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就当我们没爱过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叶岑晶祁骅目录by潼贞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5

就当我们没爱过叶岑晶 祁骅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小说网为您提供就当我们没爱过全文在线免费阅读,就当我们没爱过又名忘掉曾经有多美,就当我们没爱过是作者潼贞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主要讲述了叶岑晶祁骅之间的爱情故事,喜欢的朋友快来阅读哦。叶岑晶结婚五年一直没有怀孕。后来,怀着忐忑的情绪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而检查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居然是长期服用避孕药。她握着报告坐在寂静的走廊里,脸色一阵阵发白。她承认,前几年因为和丈夫处在创业期,她不想要孩子,服用避孕药采取措施。可自她在备孕以来,她都已经停药将近一年的时间,结果怎么可能是‘长期服用避孕药’?一定是检查错了!抱着侥幸心理,去别的医院再次做了检查。说是三天后出结果。叶岑晶回到家,开了门,客厅里传来婴儿软软糯糯的笑声。

就当我们没爱过

1 带着孩子的远房侄女

叶岑晶结婚五年一直没有怀孕。

后来,怀着忐忑的情绪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而检查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居然是长期服用避孕药。

她握着报告坐在寂静的走廊里,脸色一阵阵发白。

她承认,前几年因为和丈夫处在创业期,她不想要孩子,服用避孕药采取措施。

可自她在备孕以来,她都已经停药将近一年的时间,结果怎么可能是‘长期服用避孕药’?

一定是检查错了!

抱着侥幸心理,去别的医院再次做了检查。

说是三天后出结果。

叶岑晶回到家,开了门,客厅里传来婴儿软软糯糯的笑声。

随后,是婆婆方淑梅和一个年轻女人的说话声。

叶岑晶狐疑地走进去,就看见方淑梅怀里搂着个胖乎乎的小婴儿,她满目的温柔,逗弄着婴儿的小脸,“叫奶奶……叫奶奶……”

“妈!”愣在客厅,她喊了一声。

方淑梅的笑声戛然而止,微微瞥了一眼叶岑晶,并不理她。

反倒是沙发上的女人站起身来,她精致的脸上隐着恬淡的笑意,“晶晶姐……你好。”

叶岑晶点头,回她微笑,“你好。”

原本想问她是谁,话没问出口,就听方淑梅阴阳怪气地说,“她叫苏语凝,是我远房侄女,家里没个孩子冷清,我就带着她和孩子到家里住一段时间,陪我解解闷。”

叫苏语凝的远房侄女?

以前从没听说过。

但叶岑晶也无从反驳,也就依着方淑梅的意思让她住下了。

对于此事,丈夫祁骅也表示很无奈。

“妈估计就是太无聊,过段时间就把他们打发走了。”祁骅安慰着。

叶岑晶想着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婴儿,又想起白天那个检查报告。

有几次想冲口而出问祁骅避孕药的事,但一想到还没出来的检查结果,到嘴边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她扑进祁骅怀里,紧贴着他胸膛,半是试探半认真地问,“祁骅,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有个那么可爱的孩子呢?”

祁骅身子一僵,低低一笑,在岑晶额上落下一吻,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的脸颊,“你不是在备孕吗?不着急,孩子的事要顺其自然。”

说着,他翻身将叶岑晶压在身下,他的大掌箍住她的腰,冰凉的唇在她耳畔邪肆低语,“要不,老公今晚再努力努力?”

不等叶岑晶反应,祁骅已经垂头吻住她的唇。

吻得狂烈,似火。

正当两人欲火焚身,打算进一步时,门被敲响,是方淑梅。

一场情事被迫停止,空气中情欲的气息很快散去。

祁骅无奈地去开门,就被方淑梅风急火燎地给拉走了,嘴里不停叨叨,“赶紧开车送语凝去医院,琦琦发烧了。”

叶岑晶拿着外套追出去给祁骅披上。

见苏语凝泪眼汪汪地抱着满脸通红的孩子站在门口。

她忙推他,“快去吧,孩子要紧,开车小心。”

祁骅在她额角一吻,匆忙离去。

医院里,孩子经过一系列检查已经打上了点滴。

病房里气氛格外凝重。

祁骅指间夹着烟站在窗前,面色如窗外的夜空一般阴沉。

“住进家里来,到底是你们两个谁的主意?”祁骅冷冷的目光在苏语凝和方淑梅之间游走。

2 你哪里都好,但我不爱你

“是我的主意,怎么了?”方淑梅自认为做了件大事的表情,丝毫无所畏惧祁骅此刻的阴悸和愤然。

祁骅蹙眉,“妈,我说过了,这事我自有安排。”

“安排?你怎么安排,琦琦都有三个月了,你难道打算就这么把语凝母女放在外面?你不顾语凝,那也得顾及琦琦,你忍心她长大了被别人骂成私生女?”

