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萧治汪婧萱小说最新章节_毒帝本是女儿娇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0
此小说主人翁是萧治汪婧萱,书名叫《毒帝本是女儿娇》,是很多朋友们都喜爱的作者锦容所写,很好看,千万不要错过,本站有全本小说入口哦!精彩片段:“前面就是晨曦宫,曾经是晨妃的住所。”欢儿如实而言着,顿了一下,再度开口道:“公主可还记得,五年前,晨妃娘家因通敌叛国的罪名受到牵连,晨妃自尽于宫中,留下年仅七岁的四皇子。”

萧治汪婧萱小说 精彩章节

楚云娇轻笑着瞥了一眼略有几分尴尬的夏梦泽,唇角的弧度稍稍上扬,不动声色的执起手边的茶杯,浅饮着荷花茶。

怔了几秒的夏梦泽,神色里闪过一抹惊慌,她没有想到那个传闻中最无用的公主会将自己逼迫到无法还口的地步,便是不敢再小瞧她的。

“我与爹爹只是关心公主,公主莫要错怪我同爹爹的好意。皇上那般疼爱公主,定然也会询问公主的意思,公主早些了解,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终是恢复到了平静自若的模样,她佯装亲切的模样,心里则是在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够同她拉扯到关系。

夏梦泽自然不会忘记自己专程入宫的目的,顿了一下,便扯来了话题道:“现在说这些的确过早,是我糊涂了,公主莫怪。”

一边拿出自己出门前准备好的物品,“那这个就赠予公主,算是我给公主赔不是,可好?”

盈盈的笑意在她脸庞浮现,颇有几分诚恳的看向楚云娇,特意托人寻来的稀罕物品,保准是楚云娇未曾见过的,并且一定会喜欢的。

她心中打着自己的算盘,而下一秒,楚云娇就当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道,“不必。”

楚云娇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她才不稀罕夏梦泽碰过的东西,懒得同她再扯什么,便下逐客令道:“天色已晚,本宫有些乏了,就不多留表姐了,表姐慢走。”

这一刻的夏梦泽是真想发泄自己脾气的,硬生生的强忍了下来,坚持道:“这个是我特意为公主准备的,公主就留下吧。”

“本宫注定是要辜负表姐的一番美意了,表姐还是拿回去吧。”

楚云娇尽量让自己语气听起来很客气了,和夏梦泽交谈的这段时间,让她感觉到无比的恶心。

她皱了皱眉头,丝毫不显示自己的疲倦与不耐烦。

如此,夏梦泽也无奈,只好遵循楚云娇的想法,离开了莲心殿。

“呵,还真拿自己当一回事了。”走出来的夏梦泽低声咒骂着,楚云娇竟然敢如此怠慢自己,还给自己气受。

好端端的谈话,却向不可抑制的方向发展着,她总觉得有哪里似乎不对。

或许是因为楚云娇还处于什么都不懂年纪吧,她心里默默的想着,却又觉得这个理由无法说服自己。

她烦躁的摇晃着脑袋,愤愤然离去。

“夏小姐碰过的东西全部换掉。”楚云娇淡然的吩咐着,控制着自己情绪的她,依旧是不悲不喜的模样。

要是她连自己内心的仇恨都无法压制住,还如何报汪家灭门之仇。

她今天就是要让夏梦泽知道,自己绝非她想象中的那么好欺负。况且,来日方长。

“这……”欢儿犹豫了一下,转而听到楚云娇再度询问道,“怎么?”

