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超级小道士by一念永恒_赵小宝林艳丽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1

赵小宝林艳丽是小说《超级小道士》里的男女主人公,小说又名《超级高手》,讲述了一次偷内衣,却意外的发现村长刘大炮,为了当村长,稳固自己的位子,竟然让自己的老婆林艳丽去陪睡......

第一章 村长家的秘密

蕾丝豹纹黑纱无痕三角字

赵小宝看着头顶一片花花绿绿的内衣裤,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赵小宝心想怪不得师父他老人家好这一口,就算本少爷这玉树临风的好青年,也根本把持不住啊。

看着旁边没人,赵小宝赶紧摘下几条有特色的,嘿嘿傻笑:“师父,这回您老人家可有福了。”

这里是村长家的后院,赵小宝趁着天黑没人溜进来,就是想偷几条内衣孝敬师父。

这些内衣裤都是村长老婆林艳丽的,林艳丽是村里有名的美人,也是出了名的骚娘们。

赵小宝正笑着,门外却一阵摩托车声,竟然是有人回来了。

小宝两腿一软,吓得马上钻进了村长家的浴室。

村长这老王八竟然提前回家了,这可怎么跑啊

院门砰地一声,林艳丽怒气冲冲地走进院子,沉着脸甩门进了屋,后面跟着一脸尴尬的村长刘大炮。

赵小宝在浴室扒了条缝,刚好看见林艳丽高挑的身形走进客厅。

林艳丽一进客厅,回头就指着刘大炮怒骂:“你一个大男人,自己求着媳妇给你戴绿帽子,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刘大炮一脸讪笑:“艳丽,我也是不得已啊。还有半个月乡里就选举换届,再不抓紧活动活动,这村长可就当不上了。再说,这也不是头一回不是”

林艳丽瞪起眼睛:“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为了你上一回跟人大主任,那是人家年轻又有品味,跟他好我也不算吃亏。你个臭不要脸的,这回竟然让我去陪郝杰出那个糟老头一把年纪了,长得又矮又丑,看着都想吐,亏你说得出口反正我不干!”

刘大炮低声下气地求起了媳妇:“好艳丽,你就再帮我一回吧,我才四十多岁,又没什么手艺,不当村长我能干什么我下了台,家里就没了收入,你也不好过对不对”

“做梦!你让我去陪那个糟老头,我宁可去死!”林艳丽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刘大炮赶紧拦腰抱住林艳丽:“艳丽,艳丽,你别这样咱们好商量,好商量。”

两人在那里争吵,赵小宝这边已经震惊得嘴都合不拢了,心说这可是猛料啊,村长这老王八还干这种事

赵小宝这一激动,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偷东西的,应该趁这个机会赶紧开溜。

等他回过神来,那边已经吵得差不多了,林艳丽打定主意:“刘大炮,这事说死都不行,老娘懒得跟你罗嗦!我洗澡去!”

在浴室里偷看的赵小宝想不到林艳丽动作这么快,他来不及往外跑,赶紧溜进了浴室里的卫生间。

刘村长还在屋里说话:“艳丽,你考虑考虑,最迟三天内,你必须给我答复。”

林艳丽手里拿着换洗衣服,头也不回答道:“再说吧,看老娘心情!”

说着就把浴室的灯打开,她家的浴室是跟卫生间连成一体的,中间有墙隔断。

赵小宝就躲在卫生间内,大气不出,就怕林艳丽听见声音,跑进卫生间里把他揪出来。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林艳丽刚脱好衣服,突然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转身就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一开灯,林艳丽冷不防就看见了赵小宝,吓得“啊”地大叫一声。

“艳丽,咋了”刘村长听到喊声,在外边问道。

林艳丽一眼认出卫生间里的是村里的混混赵小宝,心里面顿时凉了半截。这小子深更半夜的躲在这里偷听,自己跟刘大炮在屋里说的话,八成被这小兔崽子听到了。

林艳丽瞪了赵小宝一眼,回头道:“没事,一个小老鼠,被我打跑了!”

