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北城林冰清小说全文阅读《浮光深处遇见你》

发布时间:2018-11-06 10:06

顾北城林冰清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推荐:浮光深处遇见你顾北城林冰清目录,浮光深处遇见你全文阅读,浮光深处遇见你小说又名《闪婚总裁深度爱》《若有长情此爱可期》,该小说讲述了顾北城林冰清两个人的爱情故事。陆容深娶她,是为了钱,最后林冰清险些命丧黄泉。 顾北城救了她,帮她报仇,唯一的要求就是嫁给他。 直到后来林冰清才知道,这是另一场算计……

浮光深处遇见你

第1章 婚内出轨

奢华的水晶吊灯洒下金色的暖光,照着奢华的房间一片明亮。

“啪”的一声响,林冰清狠狠地挨了一巴掌。

“妈!”林冰清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婆婆。

“贱人,别叫我妈,你给我滚出去!”

“妈,怎么了?”林冰清慌乱的看着自己的婆婆张雪莹,她对自己素来温柔,现在是这么了?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我问你,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野种?

林冰清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急切的抓住婆婆的胳膊想要解释。

“妈,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林冰清,我们家待你不薄,你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

婆婆尖利的声音刺的林冰清耳膜生疼,她抓着婆婆的手连连摇头,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放开我妈。”

陆容深脸色阴沉的走进来,将手中的牛皮纸袋狠狠地砸向林冰清的头。

“DNA检测结果在这里,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林冰清的脑袋被砸的发懵,这怎么可能?

她慌乱的打开牛皮纸袋,赫然看到上面写着非亲子关系。

“不是的,一定是弄错了……”林冰清焦急的摇头,急切的看着陆容深:“容深,这个结果肯定弄错了。我们再去查,孩子是你的啊!”

她自小就跟陆容深定了娃娃亲,父母意外去世之后就一直住在陆家。

这二十多年来,她就只接触过陆容深这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怀着别人的孩子?

林冰清的身体被一个巨大的力道推开,重重的跌在沙发上。

她疼得呲牙咧嘴,亦是清楚的看到陆容深脸上厌恶的表情。

“没有弄错。”他的声音冰冷刺骨,居高临下的看着林冰清。

“林冰清,我从来都没有碰过你,所以你不可能怀我的孩子。”

“你说什么!”林冰清惊愕的看着陆容深,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

这下连林冰清的婆婆都愣了,她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陆容深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神色坦然。

“妈,你知道的,我一直不喜欢她,若不是为了可以名正言顺的拿到林家的资产,我干嘛娶她?”

婆婆愣了一下,表情有些讪讪。她当然知道陆容深的心思,可是他怎么就当着林冰清的面儿把这话给说出来了呢?

陆容深蹲下身来,捏住林冰清的下巴。

“林冰清,我们离婚吧。出轨的事情爆出去,对你没有好处。你自己不要脸,也要为你的死人爹妈留点儿脸面不是吗?”

陆容深一脸嘲讽的看着林冰清,唇角的冷笑让她心中发颤。

她真的想不到,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会是这幅嘴脸。

“你撒谎……我没有出轨,没有……”

“你有哦。”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伴随着高跟鞋的清脆声响,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走到了陆容深的面前。

她对着陆容深甜甜一笑,直接挽住了陆容深的胳膊柔若无骨的贴了上去。

林冰清心口一疼,这个女人,是她的闺蜜云雨辰啊!

可是她为什么会跟陆容深这么亲密?难道说他们两个人……

“你仔细想想那天的事情哦,我们去了酒吧,然后你喝了点酒,再后面的事情,你记得吗?”

云雨辰一脸笑意的看着林冰清,非常满意的看到林冰清的脸上失去最后一丝血色。

“唉,可怜的孩子。”云雨辰看着林冰清的肚子叹息一声,一脸惋惜道:“那天晚上有那么多人,也不知道这个孩子的爸爸到底是谁呢……”

林冰清惨白着脸,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她挣扎着起身,朝着那女人冲过去。“你胡说!你胡说!”

