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续写不尽的爱恋陆铭臻席染目录_续写不尽的爱恋最新章节by南风向北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5

续写不尽的爱恋陆铭臻席染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续写不尽的爱恋陆铭臻席染目录_续写不尽的爱恋最新章节,续写不尽的爱恋小说讲述了陆铭臻席染两个人的爱情故事,最新上线的原创新书。这世上或许终究有这么一人,你从来未曾得到过他,却早在心里失去了他千百次。 在我心里,陆铭臻就是这样一个存在。 从十岁那年的惊鸿一瞥,我余生中所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更接近她。 可爱情这种东西,爱对了是刻骨铭心。爱错了,便是粉身碎骨。 当这个男人亲手将我推向死亡,我终于是死了心。 “陆铭臻,我不爱你了,再也不爱你了。” 男人将我紧紧拥在怀中,嗓音温柔怜惜。 “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陆铭臻,我要的从来不是你的道歉。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对不起我。

续写不尽的爱恋

第1章 我没有

这个世界上最绝望的事,莫过于最深爱的男人,却对你恨之入骨。

陆铭臻恨我,在安城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一年前,他和席曼菲结婚的前一个星期,我做了心脏移植手术。那天之后,再没有人见过席曼菲。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害死了她,包括陆铭臻。

两家的婚约不能变,大婚在即,陆家当即决定由我代替席曼菲嫁给陆铭臻。

那一晚,陆铭臻闯进加护病房,憎恶的眼神几乎将我生吞活剥。

“席染,你当真这么喜欢我?!喜欢到不惜害死自己的妹妹,也要嫁给我?!”

他用力掐着我的脖子,狭长眼眸里戾气暗涌。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可能要死在这样的目光里了。

刚做完手术,伤口的地方还疼得发紧。可更疼的,是伤口下覆盖着的地方。像是颗玻璃球在心间爆炸,每一点细小的碎片,都扎在了心脏最柔软的地方,痛不欲生。

我仰起脸看向这个爱了七年的男人,倔强地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我没有。陆铭臻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席曼菲怎么会不见了,可是我绝对没有害她。”

男人冷笑一声,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许。

“那你告诉我,你去哪里找的这么合适的心脏?而更巧的是,你做完手术,曼菲就失踪了?!”

我嘴唇动了动,却是百口莫辩。

器官本来就是匿名捐赠,我怎么可能知道捐赠者是是谁?不管真相是什么,陆铭臻都认定是我害死了席曼菲,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算是我害死她的又怎么样?你要是有证据就送我去死,没有证据你只能选择和我结婚。”

嘶拉一声,宽大的病号服被陆铭臻撕扯开,男人冷笑着覆身而上。

“席染,你做这么多,不就是想得到我吗?好,我成全你!”

陆铭臻没有给我任何机会,压制住我的双手,轻松褪去了我最后的束缚。

“不要,陆铭臻不要!”我拼命反抗着,刚缝合好的伤口就这么撕扯开来,疼得我几乎背过气去。

“不要?”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下一秒,身子却是一沉,毫无预兆地贯穿我。

痛。

锥心刺骨的痛。

可更多的,是绝望。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却被陆铭臻无情忽视。

伤口的地方有血渗了出来,染在洁白的**单上,触目惊心。

陆铭臻完全把我当做了发泄的对象,或者说,他恨不得我就这么死在这里。现在是半夜,私立医院里根本没几个人,就算我死在这里,也不会有谁知道吧。

男人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在无尽的疼痛中,晕了过去。

我没有死,被赶过来的邵阳救回了一条命。是陆铭臻给他打的电话,他来的时候,陆铭臻已经离开了。

我不明白陆铭臻这么恨我,为什么还要让邵阳救我。直到婚礼那天,真相才终于大白。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回到席家那天,刚好是我和陆铭臻的婚礼。席陆两家的联姻,**之间连新娘都换了,自然是引起了全城关注,来的不仅有商政两界的名流,还有各大媒体。

婚礼前,爸一再对我叮嘱道:

“席染,我不管你对曼菲做了什么。为了席家,你必须要极尽全力讨好陆铭臻。”

失去了一个女儿,爸的眼中,看不到一丝悲痛,这一点,我并不奇怪。在他眼里,女儿不过是用来讨好男人的工具。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要的永远只有利益。

而现在,我这个“杀人凶手”,似乎早就在众人心里被定了罪。

穿着洁白的婚纱,我一步步缓缓走向那个一脸冷漠的男人。

或许,我真的是贱,才会在陆铭臻那样对我之后,心里眼里还全都是他。

牧师在一旁读着誓词,陆铭臻忽的靠近,在我耳旁低声说道:“席染,你们席家当真认为,我陆铭臻是你们可以玩弄在股掌间的人?”