“艳丽,那事你好好考虑考虑啊,我去一趟乡里,估计得晚点回来!”刘村长出去开了摩托,一溜烟的走了。

刘村长一走,林艳丽立刻回头看赵小宝。

说起来赵小宝这孩子也挺可怜,父母死得早,小时候就被村里的五保户赵大毛收了当养子。

家里穷得叮当响,赵小宝却不怎么安分,初中就和人跑出去流浪了几年,去年虽然回家了,但是人却一点长进都没有,成天赖在家里叫着要娶媳妇。

看着赵小宝眨着眼似笑非笑,林艳丽心里咯噔一声:这愣头青要是把自己跟乡干部那点儿事抖露出来,那我还活不活了

第二章 甜头

想到这个后果,林艳丽勉强笑了笑:“小宝,你躲在这里什么天天想媳妇,想到婶子这里来啦”

林艳丽想先安抚一下赵小宝,套套他的话,所以一说话就打情骂俏起来。

小宝心里和明镜一样,看她态度不太对,立刻明白林艳丽是怕自己把她的丑事传扬出去。

赵小宝立刻嬉皮笑脸起来:“艳丽婶,我娶不起媳妇,无聊得要命,所以才四处乱逛,可不是故意到您家看热闹来的。”

林艳丽的心沉到了底,开始她还心存侥幸,希望这小屁孩刚刚来,没听到她和村长的对话。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这小鬼头还真把这些话听去了。

林艳丽紧张的连说话声音都变了:“小宝,这么说,婶子刚才说的话你全听见了”

赵小宝心中暗爽,林艳丽不敢把自己躲在卫生间的事告诉村长,不是她多善良,而是怕刘大炮和他打起来。如果刘大炮把他惹急了,在村里把她的事抖出去,她就完了。树要皮人要脸,就算是很放荡的女人,也还是会在乎名声的。

这小家伙脑子转得飞快,心里立刻有了主意:“婶子,我不是有意偷听,我只是想媳妇想的难受,出来透透气。谁知道瞎猫碰上死耗子,不小心就听到了不该听的,婶子千万别生气!”

赵小宝一边说,一双饥渴的眼睛一边盯着林艳丽身上看。

林艳丽刚才可是脱了衣服的,她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保养的非常好,要身条有身条,要丰满有丰满,一身雪白的肌肤更是村里女人里面数一数二的,看着就让人咽口水。

看着赵小宝的样子,林艳丽心里有了底,这小屁孩没见过什么世面,给他点甜头,这事说不定就糊弄过去了。

林艳丽故意放下挡着胸口的手,笑着说:“小鬼头,你才多大啊,给你媳妇,你能管住吗婶子人老珠黄的,你盯着婶子看,难不成你对婶子感兴趣”

赵小宝连忙道:“婶儿,您皮肤白身条好,长得水灵灵的,谁敢说你人老珠黄,我马上跟他急!”

林艳丽笑嘻嘻地伸出指头戳了他一下:“小屁孩,学会拍马屁了,谁教你的小宝,婶子求你,千万不要把婶子的事说出去,好不好等下婶给你钱,去买点好吃的。你要是听话,以后就到婶子这里来,婶有好吃的,都会给你一份!”

小宝咽了口口水道:“婶儿,要我不说也可以,你得给我点甜头才行我不要钱,也不要吃的穿的,我就要媳妇!”

林艳丽心里高兴,这小毛孩果然好哄,要是给他点甜头就能把这事平了,她还乐不得的。林艳丽本来也不是安分的女人,老牛吃嫩草也不觉得吃亏。

林艳丽心里想得美,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毕竟是长辈,在小辈面前总该矜持一点。她是过来人,懂得男女间的事儿欲拒还迎才是王道。

正想着再怎么哄哄这小子,赵小宝已经忍不住了,直接扑了过来,抱住了林艳丽。

林艳丽吓得惊叫一声,却又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这时候要是叫出了声,引来人可就麻烦了。

林艳丽手忙脚乱地把赵小宝往外推:“小宝,别这样,我可是你婶子。”

赵小宝那肯放手,他刚尝到女人的滋味,两只手抱得紧紧的,他毕竟还小,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逼急了就伸手去扒林艳丽仅剩的两件衣服。

