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沈曼李鸿枭小说_最后的挽歌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0

《最后的挽歌》是由作者“吃西瓜的胖次”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沈曼、李鸿枭之间的感情纠葛,那天夜里过了之后,事实证明帅的人确实能使人合不拢腿...

沈曼李鸿枭小说_最后的挽歌在线阅读

第一章 初见

第一次见李鸿枭是在澳门的一间地下赌场。

他是手握千万筹码的大金主,而我,是底层混日子的小荷官。

赌局结束,他走到我面前,挑出俩块五十万面额的紫色筹码示意我拿下。

我潺潺诺诺的不敢伸手,我知道赌场的潜规则,只要我接了这个钱,晚上我必须得陪他上床。

三年前我被前男友骗来澳门,在食不果腹,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应聘了这家赌场的荷官,代价就是一副十年的合同,但如果有了这笔钱我不仅能赔偿合同的违约金而且还能余下不少钱。

说实话,那一刻我动心了。

事实证明我没有拒绝的权利,我将自己打扮的粉嫩白脂,并使出浑身解数,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事后,他靠在一米八的大床上,敞开胸怀,燃起一根烟,烟雾缭绕,颇有一副惬意的样子。

一烟将尽,他正要起身按灭烟头,一抬头看到我准备收起来床单上的落红。

“手术做的不错。”他沉默片刻,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问道。

语气让我很反感,他是大人物,出手阔绰,常年混迹于赌场,荷官在他们的印象里和鸡没什么区别。但我没有反驳,因为我知道忌讳,现在他掌握着我的生杀大权,我在没有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不能引起他任何的反感。

于是我贴着笑脸跨坐在他的腿上,双手边按压着他的肚子,边说:“就澳门一间小诊所。”

尽管这确实是我第一次,但我还是选择默认。

他点点头,没说话,将身体向下移了移,闭目养神。

我边按边打量着他,这位爷,帅的令人发指,星眉剑目、稍薄的下嘴唇显得有些薄凉但整体上相得益彰。整齐的六块腹肌偏小麦色。

正当我看的不禁停下来时,一双手缓慢的顺着我的屁股滑过我的小肚游走上我的左胸部。

“活不错。”他醒了,捏了捏我的樱桃,慵懒的声音响起,“还挺像样的。”

我讪了讪笑着,将端坐在他腿上的身体上移了部分跨坐在他的重要部位,小心翼翼的回道:“您喜欢就好。”

那晚我们一共做了三次,事实证明帅的人确实能使人合不拢腿。

事后,我目送他离开酒店。

我本以为自此,我和李鸿枭不会再有交集,他们那种男人就像没有脚的鸟,只会一直向前飞从不会停下。

哪曾想,俩天后,就在我准备向赌场经理递交辞职信时,他居然跑到赌场里将我拉出。

带着我赶了一个场子。

本来我还郁闷,这一炮的钱足以包养个二线女明星了,但他却愿意在我头上花,原来重头戏在后头。

不过等我到了后才明白,这种场子确实没了我不行,这个“场”不是富人云集的财富场,而是充满肉欲的“赌色场”。

烟雾弥漫的包厢内,四五个非富即贵的中年人围坐在一桌,桌面上铺满了密密麻麻的现金,每个人的身后各自站着一名女伴几近全裸,端茶倒水,身材更是前凸后翘,十分的有料。一看就是老手儿。

不远处一名花衬衫青年正拿着话筒和一名小妹嘶吼着凤凰传奇的情歌。

这种场合人家自然不会带正经女伴儿过来,也只有我这种不正经女伴儿可以任人宰割。

第二章 私场

李少!”正当我抽着嗓子想说点什么时,不远处唱歌的花衬衫青年注意到了这边,放下手中的话筒,迈着步子走到他面前,打着招呼道:“李少,你可算来了,王总他们赌的都上头了”。

花衬衫喊完,牌桌上的几人瞬间将目光注意到我们这边,我甚至注意到有几道目光在我的身上扫了不止一遍。

我心里当然是厌恶的,但现实让我只能硬着头皮跟着李鸿枭往前走。

“李少,可是第一次带女伴儿,不给大家伙介绍一下吗?”一光头男子抬头问道并且目光在我的胸上停留了很久。

混迹于赌场,我见识的很多,我明白这种目光象征着什么,也明白这群人非富即贵,玩的兴起,常常有交换女伴的行为。

光头男子问完,李鸿枭蹙眉,我知道他在想我的名字,却根本记不起来。

“我叫沈曼。”我娇滴滴的低声给李鸿枭解了围,依偎在李鸿枭手上,乍一看就像是他的心头宝。

“鸿运场子里的荷官,刚好今晚带出来发牌。”李鸿枭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何老板场子里的人啊,李少还真是神通广大。”光头男子知道了我的来历后,颇不在意,一把拉过我做在了他的腿上。

