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欺仙之珠珠不好惹小说靳非乐龙玺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1:03

《欺仙之珠珠不好惹》这本书的男女主角是靳非乐龙玺,是作者党米儿所写,这里为书迷带来欺仙之珠珠不好惹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靳非乐龙玺小说精彩片段:龙玺,非乐和飞灵三人还未回宫就被阻挡在了城门外。非乐便狐假虎威道:“大胆,你可知你面前是何人!”

欺仙之珠珠不好惹小说 精彩章节

龙玺不禁皱了皱眉,正要拿出折扇做什么,就听那侍卫趾高气昂地来了句:“我管你是谁,大祭司都被打入了地牢,就算现在太子回来了,还是得要令牌!”

龙玺默默地收住扇子,平静道:“大祭司?”

侍卫打量了一下龙玺,不禁思索了一下。

“看你也不是一般人,这王城啊,已经不是以前的王城了。这人皇陛下自从王后回城后就喜怒无常的,莫名其妙囚禁了大祭

司,就一天前啊,听说莫名失踪的叱干将军也回来了,你说怪不怪啊!我劝你啊,还是没事不要进城去,不小心就落个株连九

族的罪名呢!”

王后回城?王后何时回的城?我不是在这里迈?

非乐不禁盯了盯自己的脚尖,而后疑惑地看了看龙玺,见他正皱眉暗叹着“叱干谨”的名字。

她这才心下一惊!

叱干谨……他不是死了吗?

飞灵见侍卫仍然上纲上线,正要出手却被龙玺用折扇挡下。示意不可轻举妄动,一旦动手就容易引起王城骚动!

那侍卫一看折扇上的腾龙图案,不由得愣了一愣,赶紧下跪行礼。

“奴……奴才……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太子回城。”

非乐一听,这才舒缓了眉,轻松着拍了拍侍卫的肩膀,道:“不碍事不碍事,这下知道也没事,你们太子嘛,做事比较低调

,这不出去太久,想回来了,也不必大动干戈是不是!你看我们这是……”

非乐刚要踏出一步进去,却被挡住了。

“唉~姑娘可不能硬闯。方才说过了,即便是太子,也得要令牌!”

非乐心里一晕,突然想到高中那要迟到还不让人进校门的保安,恨得牙痒痒。

“你有吗?”

非乐转头问了问龙玺。

他默了一下,只是扇了扇折扇。

非乐就不禁扶额。

“好吧,我输了。我看你像是出城要令牌的人。愚蠢至极的我!”

“那神女姐姐可是有令牌?”飞灵突然问。

非乐不禁沉思了一下,倒是想起自己从龙琴安排暗杀自己的人贩子那里得了一块令牌。

拿出给侍卫一看,没想到瞎猫撞上死耗子,那令牌果真有用,侍卫又立即点头哈腰。

非乐不禁心里给个白眼,大踏步迈出几步,发觉飞灵和龙玺没有跟上,又转了回去。

“怎么回事?”

见侍卫还是拦着龙玺和飞灵,非乐十分不快了。

插了腰强制怒火,告诉自己不能用自己的捭阖真经欺负弱小。

谁料那侍卫说,一块令牌只进一人,她真的气得心肌梗塞。

“我这儿有!”

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龙玺不由得皱了皱眉。

回头一看竟是龙琴,嗓门依然那么大!非乐不禁感叹。

听她的语气像是刚刚赶来的,额头冒着点点细汗。

只是她的肤色有些暗黄,眼神暗淡,看样子颠沛流离了许久。

“太子殿下,”龙琴步子突然变得缓慢地上前,目光却没有半点落在龙玺身上,反倒是直接拿出了三块令牌给侍卫。

侍卫当即放行。

“喂,叱干谨回来了!”

非乐喊住正要跑进王城的龙琴,不料她只是顿了顿脚。

龙琴冷冷地笑了,突然让非乐感到寒栗。

“帮你们进来,只是要你们向他当面解释火狱的事!看他会不会原谅你们!”

非乐一愣。

龙琴的话说得巧妙,既是对龙玺,也是对她。

于龙玺而言,他没有保护王妹心爱的男人!

于非乐而言,她是害死叱干谨的直接凶手!

看样子,她是知道的。她便是回来寻那叱干谨!

不料都没多走几步,就传来急促的铁甲银器的声音。紧接着龙玺等人被团团包围。

“太子殿下,哈,别来无恙啊!”

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刺痛非乐的神经,心猛地一惊。

余光中瞥见龙玺正打量着面前的男人,映着紫色的唇和黑色的铁甲,面上没有一丝温情。

“叱干哥哥!”

龙琴突然有了生机一般,恨不得整个人扑过去。

不料那男人的嘴角只是冷冷抖动了一下,道:“陛下和王后已为殿下们于轩辕后殿设宴接风洗尘了。”

龙爵知道我们要来?

