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席靖南莫陶小说_他的另一面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1

莫陶像狗一样在席靖南身边呆了三年,是以不能见光的情人的身份...后来她离开了,可是这个男人却反而缠上了自己,怎么都甩不开...更多精彩内容请阅读《他的另一面》

他的另一面席靖南莫陶by老梁同志在线阅读

第一章  旧时相识

“脱掉裤子。”

男人眼神微凛,“你说什么?”

我不耐烦的重复道:“脱掉裤子。”

“不认识我?”

我冷笑:“呵,你脱不脱?”

眼前的男人一动不动,我失了耐心,直接伸手解开他的金属皮带,他神情有一瞬间的错愕,瞬间抬手抓住我的手腕,嗓音残虐问:“这么饥渴?”

饥渴?!

本姑奶奶在男科待了快五个月,对男人那玩意早就失去兴趣。

我撤回手,吩咐道:“赶紧脱了你的裤子,我下面还有三个病人,我没时间耽搁在你这儿。”

他皱眉,讥讽道:“呵,男科的护士?”

我翻了个白眼,眼睛盯着他那地方。

这种现状是本身就大还是bó起的状态?

我心里计量,嘴上不客气的说道:“废话,你那玩意要没问题,江医生会把我喊过来给你看病?”

“你们科的护士嘴都这么贫?”

他的嗓音暗沉,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我不客气道:“谁跟你贫?”

眼前男人的五官深邃刚毅而不失俊美,黑到极致的眸此刻染上了不寻常的情yù。

他冷漠的盯着我半晌,忽而笑了,嗓音冷冷清清道:“既然是江医生给的解药,不用白不用。”

他挺身而立的站在我面前,顺从的解开自己已经松弛的金属皮带,裤子滑落,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放在内裤边缘犹豫了一会儿,抬眼看向我。

他跟个大爷似的吩咐道:“你帮我脱。”

我遇到过很多刁钻的病人,也遇到过很多想占我便宜的。我心里压根没在意,我抬手摸上他的内裤狠狠地一拉,挺立的……亮瞎我眼。

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你没问题。”

他勾唇,笑的阴测:“的确没问题。”

他矜贵的坐在床边道:“小护士,你过来仔细瞧瞧。”

眼前的男人叫席靖南,江医生的原话是,“莫护士,我那儿有个病人,他下面有点问题,你去瞧瞧。对了,那是我自小的死党,你一定要亲力亲为。”

江医生的死党……

呵,席靖南。

我过去低下头用手指检查,他却突然抬手猛的摁住我的脑袋,我的脸颊被一股炙热的气息覆盖……我暴躁,直接抬手掐住他的大腿。

我指甲深陷进他的肌肤,但他仍旧没松开我。

他手臂勾着我的肩膀直接把我带上了那张白色的病床,眸子含着无底的情yù,手掌握住我的双腿猛的分开,我的双腿突然被拉到一个极限。

我痛的要命,忍不住的在他的身下颤抖。

他轻声的笑开,荡漾着残忍道:“莫陶,痛吗?”

痛!

痛的快要虚脱!!

我脸色泛白,身体颤抖的望着他,脸上笑的妩媚和无畏问:“席先生还有这方面的癖好?”

语落,身体又被撑到一个极限。

这场磨难终有结束的时候,我瘸着腿从地上一件一件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转过头看见席靖南点燃了一支烟,从薄凉的唇里吐出烟圈,淡然的眼底泛不起一丝波澜,“你怎么不继续装了?”

装?!

是,我认识席靖南。

他是我曾经的情人。

还是他甩的我。

我穿上护士装伸手理了理自己的耳发,冲他妖魅的笑了笑道:“嗯,席先生打算吃回头草?”

“瞎说,我刚被人下药了。”

他吐出烟圈,语调淡淡的问道:“不然你觉得我还会碰你?”

“这才是席先生的作风?”我笑着过去坐在他的床边,伸出修长的手指摸了摸他的胸膛,明媚道:“既然说了分手,那席先生可要遵守约定哦。”

席靖南的眸很黑,冷冷清清的看不出一丝情绪,被他这样的目光逼视着,要换成其他人早就吓破了胆子,而我却始终能保持从容的微笑。

闻言,席靖南弯唇。

笑意如暖阳化雪覆盖而来,“莫陶,你不过是我玩腻了的女人。”

“正好,席先生也是我玩腻了的男人。”

我盯着他下面的那一块,心里直怪自己没出息。

明明对所有男人的那地方都觉得恶心。

偏偏一见他就起生理反应。

席靖南突然伸手挑起我的下巴,漆黑深邃的眼眸望着我。

我迫使自己微笑望他,故作疏离和冷漠。

他冰冷的嗓音吐出一个字:“滚。”