我挣扎着想要起来,但他的双手宛若精钢,我只能将目光对准李鸿枭求助,却发现他正和牌桌上另外几个人漫不经心的聊着。

在他们眼里,这种事情应该在正常不过。这一刻,我觉得我更像个货物。

所幸的是,没过几分钟,李鸿枭的一句话让光头男子将我从怀里放了出去。

是的,他们在外面开私场,赌的相当大,而我的作用就是给他们发牌。

而且这一群人赌的不止是钱还有新奇的刺激,每个人带着女伴儿的作用就是为了刺激。

输了钱照给,女伴儿也要脱一件衣服,直至全裸,脱完之后现场直播都是常有的,我之所以看到那些女伴儿几近全裸,怕是已经赌了不短时间了。

赌局进行了几分钟,我手心里已经集满了汗渍,虽说在赌场工作了那么久,但现金给人的冲击力是筹码不能比的,我看到牌桌上的毛爷爷已经垒成了小山样。

一局结束,光头男子输了。

而他的女伴儿自然要脱去衣服,但她早已脱的只剩下最后的遮羞布,细小的绳带看着不堪一击,而四周的目光都发光似的注视着她。

女子慌了,看的出她年纪并不大,可能只是为了赚点钱,但现在显然到了她的底线,她双手捂着自己的内衣不肯松手,并不停的向光头男子求饶。

但很明显光头男子并不会为了一个鸡去倒了自己的面子,措不及防的扇了一巴掌,紧跟着,没有犹豫的一把将女子的胸罩扯了下来。

扯下内衣的那一刻,包厢内的男人眼睛都直了,并闹哄哄的上下打量着,仿佛这样羞辱很是有趣。

说实话,这一刻我真想扭头就走,这里不是天堂,有的只是人性的地狱。

但我没有勇气,我总觉得李鸿枭在监视着我。

全场的气氛在光头男子扯下女伴儿的胸罩开始,越来越嗨了,整个包厢都充满着一股淫糜的味道。

他们慢慢停止了赌钱,嗑药的,喝酒的,蹦迪的,很快,几个男子在沙发上扒光了别人的女伴儿,而原女伴儿的金主在一旁帮衬着。

我对这一切都茫然无措,甚至有些反胃。

正当我实在忍受不住想要逃离时,光头男子一把拉住我,使劲的将我往沙发上一甩,我被摔的全身生疼,紧接着,他腾出双手扒我的衣服,我那晚的穿着是全场女性中最多的,所以他略微多用了时间,才将我衣服脱的七零八落。

他们都是大手儿,都是澳门只手遮天的人物。我知道如果我今晚让他们不开心我绝对会横着出去,特别是我瞥到李鸿枭只是坐在沙发上,淡定的抽着烟,根本没有看我哪怕一眼。

就在光头男子即将将我的底裤褪去时,突然包厢的房间门,被人一脚踹开。

第三章 被打

一个胖乎乎的女人凶神恶煞的闯了进来,环顾了一圈最后将目标锁定在我和光头男子身上,走到我面前,二话不说,一把将我拉到了地下,紧跟着,骑在我头上,劈头盖脸的给了我俩巴掌,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这个女人我知道,赌场里经常看见她,在澳门这个小圈子里也是一方巨擘。

她边打边骂:“臭婊子!狐狸精,我让你在勾引别人老公。骚比!贱货!”

一连串的骂语我算是搞明白了,这是抓奸来了。

经胖女人这么一闹,光头男子果然停了下来,我的身子算是保住了,但我的脸面算是丢的一干二净,但活成这样还需要什么面子呢?

