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顾辞慕南初小说阅读_掌上甜妻老公你好呀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01

《掌上甜妻老公你好呀》是由“懿意”所创作,讲述了顾辞慕南初的感情故事,慕南初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被逼成这样子,于是抢走了她的男人顾辞,那么这两人的感情结局是什么,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1章

“慕南初,33号慕南初。”护士拿着病历表叫人。

一道软软地声音,带着浓厚的鼻音响起:“这里。”话刚落,一个软萌可爱的女孩子,站了起来。

穿着一身粉色小碎花,头上扎着丸子头,干净利索。

办公室内,护士将人叫过来之后,顺带把门给关上。

房间里头就剩下坐诊的医生和慕南初。

阳光从窗外打进来,勾勒出男人深刻立体的五官轮廓,俊朗非凡。

“慕南初,坐过来。”顾辞没有抬头,直接将听诊器挂在了耳边,正打算给慕南初听一听。

慕南初有点心不在焉,没有听到顾辞叫她。

一个小时前,慕南初吃完最后一口泡面,山穷水尽的她,接到了一单生意,根据上面的地址,来测试顾辞是不是不举。

经常刷新闻的慕南初,一眼认出了照片上的男人是她同父异母姐姐定下的未婚夫。既然慕言封杀了她所有能赚钱的渠道,她就从这女人未婚夫下手!

顾辞抬头,瞧见眼前的女孩一怔,居然是她?医生的专业素养,使他很快恢复情绪,又叫了慕南初一声。

慕南初这才反应过来:“医生,我感觉我呼吸都有点疼,是不是心脏出问题了?”她的声音十分绵软,加上浓重的鼻音,特别像是在撒娇。

听见慕南初的话,顾辞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不耐。他被人这样骚扰过不是一次两次,如今这女人也给他来这套?

摘了听诊器,准备拿笔给慕南初开药的时候。

怀中突然多了一个软玉温香的身体,鼻尖突然萦绕着一股熟悉的馨香。那人极为快速的在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动作之快,让顾辞毫无招架的余地,被人得逞,浑身顿时一阵酥麻……

不过下一秒,慕南初就毫不留情的被推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

突然袭击,耳朵吹气,是最能够检测一个男人生理反应的招式,没想到得手是得手,可怜自己的屁股。

“给我出去。”顾辞黑着张脸,阴沟里翻船的他,声音冷得可以算得上让人再经历一次倒春寒。

慕南初咬了咬牙,冲着顾辞露出了自己一对小虎牙,颇为讨好的说道:“顾医生,你这一下力气真是大,我屁股都摔疼了,需要屁股损失费!”

这一行,果然不怎么好做。唉~

顾辞的脸,别提有多黑了。从椅子上站起来,挺拔的身躯,修长的腿,慢慢走到慕南初的面前:“慕家的家教,是这样?任由你这么勾引未来姐夫?嗯?”尾音拉长,说不出来的威严之意。

慕南初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慕南初从小就被禁锢,不允许和豪门的人打交道,读书都送去远远的,正牌小姐,过着私生女的日子,豪门圈子可从来没有慕南初的照片,没想到这男人居然认得她!

她想解释来着,可是尴尬啊。犹豫再三,忐忐忑忑,结巴地说道:“嘿嘿嘿,未来姐夫,这……这都是一场误会嘛,你看,我们这算不算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

话还未说完,炙热地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柔软的唇瓣贴了过来。

慕南初瞪大了一双圆眸,这男人不按套路出牌!刚刚不是还跟冰块一样吗?

大脑反应过来,连忙将人推出去,连滚带爬的站起来,缩到角落,做出一副你别过来,我是良家妇女的模样。

慕南初本来就长着一张娃娃脸,精致的五官犹如洋娃娃一般,就这样看着,都给人一种未成年的感觉。

“这样的损失费,够不够?”顾辞指腹轻抹过自己的嘴唇,好似还能够感受到那股子柔软。

慕南初一双眸子湿漉漉地狂点头,像极了担惊受怕的小鹿。心中却在想着,刚刚好像有反应。

嗯……到手了!

