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慕远颜姝小说目录全文《死在你的爱情里》

发布时间:2018-11-06 10:36

陈慕远颜姝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本站为您提供死在你的爱情里陈慕远颜姝目录,死在你的爱情里全文阅读,死在你的爱情里小说又名《让我用爱杀死你》,该小说讲述了陈慕远颜姝两个人的虐心爱情。当沦落成会所里男人们的玩物时,她本以为已身在地狱,而陈慕远的出现,她才真正知道地狱的样子...

死在你的爱情里

第一章:不打,一毛钱都得不到

“打!打趴了,再给老子扒光她!”

“呸!这娘们可真够劲,老子都等了一个月,总算能看到她屁股长什么模样!”

“哈哈!你想看屁股,老子想看胸……”

深夜的会所里,颜姝喘着粗气趴在拳击台上,恶狠狠地瞪向台下那群神色疯狂的男人们,感受到那只游走在背后,准备解开自己比基尼的手。

屈辱,瞬间涌上心头。

她几乎立即转身,拼却所有的力气挥出一拳,重重打倒了对手,又反压在她身上。

“十!”

“九!”

……

几乎同时,台上的裁判喊出倒计时,直至最后一秒,颜姝身下的女人终究没有挣扎起来,她这才松开手,整个人如同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

苍白的嘴唇,却咧出一朵笑花。

第九场,她又赢了!

只要再赢一场,她就可以拿到十万奖金,缴纳一部分治疗费了!

思及此,颜姝再次打起精神,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咬着牙看向台下的观众,眸子晶亮:“还有谁,要继续挑战?”

话音一落,竟是无人应答。

这一个月以来,会所里几乎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个女人的疯狂,为了钱她曾经被人打得满脸是血都不怕,如今哪里有人敢轻易上台。

“陈总,请这边来。”

然而,原本被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莫名分出一条路来,被汗水模糊了一片的视野中,颜姝隐隐看见经理领着一个男人慢慢走过来。

那道身影,渐渐清晰。

曾经埋藏了五年的容颜,也乍然从她的心底再次鲜活起来。

陈慕远!

怎么会是他?

颜姝的呼吸不禁一滞,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可当刚对上男人那双森冷的眸子时,她几乎是瞬间狼狈地挪开了视线。

垂眸,已是不敢再看。

尖利的指甲,却深深抠进了掌心,极力想要压在那深处的隐痛。

“陈总,这就是我们会所一个月来的常胜拳手。”

经理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里带着颜姝从未听过的谄媚,向男人小心提议,“您有没有兴趣玩玩?”

“呵——”

陈慕远却是冷笑,看不清情绪的眸子更是肆意地打量,从头到脚,最后落在了她一片青紫的下颌上,紧紧抿住了唇角。

五年不见,他竟不知她已经落到这样的地步。

靠打拳赚钱,还是靠,卖肉?

当初那五百万,不够她花吗!

眸子一暗,陈慕远周身隐隐像是在汹涌着波涛骇浪,吓得经理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话,连连开口想要挽回:“陈总,您要是觉得没意思,我马上带您看别的……”

“不用。”

陈慕远打断他的话,向前迈了一步,“第十场,跟我的人打,你赢了,我给你一百万如何?”

一句话说完,会所顿时一片安静。

颜姝同样怔了怔,抬眼飞快看了眼男人,再次垂下眸。

一百万,她是很心动。

可是比起钱,她更想赶紧离开这个男人!

“你在害怕什么?”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陈慕远再次走近几步,微微垂首,几乎是贴着颜姝的耳朵,极慢极慢地吐出了一句话,“当初背叛我,你怎么没有想过怕……”

五年了。

自从她为了五百万背叛自己后,已经逃了五年了。

如今好不容易再遇上,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当初她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如今也该全部还回去了!

这是她欠自己的!

思及此,陈慕远一把扣住了颜姝的手腕:“不打,我让你一毛钱都得不到!”