胖女人暴打了我一顿,似乎是还不解气,她可能觉得单纯的打骂已经不足以让她泄愤,左手拖着我的头发,我已经被打的提不起任何力气了,她要把我扒光,在把我扔到会所的大厅内,让过往的人都看看,得知她意向的那一刻,说实话,我害怕了。

我连连求饶,我在社会的底层,但我是个人,我有脸面与尊严,如果真这样做了,我将无法面对以后的生活。

但很明显她不吃我这一套,当我被她扔在会所大厅里时,已经身无寸缕,我畏畏缩缩的躲在墙角,不敢去看过往的人。

胖女儿走到我面前,右手捏住我的下巴,将我头抬起来,强迫我被更多的人看清长相。

“别拍!别拍!求你们了……”我支支吾吾的求情。

“敢做还不敢认了?小骚狐狸,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做这下流事。”胖女人趾高气昂的怼着我,像一只战胜的公鸡。

看着四周的人性质冲冲的拿出手机拍照,我心凉了,这群人不会管我,他们只会看热闹,并不会去分析谁对谁错,甚至胖女儿身下的女孩是自愿还是被强迫。

“够了!”

一声淡漠到极点的声音传来,但在我的感官里仿佛天籁之音,我迷糊的抬起头,看清了来人,是李鸿枭。

他似天神下凡,金光耀眼,走到胖女儿面前冷哼了一声,胖女儿虽不服气还是悻悻的放开了我。

我对他很是感激,虽然我忘记了全是因为他我才落到这个地步的。

但我就是恨不起他,如果不是我贪钱,也不会被他带出来。

更不会发生以后改变我一生的事情。

后来本就被打的头昏脑涨的我终于撑不住了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是谁把我抱到宾馆里我已经记不清,只是第二天我起来时,全身的淤青酸痛,另外在床头还发现了一张浦发银行卡,背面贴了一张纸。

密码“六个0”

最下面是李鸿枭三个大字。

呵呵!这算是补偿吗?

我笑了,笑的撕心裂肺,但我还是收了那张卡。最大的原因是我缺钱,但更多的是我拿这个钱是理所当然。

不过等我收拾完一切,满心欢喜的拿着俩张卡到鸿运赌场准备‘赎身’,却让我遇到了我此生最不愿看到的人。

第四章 渣男

我推开办公室的门,办公室内王经理正点头哈腰向一名男子汇报赌场情况。

看到我进来后,似乎对我突然闯入很生气,轻喝一声让我出去。

不过等男子转过头来,我刹那间呆住了!愣住了!

谭森西,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他,是他将我带到如此境地,他骗光了我的钱,将我一个人丢在举目无亲的澳门!

没有护照,没有住的地方,最落魄的时候我甚至住过公园,你能想象那种凄惨的地步吗?

而他骗我钱的理由更加的可笑,和小说、电视剧里面的一样狗血,他没钱交学费!而我无可救药的信了!

如果是现在我肯定不会在上当,但当时我千里迢迢的陪他从山西跑到澳门。

我把我的后半生都压在他的身上了啊!

谭森西转头片刻,也注意到了我。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文绉绉,带着黑框眼镜,浑身散发着一股书生气。

“王经理!你先出去下。”谭森西淡淡的开了口。

等王经理出去后,才转过头看向我。

沉默许久。

“曼曼,这几年你过的怎么样?”谭森西问我。

我忽的一下笑了出来,笑中含泪,他竟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多么讽刺啊!

“不怎么样。”

我实在是不想和这种人说哪怕一句话。

多看一秒我都觉得恶心。

我转过身欲要出门,他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曼曼!我现在有钱了,我会补偿你的。我补偿给你十倍。”他说的冠冕堂皇,配上一身西装,很有说服力。

“抱歉!我不需要。”我挣脱掉他。

走出办公室,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了,仿佛那一刻的心酸全部泄了出来。

我哭的稀里哗啦。

缓了片刻,我找到王经理,告诉他我的辞职意向。

原本我以为板上钉钉的事情,但通过王经理的口吻,得知违约金提高了十倍。

就是说我原本八十万就能搞定,可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但现在他们要我八百万。

如果你说那你直接走不就行了?我明确的告诉你,在澳门行不通,能开赌场的手上在澳门都是只手遮天的人物,别说申请劳动仲裁,一旦闹翻能活下去都是奢望。

“不对,王……王哥!我认识李少!你看到过,那天在赌桌上,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慌忙答道,手足无措的拉扯着王经理。

“呵!认识李少的人可多了!但他认不认识你嘛那可就不知道了。”王经理说完转头就走了。

只剩我一人在风中凌乱。

那我卖了身子赚的钱还有什么意思?我只想远离这里有什么错?