“那……姐……姐夫,我先走了,祝你和我姐姐,百年好合!”说完之后,刚想往外头跑,后领子却被人一把揪住,力道之大,任凭她怎么跑,都跑不掉。

随即挂在她脖子上的针孔摄像头,被取了下来。

“针孔摄像头?”顾辞的声音,让慕南初觉得周身都冷了不止一个度!

不过慕南初的反应也是极快的,人刚说话,她便迅速转身,灵活地像只羚羊跃起,想要去抢顾辞手上的东西。

啊啊啊,她的十万块!

顾辞玩性大起,将链子举高,看着小人在原地蹦跶,腿短胳膊也短,一脸懊恼,却根本就不可能拿到。

“姐夫,你看,我这是第一次犯错,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可不可以。”蹦跶的累了,慕南初决定换个战略。

毕竟她可是个能屈能伸的妹子,硬的不行,她可以来软的!

一脸柔弱无辜的小白花模盯顶着顾辞,好像只要顾辞不给,她就可以哭出来一样。

顾辞伸手戳了戳她圆润润地脸蛋,像是只等着人投喂的小仓鼠一样,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里感觉怪怪的。

“嗯?第一次犯错?我看你扑过来的技术倒是很熟练呀。”顾辞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不高兴,冷冷地沁人心脾。

慕南初刚想说,她这是第一次啊,不然怎么可能栽了?

身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慕南初连忙低头掏手机,小心翼翼的瞅了顾辞一眼,缩着脖子,捂着手机讲电话。

“喂~”

顾辞拿着项链坐回到原位,也不怕慕南初跑掉,反而细细地看着这条项链,上面有一张照片。

拍得很模糊,只有一个侧影,甚至连人的侧脸都看不清楚,只能凭借穿着是西装来断定,这是个男人,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顾辞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随身携带的东西……

“什么?有这种事!我马上就杀过去!”慕南初一双眸子里充满的不是怒火,而是人民币的金光……

挂断电话之后,慕南初当然没有马上就过去,而是十分狗腿的凑到顾辞身边,一脸谄媚:“那个姐夫,我这里需要赶场子~有兴趣一起吗?”

“说人话!”

“诚心诚意,邀您捉奸!”

第2章

捉奸?这词真新鲜。

顾辞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听完慕南初的话,跟她去了酒店。

正好魅色属于顾家,两人畅通无阻。

慕南初心中开始不断盘算着,一会要怎么设计勒索她的好姐姐。

两人并肩走到捉奸现场,发觉里头的两人太过于忘我,竟然连门都没关严!

这是有多么热情似火?好像就是故意等着她过来捉奸一样,大门还敞开着,要不是里头时不时还传出些不可描述的声音,慕南初都要以为自己错过了。

人前人淡如菊,每每装出一副我和外边妖艳贱货不一样的高姿态的好姐姐慕言,从小到大,让慕南初吃了无数闷亏,背了无数黑锅,更可恶的是,这女人设计毁她清白,现在倒好,自己从上门被她逮个正着!

她悄悄地音摸到了拐角处,看到她姐姐正摆出妩媚的姿态同帅哥在床上厮混,两人貌似还挺激动忘我。

炒鸡激动的拍了好多小视频以及照片后,满足地将手机揣回兜里头,轻咳了一声。

而就在她身后的顾辞将这一幕看进眼里,这么果断,没有带一丝感情。

床上的两人,对她的轻咳吓得顿了顿,两人双双看向这个地方。一阵尖叫和盖住白花花身体的慌乱是必不可少的。

向来人淡如菊的姐姐,吓得脸色苍白,惊慌失措的看着闯进来的慕南初,眼里更是闪过一丝羞愤。

而一边的男人同样被吓得脸色苍白,慕南初一眼认出了这男人。

居然是她从小指定的未婚夫席天奇……

哇,真是要喷出一口老血。

大姨子和妹夫被小姨子和姐夫捉奸在床,真是没有比这个更加能撒狗血的剧情了。

好友没告诉她,被捉的对象还有她的未婚夫啊!不过如此甚好,又能多捞一笔钱了,等捞够了就踹了这根公用黄瓜!