“私生女?”祁骅冷笑,“是谁造成的这一切?当初这个孩子就不该生下来!”

方淑梅总觉得自己儿子什么都好,叶岑晶除了工作能力强,其他的没有一点配得上祁骅。

于是,她早就有了让祁骅和叶岑晶离婚的念头。

然而这个念头在苏语凝出现时,她的乖巧温柔,她对祁骅的炙热之情让方淑梅用一杯酒将祁骅拖离了婚姻的轨道。

让祁骅没想到的是,就那次,苏语凝居然怀孕了。

“你在怪我?”方淑梅难以置信地看着祁骅。

祁骅沉笃,“怪您有用吗?妈,我只是想告诉您,不要做没用的事,我是不会跟岑晶离婚的。”

方淑梅气得浑身发颤。

“语凝和孩子的事,我会找个机会跟岑晶解释清楚。”祁骅瞥了一眼泪水涟涟的苏语凝,转身出了病房。

苏语凝心有不甘,她比叶岑晶年轻漂亮,工作交际也丝毫不输给叶岑晶。

最重要的是,她和祁骅有个女儿,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快叶岑晶一步。

可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追出去,拦在祁骅身前,她望着他,问,“为什么?我哪里不好?”

祁骅眯眸,“你哪里都好,但我不爱你。”

“我不值得你爱吗?”

“苏小姐,刚刚我已经说过了,你和孩子的事我会想办法跟岑晶坦白,她是个明事理的女人,一定会接受你的孩子,会将琦琦视如己出,到时候……”祁骅的声音不夹杂任何情感。

“你什么意思?”苏语凝愣愣地截断他的话。

言下之意,会将琦琦带回去给叶岑晶抚养?

那她呢,被抛弃?

祁骅知道她很聪明,显然已经听清楚他的意思。

他也不想重复,只叹气,“我的决定,是对你最好的结果,你难道想被人骂未婚生子?”

苏语凝发狂似的低吼起来,“你可以娶我,可以为琦琦正名,她可以有名正言顺的爸爸妈妈,祁骅,我……”

“我已经娶了岑晶,这辈子我只爱她一个人,就算你生了琦琦,那又怎么样?同样不能让我和她离婚,我和她,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我和她,只有死别,没有生离!

苏语凝整个人愣在那里,完完全全不敢相信这样热烈得像火一样的话会从冷冰冰的祁骅嘴里说出来。

……

一夜无眠。

叶岑晶早早就去了公司,祁骅居然在小休息室里睡着。

她愣了片刻,转身正要出去,就听见祁骅的手机嗡嗡的响。

瞄了一眼,陌生号码。

害怕是哪个客户,她接了电话。

那头哭哭啼啼的一阵女声传来。

叶岑晶心一紧,愣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背后祁骅的声音传入耳朵,“谁的电话?”

3 你有没有觉得这孩子长得像你?

叶岑晶回头,呆滞地笑了笑,将手机递回给祁骅,“没说话,不知道。”

祁骅眸光一沉,拿着手机看了一眼。

他随手摁掉电话,说,“估计是骚扰电话。”

说话间,他搂着叶岑晶的肩坐在沙发上,“今天怎么这么早来公司?”

叶岑晶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手机,笑道,“我以为你还在医院,所以,就早点来了。”

“对了,琦琦的情况怎么样?”叶岑晶问。

祁骅漫不经心,“没什么大事,我走的时候已经退烧了。”

“那就好,那我先去忙了,你再睡会儿,有事我再叫你。”

回到办公室,叶岑晶立刻投入到工作。

午餐是和祁骅一起用的。

吃到一半,婆婆方淑梅打了电话来,让祁骅下班时到医院接苏语凝母女出院。

叶岑晶吃着饭,好奇地问,“苏语凝的老公呢?”

祁骅捏着筷子一愣,“不知道。”

叶岑晶沉默,“下午我们一起去吧。”

“好。”

下班时,叶岑晶果然跟祁骅一起去了医院。

刚走出电梯,两个小护士路过同祁骅打招呼,“祁先生,你可算来了。”

“是啊,祁太太抱着孩子在那里都望眼欲穿了。”

祁太太?

说话间,苏语凝已经走来,身后跟着抱着孩子的方淑梅。

“说曹操,曹操就到。”一个小护士打趣。

叶岑晶拧着眉,伸手挽着祁骅的手臂,笑容礼貌,却又不失气度,地宣布自己的所有权,“我想,你们可能误会了,她不是祁太太。”

这举动,这语言,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话来证明她的身份。

偏偏祁骅亲昵搂她肩,“对,我太太,是这位。”

两个小护士一脸尴尬,连连抱歉之后仓皇离去。

人走,还不忘往不远处苏语凝看了一眼。

“苏小姐不是说祁先生是她老公吗?”