林艳丽这下顾不得推开赵小宝了,赶紧伸手抓住衣服,不让赵小宝得逞。她也不敢叫,揪着衣服和赵小宝转圈拔河。

两个人在卫生间里都不敢大声,没一会就气喘吁吁的累了一身汗。

林艳丽拔着拔着,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和这个小毛孩子叫什么劲,一松手,就任赵小宝把衣服脱了去。

赵小宝用力过猛,一个屁股墩摔倒,后脑勺砰地撞到了卫生间的瓷砖上。

林艳丽笑得前仰后合:“你个小崽子,手脚这么笨,还想着找媳妇,真是笑死人了”

赵小宝捂着后脑勺一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林艳丽身上的风光,他哪见过这个,脑子里嗡地一声,两条鼻血就流了下来。

“我的小祖宗,怎么还出血了”林艳丽吓了一跳,连忙回身扯了几张卫生纸给赵小宝堵鼻子。

赵小宝就势靠在林艳丽胸前,满脸得意,手也攀了上去。

林艳丽也不躲,白了他一眼,一边擦血一边责怪道:“小兔崽子,我可是你婶子,你倒好,净想着占便宜。”

赵小宝笑嘻嘻的:“婶,随便您怎么骂,您骂我老鼠也好狗头也罢,我都不在乎。这甜头你不给我占,我就满村去做播音员,把您的好事抖露出来!”

林艳丽敲了他头一下:“你个小崽子,得了便宜卖乖。小宝,让你沾点甜头可以,别的就不行了。你太小了,一旦让人知道,全村人都要戳我脊梁骨,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我了。不过,我可以认你当个弟弟,你以后不要叫婶,叫姐姐!”

“姐姐。”赵小宝心头一喜,心说叫什么都一样,有了这头一回,还怕她跑了

赵小宝看着乐呵呵的林艳丽,心里美滋滋的。全村的女人,林艳丽的皮肤应该是最白的,这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就像醉了酒一样,看的赵小宝心里一阵阵的骚动。

赵小宝正要更进一步,外面忽然有个女人在院内喊:“艳丽,在家吗”

第三章 干姐赵丽珠

林艳丽吓了一跳,赶紧把赵小宝推开,回应道:“嫂子来了啊,你等会,我在洗澡呢!”

来的人是刘村长二哥刘保山的媳妇冬梅,平时和林艳丽好得不分你我。

冬梅不管林艳丽怎么说,直接推开浴室房门:“哎呀,等什么,我上个卫生间,急死了。”

林艳丽吓得赶忙拦在卫生间门口,笑着问:“嫂子,吃了吗”

“吃过了,你先让让,我完了咱们一起打麻将去!三缺一,他妹的,非把前天输的钱赢回来不可!”

冬梅说着就往卫生间钻,吓得林艳丽魂飞魄散,赶紧拦她:“嫂子,卫生间堵住了,上我房间去上吧!”

冬梅纳闷道:“怎么就堵住了呢那我上你房去!”

冬梅一走,赵小宝才一身冷汗地从卫生间里钻出来。

林艳丽赶紧把他推出门:“死老弟,还不赶紧走你听着,这事你千万别说出去,对谁也不能说!”

赵小宝答应一声,刚要走,却回过头来:“姐,把你的内裤给我两条。”

林艳丽气得一笑:“不正经,你要那玩意干什么”

赵小宝陪笑:“这你就别管了,给我就是了,越花的越好。”

冬梅还在屋里,林艳丽不敢耽搁,赶紧塞给了赵小宝两条,把他推出门去。

赵小宝把内裤揣进怀里,摸出村长家,一边往家跑一边暗爽,今天晚上占了这么大便宜,林艳丽居然还愿意跟他这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当姐弟,真是想不到。有了好的开端,以后的事就好办了。

正在偷乐,迎面就跑来一辆豪车,二奶赖小娜正在车内撒娇,不断往台湾老板身上贴,让那糟老头在她身上那些名山大川惬意地旅游。

大雁村是有名的二奶村,附近的开厂的老板都喜欢在村里买个别墅把二奶安排在这,赖小娜就是其中一个。

经过小宝时,赖小娜不屑地瞪了他一眼,豪车亮着大灯呼地带起一股风,就迷了赵小宝的眼。

气得小宝在一片灰尘中跳脚骂:“死二奶,当二奶了不起啊把我惹毛了,我让你没好日子过!”