我这些年,老老实实,从没得罪过人!要说得罪的人,胖女人算一个,谭森西算一个,但谭森西我们是今天才见面肯定不会是他。

那只能是一个,就是那胖女人。

李少肯定能解决这件事!我看到了当时那胖女人对他的敬畏。

但李鸿枭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帮我?仅仅是因为我服侍过他?不,对他们来说,我可能都排名一千以外。

我只能奢望李少发发慈悲,看在我被那胖女人打的鼻青脸肿的情形下,会帮我一把。

第五章 求情

说干就干,我穿上长衣,带上鸭舌帽。

一路骑着共享单车到了李鸿枭的住宅。

但门卫看我面生,不让我进门。

我只得等在门外,六月的天气我裹的里三层,外三层的。

没一会儿工夫,热的全身冒汗,内衣全部湿透。

汗水沾和着伤口蛰的我生疼。

就在我热的实在受不了时,一辆豪车缓缓的从铁门内开出。

我没犹豫就扑了上去,惹得司机一个急刹停了下来,还以为我是马路上碰瓷的,打开车门就开骂我。

但我顾不了那么多,我紧紧的站在车头前,不肯退步。

好在坐在车后座的李鸿枭还认识我,下了车后。

站在我身边,点燃一根烟。

淡淡的看着我,“怎么搞成这样?”

他的眼神有穿透力,看的我发寒。

我不敢说谎,只得认真答道:“这不是……不是刘总的老婆……”

“使绊子。”

我一咬牙就说了出来。

“哦?”他惊疑了一句,吐出一口烟,烟雾缭绕中,他显得更加英俊。

我强咧出一丝笑容,点头道:“李少,你知道的,我向来有自知之明,那晚只不过陪刘总玩了点小游戏,被刘太太打不说,现在我想辞掉鸿运赌场的工作,却被告知违约金提高了十倍。”

“然后呢?”他深吸了一口烟,目光不在我身上,却让我感觉到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

“然后就是我想刘太太是不是不给李少面子。”

我话一说完,李鸿枭清冷的眸子直勾勾的对着我,离的老远我都感觉到他眼睛里那丝寒光。

我知道我说错话了,我本想用上点激将法,但我却忘记了他们这种人对面子一事最为看重,也最不看重。

阶层不同,对应的地位天差地别。

被底层的人用激将法那是奇耻大辱。

沉默了片刻,他终究回了我。

“回去养伤吧。”他的声音好似哼出来的调子,很好听。

“那刘太太的事……”我慌忙问道。

“让你回去养伤,你没听见吗?”我话说了一半,他略带寒意的声音便打断了我。

我愣了片刻,说上声谢谢就转身离开了,也不知这事会怎么处理。

听天由命吧!其实我本来可以看出他是愿意帮我的,但因为我说错了话,这事还真俩说。

回到赌场后,我已经无心工作。就连发牌都会走神。

期间谭森西也来找过我,但我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

因为他无非是想‘复合’,其实只是想补偿我,这是成功男人一贯的做法,好彰显他们现在的实力,更想摆脱以往的那种底层人民的标签。

我明确告诉他我不稀罕,爱情不是钱可以换来的,我可以理所应当的拿李鸿枭的钱,但我不会碰谭森西的钱。

这是俩码事。

就在我收拾好东西,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时,赌场里突然走进了一波人,我离的老远看的不是太清,但这群人里竟然有李鸿枭。

随行的还有一位男子,面向看不太清,但身上那股气息让人很难受。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煞气!对!就是煞气!

那个男子身上的煞气很重,前后黑衣黑裤的保镖大概二十多个。

一行人刚进来,王经理就屁颠屁颠的走上前去。

叫了一声二爷!

这么年轻,这个称呼还真是笑死人!

没过一会儿,谭森西也出来了。据同事说,谭森西是平调过来的高管,整个鸿运赌场现在已经不是王经理说的算了。

谭森西将一行人请到内堂,鸿运赌场有一个专门的内堂专供权贵赌博。

看着大堂内人走的差不多了,我正准备走,王经理一路小跑的走到我身边,一把拽住我的包,气喘吁吁的说道:“小曼,你还不能走。”

“?”我满头雾水。

“那桌爷可是点名要你发牌,今晚加班!五倍工资。”王经理一口气说完。

我心里一个咯噔,被李鸿枭害的那么惨,搞的我现在看到他都害怕。

但还得硬着头皮上场。

我只得点了点头,然后对着王经理说我回去收拾一下。

临近下班前,我将赌场的工作服都脱掉了,现在必须到换衣间换上。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