“对啊,怎么那位才是正主?”

此话,如擂鼓敲击在叶岑晶心上。

苏语凝说祁骅是她老公?

她看着苏语凝。

后者正咬唇直勾勾望着祁骅,眸光中满是幽怨。

刚才的话,祁骅想必也听见了。

他质问苏语凝,“你为什么和她们胡说?”

苏语凝垂眸,眼泪夺眶而出。

方淑梅急忙上前,“祁骅,你对语凝发什么脾气?是我跟她们说你是她老公的,那些小护士就爱八卦,问东问西的,我总不可能告诉她们,语凝被人抛弃了,琦琦是个可怜的私生女吧?”

被人抛弃?私生女?

叶岑晶惊愕地瞪着眼睛。

再看一眼苏语凝,竟是满心的同情。

虽对她们这种做法表示不解,又多少感觉有点诡异,但也不好再说什么。

……

一行人回到家。

兰姨早就准备好晚餐。

饭后,祁骅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孩子嗷嗷哭了起来,苏语凝哄了一会儿,孩子还是哭。

兰姨在收拾厨房,方淑梅去浴室洗澡,没办法,只好叫祁骅。

“祁骅哥,琦琦饿了,你可不可以抱着孩子,我去兑奶粉。”

祁骅蹙着眉,一脸冷肃地看着孩子。

叶岑晶坐着数秒,起身去抱孩子,“祁骅一个大男人笨手笨脚的,我来抱吧。”

苏语凝神色落寞地看了一眼祁骅,将孩子递给叶岑晶,上楼兑奶。

叶岑晶第一次抱孩子,有些手生。

生怕摔了,只好抱着坐在祁骅旁边。

她摸着琦琦肉嘟嘟的小脸,逗她,“别哭了,妈妈去兑奶奶了。”

结果,小琦琦真不哭了。

叶岑晶像发现新大陆,蹭了蹭祁骅,“你瞧,她还真不哭了。”

祁骅一眼也不想看这孩子,敷衍地嗯了一声,“说明她喜欢你。”

这话,让叶岑晶多看了几眼这孩子。

有一瞬间,她突然觉得小琦琦长得像祁骅。

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收回目光,她讪讪一笑,脱口问身边的祁骅,“祁骅,你有没有觉得这孩子长得像你?”

4 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只这一句,空气仿佛都凝滞了。

祁骅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就连下楼来的苏语凝和方淑梅都傻傻地愣在那里。

叶岑晶心里也掠过一阵怪异。

她笑笑,看着苏语凝抱歉道,“我只是随口一说,你别介意。”

一旁的祁骅心里憋的难受,斥责叶岑晶,“有你这么‘随口一说’的吗?”

叶岑晶看出祁骅不悦,也不理他,将孩子抱给苏语凝喂奶。

苏语凝笑着道,“梅姨也觉得琦琦长得像祁骅哥,不然,也不会这么喜欢琦琦了。”

方淑梅没好气瞥了一眼叶岑晶。

转身坐在沙发上,冷哼着说,“你要是能为祁骅生个一男半女的,我也同样喜欢。”

说起孩子的事,叶岑晶就想起之前那份检查报告来。

她苦涩一笑,半试探半真假道,“妈,孩子的事一直没动静也不能全怪我,我打算过段时间去检查一下,说不定就是饮食方面不注意影响了受孕。”

说这话时,她眼神不停在几个人之间徘徊。

祁骅神色淡漠,又似乎有些闪躲。

方淑梅则显得愤然,略带张惶。

“不怪你?难不成还怪兰姨做的饮食有问题?”方淑梅冷哼着。

白眼翻了又翻,粗俗道,“我看,你要生不出孩子,就别找什么借口,提早和祁骅把婚离了,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一听‘离婚’这两个字,叶岑晶莫名有些恼火。

“妈,我知道您一直不太喜欢我,但我和祁骅都结婚这么多年了,离婚这种话您怎么说得出来?”语气带着强烈的诘问。

换做之前,她一定会说,“妈,孩子的事我会努力。”

可,不能怀上孩子并不是她的错,若是再因为孩子被方淑梅嫌弃,或者谈到离婚,那就太过冤枉。

方淑梅有点撒泼的味道,站起身逼近叶岑晶,“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什么态度?祁骅,你看看,这是她跟我说话该有的态度吗?”

