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欺仙之珠珠不好惹在线阅读_欺仙之珠珠不好惹靳非乐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6 11:03

主人公为靳非乐龙玺的小说名字叫《欺仙之珠珠不好惹》,出自才华横溢的作者党米儿之手的一本奇幻穿越,本书中的主角靳非乐龙玺历尽坎坷情路,不要错过哦~!章节片段:话音刚落,龙爵又喷出一口鲜血,跪倒在非乐面前。龙玺在原地深深吸了一口气,望着王城渐渐散入黑云的天。

欺仙之珠珠不好惹小说 精彩章节

“龙爵,你快醒醒啊!”非乐大喊着殿上之人。

龙爵听到不由得皱了皱眉,却旋即消失了。

“贞儿可是要回心转意?”

龙爵一开口就把非乐弄懵了。

这是什么频道啊?

见她许久不开口,龙爵只是冷哼一声:“果然是这样,你们回来,怕也是冲火种来的吧!”

他的眼里射出毫不掩饰的危机感。

“你已经等不及要做人族的新主人了吗?”

龙爵又是冷笑。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龙爵我跟你讲,现在小瑶和叱干已经魔化了,你不可以把人族的命运交到他们手上啊!”

非乐大声呼喊着,却没能阻止锦衣卫上殿,将她们团团围住。

“你要是不想篡位,就把火种取来交给我!”

“你为什么一定要火种?他本就是你的啊!”

飞灵不解。

龙爵顿了顿,目光定格在非乐身上。

“南幽王答应我,给了他火种,他就可以逆天改命,帮我回到十八年前,回到十八年前,贞儿就不会死,或许,她会答应我

!”

他的眼神随之低落下来,闪过忧伤。

“王兄,魔族的话不可信!”

龙玺明白了所以然之后,着急道了一句。

见龙爵的眼渐渐发红,像要射出火光一般!

叱干谨见龙玺没有束手就擒的意思,立马拉过龙琴。

飞灵赶紧出掌还是慢了一步。

“喂,叱干谨,你干什么!你不能伤害龙琴,她那么爱你!”非乐第一次为龙琴打抱不平。

不料叱干谨只是假笑,反而把钳在龙琴脖子上的手勒得更紧了。

“爱我?呵,那有什么用,倒头来还是被放弃的那一方!”

非乐一愣,只是不忍地瞥了眼龙琴。

那个女子,嘴里喊着某人的名字却发不出声了,只能默默地流泪。

龙玺不由得攥紧了左手。这时,小瑶道:“太子殿下,今时不同往日。我看你还是乖乖去红墓道吧!”

说罢,锦衣卫直直逼近。龙玺知眼下的形势不容他再做挣扎,渐渐松了拳头。

紧接着,所有人到了红墓道。那一道玄红的光笼罩着整个内城。

霄音走在前面为大家破除结界。

那火种就悬浮在一炼炉之上,晕着红红的火光。

小瑶一看那火种,整个人的眼睛里都全没了其他东西。

叱干谨仍旧挟持着龙琴,面不改色地盯着炼炉。

霄音低着头退到龙玺身后。

“小心点。”

非乐轻轻拉着龙玺道。见他竟然暖暖地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道:“相信我。”

他下意识回头看了看龙爵,正见他面色铁青,鼻孔就像冒着青烟一般。

“龙玺,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只听龙琴嗯哼了一声,脖子间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勒痕。

“叱干谨,你不是人!”非乐实在看不下去,刚要从腰间拿出什么,就被龙玺塞了回去。

他的眼神里透露着神秘的讯息。

龙爵唤了一声“贞儿”,让龙玺再无法拖延下去。

一踏步就飞到炼炉之上取下火种。

小瑶一个欣喜,赶紧去夺火种,不料被烫得鬼哭狼嚎着灰飞烟灭。

非乐都还没来得及伤心,就见飞灵和叱干谨打斗起来争夺龙琴,龙爵指挥了锦衣卫围攻,霄音用银铃铛控制那些人的心智

,现场乱成一锅粥!

龙玺突然感觉手心有什么力量指引,缓缓放开火种,任其飞在空中。

飞灵把龙琴从叱干谨手中救出,却活活受了一掌,化为了原形沉睡。龙琴也在打斗中昏迷。

得小瑶的先例,叱干谨也不敢轻举妄动。

龙玺和龙爵直直地盯着火种一步步幻化出珠子的形状,射出刺眼的光芒。

突然,龙玺的胸前一阵玄黄之光射出,惊愣了所有人。

紧接着,身子缓缓地上升,漂浮。

原来他也是行珠寄主!

非乐这才知道,原来当初子陵见到的不是三束光,而是四束!不过地蘖和安驹沁分化,弱化了木行珠的光芒,才合成了三

束!

龙爵见势,当即操了夺魂钩,将夺魂钩一甩而去,幸亏被霄音的铃铛打掉。

龙玺被火种围绕,根本隔绝了世界。龙爵的夺魂钩差点就让龙玺中途丧命!

叱干谨见霄音多管闲事,当即一挥斗篷和她周旋起来。

“姐姐,我们要快点将陛下的灵魂唤醒啊!”

霄音大喊。非乐见龙玺在空中悬浮没有反应,这才赶紧拿出悯生笛吹奏。

起初龙爵只是微微皱眉,但一道黑色的光穿进他的身体,他又向龙玺甩出夺魂钩。

非乐一着急,赶紧扑过去挡住。龙爵也是突然变了脸色!

