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耗尽时光去爱你在线阅读_唐栗沈阎全文免费阅读by酱油苏

发布时间:2018-11-06 11:05

耗尽时光去爱你唐栗 沈阎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耗尽时光去爱你是一部由作者酱油苏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唐栗沈阎之间的爱情故事,唐栗爱上沈阎,却从未想过要付出这么大代价。   害死她的父亲,逼她堕胎,却只为另一个女人……   她一无所有,而他另结新欢。   五年后再相见,唐栗发誓一定让他血债血偿!   爱不逢时,你只赠我一场空欢喜……

耗尽时光去爱你

第1章

深夜。

公寓。

客厅里传来男女低低的喘息声。

唐栗听了一会,摸黑到客厅开了灯。

突然的光亮没有打扰到客厅里的两人,女人正卖力地讨好男人。

“吃饭了吗?”唐栗问。

沈阎闭着眼睛“嗯”了一声,不知道是回应她还是太过舒服。

耳边女人的娇吟声十分刺耳,唐栗陡地就疯了一般,她走过去一把扯住女人的头发,将她推到门外。

转过身眼睛死死盯着沈阎,“她们的活儿比我好吗?”

“你要,可以找我,我才是你老婆!”唐栗胆大地张开手想抱住沈阎的腰身。

手还没碰到,就被沈阎掐了下巴甩到地上,“我嫌你脏。”

结婚一年多,沈阎对她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嫌你脏。

一年前的新婚夜里,沈阎的弟弟喝醉酒误闯了新房,更是误把唐栗当了小姐,抱着唐栗乱啃一通,正巧被沈阎给撞见……

所以这一年多里,沈阎宁愿找外面的女人,也不会碰她一下。

唐栗从地上爬起来,“当初我和你弟弟根本就……”

“闭嘴——”沈阎阴狠地睨着唐栗,大手掐着她的下巴,“你那些淫.荡.史我没兴趣听,安静点当你的沈太太。”

沈阎冷漠地推开唐栗,随后转身进了卧室。

唐栗死盯着他的背影,嘶哑的声音问,“沈阎,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为什么不和我离婚?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折磨?”沈阎冷笑一声回头,“这是你们唐家欠我的!”

唐栗不知道她们唐家到底欠了沈阎什么,让沈阎这么地厌恶她。

唐栗这辈子只爱过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沈家大少爷沈阎。

为了沈阎,她把整颗心都掏了出来,却被他狠狠踩在脚下。

外面风言风语都说她下贱,可唐栗不在乎,她以为真心一定能换来真心,却没想到,一年过去了,她的真心都喂了狗。

沈阎不爱她。

在沈阎的眉眼逐渐冰冷之前,唐栗咬着牙脱光自己的衣服,颤着声音说,“沈阎,我还是处,你可以检查一下。”

沈阎不屑地冷哼,“你可真是下贱,你爸都快死了,你现在倒还有心思求我干你。”

“你说什么?”唐栗怔了怔。

——

唐栗赶到医院时,已是凌晨,唐家老小都在手术室外候着,看到她过来,唐老太太直接一巴掌抽了过去。

唐栗被抽得一个踉跄,直接摔跪在地上,她牙齿死死咬着,眼泪却还是滑了出来,两耳嗡嗡,却还是清晰地听到唐老太太在骂,“当初就说姓沈的不安好心,你非要嫁!你看看现在公司成什么样了!马上公司就要易主了,成了他沈家的了!他沈家就是针对我们唐家!你爸他早晚要被你这个丧门星气死!”

唐家的一群老小都在看戏,唯有唐万伸了手出来把唐栗拉起来。

第2章

唐栗跌跌撞撞地,眼里还蓄着泪,她甚至还有几分茫然地抓着唐万的手臂问,“哥,爸怎么了?”

唐万叹了口气,“半个月前谈好的一笔大项目,今天突然临时反悔,说是有了新的合作对象,是沈家,爸当时喝了酒,急火攻心……”

“为什么?”