第二章:这,只是个开始

疼……

颜姝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感觉腕骨快被他捏碎了,但这些年的习惯又让她紧紧咬住了牙,不肯露出一丝软弱,抬头直直对上他的眼睛。

“你要我打,我打就是了。”

如果这样,能让他发泄当年的愤怒,那她也认了。

更何况,她不能没有钱……

“你果然还是爱钱。”

见到她眼中挣扎纠结的情绪,陈慕远冷笑着松开了手,但紧接着,他就瞟了眼身后的保镖,修长的指轻轻一点:“你,上去。”

男人和女人打?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住了,唯有颜姝安静苦笑。

他果然恨死了自己。

“陈总,这恐怕不太合适……”一直不敢说话的经理,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然而,他话还未说完,陈慕远甩了个冷眼,经理就自觉闭上嘴,只能在心里默默为颜姝捏了把汗。

见到再没有人反对,保镖立即钻过栏杆迈上拳击场。

“吁——”

完全不给颜姝任何的准备,场上的裁判几乎瞬间吹响了哨声,下一秒,她就看见对方的拳手狠狠向自己挥了过来。

“唔……”

躲避不及的颜姝整个人就摔在了栏杆上,又弹了回来,竟是还没爬起身,就被男人再次一个肘击,重重砸在了她的后背,并将她强行压在了地板上。

眼泪,忍不住的掉落。

颜姝的背上更是火辣辣的疼,她甚至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因为这一道重击移了位,这是她从来没有感受到的痛。

“怎么,要认输了吗?”

正此时,陈慕远清冷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她艰难地侧首,望见了男人脸上毫无暖意的笑,不由得神思恍惚,想起了曾经自己不小心受了一点小伤的时候,他那心疼地无以复加的表情。

可如今,他却已经不在乎她了。

思及此,颜姝心里渐渐浮起了一丝委屈,胡乱擦了把眼泪,便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摇晃着身子:“我不会认输的!”

她也不能输,她需要这笔钱!

然而,当男人再次一拳打中她的肚子,让她直接咳出了一口血时,颜姝终究改变不了败局。

“你输了。”

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出现在颜姝视野中,而她只能仿佛丧家之犬一般,狼狈地趴在陈慕远身前的地上,任他抬起自己的下颌,“颜姝,你记着,这还只是开始……”

真正的折磨,还在后面。

说罢,他抬脚要走。

正在这时,一只手却颤颤巍巍抓住了他的裤脚,颜姝抬起头,满脸的乞求:“五年前是我对不起你,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可是,能不能把奖金给我,我真的需要这笔钱,就当我借的好不好,求求你。”

钱,她的心里就只有钱吗?

陈慕远闻言,眼神一凉,再也不做停留,一脚将她踹到了一边。

“做梦!”

他吐出的,只有一个冰冷的词。

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想到了医院天天催促的电话,颜姝终是忍不住捂上了脸,无声痛哭。

而此时,会所的门外。

陈慕远沉着脸坐上了车后,就招手让经理过来:“明天,把那个女人开除了,不准让她再进会所。”

“可是……”

听到这句话,经理似是有些犹豫,“陈总,颜姝其实也不容易,她还有个孩子要照顾……”

第三章:你养得了吗

颜姝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医院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然而,当她一进门,就被护士拦在了前台。

“颜女士,”

望见她一身的伤痕,护士眼中闪过一丝同情,开口语气软了几分,“今天是最后一天,您该缴纳治疗费了,不然我们只能……”

强制出院。

这四个字,护士终究不忍说出来。

可颜姝一听就明白了,却也只能窘迫地垂下眸,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零钱并几个硬币,咬唇看向护士:“我就这么些钱,先交了一部分,可不可以,再延几天?”

话一说完,她自己就先低下了头。

她知道自己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她也不能就这么带着乐乐出院。

她的孩子,会死的!

“这……”

护士也有些犹豫了,她虽然可怜颜姝,但医院毕竟不是做慈善的,更何况整天开着仪器为那个孩子治疗,医院也承担不起这样的免费消耗。

“真是对不起,颜女士,我们也没有……”

“这笔钱,我交了!”