欢儿立刻摇了摇头,迅速的去做事了。

漫漫长夜,闭上眼睛的楚云娇,总是能够想到冰冷且可怕的牢房。漆黑一片,痛楚与鲜血的蔓延。

楚云娇醒来时,额头上冒着冷汗,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眸,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往事是她难以解开的心结。

纵然当初的她祝愿夏梦泽午夜梦回之中,噩梦缠身。可自己又怎么能轻易的忘却那些血迹斑斑。

似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她的心口,久久难以喘过气来。

“公主是做噩梦了吗?”欢儿心急的小跑至楚云娇床前,宽慰道:“公主别怕,梦而已,不会是真的。”

楚云娇无视了欢儿的言语,心里划过一抹苦涩。她经历过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不是真的。

她悠然的叹了口气道:“我没事。”

轻而易举就能够脱口而出的三个字,云淡风轻。

偌大的宫中她还没怎么全部转完,上一次就运气特别不好的遇到了楚瀚。可她不信,自己每次都能够遇到他。

楚云娇索性挑偏远的地方而去。

“公主为何要往这地方来,奴婢听人家说,这里不干净。”欢儿神经兮兮的打量着周围,低声在楚云娇耳边说道。

她只是听说,亦是相信的。毕竟纷杂的后宫之中,可是什么事都会发生的。

楚云娇轻佻起眉头,浅笑道:“说来听听,你听到过什么事情?”

她突然觉得,这宫中隐藏着的秘密委实有许多。

祖父曾经告诫过她,天下之大,人心复杂,唯独王室最好不要去招惹的,那里复杂道不是她可以承受的。

所以她也是知道的,以汪家的地位,她一个千金小姐,嫁给皇子都是名正言顺的。但却与萧治有了婚约,正是因为祖父不想让她陷入王室这个深渊之中。

可笑的是,她终究还是没能够逃过这样的命运。

“晨妃自尽后,四皇子一直由张嬷嬷代为管教。皇上对他的态度虽然不好,到底也是比公主的处境好许多。只有公主受的委屈是最多的。”

欢儿忍不住感慨着,这些陈年旧事,她还是记得一些的。

楚云娇约莫有些印象,曾听祖父提起过,还有过些许的感慨,之后就不再去在意了。

晨妃自尽,亦是可怜。可普天之下,可怜人总是多的,只能是当今皇上的过错。

她隐约记得祖父提起过,晨妃一家是无辜受到牵连的。她汪家,不也是一样被平白无故扣上那么多大的冤屈。

“不管怎么样,都是已经过去了,那这晨曦宫现在是?”楚云娇浅淡一笑,以后的日子,才是最为重要的。

“废弃了,但奴婢听到有宫女说,这里半夜会有晨妃的哭声,久久无法散去,便没有人敢靠近。”

欢儿这样说的时候,刻意在四周打量着。尽管现在阳光明媚,还是无法驱散她心里的那抹恐惧。

纵然是听说,可终归传的有板有眼,即便是她不想去信,亦是有顾虑的。

楚云娇瞥了她一眼,“哪有那么夸张,若真是有,那才是有意思了。反正无事可做,不妨咱们去看看。”

话音还未落下,她便款款向晨曦宫而去,带着几分的好奇。

直到她的步伐听到了宫门口,看着周围的荒凉,就能够知晓这里的确鲜少有人来往。

甚至她都能够感受到,昔日这里的热闹,而如今则是冷清。

“公主,看一眼就行了,咱们快走吧,以免沾染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欢儿劝慰着楚云娇,生怕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而楚云娇怎么可能会听欢儿这样的劝慰,祖父曾经教导过她,无愧于心,便是什么都不会怕的。

所以她伸手触碰有些褪色了的朱红色门,还未用力,就推开了一条缝隙。

本着好奇的心态的她端直走了进入,欢儿慌张的想要唤楚云娇,又怕被别人听到,一咬牙一跺脚,便跟了上去。

欢儿发现,自家主子变化的程度未免太大了,她有点接受不起啊。

“公主,咱们还是回去吧,回去奴婢给公主做好吃的。”欢儿试探性的拉了拉楚云娇的衣袖,她还是未打消自己的顾虑,盼望着楚云娇能够改变心意。

“急什么,再看看。”楚云娇抬眸在宫苑的四周细细打量着,入眼的仍旧是一片荒凉。物是人非,不禁颇有几分的感慨,心绪复杂。

“你们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