他什么意思?

我不解地看向他,得到的却只有他冷笑的脸。想起在病房发生的那一幕,我的心狠狠一痛。

陆铭臻转身走上台,牧师知趣地让了位。

男人站在人群中最耀眼的地方,身上的光芒让人移不开眼,薄唇吐出的话,却是冰凉刺骨。

“在此,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个消息。陆家和席家的婚约,就此取消。我陆铭臻就算是娶个小姐,也绝对不会和席染这种恶毒的女人结婚。”

上一章

第2章 下贱

婚礼上当场被羞辱,一时之间,我成了安城最大的笑话。

当晚,陆家安排了饭局,说是让陆铭臻为悔婚的事赔罪。说是赔罪,倒不如说是给席家一个下台阶的机会。

陆铭臻全程冷着脸,一句话都不曾说过。倒是我爸,一个劲地陪着笑脸,恨不得将热脸狠狠贴在陆铭臻的冷屁股上。

我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吃着东西,眼泪却是大颗大颗地往碗里掉。我难过并不是因为陆铭臻取消婚礼,而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我。在我深爱男人的眼里,我就是个恶毒而不择手段的人。

“小染,去敬陆总一杯酒吧。就算做不成夫妻,也可以做朋友的嘛。”爸递给我一杯酒,对着大家笑道。

我知道,爸这是还没放弃抱陆铭臻的大腿。骑虎难下,我只能是接过酒杯,站起身往对面走去。

陆铭臻连头都没抬,慢条斯理地咀嚼着饭菜,似乎压根没听到我们的对话。

我端着酒杯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好半天,才讪讪开了口。

“陆……”

话音还没落下,手中的酒杯就被陆铭臻夺了去。他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随即离开了包间。

又一次,他让我下不来台。而我,已经习惯了。

苦笑了声,我也拿上包匆匆离开了包间。

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爸的电话。

“席小姐,我是席总的秘书,他喝醉了在豪覃酒店808号房,麻烦你过来接他回去。”

我立即赶往了酒店,808号房的门虚掩着,我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我摸索着走到**边,对着躺在**上的高大身影皱了皱眉头。

“谁?”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我顿时慌了神。

这是……陆铭臻的声音。

待我反应过来之际,男人已经一把将我拉到**上,翻身将我压在身下。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隔着薄薄的衣料,我都能感觉到他滚烫灼热的肌肤。

他这是发烧了吗?

**头的灯被打开,陆铭臻低头,看到我的脸时,冷笑不已。

“是你?席染你这是有多贱,我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了你,你还这么不要脸的对我下药?”

下药?我忽的想起,爸让我递给陆铭臻的那杯酒。

这一刻,我才恍然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很确定我进的是808号房,而眼前的情况,明显我被爸设计了。爸根本就没想过,这样做会让陆铭臻更恨我,他在乎的,就只有自己的利益。

陆铭臻低笑了声,滚烫的手抚摸过我的脸颊,却是彻骨的冷。

“送上门来的女人,不要岂不是可惜了。”

男人将我压在身下,再一次攻城掠地。

爸下的药是真的狠,陆铭臻足足折腾了我**,才终于是放过了我。一切归于平静后,我躺在**上,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苦笑了声,我从**上起身,看着昨晚被陆铭臻撕扯得稀烂的衣服束手无策。

“衣服在**头,换上了跟我一起出去。”

突然响起的男人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他怎么还在这里,我还以为他已经走了。疑惑地去卫生间换了衣服,我跟着陆铭臻一起朝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的牵起了我的手。一时间,我的心狂跳不已。他这是做什么?