想着金钱在对慕南初招手,她就两眼冒光。

“慕家的家教,顾某真是受教了。”顾辞面无表情,跟面瘫死的,慕南初总觉得这男人也在拐着弯骂她。

看来这人战斗力不强,还是自己上吧。

“姐姐,我都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慕南初一脸震惊的说道,她承认她也是战斗力不怎么强的人。

虽然慕南初本来想找个机会怼慕言,可是对象是席天奇,就怼不起来了。

毕竟她一直想找机会推掉这场家族联姻,现在她姐姐如此善解人意的帮忙,更是怼不出口。

慕言一脸委屈可怜的往男人背后缩去,小白花的模样十足,一边的席天琪护住了慕言,面色冷淡。

“慕南初,你够了,我的女人,还轮不到你来置喙。”席天琪满面怒容,一点也觉得勾搭了自己的大姨子有什么不对。

“再者,圈内谁不知道你慕南初的私生活混乱不堪,还被赶出慕家,有什么资格来做我席家的主母。”

慕南初对于席天琪的话无动于衷,低着头装出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心里却盘算着如何吸慕言的血,再来处理这烂黄瓜。

慕南初楚楚可怜的望着慕言:“姐姐,你封杀我找工作的途径,现在又来抢我的男人。”她吸了吸鼻子将小白菜地里黄的模式瞬间切换掉。

“看在我们身体留着一半血缘的份上,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麻烦你付一下我未婚夫的黄瓜使用费,账户号码,你是知道的。”

黄瓜使用费……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懵了。

慕言躁红了脸,心中暗骂慕南初果然是个不要脸的。她暗中咬了咬牙,一副对不起慕南初、顾辞的模样:“婉婉,顾先生,对不起。我和天琪是真心相爱的。”

慕南初掏了掏耳朵,这样的台词,她在小说里不知道看了多少遍,都腻歪死了,连忙点头:“恩恩,你们所谓的真心相爱,其实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既然这么爱着对方,下个月的订婚宴,主角换成你就好了。还有真心相爱就不用付钱的么?他现在还是我的未婚夫诶!”

要不是慕言断她财路,慕南初也不会掉钱眼里,处处都想着怎么挣钱。

慕言没想到慕南初这么厚颜无耻,说一遍就算了,还说第二遍,她是丢不起这个脸,缩回被子里。

席天奇皱眉,直接对慕南初大吼一句:“慕南初,给我滚出去!张嘴闭嘴就是钱,庸俗!”

“哦,要我滚呀,好呀。记得打款,谢谢。”慕南初转身就走,留下个潇洒的背影,没想到一边的顾辞不着痕迹的牵着她的手,说了一句:“顾某的账号到时候也会发过来,麻烦二位付一下精神损失费。”

“……”明明她打得头阵,这男人站在半天一句话都没说,最后还白得好处,心塞!

顾辞牵着慕南初出来,慕南初低着头,没心情放在那两人身上,而是严肃的思考着如何从顾辞身上拿到针孔摄像头。

毕竟穷……

顾辞余光瞥见慕南初一副失魂落魄,像只被人遗弃的小狗,心头一软,摸了摸她的头:“刚刚不是挺潇洒的,现在伤心了?”

慕南初连忙呸了一声,她伤心个什么劲?慕言封杀她的时候,身为未婚夫都没想过帮她一把,两人关系迟早要凉的。

她只是在犹豫,是否开口向顾辞要这次捉奸费。

“您想多了,我才不会为了这种人伤心。而且我还没和他订婚呢,不过……”慕南初话锋一转,眼睛滴溜地:“那个,顾先生……看在我帮你把绿帽子摘掉的份上,您能不能行行好,把那条项链还给我?”慕南初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问道。

顾辞侧身看了她一眼:“很缺钱?”

他对慕家的小千金不是很关注,不过是上次偶然见过一次,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据说私生活不检点,被慕家赶出家门,无家可归。

慕南初点点头,山穷水尽,穷死了。

“慕言封杀了我,不让我找工作,至于我家的那个老头子,枕头风倒是很厉害,就是不知道为啥现在还没中风。”慕南初对慕家没有任何的好感,甚至于厌恶。

而席家的订婚宴,是她和慕家最后一点有联系的地方,断了最好。

“那你现在撞破了席少和你姐姐的好事,不是更加混不下去了?”顾辞简单点出主题。

慕南初点头,是这么回事。看来她要背井离乡了,诶……

“不如这样,你告诉我,今天谁让你来医院的,我让你在S市横着走?”顾辞绕来绕去,又绕回了最开始的目的。

“客户的资料,完全保密。”慕南初是个很有职业道德的人!