“沈阎收购我们唐家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是我们唐氏现在的最高董事了。”

“他到底要做什么?”唐栗的眼睛依旧茫然,眼泪却止不住地大颗往下落。

“妹妹,你还不明白吗?”耳边唐万的声音像隔着道屏障。

“明白什么?”

屏障陡地消失,那道声音陡然变得尖锐刺耳,“沈家故意要整垮我们唐家!”

唐栗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沈氏大厦楼下的,大脑是混沌的,身体是飘然的,到了一楼大厅,她让前台通报,前台问她有预约吗,唐栗虚弱地笑笑,“我是沈阎的老婆,你告诉我,需要预约吗?”

她进了总裁专用电梯,电梯镜子里的女人灰头丧脸,右半边脸高高肿起,咧开的嘴角笑得比鬼还难看。

总裁办公室的门半掩着,唐栗刚准备推门进去,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要不是唐万对我下了药,不然……我也不会嫁给他……”

“阿阎,我连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你呢,你什么时候和她离婚?”

唐栗觉得脑袋有些发昏发涨,门内的人一个是她的丈夫,另一个是她的大嫂。

可为什么,他们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和谁离婚?

那个她,指的是她唐栗吗?

唐栗抓着门把手的骨节发颤,耳边已经传来沈阎淡淡的嗓音,“等我把唐氏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沈氏……”

唐栗猛地一把推开门,门内宋晴双手搭在男人肩膀上,姿势暧昧,而沈阎依旧好整以暇地端正在办公椅上。

宋晴脸色讪讪地收回手,装模作样地解释,“那个,我今天来,是公司……”

唐栗没有搭理她,只盯着沈阎,咬着字发出声音,“沈阎,我就想问你一句为什么?”

沈阎挑眉,勾唇间又是一抹嘲讽的笑意。

“我们唐家,究竟欠了你什么?”唐栗掐着掌心,眼睛转向一旁的宋晴,“还是说,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我的大嫂?”

“要不是你大哥耍手段,我早就嫁给阿阎了!”宋晴瞪着眼睛大叫。

沈阎抬了抬手,“你先出去。”

宋晴不甘心地踩着高跟鞋走了。

门一关上,唐栗就冲到沈阎面前,灰败的脸上只有一双眼睛亮得惊人,“我求你收手,放过唐家,如果你有怨,你可以冲我来,求你放过唐家。”

沈阎冷笑,“你求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不等唐栗回答,他又冷笑着补充,“你没资格,可你大哥有资格,让你大哥跪下来求我。”

“我跪下来求你可以吗?”唐栗咬着唇问。

沈阎起身,俯低脊背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上半身前倾盯着唐栗,“别急,因为,不久以后,我会让你哭着求我跟你离婚的。”

第3章

唐栗从沈氏出来第一件事就打电话给宋晴,电话没通,她又打电话给唐万,开口就问,“大嫂在哪儿?”

唐万小声说,“在医院呢。”

唐栗就挂了电话,她刚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整个人就突然晕了过去。

昏倒之前,她听到好多人的尖叫声。

唐栗是在医院醒来的。

她一醒来就看到李思远坐在旁边,握着她的手。

没结婚之前,李思远就一直追求她,可唐栗心有所属,怎么都看不上他。

唐栗把手抽出来,“你怎么在这?”

李思远倒了杯水递过来,“刚好打你电话,说在医院,我就过来了,要不要通知你家里人?”

唐栗摇摇头。

李思远又问,“你脸上怎么了?”

唐栗没说话,她拔掉手上的针管,也不管手背的血,穿了鞋就要走。

李思远拦住她,“医生说你间歇性大脑供养不足,你看起来起码四五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再躺一会。”

“你别管。”唐栗刚醒,没什么力气,李思远顺势把她往病床上推。

两人争执间,门口传来一道冷哼,“怎么?在医院都等不及了?”