语毕,我狼狈的仓皇而逃。

第二章  她挺下作的

我是席靖南的情人,见光就死的那种,他曾经让我做他女人的时候提醒过,“莫小姐,做个听话的女人,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两人的关系。”

那时我爱席靖南爱的盲目、瞎了眼。

所以无论他提什么我都会答应。

只要他留我在他的身边,哪怕像一条狗一样活着,我都甘之如饴。

我做席靖南的狗,做了三年。

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仗着我喜欢他,就一个劲的欺辱我,在我们关系共存的期间里一次又一次的带着女人到我们的别墅过夜,一晚上别墅里都响着尖细的娇喘。

而懦弱的我在隔壁房间默默地流着泪。

我忍了他三年、怂了三年。

直到他七个月前找到我跟我说断绝关系,“莫陶,别再纠缠我。”

我很忠诚,听他的话分手。

我做了他三年的狗被压抑了三年,突然跟看开了什么一样,迅速的找了个对象。

但我心里有结,再加上一直在男科工作,男人的那玩意见多了,一到胡阳要进入的时候我心里都直犯恶心,有一天晚上是直接吐在了他身上。

他虽然安慰我没事,但没再想碰我。

直到现在,我们各玩各的。

我没想过我今天会再遇上席靖南。

因为我们两人要不是我主动联系,我们从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我想起他刚说的话,他是被人下了药所以到医院的,而江辞知道我们的关系直接把我送给了他。

刚是我没忍住诱huò,怪不得席靖南。

下班的时候我心事满满的离开,在车库里撞见席靖南和江辞说话,我听见江辞有深意的说:“瞧瞧,这顶级跑车就是我们莫小护士的,人家莫家的宝贝千金做了你三年的地下情人不说,刚还像及时雨一般浇灭了你的火,你说你怎么就不对她好点呢?”

“她?配吗?”

席靖南的嗓音冷酷无情,他掐灭手中的烟头扔在地上,嗓音染上了一丝沙哑,残忍道:“她挺下作的,我哪怕把她踹得很远,只要我挥挥手她就跟条狗似的跑到我身边,就像刚才,躺在我床上的模样很乖巧,江辞,那女人是骨子里犯贱,要不得。”

我身体一晃,心痛到麻木。

我以为我不会痛,但麻木到发指的那种感觉又是什么。

我抬手抹了抹眼睛,没有眼泪。

很久以前,眼泪就流干枯了。

“靖南,你不过是仗着她喜欢你。”

江辞顿道,问:“你不觉得她变了吗?”

席靖南一顿,“她还是那个莫陶。”

江辞意味深长道:“是吗?”

“不提她,先找到给我下药的人。”

席靖南没有继续谈我的兴趣,江辞和他说了两句就离开了,我正打算等席靖南离开再出去的时候,他冷漠的喊了我,“莫小姐,墙角好听吗?”

敢情他知道我在。

即使这样,他还故意说那些话讽刺我。

我努力的笑了一个弧度,走出拐角出现在他的面前,解释说:“我想等你们走了再离开。”

席靖南睥睨我一眼,“以后离我远点。”

我懂分寸道:“嗯,我谨遵席先生的话。”

他挑眉,打开车门上车离开。

待他离开后,我冷笑道:“真把自己当人物了。”

江辞说的对,他不过就是仗着我喜欢而已。

而且这喜欢,加上曾经二字。

我开着我的跑车离开医院,途中接到我妈的电话。

她问我,“你想清楚了没?”

我爸妈正准备离婚。

我妈想让我跟她移居芬兰。

但离开雾城我就不再是莫家千金。

我开的这辆跑车都会失去。

这是其次,我还不想让陆窕赢。

陆窕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我爸在和我妈结婚前就搞大了其他女人的肚子,但他一直隐瞒着我妈,直到几年前那个女人带着陆窕回到莫家我妈才知道这事。

我爸没否认,甚至把她们母子接到了家里。

因为这事我妈一直和我爸吵架,闹着要离婚。

刚开始我爸没同意,但经不住我妈折腾。

现在我妈问我,“你想清楚了没?”

我现在绝不会离开雾城。

“妈,现在离开莫家,莫家的一切都是那对母子的了,你甘心吗?”

我妈恶心的对我说道:“我一点都不甘心,但我不想再见到你爸那张让我恶心的嘴脸!陶陶,你放心,没了莫家妈妈会用其他的东西补偿你。”

“妈,你把莫家的股份给我!等我解决了陆窕,我会到芬兰找你的。”

我绝不会放过陆窕。

她不仅是鸠占鹊巢的人。

而且她还害死了我的孩子!