赵小宝骂了半天,豪车早走没了影。骂着骂着,他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便憋着一肚火气回家来了。

这时候是晚上十点钟,养父母都睡下了。摸回自己那简陋无比的卧室,赵小宝开灯一看,发现屋里帘子后面睡着一个人,原来是他姐姐赵丽珠回来了。

赵丽珠今年二十三岁,是养父赵大毛的亲生女儿,大学刚毕业不久,现在在桂河乡中英文双语中学当英语教师。

赵丽珠从小学习就好,家里为了供她念大学,差点连裤子都当掉。大学四年期间,尽管赵丽珠一直打工挣学费,可还让家里欠下了三万多的债务。

丽珠去年才正式参加工作,月工资到手只有一千多一点,可怜的姐姐为了省钱,平时都不舍得买新衣服,至于高档化妆品,她是只敢想不敢买。平时就买支最便宜的口红什么的,出门的时候把唇描一描。

赵小宝本来有自己的卧室,不料去年一场暴雨,他家的房子倒了一间,正好把赵小宝的卧室倒没了。家里实在腾不出空房,只好让赵小宝跟姐姐同居一室,当然中间用帘子隔开两半,丽珠睡里间,小宝睡外边。

丽珠是个成熟的大姑娘,多少有点害羞,平时一般只在学校住宿,一个月才回来一次。一般帘子是收起来的,只要帘子拉下来,那就暗示姐回来了!

一打开灯,丽珠从帘后探出头来揉揉惺忪睡眼问弟弟:“小宝,你咋这么晚回来,干啥去啦”

小宝当然不会告诉姐他晚上跑出去乱搞,当下支吾道:“姐,你有半年没回来了。”

丽珠扑哧笑道:“鬼东西,你脑子坏了不成。姐上个月还回来过。给你带了两张挂历的,你都不记得吗”说着拿出一卷新的挂历扬了扬。

赵小宝一看就抢,赵丽珠笑着一闪,把挂历藏在怀里:“坏小弟,你一点都不念老姐的好,不给你了!”

眼见老姐不给,赵小宝马上求道:“好姐姐,谁说我不念你好啦你是天底下最善良最美丽的姐姐了,今天姐带来的女明星是谁”

赵丽珠把大幅挂历展开来,笑道:“馋红眼了吧这可是今年人气最旺的大陆打星郎音婵。看看这身材,这曲线,不错吧嘻嘻,看你都流口水了,给你吧!”

小宝欢天喜地把挂历在桌上展开,仔细看了好半天,才满足地贴在墙上。

去澡间洗完了澡,这小家伙习惯性地往老姐被窝一钻,说声:“老姐,老规矩,我上你这睡!”

第四章 动手动脚

丽珠穿着单薄的吊带小衫,那吊带小衫都洗旧了,还打了补丁,赵家穷的叮当响,反而孕育了一个美女。

看到赵小宝钻进来,赵丽珠急忙朝里挪挪身子,笑道:“小鬼头,你又捣蛋啦,跟姐睡可以,不许动手动脚的。爹知道了,小心打断你的腿哦!”

这大姑娘思想单纯,还是把小宝看成小孩子。她做姐姐的从小就疼他,两个人挤一床也是老传统了。从前赵小宝有房的时候,只要丽珠回家,他就偷偷地溜到姐床上,两个人搂着睡觉,养父赵大毛和养母马若兰根本就不知道。

赵小宝往丽珠姐怀里一钻,姐弟俩个说了会儿悄悄话。

赵丽珠说道:“小宝,你这么闲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不这样吧,明天周末,我带你去城里找表哥,你跟他学修汽车去!”

小宝马上把头摇得和泼浪鼓一样:“你让我去修汽车不去!”