但是回魂钩由于惯性要自动收回,非乐难逃一劫!

不料一声刀响,撩开了夺魂钩,只听砰咚一声,什么东西落在地板上。

非乐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

“为了他,你宁愿死是吗?”

叱干谨怒气冲冲的声音突然响起。待非乐缓过神来,霄音又再度和叱干打斗起来。

突然,龙爵又要甩出一钩,地上闪现一白光刺到他的眼。

非乐一看是卜元镜,只见龙玺还在空中神游,镜中却出现了公孟子陵的声音,她不禁欣慰地笑了笑。

紧接着,她按公孟子陵的指示,混合捭阖真经吹奏着悯生笛,果不其然,龙爵突然咆哮起来。

锦衣卫也在第一重天时灰飞烟灭。

她接着吹奏,上升到第二重天。

叱干谨渐渐有了神经酥麻的感觉,立马躲开霄音来纠缠非乐。

这时,龙玺破除一道玄黄之光而出,直把叱干谨弹出几米远,吐出一口紫色的魔血。

龙爵失神着弃了夺魂钩。

“龙爵。”非乐唤了一声,见龙爵的眼神逐渐正常,便停止吹奏了。

不料他的眼立马由红变黑,擒了原地的霄音。

非乐突然大惊失色,不知为何会这样。

她继续吹奏,加到第四重天,龙爵只觉脑袋剧烈爆炸般,眼睛时而红时而黑。

“贞儿!贞儿!”

他的夺魂钩在霄音脖子上巍巍颤颤,似乎很是矛盾!

这时,龙玺只轻轻一挥袖,便融聚了大团的赤焰,刺得叱干谨无处躲藏!

他微微挑眉,就将赤焰送出!

一团火焰旋转着逼近叱干谨,一点点侵蚀他的所有视线!

“噗……”

只见龙琴挡住自己,面色苍白地笑了笑。

“叱干哥……哥哥……”

下一秒龙琴身子一软,倒在了叱干怀里。

她的鲜血喷到那黑色的铠甲上,闪着凄美的光。

叱干谨整个人怔愣住,唇色渐渐淡去。

“阿琴!”龙玺声嘶力竭地大喊。

只见她努力地扯出一个笑容,道:“王兄,我不怪你。只是,阿琴希望……你们不要再斗了,好吗?”

龙琴断断续续地说着,不禁轻轻拉着叱干谨的手。

她的眼里映着一张已是泪流满面的脸。

“阿琴,我不是要伤害你的。不是!”

“叱干哥哥……答应我……”

“好好好……答应你。”叱干谨突然觉得痛到窒息。脑海中突然涌现出龙琴曾经的天真无邪。

“答应我……做个……好……好人……”

龙琴的手还未握紧他,就渐渐松开了。

龙爵在这一刺激下,眼神又再度成黑色,正要顺时针拉动夺魂钩,却被龙玺一掌拍掉。

霄音这才脱身,连忙道:“姐姐,快吹!”

岂料非乐的法术已对龙爵失了效一般。

该死的玉帝收了她后面几重天的功力!

还没抱怨完,只见龙爵发了疯似的操起叱干谨弃了的刀直直地冲向龙玺。

一个刺激下,非乐感觉到后面几重天的功力返回!

立即加速吹奏,扰乱了龙爵的心智。可一只乌鸦飞过,仿佛增强了龙爵的魔力。一刀便可直砍龙玺的赤焰!

“龙爵,你快醒醒啊!不要收了南幽王的控制!”

龙爵突然感觉神经一震,耳边仿佛响着什么声音。

“王兄!”龙玺也大喊。

他与他交手都没下狠手,可龙爵再不清醒,后果不堪设想!

“贞儿……贞儿……”

龙爵丢了刀,抱着头大喊,面目狰狞。

他的眼睛变着眼色。

非乐赶紧吹奏着悯生笛,一曲曲地输入龙爵的脑海。

“快!亲手结果了我!贞儿!”龙爵突然大喊,转过身望着他。

此刻他控制住体内的魔气,痛到心肺具裂,半跪在地板上。

非乐一愣,盯着他出神,始终下不得手。

突然他眼神再度一黑,飞跃而来钳住非乐的脖子。

却在最后一刻被自己的左手拉住,他痛苦道:“快呀,人族不该有个这样的人皇君主,也不知这魔气在我体内多久,快结果

了我!”

龙玺皱了皱眉,眼里满是哀伤。他的嘴微微颤了颤。

下一秒,不料龙爵转身就像龙玺射出一把飞镖。

趁机接近了龙玺,隔空给他一掌。

龙玺似乎没有出手的打算,一直闪躲。不料折扇落在龙爵手上,化作利器。

龙爵纵身一跃,就展开折扇要做夺魂钩一般直逼龙玺的脖子!

突然感觉胸前一痛,溢出了点点鲜血。

龙玺突然愣住了,清唤了一声“王兄”。

龙爵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缓缓转身。

见非乐正拿着那把沾满鲜血的刀!

“砰……”

她的手一软,刀就从手里滑落。

“对……对不起……”

“没关系,”龙爵突然会心地笑了,“希望……下一世,你爱的人,是我。”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