她大声的喊叫着,可是心中的慌乱却越来越强。

那天晚上的事情犹如潮水一般袭来,她喝了酒,后面的事情就不清楚了,醒来的时候她在酒店里。之后陆容深过来,说他们发生了关系,再之后,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可是关于亲密行为的部分,林冰清毫无印象。

难道说,这个孩子真的不是陆容深的吗?

林冰清颤抖的厉害,陆容深脸色阴霾的伸手,将林冰清狠狠一推。

“啊……”林冰清的腰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茶几上,强烈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来气。

“别闹了,离婚吧。”陆容深开口。

云雨辰笑眯眯的看着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林冰清的面前,贴心的翻到了最后一页。

“在这里签字哦。”

林冰清嘴里发苦,她即便是再傻,也知道自己是被算计了。

她的闺蜜,她的丈夫,她最亲密,最信任的两个人啊!

“冰清,不要再让容深生气了,你不是爱他吗?爱他就要成全他啊。”

云雨辰眨着眼睛,一脸乖巧的劝着林冰清。

林冰清深吸一口气,“好,我同意离婚。但是林氏跟陆氏合并的计划就此停止。”

她爱错了人,决不能把父母的心血都搭进去。

陆容深脸色顿时一片冰冷,他娶林冰清为的就是她的遗产,怎么可能会同意停止合并计划?

“林冰清,你最好搞清楚,现在是你出轨,我完全可以让你净身出户。”

“那就打官司吧!”林冰清冷眼看着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只觉得自己是眼瞎。

“酒吧一定有监控,一定能弄清楚那晚是怎么回事。你觉得,那些公之于众之后我还能被判定为出轨吗?”

陆容深没想到被林冰清反将一军,脸色难看的厉害。

他揪起林冰清的头发,强烈的疼痛让林冰清不得不伸长了脖子。

陆容深恶狠狠的开口,“现在签不签由不得你!要是闹下去你觉得丢人的会是我吗?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

“对诶,冰清的遗产继承人就是容深啊。”云雨辰状似无意的开口。

陆容深眼眸一冷,“签字!”

“不!你做梦,我死都不……啊……”

一声惨叫传来,云雨辰跟陆母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林冰清的身体跌在地上,鲜红的血从林冰清的头上涌出,霎时间在地面蔓延。

“天,容深,你……”

“安静!”陆容深脸色一片冰冷,眼眸之中寒光闪烁。

第2章 毁尸灭迹

他弯腰抱起满头鲜血的林冰清,沉声道:“妈,你把这里清理干净,雨辰,你跟我走。”

言毕,陆容深大步走出门去。

深夜,一红一黑两辆汽车先后开出陆家别墅。

暗处的人眼眸一亮,立刻拨通一个电话。

“顾总,陆家开了两辆车出去。”

“跟上去。”沉稳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是。”

两辆车在道路上疾驰,前面却已经是深渊。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红色汽车猛地停住。紧跟其后的云雨辰吓了一跳,连忙踩下刹车。

看着陆容深开了车门,她心跳的飞快。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云雨辰心跳都漏掉几拍,颤颤巍巍的接通。

“容深……”她声音有些发抖,实在是怕的厉害。

陆容深到底是要做什么?

“把你车里的酒拿过来。”

电话瞬间被挂断,云雨辰的大脑有些发木,她大脑空白的拿起副驾驶座的酒,随即下车。

“容深,你要做什么?”