正当颜姝听到护士的话,急得几乎要下跪时,身后却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瞬间,她身子一顿,竟是惊得好半天回过神,转身看向了陈慕远。

“你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颜姝的心简直成了一团乱麻,只是还不等她想明白,陈慕远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眼神阴沉的可怕:

“那个孩子,是谁的?”

话音一落,颜姝顿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知道了?

他怎么会知道的!

望着颜姝这副惊疑不定的样子,陈慕远何尝不也是感到荒唐,不久前经理的话还依稀在耳,让他怎么都想不到,在自己终于找到这个女人,打算狠狠报复她一顿时,竟发现她有一个孩子。

而那个孩子,会是自己的吗?

这个问题,几乎折磨了他整整一宿,他的心里,也在一边强迫自己不要理会,又一边忍不住猜测,令他彻夜难眠。

所以,他才找到她,想得到一个答案。

“你为什么不回答?”

但见颜姝久久没有开口,陈慕远终是忍不住,再次询问,“孩子是不是我的,还是,你和别人……”

“不是的!”

一听到他后面的话,颜姝下意识就赶紧打断了他,“没有别人,我没有和别人有你想象的关系,我……”

“所以孩子是我的,对吗?”

闻言,陈慕远眸色幽深,平静的表情也裂开一条缝隙,心底五味陈杂。

而颜姝,再次垂首,手指忍不住搓着衣角。

她该不该承认?

如果陈慕远知道乐乐是他的,是不是就会出手救她了,思及此,颜姝深深吸了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对,她是你的孩子。五年前,我离开你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就生下了她。只是没想到,她出生就被查出有白血病,我没有钱,才只能去那种地方。”

原来如此……

陈慕远慢慢松了手,望着眼前这个女人,似是在思索着什么,语气渐渐冷了几分:“我信你这最后一次,但孩子既然是我的,就不该再和你在一起。”

这句话什么意思?

苏凉一怔,继而反应过来,立即拒绝:“不行,这是我的孩子,你不能带走!”

现在的自己只剩下乐乐,他怎么能提出这样的想法。

然而,陈慕远紧接着的一句话,却是迎头给她泼了一盆冰水:“凭你,养得了孩子吗?”

第四章:各走各的路

养得了吗?

陈慕远的这一句质问,重重打在了颜姝的心上。

她真的养不了……

这个事实,颜姝无法反驳,甚至就在刚才,为了乐乐的医药费,她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处理。如果不是陈慕远出现,恐怕自己和孩子已经被赶出了医院。

但是……

她不能让他带乐乐走!

颜姝这副犹豫不决的模样,被陈慕远看在眼里,心里顿时隐隐有了不一样的猜测,他忽而冷笑了一声,嗤道:“倒是我忘了,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白白把孩子给我,说罢,要多少钱你才肯放手?”

钱?

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颜姝的心口猛然一痛,像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痛得她难以呼吸。

难道,只是因为当初那件事,他就认定了自己是爱钱的人吗?

更何况,当初她知道自己错了后,也尽力去弥补了。

为什么他还是不肯原谅自己!

强忍着心痛,颜姝颤了颤唇瓣,终是转过脸,面无表情道:“不用了,孩子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至于医药费我?自己想办法。陈先生,你就当没见过我们,各走各的路吧!”

一句话说完,她转过身就要走。

谁知,颜姝还没走出几步,就有护士匆匆朝她跑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怎么还在这儿,你的孩子出现了并发症,需要做紧急手术,赶紧跟我来签字!”

什么?

听到这句话,颜姝和陈慕远两人都变了脸色,再也顾不上争孩子,匆匆跟着护士来到了急救室。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了?”

一见到门口的医生,颜姝几步跑过去,险些摔了个跟头,心里更是又急又怕。

“呼吸道出血,必须立即手术。”

一张手术同意书刚递过来,医生就满脸严肃地准备着手术,回头间,才发现颜姝身后的陈慕远,不禁愣了愣,“这位是?”

“我是孩子的……”

陈慕远连忙回答,话说一半却又顿了顿,似是有些不适应地咳了几声,才吐出了最后的“爸爸”两个字。

闻言,颜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方才还慌乱的心,不知为何就安定了几分。

而医生则是点点头,向护士递了个眼神,转身就进了手术室。

那扇门,赫然就在颜姝眼前合上。

她的心也不由得颤了颤,方才平静下来的心跳再次跳得飞快,甚至嘴里也不住念叨着“乐乐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的…….”