虽然席靖南每次做爱的时候很谨慎都戴套。

但毕竟在一起三年,终归有失误的时候。

去年在偶然的情况下我怀孕了。

知道这事的只有陆窕。

她看了我的化验单子,脸上笑呵呵的恭喜我,晚上就在我喝的粥里下了堕胎药。

直到现在,席靖南都不知道他有个孩子在世上存在过。

而且现在还因为陆窕和我分了手。

是的,陆窕是他的未婚妻。

就在我们分手的那个月,席家昭告天下。

雾城大大小小的报纸头条全都是他们两人的婚讯。

我至今都不理解他这样的做法。

倘若他想要莫家,娶我是更好的选择。

但他选择了陆窕,难道因为爱?

席靖南那个没心的男人会有爱?!

我妈想了想说:“我把莫家股份全给你。”

我爸和我妈共持有莫家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我妈给我百分之三十,我会成为莫家最大的股东。

我坚定道:“嗯,我会替你报仇。”

也是替我自己报仇。

第三章  那就是你的男人?

我开车回到莫家,陆窕看见我开的跑车,眼一翻,讥讽道:“啧啧,我妹又开着跑车去医院做小护士了?今天在男科里又看了几个病人啊?怎么样,那些玩意摸着舒服吗?”

我顿住脚步,冷眼盯着她问:“你那个糟老头呢?”

“什么糟老头?你胡说八道什么?!”

陆窕脸色气的煞白,我妖娆一笑:“对了,我忘记你一回到莫家就离婚了。”

陆窕在没有回莫家以前,因为缺钱嫁给了一个中产阶级的糟老头。

“莫陶,我警告你闭嘴!”

我正想怼回去,警告她不自量力,但她用着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耀武扬威道:“你不是喜欢席靖南吗?告诉你,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我再告诉你,你稀罕的那个男人,昨天才陪我去买了婚戒。”

我抬眼冷静的望着站在台阶上的陆窕,嗓音冷漠的问:“哦,然后呢?除了他,你还有什么?”

“我有他,就足够摧毁你。”

闻言我心里莫名的酸楚,绕过她回到楼上房间。

陆窕说的话,我一直催眠自己不在意。

情绪还没平静的时候我又接到我妈的电话。

她吩咐说:“换身衣服,晚上有宴会。”

......

江家晚上有盛大宴会,我和胡阳匆匆的赶到的时候,陆窕正挽着席靖南的手臂对我示威,我收回视线对胡阳说:“今晚上是重要场合,你别丢下你女朋友一个人。”

胡阳咧嘴笑:“你放心,我舍不得我家珍宝。”

坐在席靖南身侧的江辞看见我。

他抬手召唤我,“莫小姐,把你男朋友给我们介绍一下。”

我和江辞是同事,自小认识打过很多年的交道。

所以我有男朋友的事给他提过。

我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胡阳拉着我的手心过去,抬头正对上席靖南审视的目光。

“你们好,我是陶儿的男朋友。”

胡阳落落大方的介绍自己,认识的几个人围着他打听我们的恋爱经过,我觉得无聊就去了楼。

江家我熟,刚推开门,就被男人卷进了房间。

席靖南对上我的目光,“那就是你男人?”

我舔了舔唇问:“有意思吗?”

席靖南垂眼问:“为什么没意思?”

“不让我纠缠,你这又是做什么?”

席靖南漠然问:“那又怎样?”

我突然明白,男人就是贱。

越是得不到的越稀罕。

越轻易得到的越是不珍惜。

我忽而抬手抱住席靖南的胳膊,笑着说:“席先生,要不你和陆窕解除婚约我就继续做你的情人?”

一句话,席靖南松开了我。

他冷冷的瞧了我一眼,“又在异想天开。”

我皮笑肉不笑的说:“我就喜欢胡思乱想。”

“莫陶,你当真忘了陈思璇?”

“哦,你说她啊?不是死了吗?”

因为这句话,席靖南直接一脚踢在了我身上,我没站稳,滚在地上,转了几个圈才停下,我忍着身体的痛望着他,“怎么?你还惦记着她?”

陈思璇是席靖南的女朋友,不过席靖南觉得被我害死了,因为当年我和陈思璇一起落海,席靖南离我最近,我死死的抓住他没让他救成她。

也是因为这,席靖南才同意让我做他的女人。

他用三年的时间为陈思璇折磨我。

席靖南隐忍不发,眸子深邃的望着我。

我故意的刺激着他问:“即使你很爱陈思璇又怎么样?席先生,你现在的未婚妻是陆窕!”