夜色之下,副驾驶的林冰清满头鲜血,模样实在骇人。云雨辰连忙避开视线,还是打了一个激灵。

陆容深看着云雨辰突然扯了扯唇,这笑容让云雨辰毛骨悚然。

他拉扯着林冰清将她按在驾驶座上系上了安全带,没有半句解释就抓起云雨辰手中的酒,朝着林冰清的嘴里灌了进去。

云雨辰瞳孔一缩,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心脏快要跳出来。

这是一个正在施工的大桥,有十几米高。前面就是断层,陆容深这是想……

一瓶酒尽数倒在林冰清身上,被捆在驾驶座上的人仍旧毫无反应。

陆容深将酒瓶丢在她身旁,摆正了林冰清的身体发动了车子,毫不犹豫的关上车门。

“嘭”的一声响,云雨辰浑身一颤,身旁的车开始缓慢移动。

“走。”陆容深冷声开口,抓着云雨辰的手转头离开。

云雨辰周身寒意弥漫,不敢有任何反抗立刻跟上陆容深的脚步。

她怕自己一个犹豫,陆容深会把她也塞进那辆车里!

“嘭”的一声响自身后传来,云雨辰双腿一软差点儿栽倒在地上,陆容深长舒一口气。

“今晚我们没有来过,我们也没有见过林冰清,懂吗?”

“嗯!”云雨辰连连点头,脸上尽是惊恐。

陆容深满意勾唇,长臂一伸把云雨辰揽入怀中霸道的吻了下去。

“雨辰,我爱你。”

“我也爱你……”她的声音抑制不住发颤。

这句话已经不会让云雨辰感觉到深情,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我马上就能娶你了。”

黑色的车扬长而去,仿若从未来过一般。

几分钟后,巨大的爆炸声突然响起,断桥之下火光漫天。

***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Kingsize的大床上,一个女孩躺在床上。那纤细而又白皙的身体几乎隐没在黑色印花锦被之中。

她脸色苍白,额头上缠着一圈绷带,脸上有许多细小的伤口,却仍旧看得出她五官精致。

她昏昏沉沉的睡着,脑袋疼得厉害。

脑海之中浮现出清晰的画面,有人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狠狠地往茶几上撞,那巨大的力道似是要把她的脑袋直接撞碎。

“啊……”

她惊呼一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上涌出一层冷汗。

入目的是精致的水晶吊灯,却不是她所熟悉的款式。

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听到声音走到她的床边,立刻开始了一系列的检查。

这三个人是医生?是陆容深送她来的医院吗?

林冰清的脑袋发懵,却是听到身旁的人开了口。

“顾先生,这位小姐的身体没什么问题,最近几天要注意休息。”

顾先生?这人是谁?

不是陆容深送她来的医院?

“嗯。”一个充满磁性的单音从一旁传来。

医生纷纷出门,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你现在意识应该是清醒的,我们谈一下。”

霸道的声音不容拒绝,林冰清艰难的转头,看着一个高大的男人朝着自己走过来。

他真的很高,目测要将近一米九。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身材板板正正,坚毅的五官挑不出任何瑕疵,特别是那一双眼眸深邃而清冷,让她不自觉的感受到了压迫感。

而这张脸,让林冰清觉得有些熟悉。

“我是顾北城,你怀了我的孩子。”

林冰清的脑袋轰的一下子炸开,“你说什么!”

她的声音喑哑的厉害,激动的起身,脑袋却一阵眩晕直接又跌回了床上。

顾北城平静的看着林冰清,“5月20号在倾城酒吧,你跟我发生了关系。”

林冰清骤然想起那一天,那天她就是为了庆祝“520”,所以才跟云雨辰和陆容深去的酒吧。

所以云雨辰跟陆容深说的都是真的吗?

不!不会的,这个人一定是陆容深找来骗她的!

“陆容深呢?让他来见我!他别想再骗我,就算是婚内出轨又怎么样?林氏集团是我们婚前财产,跟他无关!”

她浑身发抖的大喊出声,她可以离婚,但是绝对不会把父母的心血给他!

顾北城静静的看着林冰清吵闹,并没有阻止,相反那一双清冷的眼眸之中还浮现出了一丝满意。

“这是今天的新闻。”

一张报纸轻飘飘的落在了林冰清的面前,林冰清抓起它来想要扔走,却赫然看到报纸上的标题,浑身一震。

“林氏千金驾车坠桥,车辆爆炸尸骨无存。昔日豪门一家三口竟都死于车祸!”