“那个人给你多少钱,我给你一倍,反正你任务已经失败,不可能拿到那笔钱,现在你又有钱了,怎么样?”顾辞循循善诱,像一只哄骗绵羊的大灰狼。

慕南初本来还是摇头的,结果电话又响了,这次是慕南初闺蜜秦晓的电话。

慕南初心中一喜,果然每次拯救她于水火的,都是好闺蜜!

“那个……我闺蜜找我,我们回聊,回聊……”说罢准备开溜。

谁知,顾辞手比她还快,抢过电话便摁下了免提。

“初呀,你知道顾辞那个不举的单子,谁下的不?”秦晓那边的语气表示很震惊,似乎发现了什么。

顾辞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刚想牵慕南初,慕南初连忙使出一记宋仲基撩妹式,将手机打掉,又在手机快落地之时,抢了过来,对准电话里头大喊:“客户的资料,我不想要知道!”慕南初捂着手机,慌忙想去挂电话,可越是心急,电话越是挂不掉。

“不不不,你要知道!”秦晓那边语气极为坚定:“刚刚那个客户打电话来说要退单,说订金不退了,刚开始我说声音怎么这么熟,你猜怎么着……”

秦晓根本没有听出慕南初的异样,接着往下说。

于是,慕南初的手机就被人夺走了!

第3章

顾辞看准时机拿过去,正好秦晓说了后半句:“居然是慕言那个小婊砸!看来上流社会的绯闻是真的,你姐担心性福不保,真的要和顾辞退婚诶。”

慕南初整个人扑到顾辞身上,想要抢回手机,又不敢让秦晓发觉事情有什么变化。

慕南初软软地小手,一把摁在顾辞胸前的小太阳上而毫不自知。

顾辞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虚扶着慕南初,对着电话那头还在喋喋不休的秦晓说了一句:“你可以挂电话了。”

瞬间,电话那头没音了!

完了,慕南初哀嚎一声,她的职业操守不保了,横着走的机会也没了!

早知道是慕言,这笔钱她为什么不挣啊!对于慕言,职业操守算个屁!

慕南初欲哭无泪,想找个地方趴趴,缓缓神。

直接趴在顾辞身上,咬着手指,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可以挣钱的地方,解决下她的晚餐。

顾辞低头,这角度正好瞧见慕南初睫毛扑闪扑闪,咬着手指,似乎悲愤欲绝。

慕南初闷闷地问道:“慕先生,那个……你刚刚说得话还算话么?我收回刚刚的那句话……”

“有一句话,叫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少女窝在自己的怀中,乖巧柔顺,才不过短短地几个小时,他连推开她的心思都没有。

那股熟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不知道,他问在他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会不会被慕南初鄙视。

“生活啊,艰难!”慕南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趴在顾辞的身上……尴尬,无语!

一激动,就容易进入忘我的境界,想不着痕迹的从人家身上下来,好像也有点做不到。

一张脸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一般,连带的耳尖都是红的。

不过慕南初很迅速,坐回到了副驾驶。

“那个,我觉得好像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走了……”慕南初觉得自己应该先跑为妙。

没等顾辞说完话,慕南初已经打开车门溜了。再不溜,真是要丢人到姥姥家去了。

慕南初扬长而去,没有瞧见顾辞在她身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慕南初搭上公交车,回到了自己蜗居的小地方,一开门,秦晓已经坐在里头,盯着慕南初的模样,想饿狼看到了美味的小绵羊。

“今天你测试的怎么样?”秦晓想了想,还是委婉点,没有直奔主题。

慕南初叹了口气:“失败了,还把我的项链给赔上了。”项链里头可是她要找的人!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机会要回来。

“你不是去捉奸了么?而且你家小白莲城会玩啊,找人检验顾辞是不是不举。”要不是秦晓用的是别的号码,肯定就被逮了。

提到这件事请,慕南初更是欲语泪先流:“嗯,诚邀顾辞过去捉奸,捉到自己的未婚夫和我姐姐躺在床上不说,还在我面前深情告白来着。”