赵丽珠丰满的胸脯一起一伏,白了赵小宝一眼道:“你这也不去,那也不去,你到底想干什么”

“姐,修汽车这么脏的活,又苦又累,每天还要当老板的出气筒。去了就是给人当奴隶,不去,我干这个掉身价!”这家伙心气还挺高。

丽珠好气又好笑,拉了拉被子道:“难怪爹骂我们母女俩把你疼得过头了,看来骂得对!弟弟,你也不小了,总该学一门吃饭的手艺呀!让你去读书,你数学考零蛋,还写作文调戏老师。要不是爹妈到处求人,给校长说好话,你连初中毕业证都拿不到!弟弟,你就不能为妈,为我,争口气吗你看妈多疼你,唉——”

“李老师那是她自己倒霉,不怪我。谁让他们改个破试卷,还要交叉改。她自己改不就没事了女人嘛,有人追求是好事!我喜欢她是她的荣幸!我说老姐,你长这么漂亮,在学校一定有不少人追求你吧”

一句话把丽珠气得够呛,揪住他的耳朵骂道:“小宝,姐给你说正事,你还没正形,你再不听话,我跟妈就不理你了!”

赵小宝嘿嘿鬼笑起来:“姐,你这句话说了一百遍不止。也没见你不理我啊你跟妈要是不理我,那谁理我”

丽珠一想到他的凄苦身世,又不忍心责骂他了,口气软下来道:“小宝,你十六岁也不小了。叫你去上学,你说不是读书的料,打死不肯去。叫你学手艺,你说给人当下人,也不去。在家里吧,你不下地不干活,什么都不干。这哪行呀爹妈有一天会老,姐有一天也要出嫁,到时候你不会饿死吗你告诉老姐,你到底想干啥呢你的目标是什么”

小宝脱口而出:“总而言之,我绝对不可能去当下人,被那些臭狗屎呼来喝去,我才不去!那些臭狗屎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姐,不如你给我点本钱,我去做生意当老板!”

丽珠一听有门了,提起精神道:“这倒是个主意。弟弟,我给你匀点钱,再求求学校保安。你到我们学校的门口摆地摊,卖一些学生喜欢的小玩意小挂件什么的。好不好”

“啥摆地摊那不行,太掉价了!少也得开个小超市什么的,或者开家饭馆!那才算老板哪——”

赵小宝跟姐姐唱起了对台戏,气得丽珠在他头上狠敲了一下:“死小宝,你成心和姐过不去是不是家里欠了几万的债,老爸又生病,本来就一穷二白,哪来那么多钱给你开超市”

丽珠说着眼圈就红了,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小宝最怕看到她哭,连忙安慰她:“姐,快别哭了,爹听到还以为我欺负你,又得挨顿打。我知道家里不好过,特别是姐你,你每个月就那点死工资,为了还债省吃俭用,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连像样的化妆品都没有。爹长年生病,家里就靠妈和你支撑着。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姐你别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有自己的打算!”

小宝经过这些天的细心观察,还真的打好了算盘。他想大雁村女多男少,很多有钱二奶,如果自己孝敬好师父,师父教他的一门功夫,给这些二奶有钱人当保镖还是绰绰有余的。实在不行,劫富济贫也是可以的,到时候还用愁没钱花

丽珠一听他有自己的打算,马上破涕为笑道:“你有自己的打算啥打算啊”

第五章 白老头的怪癖

小宝心里盘算得很好,可这个事在世人公认的道德标准看来,不够光明正大。当然,他是一点也不觉得丢人!这世上,那些暴发户,有几个人的钱是干净的

用自己的长处和智慧,间接地从这些暴发户身上匀一点花花出来。不止自己可以用,还可以造福乡里。

这不叫丢人,叫做劫富济贫!村里穷人那么多,凭什么富人一个个耀武扬威的。

无奈家中父母和姐姐都是按照公认的道德标准中规中矩地过日子。所以,他的打算只能埋在心里,不能说出口,要是说出口,肯定又得挨一顿数落。老姐又得拿出老师的架子,给他上半天政治课了。

“小宝,你怎么不说话啦你告诉姐,你有什么打算”

“这是秘密,不能说!”