林冰清的身体抑制不住发起抖来,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这报纸上说的人是她吗?

报纸上用很大的篇幅刊登了一张照片。

那是一辆已经被烧毁的车,车辆严重变形,但是散落在一旁的残骸还能够看出来那辆车原本是红色的。

除此之外报纸上还有一张陆容深的照片,他一脸悲痛,手中捧着一张黑白照片,上面赫然是林冰清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冰清完全惊呆了,她明明还活着,为什么陆容深会说她死了?

第3章 达成合作

昨晚你昏倒之后陆容深跟云雨辰给你灌了酒,伪造了这一场车祸。是我的人救了你,但是如今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你去世的消息。”

一个手机递到了林冰清的面前,“如果你不相信,可以上网查一下新闻,或者看一下电视,现在应该有不少报道。”

林冰清没有接手机,死死地捏着手中的报纸。

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滚落,身体还在抑制不住颤抖。

她不需要查,因为眼前的人跟她之前在照片上见到的人长得一样。

身为林家千金,林冰清不可能不知道顾北城。

顾北城是神秘家族顾家唯一的继承人,这个家族盘亘在商场多年,顾北城的能力更是令人心生敬畏,所有生意人都巴不得能跟顾氏集团合作。

不说陆容深根本请不动顾北城出面骗人,自己又有什么东西是值得顾北城来骗的呢?

他随便动动手,就能够让林家的公司荡然无存。

“如果你现在冷静了,我们就谈一下。陆容深已经秘密结算了你所有的资产,正在进行遗产交接手续。”

顾北城再次开口,林冰清心口一疼,喉间涌出一阵咸腥。

陆容深,你好狠!

她死死地咬着嘴唇,将那翻涌的血腥味压下。

她抬头看着顾北城道:“你想要跟我谈什么?”

“你怀了我的孩子,生下来。我帮你抢回公司。”顾北城的话干脆利落,没有任何感情。

林冰清意外,却更是狐疑。

不得不承认,顾北城说帮她抢回公司,对她真的很有吸引力。但是让她为一个不认识的人生孩子,她做不到。

“谢谢你救了我,但是我想只要我活着,陆容深就没有办法拿走林氏集团。”

没错,陆容深是她遗产的第一继承人,但是既然是遗产,前提就是她要死。

很可惜,现在她还活着。

她现在就联系媒体召开新闻发布会证明自己还活着,然后再报警,跟陆容深离婚!

林冰清起身下床,现在就想离开。

顾北城平静的看着她,“你认为你现在回去,就能跟陆容深顺利离婚吗?”

“就算离不了婚,我也有时间梗概医嘱。”林冰清想好了,她要设定遗嘱将名下所有遗产捐给基金会。

即便是她死,也绝对不能把父母的心血给陆容深那个人渣。

“你可以不跟我合作,但是我保证你没有办法为你父母的死讨回公道。”

林冰清身体骤然僵住,“你什么意思?”

“你父母的死,你以为真的是意外?”顾北城反问一句,林冰清骤然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她急切的抓住顾北城的胳膊,“你知道什么?”

林冰清的父母死于车祸,警察给出的鉴定结果是因为刹车失灵。可是她家的车明明都会定期保养检查,怎么会出那样的问题?

父母的死因,林冰清确实怀疑过。可是她没有证据,更是没有怀疑的人。

顾北城看着林冰清的手眉头皱了一下,冷漠的把胳膊从林冰清的手里抽出来。他不喜欢别人触碰自己的身体。

“汽车残骸上有不该出现的指纹。”顾北城开口。

“谁的?”林冰清追问。

“陆容深。”

听到这三个字,林冰清双腿一软,直接倒在地上。

顾北城垂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现在你觉得自己应该回去吗?他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你可以不怕死,但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一辈子都不会得到法律的制裁。”

林冰清的身体抖得厉害,强烈的恨意几乎将她淹没。

她紧咬着牙关,开口道:“我同意。”

***

天蒙蒙亮,林冰清躺在宽敞的大床上没有半分睡意。

那天在医院她答应跟顾北城合作,之后便住进了顾北城安排的别墅。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准备的很妥当,还有一个佣人专门照顾她。

只是,林冰清住的并不自在,因为她的心里总有一个疑虑。

顾北城做过DNA检测,她确实是怀了顾北城的孩子。可是这在林冰清看来这很难成为顾北城帮她的理由。

顾北城想要一个孩子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吗?