“妈,我只是实话实说,您不能……”叶岑晶极力辩解。

祁骅蹙眉,拉着叶岑晶往楼上去,“妈,孩子的事要顺其自然,还有离婚的事,以后请您不要再提了,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和岑晶离婚,如果您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房休息了。”

“顺其自然?说了几年了?还要顺到什么时候去?祁骅,祁骅……”方淑梅扯着嗓子喊。

可,祁骅已经上楼,回了房间。

叶岑晶有些懊恼,有些委屈。

闷声坐在沙发上,心里滋味不好受。

祁骅愣了片刻,将她拥入怀中,“不要把妈的话放在心上,她有口无心。”

叶岑晶挣开他手,“我知道她想祁家有后,可我也想怀孕,我也想为你生个孩子……”

“我知道我知道。”祁骅安抚着叶岑晶。

重新将她拥入怀,“孩子的事你不要有压力,就算没有孩子,那也一定是我的问题。”

叶岑晶道,“我不是有压力,我只是没想到,妈她连离婚这两个字都提了。”

“我替她向你道歉好不好?你也知道,妈她就注重香火,她只是急昏头了。”祁骅好言相劝。

5 谈话的录音

叶岑晶看着祁骅神色为难,不忍心再责怪什么。

婆媳关系不合,说来说去,最痛苦的还是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男人。

叶岑晶爱他,自然不愿见他为难。

她叹气,“算了,刚才也怪我太冲动。”

祁骅吻她额头,“你没错,别想太多,洗漱之后早点睡觉。”

岑晶从他怀中扬起头,“那你呢?”

“我还有些工作需要处理。”

“好。”

洗漱完毕,岑晶喝了祁骅为她准备的热牛奶,然后上床,祁骅则到露台去。

叶岑晶毫无睡意,而祁骅呢,说是处理工作,却是坐在那儿望着夜空发呆,手里的烟一支接着一支。

他很少抽烟。

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工作压力大,抽烟是他缓解压力的唯一举措。

后来和叶岑晶同居,烟这种东西他就戒掉。

这些年,除了心烦或者遇到艰难抉择时他才会抽烟。

如今,他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是她让他为难了吗?

还是方淑梅整天喋喋不休嚷着抱孙子的话已经影响到他的情绪?

叶岑晶不得而知。

……

次日,是周末。

祁骅带着倦怠的神色去陪客户打高尔夫。

叶岑晶在家,坐在露台看书。

苏语凝哄睡了孩子,也到露台来。

她坐在叶岑晶对面,“晶晶姐看的什么书?”

叶岑晶抬眸,合上书,“一些现代诗集,无聊打发时间而已。”

她双手紧握,交叉放在腿上,纠结许久,问,“晶晶姐,你是结过婚的人,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你一下。”

叶岑晶点头,“你问。”

苏语凝咬着唇,“晶晶姐你可能不知道,我……我是被男人骗了,那个男人骗我说他单身,我为他生了琦琦才知道原来他有老婆,晶晶姐,如果,我是说如果……祁骅哥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生了孩子,你会怎么样?”

早猜到是这样,不然在医院时,方淑梅也不会说她被抛弃,还说琦琦是个私生女。

可那时候她没猜到的是,抛弃苏语凝的人会是祁骅。

而此时此刻,苏语凝说的,祁骅出轨的假设,这是叶岑晶做梦都不会想的事情。

可这个假设性的问题就这么被苏语凝脱口问出,而叶岑晶却似乎真的在深思熟虑这个问题。

以至于,联想到长期避孕药的事。

难道,是祁骅出轨了,才给她下了避孕药,然后以一无所出为理由跟她离婚?

她背脊阵阵发凉,又觉得是自己胡思乱想。

叶岑晶抿唇,看着苏语凝,道,“如果祁骅出了轨,还有了孩子,那……我一定会考虑离婚。”

“那如果祁骅哥选择你,放弃外面的女人,并且把孩子给你抚养,你乐意吗?”苏语凝继续问。

叶岑晶觉得她这问题问得诡异。

但她不傻,苏语凝问这个问题,那就代表那个男人给过她这个选择。

她看着苏语凝那双水汪汪的眼睛,“你一个未婚女人,这对你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但是,如果是祁骅出了轨有了孩子,我想我不是一个伟大的人,孩子无辜,我可以接受,但是抚养……”

岑晶欲言又止,可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

她想,她大概不会抚养。

或许,她会选择成全。

一席谈话,苏语凝的情绪复杂。

最后,她手摸着兜里的手机,借着看孩子的理由离开露台。

走出露台,她摸出手机,里面播放着刚刚和叶岑晶的谈话内容。

录音做了些处理,然后发送给祁骅。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