好欣赏我们的表演。”

看着莫潇潇窈窕的背影,小白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真实。心中既有些感动,也有些苦涩。如果他现在也是一个湖师大的学生,那么他绝对会拍着胸说,这妹子,哥绝对能追到手。可他现在就是一个司机,仅仅只是一个校车司机。

有可能吗?

在小白胡思乱想间,台上的个人表演已经开始了。

对于他们这些音舞系的艺术生来说,想要表演一个节目那简直就是太容易了。学艺术的,几乎从小就开始了锻炼学习。因此对他们而言,所谓的表演已经成为了他们一种表达的方式。

古典、芭蕾、爵士,美声、民族、通俗,钢琴、琵琶、古筝。

从跳到唱,再从唱到奏,今儿小白可算是真的开了眼界了。

莫潇潇表演的是古筝演奏,一袭白色长裙,乌黑的秀发,青葱的玉指,无论是形还是声,都非常符合她本人的色彩。

李楚楠表演的是拉丁舞,火辣之余又夹杂着野蛮,同样符合她自身的色彩。

而让小白有些郁闷的是,这王昊竟然来了一场小提琴演奏!

尽管他很不爽,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王昊本来就长得玉树临风,身价那更是没话说,现在还来了一手优雅的小提琴演奏,顿时就让一票妹纸眼睛里头都泛着红心,水汪汪的。

更让小白火大的是,王昊表演完了还不忘了向他投以挑衅鄙夷的目光,怎一个贱字了得!

“好,现在你们每一个人的特长特色我基本算是了解了,下面……”

所有人都表演完之后,李莉正欲要开始逐一点评分析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老师,这还有个人没表演呢。”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