非乐一脸疑惑地看着两个男人之间的对视,心里忐忑不安。

龙琴却被那句不冷不热的官话瞬间冻结,欲言又止。

她都不知道是如何挪动着步子到了轩辕后殿。

龙玺在门口驻足端详,发觉宫殿周围紫色魔气围绕,金色的房梁上甚至站满了乌鸦。

飞灵一下子就惊了。

王城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魔气?

非乐决心要会会这“鸿门宴”,刚踏出一步,步子就被一女子的声音留置空中。

“可是到了?”

非乐沉重地放下那一步,赶紧加快了步子进殿。

殿上的女子眼神里充满了妩媚,不禁邪笑,居高临下道:“小姐,你终于来了!”

说着,一脸假笑着下来挽着非乐。

突然胸前的卜元镜刷的一闪光,刺到了女人的眼,弄得她只好识趣地上殿去坐好。

非乐仔细地盯着女人的背后,偷偷透过卜元镜一看,只见头顶直冒紫色的魔气,一双发光的眼睛吓得非乐直冒冷汗。

“小……小瑶……你……”

“嗯?小姐?怎么了?”那女人冲非乐坏坏地眨了眨眼,却扫视了一眼殿下,转而对龙椅上的男人道:“陛下,可不是迎公主

和太子殿下吗?何不放大祭司来表现?若是得了陛下和两位殿下的欢心,从轻发落可好?赏个全尸?呵呵呵呵……”

“人皇王兄,你何时立了个丫头做王后?大祭司是开国元勋,怎么能随随便便听那女人的话!”龙琴有点不知所措,见龙爵

只是默默地招了侍卫前去地牢。

她无助地看了看那个身穿黑色铠甲的男人,弱了语气问道:“叱干哥哥,你快劝劝陛下吧,他这样很快就会让妖魔盯上人族

的!祖先们数十辈的心血就付诸东流了呀!”

只见叱干谨的眼神迷离,沉默不语。

非乐听龙琴一讲,也慌了,赶紧拉拉龙玺的衣袖示意他阻止。

可早已来不及,一阵银铃铛碰击铁锁链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祭司。”非乐不禁唤了一声,不料霄音只是哀怨地叹了口气。

是我失职,竟不知南幽王安眼线到了陛下身边,现在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人皇了!

非乐从那无奈的眼神中读出霄音的思想,她不禁转头看了看那个坐在殿上的男人。

他的面孔依旧那样棱角分明,空洞的眼神却显得越发陌生!

“殿下们还是快入座吧,别让陛下久等了。”

叱干谨突然道,语气那样生硬。可龙爵反到很是欣喜,拍手叫好。

“是啊王弟,你这刚回来,就要犯上作乱不成!”

龙琴不禁打了个寒战。

龙爵方才的话里分明是笑里藏刀。得亏刚刚龙玺和自己没有硬闯入城,不然可能就……

她悄悄瞥了一眼面色苍白的霄音,心里一颤。

“叱干哥哥……阿琴……”

她刚要说什么,就被叱干谨一个冷眼神憋回去了。

这也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了!

龙玺自然知道整个王城已是魔族控制的区域,便默默地接受了安排。

他示意飞灵挪到龙琴身旁去,观察着叱干谨的一举一动。

“大祭司,您这矗在这里,是要献舞呢还是抚琴啊?”

话音刚落,非乐就不由得看了看小瑶。

那个唯唯诺诺的丫头,怎么会这般尖酸刻薄了?她又是怎么当上了王后?!

“怕是大祭司献舞还是抚琴都不是重点吧,醉翁之意不在酒!”非乐冷冷地笑。

龙爵一听,便示意作罢。

许久才道:

“今日设宴,一为迎王弟王妹回城,二是要请王弟前往红墓道取出火种。”

“王兄,你疯了吗?”

龙琴大喊。

她自然知道,取出火种,那意味着放松了妖魔侵害人族的最后一道防线。

“大胆!”小瑶突然白了一眼,惊得龙琴攥紧了拳头。

这时,小瑶又笑了笑,软了语气道:

“这火种隔绝人族与其他四界已久,人皇陛下这是为五界来往开天辟地,公主怕是不明白你王兄的苦心啊!”

“你放屁!谁不知道取了火种,南幽王就会来抢?王兄,万万不……”

话还没说完,龙琴就被霄音拉了拉衣袖。

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冲龙琴摆了摆头。

看来,霄音便是因此被扣押的!龙琴恍然大悟。看这形势,王兄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了!

“南幽王……呵……”小瑶笑得颤了颤腰,显得有些癫狂。

“若不是南幽王,有我,有叱干谨的今天吗?我们的死,有谁会记得吗?”

非乐一下子明白。原来在龙爵就小瑶之前,南幽王已经把她收为了魔。

好深的一步棋!

知道龙爵会因为她的缘故带小瑶入城,得了人皇的灵力自然破除王城的结界!神不知鬼不觉!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