打开门的瞬间,无数的聚光灯对准了我们。

“请问一下陆总,你不是昨天才在婚礼上取消了和席染的婚约吗?为什么会和她在酒店共度一晚?”

“陆总,都说席染为了换心脏杀害了你的未婚妻,这件事如果是真的,为什么她还安然无恙,是你在保护她吗?”

“陆总,有知**士爆料……”

不管这些人问什么,陆铭臻只是淡笑着牵着我往前走。直到上了车,才冷着一张脸迅速将我的手松开,就像我是什么烫手山芋一般。

我终究,忍不住开了口。

“陆铭臻,你到底什么意思?”

“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喜欢到这么下贱,那我就成全你。我要这安城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席染是我陆铭臻最见不得光的**。这场游戏我不说停,你连结束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席染你记住,我陆铭臻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

一字一句,都如同锋利的刀子,刺在我的心上。

我估计我是疯了,才会对着陆铭臻淡笑着说道:“陆总技术这么好,我也不吃亏。成交!”

我打开车门,逃也似的逃离了陆铭臻的视线范围,在转角的墙边缓缓蹲下,憋了好久的眼泪也终于是掉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眼里我如此不堪,我却还是放不下。明知道在他身边只会是无尽的折磨,还要选择这样不死不休的方式?

可是,我爱陆铭臻。如果我没有嫁给他,那这辈子,也不可能有别的男人能走进我的世界了。

或许,我和这个男人,注定了不死不休。

第3章 为什么不杀了我?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陆铭臻和我在一起的目的,我很清楚。睡我却又不娶我,摆明了是想羞辱我。而我,顺理成章地成了安城最臭名昭著的女人。害死自己妹妹,又和自己前妹夫做着恬不知耻的事。

“小染,你和陆铭臻的关系,还要这样保持多久?”

邵阳坐在我对面,好看的眉头不禁蹙了蹙。

“怎么,连你也看不起吗?”我笑了笑,轻轻抿了抿杯中的咖啡。

“我只是担心你。”他轻叹了口气,看向我的目光带着深深的担忧。

邵阳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我当然知道,他并不是看不起我。可我和陆铭臻这样的关系,连我自己都看不起。

勉强笑了笑,我对着邵阳开口道:“席曼菲还是没有下落吗?”

我一直不认为,我换的那颗心脏是席曼菲的。可是,席曼菲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这么巧的刚好在我手术的那天失踪了,而且这一年都杳无音讯。

“嗯。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消息都没有。出入境记录,银行卡消费信息,全部都没有。甚至……我都怀疑……她真的是死了。”

“不可能的,她不可能会死的。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他。邵阳,我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只有找到席曼菲,才能向陆铭臻证明我的清白。虽然,他可能根本就不在乎这所谓的真相。不管席曼菲是死了还是活着,他对我的厌恶,都不会减少半分。

一口将大半杯咖啡喝掉,滚烫的热液顺着喉咙而下,浇在冰凉的心上,总算是好受了一些。

我站起身,将一旁的包垮上,对着邵阳灿烂一笑:“我和陆铭臻还有约,我先走了。”

陆铭臻每周五都会和我在酒店见面,这一年来雷打不动。每一次,都是疯狂的掠夺不带丝毫感情,而我却越陷越深。

这一晚,陆铭臻姗姗来迟。一进屋,我就闻到了浓浓的酒气。

“你喝酒了?”

我起身,想为他倒杯水,却是被他狠狠压在了**上。

男人不由分说褪去我的**,毫无前戏之下,横冲直撞进我最柔软的地带。

撕裂般的疼痛从身下传来,我眉头紧皱低声哀求。

“陆铭臻,你轻点。”

除了第一次在医院强要我的时候,陆铭臻从来没这么粗鲁过。除了不带感情之外,总的来说我和他之间每次还是很愉快的。

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沉凉如水的眸子就这么死死地盯着我。

半晌,才冷笑着开口道:“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什么日子?6月13号,实在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我想了半天,才终于是醒悟了过来。

席曼菲就是去年今天失踪的,在陆铭臻心里,今天就是她的忌日。这么特殊的日子,难怪他会失了引以为傲的自制力。

“陆铭臻,你既然这么恨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我妩媚一笑,手指隔着薄薄的衬衫,在陆铭臻的胸上轻柔地画着圈。

无所谓了,不管我在这个男人眼里是怎样的一种形象,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和他就像是两只刺猬,每一次的靠近,都让对方遍体鳞伤。

“杀了你,那你所犯下的罪行,让谁来偿还?”