这么劲爆的么?秦晓拍了拍慕南初的肩膀:“节哀。至少你和慕家最后的一点关系也断了……”

“还是给我找份工作吧。”慕南初觉得再不有份正经的工作,她真的要饿死了。毕竟不是每一次都有这样奇葩的客户下单的。

“现在你被慕家人给封杀,我正在积极给你找外市的工作。”秦晓拍了拍慕南初的肩膀,让她先别这么灰心。

此时门铃响了,声音十分急促,似乎按门铃的人没什么耐性。

秦晓过去开门。

老式木门,没有猫眼,刚将门打开,秦晓便被人推到在地。

“哎哟,你这人!”秦晓抬头一看,错愕道:“陆伯父?”

“你个死丫头,被赶出家门了之后,胆子肥了居然敢陷害你姐姐?”慕震言将慕南初拽起来,一巴掌扇到了慕南初的脸上。

慕南初被打得眼前有些发蒙,耳朵嗡嗡作响,身子晃了两晃才稳住身形。

“你个孽女,早知道你会这样陷害你姐姐,就该把你关在别墅里!”慕震言脸上青筋暴起,显然怒不可遏,一边骂着一边揪着慕南初的肩膀往外拖。

慕南初稳住身子之后,反手就给慕震言来了个过肩摔,要不是地上躺着的是她老子,慕南初估计还想踩上一脚。

“陆先生,私闯民宅,蓄意囚禁完全行为能力人,好像是要坐牢的诶,您好歹也是个总裁,上门干这个,不会是慕家要破产了吧?”慕南初不屑地哼哼了两声。

慕震言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伸手指着慕南初破口大骂:“你就和你那母亲一样!丧门星,你想害得你姐姐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是不是?”或许是瞧见慕南初这样理直气壮,气就不打一处来。

呵,她跟这生物学上的父亲,真是没什么可以说的。

“既然你觉得我毁她清白,下个月的席家订婚宴,换成是我姐姐不就好了。皆大欢喜嘛。”慕南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放心,席家永远是你们慕氏最强大的背景,不会因我而改变的。再者,慕言都在我面前承认了,她不愿意和顾辞在一起,都是您逼的。”慕南初语气淡薄,像是再说一件随意的事情。

明摆着这两人偷情,还倒打一耙说是她陷害的。在她父亲的心中慕言怎么样都是对的好的,而她怎么样都是错的,给慕家丢人的。

“胡说八道!你现在就给我回去给你姐姐道歉!一点姐妹情都没有的东西!”慕震言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却不敢靠近慕南初。

“道歉?这辈子都不可能!”慕南初白了他一眼,指了指门口:“慕言封杀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训斥她,怎么不说她没有姐妹情?回去告诉慕言,黄瓜使用费的多少取决于席天奇在她心中的地位有多高,不然我这手头一紧张,情报可就当成钱折现了啊。”

“你!你!”慕震言指着慕南初,气得浑身直哆嗦,啤酒肚上的肥肉都跟着一颤一颤的:“你说什么?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家,说得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好的不学,尽学那些坏的!和你母亲一个德行!”

不提母亲还好,一听到这两个字,慕南初的脸色立即就阴沉了下来:“你是自己滚还是我踹你啊?我告诉你,我生气的时候,可不管你是不是我老子!”

第4章

“反了你!”慕震言有些后悔自己上门没带上保镖,不然现在就可以架着这孽女一起离开。

“看来你是要选择我踹?”慕南初抬起脚就准备踹他。

慕震言连忙退后了几步,还没等他骂出声来,慕南初砰地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真是扫兴。

慕南初拍了拍手,也不去理会在门外骂骂咧咧的慕震言,拿起手机就打电话去兴师问罪。

“喂?”清脆动听的女声响起:“初初是打电话来给我道歉的吗?”

慕南初冷笑了声,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我是来提醒姐姐黄瓜使用费的,不过没想到姐姐你居然是这种人,让那个老头子来打先锋,现在你除了使用费之外还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不然今天晚上就让你见报!”