唐栗抬头就看到沈阎阴戾着一双眉眼站在门口。

李思远退开几步距离,笑着朝沈阎解释,“她看起来很累,我只是想让她再休息一会。”

沈阎闲闲地掀起眼皮扫了李思远一眼,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森森的冷意,“我自己的老婆,不需要别的男人操心。”

“是吗?那我多事了。”李思远摸了摸鼻子,朝唐栗打了招呼转身离开病房。

病房门一关上,沈阎就大步流星迈到病床前,依旧是居高临下的姿态,高傲冷峻的面孔,嘲讽的语气,“这么缺男人?”

唐栗本来因为他那句“我自己的老婆”失神了许久,现下回过神来陡地就笑了,只不过眼里有泪,“沈阎,我缺不缺男人,你心里有数。”

沈阎敛了眸,墨色的瞳仁里一片冷冽,“我警告你,给我安分点当你的沈太太!”

“你这么怕我给你戴绿帽,那你就放过唐家,不然……”唐栗掐着掌心,抬头直视男人犀利的眉眼,“我今晚就去夜店找鸭子包夜。”

沈阎冷嗤,“你可以试试,我倒要看看你这么脏的女人,哪个男人愿意碰。”

这不是沈阎第一次说她脏,可这是唐栗第一次强烈感受到心脏某处被撕扯般的疼痛。

他沈阎凭什么说她脏?!

真正脏的人不应该是他自己吗?!

唐栗找了餐厅大吃一顿,出来后打车直奔夜店,没多久,她提着一个袋子出来,打车回了家。

直到深夜,沈阎又带了个陌生女人回来。

唐栗在茶几上的水杯里下了药,她知道,沈阎每晚回来都会喝一杯水。

她在卧房里静静地等了十分钟,随后,她攥着一把刀走了出去。

客厅里亮着灯,那个女人错神间看到唐栗提着把菜刀过来,女人眼睛一瞪,唐栗手上的菜刀已经架在她脖子上。

第4章

女人浑身抖得厉害,唐栗也不废话,朝她无声地吐出一个字,“滚。”

那女人就抱着地板上散乱的衣服连滚带爬地开门跑了出去。

茶几上的水杯已然空了,沈阎仰躺在沙发上,平日里那张冷嘲热讽的脸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充满情欲的面孔,他焦躁地扯着衬衫,露出大片麦色肌理,性感的喉结一上一下地滚动,迷离的双眸浸满了***。

唐栗把几个DV全部打开对准沙发,然后整个人骑坐在沈阎身上。

唐栗故意在沈阎壁垒分明的胸前磨蹭,两只玉白的手搂着他的脖颈,带着热气的唇贴着他的耳垂问,“想要吗?”

沈阎粗喘着,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他胡乱撕扯着唐栗身上的睡衣,像发了情的狼一样,眸子里染着血色,喉口发出模糊不清的低喘声。

这个样子的沈阎,唐栗第一次见。

她近乎痴迷地吻上沈阎那张薄情的唇,原本只是蜻蜓点水,却不料像是不小心点了火,沈阎疯了一般地碾压她的唇,吸吮啃咬,带着吞吃入腹的悍力以及发泄的鲁莽,唐栗忍不住呜咽出声,那些***却被沈阎尽数吞进口里。

唐栗抱着沈阎的脑袋,在他耳边低声哽咽,“我爱你……”

——

唐栗早早起床,身边的沈阎睡得很熟,刀锋眉微微拧着,唐栗忍不住伸出手去替他抚平,她在沈阎嘴角亲了亲,随后起床拿了昨晚录制的DV去拷贝存档。

唐万打电话来说父亲醒了,唐栗又急匆匆赶去医院。

病床上,唐父面容憔悴地躺在那,周边挤满了唐家老小,唐栗进来时,不小心撞到一个人,抬头一看是唐家的律师。

她面色一滞,几乎当场就发了疯一样把律师往门外赶,“你们什么意思?!爸才刚醒!你们把律师叫来干什么?!提前备遗嘱吗?!”