陆铭臻冷笑一声,身下的动作越发用力。

他自然不会杀我,可他在**上,有的是方法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他一次又一次的折腾中,我像是被冲上岸的鱼,一次次濒临死亡。

男人的呼吸愈发急促,伴随着一声低吼,他将**的种子,深深地埋入我的体内。

我太累了,昏昏沉沉快要睡去。耳边,陆铭臻低沉的声音忽的响起。

“席染,明天和耀庭的合作,就由你去和雷总谈。”

第4章 陆铭臻的女人

陆铭臻的话,让我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只觉得一股寒意涌了上来,连呼吸都是冷的。

是的。我除了是陆铭臻见不得光的**外,还是他的贴身秘书。****下,活都可没少干。

“你确定要我去?”我不死心的又问了一句。

谁不知道耀庭的雷总是个油腻的大**,可偏偏他非常有生意头脑,安城就没有谁不想跟他合作的。那些人为了投其所好,都会让公司最有姿色的女人去洽谈业务。但没有一个,能从他的虎口逃脱。陆铭臻让我去谈合作,这里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他当真,一点也不在乎我吗?明知那是龙潭虎穴,还要将我往里面送?

“除了你,我再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如果你连这都做不到,也就不配做我的女人。”

陆铭臻淡淡笑了笑,已经起身开始穿衣服了。这一年来,他从来不曾在我这里过夜,我已经习惯了。

我忍了好久才将眼泪憋了回去,对着陆铭臻的背影故作轻松地说道:“既然陆总都这么说了。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拿下这次的合作,绝不让你失望。”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陆铭臻的背影明显僵了僵。我来不及看清,他已经关上门走了出去。

第二天晚上七点,我怀着忐忑的心,去了那场所谓的饭局。

雷总将地址选在了酒店的总统套房,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想做什么。我摸了摸包里的防狼喷雾,咬咬唇敲响了房门。我心里很清楚,就算是到了万不得已,我也不想让除了陆铭臻以外的任何人碰我。陆铭臻不在乎我的清白,可我在乎。

真是可笑,我把自己送到别的男人身边,只是为了不离开陆铭臻。

房门被打开,雷昊裹着浴袍朝着我笑得一脸**。肥腻的啤酒肚若隐若现,我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想吐的冲动。

“席小姐,快请进请进。”

他伸手想来拉我,却被我不着痕迹地躲开,心里却是忐忑极了。

桌上,雷昊备好了酒菜,甚至连蜡烛都点好了,搞得像是我要和他共进烛光晚餐一样。我有些不情愿地坐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企划书,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雷总,这次你们公司准备投产L7,刚好我们公司……”

“席小姐,公事可以等会儿再谈,可菜要是凉了,那就不好吃了。红酒我已经提前醒好了,我们先喝一杯。”

“我不会喝酒。”我抬了抬手,婉言拒绝道。

我酒量是真的差,红酒一杯倒。平时跟着陆铭臻工作,他也不会让我喝酒。

雷昊却是压根不管我的拒绝,直接给我倒了杯酒,伸手就凑到了我嘴边,摇摇头道:“陆总的女人,哪有不会喝酒的。”

他的女人?我苦笑一声,却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安城没有人不给陆铭臻三分薄面的,也许……

“既然你知道我是陆铭臻的女人,雷总脑子里想的那些事,怕是不合适吧。”

“呵。”雷昊冷笑一声,有些不屑地看着我说道:“安城谁不知道你是陆铭臻的女人,却不是他爱的女人。不然,你觉得他会把你往这里送?”

