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萧治汪婧萱小说_萧治汪婧萱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0
这本《毒帝本是女儿娇》是很多书友喜欢的小说是一个文笔非常好的作者锦容写的,每个人物都塑造的特别成功,情感交叉也是激动人心的过程。在这里为大家提供《毒帝本是女儿娇》的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精彩片段:“姐姐是如何得知的?”楚天疑惑的注视着楚云娇,眼眸几略有几分的不解。他没有丝毫的掩饰,反而是直截了当的承认了。 只是他不曾想到,自己什么都还没有说,楚云娇就看透了一切。

萧治汪婧萱小说 精彩章节

听着欢儿的禀报,楚云娇先是一愣,随即吩咐道:“还不快让他进来。”

原本只是随口而言的客套话,倒不曾想楚天是真的来了。反倒是让她觉得若有所思,总觉得事情看起来不会是表面上的这样简单。

“见过姐姐。”楚天恭恭敬敬的俯身行礼着,看起来就像是教养极好的孩子,可笑的是,皇帝对他并不在意。

楚云娇点头轻应,“坐吧,你我本就是亲姐弟,无无拘束。”转头看向一旁的欢儿,“你且去拿几样糕点过来。”

“是。”

待欢儿离去后,楚云娇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的说道:“天儿会来莲心殿,是依从先前那位公子的吩咐?”

看似疑问的口吻,却充斥着肯定。

以自己对沈洛的了解,一定是这样,因为自己引起了他的兴趣,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现在正处于风头之上。

楚云娇有点无奈,不经意间便将自己所想的话语说了出来,“既然想要知道什么,为何不自己亲自过来确认,反倒是托付于人,有点意思。”

她的唇角勾勒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来,夹杂着一丝心酸和嘲弄。

故人再见,她识的他,而他,却不识的自己。

不正是对大多数人而言都是这样的么。

他从前很少接触楚云娇,对这个所谓的姐姐的印象,也没有什么。只记得楚云娇一直都是跟在楚瑜的身旁,由楚瑜来保护着这个娇弱的姑娘。

楚云娇轻笑道:“以天儿的性子,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来此。你我虽存有姐弟名分,说到底也不过只是个名分。”

欢儿执起茶壶,专心的在茶杯中倒入茶水,一杯放在楚云娇面前,另一杯送至楚天手旁。甚至将好几个盛有精致点心的陶瓷碟子,都放在偏向楚天的那边,“四皇子请用。”

“有劳了。”楚天颇为客气的而言着,随后对着楚云娇点了点头,微微错愕道:“不曾想姐姐竟对天儿有所了解,是天儿冒犯了。沈先生不便来此,特让天儿前来了解姐姐。”

面对如此聪慧的楚云娇,楚天觉得自己还是实话实说为好。若是刻意的兜圈子,兴许还会越描越黑也说不一定。

“为什么?”楚云娇假装若无其事的询问着,当她听到楚天坦诚的那一瞬间,还是有些惊讶的,甚至有着其他的情绪在悄无声息的蔓延着,却还是硬生生的压制了下来。

关于过去,她还是无法做到静若止水。

哪怕她心里猜测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而她还是固执的询问着,想要推翻自己的设想。

楚云娇的指尖触碰到了茶杯的温热,下一秒变将茶杯紧紧攥在心中,掩饰着自己那些莫须有的情绪。

突然出现的未曾预料到的事情,接受起来还是无法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楚云娇有点厌恶这样的自己,明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着一百多条的人命,背负着汪家的清白。

可她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忘记从前的一切。若是不记得,又该如何报仇?

楚天想了想,“先生说他对姐姐有种似曾相识之感,先生自诩满腹经纶,想要给姐姐一些指点,不知姐姐可愿?”