唐父咳嗽一声,“栗子,过来。”

唐栗转头已经满脸的泪,“爸,对不起,对不起。”

唐父招手让唐栗坐在病床前,握着她的手说,“爸提前立遗嘱,也是为你好,你总是不争不抢的,这让爸怎么放心……”

唐栗呜咽着说不出话,眼泪大颗大颗滚下来。

“爸当初在你和沈阎结婚时,和沈家签了份协议,送了他们沈家百分之十的股份,但是,如果沈阎和你离婚,这些股份的所有权全都归你……咳咳……”唐父说完就大力咳嗽。

唐栗急得站起来去顺唐父的胸口,“爸……别说这些……你会好的,你不会有事的,你不要给我股份,我不需要,我只要爸你好好的……”

“爸累了……”唐父闭上眼。

第5章

唐栗从病房出来找唐万,却看到宋晴鬼鬼祟祟地跑到了楼梯间,她跟了上去。

唐栗刚拐进去,就听到宋晴在打电话。

“……你再给我造个单子,老头子说不准哪天就走了,我要是怀孕了,肚子里的也能得一笔……”

唐栗听到这话,恨得牙痒痒,刚抬手准备冲进去,就听宋晴下一句说,“当年要不是沈家那老头子死活不同意,我也不至于下错药上了唐万的床……”

“说来也可笑,沈阎到现在都以为,当初他在唐家养伤期间,是我在照顾他……哈哈哈,你说好不好笑……”

唐栗跨出去,拍拍手鼓掌,“是挺好笑的。”

宋晴脸色大变,手机都摔到了地上,她故作平静地捡起手机,“妹妹你……?”

“全听见了。”唐栗讽刺地看着宋晴,她真想抽自己两巴掌,亲亲热热喊了一年多的大嫂背地里居然是这么个德行,真是瞎了她的狗眼。

唐栗打开手机录音键,把宋晴刚说的两句话循环播放,眼看着宋晴的脸从青边紫再变白,唐栗笑了笑,“怎么不笑了?”

“你想干什么?”宋晴面色发白地问。

唐栗收了手机,“从今天开始,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我就把这段录音放给沈阎听,你应该知道,他对付欺骗他的女人,向来都很残忍。”

宋晴身子抖了抖,面容都扭曲了。

唐栗转身就走,刚打开楼道门,就感觉后脑勺剧烈一痛,转过头来,就看到宋晴举着一个硬物再次朝她砸来。

唐栗来不及躲开,被直直砸晕了过去,血流了一地。

——

唐栗是被吵醒的,脑袋钝钝的疼,她勉力睁开眼,就看到唐万和沈阎在病房里打架,宋晴在拉扯着劝架。

“唐万!住手!别打了!”

“你把我爸害死了,怎么还有种出现在我面前?!”

“还有你这个不要脸的!你早就爬了他的床吧?贱货!”

耳边争吵嗡嗡,唐栗头疼得厉害,她似乎听见了什么词,又觉得自己听错了,可眼泪却不由自主落了下来。

宋晴眼尖,看到唐栗醒了,立马高叫一声,“哎呀,妹妹醒了!”

唐万这才紫青着脸冲到唐栗面前,“醒了?”

“哥,你刚刚说什么?”唐栗撑着从病床上坐起来,她眼睛暴突着,有些骇人地瞪着唐万。

唐万低着头。

“你说话啊!”唐栗拽着他的胳膊嘶吼。

唐万依旧不说话。

唐栗直接拔了手上的针管往床下跳,唐万抱住她,“你脑袋还有轻微脑震荡,别乱动!”

“你放开!你放开!”唐栗陡地就嚎哭起来,“我不信!爸他早上还好好的!他早上还好好的……我不信……”

“公司破产了!唐氏已经被沈氏收购了!你看清楚那个人!是他害死爸的!”唐万指着沈阎怒吼。

沈阎冷漠地掀起眼皮,嗓音冰冷,“你爸是心肌梗塞突发死的,不关我的事。”

“那你来干什么?!”唐栗把嘴唇咬出血,才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来,“沈阎,你来干什么?!”

powered by 书村网 © 2017 WwW.mcqyy.com