“慕南初!你不要太过分了!”最后一句话,慕言几乎是咬牙切齿挤出来的。

“我过分?你多大的人了,还回家告诉家长,你这是欺负我没妈,老头心眼瞎是吧?”慕南初毫不客气的怼回去:“五百万,两个二百五,很适合你和席天奇。”

电话那头不断传来喘粗气的声音,显然是被气得不轻。不说这对于慕南初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美滋滋的将电话给挂断,等着慕言给她转账。

五百万呀,能让她这样的小人物活很久了。

秦晓在一边见慕南初分分钟就挣了五百万,脸上只有羡慕两个字。

“你怎么知道,她肯定会转钱?”秦晓我进了沙发,就凑在慕南初身边问道。

“因为和我顾辞和我一起捉得奸呀。这么婚事肯定要黄,不封住我的嘴,到时我发到网上去,顾家肯定会借此生事退婚,慕氏的股票暴跌,肯定完球呀。”

这五百万哪怕掏得再不甘心,慕言也还得掏!

秦晓点了点头觉得慕南初说的很有道理,各在沙发上窝了一会后,准备订一顿豪华大餐,才庆祝今天入账的五百万。

没等豪华大餐吃完,警察蜀黍突然上门。

把一手油腻用脚开门的慕南初给吓了一跳。

警察蜀黍一进门便立刻问道:“我们这里接到报案,一位叫慕言的女士说被一个叫慕南初的给敲诈勒索了,你们谁是慕南初?”

啥?慕南初被这突如其来的警察叔叔惊得不行。

“我是慕南初,但是我绝对没有勒索她呀。”

警察蜀黍绷着一张严肃的脸蛋,将慕南初上下左右打量了个遍,接着说道:“你有没有勒索人,要和我们去了警察局之后才知道。”

慕南初点了点头:“那行吧,等我洗个手就去。”

她身正不怕影子斜,大不了就都说出来了。

警察局,审讯室。

慕南初第一次进来,坐在小板凳上有些紧张,与坐在她对面的两个警察大眼瞪小眼,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对面的警察猛的一咳嗽,先问道:“自己交代这是怎么回事吧。”

慕南初有些茫然的啊了一声,接着说道:“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脸纠结,加之长着一张娃娃脸,看起来真是一副单纯无辜的模样。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家会报警抓你?”拿着圆珠笔的警察瞥了她一眼,让她老老实实交代。

“慕言,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今天有人告诉我说她和我未婚夫偷情,我去酒店抓他们来着。我姐姐说她对不起我,要给我一笔补偿费。”慕南初一脸真诚的凝望着她对面的警察同志。

“警察蜀黍,我真的是好人。我姐前脚刚说要给我补偿费,后脚就让你们把我抓进来,她钱都没给我,哪来的敲诈嘛。”

两个警察相视一眼,显然对她说的话将信将疑。

“勒索诈骗不是你收到钱了才算是,只要你有这样的行为构成犯罪就算是。”

慕南初好想翻白眼,在心中暗戳戳的将这笔账记在了慕言的头上,等她出去的,一定再要个二百五十万的精神损失费!

“警察蜀黍我没有收到钱,那慕言有录音么?什么都没有就报警把我抓回来?我现在还要告她诽谤!”慕南初将小身板挺了挺,一本正经道。

两个警察相视一眼,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慕南初在一边暗中观察这两人的表情,如果没猜错,这是打算严刑逼供,就算不认也要让她认了!

“当然有证据吗,我们是不会随便浪费警力的,现在就打电话让你家人来保释你!”两个警察说完之后,将慕南初带出审讯室,给了慕南初一台电话。

“问题问的不清不楚,我说要告慕言,你们就让我打电话保释?蜀黍,这样是不对的!”慕南初看着他们,将手机掏出来,并没有打电话给慕家的人,反而是打给了顾辞。

慕言现在是顾辞的未婚妻,这笔损失费由顾辞来赔偿下,应该也是可以的。

第一通电话打过去,并没有人接,但慕南初锲而不舍。

一直没人接,就一直打,一定要打到人家接为止。

终于,一道磁性的声音出现在了电话那头。

慕南初心中一喜,连忙说道:“姐夫,我姐姐说我敲诈她,你能来警局保释下我吗?”