小宝想不出别的招,只好欲盖弥章。在丽珠看来,他这是回答不出来的借口,又生气道:“小宝,你连老姐都敢骗了。我对你很失望知道吗回你自己的床睡去,不理你——”

赵小宝也不争辩,默默无语地回到自己冰冷的床上躺下。

时值五月夏初,春夏交替之际,晚上还是不泛阴寒阵阵。善良的丽珠想到他没爹没妈,身世可怜,又一次不忍心了,说声:“小宝,你那边冷,过来睡。不过,不许抓人家身上——”

丽珠喊了几句,半天没听到动静,原来小宝早呼呼睡着了。

睡到半夜三更,皎洁月光从窗台穿进来。赵小宝突然爬起身,溜下床,贼头贼脑地听了听四下动静,听到房内只有丽珠姐均匀的呼吸,这才开门溜出去。

赵小宝在自家院内的鸡窝,摸到一只鸡,轻轻地给鸡按摩起来。那只鸡被按摩舒服了,竟然不叫。

小宝一边给鸡按摩,一边把鸡抓了出来,那鸡十分舒服,被人抓了也不打鸣。

赵小宝提着鸡,拿着明星画,揣好林艳丽的两条内裤向后山密林走。

钻入密林小径,穿过一条小河,就见笔直的小洋山下,有一片菜地,菜地走过去,是一间稻草铺顶的茅草屋。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四眼青年半跪在床前,耐心地给床上一个脏兮兮的白眉老头捏拿按摩。

这老头不光眉毛是白,连长及胸口的胡子也是白的。头顶却寸草不生,是个秃头。白眉老头一面叭啦着烟斗,一面舒服得直哼哼。

猛地见到赵小宝,骨碌跳起来,嚷嚷道:“臭小子,你怎么也来啦嘿嘿嘿哈哈哈,鸡,好肥的鸡!哈哈哈,老汉有福了!”

白老头手舞足蹈,一把将赵小宝手上拿的明星画抢过去,擎到灯下仔细观摩起来。流着口水直夸:“嘿嘿嘿,这女的正点。是头好奶牛!啊,不错!”

老头看得过瘾,又伸出一只手来,道:“拿来!”这白老头身上哪里都脏,只有手是干净的,又白又净,指甲修得整整齐齐。

赵小宝急忙掏出内裤,乖乖送上。白老头一下子见到两条女人用的东西,兴奋地两眼冒绿光,放到鼻子底下着了魔一般的闻起来,闻得那个陶醉。

两个人古古怪怪,那四眼青年却一点都觉得奇怪,还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

看到赵小宝闲下来,四眼青年冲他笑了笑,打招呼道:“小宝,你带来的东西不少,师父很高兴!”

小宝走上前,帮四眼青年拍拍身上的泥土,笑道:“耿直,你别笑话我,我也就会些偷鸡摸狗的东西。我没你条件好,你带来的云阳烟丝是最正宗最地道的,师父很喜欢。还有你的按摩推拿术,也很劲道,师父很欣赏你的!”

跟他说话的这个四眼青年,叫做刘耿直,家住海子镇,是一名医学院刚毕业的学生。他听人说白老头接骨术一流,不惜放下身段,前来求师学艺。

只是白老头脾气苦怪,身怀绝技,却不轻易示人。他从来不给有钱人看病,贫苦人家有人来求助,他却很积极。治好了病,分文不收,人家留他吃饭,他装出很害怕的样子,一溜就跑。

白老头无妻无儿,一生打光棍,喜欢独来独往,四处流浪,是江海一带出了名的流浪汉。

这老家伙的爱好也与众不同,他喜欢收集美女写真,收藏女人的内内,还有日本来的动作片,也是他的最爱。

不过,他好像表现得很饥渴,但从来不动真格的。有一天刘耿直投其所好,花钱从镇上请来一个失足妇女,不料硬是被白老头轰了出来,气得那失足女大哭着下山。

刘耿直为此挨了一顿好骂,再不敢鲁莽了。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