“莫陶,你现在太伶牙俐齿,也令人厌恶。”

我脸色痛的发冷,笑说:“难不成还想让我像条狗一样听你的话?席先生,你说过的,我们两人不会再有任何的纠缠!我希望你能谨记你说的话,别再靠近我,不然我会以为你爱上了我!”

席靖南脸一沉,转身离去,“最好不再有纠缠!”

席靖南离开后胡阳很快找到了我。

他看见我趴在地上蜷缩的模样,心疼的问:“席靖南是不是打你了?”

我笑他,“嗯,不过你别在我这儿沦陷。”

胡阳翻白眼,“我不过是关心你一句。”

我起身去床上躺下休息,胡阳跟过来坐在床边,“那件事你还坚持要做吗?”

我轻声道:“嗯。”

胡阳提醒,“席靖南是警察局的,被他发现的话按照他对你的态度,他会直接让你进监狱的。”

我冷哼,“胡阳,我现在就是要惹毛他。”

他如此欺负我,我定让他尝到百倍的痛苦。

胡阳确定无疑道:“但他会玩死你。”

我偏头看向他,“胡阳,吻我。”

第四章  被他抓

胡阳打量着我,眸光中透着嫌弃,他垂下脑袋亲了亲我的唇瓣,抬头舔着自己的唇道:“脏。”

我笑他,“还记仇呢?”

我们上次接吻,我因没忍住心里的恶心反胃吐了他一身,自此,胡阳在心里留下了阴影。

席靖南刚刚那一脚踢的用劲,我躺在床上缓了很久,直到我妈派人找我,我才理好衣服起身。

我妈见我和胡阳一起出现在宴会,她白了我们一眼,提醒说:“这么多人盯着的,你们也注意点。”

我妈以为我和胡阳刚在房间里乱搞过。

我没有解释,而是看了眼陆靖郗所在的位置。

他耐心的听着陆窕说话,看着真像未婚夫妻。

但我清楚,席靖郗对陆窕不爱。

我冷笑,挽着胡阳的胳膊离开宴会。

我在胡阳的公寓里待了几个小时,回到家正听见我妈和我爸争吵。

而陆窕和她妈却坐在客厅里盯着我妈。

她们像是看戏人,很讥讽的眼神。

看见我回家,我爸如蒙大赦的喊住我,“陶儿,你妈又和我吵架,你赶紧带着她上楼休息。”

“我妈和你吵架你心里没点数吗?”我翻了个白眼,盯着陆窕母子不客气的说:“你想二女侍一夫享天人之乐,可惜,你遇到了我妈这个暴脾气。”

听见我的讥讽,我爸脸色愤怒的站起身,“你个混账东西胡说八道什么呢,信不信我打死你!”

我妈见他骂我,直接上手推我爸,“莫政,我的女儿还轮不到你这负心汉教训。”

我爸身体瘦弱,一下被我妈推到沙发上,他脸色顿时阴沉,起身直接一巴掌甩在了我妈脸上。

周遭的氛围沉寂……

我伸手扶住我妈,我妈捂着脸颊流着眼泪,狠毒的说:“你竟然敢当着这对母子的面打我,你给我等着瞧,我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我爸呸道:“泼妇!”

随后他带着陆窕母子上了楼。

我冷眼的看着,心里的恨意渐渐加深。

那天晚上我妈抱着我哭了许久,第二天她找到律师签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书,晚上就坐飞机去了芬兰,莫家的一切她一样都没有带走。

她走之前警告我,“哪怕毁掉莫家,也要让你爸尝到苦头,不然我跟你断绝母子关系!”

我握紧手心,说:“我会的。”

我妈离开后我接到消息去了澜湾会所,是雾城有名的红灯区,我在那儿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被一个长的还算帅气的男人用甜言蜜语哄骗到楼上房间。

他刚脱了裤子,外面的门就被人撞开。

“警察,打黄的。”

领头人中,我似隐约的看见了席靖南。

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我伸手抹了抹脸颊,迷糊的睁开眼,看见席靖南那张轮廓宛如刀削的脸。

他一身警服,正冷漠的打量我。

我傻笑着问:“你是谁?”

席靖南眯眼,“确定要装糊涂?”

我摇摇头,装醉道:“不认识。”

他点燃一支烟,吩咐手下道:“以涉黄的名义关三天,记录案底,还有通知她的家人。”

席靖南做事倒挺绝情的。

我微笑,目光无惧的望着他。

见我这样,席靖南的手一顿。

他掐灭手中的烟,眼神略微困惑的望着我,“你真是莫陶?”