说到后边的时候,慕南初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其实一点底气都没有。

万一,顾辞把电话给挂断了呢?她要怎么威胁人家才好。

“把电话给你旁边的人。”顾辞难得没有拒绝,说了这样一句话。

慕南初将电话递给一边站着的人,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些什么,她能感觉到态度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还有专车送她到家。

慕南初有些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车没有开到之前的出租房,而是开进了别墅区。

等慕南初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慕家别墅。

“慕小姐,顾少说他保释你可以,但你必须要在这里等他。”那人说完之后,让慕南初下车。

警车开走了,慕南初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看着慕氏还大敞着的门,她并不想进去,看到那些人恶心的嘴脸。

刚入秋的夜晚,有了些凉意,出门的时候只穿着一件短袖,如今风起,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慕南初就站在原地等着,也不知道顾辞干什么要她在这个地方等。

等了好久,一辆玛莎拉蒂停在了慕南初的面前,顾辞从车里头出现,看着像傻子一样站在路边的慕南初皱了皱眉。

慕南初心中一喜,以为自己可以走了,哪知道顾辞一过来,便搂住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说了句:“配合我,一百万。”

慕南初眼睛放亮,小脑袋激动的点了点头。

第5章

慕家。

慕言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她手头上根本没这么多钱,刚将钱凑齐,就被拉到大厅来,说是顾辞要过来。

这么丢人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告诉给母亲知道,要是一会顾辞进来戳穿她……

越想,慕言的两只手揪着裙摆就越紧,她苦心经营起来的形象,什么都没有了。

“顾辞来了。”慕言的母亲温和地叫道,可没等她慈祥和蔼的表情表现的足够尽善尽美,立即僵住了。

顾辞是过来了,还是以一种十分亲昵的姿势,搂着慕南初进来的。

“孽女!你还说不是你陷害你姐姐?”慕震言勃然大怒,今天被她拒之门外的火气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慕南初不说话,她只配合金主爸爸的表演。

身边的顾辞脸色冷淡,见慕震言这幅模样也不过轻咳一声:“伯父,今天来找你,是为了商量下我们顾慕两家婚事的。”

刘美芳见顾辞这幅模样,脸上不由得担忧这桩婚事要生变,连忙推了一把慕言的胳膊。

“顾辞,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慕言脸上也十分窘迫,知道顾辞肯定会来的,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慕南初冷冷地看了慕言一眼,搞不懂慕言为什么要报警,她也不像是不在乎自己的名誉人呀。

虽然给她送上了一门生意,但慕南初总觉得顾辞要把自己推出去挡刀子。

“今天发生了一件十分荒谬的事情。有幸和您的小千金去捉奸。”顾辞这样已经算是十分直接了。

刘美芳脸上的肌肉在肉眼可见的情况下,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顾辞啊,今天这件事情,完全就是我这小女儿一手策划的!”慕震言脸上的表情也起了变化,显然是知道今天出了什么样的事情。

“孽女!还不快点坦白你做的好事!”慕震言见顾辞不为所动,立即冲着慕南初呵斥道。

“我做了什么好事,我怎么不知道?”慕南初不以为意的瞥了他一眼:“你的心肝宝贝睡了我的未婚夫,不过是找她要点黄瓜使用费,她居然还敢找警察。”

想想慕南初就来气!

“胡说八道什么!一个女孩子家的,这种话是随便说的吗?”慕震言简直要被他这个小女儿给气死!

这说的是人话吗?污言秽语。

“我只是不说人话,您心肝宝贝还不做人事呢。幸亏我这没结婚,要是结了婚,看到我丈夫和我姐滚在一起,多膈应得慌啊。”

慕南初嘴上从来都是不饶人,说好是进来配合慕南承演出的,结果自己先怼上人了。

慕震言气得脸色通红,说不过人就准备动手打人。

此时,顾辞开口了。

“世伯。我们顾慕两家已经有很多项目在进行合作了,现在要撤销,有损顾慕两家的和气。”顾辞什么也不说,拿出公司的项目来压人。

慕震言脸上的怒意立即消退,连忙说道:“顾辞,这件事和言言真的没关系,都是……”话未说完,双目圆睁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顾辞伸手一把搂住慕南初的腰,看向慕震言:“您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解除婚约,顾慕两家解除合作关系。第二换人,合作继续。”

就一句话,孰轻孰重,怎么可能傻子才会不知道怎么选呢。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