一句话,像是千斤重石般压在我心上,连着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恍神间,雷昊已经走了过来,手掌隔着衣料摩挲着我的后背,鼻尖也在我脖子间轻轻嗅着,言语**地道:“虽然是陆铭臻用过的女人,但真的是个尤物啊。”

他的手一路往下,我终究是坐不住了,起身推开他道:“不好意思雷总,我去下洗手间。”

“这是总统套房,里面有洗手间。”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喘口气罢了。”我补个妆。“

说着,我朝着外面狂奔而去。身后,传来雷昊威胁的声音。

“你今天要是跑了,这笔生意,可就没得谈了。”

第5章 物尽其用

昨晚,陆铭臻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么拿下这笔生意,要么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就此结束。明知道陆铭臻将我留在他身边只是为了让我难堪,可我居然连离开都做不到。

从洗手间出来,我拨通了陆铭臻的电话。

许久,电话才被接了起来,陆铭臻淡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怎么?这么快就谈好了?”

“还没有。”我闷声答道。

随即,深吸一口气对着他问道:“陆铭臻,你明知道雷昊是个老色鬼还要把我往他这里送?如果我真的靠自己的身体拿下了这次合作,你不会觉得脏吗?”

我在赌,赌他对我有那么一丝的在乎。像陆铭臻这样的天之骄子,对于女人怎么也是有洁癖的吧。

电话那头,传来陆铭臻低低的笑声。

“我是个商人,讲究物尽其用。席染,要不是因为你的那颗心脏,你觉得你能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除了那颗心,你对我来说一文不值。所以,你还是乖乖给我办好我交待你的事情。”

一文不值?

心脏的地方,狠狠一滞。我在乎的东西,在他眼里一文不值,我又何必再自欺欺人呢?

“我知道了。”

苦笑一声,我挂掉电话,转头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一不留神,却是撞到了一堵结实的人墙上。

我抬起头,对上的是一张带着魅笑的俊逸面庞。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

低头说了声对不起,我大步回了包间。进门之前,将防狼喷雾拿了出来,藏在了兜里。

既然陆铭臻如此不在乎我,那我也不能让他好过。合作是吗?我就要让他谈不成!

打开门,雷昊已经在里面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见我,连忙迎了上来将我拉进房间。

“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怎么会呢雷总,我要是走了,这笔生意还怎么谈?”

说着,我还朝雷昊抛了个媚眼。

雷昊心神荡漾,举杯对我说道:“席小姐,我们喝一杯,喝完了……好办事。”

办你个大头鬼!

我心里暗骂了句,脸上却依旧笑着道:“雷总,我不会喝酒,喝水也是一样的。先干为敬。”

说着,我端起一旁的水一饮而尽。

对面,雷昊的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让我有些懵。

雷昊一口喝完一杯酒,朝着我走了过来,一脸邪笑地开始脱着我的衣服。

我冷笑一声,快速拿出喷雾,对着雷昊的眼睛就是一喷。

“啊!!”

雷昊捂着眼睛痛苦地躺到了地上,我还不解气,索性是狠狠踹了他一脚。

“什么破合作,我一点也不想谈。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和我们公司合作!”

说完这句话,我拿上包朝着外面走去。

走了两步,却是觉得头有些晕。

身后,传来雷昊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个臭娘们!看老子不弄死你!”

我还没反应过来,雷昊就已经扑上来扯住我的头发,把我往**上拖。我想反抗,可身体软绵绵的根本使不上劲。我这才意识到,雷昊肯定是给我下药了。

防狼喷雾好像只喷了一点到雷昊眼睛上,他眼睛猩红怒视着我,冷笑着道:“怎么,害怕我在酒里下药喝了水,结果还不是着了我的道。老子就算弄死你,他陆铭臻也不敢说什么!”

说着,伸手就开始撕扯我的衣服。

陆铭臻!陆铭臻救我!

我在心里默默念着他的名字,一点点陷入绝望。

这时,门口忽的响起了敲门声,我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雷昊没理会,继续拽着我的衣服,敲门声却是不依不挠,还一声高过一声。

“妈的,谁来坏老子好事!”

雷昊气急败坏地下了**,起身去开了门,我也挣扎着起身,伺机逃跑。

“敬庭?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自然是有事要跟二叔谈。”

那人说着,大步走进了屋。看见他的长相时,我不免是楞了楞,这不就我之前在洗手间时碰到的人吗?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