见此,陈慕远心头莫名浮起一丝奇怪的情愫。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颜姝,惊惶无措的样子就像个无助的孩子,充满了脆弱,竟让他险些忘记她原本贪婪无情、自私自利的模样。

这还是她吗?

他探究的望向颜姝,想要找出她的伪装时,刚刚的护士却走过来,道:“你就是孩子的爸爸,跟我来做一个骨髓匹配吧!”

“好的。”

明白护士的意思,陈慕远点点头答应,正要跟着护士走时,一个人影突然就拦在了两人面前,抬头一看,竟是颜姝。

“他不用做匹配,”

几乎不等两人询问,颜姝就率先开口,她一眼也不看陈慕远,似是生气又似是别的什么,声音有些颤抖,“我说过,孩子不用你管,不需要你的帮忙!”

第五章:她的嘴里,没有一句真话

“你疯了?”

没想到到了这样的时候,颜姝心里还想着争孩子的事,陈慕远不禁对她更加失望。

霎时间,他冷下脸,一推开她:“让开!”

这是他的孩子,纵使是从颜姝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他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不!不行!”

这一次,颜姝竟是出奇的坚持,咬着唇站回原地,一动也不肯动。

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心有多慌。

“为什么要拦着我?”

然而,见到她这副模样,陈慕远似乎也猜到了什么,乌沉沉的眸子紧紧盯着颜姝,像是在酝酿一场巨大的风暴,语气森冷,“颜姝,我再问你一遍,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

“我……”

颜姝抿着唇,欲言又止,继而苦笑,“不是。”

这个谎言,从一开始就瞒不下去,她原本只是想骗他救救孩子,暂时缓解自己燃眉之急。可是在陈慕远提出要带走乐乐时,她就已经后悔了,想要找个理由挽救。

却没想到,谎言终究是要被拆穿的。

这下,陈慕远一定恨死她了。

“好,很好……”

果然,陈慕远一声冷笑,吐出来的话像是从牙齿里磨出来的。

他怎么能忘了,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简单!

五年前,他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独自创业,白天忙于公事夜里招架应酬,喝酒喝到胃出血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可这个女人呢,为了区区五百万,就将自己的心血创意卖给了别人,甚至一句解释都没有就消失了五年。

如今,为了钱她竟还能利用一个孩子,她到底有没有心!

“慕远,我……”颜姝梗了梗喉咙,想要解释。

“闭嘴!”

陈慕远毫不犹豫地打断她的话,他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个女人的嘴里就没有一句真话,事到如今,她还想继续骗他吗?

不可能!

思及此,他沉声道:“既然孩子不是我的,医药费我也不会出的,颜姝,你好自为之。”

……

陈慕远走了。

再说完那句话后,颜姝意料中最坏的结果真的来了,乐乐的医药费和手术费全部被撤回,若不是已经开始了手术,连医生都要停下手术刀。

该怎么办?

急救室外,颜姝彷徨无措,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替她解答。

“颜女士,你已经欠下医院很多钱了,如果三天内还不能缴清,我们将会选择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请你慎重考虑。”

而此时,护士催促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她只能无力地点点头,望着急救室墙上的那盏红灯,大脑一片空白。

似是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却是慢慢掏出了手机翻出了联系人,望着那上面的稀稀拉拉的几个名字,她眼眶一涩,忍不住落下了泪。

这些人,早已经不在了。

在这个城市,除了陈慕远,她的家人,她的朋友……

忽而,颜姝落在屏幕上的手一顿,手指下,“朵儿”两个字清晰地映在了她的眼底,令她想起了曾经那个和自己形影不离的女孩。

她最信任的闺蜜,唐朵儿。

当初,自己临走前见的最后一个人就是她,甚至那五百万,她也是让唐朵儿交给陈慕远,希望能让他东山再起,弥补自己带来的伤害。

如今她既然见到了陈慕远,那是不是朵儿也还在?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