我笑而不语。

席靖南冷笑了一声,提醒道:“以前的莫陶挺怕我的,也不会像你最近这般跟我争锋相对。”

我冷笑,听见他旁边的人问:“席队,你认识这姑娘啊?你认识的话就领走,刚那人招了,他就是见人小姑娘漂亮才起了色心。”

席靖南沉默,那人继续劝说道:“人姑娘喝醉了,现在一直都不清醒,席队就发发善心给领走,我们兄弟几个好下班回家补觉。”

席靖南终究把我拖出了澜湾带回了他家,一到他家他就开始脱我的衣服。

我被他剥了个精光,他的大掌在我的身上到处拔撩点火。

我喘息的望着他,像是一条脱了水的鱼,干渴难耐,攀附在他的身上任由他欺辱。

齿间的呻yín声不断,响在空旷的别墅里异常清晰。

席靖南忽而抬手解开自己的皮带……

第五章  你是……靖南?

席靖南的身体与我的肌肤炙热相贴,我在他要进去的那一瞬间,猛的用劲推开了他的身体。

他后退一步站稳,目光残虐的望着我。

“怎么?刚还热情似火,现在又不愿意了?”席靖南冷笑着问:“我还不了解你么,欲情故纵的把戏你对我玩了也不是一两次了,你腻不腻?”

我摇摇头,“我刚醉了。”

闻言席靖南的眸光闪了闪,他盯着我的脸打量许久,最后嗤笑道:“既然清醒了就滚。”

我在他的面前落落大方的穿好衣服,走之前还故意眨了眨眼,魅惑说:“今晚的席先生也热情似火,倘若你愿意的话,我愿意免费给你上。”

席靖南脸色一沉,我笑说:“但前提是解除你和陆窕的婚约,席先生,你不能同时睡一对姐妹。”

“滚。”

我离开席靖南的别墅,站在门口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唇,随后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人问我,“事怎么样?”

“能怎么样?自取其辱。”

我想了想又说:“继续吧。”

我去澜湾之前就知道席靖南今晚会有所动作,所以我是故意喝醉跟着那个男人上楼的。

没有什么目的,就是想让席靖南觉得甩不掉我。

更是要从他那里获取我想要的东西。

比如,席家和莫家的合作机密。

我趁着夜风往家的方向走,在路上我接到我爸的电话,“刚律师说,你妈把股份都给你了。”

“嗯,不多不少,与你持平。”

我爸的语气很平静,透着一股子威胁,轻问道:“陶儿,你打算和你的亲生父亲对着干?”

我问他,“那你能让陆窕离开莫家吗?”

陆窕离开莫家,她就嫁不成席靖南。

因为在豪门里永远都讲究一个门当户对。

失去莫家的陆窕,什么都不是。

我爸听出我的妥协,他似苍老了几十岁一般,惆怅的叹息道:“陶儿,她跟你一样都是我的女儿。”

“既然如此,你认她做女儿吧。”

而我只会是我妈的女儿。

我爸气急,“莫陶,你究竟要怎么样!”

“爸,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我挂断了我爸的电话,沿着公路走了没几分钟,陆靖南的黑色宾利突然停在了我的身侧。

他眸色沉黑的盯着我,“上车。”

我拒绝说:“我们不熟。”

“莫陶,别让我再说一次。”

陆靖南的嗓音里透着毋庸置疑。

我双手揣在衣兜里,嘲讽的问:“你不是说我们已经没任何关系了嘛,席先生这是做什么?”

“莫陶,上车。”

席靖南的声线平缓,但掩藏在平和之下有一丝阴沉。

我知道这是他耐心用尽的前兆。

我抬头望了眼雾城的天,掩饰住心里的悲戚,对着他晃眼笑了笑说:“既然席先生愿意送我回家,那我就领了你的好意,不过待会陆窕瞧见的时候,我希望她不要误会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席靖南静默,等我上车他就发动车。

在路上我一直都沉默寡言,席靖南倒颇有些兴趣问道:“你记得思璇最喜欢你什么吗?”

我摇摇头,敷衍说:“不记得。”

我和陈思璇一直不熟。

特别是她对我做过那件事之后……

她的死,不足以弥补她的罪。

“她喜欢你的善良。”

席靖南这话是在讽刺我。

我侧目望着他,他亦回头望了一眼我。

“席靖南,是我害死的陈思璇,你觉得我善良吗?”我问。

车子猛的停下。

他神色突然彷徨的喊着我,“陶儿。”

他一贯冷清,很难见得他这么温和。

“你是……靖南?”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