只要他愿意,多的是女人愿意给他生,他为什么偏偏要自己这个?

她忍不住起床开了电脑去查顾北城的信息,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查,但是查到的东西都是一样的。

顾北城,三十岁,顾家唯一的继承人。

除了他的一些业绩跟做慈善的信息,除此之外再也查不出别的东西。

跟这样一个人合作,林冰清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结果。

她忍不住又查了自己的消息,还有陆容深跟云雨辰,她已经“死亡”半个月了,这半个月爆出不少陆容深伤痛欲绝的新闻。

林冰清看了只想冷笑,因为顾北城告诉她,陆容深在塑造这个深情人设的同时,早已经将林氏集团所有资产都占为己有。

天已经大亮,她长舒一口气,合上电脑下了楼。

昨天顾北城来了消息,说今天会过来谈接下来的计划,林冰清要早做准备。

餐桌上,林冰清跟顾北城安静的吃着饭。

看着林冰清放了筷子,顾北城轻轻蹙眉。

“饭菜不合口味吗?秦姨说你平时也吃得很少。”

他看着林冰清,半个月的时间而已,她消瘦的厉害。

“没有。”林冰清摇头,觉得不太合适又补充了一句,“只是不觉得饿。”

顾北城皱眉,“注意身体,要保持营养。”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林冰清的心跳了跳,但是她很清楚,顾北城关心的不是她,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孩子。”

顾北城皱了皱眉,没有言语。

他转身从桌上拿过一个牛皮纸袋递给林冰清,“你新的身份信息,已经做好了。”

林冰清的心沉了沉,打开袋子,里面各种身份证明一应俱全,上面写着一个名字——许静仪。

从车祸那天开始,这个世界上就已经没有了林冰清,她要用一个新的身份去抢回自己的一切。

顾北城平静道:“我给你安排了整容医生,在容貌上做一些改变,以后就没有人认得出你来。”

第5章 故意伤害

旁边座位的人非常瘦弱,可是小腹却微微凸起。

她是个孕妇!

恐惧犹如惊涛骇浪袭来,现在即便有机票,她也不相信这个人不是林冰清!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可是如果她是林冰清,她的机票是怎么回事?盗用了别人的信息吗?

现在她该关心的不是林冰清为什么买票,而是她为什么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

张雪莹连忙起身跟上去,此时秦姨正扶着林冰清下楼梯。

张雪莹心中一狠,直接冲上去。

“小心!”

空姐惊呼出声,连忙去拉张雪莹。

秦姨闻声转头,看着冲过来的张雪莹心中一惊。

她立刻把林冰清朝着旁边一推,张雪莹重重的撞在了她的身上。

在这巨大的撞击力之下,二人直接滚下了楼梯。

林冰清虽然被推开却也难以幸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谁都想不到会发生这一幕,工作人员立刻上楼梯去拦住秦姨跟张雪莹,防止她们摔得更严重。空姐亦是立刻去搀扶林冰清。

“女士,您……”

“别……别动我……”

林冰清脸色煞白,根本说不出话来。

腹部传来一阵一阵清晰的绞痛,温热黏腻的感觉在下身弥漫,让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空姐看着林冰清此时的模样大惊失色,“快叫救护车。”

林冰清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病房,小腹仍旧在抽痛,还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她伸手摸过去,已经是一片平坦,让林冰清觉得不安。

她有点儿恍惚,更是恨。

张雪莹突然冲过来,是想要撞死她吗?