这样的行为,甚至都是让楚天惊讶的。如果他没有记错,曾有人也请沈洛去教导楚熙,最小的亦是最为受宠的皇子,但是沈洛拒绝了。

沈洛说:“五皇子生来聪慧,又有好的教导。在下不才,唯恐耽误了五皇子,则是在下的错。”

如此,便不了了之了。

楚天很高兴沈洛只教导自己,同时也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惭愧。被冷落的自己,只会耽误沈洛,而沈洛却一点也不觉得,总是耐心的教导着自己。

一向远离功名利禄的沈洛,突然提出这样的想法来,还是风头正盛的楚云娇,他不明白。

楚天并非没有问过沈洛原因,而沈洛则是用三个字回答他,“你不懂。”

看似敷衍而又认真的回答,楚天是想要追问的,沈洛却是不愿意再回答的。

若有所思的楚云娇点了点头,缓缓的松开自己的手指,平静的将茶杯放在桌子上,波澜不惊道:“你且转告沈先生,说我谢过他一番美意,可我不愿。”

果然和她所猜想的还是相近的,但是她是记得的,现在的自己是楚云娇,而不是汪婧萱。

沈洛是汪婧萱的师傅,但绝对不会是楚云娇的师傅。

“为何?先生他学识渊博,姐姐定会受益的。”楚天怔了一下,不解的询问着。他没有想过楚云娇会如此毫不犹豫,他本以为,楚云娇是一定会答应的。

现在想想也对,先生他素来低调,楚云娇拿他当做普通的教导先生,也是有可能的。

楚云娇唇角扬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轻笑道:“若我想要教导先生,什么样的会没有,就不劳沈先生费心了。”

颇有几分的傲气,而她心中却是苦涩的。可除了自己主动远离之外,又能够如何呢?

自己在沈洛面前是无法佯装成若无其事的模样,那可是沈洛啊,一眼就能够看透自己所有伪装的沈洛。

“天儿来之前,是没有想到姐姐会这样的。既如此,是天儿冒昧了,天儿告辞。”楚天复杂的眼膜里蕴含着几分隐隐的怒意。

关于楚云娇的事,他偶然听过的也不少,可他主动再同楚云娇碰面时,才发现,楚云娇和那些传言中的,都是不一样的。

他没有想过,楚云娇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样伤人的话语来,是自己看错她了。

站起身来的楚天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楚云娇的眼眸逐渐暗淡了下来,转眸看向那还冒着袅袅热气的茶水,长长的眼睫毛在她的皮肤上落下了浅浅的阴影。

她只期望,这件事能够到此为止,不要再有什么后续了。不然她真怕自己再面对沈洛时,会有点撑不住。

“公主,四皇子怎么了?奴婢瞧着四皇子闷闷不乐的?”欢儿走了进来,不解的询问。

以及注意到自己准备好的糕点不曾被动过。她猜测着,定然是发生了什么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她瞧着楚云娇也有些不高兴的样子,自己琢磨着。

回过神来的楚云娇摇了摇头,故作坦荡的模样道:“没什么,只是一些意见不合罢了。”

“原是这样,四皇子生性古怪,很少同旁人打交道,公主莫要放在心上。”恍然大悟的欢儿劝慰着楚云娇,她不愿看到楚云娇心事重重的样子。

她越来越觉得,楚云娇就像是一团重重迷雾,看不透。

不过这样的楚云娇也好,至少不会再去任人欺辱。

“自然。”楚云娇轻应声着,一点点收起自己的情绪来,随意的抓起一边放置的书籍,颇有几分心不在焉。

她略有几分烦躁的泛着微微泛黄的纸页,索性又扔在了一旁,“欢儿,陪我去院子里走走吧。”

“好。”

楚云娇看着池塘里再度绽放的荷花,微风吹过,微微合上眼眸的她,嗅觉变的极为灵敏,阵阵荷香。

“公主,太后有请。”李嬷嬷再度来到莲心殿,对楚云娇的态度不似从前那般的轻蔑,反倒是有几分的慎重。

她在这后宫之中,经历过不少的大风大浪,而楚云娇,她能够感觉到,看似单纯无害,实际上却很危险。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