开门声响起,林冰清看过去,看到身上绑着绷带的秦姨走了进来。

机场的工作人员反应很快,她就胳膊摔伤了几处,倒是没有很严重。

“许小姐……”秦姨看着林冰清,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不是你的问题。”林冰清幽幽开口,不自觉的抓了一下自己腹部的衣服。

“我的孩子,是流了吗?”

她看着秦姨,消瘦的脸苍白的厉害,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显得更大,空洞又泛着水光。

秦姨心口有点疼,还是点了点头。

“顾先生已经在飞机上了,他会亲自来处理这件事情。”

林冰清的事情她知道一些,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狠的人。

她已经去拦了,却还是让林冰清没了孩子。也不知道顾先生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林冰清沉默,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心中有些茫然。

她对这个孩子的感情有些复杂,最开始她以为怀的是陆容深的孩子,她是真的欢喜,也无时无刻不在期待着这个孩子的到来。

后来得知这个孩子不是陆容深的,她惊愕,却没有想过把孩子打掉。

但是当这个孩子成了她跟顾北城交易的筹码,林冰清日日都在煎熬。

她不想让孩子出生在一场交易里,可是当时的她只想报仇,没有更好的选择。

如今孩子没有了,她虽然恨,却也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胡思乱想之中林冰清再次睡去,醒来的时候顾北城已经在她床前。

顾北城仍旧是那样高大,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给了林冰清极强的压迫感。

“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律师已经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了张雪莹,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清冷的声音跟往日一样不带任何的感情,林冰清怔怔的看着他,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丝伤心的情绪,只是她失败了。

“谢谢……”她开口,倏而又道:“对不起。合同的事情……”

“如果你想解约,我没有意见。”

孩子没了,她已经算是违约了。

既然张雪莹已经看到了她,索性她就直接的承认自己还活着。陆容深害死自己父母的证据,她只能再想办法。

虚弱的声音落入顾北城的耳中,让他的心中泛起丝丝疼痛。

清冷的双眸之中浮现出了一抹柔和,眼神也变得有些悠远。

他突然上前,握住了林冰清的手。“不要胡思乱想,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顾……顾先生?”林冰清完全懵了,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温柔。

这个称呼让顾北城心中的疼惜倾刻之间烟消云散,他眉头微蹙,惊讶自己刚才的冲动,同时松开了林冰清的手。

“你好好养身体,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冰冷的话语再没有刚才的温柔,林冰清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顾北城已经离开了病房。

“顾先生,陆容深跟陆震天已经到M国了,他们想要见您。”门外的助理立刻上前开口。

“不见。”

***

宾馆之中,陆震天跟陆容深父子二人面色一片焦急。

陆容深不安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此时他正在通话。

电话挂断,他立刻道:“怎么样?顾北城答应见面了吗?”

陆震天摇头,一脸焦灼,“你妈到底是做了什么?怎么就惹上顾北城了呢!”

他们不久前接到了M国警方的电话,说张雪莹撞伤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孕妇已经流产,而顾北城的律师以故意伤害罪起诉了张雪莹。

他们父子二人完全震惊,想要联系张雪莹却根本没有办法打通她的电话,只能立刻赶来了M国。

陆容深同样着急,但是顾北城拒绝见面也在意料之内。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顾北城怎么可能会见?

他叹口气道:“等律师消息吧。”

律师很快回了宾馆,带回来的消息却让父子二人更加震惊。

“夫人说她在飞机上见到了一个跟林冰清一模一样的女人,但是那个女人却说自己是许静仪。她怀疑那个女人是孕妇,就想要撞她一下来验证,完全没有想到会惹上顾北城。”

“林冰清?”陆容深呆住。

律师点头,“按照夫人说法,那个女人跟林小姐长的完全一样,而且看起来还是个孕妇。夫人就是想要证明一下……”

“等等!她是故意撞的?”陆震天一脸震惊。

律师再次点头,不想发表任何言论。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